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同归于禁小说

同归于禁

李符宝

连载中免费

永远是切记我相信你所看见,所以你不明白在历史的某个节点竟突然发生了出乎意料。这出乎意料你并不获知,或是你并不关怀,可它就摆在那里,终会三日这个出乎意料会被意外发现,会被作出解释,而你和这个世界将为之改变。  五子良将最受曹操器重的于禁,所以一次严重失误俘虏,既成就了关羽水2015年的岁尾,洛南盗圣徐大可有了这么一个异想天开的想法,去偷曹操墓!话说这安阳曹操墓有七十二疑冢,主墓被文化局控制了,可是万万盗不得的。可这七十二疑冢说明白了只是个民间传说,有无与否都是个谜。可徐大可以他盗宝二十年的经验,堂堂一世霸主曹操怎么可能墓里只有寥寥几许陪葬,必有宝物埋于他处。不过这茫茫河洛大地,怎个寻法,不得已他还是打算潜入主墓探个究竟,看看能否摸些线索。。……

编辑:忘川情|25882次点击更新:2021-02-21

在线阅读

永远是切记我相信你所看见,所以你不明白在历史的某个节点竟突然发生了出乎意料。这出乎意料你并不获知,或是你并不关怀,可它就摆在那里,终会三日这个出乎意料会被意外发现,会被作出解释,而你和这个世界将为之改变。  五子良将最受曹操器重的于禁,所以一次严重失误俘虏,既成就了关羽水2015年的岁尾,洛南盗圣徐大可有了这么一个异想天开的想法,去偷曹操墓!话说这安阳曹操墓有七十二疑冢,主墓被文化局控制了,可是万万盗不得的。可这七十二疑冢说明白了只是个民间传说,有无与否都是个谜。可徐大可以他盗宝二十年的经验,堂堂一世霸主曹操怎么可能墓里只有寥寥几许陪葬,必有宝物埋于他处。不过这茫茫河洛大地,怎个寻法,不得已他还是打算潜入主墓探个究竟,看看能否摸些线索。。……

免费阅读


你们同归于禁吧  同归于禁行  同归于禁段子  同归于禁第几集  同归于禁图  同归于禁表情包  同归于禁的意思  


  十殿阎王终于赶到,见到地藏菩萨,都是惶恐莫名。阎罗王道:“拜谢菩萨帮助我等诛灭此贼,阴界安危本是阎罗殿的分内职责,此番劳烦菩萨移驾丰都,小王等真是羞愧汗颜!”地藏闭目答道:“无妨,此子执念太深,斩不去业火三身,概是那天书迷惑心窍所致,我一并毁去。”谛听铜铃般的眼睛望向地藏,地藏附耳,一番交流后,地藏对十殿阎王道:“这天书虽然毁去,可这位凡人施主却是无端卷入纷争,虽他已然跨出轮回,就将他于生死簿上重新修入轮回,此为大善。”阎罗王道:“是是!我们这就去办。”地藏一抬手,一个黄色卐字法印打入刘理顺体内,“谛听闻得此子刚刚受天书念力和于禁鬼煞之力震动,此番轮回,一声少不得杀伐随身,掀起无边孽障,我这法印得保他一声佛缘护体,善念不断。”阎罗王忙道:“菩萨慈悲,小可等不及万一。”地藏向谛听耳语一番,便消失不见,十殿阎王径自回了地府,四下无话。

  这天地本源呢,是由精、气、神组成的,诸事万物如此这般,都是有具象的本体,天地衍生孕育万物,也是现代科学讲的三维空间。可是我们的故事来到了超越物质的五维空间,砸死刘理顺的那块金版,在2014年的那个节点上,映射到了某种超物质的能量,这能量把刘理顺的精、气、神化为齑粉,却带走了他的魂魄。

