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小说 → 纷争天下小说

纷争天下

梧桐阅读

已完成免费

《纷争天下》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要讲述功德酒楼,义功德酒,孟夫人,孟诗妍,孟康,老何,元兵,光团之间的故事。纷争天下约29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编辑:花前月下|25375次点击更新:2020-10-18

在线阅读

《纷争天下》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要讲述功德酒楼,义功德酒,孟夫人,孟诗妍,孟康,老何,元兵,光团之间的故事。纷争天下约29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免费阅读

男主以为女主傻,其实女主只是傻傻的爱着他罢了

元兵孟诗妍小说名字叫做《纷争天下》,这里提供元兵孟诗妍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纷争天下小说精选:孟诗妍稍愣了一下,才想明白,轻“呀”了声。迈开步子,飞快的向厨子老何的尸体奔去。那个砍了厨子老何脑袋的元兵在前,其它两名元兵驻马他身后十几米处,不住的吆喝。那个砍了厨子老何脑袋的元兵看到了孟诗妍,被孟诗妍的绝世容颜所震慑,眼睛直盯着孟诗妍。他目不转睛,一动不动,直到座下的马载着他在原地打了一个圈,眼光望不到孟诗妍后,才惊醒过来。看到孟诗妍朝这边奔来,心中一喜,收起马刀,纵马向孟诗妍驰去。眼瞅着就要抓住孟诗妍,不想被孟诗…

孟诗妍稍愣了一下,才想明白,轻“呀”了声。迈开步子,飞快的向厨子老何的尸体奔去。

那个砍了厨子老何脑袋的元兵在前,其它两名元兵驻马他身后十几米处,不住的吆喝。那个砍了厨子老何脑袋的元兵看到了孟诗妍,被孟诗妍的绝世容颜所震慑,眼睛直盯着孟诗妍。

他目不转睛,一动不动,直到座下的马载着他在原地打了一个圈,眼光望不到孟诗妍后,才惊醒过来。

看到孟诗妍朝这边奔来,心中一喜,收起马刀,纵马向孟诗妍驰去。眼瞅着就要抓住孟诗妍,不想被孟诗妍一个侧身,躲了开去。

待那元兵再调转马头过来时,孟诗妍已跑到了厨子老何尸体前,正奋力的想把没了头的厨子老何的尸体搬开。

孟诗妍手上沾满了鲜血,直想吐,又想哭。脑袋迷迷糊糊的,手脚感觉发麻发软。

好不容易搬开了厨子老何的尸体,看到还被紧抱在他怀里不住啼哭的那个婴儿——她的弟弟孟汉平,她眼泪就下来了。

厨子老何把婴儿抱得很紧,孟诗妍手脚轻颤着,又有点不大听指挥。……费了好大劲,才把她弟弟从他怀里拉出来。

包着她弟弟的毯子上沾满了鲜血,连她弟弟那瘦小的脸上也沾了些鲜血。惊恐受痛的婴儿正张着小嘴在不住啼哭。

她把她弟弟紧紧的抱在怀里,嘴里哼哼着,不断逗着她哭着的弟弟。

那个砍了厨子老何脑袋的蒙古兵,正嘲弄的微笑着看着手忙脚乱的孟诗妍。他并没有打算立即上前抓住她。不远处两个元兵还在原地,扬着马刀,不断的吆喝。

孟诗妍抱着她的小弟弟,到处乱看。她不知道往哪里跑,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她漠然的看着那些不断吆喝的元兵,又转过来看了看她后面哪个一直盯着她看满脸邪笑猥亵的元兵。

……她蓦的想起,那几个应该是妈妈时常告诫她,用来吓她的元兵……她妈妈说他们杀人不眨眼……是专门砍人脑袋的混世魔王,是地狱的使者……。

混世魔王、地狱使者是什么样的,孟诗妍并不知道……在听她母亲说起时,她也并不觉得怎么害怕……毕竟,那……对她来说,还是很遥远的事情。

而现在他们已经活生生的站到了她的面前……他们就在她面前砍了厨子老何的脑袋……那直冲上天的血……那翻滚的脑袋……他们就这样砍别人的脑袋吗……就这样结束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吗……就这么容易吗……容易到一俯身,一抬手就做到了……。

