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小说 → 不死的曦乃小说

不死的曦乃

阅读王

已完成免费

《不死的曦乃》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讲述支队,国安,化人,希娜,查克,哈根达,任何,米修达尔,保镖,首相,奇美拉,军方,爱莎之间的故事。不死的曦乃约156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编辑:长街暗渡|16251次点击更新:2020-09-16

在线阅读

《不死的曦乃》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讲述支队,国安,化人,希娜,查克,哈根达,任何,米修达尔,保镖,首相,奇美拉,军方,爱莎之间的故事。不死的曦乃约156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免费阅读

爱情是两个人的冲动,或者一个人的执着

化人首相小说名字叫做《不死的曦乃》,这里提供化人首相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不死的曦乃小说精选:野兽疯狂的战斗,它喜欢撕碎猎物的触感和鲜血的气味。战场上弥漫着鲜血的气味,这更另野兽心情高涨。但是还不够,这点鲜血完全不能满足野兽。透过这浓郁的鲜血,自己能够感觉到那是仇敌的鲜血。杀光他们,他简短的命令着自己的同伴。嗷~!嗷~!嗷~!同伴高吼这回应道“你这家伙,在挑衅我吗?”黑皮肤的男子手持着长矛对着自己怒吼道。哼,杂碎。野兽完全没有把他放在眼里,自己鼻子里嗅到的,仅有一人而已。“你这畜生……”似乎被自己的态度激怒了,男子手持…

野兽疯狂的战斗,它喜欢撕碎猎物的触感和鲜血的气味。

战场上弥漫着鲜血的气味,这更另野兽心情高涨。

但是还不够,这点鲜血完全不能满足野兽。

透过这浓郁的鲜血,自己能够感觉到那是仇敌的鲜血。

杀光他们,他简短的命令着自己的同伴。

嗷~!嗷~!嗷~!

同伴高吼这回应道

“你这家伙,在挑衅我吗?”

黑皮肤的男子手持着长矛对着自己怒吼道。

哼,杂碎。

野兽完全没有把他放在眼里,自己鼻子里嗅到的,仅有一人而已。

“你这畜生……”

似乎被自己的态度激怒了,男子手持长矛一口气冲了过去。

大概以为自己没有兽化,就那么容易对付了。

但是野兽完全没有把这样的攻击当回事。

那种程度的长矛就跟牙签没啥两样,他轻易的就将长矛折断,然后将其刺进男子的身体,最后将其一脚踢开。

太弱了,连撕开他的身体都没有任何的诱惑力。

野兽跨过男子的身体,朝着会馆里走去。

“喂,听得见吗?”

“我还没死……用不着那么大声。”卡特尔捂着胸前的伤口虚弱的回答道。

用力的拔出长矛,迅速止血之后包扎,总算没直接晕过去。

“那就好,我还以为你挂掉了,呀呵!”用力的拧断狼人的脖颈,哈根达擦了擦脸上的血。

兽化人依然在不断的涌上来,简直没完没了的一样。

“好个屁……有一只进去了……”

“什么?”

手上沾满了鲜血,沿着走廊奔跑着,所有的警卫都在外面应战。反而让内部很空虚。

他露出嗜血的笑容,加快了奔跑的速度。

灵敏的嗅觉能闻得到那个气味,闻得到那股不能忘怀的气味。

多少年了,他还能认得出来自己吗?

“嘿,曦乃,有个坏消息。”查克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怎么了。”曦乃一行人正在向会馆内走着,

“有一只闯进去了……嗯,他正在往你们那边突进,15秒后接触……”

“喂喂,不是开玩笑的吧……”

“还有10秒和你们接触!”

突如其来的坏消息让曦乃大吃一惊。

想靠全队百十人就想堵住兽化人果然是不可能的面对汹涌而来的兽群,不可能完全堵得上。

“只有一只吗?”

“嗯,还没有进行兽化。它从右侧防线突破了进去。不过目前只有这一只,其他几处还在激战,被突破的右侧防线已经重整完了…但是恕我直言……”

“没人有空来帮忙是吧……”

“只能靠你了,没关系吧。”

“只能硬着头皮上呢……”

曦乃无奈的回答道。

“你在跟谁说话?”小李转过头问道。

“啊……没什么,自言自语而已。”

“咦……”虽然有些怀疑,但是他还是转了回去。

就在前面,多少年没见面了。

已经不记得了,但是他迫切期待着那家伙看到自己这张脸候的表情。

那会是多么扭曲的表情呢,明明已经死去的人却又从坟墓里爬出来。

野兽雀跃着,它渴望撕碎那张脸。

“还有3秒,它就在你们前方的转角处,可是有点奇怪呢,明明是没有智力的兽化人,为什么不去袭击会场,反而特意来攻击你们”

“这种事之后再说!”

说着,一行人已经转过了拐角。

“咦?”所有人都停了下来。

那是一个身着奇特的男子。

是个身材高瘦的藏族人,至少从外表上看如此。穿着破破烂烂的藏袍,金花帽松松垮垮的。

脸庞上的胡子几乎遮住了他的脸,让人无法认出他真正的模样。

但是这不是最奇怪的

他的双眼里完全看不出他有任何的理智,他大口喘着气,双目死死盯着这边。

那股杀气,毫无疑问属于兽化人,自己再熟悉不过的敌人。

“这家伙,有点麻烦呢”

熟悉兽化人的曦乃一眼就看得出来,这家伙不是一般货色。

虽然大部分兽化人都是自然界里野兽们的强化版,虽然很难对付,但并非无敌的存在。

就算是正面抵不过,它们的智商也不足以让他们在多人配合下被幸存。

但是有些家伙不一样,它们是神话中最可怕的妖魔。

这些家伙就不是一般队员能对付得了的存在了。

“谁?”看出来者不善,两位保镖将首相护到了身后,小李一只手伸进了怀里,按在手枪上。

虽然是正确的做法,用身子护住被保护对象,但逼近那是对于人类的作法,但是对上兽化人的话,两个成年男子也只不过和纸一样脆弱。

“好久不见了呢……还记得这张脸吗?”