  这主墓一入,跟爷俩想象的一样,空空旷旷的,毕竟是文物局捷足先登的,清理的差不多了。走了能有个三百米的,进入了主穴区,曹操陵寝没有棺材,只有一个防弹玻璃套起来的石碑,上书“魏武王常用慰项石”几个字。刘理顺望向徐大可,“这咱拿吗?”徐大可拍了他后脑勺一下,“这可是知名文物,你偷了敢卖吗,倒还是个累赘。”刘理顺摸摸脑勺,红着脸道:“还是大可叔想得周到,那咱四处看看有没有其他藏宝的线索。”当下无话,徐大可两人打着手电向内部陵区摸索,阴暗狭小的空间只有脚步声和呼吸声充斥其中。四周皆是土壁,左右偶尔有陵寝也是空空如也,“唉,这文物局也是把此地搜刮殆尽,竟无一点线索可寻,可恶啊,今晚怕是无功而返了。”徐大可越走越气,不得已抱怨起来,刘理顺笑笑,“叔啊,挺好的,当旅游了,我还是第一次来到这历史英雄的墓里面呢。”徐大可没好气的道:“你小子心大啊,我的年终奖可算是泡汤了!哎?你小子干啥呢,好好打着手电,我看不清前面道了”这时刘理顺没有说话,他把手电定在了面前的一块土壁上,目光奇异的看着那里。徐大可回头看见他不动,厉声喊道:“我靠,你小子没事发什么愣,还不走,瞧个啥啊?”“等等,大可叔啊!这块墙不简单,不同与别处啊,我看到里面有光!”刘理顺目不转睛的答道。徐大可登时一惊,跻身向前道:“真的假的,你确定墙里面有光?什么光?”“金光啊!跟我鉴定过很多的金器一样的光,透过这层土墙都能发出这种光波,肯定是赤金啊!”刘理顺激动的说,徐大可深知这小子几年来把眼睛磨炼的异于常人,已经到了能感知光波能量的地步,顿时拿起凿子向那块墙砸去。刘理顺见徐大可动作,忙从旁帮忙,两人先后凿了十分多种,只听“噔!”一声,凿子竟然凿不动了。“哈哈哈哈,是了是了,这里藏了赤金宝物,快快凿开来看!”徐大可兴奋的道,又持续了一个多小时,两人把这藏于墙后的赤金宝物轮廓全部挖出。刘理顺拿起手电,一照下去,金光四射,瞬间两人眼睛都睁得不开。徐大可焦急的抓住刘理顺:“快把咱们的防曝眼睛拿出来戴上,我的个天啊,这宝贝儿当真是十足的赤金啊!”刘理顺连忙找出两幅防曝眼睛,各自带上之后,眼前的景象更是让他们瞠目结舌!居然是三块半米见方的金版壁画!第一版上,一将军威风凛凛,横刀立马,四下水波荡漾;第二版上,一壮汉被缚,却直身做愤怒的咆哮状;第三版上,一乱发之人垂头而跪,身旁围着一圈大笑的军士。徐大可现在满心欢喜,乐不可支,虽然不知这画的是什么人,可是光这金子就值个好价钱。刘理顺也是看不太懂这画的什么,不过估计跟曹操生前经历有关。他转身向徐大可问道:“大可叔啊,这玩意咱怎么拿回去啊,嵌进去已经快两千年了,跟石壁融为一体了。”徐大可想了想,沉声道:“实在不行,只能用电锯了,凿子估计凿上一天一夜也弄不下来,咱们时间可不够了,天亮之前必须逃走。”刘理顺道:“行,我找电锯出来。”随后两人人手一把专门切割防弹玻璃的电锯,开始在三个金版的边缘切割,过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左边两幅的轮廓全部切好了。徐大可擦了擦头上的汗:“这玩意比玻璃难切啊,累死老子了。”话音未落,刘理顺忙拉了他过来,喊道:“大可叔,小心!”只见徐大可身后顶棚的墙壁开始松动,左边金版周围的墙体开始脱落,金版开始微微颤动,进而越来抖动越大。徐大可惊魂未定,只听“啪啪”两声固定金版的墙体轰然崩塌,三块金版一齐往地上砸下,而第三块金版下面正是徐大可!刘理顺见状,忙不顾一切的飞身跃向徐大可,口中还呼喊到:“快趴下!”“轰轰!!”一阵灰尘弥漫过后,“咳咳!咳咳!”徐大可晕头转向又被灰尘惹得不停咳嗽,根本不知道这电光火石之间是什么情况。他颤抖的摸出身上的手电筒,照了一下便惊得快昏过去,自己身上地上都是血啊!他费力转身,竟发现刘理顺化成一摊肉泥,鲜血脑浆溅得四处都是!“啊!啊!!!!顺子啊!!”徐大可撕心裂肺的怒吼着,可这又有什么用呢,都砸成肉泥了。

