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小说 → 宴福小说

宴福

阅读王

已完成免费

《宴福》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讲述顾了了,玉檀,吴嬷嬷,李嬷嬷,桂花,百里慕颜之间的故事。宴福约116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编辑:海浪无声|28969次点击更新:2020-11-15

《宴福》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讲述顾了了,玉檀,吴嬷嬷,李嬷嬷,桂花,百里慕颜之间的故事。宴福约116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免费阅读


宴福楼电话  宴福楼(石都大道店)怎么样  宴福楼大酒店怎么样  宴福坊火锅  宴福楼  晏福生  宴福春扬州包子  宴福酒楼(湖景店)怎么样  宴福酒楼  


文章描写细腻,情节丰富,富有感染力

顾了了玉檀小说名字叫做《宴福》,这里提供顾了了玉檀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宴福小说精选: 伴随着灵堂爆发出一阵凄厉的惨叫,整个相府,都被惊醒了。 一夜间五小姐诈尸的事情整个丞相府都知道了。 顾微微被送回房间休息,只是说受了风寒,相府的小辈们都躲在自己屋子里没有过来,怕沾染了晦气,但是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顾丞相带着两位夫人还是来到了顾了了的小院。 在地府的时候,她大致的和原主聊了几句,算是知道点信息,顾了了是顾丞相的五女儿,正妻就生了她一个女儿,之后就病逝了,所以顾了了算是嫡出。 相府的家眷不少,但是平时说的…

  伴随着灵堂爆发出一阵凄厉的惨叫,整个相府,都被惊醒了。

一夜间五小姐诈尸的事情整个丞相府都知道了。

顾微微被送回房间休息,只是说受了风寒,相府的小辈们都躲在自己屋子里没有过来,怕沾染了晦气,但是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顾丞相带着两位夫人还是来到了顾了了的小院。

在地府的时候,她大致的和原主聊了几句,算是知道点信息,顾了了是顾丞相的五女儿,正妻就生了她一个女儿,之后就病逝了,所以顾了了算是嫡出。

相府的家眷不少,但是平时说的上话的就是大夫人张氏,二夫人吴氏。

这会,顾了了回了房间躺在床上,张氏和吴氏都在房间看望她。张氏现在是管着家里的事情,高冷很多,吴氏倒是走亲和路线,当着丞相面对她嘘寒问暖的。

“了了,你还记得些什么吗?”顾丞相疑惑的问道。

顾了了无辜的摇了摇头,瞪着大眼睛看向顾丞相:“很多事情,我都记不太清了,像是做了个梦,梦里还有一位老夫人,她拉着我的手,好像很难过的样子。”

听到顾了了的话三人顿时一惊,难道说的是早逝的大夫人,顾丞相的正妻?

“了了,那她有说什么吗?”顾丞相开口问道,他的正妻是病逝的,当时最舍不得的就是年幼的顾了了。

“她只是说什么受苦了,对不起我,其他的都不记得了。”顾了了皱着眉头,像是很痛苦的样子。

“老爷,了了也该休息了,你身子也不好,我们先回房吧,我让翠竹在这里伺候着,你不用担心。”张氏打断了两人的谈话,直接伸手去扶顾丞相。

顾了了看着她,心想这么快就让顾丞相离开,看来这个张氏还真不喜欢她。

“翠竹,好好服侍五小姐知道了吗?”张氏交代完便扶着丞相离开。

不一会儿下人端来了吃食,顾了了一看有鸡汤和卤肉,激动的想要下床,谁知翠竹拦住下人:“五小姐刚醒,你给她吃这些怎么受得了,换些清粥小菜来。”

顾了了怒了,直接打断她:“东西放下,我现在不想吃清粥小菜,我要吃肉。”

“五小姐,奴婢也是为你着想,您的身子经不得。”翠竹虽然言语上带着歉意,但是表情完全没有低人一等的感觉,甚至带着一丝的盛气临人。

顾了了打量了一下面前的人,翠竹穿的是丫鬟的服侍,但是身上的配饰从发簪到耳环都用的成色很好的翠玉,衣料用的也是缎子,比起她这个小姐身上的绸布要好很多。翠竹是大夫人身边的大丫鬟,显然不把顾了了放在眼里。

就在顾了了要发飙的时候玉檀忽然跑到她身边劝说道:“翠竹姐姐,主子这不是刚醒吗?我们老家的人说,小姐这种情况要吃些好的,算是送走那些不干净的东西,毕竟这也关系到相府的运势,还是把饭菜留下吧。”

翠竹皱眉,虽然她不觉得玉檀说的有多对,只是这个晦气的事情还是信其有,再说了,以后这个不受宠的顾了了的日子还不是老样子,多吃一顿好的也没什么,想到这里便挥挥手:“好吧,你们放下,小姐,如果你有什么不适,可不是能怪翠竹照顾不周。”

顾了了扯了个笑容:“翠竹真好,我就算是再死了,肯定不是你的事情。”

翠竹撇了眼吃的狼吞虎咽的顾了了,眼神里透出一丝厌恶,说了几句客套话便离开了。

一会儿的功夫,整个小院又恢复了僻静,只剩下玉檀和顾了了两人。

玉檀“扑通”一声跪到顾了了身边,有些哽咽的说道:“小姐,你真的活了,真的太好了!”

