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生活 → 官道商途小说

官道商途

骑驴追奔驰

连载中免费

给大家提供官道商途免费阅读,官道商途小说全文阅读内容怎么样?这是一部超级火爆的现代都市小说,作者是骑驴追奔驰,小说官道商途全文讲述了主角张亭因为车祸而拥有预知未来的超常能力,看他会如何凭借这一奇遇来救下公司美女总裁和大权在握的政府高官,他会如何在职场和诡异的金融市张亭一走进副校长办公室,就遭到黄梦然一顿劈头盖脸地臭骂。。……

编辑:渐渐春风老|18625次点击更新:2020-09-14

在线阅读

给大家提供官道商途免费阅读,官道商途小说全文阅读内容怎么样?这是一部超级火爆的现代都市小说,作者是骑驴追奔驰,小说官道商途全文讲述了主角张亭因为车祸而拥有预知未来的超常能力,看他会如何凭借这一奇遇来救下公司美女总裁和大权在握的政府高官,他会如何在职场和诡异的金融市张亭一走进副校长办公室,就遭到黄梦然一顿劈头盖脸地臭骂。。……

免费阅读

只有不一样的爱才会如此吧!

  “张亭,你他妈的还想不想干?不想干的话抓紧时间给我屎壳郎推车滚蛋,别他妈的屎不拉站着一个坑。”

  张亭一走进副校长办公室,就遭到黄梦然一顿劈头盖脸地臭骂。

  面对满嘴喷粪的黄副校长,张亭真想说,以嘴巴的尖利掩盖智慧的贫乏,是那些市井小人常干的事。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怎么能把自己定位在街头泼妇的层次?以粗俗表现智商,以低劣表现风度,以无知表现内涵,你不仅是在替兴海六中丢脸,也是在替整个兴海教育界所有教育同仁丢脸。

  不过,他最终还是忍住了,他问黄梦然:“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惹黄校长发这么大火,还请黄校长明示?”

  “姓张的,你他妈的是不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我在会上讲过多少遍了,我们学校正在争创省级文明单位,在这个非常时期,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要遵循法律法规和学校的规章制度,对学生要以说服教育为主,绝对不能动不动就体罚或者变相体罚,你他妈的就是不听。还有,你他妈的惹谁不好,非得惹龚美琪那小祖宗?”

  直到此时,张亭才知道是学校的小妖女龚美琪在黄梦然那里告了自己的黑状。

  中午,张亭在学校食堂值班,正好遇到素有校园小妖女之称的龚美琪欺负自己班里的学生孟静宸,便向前制止。

  龚美琪的爸爸市公安局局长,妈妈是市第二人民医院业务院长,两人平时都特别忙,根本没时间管女儿,疏于管教的龚美琪性格特别乖戾,对于张亭的批评和指责,她不仅不放在心上,反而骂张亭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让张亭立马滚一边去。

  张亭年轻气盛,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又当着那么学生的面,一时冲动,就抬手给了她一巴掌。

  说实话,他的那一巴掌并不重,只是想教训龚美琪一下。

  让他没想到的是,龚美琪竟然跑到黄梦然面前把自己给告了。

  而黄梦然为了讨好龚美琪,进而讨好龚美琪的父母,不做调查就把责任全推到了张亭身上。

  说实话,张亭打心眼不想得罪黄梦然,毕竟黄梦然是领导,得罪了领导,尤其又是黄梦然这种暇眦必报的小人,自己今后绝对没有好果子吃,但听黄梦然骂娘,他再也压制心头的怒火。

