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章节 > 《养尸为祸》在线阅读 > 正文 出生

出生

流星矢 2021-07-22 17:00:56
候会出现早产的情况本来身体弱不可以支的母亲离世了,据传那天房内的接生婆婆粘满血丝的右手靠近了母亲的鼻孔,企图去探寻母亲是否可以除了一丝鼻息,一声叹息从窗内传闻。急切等在门外不停地踱的父亲好像体会到了一丝异样,赶忙再打开房门欲去探究情况。眼前接生婆婆那伛偻的身...

养尸为祸

推荐指数:10分

《养尸为祸》在线阅读

  PS:看《养尸为祸》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起点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1995年,我出生在云南省一个偏远小村庄小尚屯。本来在农村家中得子,新生命的诞生本是一件大喜事,可是整个村庄都没有一丝喜悦的气氛,乌鸦声袅袅,渐行渐远,气氛隐约的一丝怪异我叫张小邪,我出生的前几天母亲还怀着我的时候忽然然生起一场大病,加上生我的时候出现难产的情况本来身体弱不可支的母亲去世了,据说那天房内的接生婆沾满血丝的右手靠近母亲的鼻孔,试图探寻母亲是否还有一丝鼻息,一声哀叹从窗内传出。焦急等在门外不停踱步的父亲似乎感受到了一丝异样,急忙打开房门欲探求情况。眼前接生婆那佝偻的身姿转向父亲,那面褶皱的脸庞掩饰不住落寞的神情,只见她下嘴角微微一动说道:大柱准备后事吧,佳宜她走了,肚子里的孩子也估摸着憋死了,一尸两命,说完还感叹了一声,罪过罪过,随后接生婆拂拂衣袖收拾着谋生的玩意儿准备离开,临走嘱咐父亲尽快把丧事办了否则会遭不利,但父亲早已惊坐在地上大滴大滴的眼泪儿从眼角冲出,恍恍惚惚的说着什么,接生婆的话是肯定没听进去了,男儿有泪不轻弹,但如此飞来横祸也不是谁都能承受的起的,父亲颤微微的身子走向了床铺,搂抱着母亲的遗体边哭边喊,整个村子一片寂静,寂静的好像整个村子只有父亲一个人,明媚的阳光照射着大滴,春风吹拂着整片村庄。就在父亲抱着母亲的遗体哭嚎之际,偶然间父亲贴在母亲肚皮上的黝黑的手臂感受到了肚皮上的颤动。一下,一下,又一下,父亲惊呆了,目光呆滞的看着母亲的肚皮,若有短暂思考的样子,惊讶的表情上浮现出一丝惊喜,约莫一两分钟的时间,父亲脱离了恍恍惚惚的状态,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大喊着;孩子还活着,孩子还活着。父亲好像看见了宝似的,周围邻居们熙熙攘攘,家门前谷场的麻喳喳的麻雀们惊飞而起,四散而飞,本来只有二十多户人家的小尚屯有些扰动,喜极而泣,父亲的眼角闪现出喜悦的泪光,跌碰着,摇摇晃晃的欲跑向门外,把隔壁村的接生婆追回来。刚刚准备出门,却被门脚拌了一跤,重重的摔在了门檐上,回头一看,父亲睁大了双眼,嘴里好像含着一个水蜜桃似的大大的张着,似乎看到了什么惊悚的画面。我从娘胎里自己爬出来了,滑到床单哇哇大哭,没顾上刚刚令人惊讶的场面,父亲赶忙过来抱住小小的身躯一丝冰冷的凉气刺入父亲温暖的身体。凉的父亲身体一震,顾不上这些,父亲找来预备好的白布手巾擦拭着孩子的身体。白布在农村那可是稀罕的奢侈品,小尚屯矗立于大山之间这些东西都是父亲走了几十里山路带回来的,穿坏了几双布鞋毫不夸张,污秽被白布擦拭干净雪白的肌肤有些刺眼,也不知道怎么了,躺在父亲温暖的怀抱中,孩子便不在哭闹,乖乖的睡在了父亲的怀抱。嘴角隐约浮着一丝笑意,父亲随即将早已准备好小袄子给孩子裹了起来。和蔼的抱着,坐在床边,凄凉的眼神看着床上因难产而死的母亲。触景生情,泪滴滑落,滴至孩子的小额头上,父亲高兴的看着我的出生后。回眸便要面对母亲西游的现实,微风瑟瑟,吹打着脸庞大柱大柱声音高昂急切,一种苍迈急切的声音,从村口传过来,父亲依然没有反应,跟魔怔似的,过一会一个苍颜白发的老者提着一个破布包从门口穿过谷场而入。破布包满满的,顾不得大汗水滴般的低落,老者说;大柱我路上遇上你四大爷了,听你的四大爷说佳怡她出事了,怎么回事,怎么昨天我才走今天回来佳怡就走了,父亲没说什么多少,千呼万唤下丢出那么几个字;爸佳怡预产期提前了,昨天晚上凌晨12点钟难产了。煎熬到早上六点钟,佳怡走了,连新一天日出都没看见,说完父亲开始抽泣爷爷没说什么点着一根老旱烟依偎在门檐旁嘴里砸吧砸吧吐出烟雾,烟雾迷迷蒙蒙的样子,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哇的一声,这声音清脆响彻了我家庭院,爷爷的老烟锅从手中掉落。