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章节 > 《黑暗的末日》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七章

第七章

请吐槽吧 2021-05-04 02:03:03
”余沢铃将小罐的可乐放在黎一水的头上。“有憎厌过你的父亲吗?”  拿到头顶的可乐,黎一水捧着可乐,迷惘的地说:“我也不明白!”  没察觉到到么?但是不不愿意面对自己?余沢铃俯览黎一水,笑着地说:“你的性格,啊跟我像的槽糕呢。”  “哎~”“我的母亲,很厉害呢!双腿残疾的她独自将我抚养长大。我从来没有见过我的父亲,听邻居说,嫌弃我母亲双腿残疾是个累赘,和别的女人跑了。”黎一水蹲着低头翻弄烤肉,黄色的油脂泛起泡沫,顷刻又破碎。。...

黑暗的末日

推荐指数:10分

《黑暗的末日》在线阅读

  (作者有话说:更了六章了,也算是体验到写小说的不易。我是新人作者,我尽力去控制节奏。只有一点是可以保证的,我不会写出浮夸的语言,那样也太无味。勉之!希望自己以后倒回来看见这段话能有一番感受。)

  “我的母亲,很厉害呢!双腿残疾的她独自将我抚养长大。我从来没有见过我的父亲,听邻居说,嫌弃我母亲双腿残疾是个累赘,和别的女人跑了。”黎一水蹲着低头翻弄烤肉,黄色的油脂泛起泡沫,顷刻又破碎。

  “你呢?”余沢铃将小罐的可乐放到黎一水的头上。“有厌恨过你的父亲吗?”

  拿下头顶的可乐,黎一水捧着可乐,迷茫的说道:“我也不知道!”

  没察觉到么?还是不愿意面对?余沢铃俯瞰黎一水,笑着说道:“你的性格,真是跟我一样的糟糕呢。”

  “哎~”

  但是啊,黎一水,没有伤痛的成长,是畸形的!余沢铃默默的看着幸福地笑着的黎一水。

  或许,黎一水她自己没有发现,性格中那极其阴暗的一面,散发着恐怖的气息,有着摧毁一切的破坏力。是的,摧毁一切,别人和自己。

  楼上,一众染发不良青年走回自己的窝里。每个人身上都有一道伤口,黄发青年更是少了一条手臂。

  “老大,就这样让她把我们的东西抢走?还砍了你一条手臂,那个老太婆又不是我们抢的。”

  “不然能怎么办?”断臂黄发说道:“他可是从怪物遍地的外面跑回来的,肯定和怪物厮杀过。你也看到了,笑着把我们给砍了。扪心自问,我们也就街头吓唬吓唬别人,违法的事情都不敢去做。”

  “现在是末日啊,大哥!”

  “怎么着?你能杀了她。”断臂黄发郁闷的说道,断臂的伤口还阵阵疼痛。

  “她张得很漂亮吧?”

  众人不禁回想起来。

  “确实很漂亮,我看过的所有女的里面,都没有她漂亮,就算明星也不行。”

  “既然这样,联系强哥,嘿嘿!”

  夜晚的星空格外迷人,闪烁旋转的星图仿佛将人的灵魂都吸进去。喧嚣一天的炮火声终于落下帷幕,军队成功的开进到市政府大楼,并开始构建第一道防线。活跃一天的怪物也消停。

  “其实,我很好奇。难道你没获得那滴鲜血吗?可以将身边的平常物品具化成武器的那滴鲜血。”余沢铃抱着自己纤细的腿坐在沙发上,换了一身白色的衣服,整个人看起来清爽很多。

  “有获得啊。黄侯成他们告诉了我使用的方法。”黎一水回忆道:“当时我想滴在笔上的,结果鲜血落到空中就消失了。”

  余沢铃闭着眼,能清晰的感受到黑色长剑的存在。问道:“感受不到任何东西吗?只要鲜血滴到东西,就能感受到。并且…”余沢铃睁开双眸,把黑色长剑放到手心。

  黑色长剑沉顿一秒,从剑身中泛起血红色的光芒覆罩住全身,慢慢缩小,变成一道琥珀色的鲜血悬浮在空中。

  “没有感受到。”黎一水迷茫地摇摇头,问道:“还能变回长剑吗?”

  鲜血的中间一根水性笔缓缓旋转着。正是具化成长剑的那支笔。

  “鲜血能够回到身体里面。”琥珀鲜血钻入手心。余沢铃玉手一挽,张开掌心对着黎一水的脸,黑色迷雾泛起,形成长剑形状。

  握着迷雾,黑光闪过。一把黑色长剑凭空出现在余沢铃手中。

  “是不是很神奇。”余沢铃歪头一笑。

  好美丽!黎一水呢喃低语。

  “睡觉了,明天,说不定很好玩。”

  清晨的空气是那么渗人心肺,凉快得感觉整个人都通透。被余沢铃一剑刺伤的红发青年躲在墙角焦急的朝外张望。

  “大哥不同意,我就自己来。到时候,也可以向他们炫耀。来了!”

