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小说 → 和美女老总隐秘情事小说

和美女老总隐秘情事

梧桐阅读

已完成免费

《和美女老总隐秘情事》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要讲述韩远,谷妍,老杨,海州,韩泓,马新军,林甜,简振武之间的故事。和美女老总隐秘情事约94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编辑:愁蝶未知|6731次点击更新:2020-10-16

在线阅读

《和美女老总隐秘情事》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要讲述韩远,谷妍,老杨,海州,韩泓,马新军,林甜,简振武之间的故事。和美女老总隐秘情事约94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免费阅读

不再遇见是对你我最好的结局。

韩远小说名字叫做《和美女老总隐秘情事》,这里提供韩远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和美女老总隐秘情事小说精选:黑色的蒙迪欧缓缓停在了万源绿洲的地下车库里。看着已经在副驾驶位上睡着了的韩远,阿蓝笑着摇摇头,自言自语道:“还说从来没醉过,这么快就醉了吧!”他那么魁梧那么结实,她压根儿背不动他,看来只有把他弄醒了。“韩大哥,到家了!”阿蓝推了推韩远。韩远打着轻微的鼾声,身体动了动,依旧闭着眼睛,丝毫没有醒过来的意思。深夜的地下车库里安静得让人可怕,任何一点儿声音都会被放大,听得人毛骨悚然。阿蓝灵机一动,打开手机里的音乐盒子,调到最大声…

黑色的蒙迪欧缓缓停在了万源绿洲的地下车库里。

看着已经在副驾驶位上睡着了的韩远,阿蓝笑着摇摇头,自言自语道:“还说从来没醉过,这么快就醉了吧!”

他那么魁梧那么结实,她压根儿背不动他,看来只有把他弄醒了。

“韩大哥,到家了!”阿蓝推了推韩远。

韩远打着轻微的鼾声,身体动了动,依旧闭着眼睛,丝毫没有醒过来的意思。

深夜的地下车库里安静得让人可怕,任何一点儿声音都会被放大,听得人毛骨悚然。

阿蓝灵机一动,打开手机里的音乐盒子,调到最大声,放到了韩远的耳朵边——

就听得悠扬的起床号响了起来:“嘟嘟嘟嘟嘟嘟——”

醉意朦胧的韩远果然马上睁开了眼睛,模模糊糊地看着周围,然后目光定格在阿蓝的脸上。

“这是,哪儿?”韩远的**打着卷儿,那一口京味儿十分明显。

“呵呵,还真管用啊!”阿蓝笑道,“这是在你家楼下的地下车库里!”

韩远一听,大脑即刻又混沌了,软塌塌地靠在椅子上,嘴里呼出一股浓浓的酒味儿。

刚才那军号声把他吓了一跳,以为自己还在部队呢!在部队,军号就是命令!没想到却是坐在车里!

不对啊,车里哪来的号声?

他又吃力地睁开了眼睛,朦朦胧胧地看着阿蓝:“你,你是,谁?”

“呵呵,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你必须回家,我也得回家了!”阿蓝边说边下车,来到副驾驶把韩远扶下了车。

韩远觉得头重脚轻,浑身轻飘飘的,感觉像在飞。他的身体靠在阿蓝的身上,一点儿不受他控制。

哎呦,真够沉啊!阿蓝搀着他,心里叫唤道,这哥哥是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型啊!

阿蓝使出吃奶的劲儿,搀扶着韩远踉踉跄跄地走到电梯口,韩远喘着粗气,嘴里依旧是浓浓的酒味。

究竟喝了多少酒啊?阿蓝摇摇头,果然是不胜酒力。

阿蓝拿过他手里的钥匙,帮他开了门。

进了家门后,韩远像一堆烂泥般跌坐在沙发里,嘴里呼哧呼哧冒着酒气。

阿蓝累得满身是汗,本想就这样走了,突然发现不对劲儿:这个家居然这么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韩远的妻子呢?

