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小说 → 奈何连枝非彼愿小说

奈何连枝非彼愿

阅读王

连载中免费

《奈何连枝非彼愿》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讲述连若伊,强子,慕轩柘,花魁之间的故事。奈何连枝非彼愿约150000字!……

编辑:长青诗|9222次点击更新:2020-11-20

在线阅读

《奈何连枝非彼愿》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讲述连若伊,强子,慕轩柘,花魁之间的故事。奈何连枝非彼愿约150000字!……

免费阅读



不再遇见是对你我最好的结局。

花魁小说名字叫做《奈何连枝非彼愿》,这里提供花魁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奈何连枝非彼愿小说精选: “今天是‘花魁之夜’,可有的忙活,你先在下厢房好好休息休息,一会儿可别忘了出来干活啊,不然又得挨刘妈妈的打了。”翠儿说完,便关上门离开了。下厢房是醉春楼的丫鬟们休息的地方,这儿像极了连若伊幼儿园时候的小睡室,规格却大得多。房里少说有上百张粗木桩做成的单人床,每张床都用深蓝色的粗布床单铺着,床尾都加着同等长短木柜,大都上了锁,存放着丫鬟们各自私人物品。连若伊正准备撬开莺儿的柜子,瞧瞧里面有什么值钱的玩意儿的时候,房门…

“今天是‘花魁之夜’,可有的忙活,你先在下厢房好好休息休息,一会儿可别忘了出来干活啊,不然又得挨刘妈妈的打了。”翠儿说完,便关上门离开了。

下厢房是醉春楼的丫鬟们休息的地方,这儿像极了连若伊幼儿园时候的小睡室,规格却大得多。房里少说有上百张粗木桩做成的单人床,每张床都用深蓝色的粗布床单铺着,床尾都加着同等长短木柜,大都上了锁,存放着丫鬟们各自私人物品。

连若伊正准备撬开莺儿的柜子,瞧瞧里面有什么值钱的玩意儿的时候,房门突然就被推开了。

又是早晨那个老女人!

她顺手拿起一把戒尺,瞪着这个女人说道:“怎么,挨打没挨够啊?你来干嘛?”

连若伊的额头上裹着纱布,有血微微的渗出来,再加上她本身体型庞大,生气的时候脸颊的肥肉把鼻子推得高高的,显得十分凶狠。

“哎呦喂”枯瘦女人被她吓得一聚灵,“你刘妈妈我可不是来同你打架的!你知道的,今儿是‘花魁之夜’,前院的人忙不过,你就不必在后厨烧开水了,陪我一道去招呼二楼看台的客人。说不准有哪个有钱人瞎了眼,不就随了你的心思了?”

连若伊对现在新奇的一切都有兴趣,于是想都没想就跟她走了。

这会儿,连若伊才算领教到醉春楼极尽奢华之处。屋顶上,檀木架起的云梁悬挂着几处巨大的灯是用玉璧水晶雕琢的,每个厅角又浮起玉钩连云纹饰的明珠灯,香雾缭绕,让整个醉春楼晃如仙境。一楼大厅的中央是能升降的旋转舞台,帷幕是鲛绡做的,上面有用金线绣成的大朵牡丹。四面围就的庭廊,朱漆金粉、浮雕彩绘,最普通的门把儿也精雕细琢地篆刻着几个小小的金蟾,可以窥伺到这厅内细节装饰的考究。

“花魁之夜”顾名思义就是选取花魁的日子。醉春楼每两年举行一次这样的活动,场面非常盛大,来参加的人不是贵胄名流,就是富甲一方,其中不乏皇亲国戚、外族王侯。

别看声势浩大,选花魁的规则却非常简单。起先从醉春楼还未侵染风尘的艺妓中选出三个最具人气的,然后在“花魁之夜”三人按照人气大小依次登台献艺。与此同时,公子哥们将标注着不同数值的价签儿投掷到代表三人的签筒里,接着由醉仙楼的账台将签筒上对应数值的真金白银堆砌到所属艺妓所坐的台子之下,台子随着金银的多少不断升高,谁的台子堆得最高,谁就是花魁。

当选花魁的艺妓是有机会恢复自由之身的,但必须将自己的处子之夜进献给出价最高的人。也就是说,想得花魁者不仅需要在投掷价签儿时出手阔绰,还必须在夺花魁的环节再一掷千金,若最后中标的客人想将花魁买来做小妾,必须要同花魁本人说定,还需按良家小姐的礼数,请得三姑六婆,明媒正娶。

华灯初上,醉春楼宾客如云,熙来攘往,好不热闹。来来往往的不光是华服着身的男人们和不断附着于他们的青楼艳妓,还有不少小厮、丫鬟和老鸨。四五个身披梨花银纹烟萝纱衣的婀娜舞姬被细线吊在大厅的上空,一会儿轻甩着袖口绵长的绢带,一会儿倒吊着拿腿攀住细丝,露出光洁的皮肤。中央的舞台上也有几个胸裹彩绸、下着白纱的女子,她们把脚踝拴上银铃,随着乐曲舞动着曼妙的身姿。

连若伊站在二楼的看台上,从她的位置看下去,大厅里座无虚席,整个醉春楼泛着靡靡之色。三两成群的商贾豪绅把那些红粉艳妓揽在身前,扭动着肥硕的身躯叫嚣个不停;官宦名流们一面把酒言欢,一面逗弄着自己怀里的莺花燕儿;几个文人骚客拥坐一团,其中一个诗意大发,就将身旁的美女衣服一扯,沾染墨汁,在那女子的身上写起字来,引得周围欢呼阵阵.....

