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小说 → 此笙不换小说

此笙不换

此间三月

连载中免费

此笙不换此间三月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主角名为时夏乔靳笙小说的名字是《此笙不换》,这是超神小说提供的一本新鲜出炉的现代言情小说,此间三月所著,小说讲述的是时夏重生了,还是回到了两年前的时候,那个时候这一切的说话的女人坐在驾驶座上看着前方的红灯由红变黄再变绿,好看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方向盘。。……

编辑:山川赋|3145次点击更新:2021-01-14

在线阅读

此笙不换此间三月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主角名为时夏乔靳笙小说的名字是《此笙不换》,这是超神小说提供的一本新鲜出炉的现代言情小说,此间三月所著,小说讲述的是时夏重生了,还是回到了两年前的时候,那个时候这一切的说话的女人坐在驾驶座上看着前方的红灯由红变黄再变绿,好看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方向盘。。……

免费阅读


此笙不换乔靳笙免费目录  此笙不换乔靳笙  此笙不换 小说  此笙不换时夏乔靳笙免费阅读  此笙不换时夏  此笙不换全文免费阅读  此笙不换乔靳笙免费  


女主好可爱,被男主一步一步的陷阱套住了

  “川子,你想死是不是。”

  说话的女人坐在驾驶座上看着前方的红灯由红变黄再变绿,好看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方向盘。

  “这也不能怪我啊,我又不是先知,我怎么知道会堵车啊。”被叫做川子的女人略带些委屈的声音从那头传来。

  “如羲,要不你先回去盯着吧,我们一时半会儿可能到不了了。”

  没过几秒,另一个好听的声音从那头传来。

  挂了电话,女人皱了皱眉眉头,转动了方向盘直接将车掉了头往回走。

  今天是AE公司的夏装发布会,各大媒体都争相报道希望能抢到独家消息。会场的后台也快乱成一锅粥了,不为别的,而是因为今晚的男主秀现在还没有到场。

  本来今天的事情很简单,虽然说发布会不是件普通的小事情,可是如果一切安排妥当了连川子和夏天都可以不用去,可偏偏就弄出了这么一件事来。

  白如羲到的时候后台真的是乱成了一锅粥,公司内部的负责人员快把模特公司的电话打爆了可最后还是没能找出个人来。AE毕竟不是个小品牌,主秀可定不能随便找个模特就这么打发了,可现在正式各大品牌推新装的时候,有名气的模特一般都是要提前预定的,所以现在这个主秀的人选让人十分头疼。

  白如羲正捏着太阳穴的时候,川子的电话又来了。

  “如羲,我们大概还有十分钟就到了,你那边怎么样了?”

  “就是一锅快要煮熟了的汤圆,飘在水面上的那种沸腾感。”白如羲咬着牙说,字字真切。

  “哎呀你不要着急,我现在就打电话,肯定能帮你找到主秀的。”

  “算了,你别费那功夫了,这个主秀就是你找来的结果就那么不依谱,发布会当天给我去外国旅游!好啊,他喜欢旅游我就让他旅一辈子游,再也回不来!”

  川子听着白如羲的咆哮声也不敢说什么了,毕竟这次的主秀是她找来的,平时交往着觉得那家伙人品还不错,而且也是模特界数一数二的人物,谁承想最后给她吃了这么大个瘪。就算白如羲不说,事后自己也会把那混蛋整死!

  白如羲举着手机,脑海中突然闪过了一个人影,然后对那头说:“找人的事情交给我吧,你们来不来都行了。”

  “祖宗,什么事啊?”

  “现在在哪呢?”

  “今天没通告在家歇着呢。”

  “别歇着了给你半小时给我滚过来!”

