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章节 > 《钢铁雄心之舰男穿越记》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钻石王朝

第四章钻石王朝

半只青蛙 2020-11-21 20:02:09
。最惨的是在德国的市场,其钻石产品在工业市场更是丢得干干净净,已处在完全大崩盘的状况。  作为钻石行业的托拉斯,戴尔比斯牢牢地以及控制着全世界钻石百分七十以上的市场份额,操控着国际钻石市场的供应与的销售。1932年经济危机前,恰恰国际钻石的销售异常火爆,从六月到到十月这短短的五个月时间里,他们在德国宝石类首饰行业的销售额萎(蟹)缩了近三分二,而在国际工矿行业上,工业钻石的销量更是一落千丈惨不忍睹。最惨的是在德国的市场,其钻石产品在工业市场更是丢得干干净净,已处于完全崩盘的状况。。...

  对于钻石龚断业巨头“戴尔比斯”公司来说,1929年的下半年,简直是灾难性的一年。一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名为“艾瑞丝.蒂法”的德国公司,以便宜得让公司董事长老奥本海默想要端起“芝加哥打字机”(汤姆生冲锋枪的外号)扫人的价格,向市场海量地倾销钻石。

  从六月到到十月这短短的五个月时间里,他们在德国宝石类首饰行业的销售额萎(蟹)缩了近三分二,而在国际工矿行业上,工业钻石的销量更是一落千丈惨不忍睹。最惨的是在德国的市场,其钻石产品在工业市场更是丢得干干净净,已处于完全崩盘的状况。

  作为钻石行业的托拉斯,戴尔比斯牢牢控制着全世界钻石百分七十以上的市场份额,操纵着国际钻石市场的供应与销售。1929年经济危机前,正是国际钻石销售火爆,价格处于高峰期的黄金阶段,“艾瑞丝.蒂法”公司的出现和搅局,令国际钻石市场的售价,在几个月内暴跌了百分十五。这已经不是往老奥本海默的脸上狠狠地抽了几个耳光那么简单了,而是拿着刀在他身上大块地割肉。

  林汉在“人间”的代言人执行者,“萨斯罗斯”教的教主德里克注册的“艾瑞丝.蒂法”的钻石有限公司早早地就引起了老奥本海默的注意。除了红色苏联外,此时全世界有名的钻石矿区,几乎都控制在以戴尔比斯公司为首的托拉斯联盟手中,老奥本海默使尽手段,对“艾瑞丝.蒂法”钻石有限公司的背景进行了详查,想要追查他手中海量钻石的来源。结果当然是一无所获。而针对德里克的靠山背景的调查,同样也是“单纯”得让老奥丁海默更加地紧惕。

  哪怕到了二十一世纪,欧美国家大型垄断财团,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怪兽,为了利益利润,把美国总统当场暴头都不是稀奇的事。而在二十世纪的二三十年代,他们的吃相就更加难看。杜邦公司曾用炸药包把竞争对手的工厂直接炸上天,洛克菲勒家族手下更控制着数万专门干脏活的雇佣军私兵。而在一个月前,有一个名字叫庄继华,疑似穿越者的卖丝(蟹)袜的中国人,在美国股市和丝(蟹)袜市场呼风唤雨嚣张了一段时间,把金手指当金大(蟹)腿金上帝来用的他,前后共赚了整整四十亿美元,将美国1929年全国GDP的百分四都赚走了,然后他就在准备拿钱的那一天,被当街乱枪打死,尸体扔进水泥搅拌机搅烂后混和混凝土浇灌到了纽约帝国大厦的地基里。

  (这是纯利润的百分四,如果按商品的利率是百分十来算倒折算过去,再扣掉各种税收虾米的,差不多当年美国人生产总值的百分六十以上都去买他的丝(蟹)袜了)

  比起心狠手辣的杜邦和洛克菲勒,老奥本海默同样也不是善男信女。早在一战时,他就在幕后策划了南非对德属南非开战并顺手吞了那儿的钻石矿区。而在历史上二战期间,这家公司为了利润,甚至敢掐断美国的工业钻石供给。

  资本,从来都是为了追求利润而毫无节操的存在。对于不守“行业规矩”的“艾瑞丝.蒂法”公司,老奥丁海默不是不想出手,也不是没有出过手。只是所有调查都表明,,“艾瑞丝.蒂法”公司只是一家空头的皮包公司,找不到他手中巨量钻石的来源,使用黑(蟹)道或白道的手段弄垮他没有任何意义。至于黑(蟹)道的暗杀和绑架手段,在两批派往基尔的枪手被人神秘地打晕,剥光衣服丢在闹市区洋相出尽后,老奥本海默也不得不暂时熄了这个念头。

  老奥本海默最后采取的手段,就是利用手中控制的庞大销售渠道对“艾瑞丝蒂法“公司出品的钻石进行抵制。

  这一做法刚**,不到一个星期,也就是十月二十四日,美国股市大崩盘开始的那一天,老奥本海默收到了一份“艾瑞丝.蒂法”公司派人送来的礼物——一个用纯粹的钻石做成的高脚酒杯。

  在拿到这个高脚酒杯是“由一整块高品位钻石切削而成”的鉴定报告后,老奥本海默当场坐不住了,第二天就包了一架飞机,带上儿子亨利。奥本海默,直飞德国基尔,找到了德里克要求谈判。

