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小说 → 八十二路妖法小说

八十二路妖法

梧桐阅读

已完成免费

《八十二路妖法》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讲述莫强,莫小风,白猿,莫动,沙河帮,单狂,莫小宝,吴将军,张岩,官府,青光之间的故事。八十二路妖法约17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编辑:朱颜瘦|15523次点击更新:2021-02-20

在线阅读

《八十二路妖法》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讲述莫强,莫小风,白猿,莫动,沙河帮,单狂,莫小宝,吴将军,张岩,官府,青光之间的故事。八十二路妖法约17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免费阅读



吴将军张岩小说名字叫做《八十二路妖法》,这里提供吴将军张岩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八十二路妖法小说精选:日子一过,便是两个月的时间。两个月的时间,足以让落霞村的人们从之前与沙河帮的一场恶战所造成的伤痛中恢复元气。此时的落霞村,虽然人口少了不少,但是生机蓬勃,热闹非凡,较之以往,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经过那一场惨烈的战斗,让落霞村村民的心,彻底凝聚到一起。这一天,莫强家吃过晚饭,莫小风正陪着父亲在村后一条绿荫石子道上散步。经过两个月的疗养,莫强的伤势在家人呵护和陈五的医术之下,已好了大半。背后的伤口,复原的只剩下一道淡淡…

日子一过,便是两个月的时间。

两个月的时间,足以让落霞村的人们从之前与沙河帮的一场恶战所造成的伤痛中恢复元气。此时的落霞村,虽然人口少了不少,但是生机蓬勃,热闹非凡,较之以往,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经过那一场惨烈的战斗,让落霞村村民的心,彻底凝聚到一起。

这一天,莫强家吃过晚饭,莫小风正陪着父亲在村后一条绿荫石子道上散步。

经过两个月的疗养,莫强的伤势在家人呵护和陈五的医术之下,已好了大半。背后的伤口,复原的只剩下一道淡淡的疤痕。

外伤好转,但脊椎始终受了最严重的打击,虽然两个月来,不断用接骨的草药为其治疗,但终究只是稍微有所好转。

莫强的这一辈子,恐怕再也不能干粗重的活,就算快步前进,也不行。在村中以腿力著称的名声从此也将不复存在。

望着父亲脸上一丝丝忧愁,莫小风忍不住安慰道:“爹,您别担心。以后家里由我来照顾,粗重的活我都能干。您脊椎的伤势,咱们慢慢来,以后再想办法,等咱们有钱了,找来大城中最有名的神医和最好的接骨药膏,一定能将你脊椎治好。”

“好孩子。”

莫强摸了摸儿子的头发,心中充满了感动。

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踩在后方的石子路,动静传了过来。

“谁。”

父子俩一转身,只见二叔莫动急切的走了过来。

“大哥,不好了,村里来了一队三十多名的官兵,似乎在盘问沙河帮众人的事,就在张浩他爹家。”

张松已故,其子张岩,也就是张浩的父亲,理所当然成了落霞村的村长。

此次,三十多名官兵,正是上村长家查明沙河帮帮众的下落。

“老二,上次沙河帮的成员应该全部被我们干掉了,埋骨荒山之中,消息一丝没有透露,就算官府来人,也拿咱们没有办法,别慌。”

沙河帮为洛缘大陆三十六大帮派之一,势力广大,官府都避其三分锋芒,虽然做的是黑白两道的生意,帮众也过得都是刀头舔血的生活,但毕竟,洛缘大陆制定的是以法治国。就算恶人有罪,也当交给官府的人亲自处置,而不是百姓自己随意解决。

洛缘大陆,以法平天下,杀人偿命,理所当然。

“嗯,大哥说的对。”

老二莫动虽然胆识过人,但毕竟关系到全村人的生死存亡,加之年纪的原因,所以相较与莫强,莫动还不算稳重。

“那些沙河帮的恶贼,两个月前,我已吩咐乡亲们将之埋尸荒山,加之咱们落霞村地处深山野林,与世隔绝,消息不会那么容易透漏出去,官府想查,也查不出蛛丝马迹。”

莫强听了心中一动。

“对了,那上百匹马,你们后来怎么处理的。”

莫强两个月在家精心疗伤,对于后续的事,知之甚少。

“当初为以防万一,被官府查出,所有的马匹早已由秦老黑贩卖给了咱们村旁边青锋山山顶的飞云观去了。”

秦老黑就是莫小风时常称呼的黑脸大叔,白云观活了二百五十多岁的老道长能够凭空漂浮的奇事就是由秦老黑告诉他的。

莫强倒是一愣。

“就是咱们去青石镇,要经过的那个道观?他们要这么多马匹干什么?”

