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章节 > 《荒诞推演游戏》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八章 这次他死不成

第八章 这次他死不成

永罪诗人 2022-12-19
很脆弱的脖子就曝露在鬼爪下,虞幸却依然无动于衷。更有甚者还能已发出讽刺。几秒后,他倍感方瑞的手慢慢的松手,便悠然后退几步:“果真呐,拿电池的时候唤来的鬼,没办法吓吓人,更本不能够杀了人。”方瑞的声音有些断断续续,好像是鬼化后,声带功能了几近失去了:“甚至还能发出嘲讽。。...

脆弱的脖子就暴露在鬼爪下,虞幸却仍然无动于衷。

甚至还能发出嘲讽。

几秒后,他感到方瑞的手慢慢松开,于是悠然退后几步:“果然呐,拿电池的时候召来的鬼,只能吓唬人,根本不能杀人。”

方瑞的声音有些断断续续,似乎是鬼化之后,声带功能已经近乎丧失了:“你……怎么……知道?”

“我一开始就有怀疑,毕竟这只是个新人测试,不应该有这么密集的死亡点。”虞幸把电池装进口袋里,双手顺势插着兜,“如果拿一次电池就得风险这么大,那别玩儿了。

“让我确定这一点的,是那个女鬼小妹妹,哦,叫唐媛来着。她当时贴在资料陈列室窗口,假装没看到我和赵一酒,事实上呢,那个角度——明明就能看见,能看得清清楚楚。

“她怕是不知道班主任站后窗的时候,那真是无死角抓玩手机……嘛,差不多意思,反正我有经验。

“为什么看见了不进来?因为她不能杀人。那她又为什么要追我们呢?”

虞幸伸手拍了拍方瑞的肩膀,凉气顺着接触面往他体内涌,令他暗自感叹一句“真凉快”,接着道:“就和你刚才做的事一样,拖延时间。”

“你们只要利用惊吓使我们忘记换电池,相机关机五分钟后,我们就会成为任你们杀的羔羊。”

“……”

方瑞沉默地看着他,半晌,艰难地开口:“既然……你都……知……道了……我……放过你,三个……小时后,你……走!”

“害。”虞幸歪了歪头,“你放我走啊,别闹,我说过放你走了没?”

他打了个哈欠,举起自己的相机:“啧,赵一酒估计是遇到麻烦了,看在他刚才把电池让给我的份儿上,这次他死不成。”

相机对准了方瑞,方瑞尖叫一声,转身就跑。

“来,别跑啊~我还得去救他呢,我们搞快点,看镜头——不看啊?那要不要喊个茄子?”

……

“彭!”

大厅里,一块大木板不慎被踢飞出去,赵一酒感到右腿上传来钝痛,身上已经被汗浸湿。

现在有件非常不利的事摆在他面前——唐黎的速度比唐媛快!

他利用奔跑时的转弯,用余光瞟了一眼后面。

鬼物穷追不舍,嘴角咧开,露出里面腐烂的口腔、细长的血舌和白森森的喉骨。

唐媛被稍微甩开,可唐黎大有要追上他的趋势。

纵使赵一酒身手敏捷,体力也不错,进行了这么久的追逐战,此刻也已经是穷途末路了。

体力在流逝,最让人无法忍受的是,一股股阴冷的气息不断缠绕上来,让他的动作越来越迟缓,心态也逐渐崩坏。

他的刀也抵抗不了这种来自鬼物身上的气息。

伸长了舌头的鬼化唐黎并没有给他想办法的机会,凸出的眼球提溜一转,尖锐的指甲就从赵一酒肩胛骨穿过。

赵一酒听到微弱的风声,只来得及向左一挪避开要害,就感到一阵剧烈的疼痛。如果他没有闪躲,这一爪子就能洞穿他的胸腔!

但他逃跑的几率显然不大了。

鬼欺身贴近,冰凉的温度透过衣物传到赵一酒背后,肩胛骨上的锐利指甲拔出,带起一片血花,赵一酒痛哼一声,咬牙向后肘击,然后立刻反手握着刀从鬼物小腹往上一划。

肿胀的皮肤被割开。唐黎只是动作停顿了一下,看样子痛觉并不强。

他血呼啦叽的大嘴张开,舌头卷起,当头咬下——

赵一酒不甘地闭上了眼,不想在死前的那一瞬间参观鬼物的口腔结构。

但想象中的死亡并没有来临,反倒是他刚闭上眼,就感到一阵向后的力将鬼物扯了出去,破风声迅速接近,“彭”的一声——

鬼物被踢飞,砸在墙面上,顺带着,赵一酒手中一空,一直敬业带着的相机被来者从手里抽走了。

是谁!?