“玉檀,你起来吧,我没死,你别哭丧一样啊。”

“玉檀只是高兴,我……”

“你松开我呀,我在吃东西。”

玉檀赶忙松开手,用衣袖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开始服侍顾了了吃饭。

顾了了给玉檀舀了碗鸡汤递给她。

玉檀马上摆手拒绝:“不不,小姐你多吃点,吃不完的我们放着,晚上玉檀给你再热热。”

顾了了还是很欣赏这个丫鬟的勤俭持家,但是,原来的五小姐不被待见不代表她不被待见,身为嫡女,怎么可以活的这么差!

吃完饭,已经到了下午,小别院一如既往的安静,顾了了所住的地方很小,但很干净,里面只有最简单的家具,窗帘和床铺也都是素色棉质的,可以说朴素的不能再朴素。

“玉檀,我这刚活过来,很多事情记得不太清楚了。”顾了了坐在院子里看着玉檀说道。

玉檀端来茶壶和茶杯,倒了杯水递到她面前:“小姐有什么想问的,玉檀都会如实告诉你的。”

端起玉檀倒得白水,这里连茶叶都没有,顾了了叹了口气:“玉檀,以往的我,是个什么性子?”

玉檀小声的说道:“小姐一直都很温和,大夫人说小姐喜欢素雅简单,小姐也就这般应了下来,这些年便是这样过来的。”

顾了了本想再问些什么,忽然觉得嘴里很没味道:“玉檀,帮我去厨房看看有什么水果吗,嘴巴里没味道。”

“玉檀这就去给你取点酸梅来。”

玉檀放下手里的活,马上出了院子往厨房去。

顾了了所在的秋水苑是丞相府最偏远的一个院子,离厨房还有一段距离。

此时是主子们午睡的时间,相府的丫鬟们也都有了空闲得以休息。

“哎,你们听说了没?”穿着一身蓝布素衣的丫鬟春桃,摘着手里的青菜说道。

相府的丫鬟,穿着越好,地位越高,两个素衣的丫鬟其实是负责给几位夫人洗衣做饭的。

银杏撇了她一眼,一脸的不屑,将手里的菜心放在清水里洗了洗说道:“秋水院的那位嘛!这谁还不知道。”

“死而复生的事情,你们说稀不稀奇?这都过了头七,还能好端端的活过来,我……我是不信的。”春桃撇着嘴看了眼银杏。

“当初大小姐看着她死了,家里的管事嬷嬷不都还去探了她的鼻息吗?怎么可能没死?”银杏被她说的心里也有了些疑惑。

“其实吧,五小姐怕是觉得偷汉子太丢人了,这才闹了一出,想要大家不再追究,只不过,她这样折腾又有什么意思?”

宴福小说名字叫做《宴福》,这里提供宴福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宴福小说精选: 顾了了马上摇头,无辜的看着顾长峰:“没有没有,只是些补气养血的方子,我刚恢复,大夫说要静养。” “嗯,有什么需要的就和你大娘说,她一直对你视如己出,很是难得了。”顾长峰的眼神里有愧疚也有欣慰,看的顾了了心里很反感。 哎,事业型的男人对感情就是慢半拍,张氏对她视如己出?应该是视如蔽履。找她开口,不过也可以试试,看看张氏到底是怎么个来路,毕竟每个月的月钱都是张氏在给。 月上中天,顾了了的院外出现一个身影,手里拿了些东西,随后悄悄…

  顾了了马上摇头,无辜的看着顾长峰:“没有没有,只是些补气养血的方子,我刚恢复,大夫说要静养。”

“嗯,有什么需要的就和你大娘说,她一直对你视如己出,很是难得了。”顾长峰的眼神里有愧疚也有欣慰,看的顾了了心里很反感。

哎,事业型的男人对感情就是慢半拍,张氏对她视如己出?应该是视如蔽履。找她开口,不过也可以试试,看看张氏到底是怎么个来路,毕竟每个月的月钱都是张氏在给。

月上中天,顾了了的院外出现一个身影,手里拿了些东西,随后悄悄的消失在夜色之中。

邀月院是顾微微住的地方,晚上她刚梳洗完,正对着梳妆镜整理妆容,一个嬷嬷便进了门,这是她院子里的管事嬷嬷,魏嬷嬷是她成年时丞相配给她的,加上自己院的五个丫鬟,一个奶娘,邀月院已经有六个服侍的下人了。

魏嬷嬷遣散了几个丫鬟,从怀里掏出一个包裹,在顾微微面前打开。

顾微微闻到浓重的药味,不悦的皱眉:“这般污秽的东西,你还拿到我面前,魏嬷嬷你这是存心恶心我吗?”