莫动咧嘴一笑:“管他呢,反正钱财一分不少的给了咱们,就在几天前。这几天事情多,正是秋收忙活的时刻,因此,还来不及将钱财分到每一家乡亲手中。现在都藏在村长家的地窖中。”

“哦。”莫强点了点头,没有对钱财表现丝毫的喜悦。

“走我们去看看。”

他迈开了步伐,但走路相较于以前,却慢了许多。

莫小风紧随莫动身后,也跟了上去。

……

三十多名兵士,手拿长矛,身穿青衣软甲,整齐划一,在院内排成竖着的两行。

中间让出一条人形道,一眼望去,大门正对的堂屋,一名满脸虬髯的黑甲将军端坐在大堂上首。

张岩陪笑着坐在一旁,而张浩站在父亲身边,吓得不敢说话。

一个妇人谨慎的端上了糕点瓜果,摆满一桌后,便小心的退了下去,只是躲在厨房拿眼偷瞧,这位正是张岩的妻子。

“张村长,五年不见,你们村中的人似乎少了许多,张老爷子可好?”

与世隔绝的穷乡僻壤连官府的人也懒得前来,只是每隔五年,象征性的过来普查人口。家中有无新添壮丁或者家人死去。

张岩心中一惊,面上不动声色。

“家父两年前寿终正寝,现家中只剩我一家三口。而落霞村人有所减少,是因为最近几年闹旱灾水灾,乡亲们家中饥寒交迫之下,便迁往南方,去投奔远处的亲戚去了。”

“是,这样。”

吴将军点了点头,这几年,他也常听说百姓庄稼收成不好,总闹水灾旱灾,为此饿死不少人。

“对了,两个月前,听说有人看见沙河帮帮众一百余人朝着你们这一带的方向乘马而来,为首的是‘金刀单狂’,沙河帮帮众一名大管事,手持一把金背砍刀,不久后,沙河帮向官府报案,说这百余人失踪了。到现在已过去了两月时间,仍不见丝毫行踪,你们居住这一带,有没有看到他们的人路过。”

张岩沉着脸,镇定答道:“沙河帮?就是青石镇上的沙河帮吗,这我倒没见到。”

张岩一口否认,面不改色。

“哦?”

吴将军毒蛇一般的目光在张岩脸上盯了半晌,这才笑道:“既然村长没有看见,我便不再打扰,到其他村民那问问,说不定会有线索。”

说罢,站起身,连桌上的糕点小吃看也不看一眼,便径直走出了堂屋。

此时,莫强兄弟及莫小风正巧赶到。

“莫家兄弟!”

吴将军认出了二人。

毕竟莫动早年跟随的天威将军曾经在青石镇官府待过,吴将军那时便认识了莫动,随后每隔五年来落霞村,也听说了莫动还有个脚力强悍的大哥,名莫强。

“吴将军好。”

莫动大笑着:“将军怎么刚到我落霞村,连凳子都没捂热就准备离开?”

“呵呵,我奉命前来探寻沙河帮一众消失百人的行踪,既然连张村长都没见过,我也不好再多做打扰,所以想去村中转转,看看其他乡亲有没有看见过他们。”

“我们村穷乡僻壤,常年于是隔绝,沙河帮的人怎么会到我们这里来,吴将军奉命行事我们也不好多说什么,将军请便。”

莫动让出道来。

吴将军浓眉一挑,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他虽然长相粗鲁,满面虬髯,但心思十分细腻,当初听沙河帮报案的帮众说百来人朝这个方向过来便心中一直思量,是不是来到落霞村。