……那是什么……那是人的脑袋……是人的生命……他怎么就这样轻易的就取走了……他为什么要砍厨子老何的脑袋……他们真的是魔王吗……真的是勾魂使者吗……为什么他们长得那么像人……他们是人吗……。

……他们也来砍我的脑袋吗……也来勾我的魂吗……我也会死吗……孟诗妍突然觉得天旋地转,后背发凉……。

……她眼光不由得又转到了没有头的尸体……突觉腹内搅动,又想吐……可她一天没吃东西了,哪有什么东西可吐的……干呕……连续的干呕。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跑了起来,她抱着他的弟弟向一旁的树林跑去。然后她听到马蹄声响起,觉得衣服一紧,自己就飞了起来。

她被那个一直盯着她看元兵抓住了,横放在马背上,她怕压住了弟弟,只好用双手紧抱着她弟弟。她如一只被缚的惊恐的小雀,扑打着它弱小的翅膀。她嘴里哼哼着,双脚乱踢,小脸蛋涨得通红。当她意识到蹬空的双脚,什么也踢不到时;当她气喘吁吁,手脚有些酸,又怕抱不稳手中的婴儿时;便放弃了那无畏的挣扎。

天越来越暗,打雷了,雷声盖过了元兵的吆喝,盖过所有声音,雷震九天。

当然,这时候自没人注意到天空的变化,那几个元兵目光投到孟诗妍身上,就再也移不开……。树林里的孟康,心急如焚,想着怎么解救孟诗妍……。

起风了,寒风刺骨,他们浑然不觉……。

那个元兵一只手抓住孟诗妍背心的衣服,一手抓住马缰,勒住马在原地打圈子。看孟诗妍不挣了,便把抓孟诗妍那只手腾出来,抓住马缰,一手抽出马刀,当做马鞭,用刀面抽着马的屁股。

马受痛,飞快的跑了起来,掠过厨子老何的尸体,向前飞奔。孟诗妍怕掉下马去,掌握着平衡,一动也不敢动。那元兵吆喝着,扬着马刀。

风更急了,雷声阵阵,闪电在厚厚的乌云里翻滚……风越大……雷越密……闪电翻滚的越快……。

蓦的,天空一亮,一道闪电,如无上利器般划破无边的黑暗,穿透了厚厚的乌云……又似一道光箭,射到了地面,准确无误的射在了元兵高扬着的马刀上。

闪电如灵蛇般迅速钻进了那元兵的手臂、身体……。

……闪电身体相连处分叉……一部分游走到孟诗妍身体……另一部分钻入了座下马的身体。

……瞬间,把那元兵和他座下的马被烧成了焦炭。

孟诗妍听到了雷声,甚至也感觉到雷击在了那元兵身上……但在她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甚至在她还来不及闻到那股焦臭味的时候……她感觉到紧挨着马背上的腹部传来一阵麻麻的如蜂蜇般的剧痛,紧接着一股又暖又麻的气流,以不及掩耳的速度钻入了她的身体……。

……在下一刹那……她只感觉精力充沛……混浊的头脑突然变得十分灵活……身上所有的不适在倾刻间消失了……手脚仿佛有了无限的力气……全身各处感到无比舒畅和充实……双手抱着的婴儿,竟感觉不到了他的重量……。

孟诗妍在马要倒下的那一瞬间,很自然的把婴儿交到了左手,右手撑了一下马背,身子就轻飘飘的如一只蝴蝶般,向一旁飞掠去。马一受力,如一座倒下的大山连着那元兵的尸体重重砸在了地上,发出“砰”的一声响。

