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生活 → 攀上董事长夫人:一号职员小说

攀上董事长夫人:一号职员

梧桐阅读

已完成免费

《攀上董事长夫人:一号职员》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要讲述王炎,张伟,老外,高总,营销,哈尔森,何英,老板娘,何英说,张伟说之间的故事。攀上董事长夫人:一号职员约273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编辑:饮了晚风|13533次点击更新:2020-09-12

在线阅读

《攀上董事长夫人:一号职员》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要讲述王炎,张伟,老外,高总,营销,哈尔森,何英,老板娘,何英说,张伟说之间的故事。攀上董事长夫人:一号职员约273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免费阅读

文章情节幽默,设置疑点,引人阅读

何英张伟小说名字叫做《攀上董事长夫人:一号职员》,这里提供何英张伟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攀上董事长夫人:一号职员小说精选:良久,二人一动不动.何英突然哭起来,接着又笑,说这么多年,才知道什么叫做女人的滋味,什么叫男人。张伟脑子慢慢冷却下来,你吃饱了吧,我们回去。何英乖乖答应着,开车往回走。路上,张伟说以后不能再这样,这样做很对不住斑总,良心过不去。何英口气一硬,说不行,老高那方面已经颓废了,她不能这么年轻就守活寡,而且她喜欢张伟,只要张伟和她好,让她干吗都行。张伟缠不过,后退一步,说你不准在上班时间打扰我,不准在有第三者在的时候发搔。何英笑了…

良久,二人一动不动.

何英突然哭起来,接着又笑,说这么多年,才知道什么叫做女人的滋味,什么叫男人。

张伟脑子慢慢冷却下来,你吃饱了吧,我们回去。

何英乖乖答应着,开车往回走。

路上,张伟说以后不能再这样,这样做很对不住斑总,良心过不去。

何英口气一硬,说不行,老高那方面已经颓废了,她不能这么年轻就守活寡,而且她喜欢张伟,只要张伟和她好,让她干吗都行。

张伟缠不过,后退一步,说你不准在上班时间打扰我,不准在有第三者在的时候发搔。

何英笑了,说一切听哥哥的。

你他妈真贱。张伟骂了何英一句。

何英娇羞地说:“哥哥,我只为你一个人贱。”

张伟想起伞人,突然一种想哭的感觉。

张伟突然感觉非常对不起高总,对不起伞人。

为什么对不起伞人,张伟说不清原因。

张伟对自己说,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天亮回到单位,张伟又看到了气质高雅的老板娘何英,找不到一丝昨晚那银**人的影子。

看到老板娘高贵冷淡扫视公司员工的眼神,张伟怀疑昨晚是一场梦。

扫视完全体员工,老板娘最后将目光转移到张伟身上,眼神变地温顺而热烈。

张伟明白昨晚不是梦,是过去完成时。

张伟低头工作,不去理会那荡妇的眼神。

何英直接进了办公室,并没有罢休,QQ里很快出来董事长的话:“你是不是认为我是个坏女人?”

张伟:“你说呢?”

何英:“性,是一种情感的交流和宣泄,即使没有交流,宣泄还是有的。姓爱的方式多种多样,我只是喜欢其中一种而已,而且,也仅仅是限于床上。”

张伟:“我并不反对个人对性生货方式的追求和理解,也不排斥性生货方式的多样化,只是,我感觉对不住斑总,良心过不去。我并不是在标榜自己的高尚,我从不认为我是一个高尚的人,但是最起码的良心的原则不能违背,相信你也是如此。”

何英:“我们对于性的理解可能还有偏差,我的理解是性和爱是分离的,没有爱一样有性,有性并不会伤害爱。或者可以这样说,性和爱无关。我们在一起,并不会伤害老高。相反,我会减少对老高的要求,老高的生活也会安逸多了。”

张伟:“狗屁逻辑,我的思想还没进化地那么快。”

何英:“在这个高度开放的环境里,你会很快融入、吸收、消化这些理念。”

张伟:“那你等着吧。”

何英:“只争朝夕,我会带你慢慢适应。”

张伟:“我要工作了,到此为止。”

张伟一直挂念着伞人,昨天没上网,不知道伞人会不会一直在等自己。

今天的工作很顺利,一天下来,颇有收获。

高总不在,何英也很忙碌,接待了好几个外地旅行社老总的拜访,张伟都参加座谈。

工作的时候,何英看起来是一个执着、敬业、勤奋的美女白领,充满别样风情。

下班回到宿舍吃过饭,张伟打开电脑登陆QQ。

“HELLO!兄弟,晚上好。”

张伟刚登陆,伞人的热情扑面而来。

“伞人姐姐好。”

张伟3天没和伞人聊天,现在突然感觉心里很虚,眼神不定,幸亏没视频,看不见。

“这两天我在外地,昨天比较忙,没上线,真抱歉!”伞人一上来就解释。

张伟心里负担稍微松了些,就象有个疙瘩正想怎么解,可巧被人帮了个忙:“我昨天也有事情,没上,还怕你等呢!”

