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章节 > 《幽州实剥案》在线阅读 > 正文 《幽州实剥案》第八章:石门鬼斧

《幽州实剥案》第八章:石门鬼斧

梧桐阅读 2020-11-22 21:31:04
马三小说名字叫做《幽州实剥案》,提供幽州实剥案马三小说全文阅读,幽州实剥案马三完整版。幽州实剥案小说马三节选:马三就能听见。马三接到我的信号之后停止绳子,我刚好悬在了石门考下一点的地方。冷风就是从石门缝隙中出…...

幽州实剥案

推荐指数:10分

《幽州实剥案》在线阅读

马三小说名字叫做《幽州实剥案》,这里提供马三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幽州实剥案小说精选:这时正是晚上,下去之后除了手电筒的光线,四周围都是一团漆黑,抬头也只能看到井口位置的月光而已,越降越深,幽州夏季昼夜温差比较大,夜晚气温很低,再加上井中的湿度大,让人感觉从骨子里往外的冷澈。我踩着井壁往下攀爬,由于这里常年积水,壁上滑溜,难以落脚,所以我的速度放的极其缓慢。忽然一股丝丝的凉风吹来,我急忙用手电筒去照,见那井壁上竟然有一道石门。仔细观摩一番,这石门的位置相当隐蔽,如果不是此时我下到井里来,又用手电筒照…

这时正是晚上,下去之后除了手电筒的光线,四周围都是一团漆黑,抬头也只能看到井口位置的月光而已,越降越深,幽州夏季昼夜温差比较大,夜晚气温很低,再加上井中的湿度大,让人感觉从骨子里往外的冷澈。

我踩着井壁往下攀爬,由于这里常年积水,壁上滑溜,难以落脚,所以我的速度放的极其缓慢。忽然一股丝丝的凉风吹来,我急忙用手电筒去照,见那井壁上竟然有一道石门。

仔细观摩一番,这石门的位置相当隐蔽,如果不是此时我下到井里来,又用手电筒照着,否则就算是大白天也难以被人察觉。

这时我更加确信了黄九叔以及老刘头所说的,这口井果真是有问题,不然的话,一口井的下面怎么可能出现一道石门?

我不敢冒险把石门给打开,这一口井里面有道石门是何等不寻常的事情,万一从里面出来一只猛兽,把我生吞了,又或者是出来什么东西把我给下邪了,再或者是跑出一只狐仙,把我拖进去当她老公……

想到这里我打了一个冷颤,不过我没有立即上去,此番下来是要打探这口井哪里有问题的,现在很明显,问题就在这道石门里面,或者是这道石门本身。

于是我咬紧牙关,准备探一下这道门的虚实。

我对准头顶,晃动电筒,这里离井口还不算远,只有大概八米的深,只要大声说话,马三就能听见。马三接到我的信号之后停止绳子,我刚好悬在了石门考下一点的地方。

冷风就是从石门缝隙中出吹来的,我用手一推,感觉石门厚重,但是上面没有石锁市闩,缝隙虽然不大,却是有可能推动的,只是需要借助撬棍一类的工具才能开启。

我见进不去,心想还是赶紧上去吧,否则来不及可就糟了,就发出第二次信号,让他们把我拉上去。

我把井下的情况详细地说了一遍,马三是粗神经,他听了这么令人头疼的事情怎么还是稍微挠了一下头,然后说道:

“往往这种地方才有金子,说不定这是前人留下的藏宝洞,你把我弄下去,我力气大,我去撬开石门。”

他说着就搓着手掌想要下去,我说道:“算了吧,要下去还是我拿着撬棍下去,你这家伙做事情没谱,要是一去不回,那我可怎么跟你爸妈交代呀!”

转而我向黄九叔问道:“九叔,你看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黄九叔往屋子里面看了一眼,里面没什么动静,说道:“民警估计一时半会儿出不来,这样子,你们两个下去,把石门撬开,然后进去,把里面的详细情况告诉我。”

他这么一说我就懵了,苦恼道:“九叔你不是开玩笑的吧,这里边有诡异,我和三哥两个人进去,万一出了危险怎么办……再说了,九叔你本事那么大,你自己怎么不进去……”

我毕竟还是一个十分尊重老人的人,所以这一问也是厚着脸皮铁着心去问的,因为这可是关系到我和马三的生死啊,轻易不能开玩笑。

黄九叔两手背在身后,说道:“我一把老骨头了,这口井这么窄,有没有梯子,我怎么下去?再说了,这外头不得有个人把风吗?放心吧!只要你们不深入进去,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我和马三对望了一眼,马三十个不怕死的主儿,他哪里能够预测到什么危险呀,倒是我这心里七上八下的。

