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章节 > 《权臣重生后只想搞事业》在线阅读 > 正文 第1章挖坟

第1章挖坟

席妖妖 2022-09-24 06:54:18
大盛朝,东桑村。此时正逢春寒料峭时节,夜色降临时分寒风刺骨,空气中也带着浓稠到化不开的阴森湿潮。村外通向后山的羊肠小路,两个男人一前一后扛着袭卷,喘着重重的粗气,深踹浅踹的往林子深处而去。“这天儿冷的更可怕,去年怕是碰上倒春寒了。”后边的男人此时正值春寒料峭时节,入夜时分寒风刺骨,空气中都带着浓稠到化不开的阴冷潮湿。。...

大盛朝,东桑村。

此时正值春寒料峭时节,入夜时分寒风刺骨,空气中都带着浓稠到化不开的阴冷潮湿。

村外通往后山的羊肠小路,两个男人一前一后扛着席卷,喘着重重的粗气,深一脚浅一脚的往林子深处而去。

“这天儿冷的要命,今年恐怕遇上倒春寒了。”后边的男人啐了一口,脚下一个踉跄,险些跪倒在地,好在用镐头撑住,才避免了滚下山的危险。

前边的男人冷的抖了两下,“那地里的春苗可就遭殃了。不过大哥,家里那小的怎么办?谁养?”

被唤作大哥的男人叫韩大牛,闻言毫不在意,“谁爱养谁养,之前娘私下里说了,孙跛子没儿没女孤寡一个,送去给他养着,以后还有个人摔盆儿。”

韩二牛也没觉得不合适,对这个决定反倒是格外赞同。

“那小杂种也是命硬,怎么不死在前边。”

韩大牛猥琐的嘿嘿笑了起来,“你那点花花肠子,当我不知道?现在就抗在咱们肩膀上,来下?”

“可算了吧。”韩二牛忍不住打了个激灵,“对死人,我可干不出来,别变成厉鬼来找我。”

“想这老三媳妇刚过门的时候,那模样才叫水灵,这几年不行了,就一骷髅架子,瞧着都渗人。”韩大牛啧啧两声,语气里无不惋惜。

兄弟俩边说边聊,来到西边山腰的位置,这里是东桑村的乱坟岗。

东边山腰葬的都是村子里的人,全部都有墓碑,用不起好点的,起码也有木制的。

至于西边埋着的人,那就不光彩了,还多是女人。

兄弟俩毫无怜悯之心,到了地方,将肩膀上包裹着草席的人直接扔下来,往掌心吐了口唾沫,搓了两下,抡起镐头开始挖坑。

这里相比较起其他地方,更显的阴森冷寂,并不适合闲谈。

这俩人此时心里没底,如果不说点什么,总觉得心慌。

“埋这里没问题吗?要不和老三埋一块儿?”

韩二牛边挖坑边眼观六路,夜风中树枝晃动的厉害,暗影重重,好似下一刻就有什么东西从黑夜里跳出来似的。

不知不觉,额头都渗出了冷汗。

以往,白天都很少有人敢来这里,更别说是浓雾弥漫的晚上了。

站在这边向山下看去,几乎瞧不见什么光亮。

“也不看看什么时候,挖老三的坟,哪有挖坑方便。”韩老大抡一下镐头,换一口气,“让娘知道,还不得骂死咱?”

韩二牛想了想,无奈点头,“也是,娘可是一点都不待见他。”

“知道就快点挖,冻死我了。”

这边,哥俩挖的起劲。

旁边残破的草席中,原本死掉的人,突兀的睁开眼。

秦鹿不知道身在何处,只听到旁边传来规律的“哧哧”声。

尝试着活动下身体,似乎被绑的很紧,手掌翻转,触及到的是粗糙的编织物。

汹涌的寒气,透过缝隙,疯狂窜入体内,她甚至能感受到血液冻结的声音。

“……”

正在挖坑的韩大牛停下动作,循着声音看过去,表情还带着不确定。

“老二,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

韩二牛被问的一个冷颤,忙搓了搓肩膀,“别一惊一乍的。”

他已经够害怕的了,再来这么一出,腿肚子都打转。

韩大牛本以为是自己多想了,刚准备继续挖坑,那种窸窸窣窣的声音再次响起。

和风吹过林木叶子时的声音,有很明显的区别。

秦鹿这边,下了力气,将绳子撑到极限,捆绑空间稍稍宽松些,尝试着向上挪动。

旁边两个男人的举动,她并未放在眼里。

当韩大牛发现她,眼珠子瞪得滚圆,张嘴想说什么,却好似被攥住脖子一般,发不出半点声响。

一直到秦鹿钻出了半个身子,他才放开嗓子,凄厉的嚎叫起来。

“啊——”

韩二牛被吓得直接跳起来,看到大哥的样子,跟着看过来,也跟着“嗷”的一声。

随后,举着镐头冲着秦鹿的脑袋砸过来。

她微微偏头躲开,镐头的一端深深的抓进地里,因为胆寒发抖,韩二牛没有举起来,全身脱离松手。

秦鹿抓着镐头站起身,一脚踩下去,借力将镐头拔出来。

看着双股战战的壮汉,此时吓得魂不附体,她握着镐头木柄,呈握高尔夫杆状。

一“杆”冲着韩二牛打出去,壮汉当场扑街。

眼睁睁的瞧着老二被打晕,韩大牛这边想跑,哪怕大脑在疯狂的下命令,身体却无动于衷。

哗啦啦的声音伴随着骚味散开,他被吓尿了。

“弟弟弟弟,弟妹……我我我,我我……别杀我,我我……”

