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艾尔编年史小说

艾尔编年史

阅读王

连载中免费

《艾尔编年史》写的一本小说,主要讲述巫师,尤菲,库伦,休斯之间的故事。艾尔编年史约67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编辑:饮了晚风|23841次点击更新:2021-01-13

在线阅读

《艾尔编年史》写的一本小说,主要讲述巫师,尤菲,库伦,休斯之间的故事。艾尔编年史约67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免费阅读


艾尔尼亚编年史下载  艾尔莉亚之编年史宝箱  艾尔莉亚之编年史  艾尔丽亚之编年史  艾尔编年史好看吗  艾尔编年史精校  艾尔编年史txt下载  艾尔编年史txt  艾尔编年史 小说  艾尔编年史  


文章感情丰富,剧情合理,富有感染力

巫师小说名字叫做《艾尔编年史》,这里提供巫师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艾尔编年史小说精选: 《冬日壁炉》酒吧的老板,艾尔森·贝克抿了口杯中的威士忌,让略带甜馨的辛辣酒液滑落喉咙,吐出一口气。阿拉克夏‘来访’造成的恐慌两天前就平息了。除了几个倒霉蛋在恐惧中摔断骨头,磕掉门牙,或者打碎了刚买的瓷器,那条龙并没造成多少损失。新的一周已经开始,人们渐渐回到自己的工作生活中。城里的人们在闲时或餐后,倒是增加了一个有趣的谈资。他们猜测着各种不靠谱的理由,例如他是前来追捕邪恶的巫师,或是带来某个重要的口信。没人亲眼见到…

《冬日壁炉》酒吧的老板,艾尔森·贝克抿了口杯中的威士忌,让略带甜馨的辛辣酒液滑落喉咙,吐出一口气。

阿拉克夏‘来访’造成的恐慌两天前就平息了。除了几个倒霉蛋在恐惧中摔断骨头,磕掉门牙,或者打碎了刚买的瓷器,那条龙并没造成多少损失。

新的一周已经开始,人们渐渐回到自己的工作生活中。城里的人们在闲时或餐后,倒是增加了一个有趣的谈资。他们猜测着各种不靠谱的理由,例如他是前来追捕邪恶的巫师,或是带来某个重要的口信。

没人亲眼见到现场发生的事情,就算以胆大闻名的伊特人也不会随便靠近一头巨龙。然而,除了被吓晕过去的那些,全城居民都听到了库伦的喊话。天之主,埃达——这个名字不知不觉间,印在了许多人的心中。

他关注的是其他事情。距离巨龙来袭已有三天,这期间,他没有在店内见到任何一名巫师,这并不正常。并非自夸,他对自己的厨艺相当自豪。那些宁肯多走些路,都要到这里品尝菜肴的人们就是最好的证明。

来用餐的巫师们多数很和善,不若传闻中那般冷漠或威严。有些人,比如叫做尤菲和琳的两名女孩,还会在店内表演一些魔法的把戏。这为他带来了不少额外收入,亦是他引以为荣的事情之一。

他曾听到那声音大喊尤菲的名字。他只是关紧酒吧的门,直到确信龙飞走了,才小心地走上街头。他不会感到自责,因为知道那不是他可以插手的事。然而本能告诉他,或许他应当去确认一下,那天的学院到底发生了什么。

就这么办。他三两下脱掉沾满油污的围裙,将它团成一团丢到角落,又用吧台上的抹布擦了擦手。他将门上的牌子转到‘休息中’,挂好锁,大步向学院走去。

伊格尔学院的广场向来不禁止民众入内——除了进行某些危险试验的时候。但对于巫师和未知的敬畏,让多数人不会轻易踏足。小孩子则会被家长告诫,那里存在能够吃掉他们的怪物。

广场看起来和往日一样,至少没有烧成焦土,或是被魔法变得面目全非。艾尔森小心的走向高塔北侧,想找到一名学员,询问当时发生的事情。

然后他看到了几乎所有的学员,以及那些身披仪式长袍的导师们。

他们整齐的列队在广场上。艾尔森小心地走近,看到所有人都在胸口别着罂粟花——卡玛尔人用这种血色花朵,表达他们对意外死去亲友的怀念。

他不由自主的再靠近了些。一名学员看到了他,招手示意他过去。艾尔森深深吸了口气,走到他身边。那学员不知从哪儿变出一朵鲜红的花,贴在他有些油腻的衣服上。

他低声向那名学员道谢,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不太紧张。

“感谢各位,能够听我这个老头子,在这里说几句话。”

带着疲惫的声音从前方传来,艾尔森抬头看去,是个身披白袍的老巫师。他身上感觉不到巫师的高傲和神秘,就像艾尔森记忆中的祖父般,只是个平凡的老人。

“今天是你们拿到结业证明,成为学院认定的正式巫师的,令人高兴的日子。”

老人的声音和煦,有如微风拂过艾尔森耳边。

“但三天前,我们经历了一场灾难。我无法保证,那只是一次偶然,或者预示着不安的未来。”

