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小说 → 亡国公主要翻身小说

亡国公主要翻身

阅读王

连载中免费

《亡国公主要翻身》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讲述白正轩,红药,福伯之间的故事。亡国公主要翻身约82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编辑:春风酿酒|7543次点击更新:2020-11-19

在线阅读

《亡国公主要翻身》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讲述白正轩,红药,福伯之间的故事。亡国公主要翻身约82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免费阅读


亡国公主要翻身txt下载  亡国公主要翻身 小说犹记惊鸿照影  亡国公主要翻身 小说  


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亡国公主要翻身小说名字叫做《亡国公主要翻身》,这里提供亡国公主要翻身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亡国公主要翻身小说精选:玉佩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像白正轩那痞痞的坏笑,更像我此刻跳动的心脏。我鼻子一酸,险些落下泪来:“福伯,你是个好人,会有福报的。”福伯嘿嘿笑道:“很多年没人这么说过我了,想当年我也是沙场饮血的人,现在倒成了好人了。好了,不说了,等会二公子房里的蕊珠会来带你去做一个登记,记住,在二公子房里只要做事,不要多说话,也不要有好奇心。”这些大户人家的规矩大多就是这些,我早已知晓,但还是谢过了福伯。午时三刻,前院的锣鼓声熄了,想必是宾客们…

玉佩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像白正轩那痞痞的坏笑,更像我此刻跳动的心脏。

我鼻子一酸,险些落下泪来:“福伯,你是个好人,会有福报的。”

福伯嘿嘿笑道:“很多年没人这么说过我了,想当年我也是沙场饮血的人,现在倒成了好人了。好了,不说了,等会二公子房里的蕊珠会来带你去做一个登记,记住,在二公子房里只要做事,不要多说话,也不要有好奇心。”

这些大户人家的规矩大多就是这些,我早已知晓,但还是谢过了福伯。

午时三刻,前院的锣鼓声熄了,想必是宾客们前去宴席了。

蕊珠着淡蓝色衣裙姗姗来迟,女子梳着整齐的流云髻,脸蛋尖尖的,眉眼细长,有一种岁月的积淀在里面,应是裴府的老人了。

快步走进院门喊道:“福伯,人呢?”

福伯含笑着迎上去道:“人给二公子找好了,还请蕊珠姑娘过目。”

蕊珠点点头,看向立于屋前的女子,并不惊艳的外表,却有一种令人安心得感觉,眉目间是浓浓的书卷气,像是读过几年书的人。

蕊珠往前走了几步,向我微微俯身道:“我是二公子房里的蕊珠,敢问姑娘怎么称呼?”

“苏锦荷。”我回礼道。

“是家和万事兴的和吗?”她的眼睛眯起来,像只小狐狸。

“不是,是荷花的荷。”

“哦,那锦荷姑娘跟我来吧,二公子还等着呢。”她引领着我向门外走去。

我回头望了望福伯,朝福伯道:“福伯,您多保重。”

这一刻,我分外想念师父。

他一双眼睛像是浸在湖水中的冰晶一样澄澈清亮,眼角微微上扬,显得有些妩媚多姿。

他着一身银白色里衣外加薄薄的外衫,里衣领子高高的遮住脖子,白衫上绣着朵朵白色的莲花和一些银丝暗线,脸色是常年病态的苍白,像是很久没有见到过太阳,额头上隐约可见的红色花纹显得他非人非神,十分妖治。

他打量了我一会道:“你读过书,在哪个书院?”

“回二公子,只是在奉贤书院读过几年而已,算不了什么。”我低头答道。

“当然算不了什么,要是你读书万卷,也不至于做丫鬟了,是吗?”他言语清淡,像是一杯无糖的水。

“二公子说的是。”

蕊珠走进来,行礼道:“二公子还满意?”

