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诡画小说

诡画

梧桐阅读

已完成免费

《诡画》写的一本小说,主要讲述曹曲,洛克警官,洛克,秦苏晴之间的故事。诡画约15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编辑:书信起笔|10412次点击更新:2021-01-12

在线阅读

《诡画》写的一本小说,主要讲述曹曲,洛克警官,洛克,秦苏晴之间的故事。诡画约15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免费阅读


诡画连篇大牛  诡画尸  诡画师小说免费阅读  诡画连篇恐怖短片  诡画连篇 大牛视频  诡画皮  诡画漫画  诡画城  诡画连篇  诡画  


这年纪还做这种事情,真像是做梦一样。

鬼画小说名字叫做《鬼画》,这里提供鬼画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鬼画小说精选:天刚蒙蒙亮,我就听着屋里有什么乱七八糟翻东西的动静,强忍着着困意,我睁开双眼,一看大海已经起来了。在墙角那翻箱倒柜的找什么东西,都快把我们家的地给挖个洞出来了。我穿上衣服,打着哈欠问他:“你找什么呢,别把我东西弄乱了啊,一会都给我放进去,有些衣服还都是新的呢,再说里边也有我爸的东西好像,别乱动。”“老轩,我记得你以前不是有把很不错的匕首吗,去年过年的时候我还在你这见了呢,你放哪去了,搁你这也是浪费,干脆给我,这次进山我…

天刚蒙蒙亮,我就听着屋里有什么乱七八糟翻东西的动静,强忍着着困意,我睁开双眼,一看大海已经起来了。在墙角那翻箱倒柜的找什么东西,都快把我们家的地给挖个洞出来了。

我穿上衣服,打着哈欠问他:“你找什么呢,别把我东西弄乱了啊,一会都给我放进去,有些衣服还都是新的呢,再说里边也有我爸的东西好像,别乱动。”

“老轩,我记得你以前不是有把很不错的匕首吗,去年过年的时候我还在你这见了呢,你放哪去了,搁你这也是浪费,干脆给我,这次进山我就带着它,也算个防身的家伙啊。”

大海说的是一把很精致的小刀,是我爷爷小时候哄我玩送给我的,具体来历我也不清楚,应该也是个古物,上面还有雕花镶玉,估计以前也是装饰品,爷爷也没给我讲过这东西的来历,我也没问,就是拿着玩了。

“你说的那玩意在我床上,我把它放床板下面了,我很久也没看见了。”

翻开被褥,我从床板下面找出了一个破布包,打开来看,这小刀还是原来那样,不过好像潮了点,把上都长铜锈了。不过刀锋很犀利,在石头上划一道能留下很深的痕迹,带着说不定用得着。

“我们先去镇上坐车去,我让我三叔骑摩托车带我们过去,就拿个包算了,你也背一个,到镇上吃点东西吧,早去早到。”

我找了一般大小的旅行背包递给了大海,顺便把昨晚剩下的几罐啤酒和一些点心装了,这小子非得闹着跑去我爷爷那拿两瓶二锅头,我心想这吃喝的那一套到哪也都变不了啊,我得好好看着他,别耽误什么事。

从老院出来,爷爷再三嘱咐我:“山里说不定出什么事,尽量不要在山上过夜,另外墓区的风水很好,应该不会有什么邪门的事。你拿的那把匕首是把古刀,多年没用了,我看着现在还是雪亮雪亮的,是个好东西,带着早晚有用得着的地方。”

告别了爷爷奶奶,我就和大海坐上我三叔的破摩托车到镇上去了,我们三人这重量加一块快四百多斤了,压的够呛没散架。

到了镇上,我们在一包子铺吃了些早点,就搭着公共汽车去县城坐去济南的车了。

到县城的时候,我买了个照相机,想着等到了那里,把具体情况拍下来,回去也好给俩老爷子看看作参考。

大海非要去杂货市场买些东西,我也没拦着,跟着他一块去了,买完了之后我看着他满脸的不解。他买的东西,好像我们像是去挖坟掘墓似的,乱七八糟的。那包都快让他塞满了。

我心想,这死胖海不会跟他爷爷干过这倒斗的买卖吧,看着真够专业的啊。怎么看怎么都像是个行家里手,我记得以前他也没有这种经历啊,就开口问他。

“怎么的?你弄这些东西是要下地?你爷爷带你干过这个?”

