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小说 → 万古王座小说

万古王座

宝螺

连载中免费

万古王座宝螺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万古王座》小说是宝螺的原创小说作品。 悠悠万古,诞生了无数豪杰,埋葬了多少天骄。大世来临,豪杰崛起,天骄苏醒。谁,才是这万古岁月的王者?一个少年,一首江湖笑,唱响万古王一个圆盘从远方而来,在这黑洞一般的宇宙中已飘荡了万年之久。。……

编辑:风月瘦如刀|16575次点击更新:2020-09-14

在线阅读

万古王座宝螺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万古王座》小说是宝螺的原创小说作品。 悠悠万古,诞生了无数豪杰,埋葬了多少天骄。大世来临,豪杰崛起,天骄苏醒。谁,才是这万古岁月的王者?一个少年,一首江湖笑,唱响万古王一个圆盘从远方而来,在这黑洞一般的宇宙中已飘荡了万年之久。。……

免费阅读

感情的事情谁也说不准,往往只有到来了,才会如何应对...

上下四方曰宇,往古来今曰宙!

黑暗与冰冷的宇宙,广阔无垠,一片虚无。

一个圆盘从远方而来,在这黑洞一般的宇宙中已飘荡了万年之久。

一道亮光突然出现,在黑暗中显得极其显眼,圆盘顿了顿,猛然加速,嗖的一声进入到了亮光之中。

……

叶家堡,后山。

昏暗的地牢内,常年散发着一股刺鼻难闻的霉味,如今已是寒冬腊月,大雪纷飞,地牢内更是刺骨的寒冷,呼出的一口气都恨不得立刻冻成冰碴子。

地牢最深处,一个头发枯黄,上面沾满了草杆子的青年猛地睁开眼睛,忽的一下从床上坐起,茫然却带有一丝惊喜的打量着四周。

"真是坑爹呀,万年的等待,如今终于重生了。"

秦牧喃喃自语,激动莫名,庞大的记忆如潮水一般涌进脑海,巨大的疼痛感让他差点再次昏迷,足足过了一个多时辰,秦牧再次睁开眼睛,嘴角挂起一个笑容。

"真是幸运,想不到竟然还能附身在一个同名同姓的人身上。"

他本是地球一个意外身亡的青年,却不知为何灵魂竟然附着在一个圆盘上,在广阔无垠的宇宙中,一直飘荡。

每次灵魂沉睡都是一百年,醒来又是一百年,就在不断的沉睡,醒来中,他足足度过了万年之久,那种孤独寂寞,让他想死,却又死不了,即便是神志不清甚至是发疯发狂,可是从沉睡的一百年醒来后,一切又回到了起点。

"谢天谢地,终于不用过那种非人的生活了,虽然有些对不起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不过你放心吧,我会替你好好活下去的。"

万年的孤独漂流让秦牧心有余悸,只要能脱离那种状态就是死秦牧也愿意,因此他更加珍惜这次重生的机会,非常坦然的就接受了自己附身这个事实。

不过,他附身的这具身体,原先的情况貌似不怎么好。

十六岁,作为一个几乎无法修炼的废柴,在这强者为尊,弱肉强食的世界,受尽了嘲讽,三个月前更是在城主千金岳珊十六岁的成人礼上犯了件滔天大错,强奸未遂!

不得不提的是城主千金还是他的未婚妻,而他们将在半年后完婚!

"你可真够衰呀,强奸还是未遂。"

秦牧晃了晃脑袋,站起身来,动了动手脚,适应这具新的身体。

不大一会儿,肚子便传来一阵叫声,摸了摸肚子,秦牧四下寻找着,不过看到牢门前黑坨坨的一团东西时,又转过头去,他可没有吃猪食的习惯。

"怎么还不来?"