男子点了点头道:“就留下吧,正好书楼里还缺个研磨,整理书卷的,就让她去吧。”

蕊珠应了声,领我出去,我回头,正好与他对视,男子眼神透亮,冲我微微一笑,让我心跳漏了一拍。

“你只管在这里好好干,二公子不会亏待我们的。”蕊珠领我进入书房,我顿时被这景观惊呆了。

两层的小阁楼,古色古香,数不清的书架摆满了数不清的书本,满室飘荡着纸墨香气,风吹动纸页,发出沙沙的声音,古老而又动听。

“这里的书都是二公子的吗?”我问道。

“当然,这里的书二公子都看过,而且都做过标记了,要不是二公子身体不好,现在也该是威震四方的大将军了。”蕊珠泄气道。

我抚摸着一本本整洁精致的书本,书脚边有微微的磨损和卷起,想来主人经常翻阅它们,书页边还有红色毛笔做的标注,工整的小楷,一排排舒展开来,像女子好看的纱绢,流畅丝滑。

“锦荷,听说你是福伯在后山捡回来的,那在新叶城你还有什么亲人吗?”蕊珠帮我把宣纸码好,扭头问道。

我想起红药姐姐,想起她那山茶花般温暖的笑道:“有是有,可惜现在我找不到她,也不知道她过的好不好。”

“原来是这样,你不用担心,要是她知道你在裴府一定会来找你的。”她安慰我道。

我点头道谢,然后开始打水打扫书房,我喜欢这个书本堆砌的世界,没有烦恼,也没有忧愁。

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下笔流畅,一气呵成。

他看看我,笑道:“锦荷,你也来写写看。”说着,把毛笔递给我。

我略微有些讶异,还是接过了毛笔,这是宋代词人李清照的名句,相传她的丈夫把两人的诗词掺在一起,让友人评评谁写得好,友人们斟酌再三,选了这句,从此,她的才气更是被人口耳相传。

在奉贤书院的时候,夫子也让我们练过字,其曰字如其人,我的字虽不如杨月欣那么雍容华贵,不如白正轩那么洒脱不羁,却也自称风骨,起码字体没有书院倒数第一。

我收笔,转身看向他,在这里呆久了,对他的脾性也有所了解,他房中下人不多,能近身伺候的就只有蕊珠一人,待下人还算温和,为人云淡风轻,不是利欲熏心的人,喜吃咸,不爱吃甜,最喜欢福熹阁的翠玉茯苓糕,最欣赏陶然居的笔墨纸张,每次去,都要买很多。

他走上前来,看了一眼,摇摇头道:“锦荷,你今日是没吃饱吗?”

我错愕的看向他,他今日穿了件晚烟霞紫纱绸如意云纹衫,显得整个人有了些精气神。

“下笔无力,收笔却又太用力,显得字体头轻较重,映射出写字人浑身无力,没有一丝刚强之气,病怏怏的,不行,重新写。”

我苦了脸,想在奉贤书院我的字可是备受推崇的,师父也夸我的字有公主风气,到了这,就成了病秧子了,他才是病秧子吧。

月上三更,我才回房歇息。

蕊珠睡在里间,为我留了一盏灯,见我哭丧着脸回来,笑道:“早知道会如此,二公子房里的丫鬟,小厮,还有嬷嬷们都被二公子调教过,这才是个开始呢。”说着,从里间拿出纸笔,铺开纸张,笔走游龙,流畅无比,我一时看呆了。

“看到没,拿笔的姿势和力道很重要,我给你开个小灶,不要告诉二公子哦。”我高兴的点了点头,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周礼》是必读的诗书,还有四书五经,茶艺六道都要略懂一些才好。”蕊珠把书一本本挑出来,放到我怀里。

“我虽然没有进过书院,但二公子倒教我许多呢,你要是想参加下一届的女官考试就必须把这些全都熟记,不准睡懒觉了,我会每天早半个时辰叫你起床背书。”

白正轩红药小说名字叫做《亡国公主要翻身》,这里提供白正轩红药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亡国公主要翻身小说精选:“苏锦荷,我可是专门逃课跑来告诉你的,真的出大事了。”他言语急切,不像是装的。“你家有权有势,逃课不过是闲来无事,消遣一把,我可不同,我要用功读书,不可乱来。”他乐了:“用功读书,就是在这数树叶子,你可得了吧,本大爷今日心情好,你有什么不会的我来教你,这下可以相信我了吧。”这小子,没什么优点,就是功课好,可与杨月欣相提并论。我点点头,表示同意。新皇登基,为充实后宫,命令每位城主挑选十名良家子送入国都新叶,参与选妃,而红药,就在这十…