  母亲是他最敬重的人,他很小的时候,父亲在给人家盖房子的时候从房上掉来摔断了腿,黑心包工头给了他父亲几百元钱的医疗费之后就像从这个地球上蒸发了一样,再也露面。

  由于没能及时治疗,父亲成了半个残废。

  父亲受伤之后,家里的重担全都落到了母亲一个人的肩上,是母亲辛辛苦苦照顾的这个家,把这个家给撑起来,是母亲含辛茹苦把他养大成人,并把他送进大学校门。

  母亲是他的逆鳞,黄梦然骂娘之后,他再也压制不住心头的怒火,立马打断了黄梦然的训斥,一字一顿道:“黄校长,我知道体罚学生不对,学校怎么处理我都行,我甘愿受罚,但是,责任不全在我一个人身上,是龚美琪先动手打的孟静宸,并当着那么多学生的面顶撞我,而且是她先开口骂的我,我也是一时冲动才动手打了她,当时有很多老师和学生在场,你可以去问问,希望黄校长把事情调查清楚之后再说,还有,请黄校长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语。”

  在整个兴海六中,除了校长周一多,没有一个人敢以这种态度同黄梦然说话的,就连市教育局的几名副局长也没用过这种语气同自己说话。

  一个刚参加工作的毛头小伙子竟敢出言顶撞自己,以这种语气同自己说话,也太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这不是挑战自己的权威吗?

  这要是传出去,自己颜面何存?以后还怎么管其他人?

  黄梦然恼羞成怒,指着张亭破口大骂:“我他妈的做事用你来教?你他妈的嘴上毛都还没长齐就来管老子的事,你他妈的是不是眼瞎了!还有,我他妈的不就批评你两句吗?批评两句就受不了?既然受不了,马上他妈的给我卷铺盖滚蛋……”

  “黄校长,你是领导,我没资格教领导做事,也无权干涉你怎么做,但是,人人都有尊严,领导有尊严,我们这些做下属的也都有尊严,所以,请注意你的言行。”见黄梦然如此不可理喻,张亭是怒不打一处来,不过,他依然克制着,再次压住心头怒火。

  “尊严,你他妈的跟我谈尊严?你他妈的有尊严可以不在兴海六中干,老子我说话就这种语气怎么了?在兴海六中,你他妈的还翻天了你!”黄梦然根本不把张亭放在眼里,把桌子一拍,“呼”地站起来,脸红脖子粗地吼道。

  “老子今天就要翻个天给你看看!”张亭也是年轻气盛,加上黄梦然“你他妈”一类的话严重伤了他的自尊,就再也压制不住心头已经熊熊燃烧的怒火,忽然冲上前去,一把拎住黄梦然的脖子,像老鹰抓小鸡一样把黄梦然从老板桌后面拎了过来,抬起另外一只手,“啪啪啪”地连甩了几个耳光。

  黄梦然做梦也没想到张亭会动手,一点防备都没有,再加上张亭出手特别敏捷,几巴掌全都甩在他的脸上,其中一巴掌正好打在他的鼻子,顿时,嘴里面酸的、咸的、苦的,立刻都涌了上来……

  “狗日的……你个小狗日的……你他妈的竟……竟……竟……敢动手打老子我?”黄梦然反应过来之后,立刻发疯般扑向张亭,不过他好像不擅长打架,再加上平时养尊处优,不怎么锻炼,扑上来的姿势看上去有点像女人,尤为笨拙。

  张亭上大学的时候没事就打篮球、跑步,参加各种活动,经常锻炼身体,身手特别敏捷,见黄梦然扑向自己,身子轻轻往后一撤,躲过黄梦然,顺势抬起脚,一个侧踹把黄梦然踹倒在地板上。

  只听“扑通”一声,黄梦然摔了个四脚朝天。

  “今天老子要替天行道,替那些被你欺凌和侮辱的人教训教训你这个衣冠禽兽。”张亭显然气坏了,黄梦然摔倒之后,他快步走上前,抬起右脚踏在黄梦然的胸脯上,咬牙切齿地喝道。

  “救……救命……张……张亭打……打人了……救……救命啊,快……来人……”