  尹兆卿今天好不容易在经纪人那磨出一天假,原本想好好休息一下谁知道白如羲就一个电话打过来。

  “唉,谁让你是我祖宗呢……”

  尹兆卿虽然嘟囔着,可还是认命了乖乖的换衣服。

  尹兆卿到之前川子和夏天已经到了,看着闪闪发亮的尹兆卿走进后台的那一刻,川子差点趴到那人身上。

  夏天倒是冷静多了,不过还是忍不住向白如羲树了树大拇指。

  “厉害啊你,连尹兆卿都能请来。”

  “忘了告诉你们,这混蛋是我发小。”

  虽然尹兆卿是歌手,可是却拥有完美的九头身比例,身材也因为日常锻炼保持的非常好,再加上他作为歌手的名气,主秀也是当之无愧。

  因为尹兆卿来救场,发布会圆满落幕。

  在后台换衣服的时候,尹兆卿拦住正打算离开的白如羲。

  “我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你怎么谢我?”

  “你应该想象如果这场发布会搞砸了我会怎么向你抱怨,想想那时候的后果你就会觉得你帮我也完全是你赚了。”

  尹兆卿回想到了去年白如羲因为设计图的事情不顺心,他一不小心成了炮灰被白如羲轰炸的差点入棺。

  “不过看在你表现得还不错的份上我决定赏你一碗拉面,等我有空带你去吃。我还有事,先走了。”

  赏一碗拉面就算了还分期付款,你可真是我祖宗……

  “去美国拍画报的事你想好了没?”坐在一家西餐厅里,川子摸着刚刚吃的圆鼓鼓的肚子,对白如羲说。

  “我无所谓,正好发布会的事情也完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川子接收到这个信息,立刻像打了鸡血一样从座位上跳起了,拉着白如羲的手就往外走。

  “干吗啊你!”

  “提前给你弄弄头发啊,你可不能就这么去拍画报。”

  阳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窗洒在客厅内白色的大理石板上,客厅内的颜色大多数被白色占据,但却并不显得单调,反而让人觉得纯洁干净,就如同此刻正躺在沙发上阖眼休息的女人。白皙的皮肤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晶莹剔透。

  白如羲没有午睡的习惯,但每个下午闭上双眼休息一会儿早就成为了习惯。门外传来的钥匙在锁眼里转动的声音打破了这安谧的气氛,白如羲睁开双眼,阳光的直射让她微微眯起了眼镜。坐起身来,半倚在沙发上,白子言正走过来。

  她今天穿了一条纯白色雪纺长裙,及腰的波浪金发随意铺散在肩头,置身于这纯白色的背景中,宛若一只慵懒的精灵。

  见到这一幕白子言一惊,随后清醒了头脑,坐过去坐在沙发上。

  “头发怎么弄成这个样子了?”白子言盯着白如羲那头走在大街上绝对惹人瞩目的金发。

  “哦,川子给弄的,工作需要。”似乎躺了好久,口渴了。白如羲拿起茶几上的水杯,倒了杯水,顺势也为白子言倒了一杯,放到他跟前。

  “过来什么事?”

  “爷爷说今晚叫你回去吃个饭。”

  “打个电话来不就好了,何必跑一趟。”

  大概是最近肝火旺吧,喝了一杯水还是觉得嗓子干干的。白如羲站起身,打算去楼上换衣服,一会儿还要去找夏天拿些东西。

  还没走两步,突然立在那里,侧头问道:。

  “若潇也会去吧?”

  白子言望着那纯白色的背影,以及在那金发与阳光的映射下愈发白皙精致的侧脸,无奈的叹了口气:“如羲,都这么多年了,你又何必再计较呢?”

  “是啊,都这么多年了,是我太小心眼了呢。”

  白如羲轻笑一声。

  “给。”夏天把预定好的机票和一直放在自己这里的护照递给白如羲。

  “先放在你这吧,反正明天你也要去。”

  “得了,你还是自己拿着吧,万一出什么差错我可付不起这个责任。”夏天将东西甩在白如羲身边,然后坐在沙发上。

  白如羲看着光洁的大理石地板中反射出来的自己的样子,不禁皱眉。

  “川子这家伙也不知道怎么想的,非把我都发弄成这个颜色!”

  “你应该庆幸她没把你的头发弄成绿色。”话说川子最近对金色和绿色两种颜色相当痴迷。

  “我要是不相信那家伙的手艺,我才不会让他碰我一根头发丝儿!”