声音低沉且嘶哑,而且伴随着剧烈的喘息。

“你……你…………你怎么……”

完全没有想到的是,身为内阁首相,而且言谈举止处处透露出睿智和冷静的他却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事物的表情。

“呵…果然,就算是过了那么多年,胡子也没剃……你也还记得我这张脸啊……”

完全无视了两位挡在首相前面的保镖,一脸大胡子的兽化人就好像是遇见了久违的熟人一样打着招呼。

“怎么会……为什么……你不是!”双手颤抖着,首相不敢相信自己眼睛中倒映出的脸庞。

“看了这个,你就会明白的,我从地狱回来了。”男子撕开了自己的藏袍,露出了赤裸的胸膛。

“砰—砰—!”

看到他伸手,在他动起来之前小李迅速拔出上了膛的手枪,毫不犹豫的扣下了扳机。

凭借着多年的经验,小李本能的察觉到眼前这个男人很危险,所以他在对手行动之前果断的开了枪,以避免陷入被动局面。

但是,之后的景象彻底颠覆了他的常识。

子弹打在男子赤裸的胸膛上后直接被弹开了,在墙壁上留下一个漆黑的弹孔。

“什么……这种怪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人类的皮肉弹开了子弹而毫发无损,这种只有小说和漫画中才会出现的情节发生在眼前,但是兽化人就是这么的非常识,想要伤到兽化人起码也要RPG级别的威力才行啊。

“看,这伤口可是当年你亲手留下的……到现在还是觉得隐隐作痛啊!”男子完全没有把子弹当回事,而是静静的坦露着自己健壮的肌肉。

“……为什么……为什么你……”

“为什么我还活着?……真是有意思的问题……的确,当年我的确被你杀死了……但是我又从坟墓里爬出了呢……呵呵”病态的笑声,男子抓狂的把自己的胡子一把一把的抓落。

“首相……”疑惑不解的小李转过头面向首相。“您认识他?”

“……为什么……你……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告诉他们呢……我是谁?你原来又是谁……怎么说不出口吗……”看着首相的那副惊疑不定的面孔,男子用打从心底里享受者的表情笑着说道。

“我不管你是谁,现在不许动!立刻投降!抱头蹲下!”小李将黑洞洞的枪口对着男子的眉心,朝着他怒吼道。

但是野兽对于小李的怒吼充耳不闻只是对着首相大叫着。

“快说啊…让大家都知道我谁…我到底是谁?而你当年又做了什么!

“不要……我要离开……我要离开……”首相抓狂般的挥舞手臂,跌跌撞撞的后退着。

“快说啊!……说啊!!!”那是真正野兽的咆哮,

小李和另一位保镖同时瞄准他的眉心开枪了,但是依然没能伤到男子分毫。

子弹都被那坚硬的皮肤弹开了。

“说啊!!!!!”

低沉的咆哮声犹如从地底传来,愤怒驱使着男子兽化。

粗壮的肌肉膨胀起来,尖刺般的鬃毛迅速覆盖了全身,四肢化为了利爪。

“说……啊!!!!”已经不能称之为语言的吼声,但那野兽依然在质问着。

面对这样的质问,首相终于不再逃避,他苦涩的闭上双眼,艰难的从双唇中吐出了那个永远不想去回忆的,名字——“布达拉·卡赞。”

霎那,野兽停止了吼叫,然后露出了尖牙用更大的声音咆哮道!

“没错,吾乃布达拉·卡赞!慈母拉不达的儿子!天之骄子摩西卡土司的儿子!从地狱中归来的复仇者!!”

咆哮声带着兽化人独有的杀气,让站在首相面前的保镖们都站不稳。

“可恶……怎么会是怪异?”

“A组火速来增员,A组?可恶,怎么没人?”

两位保镖完全陷入了混乱,这样的怪物根本不是他们俩能对付得了的怪物。他们自己也很清楚

那是怪异,超越人类的怪物。

“汝欺骗了吾父,以剿匪之名将吾父吊死!这就是汝们所谓的正义!!”

那是发自内心的咆哮,野兽在呐喊着。

“吾无法接受,汝们剥夺吾的武器,夺走吾的财产,吾的一切……还有汝,还有汝!!!”杀气扑面而来,令人胆战心惊。

小李不停的扣动扳机,但是完全没有用,就连阻止他继续说下去都做不到。

“不可原谅!不可原谅!只有汝……只有汝!!!”

“你这个恶魔!”察觉到手枪完全不管作用,小李丢弃了打空的手枪,掏出匕首扑向了野兽。

“笨蛋!你疯了吗?”以人类的身体想和兽化人肉搏纯属自寻死路。

“怎么可能……”匕首连划痕都没留下,小李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恶魔……”并非是小李的攻击,而是那句‘恶魔’吸引了野兽的注意力。

“将吾之一族批斗至死……跟那个混蛋比起来,谁才更像恶魔!”

面对野兽的咆哮,小李露出了些许动摇。

然而,就是这些许动摇,成为了他的死因。

“哼。”仅仅只是前肢一挥而已,就像挥开一直蚊虫一般随意的一击,但是对于脆弱的人类来说,这一击已经足以致命了。

利爪**了他的躯体,整个人狠狠的嵌进了墙壁里。肉体化为一滩肉泥,鲜血溅满了墙壁。

仅仅只是一击,一个强壮的男人就化为连外形都分辨不出来的肉泥。

“呐……回答吾……汝还记得汝当初的所作所为吗?”野兽再一次质问到,那声音却平静的可怕。

野兽看着因恐惧颤抖不已的首相,内心却一片寂静。

妹妹不止一次的在自己肩头嬉戏,母亲总是以一副慈祥的表情给自己缝制长袍,总是板着脸的父亲在餐桌前露出的微笑。

践踏了这温馨的画面,不是别人,而正是眼前的这个男人。

布达拉·卡赞脖子上还留着当年绞死的伤痕。

明明死了却从坟墓里爬了出来,复仇的执念支持着他战斗。

“那是我当年犯下的错。”首相缓缓的说道“那时的我干了很多……不应该做的事情…………”

“仅仅只是这样就能解决吗?吾要拿你的鲜血来祭祀我的族人!”