“你们听到了库伦·达尔的宣言。我唯一想要提醒你们的,是在你们真正成熟前,不要尝试去做超过自身能力的事,或追寻那些会伤害你们的线索。总有一天,这片大陆将需要你们的知识。”

“三名勇敢的巫师,在那场灾难中失去了生命。由于她们的牺牲,我们中的某些人,得以平安站在这里。”

艾尔森吸了一口凉气。

“让我们记住她们的名字——凯瑟琳·玛丽·格雷,琳·格蕾丝·坎贝尔,以及尤菲·诺拉·斯坦米兹。”老巫师一字一顿,“愿她们的灵魂在天堂得到安宁。”

……

艾尔森不记得自己何时离开学院,又如何回到酒馆当中。他也记不清老巫师后来又说了些什么。他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不断盘旋——那两名可爱的女孩,再不会来到他的酒吧中,等着他端上两杯特地调制的饮料,微笑着向他道谢了。

好吧,他承认,他是有些喜欢她们,但他从未有过任何非分之想。她们是巫师,和他只是两条偶尔交叉的线。他年轻时离家旅行,学得一身厨艺,又在这座美丽的城市开了一间店面。对他而言,这已是今生最大的满足。

他拿起吧台上的杯子,将剩余的酒液一饮而尽。

只是还少一点什么。

没错,是时候找一个合适的妻子,再生几个活泼可爱的儿子或女儿了。他会好好关爱他们,等到长大,如果他们喜欢,就继承自己的厨艺和店面。否则就由得他们去闯,年轻人嘛,总要有点儿干劲才好。

那些留到明天再说吧,现在他只想好好睡一觉。

三十九岁的卡玛尔人推门走进卧室,合上百叶窗,倒在那张铺着干草和棉絮的床铺上。

时间正值下午。

艾尔编年史小说名字叫做《艾尔编年史》,这里提供艾尔编年史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艾尔编年史小说精选: 披着棕色长袍的娇小身影,驻足在一栋三层高的木制建筑前方。兜帽掩盖了她的面容,她微微仰起头,看向挂在高处的那面金属制成的招牌。牌子上雕刻着宝剑,坚盾,金币,以及环绕在上方的八颗星。那是《冒险者同业公会》的标志物。作为罗兰联邦的主城,月歌城似乎总是充满着活力。四季如春的气候,让这里从来都不会缺乏游客和随之而来的商人们。同时,作为《公会》的发源地,将这里作为旅途中一站的佣兵、流浪者、游吟诗人、和以冒险家自称的年轻人也不在少…

披着棕色长袍的娇小身影,驻足在一栋三层高的木制建筑前方。兜帽掩盖了她的面容,她微微仰起头,看向挂在高处的那面金属制成的招牌。

牌子上雕刻着宝剑,坚盾,金币,以及环绕在上方的八颗星。那是《冒险者同业公会》的标志物。

作为罗兰联邦的主城,月歌城似乎总是充满着活力。四季如春的气候,让这里从来都不会缺乏游客和随之而来的商人们。同时,作为《公会》的发源地,将这里作为旅途中一站的佣兵、流浪者、游吟诗人、和以冒险家自称的年轻人也不在少数。

她推开大门,走进那栋房屋。接待台前的少年抬起头来,她向他挥了挥手。

“我来找菲斯特。”她轻声说道。“我们早就约定好的。”

“唔……?”少年想起艾尔纳人前几天叮嘱过他的话语,脸上露出符合年纪的好奇,“菲斯特先生就在里面,这位女士,您的名字是?”

女性轻轻掀开兜帽,露出有光泽的银色短发,和看起来不过二十余岁的面孔。这种发色不属于卡玛尔人,但她也没有明显的艾尔纳族特征。两族间的混血儿并不多见,至于说得上名字的……

“海兰西雅·银月。”女性的回答验证了少年的猜想,她的下一句话则大出他的意料,“要一起去喝一杯吗,艾伦?”

“诶!?那个,现在还、还在工作中而且,我还不能喝酒……”少年一阵语无伦次。

女性似乎不打算放过他,她紧紧盯着少年的脸庞,眼中闪过一抹光彩。“果汁就没问题了。我今天刚到这儿,能帮我介绍这里最有名的酒馆吗?”

“那个,银月女士——”少年深呼吸着让自己冷静下来,“早上并不是饮酒的时间,请容我拒绝。菲斯特先生正在等您呢。”

女性笑了,方才有些微妙的气氛瞬时冰消雪融。她摸了摸少年的头,全然不顾对方比他高出十几公分。“是个好孩子呢。这一次来,是私事啦。”

那就是教会的『第二位』吗——看起来也没什么可怕的嘛,而且有点可爱。目送着她走向里间,少年如此想着。不过,她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好久不见啦,团长。”

在桌前沉思的男人站起身。听到来人的声音,他皱起的眉头略微放松了一些。他有着被戏称为‘保护色’的,南境艾尔纳族人典型的翠绿色长发,和有些中性化的俊雅面容。

“呵……的确很久没听到这个称呼了。欢迎回来,我们的小女巫。”

对一名圣殿骑士如此称呼,原本是有些失礼的事情。但她不仅不以为意,还让教会把自己的别号都改成了『银色女巫』——用她的话说,“反正朋友和敌人都这么叫我,干脆做得正式一点吧?”