  川子,原名阿什利汤普森,意大利人,从小在美国长大,23岁。20岁时成为专业造型师,三年内凭借其对造型的独特见解和精湛的化妆技术成为全球著名的造型师。至于其中国名字,来源于白如羲。

  阿什利这个名字太洋气了,不适合她这种会随时随地乱抽风的人——白如羲如是说。一开始白如羲为其敲定的是个“井”字,正好适合其横竖都是二的特质,但是此字不好搭配。于是白如羲将两横去掉,在中间加了个竖,“川子”这个有些日化的名字就这么诞生了!

  “一会儿告诉川子今晚老老实实地在家睡觉,明天准时到机场,要是敢迟到半秒钟扣她一年工资!

  白如羲翘着二郎腿倚在沙发上,云淡风轻的说。

  川子一年的工资,那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至少自己这半年的衣服钱不用愁了。

  “你这女人真他妈的狠毒!”

  川子刚走到夏天家门口,正打算推门进去,就听见了有人要扣她一年工资的‘恶言’!

  别看川子的母语是英语,可中国语说的那叫一个溜,尤其是……呃,脏话。

  “你就收敛点吧,本来体质就不怎么地,还没事总去喝酒,早晚喝出病来!”夏天关心的说。

  最近川子总泡在酒吧,夜店这些地方,不过白如羲和夏天倒是不怎么担心其他的。川子这家伙虽然开放,却不放荡,至于被人欺负那是更不敢想的事。川子一个手刀劈下,就是个二十多岁身强体壮的小伙子也得在床上趴几天。

  “行了,你跟她说那些有什么用,你看她这样子,原本就发育不良,最近这阵子玩的越来越像黄豆芽!”

  听了白如羲的话后,夏天扑哧一声笑了。

  在美国的话,川子的身形的确是有些瘦小。可是在亚洲,那可是绝对标准SEXY的身材。

  川子一脸幽怨的等着那个金发女人,原本想爆发一下,可一想对方是白如羲,也只能无奈的将小宇宙的火慢慢压制下去。

  突然,白如羲烦躁的捏了捏头发。

  “晚上还要回家吃饭,烦死了!”

  “这都快二十年了,你也就别闹别扭了。”夏天苦口婆心的劝说,一副知心大姐的模样。

  “什么快二十年了,我才多大啊!”白如羲对于夏天口中的年份表现出了明显的反感。

  “姓白的一家对你那么好,你也就看开点吧。”白如羲和夏天吃惊的盯着川子,不敢相信这句话是出自唯恐天下不乱的川子口中。她俩还清楚的记得三个月前川子是如何激情澎湃的拍着白如羲的肩膀鼓励般地说:“白如羲,继续奋战吧,老娘支持你!”

  感受到四道火辣辣的目光,川子解释道:“当初不是年轻不懂事嘛!”

  呸!三个月你能成熟到哪去!

  下午问白子言李若潇会不会去并不是因为其他的,而是想确定一下这次回去吃饭是不是像自己想的那样有什么事要宣布,如果她猜得不错,那也就是那件事了。

  白如羲开着前阵子过生日别人送的红色法拉利,远远的就看到了那栋巍峨壮观,雄伟气派的房子。

  白家三代大官,住在这样的房子里自然也是理所应当。

  车子在上坡路上行驶着,突然前方出现的场景让白如羲不禁放慢了速度。一辆帅气的法拉利跑车,也是同样的红色。一个男人倚坐在车旁,怀中抱着一个漂亮的女人,在不经常有人经过的马路上亲吻。

  白如羲原本可以加大油门直接开车过去,可这两个家伙亲热的地方似乎有些不太方便。

  这两个人所在的地方正是——白家的大门口。

  原本想着这两个人可能意思一下就完事了的,谁成想等了十分钟那两张贴在一起的嘴唇还没有要分开的趋势。白如羲不耐烦地按了按喇叭,示意下前方两个挡了别人的路还丝毫没有意识的两人。

  听到喇叭声的两人立刻分开的对方,有些惊慌失措的看着不远处那辆红色的法拉利。

  白如羲把车开到那辆法拉利后面,然后从车里下来缓缓走到那两人面前。

  “若潇,没想到你越来越开放了,都敢公然在白家大门口与自己的小男朋友亲热了,看来家里人是太宠你了吧。”

  “哪有,凯文送我回家,我们只不过是晚安吻而已。”李若潇看着白如羲,眼睛里带着骄傲的神采。

  “是啊,看样子你们的感情真好。”没有意愿想听李若潇接下来的话,白如羲就将目光放到那个凯文身上。

  “你叫凯文是吧?”