“啪——啪——啪——!”伴随着三声惊天动地的声音,三发子弹狠狠的陷入野兽的身体里,在他身上挖出了三个拳头大小的洞,而这三个洞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小

“不好意思打断了你们俩叙旧。我可不管你有什么深仇大恨……现在请你给我再去死一次,了解?”边说着,边在野兽身上继续开洞,对于兽化人的自愈能力,曦乃也只能咂舌,被自己的朝大口径手枪直击,也只需要这么点时间就已经痊愈了吗。

银色的枪膛,巨大的枪身几乎难以想象那是人类可以使用的,实际上把改造自M500的手枪威力足足可以跟传统RPG相比,从连射性上更是要远超过传统火器。当然后座力也相当的强,一般人双手根本都承受不住。

只有拥有一身怪力的曦乃才能够使用,即使如此,每一次开枪都会让手腕错位。

但是一般来说直接吃下这种子弹却还能站着的兽化人,至少这个世界上还不存在才是。

可是即使这样也只能打出拳头大小的伤口,而且还在快速的恢复当中。

毫无疑问是神话种,而且是非常高级的那种。

“汝是何人?来妨碍吾的复仇吗?”野兽还在处于变化中,兽化还没有彻底的稳定下来。

“擦……快跑!”

察觉的手里的武器对野兽造不成任何威胁,曦乃果断的丢掉了笨重的改装手枪。一把拉住首相的手臂朝反方向全速逃离。

兽化人在彻底完成兽化之前,一般是不会随便移动的,但是对于这只兽化人,曦乃也不敢肯定会是这样。

现在的目标是保护首相,其余的事情以后再说。

“别想逃!”野兽吼叫着,但是哪可能会停下来。

完全不管背后的情形,曦乃拉着首相一口气拐过拐角沿着长长的走廊奔跑着。

“嗷——!”咆哮声震天动地,并且伴随着什么被**的声音。

至于是什么曦乃完全不想去思考。

背后一阵激烈的震动,某种沉重的脚步声传了过来。

一个**空气的声音,那是野兽投掷过来的什么东西。

曦乃想也不想的就把首相一把按在自己身下,某种热乎乎的东西洒了自己一身。

“这个怪物。”低声的咒骂着,曦乃艰难的战起了身子。

脑浆和鲜血混在一起,上半身嵌进墙面里,下半身不翼而飞,整个人如同前卫画家的抽象画一般。

那是约好过几天就要结婚的,被首相唤作野比的保镖。

在这副极具冲击力的画面面前,首相几乎站不起来,只是喃喃着

“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切……赶快跑,我可没能耐……嘛算了!”

虽然想催促这个老头快跑,结果没想到他却陷入了莫名其妙的自责。曦乃只好自己站了起来。

跑估计是跑不掉的,带着一个快八十的老头,怎么可能跑的过一个兽化人。

那么剩下的选项也只有正面迎战了。

转身面对着已经快兽化完毕的野兽,那姿态令曦乃有些震惊。

完全看不出是什么野兽,姿态还在变化中。但是那股狂暴的气息确实前所未见的。

完全的怪物,之前所见过的所有兽化人都无法与这个家伙相比。

就算是自己,面对这样的野兽,感觉手里起码也需要像样点的武器才行。

视线随便一扫,曦乃把立在走廊上做装饰的骑士剑一把拆了下来。虽然手感不好,但是多少也是把剑。

“汝指望那种东西能对吾其作用吗?”嘴里还在咀嚼着野比的下半身,野兽如此咆哮道。

“管不管用,要先试了才知道。”曦乃冷冷的说道。

曦乃并不懂剑技,虽然曾经试图去学过,但是剑术资质实在是太差,完全不会用剑。

所以她完全不考虑姿势,只是用自认为最舒服的姿势举起了剑。

既不懂魔术,也不懂剑术,什么也不会。可即使如此,曦乃仍是特别行动十二支队中战斗力最强的二支队队长。

“那就去死吧!”

野兽裂长满锋利牙齿的大嘴一口气朝着曦乃快速的突进。

不管看多少次,还是觉得令人窒息啊。

巨大的野兽朝着自己冲击,那架势足以令人崩溃。

但是曦乃不可能会在这里退让,虽然不懂剑术,也不懂所谓的魔术。但是凭着怪力,一口气朝着野兽砍去。

尖锐的爪子和长剑对拼,发出了金属般的碰撞声,然而从野兽那边传来的力量却让曦乃大吃一惊。

势均力敌,不,不止如此。

如果不认真的话还有可能会输。

完全没想到这家伙的力量竟然能和自己有的一拼。一时间竟然压制不住他!

一人一兽毫不退让的互拼着纯粹的力量,试图压倒对手。

然而,对于野兽来说,他并不知道。自己挑选了一个有多么麻烦的对手。

想要从单纯的力量上压倒曦乃,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生物能够做到。

单纯的力量根本不是野兽能与之相比的。应该说正面相拼才是曦乃擅长的领域。

“混蛋!”

头发渐渐从灰色渐渐发白,瞳孔放大并变成红色,空气开始躁动,伴随着一个巨大的心跳而震颤,一股庞大的魔力开始外泄,令走廊充满了让人窒息的压迫感。

不死身所具有的怪力,随着取回真正的姿态而解放。

虽然知道不应该随随便便的就解放这股力量,但是现状不允许留手,再不解放后果会非常严重。

于是均衡的局势瞬间被改变,

发挥出真正力量的曦乃一口气压倒了野兽,令他不得不后退。

但是不太擅长剑术的曦乃也因用力过大而收不住手,让自己一下子动弹不得。

“糟糕……”

