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章节 > 《有乔》在线阅读 > 正文 第6章 骂名

第6章 骂名

海微笑 2021-11-01
那巴分心说话的,脚下的动作不停地,带着破军之势向薛月踹来。薛月非常灵活的晃身躲过,手腕旋转匕首反向他脚筋处划去。“刺拉”一声,自我想象中的血流飞溅并也没突然发生,匕首像是被什么东西档住了,只刺破了他的裤脚。那巴洋洋得意的哈哈哈哈大笑,“小老鼠,没想起吧!”说着用劲薛月灵活的闪身躲过,手腕翻转匕首反向他脚筋处划去。。...

有乔

推荐指数:10分

《有乔》在线阅读

那巴分神说话,脚下的动作不停,带着破军之势向薛月踹来。

薛月灵活的闪身躲过,手腕翻转匕首反向他脚筋处划去。

“刺拉”一声,臆想中的血流横飞并没有发生,匕首像是被什么东西挡住了,只划破了他的裤脚。

那巴得意的哈哈大笑,“小老鼠,没想到吧!”

说着用力拍了下自己的脚腕,发出清脆的“当当”响声,竟是铁质的护腕。

薛月的目光在他脚腕停留一瞬,又看向他露在外的脖子。

那巴活动了下手腕,莫名觉得脖子有点冷,他没在意,狞笑着道:“老子今天就好好陪你玩玩。”

话落,铁锤般的拳头杀气腾腾的又砸过来,薛月纵身一跃一手抓住房梁,手臂用力,人向屋外飞去。

那巴却一把抓住她的脚,猛的将人拽回来。

那巴以为自己抓住了他,“哈哈”大笑,“小老鼠,看你还往哪逃。”

就连外面看热闹的都以为,这只小老鼠也就这样了,顿时露出失望之色。

那巴得意的笑还挂在脸上,另一手已经抓过去,这样瘦小的身子,只要他稍一用力,轻而易举的便会断成两截。

薛月却顺着他的力道,一弯腰,躲过了他的大手,然后用力一甩,匕首刺中他的右肩,那巴吃痛,下意识松开了手。

电光火石之间,薛月的脚刚落地,又如蓄力而发的猎豹,轻巧的向那巴射去,速度奇快的拔出他肩头的匕首。

那巴虎目圆瞪,是真真恨上了眼前这只小老鼠。

正在他想着去拿自己的武器,将这只小老鼠砸成肉饼,却见薛月的匕首离了他肩,方向一转,划过他脖子。

那巴瞪大了眼,焦急的去捂脖子,却已经晚了,血汩汩的流了他满手,顺着手臂,又滴到了地上。

“嘭”的一声,那巴倒在地上,眼睛还瞪的溜圆,死不瞑目。

这一切不过发生在几个呼吸间,外头看热闹的北蒙人还没反应过来,眼睁睁看着那巴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被杀了。

那巴虽说不是最厉害的,可能被库拓将军赏识,本身实力就不弱。

却在这眨眼功夫,被个不知哪里来的,瘦弱干巴的小老鼠给杀了。

这怎么能不让他们震惊,震惊之后,就是惧怕。

薛月走到门口,神态冷淡,月光撒在她身上,犹如给她蒙上了层神秘的面纱,就像暗夜里的死神。

外头围的几个北蒙人警惕的看着她,有的人却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

随即又唾弃自己,不就是个小老鼠,能杀了那巴那个废物,不一定就能杀了他们。

他们互相使了眼色,四散开来,将薛月围在了中间。

薛月扫视了一圈,眼底清淡,然后纵身一跃,上了屋顶,等北蒙人反应过来,薛月已经跑出了十几米远。

北蒙人大叫,“他想跑,快抓住她。”

“快去通知将军,这人杀了那巴,不能让她走了。”

北蒙人乱成了一团,奈何他们空有一身蛮力,只能在底下叫唤。

薛月顺着屋定绕了个圈,安然回到了那破屋里。

眼看着薛月跑掉了,趴伏在另一屋顶的浦安修兴致勃勃,刚想跟上去,看着被惊动的大队北蒙人,只能打消这个念头,只是心底招揽的念头越来越重。

所有的北蒙人都被惊动了,只是他们从黑夜找到天都亮了,也没找到他们口中的那只小老鼠。

他们自然不会想到,武艺高强的薛月,会是他们口中的两脚羊。

听着门口北蒙人的气氛怒骂,破屋里,老大爷看了看窝在墙角的薛月。

悠悠道:“我听说薛将军有一双儿女,大女儿十三四岁,冷心冷肺,眼里只有练武,小儿子十来岁,正是上房揭瓦的年纪。”

老大爷说着,目光灼灼的看着薛月,薛月回视他,眼神依旧淡淡甚至有点冷。

老大爷却接着道:“你说你要找的弟弟就是他吧!”

旁边的人都看过来,薛月嘴唇动了动,“我爹没有叛逃。”

这是他们刚被关进来时,屋里人的议论,他们深深埋怨着,怒骂着,如果不是薛将军的背叛,康平城怎么会失守,他们怎么又会变成两脚羊只能等着被吃。

老大爷一滞,“孩子,人都是自私的,只会有埋怨别人的不足,而不会自省自己的无能。或许他们心里知道薛将军不会背叛康平城,只是康平城破,必须有个人接受他们的怒火,而薛将军就正好成了这个人。”

老大爷的话说完,屋里的人都羞愧的垂下了头,过了刚开始的激愤,现在他们自然知道,镇守康平城十多年的薛劲,不可能也没有理由叛城,何况薛将军若真打算背叛康平,又怎么会让自己的孩子沦落到这种地步。

也有人还记得八年前的惨战,康平城被突袭,那会儿的康平,只有不到一万士兵,而北蒙却来了一万五千多,且个个身强体壮,康平士兵最后被杀的就只剩三千多。

眼看着,城就要破了,康平城的百姓人心惶惶,都以为,自己要命丧北蒙刀下,是薛劲带着那仅剩的三千伤兵残将,死死的顶住了,才能等来后来的救援。

薛月无话可说,谁都知道了她父亲叛逃,可他却死了,连为自己辩解都不能。

想到浦安修所说,京都薛家都被下了大狱,那是对于她来说完全陌生的一群人。

可是父亲却无比在意他们,父亲若知道,是因为他,他们才遭受这样的灭顶之灾,他肯定会责怪自己的吧!

薛月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看向裤脚,那里藏着她现在所剩下的,唯一的武器,是她十岁生日,父亲送她的那把匕首,吹毛断发,刚刚就是用它,杀了那几个北蒙人。

见薛月不说话了,微垂着脑袋,像个可怜巴巴的小兽,想到她趁夜出去刺杀北蒙人,老大爷叹气道。

“孩子,你若真有心,就不能让薛将军死后还背负这样的骂名。”

薛月抬起头来,眼中终于有了疑惑之色。

老大爷:“只有我们康平城才知道康平事,虽然康平城的人已经死了那么多,可剩下的,可以为你父亲作证,薛将军,没有叛城。”

老大爷的话落,却有不一样的声音发出。

“我们可以为薛将军作证,可我们连活着出去都难,怎么作证?”

一时,老大爷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是啊,他们连能不能活过今天,都还是未知数呢!

本身已经自顾不暇,又哪来的能力帮助别人。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城破 第2章 派兵 第3章 绝望 第4章 合作 第5章 夜杀 第6章 骂名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