“没,我爷爷才没带我干过呢,我都是听他老人家说的,这次去你们家祖坟,那山里肯定有古墓,你们家老爷子那可是世外高人,再说了,看风水的本事你也不小吧,到了地你可得配合点啊,怎么的咱也顺手捞一笔。”

看着他那样,我心里也寻思起来,我这上了几年学,之后一直跟着我爸干工作,爷爷那套看风水墓穴的本事,我倒是懂的不少,他老人家成天给我讲,不过我也没具体实践过啊,另外这荒山野岭的,我怕也难找,为了不打消大海的积极性,我也默许的点了点头,反正这又不是干些祸国殃民的事。

我俩去车站坐了到大石桥镇的汽车,大海背着一大包东西,背后还露出半个铲尖,我连忙给他塞进去了,车上的人看我们都很奇怪的样子,我们也没搭理,找个座位坐下,眯起眼就睡觉。

汽车开到二郎庙村,我们就下车了,这村北面就是那小垛村,反手一看表已经是下午4点多了。我们俩到路边一站,拦了个老头问路。我随手拿了根烟递给他点上了。

“大爷,这离小垛村还有多远啊,从那到蟠龙山还能找到以前那龙王庙不?”

这老头打量了一下我们,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变化,脸色也很和善,穿着倒是挺整洁的,看着不像是普通的村民。估计看我们的样也就是来玩的,就大海那脸,一笑起来跟如来佛似的,让人觉得也挺和善。

“到小垛村往北走个二三里就到了,不过,小垛村现在已经没人住了!至于那龙王庙早就破的不成样的,村子的后面不是有片坟地吗,从那往东北方向过去,进了林子走不多远就能看到那破庙。我看你们俩孩子是来山上玩的还是干别的啊?这山上可没人住了现在,那山下的村子里的人早都搬走了也。”

不对啊,我们家以前就住这里,难不成这几十年人都跑光了,怎么都搬走了呢?我开口问那老头:“这村子好好的,人都哪去了?离山近生活也方便啊,难道出什么事了,集体搬走的?”

那老头又接着说道:“几十年了,这山里边闹鬼闹的厉害,村子里好多人进山都没出来,后来坟地边上的义庄每到晚上的时候就会莫名其妙的出现很多鲜血淋淋的尸体,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抓的稀烂,身上的肉都变黑了,死相可惨了。村里人都说这就是那些失踪的人,是被鬼上身给弄成这惨样。所以山下那片坟地,还有那义庄很多年都没人去过了,也很少有人往山上去了。我劝你们晚上最好还是住在这边村子里,安全第一。”

大海连忙插话道:“没事的,老爷子,我这朋友他们家以前就住这,现在回来祭祖,待一会我们就回去了,另外山上哪能有什么鬼啊,顶多也就野兽啥的吧,我们能避则避。”

老头一看说多了也没用,估计他也搞不懂我们来这破地方干啥的,就扭头走了。

听这老头子说的话,这附近的村民几十年前就搬走了,那这小垛村离蟠龙山也就二三里路,估计现在人应该也不多了。

先过去看看再说,我招呼大海走到路边,顺便买了些水和现成的食物。就径直往北走去。

大概有走了二十多分钟,突然我觉得周围的房子好多都是破旧的不成样子了,很多都坍塌的连块整砖都没了,心想这估计有上百年没人住了吧,我们家以前真在这住?

“老轩,前边没路了,是坟地。大白天的我怎么觉得阴气森森的,那糟老头子说的什么有鬼难道真有不成?”