当孟诗妍稳稳当当的站在地面上时,惊讶的心情,难以言表……。时间不容她多想,马蹄声又再想起。

余下那两个元兵,早就垂涎她的美色。以前有个头头在他们上面,虽有心,却无胆上来抢。

眼瞅着头头被一道闪电劈死,而孟诗妍毫发未伤,两人虽有些惊讶惶恐。稍愣一会,便又清醒了过来。想起孟诗妍的绝世容颜,两人哪管其它,争先恐后,迫不及待纵马向孟诗妍奔来,自是先得之为快。

孟诗妍转身,正要向前急奔。却看到前面不远处一个光团前,不知何时竟有两人并肩站在那,正好挡住了她的去路。

孟诗妍吃了一惊,迈开的步子,自然的停了下来。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两个人,以及他们身后的那个光团。

那两人,一个是披散着卷曲着头发,衣服袖窄且短,容貌俊美的中年胡人;另一个是汉人装束,慈眉善目的老年人。

孟诗妍目光自然移到了他们身后的光团,光团泛着白光,白光皎洁,而不刺眼,宛如月光……。光团离地差不多一尺,呈竖着的椭圆,宽有一米多,高约二米。从远处看,那两人高大身躯被彻底的包容在光团里……。

两人面无表情……又似乎在微笑……神情十分淡然……。

正在孟诗妍想他们是什么人……是不是神仙……来这做什么……是不是来搭救我……的时候。

在她又想……他们知不知道我爹爹妈妈去哪了,知不知道那个世外桃源该往哪里走……我该不该去问问他们……的时候。

孟诗妍发现了那个穿着白色衣服的胡人手里的光鞭……光鞭是白色的……胡人的衣服是白色的……后面的光团是白色的……这么多白色混绕在一起,孟诗妍又有些心慌,所以在刚开始时,她并没有看到那条光鞭……。

现在她注意到了那条光鞭……她的目光沿着光鞭的指向而延伸……光鞭顶头有一个圈套,圈套套住了一团雾气,那团雾气不断挣扎,慢慢显现出一张脸,厨子老何的脸,十分模糊,时隐时现……。

……光鞭在慢慢的分叉……分叉在延长…延长……前端又慢慢变成了一个圈套……套住那个被烧焦了的元兵尸体里慢慢升腾出的来一团雾气……雾气似乎在不断挣扎着……却怎么也挣扎不出那个光圈……那雾气里慢慢浮现出一张脸,那元兵的脸,也很模糊……却比厨子老何的要稍显清晰……。

孟诗妍脸上的表情由兴奋慢慢转为茫然……再由茫然转为恐惧……。

心里反复的想……他们是神仙……还是妖怪……亦或是勾魂使者……那两团白雾是人的魂魄吗……他们会不会勾我的魂…………。

两人自始至终没有看孟诗妍一眼,等两团白雾被光圈套住后。两人相顾一眼,转身朝那个巨大的光团走去,才两步就跨进了白色的光团里……。

孟诗妍看到两人走进光团后,很自然的松了口气,却也有些莫名的失落和悲伤……,脑袋里反复的想着那些能想到的问题……心里又不知不觉的升起了,想去光团背后看看的冲动……这种冲动越来越强烈……。

