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章节 > 《我真不是什么大剑豪》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我把自己吸爆了?

第一章 我把自己吸爆了?

夜色真美啊 2022-11-23 18:05:10
海蓝星,东京涉谷区。上午两点半。峰原高中附近的公交站台。一个高中生模样的少年旗号伞站在湍流生生不息的河渠边,雨水像是被拉宽的珠帘从天而降,脚边的路上积水也哗哗流到第一次下水道。天上天下都下着雨,面前的河水中漾起了无数波纹圈圈,闭上眼,放佛整个世界都被下午三点半。。...

海蓝星,东京涉谷区。

下午三点半。

峰原高中附近的公交站台。

一个高中生模样的少年打着伞站在湍流不息的河渠边,雨水像是被拉长的珠帘从天而降,脚边的路上积水也哗哗流进下水道。

天上天下都下着雨,面前的河水中漾起了无数波纹圈圈,闭上眼,仿佛整个世界都被大雨倾覆。

山崎海透过雨伞边缘,望着天空翻滚的云层交错晃动拉出细长而坚韧的光,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其中上下涌动。

“呼—!终于一滴也没有了。”

深吸了口气,他的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神色。

如果有人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尽管整个世界都在下着雨,但少年那一块却仿佛从这方天地中独立了出来。

哗啦啦的雨水落下后却并未顺着透明的伞面往下流,反而是十分不可思议地逆流而上,朝着雨伞的顶端汇聚。

而后,全部消失不见。

这一幕可以说是非常的神奇了。

可惜却不曾有人注意。

但话又说回来,如果真的有人注意雨中的少年。

第一反应恐怕也不是观察他的雨伞。

而是被他整个人吸引住。

少年头发末端微卷被风吹得凌乱,身材颀长挺拔,瞳孔深邃如海,五官相貌柔和俊朗,属于那种走在东京最潮流时尚的地带也要被人称一声“东京帅哥”的存在。

此时山崎海感慨完没多久,天上的雨势就逐渐变小,等最后一阵雨点从万米高空中随风落下后。

峰原高中头顶这一片天空罕见的雨停了。

周围不少行人都诧异地放下了伞,抬头望了望依旧暗沉沉的天空,挠挠头有些摸不着头脑,早上出门时头顶那团浓黑如墨般的积雨云,这会儿已然不知道飘向何处,彻底消失在了天空。

路上的行人倒是也没当回事,自从几十年前空间裂缝在世界各地出现后,东京的天气就再没正常过,停了雨便收起雨伞该做什么做什么。

山崎海对周围的一切仿若未觉,他正内视自己的气海,一滴通体透明纯净的水滴似乎刚刚成型,散发着浓郁无匹的水汽。

曾经有气象学家估算过,一朵普通积雨云的蓄水量差不多相当于一个湖泊。

而现在,

一切尽在这一滴之中。

“果然修习还是和雨天更搭啊。”

山崎海心中微嘲地暗道。

他平时修炼进度略显缓慢,但不知道是不是雨天空中积雨云的表面带负电荷,感应到地面正电荷后击穿大气的原因,他能从周围感受到的“水元”就会无比的浓郁充沛。

每到这种大雨天,山崎海吸纳一朵云就能浓缩出这么一滴【一元重水】来,以至于别人躲着雨,他是追着雨。

这几年下来,气海里也渐渐汇聚出一方小小的水洼。

山崎海记得很清楚,自己平时的“苦吸”加上下雨天额外丰厚收获,到如今一共攒下11121滴重水。

自己修习的这个法决也没说怎么分境界,只模糊地提示过达到一定贮备量后气海会发生变化,具体多少山崎海也无从得知。

但看看眼下这小水洼,男人这么小,总不免让人心生自卑啊。

嗯,还是得好好发育一下。

哪怕里面的每一滴水都蕴含着将近一个湖泊的容积,但自己真遇到坏人或者对手,总不能对着对方“来一滴”吧。

那恐怕就真的“水淹东京”了。

在法治文明的海蓝星,自己又不是什么恐怖分子,那样也太泯灭人性了。

唉,还是太弱鸡了啊。

这时,不远处的路对面人行道上走过了三五成群拿着木刀,高中模样的学生,一行人似乎刚从学校附近哪个道场里出来。

山崎海视线投过去后,目光里却有些羡慕。

“不知道这些人里有没有人能成为炁之武士。”