  一群黑影出现在地平线上。

  “醒了。”黎一水的母亲将温热的水放到茶几上,对着余沢铃温和地笑道:“真是麻烦你了,将我的女儿从学校送到这里。”

  余沢铃放下藏在毛毯里的小刀,从沙发上爬起,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抱歉,给你送热水将你吵醒了。”黎一水的母亲歉意的笑道。

  “伯母的笑容真是让人心里一暖呢!”余沢铃说道:“我很喜欢,真心的。”

  余沢铃和黎一水将母亲藏好以后,背上背包出去寻找食物。她们不知道,在走出大楼的一刻就被盯上了。

  “就是她们两个。”红发青年说道。

  红发青年身边站住一位壮汉,身上纹满了纹身,嘴角有一道狰狞的刀疤。“恩,不错。白衣服的小妞给我,另外一个给你们。”

  “谢谢强哥。”身后的一众逃犯欢天喜地的说道。黎一水的姿色不比余沢铃差多少。

  被人称为强哥的刀疤男曾经打过黑拳,杀了老板后来到这个城市成为迪厅的老板。收容了一堆逃犯,算是黑社会里有点影响力的人物。他有一个嗜好,喜欢玩弄青春豆蔻的美女少女。灾变前惹不起警察只能憋住,灾变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天堂盛宴。

  值得一提,他养的两条狗在灾变后仍然对他忠心耿耿。

  面前是两栋商业大楼,灾变前降价的旗语还挂在藤蔓上。

  “先去左边吧,我以前都是在左边买的食物。虽然贵了点,但都是真货,右边的话衣服会好一点。”黎一水说道。余沢铃笑了笑,不准备接话。

  “你们哪也去不了,来陪本大爷玩玩。”

  粗放的声音从两人身后响起。强哥抱着手以一种俯瞰的姿势看着两人,身后跟着三个杀人**犯和两条猩红血目的狗,藏獒犬。

  面对突然出现的不怀好意地凶狠众人,黎一水紧张恐惧的捏了捏手掌。

  余沢铃低语对黎一水说道:“我拦住她们,你跑去躲起来。”

  黎一水点点头。余沢铃笑道:“好呀,我就陪你们这些肮脏的蝼蚁玩一玩。”

  强哥放下手,这个白衣少女很危险,从生死黑拳擂台上磨练出的直觉警醒着他。强哥转身对三个手下说了几句,黎一水趁机跑进左侧的大楼里。

  强哥他们也不拦着,反而上来围住余沢铃。

  “极品!”强哥目光肆无忌惮的在余沢铃圣体各处扫荡,望着余沢铃冰冷的目光满意地说道。

  黑色长剑出现在手中,对付敌人不需要手下留情。余沢铃提起长剑朝看起来最弱的人疾驰而去。

  “上。”强哥一压口哨。两只藏獒如同离弦的箭,后发居上,从余沢铃背后扑去。

  狗未至,夹带腥臭的恶风先到。余沢铃做势左扑,实则翻身右闪。一只藏獒被骗,扑撞上左侧包夹上来的一个人。但是后起跳的藏獒却成功的猜对了方向,一个饿虎掏心抓向余沢铃的背部。

  余沢铃低身半蹲回旋,黑色长剑卷起半杯黄沙左划,正好打中藏獒。藏獒灾难之后更加聪明,竟然空中甩尾击打长剑,使长剑斜了一分。

  血花溅起,藏獒的前左脚被割破,却像没事一样稳稳立住。

  余沢铃刺出一剑,剑锋下撇点地,起身飞跃,一剑斩向正前方的人。前面这人猝不及防,眼看就要成为剑下亡魂。

  嘭!硝烟,闷声。

  余沢铃在空中被无形的东西打中,飞离原本的轨道,撞上破壁,残石四溅。抱着流血的手臂,瞟了眼强哥手里的手枪,跑进右侧大楼。

  “你们三个去抓左边那个女的。就像刚刚说的那样。”强哥收好手枪,那是最后一发子弹,领着两只狗走进右侧的大楼。

  大楼里近一半的地方坍塌,树根从墙体之中穿插进来。各种杂物也洒了一地。藏獒一路嗅着鲜血追赶。

  余沢铃黑暗之中看着楼下的强哥,心中明了。肩部的枪伤没那么严重,子弹被挡住,没有打进肌肉太深出。体力也很充沛。

  “先把狗解决了。”

  “那里。”强哥看见黑暗中隐去的身影,指道。两只藏獒立刻冲上去,沿着树藤两步爬上二楼。

  黑暗的长廊没有一点光线。

  两只藏獒凭着气味追踪,居然分开一左一右。右边一只正好是脚被斩了一剑的。

  强哥不急不慢的爬上二楼。他倒是对自己的爱犬很有信心,况且余沢铃还受了一枪。

  二楼漆黑一片。“怎么回事?窗户都被树藤挡住了吗?”强哥迷失在黑暗中。

  黑暗对两只藏獒的影响不大,一双红色的眼睛在黑暗里如同恶鬼一样吓人。沿着血液的味道,右边藏獒闯进一个封闭的屋子里。

  哐的一声。刚刚进去,门就被关上。余沢铃从门顶跳下来。

  藏獒莫名的颤抖一下,四周的气息如同冰冷的眼眸盯着它,仿佛要把它吞灭。

  余沢铃摇摇手,冰冷的气息冰雪消融一般退去。藏獒这才来得及查看环境。这是一个空荡荡的屋子,藤蔓遮住了窗台。

  余沢铃挑了下头发,提着长剑走过来。藏獒倒是不怕她。龇牙朝余沢铃狂吠。

  “你真的是很吵啊!”

  那边!听见狗的狂吠,强哥脸色一变。这种连续急切的叫声他很少听见,这是藏獒在遇见危险时才会发出的叫声。这时,另一边的狗也从黑暗中跑出来,朝强哥叫了一身,嘴里叼着带血的白色衣袖。

  “分开了?可恶。”强哥拳头一红,带着狰狞铁钉的拳头凭带在拳头上。看来这就是他的具化后的武器。

  一拳打碎铁门,黑暗中看不清场景。强哥摸出手机照明,受伤的那只藏獒倒在血泊里,头颅被长剑刺破斩成两半。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第三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