连若伊摇了摇头背过身去,没成想,却正好撞见更刺激的一幕。

她所在包厢的那位王公世子左手端起酒盅,却将右手探进软绵地靠在他肩膀上,那个身穿杏色薄纱长裙的美女的裙摆底下。这位世子把酒含在嘴里,轻轻地灌入这个女子胸前绯色正甚的深沟处。女子有一张素雅的脸庞,此刻却显得格外妖媚,她清丽的面容泛起淡淡的红晕,两只手紧紧地拽着男人深蓝色云锦长袍的盘扣处,不时发出低低的**声。......

连若伊愣愣的看着这两个视自己为无物,上演香艳戏码的男女,脑子像爆炸一样。

难道我以后得生活在这种地方?

不行!绝对不行!

奈何连枝非彼愿小说名字叫做《奈何连枝非彼愿》,这里提供奈何连枝非彼愿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奈何连枝非彼愿小说精选: 天空微微泛白了,对面的楼上还有户人家固执似的亮着灯。偶尔能细微的听到一点轰隆的声响,那是有几辆车从不远处的立交桥驶过。赞城的秋天,这约莫是快5点的光景。大概全世界就只要自己醒着吧。她想。手机上的光微弱的映在她的脸上,惨白惨白的,像是侧身死去的女尸。屏幕那头回响着一句话“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Sorry!The subscriber you......”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四年来,每次吵架,他都会使用这招,他都觉得烦了,而她还是乐此不疲的重…

天空微微泛白了,对面的楼上还有户人家固执似的亮着灯。偶尔能细微的听到一点轰隆的声响,那是有几辆车从不远处的立交桥驶过。

赞城的秋天,这约莫是快5点的光景。

大概全世界就只要自己醒着吧。她想。

手机上的光微弱的映在她的脸上,惨白惨白的,像是侧身死去的女尸。

屏幕那头回响着一句话“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Sorry!The subscriber you......”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四年来,每次吵架,他都会使用这招,他都觉得烦了,而她还是乐此不疲的重复拨打着这个号码。

“王八蛋!”她突然歇斯底里的大喊,没震呵住谁,反倒自己默默的留了两滴泪。倒不是因为用情过深,她只是气不过,这么多年,都是这货损自己,从来没有损成过他。

“王八蛋慕轩柘先生,咱俩分手吧,你说你也烦我、我也看你不爽,不如咱们随了彼此的心愿,赶紧你走你的独木桥,我过我的阳关道,各奔前程,好不好?”她反复斟酌以后,打了一行字发了出去,把手机丢到一旁,闭上了眼睛。

“叮......”刺耳的手机铃声把她吵醒了。

她无力的抓起手机,电话里传来一个男人好听的声音,让你感觉他在说情话:“哟,烦人精连若伊小姐,你想好了?这可是你要分手,不是我逼你的。今天下午六点到我公司等我,不准迟到!你知道的,如果迟到,那你就别想让我答应你任何事儿。甭想跟我提分手,乖乖给我滚回来当我的陪睡小姐,反正你这种女屌丝在外面迟早会饿死。还有,那句话叫‘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白痴。”

“我TM该你啊?老娘这几天没住你家不照样活得挺好。你才是白痴!你知道......”

还没等连惜若把话说完,那头已经挂断电话“嘟...嘟...嘟...”

这个男人从来不给她争辩的机会。就像四年前一样,连个招呼都不打,就闯进了她的世界,不由分说地成为她的男朋友,好像就是为了在她生命里嘲笑她、折磨她、打击她。

她喜欢跳舞,他说她跳舞像弹簧没有一点美感,快不要浪费时间了。她去参加舞蹈大赛,进了决赛的那一天,他非但没有承认自己的错误,反而像提小鸡一样把她从现场揪出来,原因是身为他堂堂慕氏集团继承人公认的女朋友,在非慕氏公关活动的媒体前,不准抛头露面、丢人现眼!这是什么鬼理由?!

他嫌弃她一天到晚没有正事儿可做,就知道吃喝玩乐和跟他墨迹,于是一毕业她就找了份工作,证明没有他慕轩柘她连若伊也是可以凭自己过活的。然而慕轩柘根本不在乎她这么一点小小的自尊,嘲笑她那点薪水都不够自己一辆车的油钱,还是乖乖在家呆着,用不着瞎卖力气。

她因为工作上的应酬得晚点回家,慕轩柘像疯子一样开车跑到餐厅。闻到她身上有酒味以后,一拳就打在她客户的脸上,拦到拦不住,劲儿大的像要吃人。接下来的日子,他报复一样地吞并了这家企业,却把她炒了鱿鱼。

......

一想起这些,连若伊就气不打一处来。本来就不是你情我愿在一起的,装装样子骗骗老人家就行了。这货却说他对自己一见钟情了,这倒好,被占了便宜不说,还搭了自由。本以为是撞大运了,老天赐给她一个颜高活儿好不粘人的行走ATM机,可是没过多久那个王八蛋就露出了本来面目,对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他不给你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还不准你占用自己的时间。这是什么霸道条款?!

所有他给的一切,无论好坏,她都得默默承受,谁叫当初是她自愿爬到人家床上去的?她像个斯德哥尔摩患者一样,屈辱地习惯了跟这个男人在一起,永远下不了决心说分手,毕竟早上在东京,晚上飞巴黎,这需要花钱的事儿,没他可真不行。但是这货就和个定时炸弹一样,只要不和心意,出口就骂,从来不给你解释的机会;高兴的时候活像要把全世界都给你,而更大的可能性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生理需要。妈的,姐是你包养的小蜜啊?!小蜜也不用承受这么跌宕起伏的刺激吧?得,那这富人的生活,姐不过了还不行么?

下一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