他嘴里自语了一句。

炁之武士,是海蓝星近几十年由于空间裂缝导致世界上出现了各种名为“炁”的神秘力量,有才能的武士感受到了这种力量而诞生的新时代武士。

武士前三段又称为武生,还只是常人,但成为武士后通过学习前人领悟创造的剑式剑型,就可以发挥完全超脱于常人,甚至比肩那些被称为“天选之人”的能力者的莫大威能。

一旦突破七段成为剑豪,便可将天之间的炁融入己身,改造强化自己的身体机能,并且领悟出属于自己的独特领域。

那就不是超脱常人...

是完全不做人了。

真要遇到个丧心病狂火力全开的剑豪,其恐怖的破坏力怕是不亚于一些大型热武器爆炸的效果,不过这样的人放眼曰本也少之又少,每一个都是战略级人才资源被官方和民间组织重视拉拢。

回到现实,悲了个催的是,金炁木炁水炁火炁土炁,哪怕是比较罕见的风炁雷炁...

山崎海统统感受不到!

这几年他只能靠无名法决“吸水”聊以自W。

关键是吸完水,山崎海又不是龙王,气海的重水想“喷水”都没办法释放,不像那些炁之武士还有个酷炫无比又威力惊人的剑型。

打个比方,别人就像是那些“开油车”的,今天跑车明天越野车,后天说不定还能整个坦克代步车。

山崎海呢?空储备了海量的“新能源”,却找不到烧这玩意的载具,只能憋家里没事偷偷的YY一下。

为啥只能憋家里?

没办法,这个世界海蓝星的曰本并不太平,伴随着空间裂隙一起出现的除了炁之武士,还有数不尽的各种凶兽。

十三年前的东京兽潮更凶残!

直接把原来的东京二十三区整成了十八区。

靠近东京北方的练马区、足立区和荒川区等五个区域已经沦为危险区,所有居民全部南迁,并且筑起了一道长长的防御工事由警视厅第三侦查组的武士和能力者巡逻。

不仅如此,周围还时不时冒出个新发现的空间裂隙。

听说最近东京湾那边就不怎么太平。

昨晚NHK电视新闻上报道,几家曰本大型重工集团连夜派出了大型工程队去东京湾沿海一带修建防御工事,还有东京新晋的剑豪上泉信野亲自去现场坐镇协助。

摇了摇头,山崎海觉得自己最好还是别乱跑去给人添乱了,老老实实地下雨天出来吸吸水比较安全。

得尽快研究出可行的“喷水”方式才行。

虽然不太可能,但万一哪天再来次东京兽潮,自己总归有备无患安身立命。

......

天色渐晚。

山崎海今年四月份刚上高一,暂时还是“归宅部”的一员,他晚上还有一份工要打,这时远处也驶来一辆他等待的公交车。

刚停稳,车门打开,山崎海拎着伞三步并作两步跳上了大巴。

人并不多,毕竟是去涩谷下町的城际专线,山崎海找了个后排靠窗的位置,坐下后放下手提包拿出手机和耳机就打算听歌。

但车即将发动的时候,门刚要关上,下面又跳上来一个女生。

“抱歉抱歉。”