秦牧的记忆中,这个时间点会有人专门给他送饭的。

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秦牧抬起头来,就见一个锦衣裘袍的老者,手中提着一个食盒,向他走来。

老者挺着个大肚子,脸上也是胖乎乎的,不大的眼睛总是笑眯眯的,和弥勒佛一般,虽已是头发花白,可是面色红润,看起来精神不错。

"三长老。"

这位老者乃是叶家的三长老叶云,也是位黄级三品的丹师。

是叶家公认的老好人,也是秦牧被关三个月时间内,对他最关心的人,每日都会送来可口的饭菜,每五天还会给他吃一粒珍贵的丹药,希望能解开他无法修炼的病症,也是叶家唯一一个相信他是被陷害的人。

"秦牧,吃饭了。"

老者将手中的食盒放到地上,将里面的饭菜一一摆放在秦牧的眼前,递给他一双筷子,一脸慈祥的看着他。

"谢谢三长老。"

秦牧面带笑容的说道,可是他的脑海中叶老家主的一句话却是涌现出来。

"秦牧,你一定要远离叶云,他在的地方你一定要保证在百米之外,切记!切记!"

这一刻,秦牧身体有些僵硬,却也知道为时已晚。

他身上一定有某种秘密,他不知道,叶老家主一定知道,而三个月前,相信叶云也知道了,才会表现出异常的热情。

只是三个月前关进地牢内的秦牧,已是极为绝望了,叶云的出现就仿佛黑暗中的亮光,自然将叶老家主的话忘得一干二净,对于叶云是言听计从。

看着秦牧衣衫破烂,头发枯黄的样子,叶云叹了一口气,一幅极为伤痛的样子,"哎,要是你父亲和老族长还在,谁敢这么对你呀,这些年我沉醉于炼丹,却是忽略了你,让你受此大辱,真是惭愧呀。"

虽然心中已经开始警惕叶云,可是表面上,秦牧却表现的极为感激,而且此刻他更关心的是如何才能离开这个地牢,"三长老,我什么时候可以离开这里呀。"

叶云说道:"快了,也就这一两日的时间,不过你和岳珊的婚事,却是要取消了。"

秦牧点了点头,意料之中的事情,那个外表清纯,却心如蛇蝎的女人,费了那么多事,可不就是为了这个嘛,想到那个女人,秦牧心中一团怒火蹭的就冒了出来。

他现在还能想起来,那天晚上,他被岳珊带到闺房后,被对方一拉,两人就躺倒在了床上,姿势极其暧昧,可是对方却附在他耳朵上说了一句话。

"秦牧,你这只癞蛤蟆也不照照镜子,身份,地位,实力,你一样都没有,就是一个叶家的寄生虫罢了,凭什么让高贵的我嫁给你!"

当时的秦牧先是一愣,紧接着勃然大怒,正要起身,却发现对方竟然拉着他的手按在了那团丰腴上,嘲讽的看着他,而大门此时就这么巧合的打开了,七八个少男少女走了进来。

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岳珊迅速吞下一枚丹药,娇艳的脸蛋瞬时变的苍白。

"软骨丹!"秦牧只看了一眼便认出了这枚丹药,这乃是专门针对锻体境的,能让人软弱无力一个时辰。

"你陷害我!"

秦牧只来得及说了这么一句,脑后便被人猛然重击昏迷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他仿佛还能看到那些人狰狞的面孔以及肆无忌惮的辱骂,以及岳珊那嘲讽的笑容,仿佛一根针一样扎在他的胸口。

等他再次醒来,就浑身是伤的躺在了这地牢内。

被一个爱了多年的女人背叛的如此彻底,这件事情是曾经的秦牧死也忘不了的仇恨!

看着叶云犹豫不决的样子,秦牧知道事情不可能简单到取消婚约就完了。

"城主岳家一定还提了其他的要求吧。"

叶云点了点头,看了一眼秦牧,沉声说道:"岳珊的父亲岳尘要你离开北灵城,永远都不准回来,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你在三个月后的年度大比上胜过柳家的柳风,如果你胜了,你不但不用离开北灵城,就连你们的婚事都如期举行。"

这柳风乃是柳家的天才,是北灵城青年一辈中排名前十的强者,而他呢,多年徘徊在锻体境二重的废柴,比不比有什么区别嘛,也就是想当着全城人的面,在羞辱他一顿罢了,秦牧相信这绝对是那个蛇蝎女人的主意。