虽然察觉到危险,但是身体却反应不过来,用力过大导致更本收不回手。

就在那一瞬间,另一只尖锐的爪子却从侧腹狠狠的贯穿了曦乃,巨大的爪子侧腹连同内脏一起搅烂了。

“唔——!”只这一击就让曦乃吐出了一大口血,毫无疑问这是致命伤。

“哼,仅仅只有这种程度吗?”如此嘲笑道,但是曦乃已经没有余力回答他。

野兽的爪子足足有半米长,这一下足以将曦乃的身体彻底破坏掉。

他将曦乃举了起来,然后狠狠的撕扯成了两半。女人的鲜血淋了他一身,肠子和内脏一块块的掉了下来,砸在他的身上,他很享受这种沐浴鲜血的感觉。

捡起断掉的大腿,然后嚼了嚼,

这味道还不错,肝脏的感觉也很好。肠子大概有些难吃,不过算了。

将撕扯成两半的女人随手丢开,野兽对着已经吓傻了的首相裂开嘴,笑着。

当然,如果那能够称得上是笑容的话。

至少在被盯上的目标看来,那是恐怖至极的,狰狞的笑容。

野兽现在已经说不出人类的语言了,他只剩下要彻底撕碎这个仇人的感情。

正是这个感情才让自己舍得丢弃刚才**的女人,没有将其吃掉。

**舔了舔嘴巴的鲜血,野兽刻意用不惊不满的速度靠近着猎物。

首相连滚带爬的试图后退,但是却脚一软撞到了墙壁上。

伸手试图站起来,却摸到了热乎乎的东西。

那是被**的保镖身上的心脏,虽然身体已经变成肉泥,但这个东西却保留了下来呢。

野兽低沉的吼声像是嘲笑着猎物慌张的表情。

他的复仇终于要实现了。

但是专注于仇人的野兽并没有注意得到,如果没有被仇人所吸引的话也许会注意到也说不定。

明明被**成两半,脊椎骨断成数节,内脏洒了一地的女人。

却散发出远比刚才战斗时还要更加夸张的存在感。

“嗯?”

转过头看向身后,某种不自然的气息扭曲了磁场。

“队长?”

年轻的队员也察觉到了这股奇怪的存在,转过头来询问队长。

“没什么……继续维持结界。”

现在没必要转过身去帮那个女人,不过能够做到那种程度的敌人。想必一定是非同小可的怪物。

有值得一看的必要。

“你们继续维持结界……我去二队长那边看看。”

“是,莉西亚队长。”

灰色的羽毛默默的散落,六支队的队长消失在队员的视线中。

同样敏锐的察觉到那股力量,林米淡淡的微笑。

“嗯?总队长?”

“没什么,跟我来。”微笑的拿起酒杯“你能看见相当有趣的画面呢。”

看来不枉来这里一趟呢。至少能看到,那孩子使出全力。

支队小说名字叫做《不死的曦乃》,这里提供支队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不死的曦乃小说精选:黑色的礼拜六雨水从灰蒙蒙的天空洒落下来,沾湿了黑色的西服。抬起头,冰冷的雨滴便打在脸颊上、嘴唇上,下巴上。呼出的气息是一片白,而天空是一整片暗沉的灰。盛夏已经过去,雨水带来了秋日的寒冷。就好像是被压抑的气息传染了一样,所有人都一声不吭的淋着雨。脚步很重。非常沉重。不能承受之重负。察觉到自己说不出话来,干涩的喉咙无法呼吸。站在无数墓碑之间,只感觉这股压抑的气息让人接近崩溃。这里是最后的墓地 ,能给予战士们最后安息的唯一…

黑色的礼拜六

雨水从灰蒙蒙的天空洒落下来,沾湿了黑色的西服。

抬起头,冰冷的雨滴便打在脸颊上、嘴唇上,下巴上。呼出的气息是一片白,而天空是一整片暗沉的灰。

盛夏已经过去,雨水带来了秋日的寒冷。

就好像是被压抑的气息传染了一样,所有人都一声不吭的淋着雨。

脚步很重。

非常沉重。

不能承受之重负。

察觉到自己说不出话来,干涩的喉咙无法呼吸。

站在无数墓碑之间,只感觉这股压抑的气息让人接近崩溃。

这里是最后的墓地 ,能给予战士们最后安息的唯一一块土壤。

这里躺着无数战斗到最后而死去的战士,他们于黑暗中战斗,于黑暗中死去。

没有任何名誉,也没有任何可以值得褒奖的价值,就连其存在本身都不被任何人所知道。

而到了最后,死去之时,

也不会有人会记得这样一个战士曾经存在过,曾经为了所有人的生命而战斗过。

“生于黑暗,死于黑暗……那即是,我们的宿命。”

如此悲哀的宿命,那至少让他们最后能有一个能够安眠的地方。

曦乃拉了拉有些皱掉的领子,将胸前的白花别好。

一个星期前,特别行动二支队迎战兽化人。

在那样惨烈的战斗里

合计六十七名队员战死。

在曦乃入队的这么多年来,也是头一次。

每个人的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忍受着这令人窒息的悲痛。

葬礼前的会谈

冰冷的雨水打湿了灰色的墓碑,

天空是灰色的,

雨水是灰色的,

就连心都是灰色的。

细雨淋湿了全身,但是曦乃却没去在意这些小事。

虽然希娜拿着大衣想让自己披上,但是曦乃拒绝了。

本身就是冰冷的躯体,又何必在乎区区秋雨。

冰冷的口吻令忠心耿耿的副队长哑口无言。

现在的曦乃心情十分的糟糕。

六十七人,六十七具尸体。

特局十二支队的每个支队,人数编制大都是百余人左右。

太多难以指挥,太少就构不成集团战斗力。

百余人则恰到好处。

前不久的战斗中,

全队上下六十七人战死,三人重伤。

因为对手是兽化人,所以清理战场的时候,就连尸体都没能找到的人绝非少数。

能留下头颅就已经是不错的下场,所以棺材里只好用他们生前的衣物代替。

虽然战斗以二支队的胜利所告终,曦乃也亲手击败了敌人的头目,但是这场胜利却没有任何值得庆祝的价值。

六十七人战死就等于全队牺牲了一大半,号称为战斗力最强的二支队损失如此惨重。

而这种事情,即使是特局成立以来,也尚属首次。

就算战斗的胜利在全队半数牺牲的事实下显得那么的惨白无力!