“哈哈,你不是害怕吧,我可不知道,我又没见过鬼。再说,鬼都是晚上出来,白天都跑的远远的。你身上不是有防身的匕首吗,要是真有鬼,直接把它咔嚓了不就完了。”

“去你的,你见过有我海哥怕的时候?我还就怕它不出来,出来就直接让它见识下我大海无量,气吞万象的威力。”

我打量了一下四周围,没到膝盖的草还有零星的几棵树,这坟区有个百十米见方,大小的墓碑立着,让人觉得满目苍凉。

这里埋藏着多少人的过去,人活几十载岁月,到最后也不过是一抔黄土,带不走任何的金银财富,留下的也只是这半块石头上寥寥几行的碑刻,或许,有的连名字都没有。

“找找我家老祖宗的碑吧,应该在这里面,叫张云天,不知道当初是不是所谓的义薄云天的意思。”

大海拿了根树枝扒拉着地上的荒草,开始一个一个的找了起来,我也慢慢的向里面走去,一个一个的观看了起来,像这种土坟多半都是穷人们死后的归宿,因为没钱去修什么墓园,造什么墓穴。那些所谓的大墓地宫,都是达官贵人的。

正感叹这坟地的破败,大海突然叫了起来:“找到了,你老祖宗的坟,不过有点衰啊,碑上的字都快看不清了,要是我们再晚来几年,估计就成白板了。”

我看着地上的墓碑,只有名字,没有生平的记录,也没有家族的介绍,石碑被雨水冲刷的基本上已经看不起边上的小字了,只能隐约的看到那一行名字。估计这虚冢爷爷也没工夫搞那么多。从坟的方向来看,后面东北方向应该就是爷爷说的那龙王庙的所在,那里的地势被茂密的丛林遮挡住了,我立马我就朝那个方向跑了过去,大海叫嚷着也跟了过来。

往这坟后面树林里走了百十米,看见了一个小土坡,越过了这个小坡,我看到前面好几处低洼的山谷,从树木遮挡的情况来看,隐隐约约有一个方向的阳光最明亮,树木高大茂盛,于是我就冲那个方向走去。走了没多远视野就开阔了起来,前面出现了一处院落,我看了看,这就是龙王庙的庙门了,没想到还没塌啊,不过门上都快长草了,真是多少年没人来过了估计。

大海当先一脚踹开了庙门,大步的走了进去,我也跟着他后面,到院里一看,这庙也没多大,我们就冲屋里走了进去,正中间是龙王爷的石像,有几个香炉,满屋的蜘蛛网,还有神案上厚厚的尘土,透亮的瓦缝,都说明这里废弃多时了。我示意大海四周围看看有什么特殊情况没有,然后就仔细观察着这神像。

走到一边的一块石头旁边,我拿手套摸了摸上面的灰,坐下了,点了根烟抽,刚吸了一口,眼角的余光好像发现这石头案子下面有些纸张。我起身走过去,搬开案子,拾起了地上的东西,当下一看,竟然是几张没烧完的旧照片,我拿起来走到屋外头,在阳光底下看了起来。

这一看吓得我被烟呛了一口,这被烧过的半拉照片上是个满是血迹的尸体,我又翻看了剩下的几张,忽然,看到一张照片隐约照的好像是些石兽,还有这背景应该的竹子,对,没错,就是竹子,那这,这岂不是我们家墓门的所在位置。

我心里一下子凉了起来,肯定有人来过这里,还去过我们家的祖坟,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竟然还有照了相,不过烧毁照片,应该怕是留着多生是非,或者已经没用了对来这里的人。

心里正疑惑呢,大海从屋里也走了出来,冲我就喊道:“我靠,轩哥,看来这里虽然荒废了很久,不过还是有游客啊,在我们之前,有人来过,真是山高自有客行处,水深自有渡船人啊。这就是他们留下的…”

说着话,举起一中华香烟的烟盒,我拿过那烟盒看了看,挺新的,我拿起来闻了闻,里面还有零星的烟末,应该没多久扔这的,这烟挺贵的,估计来这的也是个大财主。不知道这荒山野岭的有什么可观光的,难道真是来拜我们家祖坟?