"秦牧,你在这里再等待几天吧,我在找家主商量商量,事情也许就有了转机。"

"不用了,三长老,多谢你的好意,我答应了。"

"什么,你答应了?"叶云反而愣了一下。

"不答应又如何呢?"秦牧很是平静的说道。

"但我希望明日就离开这里。"

叶云点了点头,"你决定了就好,也许离开北灵城也是一件好事,我们叶家在庆龙城还是有些产业的,到时候你可以去那里,庆龙城可是这云州的主城,比北灵城要繁华许多,而且那里也没人知道你的事情,可以安心的生活。"

看来叶云也知道这场比斗的胜负如何。

"你在那里待着,总比在这北灵城强,那我先走了。"

秦牧点了点头,看着叶云离开的背影,眯起了眼睛。

"想让自己滚出北灵城的可不只是岳珊,想必叶家的人也在后面推波助澜了呀。"

秦牧很清楚,叶家有多少人对他不满,明里暗里,一多半的人都应该叫过他寄生虫,这些人早就想把他赶走了。

"也许还有柳家的人呢。"

秦牧一下便想到了那柳风。

北灵城,三大家族,再加城主府,总共四大势力,如今想让他滚出北灵城的就占了三家,而只要出了这北灵城,他能不能活着到庆龙城都是一个问题。

"想不到刚刚重生就遇到这么多事情,完全可以用危机四伏来形容了。"

"不管怎么说,还是早点离开地牢这个破地方吧。"

秦牧心中想到。

"父亲,母亲,虽然不知道你们是谁,不过你们当年可能救出了一批白眼狼呀,你们儿子如今可就要被人家扫地出门,自生自灭了,不对,是已经被人给灭了。"

吃饱喝足,阴冷黑暗的地牢内又无事可做,灵力被封,就连修炼都不可以了。

秦牧坐在那张被褥和木板一样硬的床上,开始慢慢整理那些杂乱的记忆。

这是一个神奇的世界,叫做天元大陆,他所在的地方乃是大夏皇朝的云州北灵城叶家。

秦牧从小就在叶家长大,也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只有老族长叶天对他疼爱有加,可是却也从来不说他父母的事情,只知道他们是叶家的恩人,有一天他们会来叶家接他的。

童年的秦牧过的很快乐,因为有老族长护着他,只是五年前老族长消失在苍莽山脉后,而修炼资质又很差的秦牧,境况就完全变了。

嘲讽和白眼,这样的生活他足足过了五年,要不是因为恩人之子这个身份,他早就被驱逐出叶家了。

而如今却是一个绝好的机会,能够名正言顺的将他赶走了。

而岳珊的背叛彻底伤了秦牧的心,五年多的嘲讽讥笑他都忍了,却无法接受这样一个结局,悲愤,羞怒与绝望深深的化为一股执念刻在这具身体上,重生还不到一天,每每想起三月前的事情,都有一股怒火冲天而起,他明白如果化解不了此事的话,这股执念将会影响他的一生。

既然来到了这个世界,继承了秦牧这具身体和身份,那么他就要融入其中,从此以后,只有天元大陆的秦牧而没有了地球秦牧。

"兄弟,你放心吧,欠我们的,我会加倍让他们还回来的!"秦牧自言自语。

……

大雪已经连续下了三四天了,银装素裹,天地间一片雪白,多日不见的太阳,今天终于露出了头。

秦家堡后山地牢,玄铁铸造的黑色大门缓缓打开,腐朽的霉味扑鼻而来,还有一股刺骨的阴冷。

等在大门外的十几人,显然受不了这等味道,皱着眉头向后退去。

大门内,一个衣衫破烂,头发枯黄的人影慢慢的走了出来。

温暖的阳光第一时间照在他的身上,从头到脚,地牢内的阴寒仿佛一瞬间就被驱赶走了。

情不自禁的,秦牧闭上眼睛,张开双臂,仿佛要拥抱太阳一般,让更多的温暖照耀在他的身上。

新鲜清冷的空气穿过肺叶,秦牧第一次感觉就连空气都那么让人迷醉。

大门外的十几人仿佛并不存在,秦牧贪婪的享受着这一切。

"阳光,你好!"

