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生活 → 师娘,借个火小说

师娘,借个火

梧桐阅读

连载中免费

《师娘,借个火》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要讲述李福根,黄裙女子,红毛,老骚,吴月芝,段老太,王屠户,王义权,林老太,林子贵,老四眼,章家,章祖铭,老药狗之间的故事。师娘,借个火约186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编辑:清尊素影|14564次点击更新:2020-11-15

《师娘,借个火》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要讲述李福根,黄裙女子,红毛,老骚,吴月芝,段老太,王屠户,王义权,林老太,林子贵,老四眼,章家,章祖铭,老药狗之间的故事。师娘,借个火约186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免费阅读


师娘借个火小说免费下载  


不再遇见是对你我最好的结局。

李福根吴月芝小说名字叫做《师娘,借个火》,这里提供李福根吴月芝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师娘,借个火小说精选:“饭菜都好了,吃饭吧。”吴月芝早煮好了饭菜,没吃,等李福根回来。李福根哎了一声,看着桌上的饭菜,心里暖意融融,他特别喜欢这种家的感觉。“师娘,今天收的钱。”吃饭之前,他先把今天收的钱拿了出来,交给吴月芝,一共有八十多块,以前苛老骚在的时候,都是这样的,他出诊收了钱,回来就交给吴月芝。吴月芝今天却有些犹豫,道:“你师父也不在了,这个钱,你自己拿着吧。”“那怎么行。”李福根摇头:“当时说好的,我三年不拿钱的。”“可你师父不在了。”“我手艺还…

“饭菜都好了,吃饭吧。”

吴月芝早煮好了饭菜,没吃,等李福根回来。

李福根哎了一声,看着桌上的饭菜,心里暖意融融,他特别喜欢这种家的感觉。

“师娘,今天收的钱。”

吃饭之前,他先把今天收的钱拿了出来,交给吴月芝,一共有八十多块,以前苛老骚在的时候,都是这样的,他出诊收了钱,回来就交给吴月芝。

吴月芝今天却有些犹豫,道:“你师父也不在了,这个钱,你自己拿着吧。”

“那怎么行。”李福根摇头:“当时说好的,我三年不拿钱的。”

“可你师父不在了。”

“我手艺还是跟师父学的啊,又没出师,怎么就能拿钱呢。”李福根脑袋乱摇。

段老太是个见钱眼开的,立刻就接口:“即然先前有这个话,别人又是冲着老四的名头来的,那月芝你就接下来,最多以后补贴根子点钱就是了。”

她这么说了,李福根又一脸坚决,吴月芝就把钱接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天才蒙蒙亮,又有来喊出诊的,还是邻村的,说是牛软了脚。

李福根立刻出诊,吴月芝也起来了,跟到门口,李福根这么忙着,她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可李福根只要看到她的柔柔的眼神,全身就充满了力气。

这一天又忙到天黑才回来,赚了一百多块钱,他把钱交给吴月芝,段老太嘻嘻笑。

不过兽医这个行当,有时忙,大部份时间都是比较清闲的,动物跟人不同,抵抗力强得多,轻易不生病,所以连着几天,李福根没接到一桩生意。

吴月芝还是老样子,段老太脸却扳了下来,黑豹告状,死老太婆在背后嚼舌根,说李福根吃得多,做得少,赚的那几个钱,还不够他自己嚼谷的呢。

黑豹气愤愤的,人以为狗什么都不懂,其实狗什么都懂,只是人不知道狗懂人话,以为狗不知道,黑豹坚定的站在李福根这一边,气愤是理所当然的,李福根自己却有些脸红,可没生意就是没生意,他也没办法啊,除非学苛老骚一样去巡诊。

“要多赚钱,不能让师娘为难。”他在心里这么想。

晚间,睡到半夜,黑豹突然叫起来,别人只以为狗乱叫,李福根一听却知道,原来小小突然发烧了,吴月芝要背她去打针呢。

苛老骚也给人治病,不过是一些土方法,刮莎啊,拨火罐啊,草药子治无名肿毒啊,或者接接骨什么的,西医他不会,也不会允许他行医,那个要考证的,所以打吊针什么的,要去邻村的李医生那里。