赵一酒睁开眼,只见黑暗中的人影模模糊糊一个利落地翻滚,把他的相机放在腿上,开始换电池。

鬼吊着舌头爬起来,看都没看那人一眼,直直朝他扑来。

赵一酒本能地闪躲,只是这次还没等鬼接近,那边换好电池的相机就亮了起来——

淡淡的光夹杂着鬼物不甘地怒吼,也映出了一张对赵一酒来说较为熟悉的、眼尾微微上翘的脸。

唐黎恼火地吼叫两声,竟然转身消失在拐角,后方的唐媛见势不妙,也“咯咯咯”地转头跑开了。

虞幸就单膝蹲跪在一旁,见鬼溜了,转过头嘴角带笑,扬手冲赵一酒挥了挥:“还健在呀朋友?”

这是什么不合时宜的打招呼方式啊!

虞幸身边还有两架相机,地上一架,手里一架,其中一架属于谁不言而喻。

赵一酒惊魂未定,一滴冷汗顺着下颚滑落,他看着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人,少见地露出惊愕的神色。

那个踢飞鬼物、飞速上电池的人,是虞幸!?这玩意儿身手也这么好的吗?

这一刻的诧异,甚至让他忽略了肩膀出撕裂的疼痛,和对鬼物杀人条件的顿悟。

赵一酒:“你——”

虞幸自下往上抬眼看他,居然透露出几分阴霾和戏谚的神色,右手食指竖到嘴边:“嘘,先别顾着好奇。”

“我……”赵一酒一下子语塞,谁用这语气跟他说过话!?

“过来一下。”虞幸冲他招招手。

他心里略微犹豫便配合地移了过去,直到走到虞幸身边:“你要做什么?”

虞幸抬头看了看距离,终于一使劲站了起来。

然后眼前一黑,天旋地转,他伸手按在了赵一酒没受伤的那边肩膀,终于稳住身形。

缓了五六秒后,他捂着头:“我贫、贫血太严重了,站起来晕,借个力。”

“……”赵一酒:我特么还能说什么?你真不是在逗我吗?我有点不相信你了你知道吗?

等眼前的人彻底从晕眩中缓过来,赵一酒接过属于自己的相机,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谢谢。不过,你演技还真好。”

演技真好,从踏进这座废弃工厂的那一刻就在演,他还真被骗了。

虞幸捡起被暂时放在地下方便刚才的双手操作的相机,眉头一挑,故作惊讶:“啊呀,何出此言啊。”

虽是何出此言,他的语气却和刚进工厂时有了显著的差别,这让赵一酒眯起了眼睛,不知道为什么就很气。

可能是对方样子太欠了。

他脸冷得像冰渣子:“了解尸体状态,会撬锁,会演戏,能打架,你还真是兴趣爱好广泛。”

“扮猪吃虎好玩吗。”

亏他之前帮了这个“弱鸡”这么多,他就多余担心这个玩意儿。

虞幸一听就笑了。

精致的眉形在他脸上不显得丝毫女气,反而增添了些许不恭,鼻梁高挺,薄唇唇角微垂,内双的凤眼中诡黠流而不动,在左眼眼尾还有一颗小痣。

这一笑,给人带来一种东方美感的冲击力——

和一丝莫名其妙隐隐约约挥之不去吊儿郎当的欠扁。

他像掂篮球一样抛了抛相机,歪头:“好玩啊,诶,你先别激动。人生啊,就是要找点乐趣——”

没错,看见郝助理离开时没有在布满灰尘的地面留下脚印,他就知道郝助理不是人——来的路上他突然想起来,之前赵一酒用这件事试探了他一下,而他记性不太好,没注意就这么暴露了一丢丢。

说着要离开,但还是专门去恐怖片必备场景的厕所,想去看看鬼长什么样子。

意料之中遇到鬼后,他就是故意把拖把棍往女鬼脸上戳的,怎么了呢?