  黄梦然本来就是欺软怕硬色厉内荏的主,见张亭双目喷火,似乎要动真格的,一下子被吓坏了,杀猪般的嚎叫起来。

  黄梦然凄厉的尖叫声首先惊动了正在附近巡视的校纪检书记蔺宽运。

  蔺宽运还以为发生了恐怖组织来袭或者发生了校园暴力事件,要知道,现在校园暴力事件频繁发生,他以最快的速度从各自位置冲了过来,并在第一时间冲进黄梦然的办公室。

  不少老师也都听到动静冲进黄梦然的办公室。

  黄梦然仗着自己是学校副校长,大舅哥是市里分管文教卫生工作的副市长,平时在学校飞扬跋扈,总是板着一张没发酵的老面馒头一样的油光光的脸,看见谁都是爱理不理的,但一见到漂亮的女老师或是学生家长,那张油脸就会春花绽放,笑得小眼睛眯成一条缝,语气也格外亲切柔和。学校里很多老师私下里都把他比喻为《围城》里面那个外表严肃、骨子里好色的“三闾大学”校长高松年。

  而且,黄梦然喜欢玩弄权术,在分管的工作范围内独揽大权,喜欢搞“一言堂”,什么事都他一人说了算,只要他做出了决定,其他人无权更改,只能服从。

  正因为如此,见张亭正在暴打黄梦然,大家心里别提多痛快。

  虽然不喜欢黄梦然,但场面上的事,他们还得做。

  蔺宽运和最先赶过来的几位老师极不情愿地走上前劝张亭道:“怎么回事?小张,住手,快住手。”

  “是啊,小张,同事之间,有什么大不了的,不管有什么矛盾,先停下来,大家坐下来好好说。”

  “是啊,张老师,这样解决不了什么问题……”

  “张亭,冷静点,千万别把事情闹大了,快住手……”

  ……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劝着张亭,张亭这才意识到自己太冲动,也就借坡下驴,放过可怜兮兮地喘着粗气,流着鼻血,狼狈不堪地蜷缩在墙角,犹如丧家之犬一般的黄梦然。

  黄梦然做梦也没想到这个平日里文质彬彬的张亭突然间就变得这样暴力、疯狂,要知道张亭如此暴力如此疯狂不好惹,他才不会去招惹张亭。

  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他后悔已经晚了。

  眼下,最重要是是如何挽回颜面?

  还有,自己决不能就这样算了,必须给张亭给一个惩罚,对了,报警让警察把张亭给抓起来,回头再让小舅子在公安局做做工作,判他个十年八年,让他知道,得罪自己是没有好下场的,不,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得罪他黄梦然是要付出代价的。

  想到这里,黄梦然红着眼声嘶力竭地冲跟在蔺宽运身后的政教处副主任姜涛大声喊道:“小姜,快……给110打电话,报……报警,把这个疯子抓起来!把他关进牢里去!”

  姜涛是黄梦然的心腹,一向唯黄梦然马首是瞻,听黄梦然说让自己报警,立即抓起办公桌上的电话准备拨打110报警,却被蔺宽运一把将他手中的电话给夺了下来:“姜涛,你也发神经了吗?这是学校内部之间的事,你报什么警?惊动了警察,兴海六中的形象你们不想要了?你难道连家丑不可外扬的道理也不懂?”

  姜涛一下子醒悟过来:学校正在争创省级文明单位,如果一报警,就属于社会治安综合管理工作不达标,这个文明单位就会被一票否决,如果校长知道是自己报的警,回头没准会找自己的麻烦。意识到这一点,他急忙放下手中的电话,抽身退到一边。

  “黄校长,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看看?”或许是担心黄梦然再使其他毒招陷害张亭,从姜涛手中夺下电话之后,蔺宽运快步走到黄梦然身边,假装扶黄梦然,一边伸手扶黄梦然,一边想办法转移话题。

  “是啊,黄校长,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几个平时跟黄梦然走的比较近的老师也都围了过来,一脸谄媚地冲黄梦然道。

  “哎……哎呀……我……我头疼,心……心口也疼,还……还有大腿也疼……我被姓张的小子给打……打伤了……哎……哎呦……小……小姜……快……给……给我叫救护车,姓张的……你……你他妈给我等着……我……我回头再找你算账……”