  教主德里克接待奥本海默父子的地点,是距基尔船厂三公里外的一家临海别墅,接待他们的房间,是一间奢侈华丽到极点的“水晶宫”,或者说是“钻石王宫”。

  整个房间的一切装饰,几乎全是用钻石打造而成。

  镶嵌满钻石的灯饰,座椅,餐桌,甚至连端上来的法国大餐,也是放在一块块纯粹的钻石餐盘里端上来的。最夸张的是,房间的地板,用无数颗冰糖大小的的钻石代替地毯,厚厚地铺了一层。奥本海默父子脚下踩着一地的钻石进入房间。

  钻石做的酒瓶里倒出的红葡萄酒里被盛入钻石做的酒杯里,然后被分别端到奥本海默父子面前。望着满桌用钻石制的餐盘盛放的法国大餐,一辈子都在和钻石打交道的奥本海默父子,却有种食不下咽的感觉。

  坐在他们父子对面的德里克,用铝制的调羹轻搅着手中的开胃汤。他的开胃汤是盛在来自中国的瓷碗里的。

  他一边搅动,一边轻轻地道:“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法国皇帝拿破伦三世用餐的时候,使用的是铝制的餐具。在当时被认为是穷奢极侈的象征,但现在,铝制品已是随处可见的平常事物。”

  林汉隐身在旁羡慕地看着邪(蟹)教教主德里克的“装逼表演”,只恨自己没有肉(蟹)身,不能亲自下场做这种用钻石砸人打脸装逼的事情。

  老奥本海默冷冷地道:“你的钻石,全是人造的!”

  “但他们和天然钻石没有区别,甚至更出色!”

  德里克端起面前的钻石酒杯,对着吊顶的灯光照了照,微眯着眼睛道:“钻石的化学成份是碳,也只是碳。对于钻石商人来说,有时候化学家是令人厌恶的存在。”

  老奥本海默道:“你不是化学家……”

  他眯着眼睛死盯着德里克的脸,面前这个德国佬年龄不到三十岁,他的背景他早就调查得清清楚楚,他根本不信他有将碳变成钻石的本事。老奥本海默查过,他知道他背后还有人,藏在幕后的人才是他所忌讳的。

  德里克不置可否,望着酒杯中的红色液滴,眼中露出狂热而痴迷的表情:“半年前,我投资的珠宝生意破产了,当时我负债累累,正绝望得准备跳入海中一死了之。不过命运没有抛弃我,我遇上了一个伟大的存在,他给了我第二次机会。”

  老奥本海默的兴趣被勾起来了。

  “伟大的存在?”

  德里克正色道:“他才是”艾瑞丝.蒂法“公司真正的老板,我不过是站在前台替他跑腿的。”

  “他是谁?我想见他!”

  德里克没有正面回答,自顾自地道:“商人的本事,是将稻草卖出黄金的价格。而科学家的本事,是将黄金以稻草的成本做出来。我背后那位伟大的存在,他不是科学家,但他拥有将黄金用稻草的价格做出来的本事。只是……”

  德里克眼神一变,话锋一转,说了句令老少奥本海默皆心有戚戚焉的话:“对于奢侈品商人来说,历史上最大的悲剧,莫过于曾经价比黄金的铝制品以土豆一般便宜的价格被卖出去。这样的悲剧,不该再重演了,你说呢?”

  三天后,当钻石行业的垄断巨头奥本海默父子带着几件钻石制作的小礼物离开时,双方对谈判结果基本满意。林汉得到了“戴尔比斯”公司庞大的销售渠道的合作,只需每年提供一定数量的钻石,就可以坐在家中放心地享受分成数钱,而戴尔比斯公司得到了无限量供应廉价优质钻石的承诺和独家销售权。

  已经开始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将导至未来几年里钻石价格大跌。为了在暴跌前狠捞一笔,双方商谈后决定就在近日搞一次“水晶宫”拍卖大会。以此次接待奥本海默父子的标准为蓝本,再造一座更豪华,更贵气逼人的“钻石王宫”出来。毫无节操的资本家和钻石“量产”者狠狈为奸地勾结在了一起,奥本海默父子向“艾瑞丝.蒂法”公司订购了一枚高品位的大钻石,计划取名“亚特兰蒂斯之星”,卖相、品质都远胜嵌在英王权杖上的“非洲之星”。

  这次谈判表面上是双赢的结局,但实际双方皆是面带微笑,说话和气,暗藏利刃。奥本海默父子由始至终都没有问出德里克的幕后老板是谁,德里克也只是承诺,如果双方能够顺利地合作超过一年,他的后台老板就会出来和他会面。

  奥本海默父子虽然心存不满,但受制于人也无可奈何,事后他肯定会加大调查力度,打根本就不存在的“钻石合成工厂”的主意。德里克手上拥有的人工合成钻石的技术,对于钻石商人的威胁简直是致命的。他们不可能将钻石王朝的命运这么受制于人,私下的小动作绝对少不了。

  林汉并不怕他们会做出什么,对他来说卖钻石几乎是无本生意,戴尔比斯公司敢乱来,他就敢掀桌子,到时候海量的钻石以白菜的价格在市场上倾销,享誉全球的戴尔比斯钻石王朝就只有哭的份。

  当然,这种掀桌子损人不利已的事对他也没有多少好处。这是最后最迫不得已的手段,核弹从来都是在发设架上时威力最大。老奥本海默再不乐意,在他想出对策前,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时间是站在林汉这边的,很快他的势力就将和小(蟹)胡子绑在一起。只要拖到小(蟹)胡子上台,到时候就有一整个德国做后盾,奥本海默的钻石王朝看似吓人,但也只是吓人的纸老虎罢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四章钻石王朝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