听说,前不久沙河帮刚刚和当地的死对头火并过,死了不少人。何况他们作为洛缘大陆三十六大帮之一,从小就注重培养人才,他们会不会来落霞村专门挑选新一代接班人来着。

而莫动的一番话虽然是想和沙河帮撇清关系,但是吴将军却听出一丝端倪。

吴将军站在道路中央,凝视了莫动三人半晌。忽然打手一挥:“狼牙小队听令,先回张村长院落。” 三十多名士兵组成的小队名为狼牙小队,每个人身穿青衣软甲,手持长矛,每个人眼睛都透出一丝精芒。

莫小风站在路旁看的真切,这个小队人数虽少,但战力极强,几乎到了每个人都炼到内力有成的地步。

吴将军不再理会莫强莫动等人,径直又走回村长院落,让狼牙小队士兵分两行站立一旁。

接着,只见他从怀中取出一面如镜子般的圆形铜盘,有巴掌大小,上面还刻着精细刻度的指针,非常像洛缘大陆的游侠和行脚僧使用的指南针。

落霞村几人都非常不解站在院外观看,就连刚才刚送走吴将军的张岩村长也走出了堂屋门,想不通这一伙官府的人怎么会去而复返。

“我这个寻宝盘是探寻宝物的罗盘,是当年家师的宝贝之一。只要是方圆两里内,稀罕的金属材料,几秒钟的时间便能辨别其方向和具体位置。当初金刀单狂失踪前,身上的金背砍刀是刀不离身。若是他的刀在我寻宝盘探测的两里范围内便能搜寻到,之前只要是这个方向有人烟的地方,我都拿它探测过,所以张村长还有莫动兄弟不要奇怪,只要一会便好。”

张岩一听,心中慌了。

当初单狂的金背砍刀随着沙河帮众人被埋尸荒野,他们身上只要稍微一点值钱的东西便被村民们收缴出来,藏在了自己的地窖中,其中更包括那把锋芒毕现的金背砍刀。

虽然那金背砍刀已被莫小风毁掉,但其剩余的价值还是非常高的,张岩作为村长,一心为村子繁荣着想,早已想好了,只要风声过去便将这些值钱的东西拿到除了青石镇外更远的城镇当铺去卖掉换得钱财分发给村民。反正沙河帮的东西大多数都是非法所得,不拿白不拿。

不过,令他没想到的是,眼前的吴将军有这么一个能搜寻稀有金属材料的宝贝。万一他手中的青铜罗盘真有他所说的奇异功效,地窖下的金背砍刀肯定会被搜寻到,到时落霞村一村的人都将面临被官府缉拿的下场,若是让官府知道沙河帮百余人被杀,整个落霞村恐怕要被判处死罪。

张岩表面不露丝毫声色,只是盯着吴将军的罗盘,但心里却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早已跳的如鼓上的跳蚤。

莫小风白猿小说名字叫做《八十二路妖法》,这里提供莫小风白猿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八十二路妖法小说精选:月亮挂在西空的半山腰上,落霞村周围的大山幽暗阴森,可以偶尔听到山中一两声即将出夜捕食的野兽。莫小风出了村子,径直上了一条崎岖往上的山路。山路灌木高大,飞禽鸟叫,在暗下来的山林里鸣叫,更显几分寂静。九岁的他脚步飞快,当他沿山路走了片刻时间,便突然一头扎进灌木丛生的山林中。山林中没有道路,但莫小风却仿佛驾轻就熟,在山林中行径,速度竟然丝毫不亚于山路上赶路。一个时辰过去了,他来到一片景色秀丽的山壁间,对面瀑布丛生,从千丈…

月亮挂在西空的半山腰上,落霞村周围的大山幽暗阴森,可以偶尔听到山中一两声即将出夜捕食的野兽。

莫小风出了村子,径直上了一条崎岖往上的山路。

山路灌木高大,飞禽鸟叫,在暗下来的山林里鸣叫,更显几分寂静。

九岁的他脚步飞快,当他沿山路走了片刻时间,便突然一头扎进灌木丛生的山林中。

山林中没有道路,但莫小风却仿佛驾轻就熟,在山林中行径,速度竟然丝毫不亚于山路上赶路。

一个时辰过去了,他来到一片景色秀丽的山壁间,

对面瀑布丛生,从千丈之上,飞流而下,冲击着往东奔腾而去。

莫小风知道,如果自己从脚下绝壁处往下跳去,千丈下面一片清莹莹的碧潭深不见底,绝对让他有死无生。如果游过瀑布冲击的下方碧潭,一定可以到达这座山的山谷之地。

他来到这里,才放缓脚步,擦了擦额头汗水。

毕竟赶路一两个时辰,脚不停歇,在山中赶路,就算换做落霞村的大人们,也要累的气喘吁吁。

不过莫小风继承了自己父亲的腿力,所以虽然有些疲惫,但还未出现体力不支的情况。

他沿着山壁缓步谨慎的前行,心中一喜。

“终于到了。”