“还有,老轩,那后面的房间扔的一地的烟头,我肯定这不只是一个人,最起码两个人,看样子还在这破庙过过夜。”

我心里一个激灵,急忙道:“走,赶紧去墓区看看,这些人到底有没有去过。”

我用手表对着太阳的方向,心里计算了一下大概的方位,便叫上大海跟在我后面,多注意情况。

出来庙门向林子里走了没多远,就是一大片茂密的竹林,我的脚步慢了下来,目光扫视着周围的地面,进入竹林子没几步,就看见地上有些石头的雕刻,都是些怪兽,我从来没见过,我眼睛一直搜索着爷爷说的那石头龟,果然,在一片朽烂的树皮下面看到了它,我叫上大海拿铲子挖挖看。

大海把背包扔在地上,动起手来,没几铲子就露出来那石龟的全貌,我示意他把石龟推开,挖下面。心里想着,这东西应该没人碰过,看大海下铲的力度,下面的泥土还很硬,不像是挖开又重新填上的,显然之前来的那些人不知道这七星罗盘的所在,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来找这个的,他们究竟来干什么的呢。

没几分钟,大海挖了有个半米见方的坑,对我说:“有东西,是个铁皮箱子,不算大,铁条封的,没上锁。”

大海带上手套,伸手下去拔出那陷在下面的铁箱子,随手从腰里拿出那把匕首,一下挑开了铁条插封,递给了我。

拿铲子敲了敲上边的锈迹和泥土,我慢慢的打开,一张油布包着的东西平躺着箱子里,看起来好像完好无损,于是我带上手套,把油布拿掉,露出了里面那青铜的七星罗盘,我拿起来仔细的端量着。

还没等我看清楚,忽然“啪”的一声,罗盘的指针齐根而断,同时我觉得周围的林子里一股阴森的冷风吹过,身后像是有什么东西迅速的靠近,我赶紧回头去看,但是什么也没有,还是那茂密的竹林,杂草横生的墓区,只是这地上落下了许多的树叶,应该是刚才那阵风。

回头又看这青铜罗盘的断针,我让大海看了一下断口处,以他的经验来看,这应该不是刚才我看的时候弄断了,这金属的怎么说也不能那么脆弱啊。那为什么我一看它就断了呢,真是活见鬼了。

我在旁边点了根烟,抽了起来,再次看这周围的风水脉象,倒觉得这里是个隐藏的风水位,茂密的树林子,还有这玲珑回转的地势,冲着山顶的方向看去,真有种淡出云端的感觉,倒也是一处宁静安详的宝穴。

不过刚才那股子阴冷的风,到底是怎么回事。

罗盘海棠小说名字叫做《鬼画》,这里提供罗盘海棠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鬼画小说精选:我心想,他娘的,果然是来找这破盘子的。还真是个好东西,不知道爷爷当初从哪弄来的,这俩女人的来路肯定不小,一口的京腔,身上带的东西也不少,不知道都是些什么,看来还有另外一帮人也再找这七星罗盘,应该不是她们一伙的。看这李双的谈吐气质,应该是古董文物方面的专家,还有语雪晴也不简单,我猜也是名门之后,有身份背景的人,肯定不是农村的,一个个穿的跟电影里面的人物似的。光这姓,我就没听说过哪门子的人还有姓语的。正要继续问她们为什…

我心想,他娘的,果然是来找这破盘子的。还真是个好东西,不知道爷爷当初从哪弄来的,这俩女人的来路肯定不小,一口的京腔,身上带的东西也不少,不知道都是些什么,看来还有另外一帮人也再找这七星罗盘,应该不是她们一伙的。

看这李双的谈吐气质,应该是古董文物方面的专家,还有语雪晴也不简单,我猜也是名门之后,有身份背景的人,肯定不是农村的,一个个穿的跟电影里面的人物似的。光这姓,我就没听说过哪门子的人还有姓语的。

正要继续问她们为什么要找这七星罗盘,还有到底要去做什么事用到这东西。门外边突然隆隆的响起来雷声,我起身走到门口一看,傍黑的天空哗哗的下起雨来,心想这倒好,还真要在这荒坟边上的破庙里过夜么?