当然,这些都是毫无意义的事情,对于曦乃重要的是。

这六十多人的生命就好像风中烛火一样轻易的就覆灭了。

闭上眼,还能看得见那些曾经鲜活的生命。

然而,那已经成了过去。

曦乃不会忘记自己见过的每一个人,即使是想要忘记,也做不到。

她的大脑好像根本不知道遗忘为何物一般,

所以,对于这些曾经活着的人,曦乃所感触到的悲伤是任何人都无法理解的。

“还真是惨烈呢,曦乃。”

“你也来了啊,木子李。”

正式的葬礼还没开始,二支队的队员们正在往墓地里运着棺木。正在这时,三支队的队长走了过来。

“只是听说伤亡惨重,不过我没想到死了一大半。”

被唤作木子李的少淡淡的说道。

“战死六十七人,还有三名依然处于危险期。虽然觉得应该等他们脱离险情后再下葬,不过我觉得还是让死者早点入土为安比较好。”

“这样啊,倒也是。”木子李面无表情的看着墓地上那些墓碑淡淡的说道

“反正早晚都要队葬,早一点也没坏处。”

特别行动三支队队长,木子李。人如其名,名字很奇怪,性格也很怪异。

话很少,但却不会给人一种冷淡的感觉。头发总是染成淡金色,并将其梳的异常整齐。

一般情况下,三支队的队务多数要和二支队一起行动,所以曦乃在工作上经常要和他打交道。

非常年轻,作为诸位队长里也是最年轻的,年龄只有区区十四岁,但是却给人一种异常老成的感觉。

不过他既然会出现的话,那么那个女孩也会出现。

“您好,曦乃队长。”

“额,是兰啊。”

身着黑色制服的兰就好像影子一般跟随在木子李身旁寸步不离。

只要是木子李出现的地方,一定会有他的副队长兰的身影。

娇小的身材,戴着一副黑框眼睛,即使出席葬礼,腰间依然随身携带着两把超大口径的手枪。

虽然木子李本身就已经非常寡言少语了,但是兰比她的队长还要寡言。除了客套话之外,她几乎不会开口说任何事情。

他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是非常令人无奈的,因为两人几乎都不会互相开口交流。

就算是在特别行动十二支队里,他们俩也是非常出名的。

没有接受考察和测试,存在本身就被谜团所包围。堂而皇之的加入特别行动支队,并且还分别成为队长和副队长,可以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也许有什么难言之隐吧,曦乃也没去问过他们俩。

“兽化人吗?”

“嗯,今年我们和它们战斗了好多次,损失惨重呢。”

两人就站在那里聊着这些事情,兰站在一旁一声不吭的听着。

虽然说是在谈论公务,但实际上大部分都是是曦乃一个人在抱怨而已。

无论曦乃说什么,木子李总是淡淡的用‘嗯’‘啊’‘这样啊回应。

和木子李谈事情真是一让人非常无力的事情,虽然他不会明确拒绝你或者直接抽身离开,但是很少会对你所说的话有什么太大的反应,更不会和你交流意见。

就好像自己是在跟一堵墙在说话一样,虽然发泄一下情绪还蛮不错,不过曦乃很快就对此感到厌烦,随即闭上了嘴巴。

三人就这样默默的站着,任凭细雨滴答滴啊的下着。

“悲伤吗?”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木子李突然打破了沉寂的尴尬,

“大概……”

我悲伤吗?

曦乃突然不知道如何回答他,一时间沉默再次降临。

“你看起来很悲伤。”木子李淡淡的说着

“啊……是吗。”苦笑一声掩饰着尴尬,曦乃侧过身子避开了他的视线。

怎么可能呢,我会因为这点事情而悲痛。

“可是……你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

“雨水罢了。”反射性的摸了摸脸颊,曦乃强打起精神回答道“仅仅只是雨水罢了。”

完全无法理解自己为什么会重复了一遍,但是曦乃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巴又强调了一遍。

“仅仅……只是雨水。”

“雨水吗。”木子李淡淡的默认了曦乃的话语。

曦乃沉默了许久后才缓缓的开了口

“悲伤什么的……我并没有…只是一些无奈的感触罢了。”

“无奈?”

“人总是会在不经意间就死去了,每一次看到队员的变更名单。我总是第一眼就能认出来,是谁不在了,又是谁加入了。”曦乃用几乎自言自语般低沉的声音缓缓的叙述着。

“我什么都做不到,只能对着名单发呆。生命太脆弱了,就好像过眼烟云一样,一瞬即逝。”

“因为有终结之时,所以才是人类。”

“这个道理我懂,木子李。我知道的……可是”

“可是?”

“有谁会甘愿接受死亡呢?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连自己的生命都不会珍惜的人存在。”

“因为活着,所以才是人类。”

“所以啊……为什么,他们必须会死呢?我不理解,为什么他们必须接受死亡的命运。听好了,我们队有三个人下礼拜就要回老家结婚了,还有一个孩子才刚出生……说真的…我现在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去和他们的妻子和家人转达……难道要我走到她们面前,对他们说‘对不起,你们的男人死了,请节哀’……饶了我吧……”

“死亡会平等降临在每个人身上的,人类是背负着这样的宿命出生的。”

“这些我都知道,可是…………”捂着脸庞,曦乃强压着情绪缓缓的说道。“这……也太可悲了吧。”

“不,曦乃,不是这样的哦。”木子李淡淡的反驳道

“…………”

“我们每一个人都是知晓这份宿命的,我们都知道,一旦踏入这个世界会承受何种结果,但是我们依然踏入了这个随时随地,不知何时死亡就会降临的世界。”

“所以,无须悲伤,也无须扼腕。这是我们了解了后做出的决定,这是我们自己做出的选择。”

踏入这边的世界,无论是谁随时随地,不知何时死亡就会降临在自己身上。

前一刻还是鲜活的生命,但是下一瞬间就已经化为一具尸体。这就是黑暗世界的常识。

正是知道这份命运基础上,却还是踏进了这个世界,就算是为了这份觉悟,曦乃也无权去为他们感到悲伤,感到惋惜。

因为这,才是对死者最大的侮辱。

木子李正是这样认为的。

“即便下一刻死去的是我,我也相信,我的死是有价值的。我是在自己做出决断后死去的,并不是毫无意义的死亡。所以请不要为了我们的死而悲伤。”

即使是如此,曦乃仍然这样认为。

“但是我”

“但是?”

