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章节 > 《养尸为祸》在线阅读 > 正文 童年

童年

流星矢 2021-07-22 17:00:57
,我家始终都很非常热心,父亲抱着我还未从三叔家的门进来,父亲张口说,王二喜,你家娃生了啊,是也不是个小子呀,三叔开心的迎了出,地说,是个女娃,我家现在的男娃女娃都有咧,父亲急忙恭喜恭喜恭喜恭喜。正聊着呢,接生婆婆出了,给三叔报了个母子平安健康的境况,定眼一...

养尸为祸

推荐指数:10分

《养尸为祸》在线阅读

  PS:看《养尸为祸》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好景不长,这不没几天,那几包奶粉就见底了,就在父亲愁眉不展之际,隔壁三叔家,也是哇的一声,清脆的声音落地,一直挺着大肚子的三婶生了。父亲抱着我也过去凑热闹了。毕竟孩子的诞生对于农村家庭来说本是一大喜事,加上三叔和我们家关系都挺好的,对于他家的事儿,我家一直都很热心,父亲抱着我还未从三叔家的门进去,父亲开口说,王二喜,你家娃生了啊,是不是个小子呀,三叔高兴的迎了出来,说道,是个女娃,我家现在男娃女娃都有咧,父亲连忙恭喜恭喜。正说着呢,接生婆出来了,给三叔报了个母子平安的境况,定睛一看,接生婆还是接生我的那个隔壁村的王奶奶,此时三叔已经走进卧房了。接生的王奶奶向抱着我的父亲走过来,询问了一下母亲的处理情况,期间不停的发出惋惜声,王奶奶摸了摸我的小脸,沧桑褶皱的脸庞一脸慈爱,王奶奶自觉的对不起这娃,临走还给爸摸了一百元钱,在那时一百元可是个大数目,即便是爷爷早出晚归给人看风水什么的,一个月也才20块左右,虽然父亲硬是不接王奶奶的钱,最终还是拗不过那执著地老者,只得收着,别了接生婆,父亲走进了王二喜家的卧室,也就是我三叔家的卧室,给三婶道喜呢,农村有个风俗,但凡是进入家里看到新出生的孩子的第一个人,将会被拜为干爹或者干妈什么的,而且还拥有替小孩家长取名字的特权,所以父亲名正言顺自然的给成了着新生儿的干爹,父亲没多少文化,但也多少读过几年书,给新生娃儿取了个王小姗的名,这该算父亲能取出来的最时髦的名了。我家的情况三叔和三婶也看在眼里,知道这段时间父亲和爷爷一直在为孩儿的吃饭问题发愁呢,于是三婶开口了,跟父亲说:大柱子,小邪这娃儿挺可怜,刚刚出生,妈就去了,正规的奶没喝上几口,牛奶奶粉那啥的对于娃儿长时间吃也不太合适,拉屎都是硬的,太燥热了,你要是不介意,小邪饿的时候抱过来我这,跟我这丫儿一起喂吧,父亲不好拒绝,我要是在三婶那能吃上几口奶,那当然是好的,毕竟家里也是一贫如洗,便答应下来了,三叔三婶也是挺开心,三叔和三婶已经把我当成亲儿子看待了。时光渐渐逝去,已到中午,父亲与三叔三婶告辞后。便返回了家中,爷爷已经将菜饭都做好了,两爷子只顾着吃饭,席间倒也没有多少话讲,毕竟两个老男人间的的血海浓情,以达到不需要用语言修饰的地步,爷爷依旧爱不释手似的拿着他的旱烟锅在砸吧砸吧抽着,父亲坐在台面的凳子上,而我则神情安定,一脸笑意的睡在小摇椅上,父亲一只手在不断摇着,咯噔,咯噔,局面最终还是被爷爷打破的,只见爷爷掏出了他那灰色的破八卦布袋,拿出了一个玉佩似的东西,上面刻着一些精致又奇怪的图案,端走过来递给了父亲,也没有多说几句话,只是让父亲把它给我戴上,叮嘱父亲注意不管发生什么事也不能将小玉佩拿掉。因为爷爷时常外出做事,所以特意嘱咐父亲,父亲问爷爷为什么,爷爷一言不发,到后来长大我才知道这玉佩就是我小姨给爷爷的那副。爷爷没有回答父亲为何缘由,只顾着抽旱烟,正抽着,忽然,门外远远的有人喊着几句话,隐隐约约的飘过来,虽然声音不大,但依旧可以判断出,这声音是挺嘶哑的,大概是从老远的地方就喊上了,嘶哑的声音渐渐开始明亮起来,只听的来人大喊,三丰师傅,不好了,我家出大事了,还没等人进门,爷爷便拿着他的灰色八卦破布包,背上桃木剑,奔走而去,远远的看见两人在一个路口停下来说着什么,随后两人便朝着隔壁蝎子岭匆匆离去,自我记事起爷爷一直是个执着而又敬业的人。时光荏苒,光阴逝去,我都已经到了上学的年龄了,淘气的本性暴露无遗,隔壁三叔家二虎哥,村口四婶家夏一蛋,三人除了二虎哥大一点,我跟夏一蛋都差不多,就没有以兄弟辈分相称。