  2015年的岁尾,洛南盗圣徐大可有了这么一个异想天开的想法,去偷曹操墓!话说这安阳曹操墓有七十二疑冢,主墓被文化局控制了,可是万万盗不得的。可这七十二疑冢说明白了只是个民间传说,有无与否都是个谜。可徐大可以他盗宝二十年的经验,堂堂一世霸主曹操怎么可能墓里只有寥寥几许陪葬,必有宝物埋于他处。不过这茫茫河洛大地,怎个寻法,不得已他还是打算潜入主墓探个究竟,看看能否摸些线索。

  我们的故事在此将展开新的开始。

  “哎?这哪啊,大可叔?你没被砸到吧?”被扭送到异度空间的刘理顺,焦急向四下问到,当然,哪里还有大可叔来回话。他环视四周,这地方天与地的距离貌似只有一山高,天空是暗红色的,无星无月亦无云,大地是数不尽的芳草萋萋。刘理顺脑壳发懵,心里发慌,难道自己是掉入了曹操墓的地下行宫,他之前就听说古代的帝王为了追求长生,会把生前所见之所有景象拓印于地下,死后为鬼也能为帝为王。可是这地方的景物并不是很好,曹操又何必令人雕琢如此个天地出来,这芳草满地又是如何越千年而长青,疑窦顿生,刘理顺只觉得这次真的碰上大事儿了。

  后面的故事呢,徐大可连夜带着三块金版画跑了,他是卖了呢,还是没卖,我们都不必知道,因为这都跟我们的故事无关了。徐大可一辈子也不知道,历史的意外就在当晚发生了,刘理顺确实是死成肉泥了,可是阴差阳错的另外的他在另外一个空间扭曲了历史,创造了历史,或许历史便是源于意外吧。

  于禁见势不妙,携带着刘理顺便逃。轮转王不解道:“这于禁为何要带那个凡人逃?”阎罗王大惊道:“不好,此贼要夺舍!万万不可让他得逞,此番作为逆天毁地,六道轮回都要受其影响,速速追去!”于禁裹挟着刘理顺到了丰都一处荒野,心下焦急,光有天书自己这鬼魂之身又怎能长久处于人间,必要依附在这凡人的身上。这时刘理顺终于从昏迷中醒来,迷茫的看向四周,这一天之内发生的所有事太过刺激,他竟无知无觉,就那么躺在地上,觉得很舒服。于禁扼住刘理顺的天灵盖道:“少侠,多谢你能解开天书的封印,禁等它的力量已经太久了,可是我还得需要你的身体才能返还人间做一番大事,你虽然会形神俱灭,但是我将改变这么污浊的世界!我会重建一个太平清明的世界!你便好生去吧,得罪了!”刘理顺已经听腻了这种恐吓刺激的话语,临死竟不怕了,本来自己也是要被砸死的,无所谓了,就在他双眼闭合静待形神俱灭之时,一道金光闪过。“亘古之内,何人又能逃脱轮回,痴人莫要行逆天之事。”于禁闻言大惊,抬头望去只见金光之下一尊佛祖宝相尊严,身骑阴界圣兽谛听,双手结下大慈大悲六道轮回印。于禁连忙拿起南华天书抵挡圣光,怒吼道:“地藏!就算是如来我今天也要逆天行事,我于禁凭什么死的不明不白,凭什么遗臭万年!我为了丞相大人的天下,不惜忍辱负重,潜伏盗得南华天书,本来我大魏凭借天书的力量定能开辟清明盛世,我也能流芳青史!可是,万恶的司马老贼害我做了冤死鬼!千年之后这仇也一定要报!”“阿弥陀佛,人间蹉跎千年,你还放不下吗?入得轮回放能解脱。”地藏菩萨手中的六道轮回法印光芒大盛,于禁状若疯牛,目眦欲裂,双手擎起了南华天书,抵抗着地藏“我不服!我不服啊!!!”地藏此时睁开双目,瞳孔竟化为六道轮回,“凡圣神仙佛,鬼魔妖戾,尽入轮回,往生极乐!”霎时梵音袅袅,圣光沐浴整个丰都,于禁撕心裂肺叫道:“怎地如此,就差一步!怎生如此,啊。。。。。”