“苏锦荷,我可是专门逃课跑来告诉你的,真的出大事了。”他言语急切,不像是装的。

“你家有权有势,逃课不过是闲来无事,消遣一把,我可不同,我要用功读书,不可乱来。”

他乐了:“用功读书,就是在这数树叶子,你可得了吧,本大爷今日心情好,你有什么不会的我来教你,这下可以相信我了吧。”

这小子,没什么优点,就是功课好,可与杨月欣相提并论。

我点点头,表示同意。

新皇登基,为充实后宫,命令每位城主挑选十名良家子送入国都新叶,参与选妃,而红药,就在这十名之中。

“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我责问白正轩道。

“这是父亲的决定,我也是刚知道就来告诉你,谁知你还不领情。”白正轩实在是满腹委屈。

“咳,早知道这样,就让红药嫁给你算了。”

“苏锦荷,不是任何一个女子我都能娶的。”

他说得认真,我竟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红药的家围了一圈的人,都是前来恭贺的街坊邻居,红药的父母满脸的喜色,买来了瓜子糖果请大家吃,我抓了把瓜子,拉着白正轩穿过人群,问了红药的娘亲红药在哪,这位老夫人难得正眼瞧了我一次,指了指茶园,我道了谢,连忙赶去。

我和白正轩赶到的时候,红药已经采了一篮子茶叶,看到我们走过来,擦了擦额头上晶莹的汗珠,笑道:“就知道你会来,这是新采的茶叶,今日请你们吃茶。”

我把篮子从她手中拿过来,塞到白正轩怀中,拉着红药走了一段距离,背对着白正轩,对红药说道:“红药姐姐,你当真要入宫?”

她点了点头道:“是城主大人亲自来家里告诉我们的,皇命不可违。”

“可是,新叶那么远,你识的字又不多,会被坏人欺负的。”我哽咽道。

“好了好了,锦荷不准哭鼻子,你教我的字我都记得,已经不少了呢,对了,还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要不要听?”她身量比我高些许,可以轻易的摸到我的头。

“什么好消息?”我惊奇的问道。

“我向城主求了一件事,就是明年的女官考试名单,我求城主也把你加进去,到时候,你去新叶参加考试做了女官,我们不就又见面了嘛,况且这也是师父一直以来的愿望,锦荷,你要努力了。”

我的鼻子酸的更厉害了,师父放下尊严去求,红药也去求,都是为了我,我怎能辜负他们的殷殷期望呢?

“那你什么时候启程去新叶呢?”

红药望向一望无际的茶园,微风吹过,卷起翠绿色的波涛,像片深沉的海洋,她的声音很轻柔:“明日,明日就走,锦荷,不要来送我,我怕我会舍不得。”

“不,红药姐姐,锦荷一定会去送你,你可要等着我哦。”

她刮了刮我的鼻子:“好啊,不过以后不准逃课,要努力学习功课,不准惹师父生气。”

“好啦好啦,一说起来就没完没了,好啰嗦,小心变成老太婆。”

红药笑了起来,眉眼弯弯,像从仕女图中走出来的,清新脱俗,但又不失雅致。

天色渐晚,红药催着我和白正轩赶紧回书院,不要惹夫子生气。

明年就是女官选拔的考试,也是科举考试,只是要比女官考试晚上几个月,等女官录取名单发布之后,再举行科举考试,奉贤书院为了提高录取率,增加了晚课,学生们要一直上课到亥时,才可入室休息。

和红药告了别,就往书院赶去,书院大门紧闭,只有爬墙进去了。

白正轩让我踩着他的肩膀爬过去,刚坐在墙头,就看见杨月欣一脸阴沉的站在墙角下,低声道:“苏锦荷,作为女子,你还有没有半分廉耻之心,看我不告诉夫子,你做的好事情。”

说完,转身而去,窈窕的身影消失在夜空中,我想叫住她,喉咙怎么也发不出声。

见我骑在墙头半天没动静,白正轩摇了摇我的脚,问道:“怎么啦,看见夫子了?”