大海看着门外的雨,对我说这雨下的挺大的,走路到那二郎庙村得二十多分钟,到了都成落汤鸡了,今晚就凑活凑活在这庙里待一夜吧,可怜那俩妮子,受罪咯。

我看向语雪晴她们,只见她也起身走到门口,望着院子里这瓢泼的大雨,发起了感叹:“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行船又遇打头风,碰上你们,还弄了这么个下场。”

听这话的意思,好像碰到我们就这应该倒霉么...?

接着我转身走进旁边的房间,看了一下周围的地面还有屋顶,应该不会漏雨,不过这间小了点,倒是升个火围着也暖和。我就告诉大海拾掇一些柴火破木头的升堆火。

我回头对语雪晴说:“夜里冷,就这间屋子凑活凑活吧,我让我那哥们升堆篝火,咱们好好聊聊你的事。”

她们两个听了我的话,也点头同意了。我点起一支烟,走向门边站着,没有再理会她们,回想起今天来到这坟地里遇到的一切,心里默默的盘算着,这七星罗盘的来历和用途很不简单,先前那帮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肯定会碰上,现在还是听听这俩人找这东西做什么用的吧。

大海在我身后拍了一下我肩膀,说道:“老轩,想什么呢,那画的事得从长计议,你也别太放在心上了。”

我点头答应着,外面的雨下的很大,冷风吹着雨点打在我的脸上,在这荒坟野地里,我心里又升起了先前的那股阴冷的感觉。

仿佛一个可怕的未知生物,正在踏进我的内心世界,我看不到它,却能感觉到,让我不寒而栗。

走进里边的屋子,语雪晴和李双已经找了块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地上燃起了篝火,大海拿出了他买的烧鸡,拿着那把短刀开始坐在篝火边烤了起来。我走到语雪晴的对面,坐了下来,掐掉烟头,扔进火堆里,然后开口对她说:

“语姑娘,你说你们俩是从北京来的,不知道贵府在什么地方,你们两个又是做什么的?还有这七星罗盘我听爷爷说过,是埋进这墓室里了,我们这次来主要是来拜祭祖先。但是没想到发现祖坟已经被人挖了,估计你们要找的东西早就落入他人之手了。”

我说这话的时候面色沉重,她们也肯定觉得,自己家的祖坟都被人挖了心里也绝对不好受,我便想着撒个谎,反正这东西我是没打算交出去,管你拿它干什么用。

语雪晴听了我的问话回答说:“我家在丰台,李双她是东北的,我们是大学时候的同学,现在是我请她来帮忙的,关于七星罗盘的事还要从一幅画说起,是一幅非常奇怪的画。”

我一听她提到“画”,心里顿时猛的一紧,难道是我们家那幅,很奇怪?八九不离十应该就是。另外,这俩是大学生,够稀罕的啊,真是我张某人眼低,把人看的也低了。

但是我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惊讶的表情,依旧很平和的问道:“哦?是什么画,有什么奇怪之处。”

她看了我的反应,并没有诧异,而是继续说起了关于这画的事:

我们家姓语,在北京并不多见这个姓氏。语家祖上在早在清朝的时候,就是四九城有名的大户人家,专门做着古董字画、金石玉器的买卖。祖上有个人叫语天恒,在一次偶然的交易中获得了一幅画,当时看到画的内容和手法,他赞不绝口,于是就把这幅画视为珍宝,自己收藏了起来,并作为传家宝一样的东西,一代代传了下来。

画里面是一处别致的庄园,很大的部分都是红艳艳的海棠花,显示出一种非常欢快明亮的感觉,这一簇解语花,在作者的笔下舒展的淋漓尽致,豪情奔放,让人看了之后,仿佛置身于院落之中,触手可及这娇艳欲滴的花朵。