转过身来,向内房走去,眼前父亲正抱着孩子,爷爷一脸惊奇;柱子这是谁家的孩子。居然抱在你的手上,父亲说这是您的孙子啊,佳怡难产,煎熬了六个小时后,最终去了,我和隔壁村接生婆王奶奶都以为孩子肯定因为长时间缺氧已经胎死腹中,一尸两命了,就在我抱着佳怡哀伤的时候,我的手臂感觉到了几次连续的震动,我庆幸孩子还活着,于是连忙打算把王阿婆请过来吧孩子取出来,就在我打算出去的时候,孩子就生下来了,爷爷的嘴角出现一丝微笑。孩子还是哇哇的哭着,爷爷走过来捏了捏我的小脸蛋,碰了碰小嘴唇,孩子“机灵的”一口含住了爷爷的手指,哇哇声渐渐停了弱了下来,爷爷笑着说,小家伙是饿了,大柱你去我拿回来的布包里把牛奶拿出来,给娃热热,凉了喂着喝,父亲出去热牛奶了,爷爷对着我感叹一声,唉,娃咧,你的命中注定有劫灾,恐怕会害了你父母,爷爷转身继续砸吧砸吧的抽着旱烟娃娃最终是生下来了,但母亲的事还是得尽快处理,依照小尚屯世俗惯例,横死的年轻人不能葬入家族坟墓也不能办葬礼,只得得葬入“死镇”即乱葬岗,否则将会使整个屯的人染上厄运,即便是母亲这样难产而死的也是如此,父亲走了几十里山路到镇上将母亲的死讯报知了母亲的娘家人赵家,顺便带回一些祭祀用品近黄昏,小雨淅沥沥的下着,滴在竹竿上敲击出清脆的音节,父亲回到家中,爷爷交代完丧事的准备物项,把我交给了父亲,此时爷爷口中似乎在零零碎碎说着些什么东西,随后他提着八卦布包背着桃木剑,匆匆的消失在血色般的夜空。小雨依旧淅沥沥的下着,震天的迅雷不时响起第二天,原先淅沥沥的小雨已经停了,微风飘絮。天空依旧乌蒙蒙的,给人一种压抑感,爷爷依旧还没回来,父亲已经将母亲的遗物收拾好放进了母亲当年嫁过来的那口喜庆的血红色金镶边黄花梨木箱,闪着金光。空荡荡的堂厅与矗立在中央的豪华黄花梨形成强烈的视觉反差,而母亲已经换过衣服静静的躺在那张床上,接近中午时分,野马嘶吼般的引擎声从村外传进来,父亲抱着我在门口迎接母亲的娘家人。这是村里来的第一辆车,村民们都围聚过来。好奇的看着这新奇的铁疙瘩。但又隔着我家远远的,似乎有所忌讳,只有三叔四婶家例外。里外帮忙张罗着,车停了,一男一女,两人约莫二十多岁的样子,先下了车。女的反身抱着一个小女孩,刚下过雨,村里的道路有些泥泞,一行三人艰难的向我们家这边走来,没过一会,便来到了家中。父亲将他们一行迎入家中,父亲与那男的在庭院似乎攀谈着什么,之后两人与隔壁的三叔四婶都径直向门外走出去了,而我呗交给了哪个女人,女人抱着我,摸了摸我的小脸蛋,口里说着小姨来看你啦,而我则是睁着大眼睛呆萌的看着眼前这个女人,随后女人便领着那两三岁的小萝莉进入卧室。若有若无的抽泣声传出窗外,大概也就半柱香的功夫,门前熙熙攘攘,一口大红棺材从门外抬入家中,庭院中凹塘中倒映着它的一抹鲜红,父亲和男子已经进来了,男子将我接过手,都弄着我,并向隔壁四婶说着,这娃娃真是可爱,长得真像我姐,说完眼角似乎有些荡漾,红棺被置放在堂屋中央,众人母亲的遗体从床上抬进堂屋,端庄的放进红棺,红棺旁放置着一男一女纸人,白烛幽幽的立在案台两旁,以近中午,正是吃午饭的时辰,爷爷也提着白布包挂着桃木剑回来了,手中还提着一只黑狐狸,毒怨的目光看着众人,爷爷将那物什放置好后便进灶房与众人围坐吃饭,饭间众人都说着些什么,饭罢,爷爷和二舅小姨出门了,围着整个小尚屯周边转了一圈,说着什么,随后便向着死镇走去,而小萝莉呢,大概是因为车途劳顿,早就甜甜的睡着了,四婶将其抱着,,我,而我则在父亲的怀中,时光渐逝,以近傍晚,爷爷一行人也回来了,几个大人在商量着什么,母亲的棺椁明天将会出棺,二舅和小姨,洗漱过后,已经分别睡去,三叔四婶已经字回家,只有爷爷和父亲在堂屋守夜,防止虫兽家畜进入骚扰,就比如像猫跳棺之类的事情,很容易出现邪异之事,万物皆息。静等晨光(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qdrea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qdread微信公众号!)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出生 延伸 童年 转机 重返小尚屯 鬼魂引道,行尸抬棺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