李福根急忙爬起来,到楼下,吴月芝已经穿了衣服起来了,抱着小小,段老太跟在后面。

李福根忙道:“姐,小小怎么了,感冒了,去李医生那里是不是,我来抱。”

段老太却在后面嘟囔:“根子也起来了,我都说了,让他弄片退烧药,过一晚上再说,再黑灯瞎火的,万一摔了不得了。”

吴月芝不应她的,感激的看着李福根,道:“根子,你跟我去也好,我来抱好了。”

“我来抱,你打着手电吧。”

李福根接过小小,碰了一下额头,热得烫人,道:“这是发高烧了,要去打吊针才行。”

拿衣服给小小遮了一下,免得吹了风,李福根在前面,吴月芝跟在后面,最前面则是黑豹,一起去相邻的大白村。

其实也不远,两里多路,不过中间要过一个林子,一般人夜里不敢走。

镇上也有卫生所,但乱七八糟的收费高,而且李医生技术好,边上几个村子,有病都是去李医生这边。

敲门把李医生喊起来,量了一下体温,大致看了一下,就是感冒了,打了吊针,慢慢的烧就退了。

吴月芝放下心来,有些歉意的看着李福根道:“根子,瞌睡了吧,把你喊起来,不好意思。”

“没有。”李福根摇头:“你是我姐嘛,说这些客气话做什么?”

吴月芝就对他柔柔的笑,李福根总是觉得,她笑起来,是世上最好看的女人,他甚至都不敢多看,只会摸着脑袋嘿嘿笑。

回来的时候,黑豹看到只兔子,跑过去捉,吴月芝照了一下,没注意路了,突然一拐。

“啊呀。”她叫了一声,一下子蹲在了地下。

“怎么了姐。”李福根慌忙回头。

“我脚扭了。”吴月芝蹲着,手抓着左脚,一脸痛苦。

“我看一下。”李福根也蹲下来,看吴月芝的脚踝,扭得还不轻,正以肉眼能见的速度飞快的肿起来。

“这是岔了气,没事,我给你松一下。”

李福根让吴月芝在边上的石头上坐下来,小小也给她抱着,把吴月芝的脚架到自己腿上,揉了两下,然后猛地一推,啪的一下轻响,吴月芝呀的叫了一声,随即便展开眉头,道:“好多了,里面不痛了。”

李福根心下想:“师娘这么叫着的声音真好听。”

这么一想,突然间就有些面红耳赤。

那段时间他跟踪苛老骚,老是听那些女人鬼叫鬼叫的,但没有一个人有吴月芝好听。

“师娘要是叫起来,一定特别好听。”

不过他马上就收起念头,因为吴月芝试图要站起来,李福根忙止住她:“姐,现在不能动,现在一动,就会伤上加伤了,你至少得休息一个晚上,回家还得敷点药,明天早上就好了。”

吴月芝一听发起愁来:“那现在怎么办啊,不能在这里呆一晚上吧。”

李福根一想也是,四下看看,这是半夜两三点钟了,也不可能找得到个人来帮忙,想了一下,道:“姐,要不我背你吧。”

吴月芝脸红了一下,道:“还有小小呢,你怎么背啊。”

“这个容易啊。”李福根胸有成竹:“我把衣服脱下来,做个兜兜,小小挂在我胸前,我再背着你。”

说着就脱了外面的夹客衫,不过一件衣服有些短,他里面到还有件衬衫,但要是衬衫也脱下来,就打光胳膊了。

要他背,吴月芝有些害羞,可也实在想不到好办法了,她外面也穿了件蛾黄色的罩衫,也就脱下来,两件衣服接上,小小身子小小的,到刚好睡在兜兜里。

把小小兜好,李福根半蹲下身子,道:“姐,来。”

吴月芝犹豫了一下,还是趴到了他背上。

她有些怕羞,到了李福根背上,手还撑着一点,身子也僵着,李福根道:“姐,你手伸到前面来啊,顺便兜着点儿小小,万一要是衣服松了,把小小摔了可不是闹着玩的。”