她急忙一边鞠躬对司机道歉,一边刷了公交卡后往车后面走。

路过山崎海座位旁的时候,对方似乎顿了一下脚步,随后又继续往后走在过道对面那一排找了个座位坐下。

山崎海看了一眼,记忆力出众的他认出对方是他的同班女生藤原穗香。

平时打扮和正常的东京女高中生相比有些土气,但家政课表现优异,经常受到老师夸奖的女生,看起来有点日本近年来流行的“好嫁风”。

但刚开学一个月不到,两人似乎还没怎么说过话。

山崎海见对方没有打招呼的意思,乐得清闲的他便又闭上了眼继续听歌,心里也没搭讪的想法。

好嫁又不嫁我。

后排座位上,藤原穗香在山崎海闭上眼后,偷偷地又看了他一眼。

其实刚刚在站台等车的时候,她就注意到了山崎海,只不过山崎海外貌出众,开学一个月是班里的女生背地里热议的TOP1男生。

藤原穗香怕学校附近有同学看到,在学校传出什么“两人没有参加社团放课后约会”的绯闻,有些胆小的她就没往上凑,以至于差点错过这班车。

不过说实话,刚刚路过山崎海身边的时候,对方侧着头靠着窗听歌的画面让她也心脏跳动都快了一拍,到现在还没平复下来。

唔...帅哥果然还是太吓人了!

......

没一会儿路程,山崎海就听到一阵雨水噼里啪啦拍打着车窗的声响,雨滴被风在玻璃表面拉出蜿蜒的水痕,车窗外一辆本田轿车溅起丈高的水花飞驰而过。

天空的雨势不知何时再次变大,灰青色的天空仿佛让整个天地都蒙上了一层晦暗色,东京繁华街道两旁亮着黄浊的灯光,宛如脉络般在城市中延伸,往日摩肩擦踵的人流今天却变得稀疏寥落。

山崎海正听着音乐,脑袋里寻思着回去怎么开发自己,解锁更多姿势。

这时,公交车前方传来了一阵NHK电台的FM广播。

“下面播报一则彩虹大桥高速路线的紧急避险通报,东京湾北部彩虹大桥附近海域出现不明水生凶兽,目前彩虹大桥高速路段已封停,请需要通行的车辆原地等待或提前绕行。”

广播里的通报一连播放了三遍。

山崎海乘坐的公交沿着S13环海公路又往前开了一段距离后,突然靠路边熄火停了下来,司机默然地关闭了车里所有的灯光。

到底是久经地震考验的国度,面对突发事故,车里的人大部分都很淡定,都是低着头该玩手机玩手机,该打盹打盹的样子。

山崎海透过公交车前面巨大的挡风玻璃,可以看到前面的公路停满了车,此时所有车都靠路边熄火关灯,那么大雨倒是没人下车透气。

更远的前方,通往彩虹大桥路面设立一道长长的路障,穿着雨衣的交通课警察拿着熄灭的橙色信号棒正站在暴雨中挥动着双臂,示意所有车辆熄火关灯。

后面的藤原穗香看这似乎不知道要堵多久,脸上浮现出些许焦急。

她是单亲家庭,上高中之所以还没加入社团,就是为了放课回去帮妈妈接幼稚园的弟弟,迟到的话弟弟就没人接了。

山崎海也有些郁闷。

他是个有计划且有执行力的人,每天上学放学回家打工,时间都计划好的,很讨厌这种安排被打乱的感觉。

唔,打工迟到也不知道会不会被扣工资。

脑海里浮现出一个面无表情的眼镜女孩形象,山崎海心下一沉,觉得十有八九要被扣钱。

......

“噢!是凶兽!”

突然,安静的车内有人谁发出一声惊呼。

山崎海斜前方那个靠着窗口的高中男生欣喜地掏出手机拉远焦距,对着远处的海面一声咔嚓,立马低头似乎开始上传照片到社交账号。

山崎海听了也有些诧异。

他平日里除了在电视上,现实中还是第一次真正见到传闻中的凶兽。

凭借着极佳的目力,山崎海的目光投向了远处的海面。

海面上滂沱如注的暴雨中,

他最先看到的是上空五架宛如黑色巨鹰般撕裂云层俯冲而下的F-15J战斗机,正对着下方的海面发射出一大波近程导弹进行覆盖式轰炸。

轰轰轰——!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彻天际!

山崎海还没来得及看清海面上的东西,视网膜里就被一阵浓烈无匹的火光充斥,海面上升腾硝烟几乎和上方墨色的云层融为一体。

好家伙!

山崎海直呼好家伙!