但是,到了我曾祖父的时候,这幅画发生了变化。

他老人家那会,喜欢上了一个富家小姐,人就叫海棠。那位小姐非常喜欢舞文弄墨,琴棋书画,无所不能,是个货真价实的才女。我曾祖父为了讨好她,拿了家传的这幅画过去,送给了她,也算作定情信物。

但是这位小姐的家里长辈,不同意她与我曾祖父交往,多半是看着年少的曾祖父,性情高傲,风流成性,家里已经有老婆了,还要找小的,虽说语家势强力大,但海家并不愿意小姐屈身下嫁,所以不同意他们交往,就说是已经为女儿找好了人家。

但是两情相悦,情投意合,暗地里早已私定终身,哪还听得家里的安排。

海家发现若是不及时的掐断这段情缘,估计会不好收场。于是就把海棠许了一户人家,海府的人怕小姐跑了,就给软禁了起来,差人看着。

海小姐知道此事之后,非常的伤心,更是有无尽的恨意。看着那幅海棠的画,心向神往的提笔落下了一句诗“一世姻缘三寸天,为君身居彩凤轩;玉树海棠花开日,琼龙玉璧了尘缘。”

据说婚礼当天进屋找人的时候,海棠早已不在了,海家人在海府里里外外找了好几圈,都没有踪迹。最后只看到桌子上的这幅画,海老爷看了这幅画之后,十分震惊,因为这画中的女子,分明就是自己的女儿,衣装打扮,举止神态,虽说看不见脸,但也足以让人惊惧。

事后我曾祖父去过海家了解情况,但是也没得到什么好的对待。

自此之后,海家人便和语家结下了仇。海家人认为海棠小姐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被这邪异的画给吸进去了,于是请了一位风水大师来看。

风水先生看了这幅画之后就说,此物留恋凡尘俗世,通灵已久,不过未逢奇缘,今日海棠一现,正是笔墨之处,意会神通,只怕海小姐她是回不来了。

海家人听了这话之后,万分的伤心,就找人给海小姐修了一处墓穴,做了个衣冠冢。

墓穴修的很是讲究,墓室的布置都和海小姐住的房子一模一样,就是所谓的“彩凤轩”,字里提到的玉树海棠,只不过是小姐生前阁中最喜的摆设。

至于那幅画,海家人则交给了那位风水先生处理了,最后,也不知所踪,无可查询。

海棠墓的地宫,是那位风水先生封的,用的正是七星罗盘定位,设置机关巧术,据海家人说,有了这罗盘,便能再次开启墓门。

另外玉树海棠虽然摆在了地宫里,但是也用石棺封了起来,这位风水先生说,若是海棠那首诗会应验的话,必违天道。

死者复生,断已隔世,若是任其发展,则殃及后世,祸乱人间,必须封死这玉树,不能让怨气有朝一日破纸而出,更不能破土而出。

我曾祖父因为此事的缘故,伤心欲绝,只道天命之处有因缘,没过中年就去世了。

而那海小姐提到的琼龙玉璧,乃是她屋内书桌之上的物品。是个年代久远的玉石器物,海老爷宠爱海棠,就把这东西送给女儿。

据说下棺封墓的时候,那玉树海棠也埋了进去,只不过琼龙玉璧,那风水先生认定这玉璧比这海棠纸画更邪门,既然诗中说道,玉璧决定事实因果,大家便也都觉得此物妖异,若是再如海棠纸画一样,岂不是更要糟糕。

便寻能人异士,又把它封入了海老爷所指的唐朝那郡主的地宫,这次封闭应该十分的严密,七星罗盘便是在这里第二次出现。

至此,此事就平息了下来。

现在,我们到这里来,是我爷爷的指示,他老人家久病不起,今年三月以来晚上老是梦到海棠花谢,玉璧出封。人岁数大了,精神上又受此折磨,早已是病入膏肓,现在也已经去世了。家里害怕海棠之事会再祸及语家,便着手查询此事的来龙去脉。

当我们查到你的时候,只是为了这七星罗盘,因为这样东西,它是进入海棠墓的钥匙!