秦牧突然大喊一声,眼中有些湿润。

此时此刻,秦牧的心中感概万千,不仅是秦牧在这地牢内待了三个月之久,久不见阳光。

更是因为他秦牧终于再世为人了,终于可以再次看到太阳了!

万年时间了,他已经等待的够久了,如今他终于活过来了!

"哼,三个月的地牢生活想不到就让他变成了傻子,姗姗姐,幸亏你没有嫁给这样一个人。"一个很是不屑,充满了嘲讽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

秦牧再次深吸一口气,享受完冬日的美好,这才开始打量眼前的人。

十几人分成两拨站在那里,其中一拨正是叶家家主叶龙等人,叶云也站在那里,看来他这恩人的身份还是有点用的,颜面上叶龙等叶家主事人对他还是很客气的。

而另外一拨人的年龄就要小的多,领头的有三人,其中一人也是叶家人,是大长老的长孙叶武,身后跟着几个叶家的少年,此时正一脸嫌弃的看着秦牧,对于秦牧的怪异举动极为不屑。

而另外两人却是一男一女,男的十五六岁的样子,穿了一身黑袍,腰佩精致长剑,面色白净,相貌颇为阴柔,此时正双手抱胸,一脸高傲的站在那里。

此人便是柳风,柳家的天才,年仅十六岁,便已是锻体境五重的高手,有望在十八岁前,达到锻体境七重,凝聚神魂。

刚刚那句话就是柳风所说。

女子年龄也差不多大,明眸皓齿,肌肤白嫩,一头乌发柔顺的搭在肩头,身穿杏黄色长裙,身姿丰腴,乃是一个绝色美女。

秦牧看到此女子,胸中瞬间生出一股怒火,秦牧深吸一口气才将其压了下去,嬉皮笑脸的说道。

"啧啧,想不到我秦牧还有这么大面子,连岳大小姐都前来相迎,要不要来个拥抱,庆祝下我终于脱离了这该死的地牢!"

秦牧张开双臂,作势向前走去,岳珊吓得花容失色,急忙躲到柳风的身后,那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让在场众人多他怒目而视。

""秦牧,你真是胆大包天,这里如此多人,你竟然敢出言调戏,无耻之徒!"

柳风一手护住岳珊,对着秦牧怒目而视。

秦牧冷笑一声,看着几人说道:"我和你们几人毫无瓜葛,你们今日前来干什么,看我笑话嘛?"

秦牧原地转了个圈,拨了拨满是枯草的头发,"看完了嘛,看完了就赶紧滚吧!"

对这几人,秦牧毫不客气,双方注定了是敌人,那还讲究什么礼仪道德。

"你……"柳风指着秦牧,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他长这么大,还从未受此侮辱。

深吸一口气,柳风沉声说道:"秦牧,你不觉得你欠珊珊姐一个道歉嘛,做出那样的无耻之事,三个月的时间你难道没有丝毫的悔改?"

"悔改?"秦牧突然大笑起来,秦牧还是低估了这些人的无耻,心中的怒火再也忍不了了。

"对,我确实该悔改,那天就不该踏进那个屋子,看到如此一个丑陋之人,简直污了眼睛。"

"丑陋?你说我丑陋!"岳珊可能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说自己,一时间却是有些呆住了。

脑海中突然想起这些年来,秦牧每次望着自己那满是迷恋的眼神,如今却说她丑陋,这是一个美女无法接受的事实,而且这还是自己最看不起之人说的话。

"对,我再也没有见过比你更丑的人!"秦牧非常认真的说道。

"秦牧,你这个淫贼,还有脸在这里颠倒是非,真是恬不知耻!"柳风骂道。

秦牧早就见这个人烦了,一直在那里鼓噪,直接骂道:"关你屁事!"