  名曰,于禁,于文则。

  动荡的三国乱世,英雄辈出的时代,红袖佳人的情怀,尔虞我诈的争斗。

  我们的主角,穿越千年的轮回,涅槃重生

  “哼,这疯癫凡人,若不是菩萨发话赐你二度轮回,今日定要你出不得这阎王殿!”阎罗王气急败坏的说着,低头拍了拍被扭打乱的阎王袍,豁然看到了生死簿上那写歪了的轮回!“哎呀!!糊涂啊!我这。。。怎生是好啊!”原来这阎罗王的一笔歪曲,竟把刘理顺的轮回写到了之前查明的于禁轮回之上,这于禁形神俱灭不得轮回,可这刘理顺却要在此等轮回上走一遭!就在十殿阎王为之焦急之时,传来了地藏菩萨的声音:“阿弥陀佛!一切诸般皆有定数,汝等莫要介怀,此子入得此轮回,也是般大造化。”

  黑衣鬼将扯着刘理顺回到了丰都鬼城,至于一处参天古树下。这古树盘根错节,冠若攀天,浓密的树荫下,粗壮的枝干呈现花青色,此乃丰都鬼城通往人间之门,苍冥树。不过丰都鬼城之幽魂很少有去人间了,因为此门出得去进不来,一旦到了人间便化为野鬼,时日不多就将形神聚散,自此消弭于天地间。唯一有一种办法可以重返人间,破轮回而重生,那必须要靠南华天书的力量。这便要追溯到两千年前的三界大乱,有一位修为惊天动地的地仙南华子,将毕生信念和法术倾注在三本天书之上,是为南华天书。南华子将三本天书赐予三界有缘之人,希望他们可以弘扬他清玄长乐的信念,可谁知让人眼红的是这天书蕴藏着无穷无尽的法术能量,天界和阴间都为争夺各自的天书斗的不可开交。而人间的天书却是让妖师张角所得,张角极其两个兄弟张梁张宝,通过天书习得一身通天彻地的法术,掀起了黄巾起义,惹得天下黎民涂炭生灵。南华子不忍人间因此饱受折磨,便下凡收回了南华天书,并把它赐予了白虎星转世的关羽,令其匡扶汉室,拯救生灵。而这鬼将,跟此天书有着甚大渊源,他神色凝重,兀自看了看手上的金版,自言自语道:“时隔千年,南华天书竟重返我手,丞相!丕公子!末将终于可以为你们报仇了!哈哈!哈哈哈!”笑声未止,丰都上空阴云密布,远处黑压压一片不知何物向此移来,“于禁!尔隐姓埋名,以鬼魂之躯藏于丰都,今日我等十殿阎王才知,必将汝打入无间地狱,永世受离魂离魄之苦!”原来这轮转王被禁锢之后,见脱身不得,便用了忘川阎王殿秘法:阎罗令,传得十殿阎王纷纷来救。各自分说了事情缘由,阎罗王便探查了丰都鬼城鬼将的生死簿,竟发现有一名鬼将于千年前离奇堕出轮回,竟被一鬼魂占据身体,这鬼魂的前世名叫于禁!登时十殿阎王才明白事态的严重,阴间自有阴间的规则,死去的亡魂又怎能回到阳间,这于禁既然要完成人间未竟的愿望,必是要通过苍冥树返还,此等破灭天地万物规律之事,万一被天帝发觉,阎王殿必定遭殃。所以十殿阎王率领十万冥河鬼兵,前来阻止于禁,定要将他打入无间地狱,平息此事。