阿蓝不由得环视了一下这个三居室的房子。

欧式的装修很精致淡雅,墙面上几幅小壁画恰到好处地点缀了这个温馨的空间,米黄的色系,很温暖。

沙发旁边的小方几上放着一个大相框,里面是孩子的照片:虎头虎脑的小子穿着蓝色的条纹连体衣,笑哈哈地在绿茵茵的草地上爬着,右手抬起,眼睛看着前方。照片的下面有四个字:千里在掌。

不用说,这一定是韩远的儿子。看得出这副照片意义深远,寄托了韩远对儿子的无限期望。

已经十点了,她得回去了。

如果今天喝醉的不是韩远,她堂堂蓝总才不会半夜为人做“代驾”。

阿蓝拢了拢有些凌乱的头发,正要转身离开,却听得躺在沙发上的韩远模模糊糊地喊道:“水——水——”

阿蓝马上折回来,到餐厅里给韩远倒水。

拿起水壶,里面一滴水都没有。再到厨房看看,也没有。厨房的灶台上干干净净的,东西也整整齐齐,貌似许久没有做饭了。

这个家怎么看着这么奇怪呢?一点儿人间烟火的味道都没有。女主人和孩子呢?

阿蓝感到很奇怪。

她打开冰箱,终于找到了一瓶矿泉水。

可是这水太凉了,不能直接给韩远喝,这个时候他最好喝温水。

阿蓝马上拿起电水壶烧水,准备给韩远泡杯茶来解酒。

韩远不停地喊着“水,水,水”,看起来已经渴得不行了。

阿蓝只好把冰冷的矿泉水放到自来水下去冲,让水温回升点,倒了一小杯给韩远润了润喉咙。

水壶里的水很快就开了,她泡了一杯茶,用冰的矿泉水快速降温后,扶着韩远给他喝了一杯温茶水。

喝完水,韩远舒服地舔了舔嘴唇。高大的身体依旧蜷曲在沙发上,那么大的沙发在他的身体下显得特别窄小。

阿蓝觉得应该把他扶到卧室去,不然他这一米八的个儿这么蜷缩着睡一夜,明天身体一定酸疼不已。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阿蓝总算是把韩远扶到了主卧室的大床上。

韩远横躺在床上,阿蓝给他脱下鞋,盖上毛巾被后,转身离开,韩远却一把拉住了她的手,模模糊糊地说道:“妍妍,别走,别走——”

阿蓝没听明白,不知道他叫的是谁,但能肯定叫的不是她。

她拍了拍韩远的手臂,“好好睡,我要回家了——”

“妍妍,别走,我爱你,我,我想你——”韩远紧紧地拉住阿蓝的手,丝毫不肯放松。

这次阿蓝听明白了,韩远叫的是“妍妍”。

“妍妍”是谁?

阿蓝看到床头柜上摆放着一幅结婚照。

照片里的韩远穿着黑色的礼服,白色的衬衫配着红色的领结,目光炯炯,笑意盈盈,幸福满满。

韩远身边依偎着的新娘五官精致,身材高挑。利落的短发,洁白的婚纱,微微的笑容里透出高傲的神情,尤其是那扬起的脖颈,更是让人觉得高傲得不可一世。

这就是韩远喊的“妍妍”吧!阿蓝心里想,漂亮,却有些不可接近。

“妍妍——妍妍——”韩远又喊道,并且一用力把阿蓝拉到了他的怀里。

韩远的胸口热乎乎的,散发着他特有的男人味儿。酒精的作用使他呼吸急促,鼻子里呼哧呼哧的冒着粗气。

他紧紧地抱住阿蓝,下巴在她的头发上摩挲着,嘴里喃喃道:“妍妍——我想你——”

他的手也变得不安分起来,脑袋开始往她的脖颈处不停地磨蹭着——

闻着韩远身上特有的男人味儿,一瞬间阿蓝有点儿恍惚,恍惚自己回到了十多年前,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

“韩大哥——”阿蓝边挣脱边喊道,“我是阿蓝,我不是你的妍妍,你醒醒——”

韩远根本听不进去,酒精已经点燃他压抑许久的需要。

他的身体像火一样滚烫,喉咙里似乎都要冒出火来了,身体的某一处早如火山般等待喷发,他太渴望了!

“妍妍,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妍妍,别走——”韩远的嘴不停地在阿蓝洁白光滑的脖颈处游走,他是那么渴望亲吻他心爱的女人,他的妻子妍妍。

“韩大哥——”阿蓝心疼地摸了摸韩远宽阔的额头,还有他左侧眉头边的那颗大肉痣,“对不起,我不是你的妍妍,我是阿蓝,我得走了!”