……她脑袋里慢慢的勾勒出一幅画……又开始出现梦境中世外桃源里全家欢乐的场面……。

……眼瞅着那两团雾气,也要被拖进了光团……孟诗妍嘴角挂着微笑,洋溢着对幸福的憧憬……大步流星直向那个光团奔去……。

她感觉自己身子很轻,像飞起来了一般……如嫦娥奔月……纵身跃进了那个光团里……。

那两个蒙古兵还在马上你推我攘,眼红脖子粗,谁也不让谁。眼看着孟诗妍要跑,两人急忙纵马来追。哪知孟诗妍大步如飞,纵身一跃就凭空消失在空气里。

两人面面相觑,心内惶恐,心想莫不是碰到了仙女……两人跳下马来,跪在地上,祈祷致歉了一番……连他们头头的尸体也不顾了,惊慌得纵马向远方奔去……。

天空不知何时……不再打雷了,风也停了……厚厚的乌云里静悄悄的……四周一片死寂。

旁边的树林里,孟康完整的看到了这诡异的一切。

他的心一直在震撼着……当他看到孟诗妍跄踉的在雪地里奔跑时……他是多么的想上前去扶着她。……当看到她那惊恐无助的表情后,他是多么的想上前去安慰他……。

……当看到她被元兵抓住时,他又是多么心痛的想去解救她……。

……但同时他心里清楚的知道,自己无能如何,也斗不过三个骑在马上的元兵的。……他们骑着马来去如风……如不能一举杀死所有的元兵……而让一个逃掉的话……他们将死无葬身之地……。

……四周有多少元兵,孟康不知道。……但他知道,自己在一个大的包围圈里……如果稍有不慎……。

……他知道自己不能冲动,必须冷静……必须筹谋……必须想办法……。孟康本来身体就不舒服……脑袋本来就浑……这一想更是头痛欲裂……。

……当看到孟诗妍放弃了挣扎……那元兵纵马欲走时……他拨出了那把削铁如泥的匕首……打算在那元兵经过树林时,拿它当作暗器……先射杀了那个元兵再说……

……当他看到一道闪电打在那元兵高扬的马刀上时……他目光很急促的移到了孟诗妍身上……。

……当他看到孟诗妍安然无恙,如武术高手般从马上跳下来,平稳的落在溜滑的雪地上时……他心里一喜一惊……。

……当他看到孟诗妍举步若飞,凭空一跃,便消失的无影无踪时……他惊的目瞪口呆……。

当余下两个元兵绝尘而去后,好半响,孟康才从一颗树后快步跑了出来……。

他快步跑到孟诗妍消失的地方……如疯子一样挥着手,凭空的作着触摸的手势……来回的的乱转、乱跑……。

也不知跑了多久……孟康累了,实在跑不动了……就坐倒在地上……。

……他目光盯着孟诗妍消失的地方……心里想着……她一定会出来……一定会再出来……我在这里等她……一定会等到她出来……。

天黑了,刮起了大风,天寒地冻,十分的寒冷。孟康感觉到了寒冷,茫然的撑起麻木的下半身,踟躇的踱进了石洞里。

在石洞里的灶台上坐了一会,又感到饥饿,想起了自己藏在树后面,猎的獐子……连拖带拉弄到了石洞里……切了一条獐腿……生了火……。

第二天,孟康跑出去把厨子老何的尸首埋了,就埋在孟夫人坟的下首。又切了些獐肉来祭拜了一番……想起厨子老何以前对他的好,又大哭了一回……。

心里想着从城里出来时,是五个人,如今却只剩下他一人……孟夫人死了……厨子老何死了……孟诗妍抱着小公子莫名其妙的消失不见了……他哥哥也死了……孟老爷也死了……这个世界和他沾亲带故的人一个也没有了……。

……孟康心内孤寂悲苦万分……心里却还抱着希望,在孟诗妍消失的地方等着……等着……

孟康孟夫人小说名字叫做《纷争天下》,这里提供孟康孟夫人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纷争天下小说精选:前月,时常会有一辆辆推车,载着尸体从城门处运过来。其中有平民,也有官兵。尸体能留个全身的倒好,有些甚至身首异处,连头颅也没有找到。她害怕有一天在那小小的推车里,会装着她夫君的尸体。跑出去一一的看,她看了无数具支离的尸体,那个晚上她做了一夜的恶梦。孟夫人早年就从外面的流民口中听说了元兵的凶残,所过之处,鸡犬不留,已经屠了无数个城。这让她感到很恐惧,这也是让她经常做恶梦的原因之一。一个个恶梦无形中给她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前月,时常会有一辆辆推车,载着尸体从城门处运过来。其中有平民,也有官兵。尸体能留个全身的倒好,有些甚至身首异处,连头颅也没有找到。她害怕有一天在那小小的推车里,会装着她夫君的尸体。跑出去一一的看,她看了无数具支离的尸体,那个晚上她做了一夜的恶梦。