曦乃沉寂了片刻后说道

“我依然会为每一哥死去的人,感到悲伤。不是以队长的身份,而是以一个人的身份感到悲伤。只有这份感情,我绝不会放弃。”

擦干了泪水,曦乃直起身子面对着露出惊愕表情的木子李如此说道。

细雨连绵不绝,娇小的队长露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

呐,曦乃

怎么了?木子李?

如果有一天我也像这样战死的话……你会记住我,并为我的死感到悲伤吗?

面对他如此的话语,曦乃用理所当然的语气回答道

当然,即便你会生气,你会觉得我在侮辱你,但我依然会记住你,并为你的死感到难过。

这样啊

木子李露出了自己所见过的最灿烂的笑容回答道

那么,我就安心了。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曦乃!我没迟到吧!”

这震耳欲聋的大嗓门和这不会读气氛的语气毫无疑问是属于那个笨蛋的。

“喂队长,小声点。这可是葬礼。”紧跟着他身后的副队长连忙提醒道。

“啊……啊哦,抱歉啊曦乃,我又做傻事了……”

喂喂,你倒是有自觉啊……

“嗯,好久不见了,阿西克,还有米拉。”

“是啊,确实是很久不见了,你白天又不会出现,我也不常到总队长那里去。”阿西克挠了挠乱的一塌糊涂的头发,大大咧咧的说道

“不过话说回来,你看起来还是老样子啊,曦乃。”

“你也一样,阿西克。”曦乃看了眼他那敞开的西服里没有系领带的衬衫,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个笨蛋恐怕一辈子也学不会要注重自己的仪表。

像现在这样穿还算好了,因为是葬礼的缘故,姑且还是穿上了黑色的西服,胸前别了朵白花,虽然西服不仅没打领带,而且还敞开外衣,衬衫扣子还扣错了位置,不过跟平时他的打扮相比,这已经算是好的了。

明明脸长的很帅气,但总是草草的穿着一件无袖夹克,前面也不拉上。就那样露出自己健壮的胸肌,双手一插兜里,穿着一条及膝裤衩,再配上人字拖,一副邋邋遢的样子,所幸身材堪比健美选手,给人一种不拘小节的残念感,这就是阿西克平时给人的印象。

对于曦乃来说,他今天能穿上西服本身就已经是奇迹了。不过果然是平时的既有印象太过深入人心,另他的残念程度更上了一层楼,怎么看怎么不搭。

“队长!你又没听我说话,赶快把领带系好啦!”

“哎呀,麻烦死了,就这样吧。”

“怎么可以这个样子呢!嗯抱歉,曦乃队长,还有木子队长。我家队长一直给你们添麻烦了。”米拉连忙掏出领带,按住了不耐烦的阿西克,给他整理衣着。

从熟练的动作可以看出,身为副队长,米拉完全习惯了给阿西克整理仪容。

要问原因的话,因为阿西克脑子里除了战斗以外的事情几乎就等同于废物,身为队长不仅仅只是战斗力强就能够担当的。还要处理大量的常务性公文以及一些零零碎碎但又非要队长参与的事项。

很明显,连在葬礼上也还是大大咧咧的家伙完全不可能具备处理这些事物的能力,曦乃可以想象他把一大堆文件全部丢给米拉的画面。所以米拉也被认为是阿西克的外置型思考回路(校:看着某一米二和他的外置型思考回路)

“行了,这样总可以吧?真是的,这衣服穿着可真够难受的,真亏你们能一脸没事的穿着。”

把领带胡乱的一系,身为回鹘族的阿西克很讨厌这种感觉。

“礼仪,阿西克。”

“哦,是木子李啊。你个子还是那么矮啊。”阿西克豪爽的笑了笑,用力的拍打着年轻队长的肩膀。

木子李皱着眉头的后退了几步,面无表情的说道。

“别碰我,笨蛋。”

“你这家伙,在说些什么?”

“字面意思”木子李淡淡的说道“别喷我,你不知道笨蛋是会接触传染的吗?”

“切,怎么一个两个的都把我当做笨蛋!……好吧,我承认我确实不聪明,但是就算是我也是知道的,”阿西克用力拍打了自己的胸脯,大声的喊道

“比方说三乘三等于九这个事实我也是知道的啊!”

“……。”曦乃无奈的捂着额头。这种事情用的着这样自豪的说出来吗?

“……败给你了”木子李摇了摇头“九九乘法表?”

面对这样的局面,米拉再一次朝着两位队长鞠躬道歉。

“抱歉!我们家队长真的……”

“米拉!”木子李打断了米拉副队长的道歉。

“一直以来辛苦你了。”

“唉?”米拉发出了惊奇的声音,然而在她还没反应过来曦乃也同时拍着她的肩说道。

“是啊,一定不容易吧。虽然有很多工作副队长就可以解决,但是也有很多工作是只有队长才能解决的,将这些全都包下来,这么久以来有劳你了。”

“实在忙不过来的话,可以让兰去帮你。”

“如果他继续犯傻的话,可以来找我。”

“咦——————???!”

面对两位队长突如其来的反应,米拉只能发出一声不解的叫声。

反应迟钝的阿西克左顾右盼了好久都没能理解到底在说些什么,只得大声的喊道。

“虽然不知道不你们在说些什么?但是一定又把我当成笨蛋了吧!你们这群魂淡!”

“咦?注意到了?!我低估了你了吗?”

“不要用那种疑惑的口气!更不要去认真思考!”

“口水不要乱喷。”

“你这个臭小子……想打架吗?”

“离我远点!笨蛋会空气传染的!”

“什么?又升级了!可以隔空传播!”

“傻瓜,这是值得高兴的事情吗?”

“……可恶,虽然不是很理解你在说些什么。但是我就是要传染给你笨蛋病毒!”

“哼,我早就打过疫苗了,有抗体不怕你”

“可恶,你这家伙!”

看着两人耍宝,曦乃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呵呵,还是热闹呢。”

灰色的羽毛飘下,莉西亚无声无息的出现在阿西克身后。

还是和以往一样神出鬼没,这几乎成了她特有的出现方式了。

“哇哇啊!!哎哟!莉西亚!你这家伙…不要突然无声无息的出现啊!很吓人的!”