魏嬷嬷马上收起包裹,跪在地上,慌忙解释:“奴婢不敢,奴婢只是找到了一些东西,和五小姐有关。”

“顾了了?”顾微微立刻坐起,望向魏嬷嬷,“什么东西?”

“这药渣是秋水苑的玉檀每天倒的,昨天我便拿起给医馆的大夫看,大夫说……”

“说什么?”顾微微紧张的看着魏嬷嬷,整个人都警觉了起来。

魏嬷嬷起身靠近顾微微的耳边,悄声的说道:“大夫说,是安胎药。”

“什么?”顾微微不敢相信的惊呼,随后又用帕子捂住嘴,“你是说,顾了了,每天在吃安胎药?”

“千真万确,今天我看到玉檀又在倒药渣,里面的药和前几次的都一样,她每天都是趁人休息了才出门,还倒在墙角,这不就是为了掩人耳目吗?”

“有几天了?”

“五天了。”

顾微微素洁的脸上泛起得意的微笑,伸手招呼魏嬷嬷:“这事,到时候你可以在爹娘面前说清楚啊。”

“小姐放心,奴婢知道分寸。”

“哎,我是当姐姐的,自然要多关心妹妹们,我也是好心。”

魏嬷嬷换上了一副谄媚的表情,腰板也挺的很直,站在顾微微的身后,替她散下发髻:“您是嫡出大小姐,家中的事情自然需要您多操心,这么做也是为她好,怎么会有人敢怪您呢?”

顾微微拿着摘下的金钗,嘴角微扬:“不是每只麻雀都可以飞上枝头变凤凰。”

京城外的一个客栈里,几个身穿黑红色衣装的护卫,正单膝跪在地上等候百里慕颜发话。

“进城后去查一个人。”百里慕颜面色冷淡的开口。

跪在最前面的护卫长楚文霄,开口说道:“上次袭击我们的黑衣人吗?他们都是江湖上的一些亡命杀手,被人出钱买凶sha人,签的是死契,一旦被抓便自我了结……”

“一个女子。”护卫长正在认真回报之前调查的情况,谁知王爷忽然开口打断。

楚文霄忽然抬头,有点不太确定自己刚才听到的:“什,什么?”

“让你去查一个女子,受了内伤。”百里慕颜看着手里的白玉茶杯,想到了那日的情景。

这些天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那个带着白纱的女子总是在他脑海里出现,一个不会武功的女子,而他却动了手,特别是回来后看到自己受伤的护卫,猜想当时她确实是想要救他。

或许是愧疚吧,百里慕颜这样给自己解释道,先了解清楚。

楚文霄没有多问,而是抱拳行礼:“是。”

准备离开时,百里慕颜忽然开口叫住他们:“她不会武功,不要伤人,了解清楚便可。”

“属下知道了。”

几个人退出房间后,楚文霄看向了眼身旁眼睛红肿的陈源:“你们不是说,那天袭击你们的是个卑劣凶残的杀手吗?怎么王爷说是一个不会武功的女子?”

陈源很不服气:“把辣椒油倒在眼睛里,哪里不卑劣,哪里不凶残?我们审犯人都没有用过这一招!”

沈明上次和楚文霄并没有去,事后知道了觉得很不可思议,但是陈源和杨洋当时受伤,并没有看清楚来的人,所以他们也不清楚那天的情况。

看到陈源和楚文霄又要争论起来,沈明马上解围道:“王爷说的可能是另一个人,袭击陈源的女子可能被王爷干掉了,中间或许牵扯到了一个无辜的女子,所以才要调查。”

“无辜女子?王爷不是不近女色的吗?我们军队里连军女支(ji)都没有,王府里连个妾室都没有,王爷才不会找什么无辜女子,我觉得,这个女的肯定是有来头,而且还是知道许多的内幕。”杨洋一脸笃定的推测道,能够袭击他们的人,绝对不可以是简单的人,否则,他们暗龙卫的脸往哪里放,他这个暗龙卫的第一美男的面子,往哪里放?

“也有道理,王爷不会做无用的事情,也许其中的深意,我们这些当属下的不方便知道。”楚文霄认可了杨洋的说法,其他几人也赞同的点了点头。

“阿嚏,阿嚏,阿嚏!”顾了了躺在床上连打了三个喷嚏,于是揉了揉鼻子,有谁在背后说我?

玉檀则马上起身去抱了床被子给她铺好:“小姐,天凉了,你要注意身体啊。”

“放心吧,你家小姐今时不同往日,绝对命大。阿嚏!”看来真是天凉了,顾了了扯了扯棉被,舒服的睡下了。

早上醒来,顾了了收拾了一下,拿了些零碎的银子带着玉檀光明正大的出了相府,只是这一路上少不了下人们奇怪的眼神,五小姐一年都难得出几次院子,现在竟然要出门。

不过顾了了刻意的低调了一些,让玉檀搀扶着,有着大病初愈的柔弱感,慢悠悠的出了府。

到了街上,两人直接先去了医馆,老大夫一如既往的长久沉默,这次顾了了没有催他,而是等着他说点什么结论。

下一页

章节免费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