来到这个世界平平淡淡的生活了快五年,没想到居然还能在这个和平年代见到如此核平的画面,让人顿时有种前世看好莱坞大片的视觉震撼。

但下一刻,

山崎的眸孔却是微微一凝。

硝烟逐渐随着海风飘散,海面破浪钻出了一个外形类似于大王乌贼的凶兽。

目测体长大概三十米,海面上露出的皮肉此刻全部绽裂了开来,里面那冒着浓烟焦黑一片的肌体正宛如蛙卵般蠕动不停。

十几米外,凶兽的头部有一张巨大的口器,正张大嘴露出满是绞肉机般锋利的尖牙,头顶那颗来回转动巨大眼珠看起来更是十分诡异。

就在众人疑惑这个凶兽要做什么时。

倏然间,海面上空滂沱的雨势骤然一滞,那一片方圆近百米的地带所有雨水龙卷一般朝着那个凶兽的口器汇聚而去。

这一刹,仿佛久旱遇甘霖。

凶兽身体表面被炸毁的肌体,竟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蠕动愈合,很快便恢复如新生的婴儿肌肤般一片光洁。

嗖嗖嗖—!

头顶上空的五架战斗机再次俯冲下云层,对着凶兽那满是利齿的口器按下了发射键,机身挂载的近程导弹顿时犹如几颗巨型雨点般呼啸落下。

“是个机会!”

灯火斑斓的彩虹大桥附近,高堤边的临时作战指挥部里。

一个头顶略秃,身材微微有些发福的中年指挥官盯着监视器里的眼睛微微一亮,周围的众人也是面露喜色。

然而下一刹,

众人却是再次脸色一变。

海面监视器的画面中,只见那些尖啸飞向凶兽的近程导弹越靠近速度越慢,最后居然不可思议地悬停在了凶兽口器上空。

“不好!”

下一刹,那些悬浮着的导弹居然像是磁铁同性相斥一般,以一种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冷不防地朝着上方浓黑如墨的天穹成片爆射而去。

轰隆!

浓墨的云层中火光一闪,天空仿佛被点燃,炽烈燃烧的云焰中有什么东西坠落了下来,砰的一声在海面掀起巨大的浪花。

临时作战指挥部里,

低沉的声音从工作台那边传来。

“黑鹰3号、黑鹰5号...信号中断。”

“混蛋!”

目暮浩一郎气得浑身发抖。

临时作战指挥部里的气氛一片死寂。

“上泉桑呢?”

“已经联系过了,上泉大人还在东京湾南部协助巩固空间裂隙的防御工事,短时间内恐怕无暇顾及这里。”

“那就赶紧催警视厅第三侦查组,让他们尽快抽调人手过来,这头凶兽现在还没有攻击岸边建筑和彩虹大桥的倾向,再迟一点恐怕就不好说了。”

“我们在催了,三组的负责人回复说九头龙大人在东京秋叶原逛漫展,警视厅的直升机已经去接人了,应该很快就能到。”

“九头龙帝人?那个水系超能力者?”

目暮浩一郎有些惊讶。

能力者分为低能力者和超能力者,LV5是超能力者的分水岭,每一个超能力者都是国家战略级的宝贵资源。

没想到三组富田坚那个家伙居然不声不响的招安了这种级别的能力者,看来以后三组的地位在警视厅的话语权又要跟着水涨船高了。

该死!

目暮浩一郎想想就忍不住气得头秃。

都怪情报课的那帮混蛋!

说什么这次彩虹大桥这边出现的凶兽灾害等级只有【虎】级,自己才主动请缨征调了曰本第9机动队的人协助清理。

可眼前那只海里的凶兽,连热武器轰炸都没明显的效果。

这哪里是【虎】级?

最起码是【鬼】级以上的凶兽才对。

狼虎鬼龙,到了鬼级这个程度的凶兽,等闲武士都拿他没办法。

现代热武器攻击也往往会被鬼级以上的凶兽某些特异的生物性所化解,非得是大剑豪和Lv5以上的超能力者的攻击才能奏效。

“让第9机动队的人巡航待命,尽量拖时间等超能力者的支援。”目暮浩一郎叹了口气,没办法,只能把这个烫手的功劳让出去了。

但他话音刚落,工作台监视器那边的人忽然脸色一变。

“不好,凶兽正在朝着彩虹大桥方向移动。”

目暮浩一郎赶紧大步流星地走上去,俯身目光看向了监视器。

倾盆暴雨之中,海面上无人机拍摄到的画面有些摇晃,只见被暴雨染成乌黑色的海面上,那头凶兽露出海面部分排开两道汹涌的巨浪正朝着彩虹大桥移动。

糟了!