阿西克猛然间大叫着跳了起来。

“哦?…我有那么吓人吗?”莉西亚强忍着笑声说道。

“当然!你知不知道刚才那样很吓人的说!”一边拍着自己的胸口,阿西克心有余悸的说道。

“每一次都是这样,我早晚有一天会被你吓死!”

“阿拉,这就不行了?你可还是队长呢,阿西克。”

“这跟是不是队长有什么关系?换作是别人的话,我刚才就条件反射直接一拳打脸上了了!你还不明白这事情有多么严重?!”

“呵呵……”莉西亚笑了笑“你做不到的,阿西克。”

“嗯,你也来了,莉西亚。和平常一样,你的品味依旧让我没法理解呢。”

“同感呢。”木子李应和道。

黑色的礼服和大量蕾丝构成了蓬松的洋裙,厚的和砖块一样的厚底靴子上挂着几颗新月般的宝石。

姣好的面容被丧服的黑纱遮盖住,令人有些惋惜,纤细的手腕上带着透明的黑丝手套。一顶黑色的小洋伞上点缀着蕾丝花边。

作为莉西亚标志的两个巨大的法国卷如今被黑纱小心翼翼的包裹了起来,胸前的五芒星挂坠换成了黑色的牙链。

“哎呀,木子李也来参加葬礼了呢。”

莉西亚无视了曦乃的讽刺,伸出手摸了摸木子李的头发。虽然一瞬间木子李皱了一下眉头,但却没有避开。

“……”年少的队长全身上下散发着不满的情绪,但是莉西亚却毫不在意的无视掉。

“姑且也算是和你们一起参加了那次战斗,我也不得不来呢。”莉西亚笑了笑,然后把手伸进袖口里取出了一件被布包裹的严严实实的长条形物体。

“再者,我还有另一件事情要办。”

“那是什么?莉西亚?”曦乃不解的问道。

“啊,你给我保管的那把剑。我把它稍微改造了一下,作为武器的话,应该是合格了。现在还给你了。”

“偏偏在这个时候还给我?你还真是。”曦乃苦涩的问道。

“嗯,没错,非要这个时候不可。”莉西亚点了点头,黑纱下的表情有些苦涩。

“该死……”阿西克朝地面上吐了口吐沫。

“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

“这是总队长的意思。而且……”莉西亚淡淡的说道“我想你也知道其中的缘由。”

“情况糟糕到这个地步了吗?使得那个丫头……总队长做出这样的判断了?”

一般情况下来说,队长级的战斗力都属于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动用的存在,当总队长判断出情况糟糕到只有队长们出动才能解决的话,那么队长们才会上到第一线去。

正常情况下由一般的队员负责就行了,最糟糕也只是副队长来负责处理。

杀猪焉用牛刀,不到一定程度的事态就要队长亲自前去解决,那只会让队长们忙于奔波。

虽然被批评这样做会使特局的立场出于极其被动的局面,但是至今也没有更好的方案被提出来。

所以,只有像一个星期前那样的恐怖袭击事件,已经威胁到国家要员的安全的时候,身为队长的曦乃才会身处第一线。

当然,这种情况很少见,大多数情况下只靠队员们与副队长就能解决,支队队长根本没有必要上战场。

曦乃已经很长时间没有遇见要自己亲自上前线才能解决的战斗了,以至于把长久不使用武器都交给莉西亚去保养的程度了。

那是一把比较特殊的魔剑,本身是由莉西亚打造的——身为魔女的她也有着很精湛的炼金术造诣。每一次使用后都需要修缮,而且保养起来也非常麻烦。

因为自己没必要上第一线,所以曦乃为了避免保养上的麻烦,就交还给了莉西亚保管。

而现在,总队长却授意莉西亚把剑还给自己。这不是一件小事。

虽然从表面上看,只是曦乃拿回自己的剑而已,但是身为队长的四人都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以后的局面极有可能会发展到队长级别的战斗力要经常出动的程度了。

四人沉默不语

就连阿西克也明白将剑交还给曦乃的意思,

以后的战斗会更加惨烈,乃至于需要队长亲上前线的地步。

为了那个时候而准备,先把二支队队长的武器还给她,最后会演变成什么样的局面,难以想象。

曦乃沉默不语的看着剑,无声的叹息道

“真麻烦呢……”

众人沉默好一阵子后,莉西亚转着小雨伞打破了这阵尴尬。

“打开看看吧,我姑且在上面改进了一点。我想你一定会用的顺手的。”

“哦,是么?”

曦乃随口应了一声,粗鲁的把包裹在上面的布扯掉。

“咦!这剑是不是变漂亮了”阿西克惊叹的大声说道“喂!莉西亚!这样的剑到底要怎么才能改造成这样?”

“告诉笨蛋也是无济于事的,所以你还是老老实实的闭上嘴巴。”

这不怪阿西克大惊小怪,就连见多识广的曦乃都有些吃惊。

“这还只是……额……稍微改动?”曦乃感觉自己的嘴角不停的抽搐了起来。

“咦?我怎么觉得已经改的很少了……”

莉西亚啊莉西亚,为什么你总是在我完全想不到的地方展现自己莫名其妙的荒诞想法。

剑身很长,大概有四英尺,光剑柄的长度就有一英尺。

然而和长度相对的是,剑身却过于细长。并且不该粗的弱剑身却很粗,该粗的强剑身却非常细。

剑柄的把手成扭曲的花瓣形,并散发着诡异的光泽。

当然到这里,并没有什么奇怪的。这还是符合一把 Great Sword(德式巨剑)的规格,虽然造型奇特了点。

但是令它变得非常奇怪的地方不是别的,正是它的颜色。

天蓝色,如同苍穹的颜色。

蓝色的剑身和同样材质的剑柄浑然一体,就如同一块玉石里雕琢出来的一样。

这并不像一把剑,而更像是一把艺术品。

翡翠般的剑是半透明的,几乎可以看到剑的另一面。

“和过去一样,每次使用后要小心的做散热。”莉西亚一边淡淡的说道,另一只手拿出了全透明的剑鞘“因为这一次改造以后,我将所有金属成分全部去除了,所以在稳定性上再一次大打折扣,可使用的时间会更短,但别被外表所迷惑了,这把剑并不是具有真正形体的存在,所以拔出以后三分钟不入鞘的话会无法继续维持实体状态,这一点要牢记。”

“唉,你总是把它改成越来越难用的东西……”曦乃无奈的对着空气挥舞了几下。

冷冽的剑身滑过空气,铮铮作响。

“没办法,为了追求威力的话只能舍弃剑本身的金属成分,以非实体的元素打造的剑,全世界也只有这一把了,要好好珍惜哟!”