这些被隐藏在他表现出的恐惧之下的行为,其实一直都有迹可循。

“夺损呐!……我想请教一下,”赵一酒一时间没控制住飙出一句天津话,他忽视掉对方让人服气的颜值,阴沉着脸,一个字一个字地,“装弱鸡,你不累?”

“还好还好,习惯了习惯了~也就要时常提醒自己'我好害怕'这一点有些麻烦,毕竟不提醒一下自己的话——这种程度的鬼,实在没什么惊吓感,无聊得很。”虞幸说完最后一句停止了抛相机,啧啧两声,看了眼时间,“一点十分了都,这个测试没必要搞到四点吧,困了都。”

赵一酒这才把注意力放回了正题上。

他迟疑两秒:“你到底是为了推演者资格来的,还是为了找工作来的?”

“哦?”虞幸发出一个意味不明地单音节。

“……你是知道的对吧。这个世界上有一个灵异游戏体系,'荒诞推演',玩家叫推演者。”赵一酒环视周围,一片狼藉和破败,看来虞幸帮他换的电池是对方刚得到的。

他暗道:果然,拿电池没事,相机关机才会真正触发死亡条件。

虞幸比他知道得早……

他想到这儿攥紧了刀,后知后觉发现肩膀的血不断在往下流淌,稍微一用力,皮肉就撕裂般的疼痛。

忍住疼,他接着道:“这个推演公司在现实中根本不存在,它会找到有潜力成为推演者的人,在一个城市内每凑够几个,就进行一场打着招聘的幌子,事实上是获取游戏资格的考核。”

也就是说,完成了这场不存在的公司招聘后,活下来的人将会获得“荒诞推演”的游戏资格,成为推演者。

“虽然大多数人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骗来考核的,但也不排除有知情者主动参与,毕竟……荒诞推演游戏,是很多人实现愿望的途径。”赵一酒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自己也不太适应,他看着听了他的话表情一点都没变的虞幸,愈发确定自己的猜测——

眼前这个扮猪吃虎的家伙,绝对是个知情者,因为某种愿望甘愿踏入这片恐怖而扭曲的领域……就和他自己一样。

他伸出手:“不管怎么样,你救了我一命,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也会救你。”

虞幸看他严肃的样子感觉挺有意思,于是也伸出手,和赵一酒一本正经地握了握:“虽然你肯定没机会救我,但是我很感动。作为一个什么也不知道的无辜大学应届毕业生……”

赵一酒:“你放屁。”

“你凶我。”虞幸露出委屈巴巴的神色。

“……”

赵一酒轻轻地吐了口气,才没有当场把虞幸打死,当然,他现在也摸不准虞幸的战斗力,一个从蹲姿换站姿都要缓半天的人,却能一脚把鬼物踹飞那么老远。

他不一定打得过。

呵,真不知道前者是真的还是演的,这个虞幸,谎话连篇。

“我不想知道你现实中是做什么的,估计你也不会告诉我。总之,我们先确保安全度过测试,这期间你别演我行吗?”

他妈的,可以说是很卑微了。

虞幸从善如流:“行啊,我像那种会演你的人吗?”

赵一酒:您猜怎么着,特别像!

这么一想,赵一酒周身的气压都低了,冷得冻人。

“所以,我来总结一下这场测试的要点。”看出来赵一酒不信,为了展示自己的严肃认真,虞幸立刻沉了嗓音,乍一听还真像那种不拖泥带水的严谨会议风格。

“第一,拿电池会告诉鬼物坐标,但鬼物只能吓人不能杀人。第二,相机没电会招鬼,并且是真正的死亡条件。”他想了想,不乐意站着,干脆往一旁挪了挪,直接坐在了一个废弃机器的平坦面上,也远离了冒冷气的赵一酒,“活下来的方法是隔半个小时找一次电池,虽然会被惊吓,但性命无忧。”

“没错,这是新手测试的难度。”赵一酒点点头,算是认同了虞幸。

“就这,比我想象中还简单,无趣。”虞幸说着理了理凌乱的刘海,遗憾地摇了摇头,随即在赵一酒戒备地注视下打了个响指,“跟你说个有意思的,我已经找到了提前结束游戏的方式,可以告诉你,但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赵一酒心中一动。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推演公司的招聘测试 第二章 钥匙锁?那你让开 第三章 我这一棍子戳下去 第四章 别相信任何人 第五章 这就离谱,你演我? 第八章 这次他死不成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