他现在有点羡慕老二,晕过去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反倒是留下他面对这只厉鬼。

心里对老娘不免也产生了埋怨,之前就说人死了,最差也得准备一副薄棺,韩家条件也不算差,一口棺材还是买得起的。

现在好了,此地距离村子有一段路程,就算是大半夜,周边寂静,隔着这么远叫破嗓子也是听不到的。

秦鹿蹲下身,凑近韩大牛。

天寒,再加上的确死了,此时一张脸惨白凄厉,瞧着宛若厉鬼。

韩大牛被吓得发出“嗬嗬”的声音,就怕被这只厉鬼生吞活剥了。

“我还没死了,你们就想把我给活埋了?”

倒是有心想吓唬一下这两个畜生,可惜原身还有个儿子在韩家,古代人普遍迷信,死而复生本身就是一件惊悚的事情,说不得还得连累那个孩子。

听她这么一说,韩大牛心底的恐惧倒是稍减三分。

不过刚才她一下子就把老二打晕,心里还是胆怯惧怕的。

扔掉镐头,秦鹿站起身,感受着夜风拂过,寒气逼人。

“回去了。”

秦鹿抬脚往山下走,根本不在意身后的两个男人。

韩大牛剧烈的喘息了好久,缓过神来,发现秦鹿已经走出很远,在夜色中早已看不到影子。

这时他才上前去推搡兄弟,奈何韩二牛昏迷太深,无奈之下,韩大牛只能深一脚浅一脚的把人背下山。

当然两把镐头也没落下。

庄户人家,农具可是极其重要的谋生工具。

恐惧散去,先前的狼狈自然浮现在脑海里,这也让他对秦鹿恨的咬牙切齿。

“贱人,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

**

秦鹿倒是想给那俩兄弟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没动手并非因为她心软,而是想着家里还有个比苦瓜还要命苦的便宜儿子。

韩家人都知道,兄弟俩进山是为了埋秦鹿。

她还想回到韩家,就不能把人得罪狠了。

她是韩家的媳妇,东桑村有超过三分之二的人家都是韩姓,里正是韩老头隔了两房的兄弟。

一旦那老夫妻俩想要追究,哪怕没有证据,秦鹿也避不过去。

更何况还是死而复生的,本身就“不吉利”,非要将她烧死,这些人也做得出来。

披星戴月回到韩家,除了孩子,家里的大人还没睡下。

哪怕秦氏这个儿媳妇和妯娌,在这个大家庭丝毫不受待见,到底是丢了性命,心里还是有些惴惴不安的。

当秦鹿出现在韩家正堂,三个妯娌当场吓得险些晕厥,倒是坐在上首的两个老人,不想在儿媳妇面前丢了脸面,强自撑着。

“你,你是人是鬼?”老太太王氏抖动着嘴唇,颤巍巍的开口,吓得破了声。

韩大牛的妻子小王氏已经凑到她身边,全身抖如筛糠。

秦鹿整理着被夜风吹乱的发丝,淡定欣赏众人的姿态,委实好笑。

“怕什么,你们纵容几个小孩子对我拳打脚踢的时候,也没见你们制止,我还当你们心狠胆大呢。”

是了,秦氏是被大房二房家里三个儿子给活活打死的。

只因为这三个小畜生想把秦氏的儿子推到水坑里溺死,向来软弱的秦氏最终爆发,去找两家说理。

可惜娘俩的地位在韩家比猪狗都不如,三个小畜生有样学样,也从没把秦氏这个三婶以及那个堂弟放在眼里。

“弟妹,你没死?”小王氏小心翼翼的问道。

秦鹿挑眉含笑,“你的眼睛留着喘气的?没看到地上的影子?”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赶忙看着秦鹿脚下,随后集体松了口气。

明晃晃的影子就在她的脚下,不是鬼。

得知她是个大活人,韩王氏之前还怯惧的表情,顿时变了。

“没死你吓唬谁?你个小贱人,想把老婆子我吓死?我们家倒了八辈子的霉,娶了你这个丧门星,你怎么不去死……”

她年纪大了,脸上皱纹密布,一双吊角眼,让本就不宽厚的五官更显刻薄。

开口就是老泼妇了,骂人的话儿不断向外喷,都不带喘息的。

韩老头就在旁边坐着,别说是制止,连个眼神都没给她。

这个儿媳妇是死是活,他压根就不在意。

或许在这个老家伙心里,秦氏死了反而清净,至少老伴不用每天在家里插着腰骂人。

三个妯娌更不会管了,在这个孝道会吃人的年代,韩王氏对其他三个儿媳妇都不错。

秦鹿掏了掏耳朵,斜靠在门板上,抱臂看着韩王氏表演。

“喘口气,憋死了我可不给你抵命。”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挖坟 第2章恶鬼 第3章我的儿子叫狗蛋 第4章别不是个傻子吧 第5章抢劫 第6章掀桌子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