彩虹大桥横越东京湾北部,连接港区芝浦及台场,是缓解东京交通压力的重要枢纽。

以这头鬼级凶兽展现出的破坏力,真的靠近了,恐怕会对这座东京的地标性大桥造成无法挽回的毁灭性的破坏。

“九头龙桑离这里还有多远?”

“大概十分钟可以抵达。”

“来不及了!通知第9机动队!全力阻击!”

“可是...那个凶兽似乎可以反制导弹...”

“那也要拖住,彩虹大桥是底线,一旦遭到破坏,谁知道凶兽下一个目标会是哪里,让第9机动队的人一定要拖住!”

“咳伊!(是)”

混蛋!

九头龙帝人那个死宅!

为什么非得在今天去秋叶原逛漫展?

目暮浩一郎盯着监视器里的画面,心中一阵烦躁,实在搞不懂那些纸片人老婆有什么好沉迷的。

今天要是彩虹大桥被毁!

二次元最起码要背一半的锅!

......

沿海公路的车里。

山崎海透过车窗看着远处海里的激斗,他本来还看得有滋有味的,这种凶兽在海里打飞机的4D电影,平日里去电影院可没得看。

可此时一看那个凶兽的在海面上移动的方向,山崎海也不由脸色微微一变,这家伙该不会是对彩虹大桥有什么想法吧?

那可就不太对劲了。

一旦彩虹大桥被毁,山崎海今晚就别想准时准点的回家了。

车绕路估计到家最起码得好几个小时,不仅耽误打工还耽误日常“发育”。

山崎海平日里虽然性格温和,但其实是个有轻微强迫症的人,最厌烦的就是自己预定的计划被人给打乱。

哪怕不是人,凶兽也不行!

......

远处的海面,当那头凶兽距离彩虹大桥还有10海里左右时,空中的战斗机再次出现,鹰隼般俯冲下云层发射出一片弹雨朝着那头凶兽的背部尖啸着袭去。

2.13马赫的极速飞行下,战斗机的驾驶员心跳加快,瞳孔紧缩。

或许他们也清楚,

自己可能面临着的是什么。

但他们必须要用生命去争取这宝贵的时间!

不过下方的凶兽似乎并非全无智慧。

吃了一次亏并且成功反击后,这一波密集的导弹群还未靠近,就被它张开口器再次利用某种类似于重力场般的力量制动悬停,随后导弹再次朝着暴风雨的苍穹中反射而去。

第9机动队的这一波轰炸,

好消息是成功躲避了被凶兽反制回来的弹雨。

坏消息则是...

凶兽这次可以能受伤面较小所以并未停下,依旧以一个恒定的速度,朝着远处暴雨中灯火斑斓的彩虹大桥拉近距离。

转眼间,两者相距已然不足6海里了。

刚刚虽然有零星一俩枚导弹落在它庞大的躯体上,海面上升起一闪即逝的火光,此时暴雨中可以看到那头凶兽的口器在破浪而行的同时朝着空中“吸水”修复愈合。

高堤上的临时作战指挥部里,所有人都心神紧绷,目暮浩一郎死死的咬紧牙关,面色却逐渐如这暴雨天气般渐渐灰暗...

真的...

阻止不了了吗?

......

等等?吸水吗?

远方沿海公路的车里,眺望着海面的山崎海第一反应是...

这孙子抢我生意?

下一秒,他心中微微一动,突然冒出了某个从未曾有过的想法。

但或许,

可以试一试啊...

车里后排座位,藤原穗香正拿着手机,微微弯腰掩着嘴低声打电话给弟弟幼稚园的老师解释今晚接弟弟会迟到。

这时,她脖颈里微微一凉,感觉有风吹着雨丝飘了进来。

藤原穗香下意识地转头,斜前方的山崎海不知道为什么打开了身旁的车窗,伸出了一只手出去。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隐约间,她看到外面倾盆下坠的大雨中,一滴雨水似乎从山崎海的指尖脱离后朝着空中飘了上去。

纳尼?!

