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章节 > 《女主能有什么坏心眼》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章 不承认

第六章 不承认

小山在水 2022-07-21
迅速舒虞就行为意识到了哪里不对。前生的她,自小跟随父兄学武,对任何危险都能敏锐的直觉察觉,却舒虞被继母给养得唯唯诺诺,胆子小怕事,绝不可能会如此敏觉。却她反应时得太迟了。那个但是戴着面具、却周身散发出着很好惹气息的男人了靠近了了她。“昨日在水边……”前世的她,自幼跟着父兄习武,对任何危险都能敏锐察觉,然而舒虞被继母给养得唯唯诺诺,胆小怕事,绝不可能如此敏觉。。...

很快舒虞就意识到了哪里不对。

前世的她,自幼跟着父兄习武,对任何危险都能敏锐察觉,然而舒虞被继母给养得唯唯诺诺,胆小怕事,绝不可能如此敏觉。

然而她反应得太迟了。

那个虽然戴着面具、然而周身散发着很不好惹气息的男人已经靠近了她。

“今日在水边……”

湛暝渊开口,只说了五个字就没接着说下去。

他有些脸热,想到那些旖旎的画面,不由面红耳赤。

还好有面具遮挡,让人无法看清他的表情。

舒虞打定主意死死咬定那人不是她,横竖这男子又没有证据证明是她侵犯了他!

想到这里,舒虞打着哆嗦,颤着声音:“你在说什么呀?我怎么听不懂?”

湛暝渊伸手,握住舒虞的下巴,见她右脸上生着好大一块黑紫色的斑,几乎占据了她半张脸,而她的左脸,肌肤柔嫩白皙,如同细瓷。眉如远山含黛,目似秋水横波,单看这左边脸,的确是个娇滴滴的美人。

湛暝渊想到今日在湖中,那女子用衣裳蒙住了他的眼睛,是不是正是由于她容貌生得丑陋,怕他看见?

他盯着舒虞的双眸,试图从中看出慌乱和不自在,然而什么都没有。

少女的双眸如被水洗过的秋日的晴空,晶亮,水润。

“今日你在山上是不是?”

“是。”

“你去过湖边,还落水了?”

“是。”

这些都是轻而易举就能被查出来的事情,舒虞也无意隐瞒。

“那你还不承认!”

“啊?”舒虞的声音中染上了哭腔:“公子你在说什么呀?你深夜潜进女子的闺房,到底想要做什么?”舒虞捂住脸,伏在枕头上哭泣,“若是让别人知道了,我还活不活了?”

舒虞的双肩微颤,湛暝渊一时分不清她是真哭还是假哭。

“喂,”他按着她的肩膀,拨过她的身子,“你白日里……咳咳,轻薄我的时候,不是挺热情的嘛?”

去他娘的热情!

舒虞睁大一双美目,满脸震惊的瞧着湛暝渊,然后,哭得更大声了,“我不知道公子为何大半夜的造访,不过你别觉得我身份低微,就是那种可以随意作践的女子,这种话能是随便说得出口的吗?”

她原本只是在装哭,哭着哭着,便联想到自己家破人亡、孤苦无依的现状,不由悲从心来,三分假中掺着七分真切,泪水就如决堤了一般哗哗的流。

湛暝渊哪里哄过女孩子,见面前的小姑娘哭成个泪人,顿时手足无措,“喂,你别哭,我被人非礼了我都没哭,你哭个什么劲儿啊?”怎么说也是他更委屈不是?

“你个大男人被非礼了,还能是你吃亏了不成?”舒虞重重擦了一把泪水,“难不成你是被男人非礼了?”

湛暝渊:“?”

他满头黑线的看着舒虞,心想着小姑娘平日里到底看什么书?她爹娘知道不?

舒虞往后缩了缩,“我不过是一介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自幼便身娇体弱,连走两步路都喘,我怎么可能把你一个大男人给非礼了嘛。”

舒虞可佩服自己睁眼说瞎话的本事了,这可是从小在和自己父亲的斗智斗勇中练就出来的!

湛暝渊心中仍存着怀疑,不是她还能是谁?但是见舒虞打死不认的样子,他能有什么法子?总不能扒了她的衣服,检查她身上有无痕迹吧?

不过没关系,他一定会找到证据,证明她就是那个胆大包天的女子!

想到这里,湛暝渊抬起手,极其温柔的抚着舒虞乱糟糟的发丝。

舒虞整颗小心肝儿都剧烈一颤,你可赶快儿走吧小祖宗!

不就是被睡了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舒虞打了个呵欠,将锦褥扯过来,把自己盖得严严实实的,然后用商量的语气说道:“公子,我困了,恕不能起身相送,要不您自个儿沿原路返回?”

“天色已晚,我担心我夜间迷路,不如就在你这里歇息一晚上吧?我相信姑娘心善,断不会将人拒之门外。”

舒虞:“?!”

脸呢?!

你一个大男人还要点儿脸不?!

她嘴角微微一抽,生平第一次见到这么不要脸的男人,刚刚还跟个贞洁烈夫似的,口口声声说自己被侵犯了,这会儿反倒不在意自己名节,不不不,是不在意姑娘家的名节了?

舒虞深吸一口气,“公子,恐怕不行呢,我睡相不好,恐怕会吓到你。”

湛暝渊温柔的笑:“我不介意。”

他的声音低沉悦耳,如勾人的小刷子般,挠得人心酥酥痒痒的。

可惜舒虞没有心情去仔细品味,她只想将这可恶的人踹出去,只可惜,她还得维持孱弱病态的大小姐的人设。

正当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屋外传来了丹桂的声音:“二姑娘,是您在喊奴婢吗?可是口渴了?”

舒虞还没来得及开口,丹桂已经推门进来了。

“二姑娘,奴婢伺候您服药。董大夫吩咐过,这剂药方,姑娘须得每日睡前服用一帖。”

舒虞登时便慌了。

这要是被发现她房间里有野男人,也不必等明日了,等会儿舒振章、周氏便会带人过来了结了她!

舒虞着急忙慌的,谁知道那男子眸中居然还流露出揶揄的笑意。

都这个关头了,敢情着急的不是他?

舒虞情急之下顾不得许多,将湛暝渊一把扯过来,按倒,塞进床榻里侧的被褥中,将其密密实实的盖住。动作之流畅,让湛暝渊都要怀疑,她是不是经常做类似的事情?

几乎同一时间,丹桂挑开床帐进来,“二姑娘,药汤在这里,您趁热全喝了吧。”

因为白日里在山上发生的事情,丹桂此时的内心战战兢兢,也不敢抬头去看舒虞。

若是她抬头,当会发现,床上的被褥鼓鼓囊囊的,像是塞了什么东西。

舒虞将药一饮而尽,将碗放在红木漆雕的托盘上,飞快对丹桂说道:“好了,我实在是太困顿了,你赶快退下吧,也不必守着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丹桂轻轻咬着下唇,刚退后几步,忽地跪倒在地:“姑娘恕罪,若非婢子们偷懒走开,怎么会由得贼人潜入,险些害得姑娘失了清白!”

舒虞抬头看着床帐,顿时感到眼前一黑。

主子让你退下,你退下就是,干嘛还要多嘴,这下可好了,看她可怎么糊弄过去?

舒虞无力的摆摆手,让丹桂下去,准备迎接湛暝渊的疾风骤雨的洗礼。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阶下囚 第二章 重生 第三章 心软 第四章 小野猫 第五章 威胁 第六章 不承认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