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章节 > 《无憾三国》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奉孝坐论诸谋士 云长温酒诛叛将

第二章 奉孝坐论诸谋士 云长温酒诛叛将

2020-10-18 20:01:33
被意外发现,洛阳城守军无防,此乃天赐之机,故洛阳因为城门是重中之重,需派一谨慎小心而又果决之将不动声色将其拿到,若引发提防恐生祸事啊,望魏王三思而行。”郭嘉恳切地说  “这是我说给司马仲达听的,看似我是让夏侯渊去的,且有许攸陪同。我要看一看他会会指给“臣也是此意。那臣就先说一事,臣以为……”。...

推荐指数:10分

《》在线阅读

  “实在想不到你我居然有一天可以再见,本有千言万语要说但事态着实严重,叙旧以及对为什么又活过来我们先且放下,你看可好?”孟德接着说道。

  “臣也是此意。那臣就先说一事,臣以为……”

  “你我私下就不必君臣相称,你自称我就好。”曹操打断道。

  “好,我认为魏王让典将军夜袭城门实为不妥,典将军虽万分英勇但性情急躁而且面相太容易让人提防,洛阳乃今之都城城防必严。今夜成功之关键在于突袭,我军隐于城外而未被发现,洛阳城守军无防,此乃天赐之机,故洛阳所以城门是重中之重,需派一谨慎而又果敢之将不动声色将其拿下,若引起防备恐生祸事啊,望魏王三思。”郭嘉恳切说道

  “这是我说给司马仲达听的,实则我是让夏侯渊去的,且有许攸陪同。我要看看他会不会指给我,我也好决定如何处置他还有他的子辈们,仲达是大贤啊,我实在不忍心弃之不用。如何处置司马一族,我想听听你的看法。”孟德认真问道。

  “对于司马一族,其势力已深不可测,跟触遍布朝野,如若贸然拔除必使朝廷动荡,军队大乱,所以我建议若除当缓,若用当慎。”郭嘉道。

  “说得好。”曹操拖手示意继续。

  “其一逐步将倾向司马一族的朝中大臣,军队长官一一换掉,废其羽翼。其二,司马一氏崛起于西北,我料想西北军队、将领大多忠于司马,纵然魏王重临短时却难以扭转,倒不如留下司马懿在魏王身边并让其子嗣前往天水长安一带,若欲用则让其坚守,若欲除则命其强攻。而魏王则派亲信上将驻守潼关以防有变。如果我料想不错,那里必将有一场大战,其断然没有自立的时间与时机。待其两败俱伤之时,魏王在派兵支援即可。恕属下之言,按当今情形来看。魏王短时间万万不可轻易用兵,”

  “恩,这我知道。表面上我们是最强大的,但实则我曹操接手棋局却是最烂的,军权,我只有这五万精锐。至于政权,呵呵(奸雄苦笑,没有拟声词~)就更不用提了。而要将军政彻底掌控短则半载迟则一年,不过我等不了那么久周瑜、诸葛亮之辈也不会给我那么久的时间。我国力比他们加起来的两倍还要多,他们又怎会不知道这段时间是他们的机会?”

  曹操伸出一根手指,认真说道:“一个月,我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他孙策面临的情况不比我小,刘备虽无内乱但短时间还得解决我那二十万大军不是?所以我若一个月重掌朝政军权,那他们就是煮熟的鸭子,”随机曹操抖抖衣袖,大笑道:“世人皆知我是奸雄,那这次我就偏要忠给天下人看!”

  “哦?魏王这是何意?”

  “如今三国鼎立,我那不争气的儿子已废汉自立,军务先不谈,光说这政务我便有两条路可行,其一以此局势为契机,自立。其二,重拥汉庭,我仍为汉王。汉献帝与之前一群汉臣亦皆归来,别的不说,荀彧就是其中代表,我曹操虽然手下谋士无数,但这时我宁可除掉司马一族也不可失去荀彧,你可知为何?”曹操道。

  “魏王手下谋士大体可分为军政两类,行军许攸善阳谋,贾诩善阴谋再加上其他谋士群建群策足矣,政务则有荀彧、程昱……等,其中为最者必是文若无疑,而如今重整政务乃重中之重,统筹调度军队,安抚撤换各郡官吏等等事务也只有文若能最快最好的解决,所以荀大夫万不可失,魏王想必如今在思考如何与文若消除那道间隙吧?”

  曹操听罢笑道:“好你个郭嘉郭奉孝,比我肚子里的蛔虫还要了解我,如此而言论审时度势,揣测人心你郭嘉必当首位。”

  曹操边笑边用手指向帐外又指了一下自己,最后做出一个握手的姿势,道:“你可有良计?”