虽然她不知道韩远的妻子为什么不在家,但是看得出韩远很爱他的妻子,很想念他的妻子。

韩远棱角分明的脸上因为酒精的作用而变得微微泛红,他微蹙着眉头,呼吸火热而又急促。

阿蓝的眼前不由得浮现出另一个男人的样子,也是这样有棱有角的脸,也曾疯狂地爱过她。

可是,往事总是不堪回首——

阿蓝的眼里不觉就湿润了,她强行站起来,想要挣脱韩远的手。

“不——别走——别走——”韩远一用力,又把阿蓝给拉了回去。

阿蓝一个踉跄,再次跌落在韩远的怀里,那原本盘起来的大波浪长发,也因为外力的作用瞬间飘散下来,并且稳稳地盖在了韩远的头上——

“妍妍,我爱你,我想你,很想——”韩远陶醉地闻着女人的发香,意识更加模糊,情绪更加激动了。

他紧紧地搂住阿蓝,完全把阿蓝当成了他朝思暮想的妻子谷妍,今晚,他再也不想让她离开了!

再次被韩远这么紧紧地抱着,阿蓝心里涌起了无法言说的悸动——

第一次见到韩远,她就被他那特有的军人气质深深吸引!他喝酒时稚嫩的样子,他微笑时灿烂的神情,他说话时那具有金属磁性的好听嗓音,让她感觉到了他那独有的男人魅力。

他是一个单纯得近乎透明的男人。虽然已过了青春年少,却丝毫没有被污浊,笑容那么干净,眼神那么澄澈,那么迷人……

阿蓝强压着心里的悸动,使劲儿从韩远的怀里挣脱了出来:“韩大哥,你好好休息,我走了——”

“别,别走——”韩远依旧拉住她的手不放,喃喃道,“别——走——”

阿蓝狠狠心,用力掰开他的手,快步走了出去——

韩远马新军小说名字叫做《和美女老总隐秘情事》,这里提供韩远马新军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和美女老总隐秘情事小说精选:很快到了周末,马新军又约韩远去丽晶酒楼聚餐。又是丽晶,就不能换个地儿?韩远不想去,他还得回家给儿子做饭呢!他不给儿子做饭,儿子要么在外面吃,要么吃泡面,谷妍是不会做饭的,她连肉都不会切。“我没空啊,老同学——”韩远说道。“得了吧,你们这些坐机关的,哪能没空?再说又是晚上,你小子干啥去?和美人有约,还是娇妻不允?”马新军揶揄道。“我哪有那艳福,我得回家孝子去,给儿子做饭!”韩远直接说道。“哈哈——哈哈——”马新军在电话里笑得满地打滚,“你…

很快到了周末,马新军又约韩远去丽晶酒楼聚餐。

又是丽晶,就不能换个地儿?

韩远不想去,他还得回家给儿子做饭呢!他不给儿子做饭,儿子要么在外面吃,要么吃泡面,谷妍是不会做饭的,她连肉都不会切。

“我没空啊,老同学——”韩远说道。

“得了吧,你们这些坐机关的,哪能没空?再说又是晚上,你小子干啥去?和美人有约,还是娇妻不允?”马新军揶揄道。

“我哪有那艳福,我得回家孝子去,给儿子做饭!”韩远直接说道。

“哈哈——哈哈——”马新军在电话里笑得满地打滚,“你小子找借口也不找个实在点儿的,这哪是大老爷们干的事儿呢?”

韩远没想到马新军这么笑话他,“我说的是实话,谁跟你开玩笑了?”

“好好好——那这样,把你家宝贝儿子和娇妻都带上,这样你就不用做饭了吧?”马新军笑道。

“不行,孩子晚上要写作业要早睡,不能参加我们的饭局——”韩远说道。

“你小子什么意思,吃个饭推三阻四的!能不能像个爷们?”马新军假装生气道。

韩远还想拒绝,对方马上又说:“再说了,丽晶酒楼那个风姿卓越的老板娘阿蓝你就不想再见见?哈哈?”