  “是,很高兴见到白小姐。”凯文很绅士的伸出了手。

  白家的二小姐在圈内可是有名气的大人物,是众多王官贵胄倾心的女神,人家竟然主动开口,男人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你难道没发现你的车挡了我的路了吗?”

  男人尴尬的放下了刚刚装绅士伸出来的手,心想白家二小姐果然是个不好惹的主儿。

  “凯文,你先回去吧。”

  李若潇见状开口为凯文找了个台阶下,凯文进了跑车,扬长而去。

  “如羲,刚刚的事,你回家不会跟家里人说吧?”凯文走后,李若潇小心翼翼的问。

  “放心,你的事还没高贵到要从我的嘴里说出来。”既然有胆做还怕被说出去,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

  刚刚那个凯文,白如羲多少还是知道些的,是夜店里有名的花花公子,上次和川子一起去夜店还看见了他左拥右抱的跟四五个身材火辣的美女喝酒,不过这些,她才不会和李若潇说。不是她想看李若潇被骗之后的幸灾乐祸,而是因为自己实在是懒得跟她说话。

  她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没再理会在一边气得直跺脚的李若潇,重新坐回车里的如白羲,发动车子,留下了李若潇一人在门口。

  而坐在车里的白如羲想的则是——跟那个男人车颜色一样,竟然连车型也一样,是谁这么不长眼送了自己这么辆车,看来是要换辆车了。

  白如羲将车停好,走到那栋气派雄伟的的房子钱,伸手按了门铃。

  “小姐,您回来了。”开门的是李妈,李妈在白家呆了近二十年,对每个人都很好,尤其是对白如羲。

  白如羲对李妈笑了笑,走进客厅,看见了那个坐在沙发上的女人,叫了声“妈”后,随意地坐下来。

  “如羲,有钥匙怎么不自己开门呢,还麻烦李妈。”赵雪娴假装责备,可眼神却是看到女儿后满满的喜悦。

  “忘记拿了。”

  一般这个时候,白子言还没有回家,爷爷在楼上休息,客厅里的赵雪娴与白如羲之间的尴尬逐渐蔓延开来。

  好在没过多久,李若潇迈着步子走进来,才让这空气中凝固的气氛有些缓和。

  “若潇来了。”与对白如羲的态度不同,李若潇这个女儿似乎更讨赵雪娴的欢心。

  “妈,好久没来了,真想您!”

  其实也不能怪赵雪娴对待白如羲与李若潇的态度不同。在赵雪娴面前,李若潇总是笑得甜甜的,主动和赵雪娴唠唠家常。而白如羲,叫声妈都是好的了,平时在家里连个笑脸都没有。所以对于这个女儿,赵雪娴的心里多出了一份疏离的心思。

  自打进了这屋白如羲的视线就一直停留在电视上,好在电视是打开的,要不自己也不知道该把视线放到什么地方。听着那边话不断的李若潇和赵雪娴,感觉时间过去的似乎也没有那么慢。

  没过多久,白子言回家了,爷爷也从楼上下来了,大家围在桌子旁,准备吃饭。

  李妈听说白如羲今晚要回来吃饭大显身手,把自己的拿手好菜全都拿出来了。也难怪,李妈最疼白如羲了,这是人尽皆知的事。

  “如羲,以后经常回来吧,我们一家人多聚聚。”爷爷开口说。

  “嗯,工作不忙的话我会经常回来的。”当然,这不过是白如羲的客套话罢了。

  “如羲,这次回来其实是有一件事。”

  “嗯?”

下一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