  蔺宽运本来是想转移话题,让黄梦然别在毒计陷害张亭,没想到却提醒了黄梦然,黄梦然眼珠子一转,一个更恶毒的计划立即浮上心头:你张亭不是能打吗?我他妈的就假装被你打成重伤,去医院住上个十天八天,先狠狠的讹你一笔,回头再找想办法修理你狗日的。

  正因为如此,蔺宽运他们上前扶他,他不仅没有从地上爬起来,反而装出非常痛苦的样子,嘴里喘着粗气,发出痛苦的呻吟声。他本来想开口大骂,但看到张亭比狼还要凶的眼神正瞅着他之后,说了一半的话被吓得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张亭虽然知道自己并没有朝黄梦然的要害部位打,但黄梦然躺在那里装死,他也没办法。

  其他人也没办法,只好打电话帮黄梦然叫来救护车……

  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张亭不遵守学校规章制度动手打学生,目无领导暴打黄梦然的事就像十二级台风一样,很快就传遍全校,传到校长周一多的耳中。

  而且就在黄梦然被救护车拉走不久,周一多接到了黄梦然的小舅子,市里分管文教卫生工作的副市长伍成梓的电话。

  伍成梓在电话那头把周一多训的狗血喷头,问他怎么管理的学校,学校里竟然出现老师动手打学生和老师打学校领导这种影响极其恶劣的事情,让他尽快查明事情真相,处理那个师德丧失、品行不端、违反法纪体罚学生和打学校领导的老师,绝不能姑息,并形成书面汇报材料于第二天一早送到他的办公室来。

  与此同时,为了彻底把张亭的名声搞臭,继而讹上张亭一笔的目的,黄梦然私下里授意心腹手下姜涛找到那些专门喜欢无中生有,编造虚假新闻获得个人不良利益和实现非法目的的小报记者,添油加醋地把张亭体罚学生的事的告诉了那些无良小报记者。

  那些小报记者立马就像厕所里令人作呕的苍蝇一般盯住这件事情。

下一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 要是传&出去,

      这要是传出去,自己颜面何存?以后还怎么管其他人?

    2020-09-14 05:45:08详情点赞(0)回复(0)
  • 走上前&脯上,

      “今天老子要替天行道,替那些被你欺凌和侮辱的人教训教训你这个衣冠禽兽。”张亭显然气坏了,黄梦然摔倒之后,他快步走上前,抬起右脚踏在黄梦然的胸脯上,咬牙切齿地喝道。

    2020-09-15 05:36:26详情点赞(0)回复(0)
  • 到此时&琪在黄

      直到此时,张亭才知道是学校的小妖女龚美琪在黄梦然那里告了自己的黑状。

    2020-09-14 08:50:16详情点赞(0)回复(0)
  • 最终还&校长明

      不过,他最终还是忍住了,他问黄梦然:“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惹黄校长发这么大火,还请黄校长明示?”

    2020-09-15 02:21:17详情点赞(0)回复(0)
  • 往后一&过黄梦

      张亭上大学的时候没事就打篮球、跑步,参加各种活动,经常锻炼身体,身手特别敏捷,见黄梦然扑向自己,身子轻轻往后一撤,躲过黄梦然,顺势抬起脚,一个侧踹把黄梦然踹倒在地板上。

    2020-09-15 12:40:42详情点赞(0)回复(0)
  • 他妈的&个坑。

      “张亭,你他妈的还想不想干?不想干的话抓紧时间给我屎壳郎推车滚蛋,别他妈的屎不拉站着一个坑。”

    2020-09-14 03:59:45详情点赞(0)回复(0)
  • 他没想&梦然面

      让他没想到的是,龚美琪竟然跑到黄梦然面前把自己给告了。

    2020-09-14 07:15:01详情点赞(0)回复(0)

为您推荐

都市生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