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章节 > 《重生野性时代》在线阅读 > 正文 0011993年的夏天

0011993年的夏天

王梓钧 2020-09-17 18:31:57
1992年。()()夏。骄阳似火,酷暑如炉。仅是早上七点半,空气了躁热出来。宋维扬久久地驻立在镜子前,望着那张青春溢着的脸庞,是如此很陌生,又遥远的和很陌生。十八岁的脸,俊秀,非常干净,纯粹。鼻梁高挺,剑眉斜翊,眼眸透澈。极具年代感的郭天王式斜刘海发型...
1993年。()()夏。骄阳似火,酷暑如炉。仅是早晨七点半,空气已经燥热起来。宋维扬久久伫立在镜子前,看着那张青春洋溢的脸庞,是如此熟悉,又遥远和陌生。十七岁的脸,清秀,干净,纯粹。鼻梁高挺,剑眉斜翊,眼眸透澈。极富年代感的郭天王式中分发型,此时代表着流行时尚,让人忍不住想要前伸手臂,拧着掌心,边跳边唱:“对你爱爱爱不完”席梦思大床对面的墙壁,贴有一张终结者2电影海报,州长先生戴着墨镜,表情冷酷而正义。迈克尔杰克逊一手捂着裤裆,一手压着帽檐,撅起屁股对准了州长的脸。州长先生和mj的邻居,是港城歌星周慧敏。这位玉女掌门人头戴贝雷帽,身穿条纹格红色t恤,柔光效果打满整张画报,让她笼罩在仙气邈邈当中。宋维扬低头摸自己的肚子,平坦,隐约中可见腹肌,而非那油腻中年的啤酒肚。“靓仔,你好,很高兴再见”宋维扬微笑自语。窗外朝阳刺眼,蝉声嘶鸣着夏日时光,几缕微风摇动树叶,在地面投下点点光斑。临窗摆放的写字桌上,有一台“联想11”国产电脑。粗壮笨拙的机箱,丑陋原始的显示屏,市场售价却接近两万元。在全国平均月工资不足300元的年头,普通工人需要不吃不喝辛苦五年,才能把这台只有8m内存的电脑买回家。显然,咱们的主角宋维扬同学,是一个让人羡慕的富二代。只可惜宋维扬看了一眼墙上挂历,表情变得有些古怪,他对“1993年7月2日”这个日子记忆深刻。再过几个小时,父亲就要锒铛入狱。再过半个月,家里这套200平米的房子,就要被新任厂长强行收回。再过一年,大哥就要因债务纠纷而意外死亡,母亲则悲痛欲绝而中度抑郁。今天,正是宋维扬的人生转折点。上辈子,他用了二十年时间,总算重新变成有钱人,却只能勉强达到父亲曾经的巅峰成就。“咚咚咚”敲门声响,外头传来母亲郭晓兰的声音:“扬扬,该吃早饭了”宋维扬推门而出,看着母亲年轻时候的样子,嗓子突如其来有些哽咽,低声说:“妈,你辛苦了。”郭晓兰显然会错了意,勉强挤出笑容,安慰说:“你爸的事情别担心,他最多就判个几年,以前又不是没做过牢。”“嗯,我知道。”宋维扬只能点头。大嫂蔡芳华抱着刚满周岁的侄子出来,一脸忧色道:“妈,今天我就不去法院了。小超还没天亮就哭,估计是哪里不舒服,我得送他去医院看看。”郭晓兰摆放着碗筷说:“去吧,孩子治病要紧,法院那边有我看着。”“你身上带钱没要不我开车送你吧。”大哥的声音从厕所传来。“带了,我坐出租。”大嫂说完就走。不多时,大哥洗漱完毕,光着膀子来到饭桌,一身腱子肉蹭蹭发亮。大哥名叫宋其志,由于喜欢打架闹事,初中刚毕业就被送去参军。三年义务兵当下来,竟荣获个人三等功两次、集体二等功一次,就在即将提干的时候,他居然选择转业退伍,理由是受不了部队的约束兵痞一枚。宋其志,宋维扬,哥俩的名字连起来即“其志维扬”,隐约可见他们父亲的心胸抱负。饭桌上气氛沉闷,没人说话,只有电风扇的嗡嗡转动声。