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鬼妻——消失的爱人小说

鬼妻——消失的爱人

坛主

连载中免费

什么是爱?什么是恨?什么是正义?什么是邪恶的力量?什么是信仰?这是困恼很多人的问题,一个故事就能提问这方面的疑惑。刘老大和刘狗蛋,两个孤儿从小慢慢长大的经历,村子里的人将爱无私的给了两个孩子,健康慢慢长大后亲眼目睹了家园被毁,亲人被害后弃田参军,在军队里这个叫丹爷的老头子喜欢凑热闹,人也傻乎乎的,下象棋的时候更是个臭棋篓子,可世界就是这么奇怪,他棋艺虽然不行,但是人品还不错,输了也不气不恼,找他下象棋的人很多,我们这帮小孩子也找他玩,一来二去就混熟了,我们也“丹爷”“丹爷”的叫他,丹爷从不翻脸,小孩子嘛,淘气也是难免的,这老爷子还拿退休金买糖逗我们这群孩子开心,我们也就不听家长的劝告,都去找丹爷玩,这丹爷在我小时候绝对是当之无愧的“孩子王”。。……

编辑:山川赋|2600次点击更新:2020-11-17

在线阅读

什么是爱?什么是恨?什么是正义?什么是邪恶的力量?什么是信仰?这是困恼很多人的问题,一个故事就能提问这方面的疑惑。刘老大和刘狗蛋,两个孤儿从小慢慢长大的经历,村子里的人将爱无私的给了两个孩子,健康慢慢长大后亲眼目睹了家园被毁,亲人被害后弃田参军,在军队里这个叫丹爷的老头子喜欢凑热闹,人也傻乎乎的,下象棋的时候更是个臭棋篓子,可世界就是这么奇怪,他棋艺虽然不行,但是人品还不错,输了也不气不恼,找他下象棋的人很多,我们这帮小孩子也找他玩,一来二去就混熟了,我们也“丹爷”“丹爷”的叫他,丹爷从不翻脸,小孩子嘛,淘气也是难免的,这老爷子还拿退休金买糖逗我们这群孩子开心,我们也就不听家长的劝告,都去找丹爷玩,这丹爷在我小时候绝对是当之无愧的“孩子王”。。……

免费阅读



男主以为女主傻,其实女主只是傻傻的爱着他罢了

  经过此战,梅江村出了一个有名的神枪手,名声在各个村子里之间都传开了,大家都叫他“刘独眼”,因为他在射击狼王的时候是闭着一只眼睛瞄准的,倒不是他真的是只有一只眼睛。

  狼是很聪明的动物,它知道这地方有肉吃,当时那可是大动作,狼跟狗可不一样,狗站在你面前会摇尾巴,它会跟你撒娇乞食;狼不一样,它从来都是自然界的猎手,靠捕食获得一切。狼站在你面前会趴下,为啥趴下呢?这样无论是攻击和撤退,它都能打出一个先手。狼是能站立的,一只成年狼站在你面前,实际上跟一个一米八的汉子是差不多高的,它也有锋利的爪子和锐利的牙齿,

  刘独眼心中估算位置,开了一枪,是空枪,他在打地上的石头,他为何要打地上的石头?实际上他心中在估算这一枪受到的弹道影响,如果单纯瞄准狼王的话,一旦一枪失手,再想找到难如登天,他只有一枪的机会,一枪成功,狼群撤退;一枪若失败,牧场丢了不说,所有的猎户今天要全交待在这,他不敢马虎。当时的处境实际上给刘独眼出了一个难题,他只有打一枪的机会,这一枪必须击中狼王,这一击必须要让狼王毙命,以上三条全都满足,困局得解,解决不了,他跟猎户们必死于当场。

  擒贼先擒王,道理是这个道理,可实践起来完全不是这么回事,这么多头狼,你根本分不清哪个是狼王,随着猎户们的抵抗越来越弱,狼群的进攻态势越来越强,狼群的进攻态势越来越猛,后面的狼几乎是踩着前面狼的尸体在往前跑的,甚至都不走它们常用“S”型路线,说明狼群中指挥这场战斗的绝对是一个狠角色,而且是一个跟人类打过交道有经验的狼。

  我一边吃着糖一边说道:“爷爷,听我家里人说你是犯了错的兵,是真的吗?”

  面对着刘独眼的注视,这只狼眼中甚至留露出了蔑视的感情,刘独眼隐约估计这头狼就是整个狼群的狼王。他抬起了枪,眯着一只眼睛,先把枪托瞄向中间,为什么狼王在左边他要往中间瞄准呢?如果单纯的瞄准狼王,狼王过于狡猾,一定会重新隐藏在狼群中,再重新寻找就太难了。

  我一个小孩子当然听不懂他在说什么,这说话完全没逻辑也没头绪。丹爷看了看我,我眨了眨我的眼睛抬头看着他,他低着头看着我,不一会,他微笑着顶顶我的脑袋,我也顶了回去,老爷子明显让着我,但那时候我可不知道,我还以为自己力气很大哩,丹爷故意被我顶倒。

  随着弹药箱的武器越来越少,猎户们已经有的拿出刀了,跟狼打近身战的话,有“三狼必死”理论,什么意思?如果猎户被三头狼围攻,用近身武器的话,他很少能活下来,狼的牙齿和利爪远比书上描写的厉害得多,尤其是面对着如此拼命的狼群,留给猎户的机会似乎越来越少。