韩远听他说才想起那个叫阿蓝的女人。

还别说,就那么一面,印象很深刻,阿蓝的样子即刻在眼前鲜活起来。

这是韩远这么些年看到的少有的漂亮女人:成熟,丰满,美丽,大方,尤其是她身上那股味道,很特别,很与众不同。似乎有古典女人的神韵,却又是一个十足的现代女强人形象,而且还有种说不出的忧郁。

“你小子想人家自己去啊,拉上我不是坏了你的好事儿?”韩远笑道。

“这你就不懂了——”马新军笑道,“阿蓝这女人啊,就是能勾魂摄魄,可我从来不敢对她有非分之想,顶多就是看几眼,搂一搂,喝杯酒,其余的只能做梦——当然,不是我一人不敢,可能海州市没有几个男人敢对她有非分之想——”

韩远忍不住笑了:“那你还去——”

“土包子了吧,这样才有意思!丽晶酒楼既有招牌海鲜,又有美丽的老板娘,你不想去?”马新军笑道,“别推辞了啊,今天我就叫了四个人,你一定得来!”

韩远还没来得及说不,那边就挂了电话。

于是,他只得提前去接儿子,然后匆匆忙忙回家炒了两个儿子爱吃的菜,再去丽晶酒楼赴马新军的饭局。

马新军带着他公司里的一个副总,另外还有两个生意上的朋友,三个人韩远都没见过,全部不认识。

一帮人见面,互相认识,首先得干了第一杯。

半杯酒下去,韩远就觉得喉咙里辣辣的,赶紧喝了一大杯水。

上次喝醉了,闹出那么大的事儿,他可不想再喝醉。

“我说你这个酒量当年在部队是怎么锻炼的?”马新军调侃道,“这当兵的一个个都能喝,怎么你当了二十几年的兵,连喝酒都还没学会?”

“我这一辈子都学不会!”韩远笑道,“遗传,我爸爸也不会喝酒!”

“这有什么遗传?我看你就是喝得太少!”马新军笑道,“没事儿,以后多喝自然就会了!”

韩远摇摇头,“我不行!”

“谁不行啊?”门外一个十分清亮的女声传来,紧接着就是细高跟儿踩着地面的声音,然后就看到了那个艳光四射,韵味十足的阿蓝出现在了大家面前。

眼前的阿蓝皮肤白如凝脂,身着一件朱红色的丝绸长裙,头发依旧高高挽起,一串长长的白珍珠项链盘了两圈垂在胸前,恰到好处地停留在她那傲人的曲线上。

太美了!

韩远心里都不由得一阵惊叹。

这个女人,总是能把古典和现代的美那么完好地融于一身。

“哈哈,阿蓝阿蓝,想死你了!”马新军马上离开座位,来到了阿蓝身边,“这段日子我过来几次都没见到你,该不会是故意躲着我们吧?”

“呵呵,马哥看你说的,我欢迎你们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躲着你们呢!”阿蓝笑道,“刚才我在门外就听到一个声音说‘我不行’,马哥,不会是你吧?”

“哈哈,我从来不说那三个字!”马新军笑道,“男人怎么能说自己不行呢!”

说完,马新军不怀好意地看着韩远,“是我们这位韩部长谦虚,走到哪儿都喜欢说‘我不行’——”

马新军故意把那三个字用女声拖得很长,引得大家哈哈大笑。

韩远被马新军这么一说,也觉得有些难为情,笑道:“呵呵,让蓝总见笑了,我当然不是马哥说的那个意思,这个你懂的!”

“呵呵——”阿蓝看韩远那尴尬的样子,笑得花枝微颤,碧波漾漾,“韩部长,很高兴再次见到你!”

说完伸出她的纤纤玉手,很客气地和韩远握手,“我没记错的话,上次您来过,我们也喝过,对不对?”

韩远点点头,有点儿尴尬,“蓝总好记性!”

想起上次,他就惭愧,喝得不省人事,实在丢人。

“呵呵,韩大哥,您可别那么谦虚,那三个字啊,男人还真是不能轻易说出口,免得让人误会!”阿蓝的大眼睛里含着不可捉摸的笑意。

“呵呵——”韩远被她那灵动的眼神给搅和得有点儿不敢和她对视了,“喝酒我从来不逞能,确实不会喝!上次我就被他给灌醉了!”

阿蓝笑道,“醉了好,醉几次,你就开量了!来,我敬你!”