前方的山壁,赫然露出一个一人高大的山体石洞,似乎山壁中张开了一张庞然巨口。若从对面瀑布处看,绝对将这边的石洞看的一清二楚。

“小白,我来看你了。”

莫小风似乎非常熟悉这里的一切,身体轻盈,脚下敏捷,两手抓住山壁间的藤蔓,轻手一荡,便荡到了前方已没有一点点可以立足之地的石壁之间,一跳之下,进了石洞。

虽是夜晚,但石洞之内,乳白色的石笋如夜明玉石一般,散发着淡淡的柔和的白光。

目光所及石洞深处,竟然蜷缩着一只通体雪白的猿猴。

猿猴若站起来,足足有两个成年人大小,堪称一只巨型白猿。

不过,此时这只白猿明显受了很重的伤势,右腿上,一道狰狞的血块结痂的疤痕,长度足足有一只成年人手臂粗细,从大腿内侧一只蔓延至小腿膝盖,看的令人心惊胆颤。

这道伤势伤口笔直整齐,不像是在被山间巨木或尖厉的石块划伤,反而更像人类的利器砍出的伤痕。

一只足有两人高大,通体雪白,相貌凶狠的白猿,谁有能力用利器砍出这么大的伤口。

白猿似睡非睡,半眯着一双眼睛,当它发现有人进来,猛然睁开了铜铃般的圆眼,眼中血丝满布,浑身颤抖着似乎要挣扎起来。

而它怀中,竟然还抱着一只婴儿大小的金色猿猴。

“是我,小白,别紧张。”

见到白猿有此举动,莫小风立即在怀中摸索半天,拿出一瓶盛装丹药的小瓶。

“这凭丹药,是我托黑脸叔叔到数百公里外的青石镇带回来,是有名的医仙华一指炼出的丹药,对于活血化瘀,恢复利器划伤,有着巨大的作用。来我给你涂上。”

白猿看清来人是莫小风,这才从惊吓中镇定下来。

任由莫小风走到他身边,取出药瓶中数十颗青色的小药丸,碾碎后,散发出清新的香草气息,就着石洞顶上石笋滴下的水珠,均匀的涂抹在白猿的伤口处。

买丹药的铜钱,是莫小风死缠烂打,缠着莫强讨要来的,足足相当于他三年的零花钱。但用在白猿的伤口上,莫小风一点不疼惜,他知道,一般成年人,最多外敷两颗,便已见效。但是白猿巨大,两颗丹药对它来说几乎是九牛一毛,对于治疗伤口,起不到丝毫作用。

因此,莫小风一出手便将整瓶的丹药用完了。

涂抹完毕不到几分钟时间,白猿一张凶恶的猿脸上便显现出难得一见的轻松。

莫小风一喜,知道自己的丹药起作用了。前两天自己还试用过一颗,涂抹在肌肤之上,一会便出现一股清新的凉意,效果极佳。

此时,那只婴儿大小,躺在白猿怀中一动不动的金色小猿猴眨巴眨巴眼睛,睁开眼,刚才它睡过去了,所以没发现莫小风。

当醒来第一眼看见眼前的人类,小金猿立即从白猿的怀中跳出,窜进了莫小风的怀中,两只金毛的小爪搂着对方的脖子亲昵的摩挲着,很享受的“吱吱”低声叫唤。

“乖。”

莫小风抚摸着小金猿柔顺的毛发,坐了下来。

白猿看见二人亲昵的举动,立即龇牙咧嘴,憨笑起来。此时看来,它的一张凶恶丑陋的嘴脸竟透出几分可爱。

约过半个时辰的时间,莫小风站起身,将小金猿送入母亲的怀抱。

“时候不早了,过几天我再来看你们。小白,金宝宝,我走了哦。”