那也正是她的性格。九十四岁对于艾尔纳族的混血儿来说,仍然是青年时期,但她的所作所为,总是会令人怀疑,父母在生她的时候是不是还混了点儿伊特族的血统进去。

“本以为你会是最后一个来的。”两人轻轻拥抱了片刻,“你去看望过其他人了吧。”

“那是当然。”海兰西雅拨弄着额前的头发,“不能用传送魔法真不方便,我算是体会到‘古人’的辛苦了啦。”

然后她的声音低沉下去。

“拉鲁姆仍然守着那个村子不愿离开,我劝过他了,没有用。”

“巴拉克被帝国授予了将军的职位,现在分身乏术。”

“老爷爷你也知道,还在学院当院长呢,说是要看着自己的第一批学生毕业……之类的。”

“休斯……似乎加入了一个秘密结社,不清楚打算做什么事情。”

“至于贝亚德,他把自己关了起来,我找不到他。”

声音停息,两人间一阵微妙的沉默。

“……她呢。”菲斯特轻声问道,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海兰西雅叹了口气。

“小艾琳的话……没有确切的消息。”她顿了顿,“但是,她还活着。莱昂诺斯告诉我的。”

“活着就没问题。一定没问题。”菲斯特无声地微笑,“我们《旅团》的成员,绝不会轻言放弃。”

“……奇迹一定会伴随着我们,对吧?”

两人相视而笑,只是笑容当中,有着许多无法说清的意味。

有一个人,他们默契地都没有提起。因为,那就是她的愿望所在。

“不说这些啦。”海兰西雅深吸一口气,将双手在脑后交叉,“你收了个好『学生』哟,团长。”她在某两个字上刻意重读了下,“让我猜猜看,不会是你说过的,五十年前——”

“真是瞒不过你。”菲斯特苦笑道,继而表情变得严肃。“她的事情我有一半责任,我必须照顾好她。”

这个男人就是这样,关心着所有他认同的友人,将他们的一切看的比自己还重。所以当时的大家,才会一直以他的意见为主导。后来《旅团》分崩离析,恐怕对他的打击也最大。

至少在你回来之前,我会照顾好他的,小艾琳,放心吧。海兰西雅在心中对自己的好友起誓。

“老爷爷的‘作品’我送给她了。它足以陪伴她一生,或许更久。”海兰西雅看向窗外,水晶般澄澈的瞳仁中泛着波纹,映出初升的晨光。她拉起男人的手,眨眨眼睛,让眼前的雾气散去。

“现在,他们到达这儿之前,让我们去喝一杯吧。”

下一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 好吧,&他只是

    好吧,他承认,他是有些喜欢她们,但他从未有过任何非分之想。她们是巫师,和他只是两条偶尔交叉的线。他年轻时离家旅行,学得一身厨艺,又在这座美丽的城市开了一间店面。对他而言,这已是今生最大的满足。

    2021-01-23 05:57:59详情点赞(0)回复(0)
  • ,这并&些路,

    他关注的是其他事情。距离巨龙来袭已有三天,这期间,他没有在店内见到任何一名巫师,这并不正常。并非自夸,他对自己的厨艺相当自豪。那些宁肯多走些路,都要到这里品尝菜肴的人们就是最好的证明。

    2021-01-25 10:27:01详情点赞(0)回复(0)
  • 一名学&去。艾

    他不由自主的再靠近了些。一名学员看到了他,招手示意他过去。艾尔森深深吸了口气,走到他身边。那学员不知从哪儿变出一朵鲜红的花,贴在他有些油腻的衣服上。

    2021-01-25 11:04:32详情点赞(0)回复(0)
  • &,那只

    “但三天前,我们经历了一场灾难。我无法保证,那只是一次偶然,或者预示着不安的未来。”

    2021-01-24 11:22:05详情点赞(0)回复(0)
  • 粟花—&这种血

    他们整齐的列队在广场上。艾尔森小心地走近,看到所有人都在胸口别着罂粟花——卡玛尔人用这种血色花朵,表达他们对意外死去亲友的怀念。

    2021-01-25 11:32:51详情点赞(0)回复(0)
  • 来不禁&时候。

    伊格尔学院的广场向来不禁止民众入内——除了进行某些危险试验的时候。但对于巫师和未知的敬畏,让多数人不会轻易踏足。小孩子则会被家长告诫,那里存在能够吃掉他们的怪物。

    2021-01-23 03:26:36详情点赞(0)回复(0)
  • 熟前,&或追寻

    “你们听到了库伦·达尔的宣言。我唯一想要提醒你们的,是在你们真正成熟前,不要尝试去做超过自身能力的事,或追寻那些会伤害你们的线索。总有一天,这片大陆将需要你们的知识。”

    2021-01-24 11:15:17详情点赞(0)回复(0)

为您推荐

短篇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