说完拿着自己手里的酒瓶给韩远倒酒。

想到他上次喝醉的样子,阿蓝就忍不住发笑。表面上这么温和内敛的男人,喝醉了也是个情种骚男。

“蓝总是女中豪杰,干事业响当当,喝酒也一样——”韩远举杯道。

女人敬酒,男人就是再不会喝也得接着。

“韩哥您客气了!”阿蓝轻轻和韩远碰了碰杯子,“豪杰谈不上,我的这点儿实业全靠各位大哥捧场,今后仰仗您多多关照了!”

说完她很爽快地喝完了杯中酒,然后目光灼灼地看着韩远,那天晚上的情景犹在眼前。

韩远只能舍命陪到底,仰起脖子闭上眼睛喝完了!

这一喝,韩远才发现了猫腻,原来阿蓝拿的酒瓶里装的是上好的大红袍!色泽几乎可以和洋酒以假乱真。

喝完,韩远不由得向阿蓝投去了感激的目光。

“啧啧啧——”马新军吃醋地叫唤道,“韩远,你真是艳福不浅啊,阿蓝单独陪着你喝还私聊这么久,我可是看得起了醋意!”

“呵呵,马哥,您可是我丽晶的常客,就冲您对阿蓝的这份支持,我们得满满地喝一杯!”阿蓝转向马新军,拿起桌上的酒瓶给他倒满了酒。

马新军自然是喜不自胜,笑道:“我看今天这杯酒我们得喝得特殊点儿——”

阿蓝笑而不语,转头看了看韩远。

“您说怎么喝?”阿蓝笑道。

“交着喝——”马新军不怀好意地笑道。

“呵呵——”阿蓝笑了笑,“马哥,这交着喝可是有讲究的!夫妻洞房前,喝一杯交杯酒,那叫永结同心;恋人情浓时,喝一杯交杯酒,那叫私定终身——咱这大庭广众之下交着喝,那叫个什么呢?”

马新军没想到阿蓝会这么火辣地反问他,弄得他倒是有点儿尴尬了。其他人也都在看着马新军和阿蓝。

“咱——咱这个就叫兴之所至,高兴,高兴——”马新军笑哈哈地打圆场,他当然不敢和阿蓝永结同心,更不敢私定终身。

“呵呵,马哥真幽默——”阿蓝笑道,“每次见到你都很高兴,咱们感情深一口蒙吧!”

说完,她举起杯和马新军碰了碰,干脆地喝完了杯中酒。

马新军的脸上有那么片刻的尴尬,不过很快他就回过来了,也只好喝了杯中酒。

这女人,真他妈的厉害!

韩远看阿蓝这么四两拨千斤化解了马新军的挑衅,自然对阿蓝又多了一份佩服:好机智的女人!千杯不醉啊!

阿蓝敬了每人一杯,袅袅婷婷地出去了。

马新军还在逼着韩远喝酒,他有点儿扛不住了,借口去厕所。

去卫生间要穿过长长的廊道,韩远慢悠悠地走着。

走了一半儿,路过一间小包房的门口,听到里面有个熟悉的女声:“简主任,您别这样……您喝多了吧……别……别这样……”

韩远下意识地往虚掩着的门缝里一看,那女的背影那么熟悉:长发披肩,身材苗条,连那身衣服都很熟悉。

这不是林甜吗?

韩远吃惊地发现,包房里就林甜和海州日报新闻中心的主任简振武!简振武那只咸猪手正要往林甜身上摸!

“简主任,请你自重!”林甜离开了座椅,很是生气地说道。

“装什么清纯啊?老子请你吃饭已经很给你面子了,别给脸不要脸!”简振武也起身,贪婪地盯着林甜的身体。

“简主任,我敬重你,因为你是我的领导,你请我吃饭,我很感谢,但是请你不要对我有任何非分之想,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林甜后退一步生气地说道。

“小**装什么装?这点儿潜规则都不懂,你还怎么混啊?”简振武边说边走向了林甜。

林甜再次后退,可已经到了墙壁,无路可退了。

简振武一个熊抱扑了上去,紧紧地抱住了林甜——

“啊——救命啊——”林甜下意识地用双手抱在胸前拼命喊了起来。

“喊个屁啊!好好伺候老子,老子让你的稿子天天上头条!”简振武歪着头,朝着林甜的脖子上扑去。

韩远看得眼冒火光!他娘的,居然敢如此明目张胆地欺负林甜这个弱女子!

想都没想,韩远一脚踹开了虚掩的房门,两步窜上去,一拳就打在了简振武的脸上!

下一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