莫小风看到天色更黑了,再不回去,父母恐怕要发动整个落霞村的人来找自己了。所以决定起身离开。

“哼。”

白猿蜷缩着身体,一只巨长的猿臂一下子便抓住了莫小风的手腕,低头重重喘了口气息。

“好了。别舍不得我,小白乖,松开来。爹娘还等着我回去呢。”

莫小风想要剥开白猿白毛绒绒的手指,无奈自己不过九岁而已,虽然智力相较于同龄儿童高上一大截,几乎相当与一个十五六岁少年的智力。但论到力量,和白猿相比,几乎是蝼蚁和大象的区别。

“放开我,过两天我保证一定过来。”

莫小风耐心的安慰着,但白猿的手仍抓着他不放开。

就在莫小风有点生气的时候,白猿艰难的挪动一下庞大的躯体,屁股下,显露一只衣袖断臂,血淋淋的断手染了整个衣袖,手中还紧紧握着一把青光闪闪的宝剑。

莫小风心中一惊,偶然一次爬山想要去山顶道观而无意发现这个石洞和受伤的白猿。来石洞三四次,莫小风还是第一次发现这只衣袖断臂和青光宝剑。

若是白猿一直不肯挪开躯体,莫小风可能一辈子也察觉不了,它的屁股下面,竟然还有人的手臂。

“这是谁的手臂,竟然断落到这里。难道那把剑就是伤了小白的利器,而整只断臂也是小白给撕扯下来的。”

这只白猿似乎灵性十足,见莫小风站在原地不动,立即用手指点了点地上的断臂,再指指自己。

莫小风明白了。小白告诉他,这只断臂是它从人身上撕下来的。

不过断臂的主人,究竟是谁。

莫小风捡起了整只断臂和紧握手中的青光宝剑。

小小年纪,若唤作其他儿童,根本做不出攀爬高山上道观,或者对于白猿丝毫不感到害怕的奇异举动,更不会面对一只血淋淋的断手而坦然自若的神色。

但,莫小风却做到这一点,他有着少年的胆量和智力,一点也不害怕。

当他一拿起地上的手臂,只听“哗”的一声,一本羊皮书面的书册从断臂之下的袖中掉落下来。

心中一动,莫小风捡起了地上的羊皮书册。

书册上,龙飞凤舞的草书,笔墨很重,写了六个大字:“八十二路妖法。”

莫小风书读百册,也可称作阅览群书,才高八斗,但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一本古怪名字的书册。

草草翻阅一下书册,莫小风顿觉一头雾水,什么“法宝”什么“邪灵”“巫术”“修行”书中记载的东西他竟然一窍不通。

他收起了书册,准备带回去好好研究。对于书籍,莫小风有着极其痴迷的爱好,不管什么书,他都能看的津津有味。

接着从断臂的手指缝隙间,莫小风硬是憋着一口气掰开了染着血迹,苍白如石蜡的冰冷僵硬的五根手指,取下了那把长有七尺的青光闪闪的宝剑。

这只宝剑,七尺长短,比莫小风在村中见到的大人们用的捕猎用的猎刀,还要长上两公分。剑上寒光闪闪,冷气逼人。

莫小风拿剑随手一挥,便一下削掉了石壁上一块晶莹透亮的玉石笋,切口光滑整洁,如一面镜子。

“好锋利,连石头都能削的掉。”

莫小风一喜,将青光宝剑用腰间的腰带包裹的密不通风,绑在自己的背上。

“小白,这回我可真的要走了,爸妈真的等急了。真谢谢你,让我得到一把锋利的宝剑。”