孟夫人早年就从外面的流民口中听说了元兵的凶残,所过之处,鸡犬不留,已经屠了无数个城。这让她感到很恐惧,这也是让她经常做恶梦的原因之一。

一个个恶梦无形中给她带来了很大的压力。有时,她甚至想跑到城边去看看。但理智告诉她,这样是不可行的。她强压下心底的**,每天把自己关在这小小的阁楼上,很少出去走动。

在上个月她的夫君从那边回来,才让她的心安了不少。夫妻俩没聚几天,孟广汉又要上去了。孟夫人这一胎怀了差不多十一个月,小儿却一直不肯出来。这让孟夫人感到恐慌。

孟广汉却说,这没什么,大概是缺少养给。平时多吃点好的,包管立马就会生下一个大胖小子。说完神情又马上黯淡了下来,他心里清楚,那有多的吃?有一点吃的就已经很不错了。在那边,已经有人开始挖野菜,吃树叶了。

他看着孟夫人,那原本白皙俏美的脸,因营养不良而变得憔悴而略显腊黄。心里不禁感到无比的愧疚。把她轻轻拥入怀里,眼泪也流了出来。

孟广汉四十出头的年纪,身材魁梧,样貌却平平,毫无出众之处。他是穷苦人家出生,父母早死,他凭着自己的一份执着、坚强和智慧,历尽了千辛万苦才创立了这一份家业。即便是再苦再累也没有哭过。不想面对着自己娇妻却哭了出来,这也是他成年后,第一次的流泪。

这里面也许包含了太多,有对过去艰辛的回忆,有对妻子儿女的愧疚。也许在那一刻他也想起了那些死去的人……。

“妈,妈……早点睡吧,明日我们早点起来去看爹爹……。”孟诗妍给孟夫人擦着眼泪说。

孟夫人看着孟诗妍,眼泪直流。她无比疼惜的看着女儿那有如雨打梨花的脸庞,心内感慨万千,不能自己。

孟诗妍直到照料着孟夫人睡下才安闲下来。她刚才哭了一场,也有些累了,眼皮打战,直犯困。

孟夫人今天难得“饱餐”了一顿,躺在床上不久就睡着了,她表情宁静而安祥,也许正在作一个美梦。也许正梦到他们夫妻俩相处的和睦和幸福,也许正梦到儿女满堂的融洽和繁华……在这样一个恐怖弥漫的城市里,现实是多么的残忍,美梦又是多么的奢侈和珍贵。

孟诗妍又加了几块木炭到火盆里,把火盆放到孟夫人的床底下后,神情一懈,和衣躺倒在侧房的床上。

躺了一会,却怎么也睡不着,又觉着屋里有点闷,就把门拉开一点点,搬了一张椅子顶着。外面的风大,扯着门撞着椅子“砰砰”直响。

孟诗妍左右找不到绳子,就把腰带解了下来。穿过门栓,把门固定在椅背上。

孟诗妍忙了好一阵子才消停下来,坐在椅子上靠在桌子上,双手支衬着腮帮发了一会呆。

一会想到爹爹,想她爹爹在那边怎么样,过得好不好,吃得好不好,睡觉会不会冻着……。

一会又想到弟弟……想到弟弟出生了,长大了……她弟弟一定长得很好看……很俊秀,人见人爱……。当想着将来和弟弟牵着手一起玩耍时,她不由得“嘿嘿”的笑出声来。

……肚子咕咕的叫声,惊醒了她的美丽遐想。她嘴角还挂着傻笑,端起孟夫人吃剩下的“老鼠汤”,大口的喝着,尽管那汤已冷得和冰水一般了……。

夜晚很平静,包括远处的战场,也变得静谧。

半夜,孟诗妍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孟夫人惊问:“是谁……。”

外面一把年轻的声音应道:“小的孟康。”