  “魏王只需如此,如此……”

  如果说重生而来的曹操和群臣面临的是严重的内忧,那对于刘备来说面临的则是更加严重的外患。

  公元263年正是蜀国灭亡的时间,庆幸的是玄德他们归来之时蜀国仍在,可不幸的是此时汉中已失,邓艾已经阴平偷渡、涪城守将马邈不战而降,此时成都一片慌乱。当然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孔明多年北伐求战而不得,皆被司马懿严守以待。此番魏军倾巢而出又何尝不是天大的机会?

  绵竹城内。

  一头戴英雄巾,身穿绿袍绿甲,丹凤眼,卧蚕眉,面如重枣,唇若涂脂的将军轻声问道:“城下叫嚣者何人?”

  站于其身后的守将喏喏答道“禀将军,他是涪城降将马邈,其马上功夫甚是了得,将军未来前其已经斩杀我两员守将。”

  将军本是重枣的脸上更显沉痛,仰头长叹一声:“我军竟然落到如此,吾之罪过甚大,甚大!”

  悲痛之情片刻化去,唯有眼角一丝湿润仿佛告诉世人原来这一位谈笑间刮骨疗毒的英雄原来也会伤心,原来这一位自负骄傲的将军也会为过错留下一滴英雄悔泪。

  “开城门,我去斩了他。”

  轻淡的语气却似不容置疑的命令,本想劝说的守将听完这句话,停留在嘴边的劝说之词却如何也说不出来,半响后只得答道:“是!”

  云长提刀而去,随云长一起而来的还有两人,其中一位将军燕颔虎须,豹头环眼,身长八尺,势若奔马。

  此人见云长提刀离去,其对守将大喝一声:“看什么看,我二哥前去杀敌,你只管备好好酒好肉!”

  突然翼德虎目一瞪,又大叫一声:“不好,这归来第一功就这么被二哥抢了?!哎!那第二功可不能让给别人!”

  随即翼德亦提矛而去,只留一记洪声“多备酒菜,若是酒菜不够拿你是问!”

  二人离去,唯留守将一脸茫然,这不久前方才考虑如何防守拒敌,如今怎么就要备好酒菜?虽然不解亦是令人备好酒菜,随后问向来的第三人。

  见此人一副儒生形象,守将方敢说道:“先生,二位将军一共带了三千人马,可城下敌军最少五千有余。先生何不劝说一下,何必以弱击强啊?”

  儒生笑道:“敌军虽有五千,却有三千新降之兵,另外两千魏兵长途奔袭,虽已占领涪城得到休养,势气正盛,但终究是无根之萍,只可一鼓作气顺胜势,又怎禁得起虎狼之军的扑杀?就按刚才那位将军说得去备好酒菜!此战必胜,而且是大胜!”

  “先生高见,敢问先生名讳?”守将拱手问道。

  正此时,城墙士兵突然一阵呼喊喝威声。守将大惊向下望去,只见那降将马邈已身首异处!

  “吾名马良,字季常。”儒生转身笑道:“这天下已大变,你若不想消匿于这群雄再起的时代,如此胆色可不行。哈哈哈,昔日温酒斩华雄,今日温酒诛叛将,哈哈哈!”

  却说刚刚关羽提刀立于城下,扫视敌将一眼,轻言道:“为何降?”

  “哈哈!识时务者为俊杰,蜀汉当亡,良禽择木而栖,我见你是一英雄,切勿自误!”马邈高声喊道。

  “关某人是不是英雄不是你说了算的,但我知道,杀你,脏我的刀。”话罢,关羽将刀反立,当的的一声插入地中,纵马向马邈奔去!

  “红脸小儿,修得猖狂!”马邈提刀大喝同样冲来。

  马邈见来人赤手空拳,也不用什么招式,直接纵刀劈去,想要利用两马冲锋的那一刹那,斩敌于马下,最直接却最有效的方式。

  可他小看了对手,或者说即使他全力发挥结果亦不会改变,温酒斩华雄岂是虚名?五虎上将之首岂他可敌?

  两马交错间,云长丹凤眼一亮,侧身,接柄,夺刀一次呵成,好不潇洒!

  马邈见兵器被夺,敌将在前敌军在后已无路可退,纵马奔向那柄青龙偃月刀,手中有兵器方才有一丝生机。

  云长见其想要拿自己的偃月刀,一声惊喝:“死来!”而后纵马追去,叛将此时正要提起那柄偃月刀,却不料刀太重一个踉跄连人带马摔在地上。

  云长冷笑一声:“真是杀你脏我的刀啊。”而后用叛将之刀一刀将其了断。

  喝!喝!喝!三军齐声呐喊。

  关羽纵马回身,拔起自己的偃月刀,喝道:“三军,杀!!”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一纸祭文 风云再起 第二章 孟德魂归四笑 第二章 奉孝坐论诸谋士 云长温酒诛叛将 第四章 兄弟同心治江东 周瑜定计下合肥 第五章 公瑾笑言予都督 阿蒙负气定三日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