不过我看看黄九叔这老弱病残的身躯就觉得,确实如他自己所说,爬这口井下去太费力了。

黄九叔见我心里头有些犹豫,于是从怀里拿出一张折成三角形的黄橙橙的图纸,递到我掌心的位置,说道:“这东西必要的时候能够保命,只要你们两个不深入,凡事小心一点,我老头子给你们打包票,绝对不会有事的。”

我吞了吞口水,把那三角形的符纸收进怀里,他接着又给了马三一个看似一样的。

接下来我们又在刚才的仓库里面找来了一根生锈的铁条,还是我下去,然后当做撬棍撬动石门。看来这道石门以前经常开阖,要不然不会留出一道缝隙,不过最近可能没开启过。在绳子上使不上力,着脚的地方又滑,为了开这道门着实费了一番力气。

石门后室砖石结构的甬道,宽敞工整,但是里面黑漆漆的深不可测。

我孤身一人还真是不敢进去,但是这会儿我有一种很强烈的直觉,这里面确确实实有不寻常的东西。这时我又一次上去,邀了马三和我一起下去。

黄九叔在上面替我们放风,万一民警发现了我们,他就往井里扔一颗大石头提醒我们。

我和马三下去之后,向甬道里面走了一段路子,一连经过了两道石门,最后一道们密封得很紧。

竖井下四周都是冷森森的石墙,和井外头潮湿的环境截然不同,里面像是被火烤过的火炬一样,非常干燥闷热,也是进来了一阵子才突然感觉到的。

马三举着手电筒一转,想看看周围的状况,可还没顾得上细看这个干燥的环境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突然对面一阵阴风向我们俩扑来,对面似乎有一座庞然大物出现,可全身都是隐藏在黑暗之中,之间黑暗里透过手电筒的光芒,一记锋利的寒芒闪烁,顷刻之间,一把锋利的开山大斧,对准马三兜头就剁了下去。

可我这位大表哥其实等闲之辈!

马三小时后跟随同村的王二爷学过几年武术.

王二爷早年是民间走街卖艺的活计,不知道从哪里学得一身好本事之后闯荡江湖,那名气是没的说,十里八乡响当当的有名。

后来因为年迈回到本村养老。虽然退隐江湖却是老当益壮,在本村及临近村落收徒弟,避免一身武艺荒废不传。

当时人的思想还没有现在那么上进,村里头的人觉得能跟上王二爷学本领那是无上的荣光,起码比种地打工要有面子得多。

本来我爸妈也是打算送我拜师的,可是那会儿我考上高中了,要去城里上学,就没去学武艺,不然我现在估计也是一位有手段的练家子了。

而马三也是王二爷看中的得意弟子,不及时早年在众多娃儿当中相中了马三,并对他说:

“我看你骨骼精奇,是个万中无一的武学料子,如果被你打通任督二脉,岂不是要飞天?”

而就连他的名字也是王二爷给改的。马三原先不叫这名儿,有个名字叫做马寿,可跟随了王二爷学艺之后,王二爷说了:

“寿与首同音,为师叫的是二,屈居次席,你小徒弟也敢为先?干脆改了马三得了。”

我二姨,二姨夫听说王二爷给马三改了名字,比亲儿子娶了媳妇还高兴,当下就同意了。按照村里的习俗,老一辈有名望的人士若是给自己的娃儿改名字或者是取名字,是莫大的荣耀,得送上一篮子红鸡蛋作为感谢。

我问过马三,其实这个名字究竟有什么意义?马三总是一副眼珠子往天上看的表情,愣了半天才学着王二爷那口气说道:

“就是让你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

所以马三现在的胆子那么大都是王二爷所传授的一身本领功不可没。

此刻只见马三面对着暗道中突然当头而来的锋利开山斧应变神速,立刻大叫一声,身体向后弹出,贴在了身后的石壁上,同时双掌往后一用力,整个身体向前一送,利用借力很快站稳了身形,并摆出一个攻守兼备的姿势,两只手掌虎口盘开,凌然不惧地挡在我前面。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幽州实剥案》第九章:铜甲人 《幽州实剥案》第八章:石门鬼斧 《幽州实剥案》第一章:乌鸦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