是风太大的缘故吗?

藤原穗香忍不住揉了揉眼睛。

这时,山崎海收回手,关上了车窗。

似乎注意到自己这边的情况,转过头,冲着她歉意的笑了下。

啊!没...没事的!

藤原穗香内心说道,连忙想摆手。

但她刚要抬起,忽然又觉得这样的肢体动作有些夸张,最后只讷讷地在学校的制服短裙上摆了摆,也不知道对方有没有看到...

好丢人...

藤原穗香脑海里正想着有的没的。

不经意间,她的视线从车窗外的海面扫过。

下一刹,她整个人都微微一僵,嘴巴不自觉地就微微张大了开来。

......

远处的海面上,只见那头身躯庞大,宛如冰山一般朝着彩虹大桥移动的凶兽在张开嘴对着天空吸落雨点的时候。

毫无预兆地!

凶兽突然停止了鲸吸!

上空豆粒般大的雨点再次哗哗落入海中。

就在这个时候,凶兽那巨大的口器却以一种几乎要撕裂的弧度一点点朝着外侧不断扩张,身体更宛如充气的皮球一般迅速地膨胀了起来,头顶的那颗诡异的大眼也陡然涣散失去焦距,似乎还有些茫然。

好涨...

好撑...

感觉身体好像被充满了...

不行了!!!

一转眼的功夫,从远处看,凶兽原本大王乌贼般的体型已然成为了一个浮在海面上的黑色巨“球”。

然后...

砰的一声巨响。

“球”裂开了!

准确来说,

是炸开了!!!

漫天漆黑的血雨中,

凶兽的各种脏器和肢体血肉仿佛爆炸烟火般四溅飞散。

当然,此时让所有人瞠目结舌的是随着凶兽血肉爆开时,凭空出现的巨大水浪,如同核爆产生的蘑菇云朝着四面八方极快地膨胀开来。

似乎过了很长时间,又好似只过了一秒。

当海面上“蘑菇云”膨胀到了一个极致时,世界仿佛被按下了暂停键,所有人的呼吸仿佛在这一刻都静止了。

下一刹,蘑菇云...开始崩溃坍塌。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场面。

漫天暴雨中,海面上汹涌无匹的浪潮宛如黑色的山峰势不可挡地朝着四面八方席卷了开来。

面对这造物主般的伟力,所有人都不由心脏一紧,甚至难以呼吸,内心生不出丝毫抵抗的念头。

恐怖!

太尼玛恐怖了!

很快,巨浪扑到了十几里外的彩虹大桥上。

全场近八百米的彩虹大桥瞬间整个被汹涌的浪峰堙没。

过了快一分钟,彩虹大桥桥梁顶部的灯光刚露出水面闪了没几下。

转眼又被下一个浪头吞没。

就这样,在持续了大概十分钟的浪潮后,彩虹大桥才缓缓重见天日。

或许是距离缓解了浪潮的冲击,再加上曰本桥梁素来出色的抗震抗洪能力,这座东京有名的大桥此时依旧屹立如初。

桥上,所有车辆都已经疏离,桥梁也限制了同行,此时彩虹大桥看起来除了做了一次免费大扫除外倒是没什么别的变化。

然而远处高堤上的临时作战指挥部里,仿佛经历了一场浩劫的目暮浩一郎和下面的众多东京警视厅人员却满脸的震惊、无措以及深深的茫然...

半响之后,目暮浩一郎右手微颤地端起桌上的冷咖啡,下意识低头呡了一口。

临时指挥部所有人都倒吸了口冷气。

这特么...发生了什么?

同一时间,与指挥部相隔几公里的海堤上。

一个二十五六岁模样,穿着动漫文化衫,发型潮流时尚,打着耳钉,身上背着秋叶原常见的御宅族背包的长发青年。

他正满脸懵逼地站在海边,呆呆看着远处逐渐重归平静的海面。

那头凶兽...

是自个把自个给吸爆了?

......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我把自己吸爆了?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