这是李福根的真心话,到没别的意思,吴月芝想想也有理,也顾不得羞了,全身趴到他背上,手伸到前面来,扯着了兜小小的衣服。

李福根心中却猛地跳了一下,原来吴月芝晚间睡觉,是不戴胸衣的,赶着带小小来看病,起得急了,也没戴胸衣,这么往李福根背上一趴,丰满的胸就整个儿的杵在了李福根背上。

李福根心神不守,甚至往前跄了一下,吴月芝道:“背不起是不是,我太重了。”

“不是不是。”李福根忙收摄心神,双手到后面,搂着了吴月芝大腿,心中却又跳了一下。

“师娘身上,到处都是软绵绵的啊,真好。”

他在心里暗叫一声,迈开大步往前走。

吴月芝中等个子,虽然生过小孩,身材却依然保持得非常好,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而腰身却跟姑娘家差不多,李福根把她背在背上,一点也不觉得费力,只是心中火烧火燎的。

月光荧荧的照着大地,天地间一片蒙胧的白,秋天了,稻谷黄了,带着田野的香气,让人心旷神怡。

“这条路要是永远走不到头,那该多好啊。”他这么想着。

不过事与愿违,通共也就是一里多路,很快也就到了。

段老太守着电视在打瞌睡,看到李福根背着吴月芝回来,讶叫了一句:“这是怎么了。”

知道是扭了脚,她看了一眼李福根,也没说什么,不过李福根心下却有些发虚。

第二天一早,有人喊,说是猪病了,李福根忙背起箱子出去,索性就在外面跑了一天,到天黑才回来,也赚了有七八十块钱,交给吴月芝。

吴月芝埋怨他:“你昨夜又没睡好,就别在外面跑了。”

段老太却不以为意:“年轻人,打熬一下好,钱可是要赚的。”

李福根嘿嘿笑,也不吱声。

第二天却没人来喊,李福根也背起箱子出去,到附近的两个村子转了一圈,赚了二十多块钱。

他有些不甘心,先回来,准备吃了中饭再出去转转,才到村口,黑豹却远远的迎上来,告诉他,吴月芝给人欺负了。

原来吴月芝一早到镇上去割肉,那个卖肉的王屠户居然出言调戏她,说她原先嫁给老的爬不动,现在养个小的,又太嫩,不如买根猪鞭回去,自己弄呢。

吴月芝给气哭了,肉也没割,回来还不好意思跟段老太说,一个人在生闷气。

李福根黄裙女子小说名字叫做《师娘,借个火》,这里提供李福根黄裙女子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师娘,借个火小说精选:“开车了开车了,还有五分钟啊。”售票员象树上的知了,不知疲倦的叫。李福根给她叫得晕了,闭上眼晴,却突然听到一声叫:“是到化县的吧。”那是个女声,特别的圆润好听,李福根忍不住半睁开眼晴。为什么只是半睁开呢,因为他有过经验,好多嗓子好听的,长得其实不怎么样,他打了几年工,见过不少妹子,这种当上过不少。“是咧是咧,马上就开了啊,还有五分钟。”售票员的表,永远差五分钟。随着话声,一个女子上了车。李福根眼晴刷的一下,整个儿睁开了。这是一个…

“开车了开车了,还有五分钟啊。”

售票员象树上的知了,不知疲倦的叫。

李福根给她叫得晕了,闭上眼晴,却突然听到一声叫:“是到化县的吧。”

那是个女声,特别的圆润好听,李福根忍不住半睁开眼晴。

为什么只是半睁开呢,因为他有过经验,好多嗓子好听的,长得其实不怎么样,他打了几年工,见过不少妹子,这种当上过不少。

“是咧是咧,马上就开了啊,还有五分钟。”

售票员的表,永远差五分钟。

随着话声,一个女子上了车。

李福根眼晴刷的一下,整个儿睁开了。

这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女子,穿一条黄裙子,带着个包,身上并没有任何饰品,却吸引了车里面所有人的目光,就是那个中年胖司机都扭过头来。

车上空得很,那胖司机却献殷诚:“坐前面吧,前面这位置好,不晕车。”

“我不晕车,谢谢你。”