  “大可叔你可是真去盗那曹操墓?”一个穿正装的年轻人略显焦虑的问道,徐大可笑笑“顺子啊,你就放心吧,年终了,我这不想干一大票好过年嘛,再说找不到就回来呗,当旅游了。”这被叫顺子的人啊,大名叫刘理顺,是徐大可的远方表亲,自幼父母双亡,幸得遇到大可回家省亲,投靠于他。这孩子机灵的紧,大可本来要把这一身盗宝的衣钵尽数相传,可是这毕竟是黑道本事,教与别人怕是累人终生,他便交了刘理顺鉴宝的本事,练就了他一双火眼真睛。他们在洛阳有个古董店叫珍珑宝堂,没有其他伙计,毕竟做的是见不得人的买卖。平日里,徐大可从外面盗宝归来,这刘理顺就负责甄别鉴定,寻觅买家,本来日子还算过得不错,可是近年来,国家重视护宝工作,博物馆文化局等都无从下手。倒买倒卖成了爷俩的重点工作,可是利润相较无本买卖不知低了多少,怀念以前的徐大可毅然选择了盗墓这条路。“大可叔啊,我们以前只是盗国家的藏宝,可从来没做过这死人的买卖,是不是有点。。。有点。。”徐大可满不在乎道:“你小子是想说有点损阴德吧,不怕啊,我这条命将来必定是要下了地狱的,我自己去就行了,你若怕不必跟来。”刘理顺忙摆手道:“我这条命是大可叔给的,我不怕,我陪你去,有什么事还能打个照应。”“哈哈哈哈,好小子,收拾收拾今晚咱就去碰碰运气。”徐大可说完便去拜了拜大堂前的关公,江湖人的财神。

  没头没脑的瞎走了几步,刘理顺竟发现一块地界碑,心里莫名一喜:乖乖,这有地界碑,看来走出去有希望了!快步上前一番探看,他的表情由喜到惊再转为不知所从的迷茫,这碑上赫然四个鲜红大字:彼岸忘川。“这是什么鬼名字。。。忘川不是神话里死人去的地方吗?”心中暗暗一凛,刘理顺又是焦急呼喊:“喂,有没有人在啊,这是哪啊,安阳火车站怎么走啊?”霎时空中传来一声厉喝:“竖子敢尔!魂归净地,怎可如此放肆!”声歇人落,这来人一袭黑衣劲装,手持一页金版,可是脑袋却是被一团暗红迷雾包裹,竟识不得面目。刘理顺哪里见过这等天降之人,立马后仰瘫倒在地上,语带哭腔道:“大。。大。。大哥,这是哪啊,我就是想回家。”黑衣人厉声道:“你这人为人庸碌,做鬼也是糊涂,竟不知你已是魂魄之体吗?”“啊??不会吧!怎么会变成这样?”刘理顺不敢相信的道。黑衣人冷声道:“这是我要问你的,想你区区凡人,生死有命,阳寿一尽自当渡忘川,上奈何桥,喝孟婆汤再入鬼门关轮回。怎知你却堕了轮回,径自冲破结界,来到这彼岸忘川,说这块金版是何来历!”刘理顺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只是不停的摇头,“不知道,不知道,我不知道!放我回家吧!”黑衣人瞬身上前,右手拿住金版树于他面前:“休要搪塞,这妖异之物护你周全,竟躲开了本王的轮回之门,你快说明这东西的来历,不然让你永世不得超生!”刘理顺只吓得全身抽搐,愣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正值这说话的当口儿,远方传来一阵肆意的大笑,“哈哈哈哈,轮转王休要动怒!”转眼说话的人已经来到两人身边,一身黑金铸成的盔甲,手持一把笼罩血气的大斧,看不清头盔下的面目,只是瞪着一双血目,甚是狰狞。轮转王见来人惊异的问到:“丰都鬼将?尔为何来?”那被称为丰都鬼将的人也不说话,反手托出一朵黑漆漆的莲花,“不动明王,定!”大喝一声,莲花已然化为法阵结界将轮转王禁锢。轮转王方才反应过来,却是为时已晚,怒极道:“你这厮胆敢禁锢本王,丰都一族怎可如此犯上作乱!”丰都鬼将不语,将金版夺来,低声道:“轮转王怕是在这忘川清闲惯了,记不得两千年前那场天书之乱了吧,这金版本是人间的南华天书,至于我也不是丰都人,只是有未完的心愿,隐居在此以待时机而已。”轮转王知道今天着了这人的道,只好硬着头皮说:“那你到底是什么人,此般作为意欲何为?”鬼将一只手抬起一旁已经吓晕了的刘理顺,一个转身便飞上高空,淡淡对轮转王道:“我只是完成在人间未竟的愿望,绝不会危害阴间太平,三天之后法阵自解。”人随声散,彼岸忘川在一片死寂中沉默。