  眼看着狼群一点点的浸入牧场,猎户们有得甚至都眼含热泪,不是激动,而是恐惧,开枪和击杀的东西也迟缓了好多,伴随着弹药箱的减少,猎户们马上就要失败了。这时候刘独眼走了出来,他跟其他的猎户不一样,他先观察了一会战场,其他的猎户以为他绝望了,但那时候也没人搭理他。

  时间倒退到1915年,在黑龙江的一个叫梅江村的地方,就有这个一户农家,主人姓刘,别人都叫他“刘独眼”,为啥起这么一个外号呢?这跟这个人的本事有关系,他是一个猎户,最出名的一次就是他一枪崩了一只狼王。

  我们这帮孩子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人带头领着哭,虽然莫名其妙,可也被这情绪所感染,于是发生了你哭我也哭,其实我们谁也不知道为啥哭的情,最后的情况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大家都欢天喜地的领到了糖果。

  因为是突然袭击,人们实在是准备不足,可不过去还不行,一些人家的羊啊、牛啊都在牧场里呐,而且狼群下山,袭击谁家也不一定,大家都是热血的汉子,你来我就敢干,双方都摆出阵势开干,可后来发现估算错误,甚至错的离谱,错在哪里了呢?当时农户低估了狼群的数量,报告的时候是100多头,可去了才知道,至少300头,黑压压的只能听到不停地狼吟声,当时的情况是普通的猎狗已经不敢动了,稍微好点的猎狗也不敢发出声响,羊群牛群更是乱作一团。

  丹爷明显沉思了一会,对我说:“严格来说我是被陷害的,而且我是自愿回来的。”

  这时候谁也没在意一个细节,刘独眼擦了擦手上的猎枪,像个艺术品似得观摩这把枪,然后似乎下定了决心一样,填药,上膛,他又瞄准了中间的石头。左边的狼王轻蔑看着这个人类,虽然它不知道他在打什么,但明显跟狼王没关系,狼王脸上露出贪婪的表情,它甚至想象到了把牧场所有的牛羊带走的情形,当然,这群猎户必须全部吃掉,以解心头只恨。

  小时候的我可是鬼灵鬼灵的,我一直怀疑丹爷兜里还有糖,就站在仓房门口露个小脑袋默默观察丹爷,我心里的想法其实很坏,万一丹爷兜里糖掉在他坐的地方,等他走了我还能捡起来吃掉,现实证明我是错的,因为每一次丹爷走的时候都会把他的屁股垫(就是坐垫,因为是垫在屁股下面的,我们东北人都管这东西叫屁股垫)收好,然后慢悠悠的上楼回家。

  我哪里管那么多,尤其听到这话,感觉不是夸我也不是骂我,赶紧踢了踢腿,淘气的说道:“丹爷爷你快点讲嘛,真的是,你这样我就不理你了哦。”

  丹爷摇着头笑了笑,说道:“我老头子可没什么故事。”说罢站起来,把他的屁股垫收起来,缓缓地走开。

  丹爷默默地把信收起,从兜里变戏法似得又拿出一块糖,对着我说:“小胖墩(我小时候比较胖),你小子鬼灵鬼灵的,天天在我走后扫荡,这是最后一块糖了,吃完赶紧回家。”

  我每一次都去他坐过的地方慢慢搜查,每一次都没有收获,小孩子就是感性动物,我总是觉得下一次一定有糖果在等着我,可这一次让我绝望了,为啥绝望,这老头子每次都下午4点准时回家,这一次不知道怎么回事,都快4点半了也没见他动地方,脸上还有很失落的表情,眼睛里似乎还有泪光闪动,手里哆哆嗦嗦从上衣兜里拿出一封信,哟呵,这老家伙有藏货啊,以我当时的小眼光判断,这封信肯定值好多糖果,因为他把这封信拿出来的时候是小心翼翼的。 下一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 潜了上&来,因

      这时候孩子们也潜了上来,因为害怕马蜂会沿着水路袭击他们,一直在水里呆着不敢上岸,这帮孩子们看到刘老大和刘狗蛋,捂着嘴笑了起来,刘老大和刘狗蛋一头雾水,完全搞不懂什么状况。

    2020-11-29 11:10:48详情点赞(0)回复(0)
  • 去晚了&说不定

      刘狗蛋:“那还说啥啊,赶紧的去啊,咱们去晚了说不定就没了。”

    2020-12-01 11:34:43详情点赞(0)回复(0)
  • 来劲了&,说道

      刘狗蛋一听吃的来劲了,说道:“黄刚,黄刚,吃啥?有啥好吃的?”

    2020-12-01 02:00:07详情点赞(0)回复(0)
  • :“黄&蜜当然

      刘老大一听蜂蜜也是流口水的,说道:“黄刚,蜂蜜当然好吃,但是咱们从哪搞这个东西。”

    2020-11-30 03:47:28详情点赞(0)回复(0)
  • 里去,&脸也肿

      “是啊是啊,还想蛰老子,这帮龟孙”说这话的是刘狗蛋,刘狗蛋也好不到哪里去,马蜂蛰的是刘狗蛋的右脸,他的右脸也肿了起来,跟刘老大一样,眼睛眯成一条缝含糊不清的嘀咕着。

    2020-11-29 01:53:18详情点赞(0)回复(0)
  • 不住了&搐,说

      黄刚也挂不住了,脸上一顿抽搐,说道:“我领大家去吃蜂蜜,你们去不去?”

    2020-11-30 07:34:21详情点赞(0)回复(0)

为您推荐

历史军事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