孟诗妍对这个孟康并不怎么熟悉,只知道他是她父亲从外面捡回来的孤儿,和他一起的,还有他兄弟孟安。他兄弟俩本不姓孟,孟老爷捡到他们后,收了他们为义子,兄弟俩就随了孟老爷,改姓了孟。

兄弟俩自幼就到孟老爷的店铺上做工,后来又随孟老爷投了军。当时孟安十八岁,孟康十六岁。

孟安倒好,是个热心好谈,直爽好动的人,待人做事有些草率,却好在生性豁达,虽常被责骂,笑笑咧咧的就过去了。

而孟康却性格孤僻寡言,不太喜和人攀谈,对人虽脸带三分笑,却是个肯动脑筋的青年人,年少,做事却较稳重,很受孟老爷喜爱。

他兄弟俩虽和孟诗妍礼属兄妹,却甚少见面。

时光倥偬,一恍两年,听说前月,孟安被蒙古军砍了脑袋。孟康也中了一箭,又加之悲愤慨懑,怕也将不久于人世。匆匆一月,却不知怎么伤又好了。听那声音洪亮,哪有半点病态。

孟诗妍翻身下床,见两把椅子还顶在门上,自己腰带还系在门栓上。她慌忙的从上面解下来,束回自己腰间。又整理一下衣服,抚了抚凌乱的头发。急匆匆的开了门。

外面很黑,无星无月,那远处的火把,如点点星光,点缀着漫天的黑暗。那是围在城外的元军的军营,也是满城百姓和官兵的恶梦。

室内烛火通明,可以看清孟康那消瘦如刀削般的脸庞。那上面早已看不到年青人的稚嫩和天真,仅存着的只是成年人的干练与成熟。他正满脸焦急的左顾右眄,等着开门。他那高佻而干瘦的身影遮住一片星光,宛如浮在黝黑的水面上般飘忽而不定。

孟诗妍已经不怎么认识她这位名义上的义兄,她可以感觉到他们之间的遥远、陌生和隔阂。她以一种完全陌生的眼光仰望了高了她一头的孟康一眼,侧身让在一旁。

孟康急步进了屋,看着刚坐起身的孟夫人,心急火燎的说:“夫人,小姐请快点收拾收拾,随小的走……。”

半夜,孟府通往城外的秘道。

孟诗妍、孟夫人、孟康、厨子老何一行四人,相扶相携,迤逦而行。密道潮湿而坎坷,十分不好走。

厨子老何,年过六旬,中等身材,留有短须,头须掺白,虽已年迈,却也身强体壮,背上锅碗瓢盆一大串,以及剩下的一点粮食都在他背上,一马当先行在最前。

孟康背上也有一个包袱,扶着孟夫人,走在中间。孟诗妍背了一个个头比她还大的大包袱,落在了最后。

密道幽长而黑暗,厨子老何在前面举的火把就成了几人唯一的指示灯。密道上常会滴下一些渗水来,浇得火把“滋滋”作响。几个的衣服,都被打湿了。密道内霉气很重,呛得几人直打喷嚏。

孟夫人一直强忍着要打喷嚏的**,在她终于忍不住,连续打了几个喷嚏后,就觉得腹内一阵剧痛。

刚开始孟夫人还忍得住,等这阵剧痛持续的时间长一点,且越来越痛时,她终于哼了出来。孟诗妍上前来扶住孟夫人,正要呵斥孟康几句,却被孟夫人连续的痛吟声打断了,众人的目光都聚在孟夫人身上。

孟康、孟诗妍手足无措,厨子老何阅历丰富,大喊:“要生了,要生了,快点快点,让夫人躺下,让夫人躺下……。”