“切,只有三分钟是吗?又不是从光之国来的……”

虽然不满的嘀咕了几句,但是手感确实是比原来好了很多。

曦乃能感受得到浅蓝色的剑身上所蕴含的能量,确实是远超以前,虽然又多了个非常不稳定而且只有三分钟的限制……

吱的一声收剑入鞘

“麻烦你了,莉西亚。”

“没什么,这本来就是我的作品。只是稍微修饰一下而已。”

冰冷的雨水越来越大,夹杂着早秋的寒风淋湿了肩头。

四位队长同时陷入沉默,只有阿西克不耐烦的踢着脚边的石子而已。

因为找不到话题而陷入沉默,一股压抑的气息笼罩的众人心头。

如果可以的话,真想避开这些话题,前不久的战斗和即将面临的战斗,可以的话,真的不想去讨论。

曦乃很清楚,一旦开始就很难收的住嘴。

抱怨和牢骚什么的,不想在他人面前唠叨开,而且说了也是没有用的。

而且所有人都清楚,二支队这一次受创的程度是前所未有的,如果这个只是开始的序幕的话。那么以后的战斗就要抱着随时有可能团灭的觉悟。

这样的状况无论是谁都很讨厌。

“可恶……这一次怎么会那么多?”阿西克不耐烦的瞪着来来往往搬棺材的队员,嘴里嘟囔道“一次性战死六十七人,到底是要多夸张的战斗才能够闹到这种程度?”

“得到了错误的情报,如果我没有带全队出击的话,甚至有可能任务失败”

还好在事前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命令全队出动。这个决断没错,如果只带上十几人就出击的话……曦乃想一想就感到一阵后怕。

对手可是上百头兽化人啊!面对这么多的怪物竟然还能战胜,并且活下来近一半人。估计也只有整体战力较强的二支队才能做得到的事情了。

“情报显示有几只?”阿西克板着脸问道。

“10——20只左右,和我们上次在西域狙击的数量差不多。为了保险起见全队集体出动果然是正确的选择。”

“我呸!那群柴郡猫!”阿西克愤怒的吐了口吐沫,

“难道那群柴郡猫只会闹出这样的事情吗?再来几次我们都得死在他们的请报上!”

阿西克的愤怒并不是空穴来风,五支队的情报不准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像这样的情报错误已经不是一次两次而已。

“够了,阿西克,冷静一点。”

“冷静?曦乃你叫我冷静?我简直不知道你是怎么冷静的下来的!”阿西克愤怒的挥舞着手臂,大声的嚷嚷道“那群白痴这一次可不像之前那样!这次可是非常之严重!”

百余只兽化人就如同字面意思一样,这个数量足够揉虐所有现代化成建制的机械师了了了。

而且它们毫不畏惧死亡,并且拥有变态的生命力。

对于情报来说,搞错了一位数几乎等于直接让曦乃他们去送命一样。

而五支队恰恰就是即便是队长要出动的高难度战斗也会经常把重要的情报弄错,像这样的支队,曦乃不止一次质疑过其存在的意义。

“这里是葬礼,阿西克,大家都在。传出去可不好……”

“够了曦乃,我才不管其他人怎么看……”阿西克愤愤的说道“把这种情报都会弄错,财政部给他们那么多薪水是用来干什么的?”

我可不想把自己的命交代给那些白痴的错误情报,阿西克如此愤慨的叫喊道。

“百余只兽化人起码也要动用三个支队的战力才行啊!那群柴郡猫竟然会判断只需要你们带几十人就行了,他们要是现在敢站在我面前,我非要把他们的脖子都给拧断……”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已经变成这个样子我也只能接受。死去的人没法复活,我们只能接受现实。阿西克”

“没错,这点我赞同。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再说这些也于事无补了。”

“不不不,正是因为已经发生了,我才要强调这件事。大家也清楚接下来的战斗有可能会变得越来越难办,要是以后他们还出现这样事情要怎么办?”

众人沉默不语,这也正是曦乃最为头疼的事情。

不能把队员们的性命交给不确定的情报而白白送命,大家都很清楚这一点。

只是就算是特局十二支队里,大家也不是关系非常紧密,

不是每个人都是值得信赖的战友,如果这个时候再闹起内讧,老实说曦乃并不希望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

“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吧,关于五支队的问题我会和总队长商量的,现在不要再谈论这个问题了。”

曦乃犹豫了下,然后做出了个不上不下的决定。

“得了吧,总队长才上任不到半年时间。她哪知道五支队那个熊样……”

果然会被这样说啊,曦乃无奈的摇了摇头。

“更何况那魂淡还和九队的关系蛮不错,我看一时半会是没办法的。”

“所以我们就要在他们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情报下去战斗?哈啊?!”阿西克冰冷的笑了笑,

“不,曦乃,我做不到。”阿西克把手插进兜里,愤慨的低声说道“听好了,这件事不会就此结束,我一定要向那家伙讨个说法!对了,那只大柴郡猫来了没?”

“那家伙?怎么可能会来?”木子李冷笑了一下,“闹出这么大的篓子,他怎么有脸来这里。”

“哼!一群胆小鬼,连承担起自己的责任都做不到。”

“确实,这次至少也要道个歉啊,连道歉都不来说一声。真是。”莉西亚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

“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以后大家多注意一下。无论是怎么样的任务都要留个心眼。”曦乃用严肃的口吻暗示自己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讨论下去,“命令是要绝对遵守的,但凡事要小心。”

“了解。”

“明智的决定呢,不过也就跟走一步看一步没啥两样呢。”

莉西亚敏锐的挑刺道,但是曦乃不想理会她。而是把眼神投向阿西克。

“看我干什么……”

“没什么,你觉得怎么样?”

“什么怎么……好吧,随你的便吧……”

新疆人无奈的耸了耸肩膀

下一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