“没有,看见你未婚妻了,不过,马上就能看见夫子了。”

“那你赶紧下来啊。”他急切的对我说道。

我看了看一下两人高的墙道:“你确定要我从这跳下去?”

“跳下来吧,我在下面接着你。”他往后退了一步对我喊道。

“那你可要真的接住我啊,要是你没接住,我让你好看。”我横坐在墙头上对他说道。

他点点头,我咬咬牙,闭上眼睛,用脚蹬住一点墙便往下一跳,他伸出双手稳稳当当的接住了我下落的身体。

我睁开眼,看见白正轩笑的面若桃花,吸了吸鼻子轻佻道:“没想到你还挺香的。”

我白了他一眼,从他怀里蹦下来,狠狠的往他膝盖上踹去。

“苏锦荷,你要谋杀亲夫啊。”白正轩吃痛的大喊道,口不择言。

喊声震破云霄,有人打开了大门,我回头,看见夫子满脸怒容的领着人,带着火把,大步流星的赶来了。

我被师父领回了家,好生的教导了一番,没有夫子的允许,不准回学院上课,白正轩只被罚抄了几十遍《周礼》,如今依旧在书院里潇洒快活,我真真是要郁闷死了,师父不让我出门,让我仔细的反省。

出不去门,就送不了红药,今天可是红药启程去新叶的日子啊!

咚的一声,有石子砸在窗户上,震得窗户嗡嗡作响,我打开窗户,看见白正轩站在墙头,手里拿着石子,看样子,还准备再砸一下。

“喂,白正轩。”我没敢大声,因为师父就在离家不远的街上摆摊算卦,他耳朵倒挺灵,听见我叫他,从墙上跳了下来。

“帮忙把我放出去,师父把钥匙放在了荷花池旁边,你去找找。”

他嗯了一声,走到了荷花池旁边,蹲下身,开始寻找。

四周寂静无声,只有他找东西悉悉率率的声音,我看看日头,快到午时了,再出不去,就送不到红药了。

下一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 得整个&人有了

    我错愕的看向他,他今日穿了件晚烟霞紫纱绸如意云纹衫,显得整个人有了些精气神。

    2020-12-03 08:27:01详情点赞(0)回复(0)
  • 要不是&是威震

    “当然,这里的书二公子都看过,而且都做过标记了,要不是二公子身体不好,现在也该是威震四方的大将军了。”蕊珠泄气道。

    2020-12-01 01:12:28详情点赞(0)回复(0)
  • 眉眼细&面,应

    蕊珠着淡蓝色衣裙姗姗来迟,女子梳着整齐的流云髻,脸蛋尖尖的,眉眼细长,有一种岁月的积淀在里面,应是裴府的老人了。

    2020-12-01 10:13:01详情点赞(0)回复(0)
  • ,我早&是谢过

    这些大户人家的规矩大多就是这些,我早已知晓,但还是谢过了福伯。

    2020-12-04 06:33:55详情点赞(0)回复(0)
  • &像是很

    他着一身银白色里衣外加薄薄的外衫,里衣领子高高的遮住脖子,白衫上绣着朵朵白色的莲花和一些银丝暗线,脸色是常年病态的苍白,像是很久没有见到过太阳,额头上隐约可见的红色花纹显得他非人非神,十分妖治。

    2020-12-03 11:57:53详情点赞(0)回复(0)
  • 个小灶&动之情

    “看到没,拿笔的姿势和力道很重要,我给你开个小灶,不要告诉二公子哦。”我高兴的点了点头,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2020-12-03 05:34:02详情点赞(0)回复(0)
  • “哦,&”她引

    “哦,那锦荷姑娘跟我来吧,二公子还等着呢。”她引领着我向门外走去。

    2020-12-03 06:25:32详情点赞(0)回复(0)
  • &蕊珠点

    蕊珠点点头,看向立于屋前的女子,并不惊艳的外表,却有一种令人安心得感觉,眉目间是浓浓的书卷气,像是读过几年书的人。

    2020-12-03 04:48:00详情点赞(0)回复(0)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