"你,你敢骂我!"柳风有些不敢相信,一个废物竟然如此嚣张。

"你算哪根葱,在这里指手画脚,这里是叶家,不是你柳家,你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秦牧骂起人来也是花样百出。

"秦牧,三个月后我要和你进行生死战,不死不休!"岳珊受此大辱,长剑拔出,指着秦牧,满眼杀气,恶狠狠的说道。

"好了,不要闹了。"叶家家主叶龙看不下去了,威严了说了一句。

"秦牧,你不敢嘛!"柳风继续喊道。

叶龙转头看了一眼柳风,这里是叶家不是柳家!

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柳风身前,对着叶龙一拱手,拉着柳风和岳珊转身就走。

"秦牧,你不敢嘛!"百米之外,柳风还在大喊大叫。

叶龙脸色难看,在这叶家竟然如此不给他面子,只见叶龙身后,蓝影一闪,单手一指,蓝影瞬间出现在百米之外,一声闷哼传来,柳风的声音却也消失了。

叶龙看了一眼秦牧,眼中有些诧异,这不是他认识的秦牧了,他很清楚的记得,原来的秦牧是有些懦弱的。

其实叶龙很清楚,那件事情就是个陷阱,在他们这帮老狐狸的眼中,岳珊的陷害太过明显了,不过他也不准备为秦牧出头。

对于秦牧他很不喜欢,他父亲的失踪,总有种感觉就是因为秦牧,而叶家在他父亲失踪后,也一直在走下坡路,作为家主他的压力很大,却是将这股愤怨发泄在了秦牧身上。

其实他早就想将秦牧赶走了,秦牧的身世神秘,他的父母当年也是被人追杀来到北灵城的,说不定哪天仇家就找上门了,叶龙可不想被莫名其妙的牵扯进去。

不过他对秦牧还是有几分歉意的,毕竟是恩人之子。

"好了,秦牧,看你现在什么样子,先回去洗漱一番吧,修养下身体,三个月后还要和柳风比试,如果败了就去庆龙城吧。"

秦牧反正也无法修炼,在庆龙城养老,叶龙觉得说不定这对秦牧来说反而更好。

"明日是族内月度测试的时候,别迟到了。"

秦牧笑了笑,"好的。"

叶龙家主的意思很明确,就是在告诉秦牧,他如今还是叶家人,只要在这北灵城,那就不用怕柳家和岳家,他叶家也不是好惹的,看来刚刚柳风的无礼,还是让他心中有几分不爽。

下一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 牢内的&的话忘

    只是三个月前关进地牢内的秦牧,已是极为绝望了,叶云的出现就仿佛黑暗中的亮光,自然将叶老家主的话忘得一干二净,对于叶云是言听计从。

    2020-09-18 05:14:23详情点赞(0)回复(0)
  • &是一个

    北灵城,三大家族,再加城主府,总共四大势力,如今想让他滚出北灵城的就占了三家,而只要出了这北灵城,他能不能活着到庆龙城都是一个问题。

    2020-09-19 04:13:04详情点赞(0)回复(0)
  • 发现对&拉着他

    当时的秦牧先是一愣,紧接着勃然大怒,正要起身,却发现对方竟然拉着他的手按在了那团丰腴上,嘲讽的看着他,而大门此时就这么巧合的打开了,七八个少男少女走了进来。

    2020-09-19 12:55:43详情点赞(0)回复(0)
  • 不知道&家主一

    他身上一定有某种秘密,他不知道,叶老家主一定知道,而三个月前,相信叶云也知道了,才会表现出异常的热情。

    2020-09-19 05:15:34详情点赞(0)回复(0)
  • 在城主&滔天大

    十六岁,作为一个几乎无法修炼的废柴,在这强者为尊,弱肉强食的世界,受尽了嘲讽,三个月前更是在城主千金岳珊十六岁的成人礼上犯了件滔天大错,强奸未遂!

    2020-09-18 08:56:50详情点赞(0)回复(0)
  • 日的时&过你和

    叶云说道:"快了,也就这一两日的时间,不过你和岳珊的婚事,却是要取消了。"

    2020-09-18 11:49:24详情点赞(0)回复(0)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