父亲的案子已经开庭好几回,今天估计就要最终判决了,大家的心情都显得比较沉重。“我吃饱了”大哥放下碗筷,走到阳台一个劲儿抽闷烟。宋维扬也跟过去,摊手道:“给我来一根。”“你都快18岁了,是该学学抽烟,”大哥扔来一整包中华,还附赠了打火机,嘱咐道,“拿去慢慢抽。”宋维扬麻利点燃吸了一口,看着楼下若有所思。那里蹲守着七八个人,都是来讨债的,整天阴魂不散难以清静。大哥也朝下边瞟了几眼,吐着烟圈说:“你马上就高三了,家里的事别管,安心准备高考。”“嗯。”宋维扬低声应道。一家人掐着时间出门,在楼道里碰见几个邻居。有人主动打招呼,有人避之如蛇蝎,还有人带着幸灾乐祸的表情。谁都知道,曾经风光无限的宋家,已经彻底完蛋了。“来了,来了”蹲守在楼下的讨债者,一见宋其志出现,立即举起“欠债还钱”的牌子,将他们一家三口团团围住。“让开,钱的事情改天再说,今天我还要去法院”大哥直接把人推开,面露凶相,腰间的八一式军刺若隐若现。讨债者们犹豫片刻,终于还是把宋家人放走了,但却一直跟在桑塔纳后面,他们显然不会轻易放弃。90年代初的五线小城市,几乎看不到摩天大厦。市里那栋十层高的百货大楼,已经属于标志性建筑,即便过年都没有农民敢走进去购物。街道两边的建筑,大部分都灰扑扑的,没有太多色彩,宛若凝固在时间长河里的黑白照片。一辆顶着天然气包的公交车远远驶来,霸气而笨拙,成功吸引到宋维扬的注意。这是国家石油产能不足的象征,在70年代非常流行,但直到2003年,容平市才淘汰掉最后一辆“气包公交车”。与欣欣向荣的北上广深不同,1993年的内陆城市死气沉沉,让重生回来的宋维扬感到压抑。来到法院时,这里已经聚了不少记者和围观群众。今天的审判案件实在太轰动,因为被告人宋述民声名远播,是公认的容平市首富,以至于很多普通百姓都特地跑来听审。郭晓兰、宋其志和宋维扬三人出现,不可避免引起一番骚动。好在这年头的记者比较迟钝,没有像打了鸡血一样冲过来,甚至连照片都懒得拍两张。上午九点,庭审开始。宋维扬终于又见到了父亲宋述民,不是记忆中满头白发的苍老落魄。他被两个法警押出来,虽然穿着号服,脸上有些倦容,神色却格外坦然。他的头发被剃成了青茬子,胡须有好几天没刮,但依旧挡不住中年帅哥的英俊沉稳,若有若无的自嘲笑容更是凭添三分奇特魅力。可惜,长得再帅,也得伏法。宋述民已经彻底认命,面对一项项指控,他都干净利落认罪,辩护律师完全失去了存在价值。庭审一直持续到中午,该宣判了。“全体起立”“依照的规定,现判决如下:被告人宋述民犯贪污受贿罪、挪用公款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八年零六个月”“唉”郭晓兰一声叹息,丈夫的刑期太久让她难以接受。宋述民则昂首挺胸站在被告席,似乎对结果早有预料,他冷笑道:“我服从判决,不会上诉。”“咔嚓,咔嚓”记者终于按下照相机快门,听审群众也议论纷纷,有人拍手称快,也有人为宋述民感到冤屈。在另一个时空,宋述民出狱已经是六年后,疾病缠身,意志消磨,两鬓斑白。曾经叱咤风云的企业骄子,变成只会钓鱼下棋的小老头儿。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0011993年的夏天 002糊涂悲剧 003年少言轻 004落拓而行 005俗套的邂逅 006狂野模式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