他其实也就比我晚了几个月,至于小姗,也就是二虎哥亲妹子,人家可是亭亭玉立的女孩子,每次看见我都甜甜的叫着小邪哥,小酒窝圆润的浮在粉色的双脸颊上,洁白的两颗小虎牙隐隐的露出嘴唇,甚是可爱,我们几个大男孩都很疼她,虽说很少跟我们这群混小子去玩,但彼此的关系处的都不错,特别是每次,夏一蛋,二虎哥我们出去调皮闯祸,都会替我们说情,就说夏一蛋这小子,虽说不会像母鸡一样,咯咯咯下蛋,但掏鸟窝那是一绝,记得那时候时候,每到春天,我,二虎哥,夏一蛋都会到后山上找点东西打打牙祭,那时候不像现在这样,物质资料还是很贫乏的,一次,我和夏一蛋,小姗,刚刚从隔壁毒蝎岭放学回来,三人正路上走着呢,哼着小曲,嘴角正翘一根狼尾草,摇摇晃晃,我正哼的入神呢,夏一蛋那奇葩的嗓音冒了出来。给我兴致打断了,小姗正问他怎么了。这家伙指着大概一公里开外的一片密密麻麻的树林,回头说,小邪,看见那顶上的老鸦窝没,夏一蛋一脸惊喜,我顿顿神,朝着他指的那个方向看去,密密麻麻的,哪有什么老鸦窝,心里琢磨着八成是那蜘蛛网裹着落叶,常年累月积成的,我轻蔑的说,哪有什么老鸦窝,就一堆叶子吧,你是不是看错啦,夏一蛋被我这么一激,也是挺不服气,非要来着我往那树林走,我有点拖延,夏一蛋说,要不咱们打个赌,要是我赢了,你的答应我一个要求,要是我输了,你什么条件随便提,怎么样,我也就答应了,我们安排小姗先回去了。临走还不忘托付小姗,要是家里人问起来,给打个掩护,安排完,我和夏一蛋朝着那密麻的树林走去,路途上两人心里都各自打着小九九,我当然自觉的稳操胜券啊,·即便到了那树林跟前,我依旧是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只见那夏一蛋已经卷好衣袖和裤腿,一溜烟抱着树干,钻上去了,前手一拉,后脚一瞪,一挪一挪的,不一会便到了顶,只见树顶随风摇了摇,没过一下,夏一蛋就沿着树干滑下来了。,我看他双手没拿着蛋,便有点得意,夏一蛋不知从哪,摸出三个老鸦蛋出来,脸上别提多的得意,我只得认栽,临走还没忘提醒我们打的赌,回家路途,远远的看见父亲引着水牛,正在田里犁着,我就跟父亲打了个招呼就回家了,打开家门,里面空荡荡的,没人,爷爷没准给人办事去了,还没回来,已近黄昏,家里没人,肚子也呱呱叫了,我卷起袖子准备去煮饭,拿着锅,打开米缸,伸手进去却没摸到米,有点失落,灵机一动,自打开始记事,爷爷房中就像个百宝屋,啥奇趣好玩的都有,于是端着锅就往爷爷屋里走,一如既往,进门就能看到一符大大的画卷悬挂在案台上方,一支暗红色的香炉上点着几只黄香,那烟袅袅的,八卦布袋包和桃木剑分列两旁,这副场景早已经习惯了,唯独有些惊悚的是那角落支的那个大棺材,在农村只要人老了上了年纪都会提前在家里置上一副的,爷爷是我们村这一代有名的“仙人”只要有啥事,村民都会来找她他,而且只要他出手,事情都会很圆满的解决,因此我们这附近的娃娃们都很崇拜他,当然也包括我,话转回来,我拿着锅进门,翻翻找找,没费多少功夫,米袋便找到了。取了米,我便打算抱着锅走了,迈开腿,一步两步,刚走出两步,就感觉有啥在后面扯着我似的,似乎还有隐隐约约的嘁嘁喳喳的声音,我心里一惊,虽说这里是爷爷的房间,那么多厉害的玩意摆着也不会有什么事,但毕竟已近黄昏,屋里光线不算太好,还是有点瘆人,壮着但往回看,一支黑喵蹦了出来,嘴里还喵的唬着,奔向了角落,随后又是嘁嘁喳喳,原来是猫逮耗子啊,吓死小爷了。回头看,我的裤脚被挂在了柜子门缝里,腿使劲一迈。裤脚也拉出来了,但柜子也给打开了一条缝,我有些好奇里面装着些什么,也许是啥好吃好玩的玩意也说不定呢,反正我肚子是饿了,这让我想的挺高兴的,我放下了锅,拉开柜门,等待着惊喜喜,柜子打开了,几个坛坛罐罐映入眼帘,旁边还摆着几个木头块,但不论是罐子还是木块,上面都雕刻着一些精致的花纹,歪歪扭扭的画着些看不懂的东西,,每个木块上都绕着一些红线,罐子上还贴着几道红符,正在我疑惑的看着这些东西的时候,爷爷的房门静悄悄的被开了,一僚黑影印在地上。(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出生 延伸 童年 转机 重返小尚屯 鬼魂引道,行尸抬棺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