莫小风出了洞,向洞内的白猿和小金猿招了招手,仍然抓紧了石壁间藤蔓,顺着来路荡回了绝壁上。

对面山体间宽达数十丈的瀑布仍然涛声震天,洋洋洒洒落入千丈的寒潭之下。

……

莫小风哼着小曲走在下山的路上,西山的月牙,阴森幽暗的山路,丝毫不能对他造成心理上的恐惧。

踩着满地银碎的月光,莫小风心情极为舒畅。

莫小风回到家的时候,天色已然不早,快接近深夜子时,家中的小堂屋灯火通亮,蜡烛的烛光在夜风中摇曳。

他吓的一跳,爹妈肯定对自己担心死了,于是蹑手蹑脚的从村后的毛草路绕回自家后院,翻进自己屋子的破木窗户,将腰带包裹的宝剑藏在床下。

这时,只听堂外低低的抽泣声和沉重的喘气声。

“这孩子,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到现在还没回来,不会被山中的豺狼叼走了吧。”

兰嫂低声抽泣,胡乱猜测。

“阿兰,别胡思乱想。小风虽然今年只有九岁,但智力发育,足可抵得上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年,我相信他做事会有分寸。若是再过两个时辰,到凌晨时分,小风还不回来,我便惊扰全村的壮汉和青年,前往山中找寻小风的下落。”

莫强拍拍兰嫂因精神疲惫而显得略显岣嵝的背,安慰道。

“爹,娘,我在这。”

莫小风再也忍不住了,一脚踢开自己屋中的门,来到堂屋。

莫强夫妇同时一愣。

“风儿!”

兰嫂抢上前,一把抱住了自己儿子,喜极而泣。

“娘,别哭。因为吃过晚饭我觉得有点头晕不舒服,没跟你们说一声便**睡觉了,谁知道我睡觉在梦中也不安分,不知道什么时候滚进了床底下,到现在才醒,您千万别担心。”

“头晕不舒服,哪里?”

兰嫂来不及擦眼泪,惊道:“要不要紧,娘替你找村中的郎中先生。”

“娘,没事。”

莫小风心中极为感动,暗暗发誓,以后出门之前,一定要通知自己的父母。

“原来睡觉滚到床底下,怪不得我到处找也没找到你。我就说,小风一定不会出事。”

一时间,莫强眼中也有些湿润。

下一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 一喜,&会便出

    莫小风一喜,知道自己的丹药起作用了。前两天自己还试用过一颗,涂抹在肌肤之上,一会便出现一股清新的凉意,效果极佳。

    2021-02-28 11:00:26详情点赞(0)回复(0)
  • 对面山&落入千

    对面山体间宽达数十丈的瀑布仍然涛声震天,洋洋洒洒落入千丈的寒潭之下。

    2021-02-28 08:59:05详情点赞(0)回复(0)
  • 包裹的&。

    他吓的一跳,爹妈肯定对自己担心死了,于是蹑手蹑脚的从村后的毛草路绕回自家后院,翻进自己屋子的破木窗户,将腰带包裹的宝剑藏在床下。

    2021-02-28 07:16:45详情点赞(0)回复(0)
  • 见到白&猿有此

    见到白猿有此举动,莫小风立即在怀中摸索半天,拿出一瓶盛装丹药的小瓶。

    2021-02-28 08:06:44详情点赞(0)回复(0)
  • 不过,&长度足

    不过,此时这只白猿明显受了很重的伤势,右腿上,一道狰狞的血块结痂的疤痕,长度足足有一只成年人手臂粗细,从大腿内侧一只蔓延至小腿膝盖,看的令人心惊胆颤。

    2021-02-26 09:54:22详情点赞(0)回复(0)
  • 停歇,&村的大

    毕竟赶路一两个时辰,脚不停歇,在山中赶路,就算换做落霞村的大人们,也要累的气喘吁吁。

    2021-02-27 12:43:37详情点赞(0)回复(0)
  • 这只宝&。

    这只宝剑,七尺长短,比莫小风在村中见到的大人们用的捕猎用的猎刀,还要长上两公分。剑上寒光闪闪,冷气逼人。

    2021-02-28 04:31:06详情点赞(0)回复(0)
  • 。若从&将这边

    前方的山壁,赫然露出一个一人高大的山体石洞,似乎山壁中张开了一张庞然巨口。若从对面瀑布处看,绝对将这边的石洞看的一清二楚。

    2021-02-27 05:00:04详情点赞(0)回复(0)
  • 妈真的&让我得

    “小白,这回我可真的要走了,爸妈真的等急了。真谢谢你,让我得到一把锋利的宝剑。”

    2021-02-27 02:02:12详情点赞(0)回复(0)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