黄裙女子道了声谢,看了一眼车厢,居然就坐到了李福根前面。

李福根那颗心啊,猛烈的跳了两下。

说起来,他见过的女子也不少了,这几年,换了几家厂,最大的一家厂,有三万多工人,女工两万多,上班下班,那真的是姹紫嫣红,各种模样的都样。

但李福根觉得,都没有这个女子漂亮。

具体的他也说不上来,脸蛋啊,身材啊,气质啊,他也搞不清楚,反正心里就这种感觉。

黄裙女子带过来一股子香风,李福根悄悄的吸了一口,然后又吸了一口,那种香,沁人心脾。

班车的坐椅不高,黄裙女子坐下后,李福根可以看到她一侧的脖颈,浅浅的毛发掩映着,那脖颈嫩得啊,真就仿佛是刚打出的豆腐。

“她可真漂亮。”李福根在心中暗暗的叫:“我这一辈子,要是能娶个这样的女人,就少活二十年都干。”

车子终于开了,李福根半闭着眼晴,其实是装睡,他就一直盯着黄裙女子的脖子看。

都说这里性感那里性感,李福根觉得,黄裙女子的脖子最性感。

车子时开时停的揽客,差不多也就有大半车人了,上来一个染了一撮红毛的年轻人。

那红毛一眼看到黄裙女子,眼光一下就亮了,这时前后都还有位子,他却偏偏到黄裙女子面前:“美女,到里面去点罗。”

这座椅说起来可以坐两个人的,黄裙女子没办法,只好往里面移了一下,红毛就在她的位置上坐下来了。

“啊呀,给你坐得好热。”红毛自来熟的叫:“美女,你屁股上有火啊。”

他流里流气的,黄裙女子不理他,扭头看着窗外。

红毛不甘心:“美女,到哪里罗,我们说不定是老乡呢。”

“跟你做老乡才倒霉呢。”李福根在心里暗叫,因为听口音,这红毛还真跟他是老乡,到是黄裙女子先前说的普通话,不知是哪里的,人长得这么漂亮,又有一种独特的气质,是城里的吧。

黄裙女子不搭理,红毛自说自话也没了意思,不吱声了,李福根以为他消停了,却突然发现,这小子在搞鬼。

他把手搭在车靠背上,然后借着车子的摇动,突然就在黄裙女子肩上摸了一下。

“啊呀,对不起啊,车子摇。”

黄裙女子看他,他就嘻嘻笑,又把手指到鼻尖前闻了一下:“美女,你身上好香呢。”

黄裙女子不好吱声,往里又坐了一点点,但整个座位只有那么宽,那往里,人靠着窗子了,进不了多少,而红毛明显是故意的,他的手又移了进去。

随后,随着车子一晃,他又在黄裙女子肩上摸了一下,黄裙女子恼怒的看他,他这会儿甚至都不解释了,就是笑嘻嘻的看着黄裙女子。

他一脸的流气,黄裙女子敢怒不敢言,而这时候偏偏前后的位置都满了,黄裙女子就是想要换个位置都不可能了。

眼见黄裙女子只是扭过脸,不过吱声,红毛得了意,再次伸手,这次居然直接是摸向黄裙女子的脖子。

那在李福根眼里,最性感的脖子。

李福根早就看得眼里出火,到这一刻,再也忍不住了,猛地暴叫一声:“你耍流氓。”

叫声中手一伸,一手揪着红毛的头发,另一手就用胳膊弯卡着红毛的脖子。

红毛一下给他卡住了,出气不得,双手抓着李福根的手,拼命的想要扳开,但李福根在外面打了几年工,身上的劲出来了,红毛根本扳不开,憋得面红耳赤。

那售票员吓到了:“你要卡死他了。”

“停车。”李福根叫:“开门。”