我们要进海棠墓,看她当年所下的断言,到底会不会成真。

只求她不要再纠缠语家,三世之隔,早已物是人非,人去楼空,何苦为难自己,在这邪异的纸画当中寻求自己的归宿!

我听了她的话,说的云里雾里的,脑袋一阵晕眩,这么些年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全翻出来了。头疼。大海也在一边听的昏昏沉沉的,这一会我们俩烟筒,一直没停的冒烟,不过那李双好像对这事挺感兴趣的。眼睛里直放光,听的兴高采烈的问这问那。

语雪晴说完之后,表情好像很放松了,笑嘻嘻的看向我,好像等着我的反应。

我看着她的眼睛,还有刚才那一瞬间的俏皮劲,充满了纯真和可爱。

这一下子竟然不由的痴了,不知不觉得一只手在我眼边前晃悠起来。

我一看是大海傻笑着捉弄我呢。

“看傻了老轩,还是听傻了啊?人家语姑娘都不好意思了,哈哈...”

语雪晴看大海打趣并没有生气,反而有点害羞的低下了头,这回我更不好意思了。

“咳,咳,那个语小姐的家世原来这么的庞大惊人,不过我们没在北京生活过,也没办法领略你所说的这风土人情。但是你的目的呢,我现在是搞清楚了。实在不好意思,这七星罗盘现在正在我身上,不过具体的事情,你还得让我琢磨琢磨,我得回老家一趟。还有,这罗盘已经坏了,我拿回去看能不能修好,咱们再从长计议,毕竟这东西现在是我们家的,我是老大,我做主。”

下一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 钟,大&海挖了

    没几分钟,大海挖了有个半米见方的坑,对我说:“有东西,是个铁皮箱子,不算大,铁条封的,没上锁。”

    2021-01-13 01:07:49详情点赞(0)回复(0)
  • 有点衰&计就成

    正感叹这坟地的破败,大海突然叫了起来:“找到了,你老祖宗的坟,不过有点衰啊,碑上的字都快看不清了,要是我们再晚来几年,估计就成白板了。”

    2021-01-12 11:25:46详情点赞(0)回复(0)
  • 蟠龙山&现在人

    听这老头子说的话,这附近的村民几十年前就搬走了,那这小垛村离蟠龙山也就二三里路,估计现在人应该也不多了。

    2021-01-11 09:41:51详情点赞(0)回复(0)
  • 走了二&上百年

    大概有走了二十多分钟,突然我觉得周围的房子好多都是破旧的不成样子了,很多都坍塌的连块整砖都没了,心想这估计有上百年没人住了吧,我们家以前真在这住?

    2021-01-12 11:07:43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方位&多注意

    我用手表对着太阳的方向,心里计算了一下大概的方位,便叫上大海跟在我后面,多注意情况。

    2021-01-10 02:32:23详情点赞(0)回复(0)
  • 人活几&几行的

    这里埋藏着多少人的过去,人活几十载岁月,到最后也不过是一抔黄土,带不走任何的金银财富,留下的也只是这半块石头上寥寥几行的碑刻,或许,有的连名字都没有。

    2021-01-11 12:26:56详情点赞(0)回复(0)
  • 计他也&了。

    老头一看说多了也没用,估计他也搞不懂我们来这破地方干啥的,就扭头走了。

    2021-01-11 11:13:14详情点赞(0)回复(0)
  • 么脆弱&见鬼了

    回头又看这青铜罗盘的断针,我让大海看了一下断口处,以他的经验来看,这应该不是刚才我看的时候弄断了,这金属的怎么说也不能那么脆弱啊。那为什么我一看它就断了呢,真是活见鬼了。

    2021-01-10 09:22:43详情点赞(0)回复(0)

为您推荐

短篇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