孟诗妍迅速的从背上卸下大包袱,从里面取出一床被褥,平铺在脚下的凹凸不平的土地上。孟康不等孟诗妍吩咐,迅速的把孟夫人放倒在被褥上。

同行四人,两男两女,还有一个未出世的婴儿。接生的任务自然归到了孟诗妍的身上。密道别无分歧,只有一条路,孟康和厨子老何为避嫌,把火把往地上一插,人已走到了远处。

孟诗妍年幼无知,看到孟夫人痛吟无助,却不知道如何是好,一时心急如焚、手足无措。最后灵机一动,想到厨子老何年长识广,肯定会有些办法。

便大声把老何喊了过来,虚心求教一番,一旁孟夫人的痛吟,让孟诗妍有些着慌,问了好几遍,才听清楚厨子老何的话,还在半懂半不懂之间。

却听厨子老何说:“老奴年迈,识短,如何晓得接生,只是往年在酒馆渴酒,听人闲谈过,当时只做一则笑话听,不想今日,却要用到实处,却是哪里成,哪里成,实是惭愧、惭愧呀……。”亦说亦行,不一会已走得远了,溶入了黑暗里。

孟诗妍本想让厨子老何帮个手,可是男女有别,礼教大防,岂能逾越,到最后也只能落得个自力更生。她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做事即不瞻前,也不顾后,竟按照老何说的诀窍,一个人给孟夫人接起生来。

四下寂静,孟夫人的痛叫声,变得十分刺耳。四周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孟康蹲在地上,思前想后的考虑着以后的出路。

下一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 ……眼&星直向

    ……眼瞅着那两团雾气,也要被拖进了光团……孟诗妍嘴角挂着微笑,洋溢着对幸福的憧憬……大步流星直向那个光团奔去……。

    2020-10-27 03:13:04详情点赞(0)回复(0)
  • &厨子老

    孟诗妍稍愣了一下,才想明白,轻“呀”了声。迈开步子,飞快的向厨子老何的尸体奔去。

    2020-10-28 02:12:21详情点赞(0)回复(0)
  • 很紧,&孟诗妍

    厨子老何把婴儿抱得很紧,孟诗妍手脚轻颤着,又有点不大听指挥。……费了好大劲,才把她弟弟从他怀里拉出来。

    2020-10-26 05:49:39详情点赞(0)回复(0)
  • 毯子上&小嘴在

    包着她弟弟的毯子上沾满了鲜血,连她弟弟那瘦小的脸上也沾了些鲜血。惊恐受痛的婴儿正张着小嘴在不住啼哭。

    2020-10-26 12:49:22详情点赞(0)回复(0)
  • ……突&呕……

    ……她眼光不由得又转到了没有头的尸体……突觉腹内搅动,又想吐……可她一天没吃东西了,哪有什么东西可吐的……干呕……连续的干呕。

    2020-10-27 03:15:57详情点赞(0)回复(0)
  • 哪知孟&诗妍大

    那两个蒙古兵还在马上你推我攘,眼红脖子粗,谁也不让谁。眼看着孟诗妍要跑,两人急忙纵马来追。哪知孟诗妍大步如飞,纵身一跃就凭空消失在空气里。

    2020-10-25 02:28:15详情点赞(0)回复(0)
  • 。她不&的看着

    孟诗妍抱着她的小弟弟,到处乱看。她不知道往哪里跑,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她漠然的看着那些不断吆喝的元兵,又转过来看了看她后面哪个一直盯着她看满脸邪笑猥亵的元兵。

    2020-10-25 09:57:22详情点赞(0)回复(0)
  • &左手,

    孟诗妍在马要倒下的那一瞬间,很自然的把婴儿交到了左手,右手撑了一下马背,身子就轻飘飘的如一只蝴蝶般,向一旁飞掠去。马一受力,如一座倒下的大山连着那元兵的尸体重重砸在了地上,发出“砰”的一声响。

    2020-10-27 06:22:17详情点赞(0)回复(0)
  • ……当&看到她

    ……当看到她被元兵抓住时,他又是多么心痛的想去解救她……。

    2020-10-27 02:16:13详情点赞(0)回复(0)
  • ……。&想着怎

    当然,这时候自没人注意到天空的变化,那几个元兵目光投到孟诗妍身上,就再也移不开……。树林里的孟康,心急如焚,想着怎么解救孟诗妍……。

    2020-10-27 06:24:18详情点赞(0)回复(0)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