他红着眼,那司机也有些怕,停了车,李福根卡着红毛的脖子,到拖到门口,猛地就往车外一推,红毛摔到车下,摔了个狗吃屎。

那司机到也有趣,立刻关上门,一轰油门,车子飞一样窜了出去,那红毛跳起来大骂,又还扯开脚来追,哪里追得上,车上的人看着,发出轰然大笑。

“谢谢你。”黄裙女子给李福根道谢。

“不客气。”李福根脸到是胀红了,慌忙坐到自己位置上。

坐好了,才觉得手在发抖。

活了二十一岁,这是平生头一次这么有勇气。

李福根确实不是个有多少勇气的人,甚至说,他是个有些懦弱的人。

这不怪他,说起来,李福根命苦,十五岁的时候,爸爸把卡车一头开进了沟里,再没有起来,没三年,她娘撑不住,跟一个熟的司机跑了,后来给他寄过几次钱,还隐约说生了个弟弟,再后来,就没信了,也不知在哪里。

别人都有依有靠,他却是孤身一个人在世身,做什么都没人相帮,他胆子就要小得多,轻易不敢跟人家吵架打架,碰上有什么事,他能躲就躲,实在躲不开,挨两下也算了。

象今天这样主动出手,而且手对方明显是个小流氓,这样的勇气,还真是第一次。

他甚至不知道,那股子勇气是从哪里出来的。

到县城的时候,黄裙女子下了车,下车前,还又给李福根道了谢,李福根客气了两句,看着黄裙女子的身影消失,心中突然就空落落的。

“这辈子,也许再也见不到她了。”

可李福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仅仅过了两天,他就见到了黄裙女子,黄裙女子还成了他的师娘。

李福根到也不完全孤零零一个人,他还有个姨,这一次是他姨父五十岁整生,他刚好辞工了,去姨父家庆生。

到姨父家,他姨看到他,就有些伤感,拉着他说:“外面这么混,不行啊,万一有点什么事,要个送信的人都没有。”

姨父就给出个主意,说:“要不去学门技术吧,前几天苛老骚还跟我说,要收个徒弟呢。”

姨却反对:“莫跟那个老骚公子。”

姨父翻白眼:“那有什么关系,苛老骚技术好,现在养宠物的又多,学得两年出了师,自己开个那什么来着,对了,城里现在叫宠物医院,那针打得,比人还贵呢,贼有钱。”

说着对李福根道:“莫信你姨的,明天跟我去,拜个师,学门手艺,比在外面混着强。”

李福根在外面混了几年,也觉得苦,姨父又是为他好,想想也就答应了。

他姨也就没再反对,只跟李福根说:“根子啊,你莫乱来。”

李福根要懂不懂的,记下了,后来他才知道,他姨为什么对苛老骚印象不好。

苛老骚跟姨父他们是一个镇的,文水镇,住得也不远,姨父住镇里,苛老骚住镇外,三里路,叫文白村。

第二天,李福根跟在姨父后面,提了礼去拜师。

苛老骚家在村里,一个院子,没有院门,里面一幢三层的小洋楼,不过是瓦屋的顶,这地方流行这种,凉快,也好看,纯西方的那种,上面也是平顶,看着象个碉堡,李福根就不喜欢。

苛老骚五十左右年纪,精干拉瘦,头发半灰半白,一撮山羊胡子,就是个小老头,可眼晴却特别精神,一对不大的眼珠子,仿佛会放光。

苛老骚跟李福根姨父很熟,让李福根两个坐,又扭头叫:“来客了,泡个茶。”

然后一个女人出来。

李福根眼珠子猛一下就瞪圆了。

这个女人,居然就是车上遇到的黄裙女子,只不过今天穿的不是黄裙女子,而是白短袖蓝裙子。

黄裙女子也认出了李福根:“是你。”

“怎么,你们认识。”姨父和苛老骚都有些好奇,苛老骚的眼中更是带着狐疑之色。

“他就是前天帮我在车上打那个流氓的伢子啊。”

黄裙女子解释。

“这还真是巧了。”姨父听了,呵呵笑,对苛老骚道:“这徒弟,你不收也得收,先可就是帮上师娘了。”

“收,收。”苛老骚也乐了:“月芝回来还跟我说呢,有机会要谢谢人家,想不到就上门了,行,李福根是吧,我就收了你做弟子。”

李福根当真是惊喜交集啊。

学不学手艺的,其实另说,关健是,黄裙女子居然是师娘啊。

他立刻站起来行礼,叫了师父师娘,然后也知道了师娘的名字:吴月芝。

下一页

章节免费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生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