  永远不要相信你所见到,因为你不知道在历史的某个节点竟发生了意外。这意外你并不知晓,或者你并不关心,可它就摆在那里,终有一日这个意外会被发现,会被解释,而你和这个世界将为之改变。

  今夜无雪,这郎朗夜空甚是宁静,两人车至安阳东郊20里的地方就停了,再往前就是主墓区机动车不得入内了。“顺子,东西带好,衣服换了,准备大干一场了”徐大可中气十足的道,“嗯。。。可是叔啊,我还是有点紧张,这可是咱第一次盗墓啊。。。还是曹操墓,文物局的人可都在那值班呢!”刘理顺忐忑的说“万一被发现了,咱还没车,逃都不好逃啊。”“呸呸呸,你这傻小子,就不能说点好的,你大可叔江湖人称洛南盗圣,会怕这些文物局的条子?”徐大可有点恼了“没见过市面的娃娃,不行你就呆在这里。”刘理顺赶紧辩白:“大可叔!我可不是那怕事的人,陪你去嘛,比护得你周全。”徐大可拍了他肩膀一下:“废话少说,这就动手。”两人一前一后摸索到一处草丛,向前二十步的距离便是曹操主墓,亮着三盏白炙灯,保卫室里面有一人看守。徐大可低声道:“肯定有摄像头,你在我们夜行衣上擦电子隐形液,然后准备一个迷魂炮,一会儿我爬到前面,你用扔个石头砸保卫室的玻璃,他一出来我就迷倒他。”“好。”刘理顺答道。一步,两步,三步,徐大可回身招了招手,刘理顺马上丢了一块碗大的石头砸向保卫室,啪嚓一声铝合金玻璃瞬间碎了满地,“额啊!”低头看报纸的保安吓得大叫,拿起手电筒往屋外乱照,心惊胆颤的喊道:“谁啊,谁他妈砸老子窗户啊!”徐大可顺势起身,右手一丢一个棕色鞭炮类物体丢进了保卫室,“砰”一声脆响,屋里迷烟阵阵,保安知道不好想要冲出去,可是这迷烟却是瞬间起效,没走两步就晕倒了。徐大可哈哈一笑,向刘理顺喊道:“顺子,走了,咱们盗宝去。”刘理顺忙快步跟上,“好,叔你慢点,我来打手电。”

  阎罗殿上,轮转王没好气的道:“好在今天地藏菩萨出面,我们阴间才幸免于难,这小子无端受菩萨辟护,得以重返轮回,也是好命!”被闹的筋疲力竭的阎罗王道:“罢了罢了,我赶快改了生死簿,你去帮他入轮回吧。”说罢招了崔判官过来,提起判官笔在生死簿上写下了刘理顺的轮回,“唉,我们今天真是倒霉啊,捉这贼子累的半死,回来还得给这小子逆天改命!”轮转王一番抱怨。正当阎王们帮刘理顺逆天改命的时候,他又一次醒了,地藏给他下了清明菩提印,此时已是清醒了。他看到四下十个阎王环伺,还有牛头马面崔判官,登时没来由的发火道:“我****妈的!老子受够了!我管你们是人是鬼的,不要再折磨我了,让我死就给我个痛快!”说话的时候他瞧见了站在最前面修改生死簿的阎罗王,一发狠劲,气冲斗牛的向他冲过去,“你他妈在那画什么呢!老子让你画!!”一拳打在阎罗王脸上,本来累的便站不稳的阎罗王,登时身子一斜,失了平衡,手上一抖,这最后一笔轮回竟改歪了!他无暇顾及于此,连忙道“快,快!把这小子投入轮回井!”牛头马面得令抓住刘理顺就往轮回井去了,刘理顺仍破口大骂:“妈的老子最烦你们这种拍古装鬼片的剧组了,装神弄鬼吓唬人,让我跑龙套连盒饭都不给,一点素质都没。。。。”话还没说完,这刘理顺便被强行入了轮回。 下一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 相信你&可它就

      永远不要相信你所见到,因为你不知道在历史的某个节点竟发生了意外。这意外你并不知晓,或者你并不关心,可它就摆在那里,终有一日这个意外会被发现,会被解释,而你和这个世界将为之改变。

    2021-02-25 10:51:19详情点赞(0)回复(0)

为您推荐

历史军事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