“哈哈,看来我们是要么都上,要么都不上啊,心有灵……”

张伟感觉伞人现在情绪不错:“你现在在哪里呢?姐姐。”

“南京。”

南京?高总不也在南京吗?怎么会这么巧。

“你去南京干吗呢?我们公司的高总也在南京的,听老板娘说是去参加一个旅游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培训班的。”

“我啊,是来这里办点事情,比不了你们老板,参加高级培训会,我明天就回兴州。”

张伟:“高总的培训明天结束,也是明天回来,你们可是真巧。”

伞人:“是有点巧,路不同殊哦。”

张伟:“自己在外地要多照顾好自己,注意休息。”

伞人:“谢谢**,我多年自己一人在外闯荡,习惯了。以后你做旅游时间久了,也会习惯的。做旅游的,天南海北到处游荡,四海之内皆兄弟,很辛苦,但也很快乐。”

张伟:“你说的对,我喜欢在外面闯荡的感觉,趁年轻,抓紧做点事情,先立业,再成家。”

伞人发过了一个大拇指:“行,小伙子有志气,有一个远大的志向是很重要的,但理想不能太虚无缥缈,不能超越现实,主观努力是要建立在客观实际的基础上的,相信你一定能做出一番成就。”

张伟:“谢谢姐姐鼓励,我一定会努力的。以前经常游荡在半梦半醒之间,日子也过得浑浑噩噩,这段时间接触了一些客户和同事,我发现有很多人都很优秀,对旅游很了解,很专业。”

伞人:“是的,做好一个工作,态度很重要。一定要有一个学习的态度,其实,不懂不要紧,不会也不要紧,只要爱学,肯学,会学,没有人一生下来什么都会的。”

张伟:“姐姐言之有理,确实是这样。今天公司来了几个老客户,老板娘接待的,我也参加了。我看老板娘这人对业务还是很熟悉的,和他们谈起来头头是道,以前我倒没看出来。”

伞人:“呵呵,天天在这行里摸爬滚打,再局外的人时间长了也会上路的。对了,你们老板娘对你不错吧?还勾引你不?”

“还可以。没有再勾引我。”一听伞人问起这个,张伟心里顿时虚起来,有些紧张,打字的手指都有点忙乱。

伞人仿佛看透了张伟的心理,又好象对何英很了解:“兄弟,送你一句话,凡事自己心里要有度,有些事情是可以做的,有些事情是不可以做的,心里要有把尺子,经常衡量一下,既是对别人负责,也是对自己负责,你还年轻,路还很长。”

伞人的话就象锤子敲击着张伟的心,怎么办?姐姐还不知道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要不要告诉她。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就被立刻否决了,这种事情怎么能告诉她呢,如果让她知道了,肯定会鄙视自己,会认为自己在勾引老板娘,吃软饭,立马就不会再理自己了。

就让这个事情成为永远的秘密吧,以后坚决不给何英机会了。

张伟:“恩,姐姐的话我记得了,我理解你的意思,那就是先做人,再做事,对不对?”

“知我者,兄弟也。洒家正是这个意思。”伞人继续放松着心情。

张伟开始转移话题:“姐姐自己在外面的?”

伞人:“什么意思?我不自己还带个男蜜?”

张伟:“哈!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你自己一个人在外面多闷哪,也没人说说话。”

伞人:“那有什么啊,要是自己不会调剂,在哪里都闷,调剂好了,在什么地方都不寂寞。你看我在宾馆房间现在自己一个人,可是不闷啊,因为有大兄弟你陪我说话。”

张伟:“真荣幸,能为姐姐发挥点陪聊的作用。”

伞人:“别骄傲,年轻人,继续发扬,好好陪姐姐聊天,姐姐给你奖励。”

张伟来了兴趣:“什么奖励?”

伞人发过了一个QQ表情:一块西瓜。

“就这奖励?糊弄我。”张伟不满意:“我不想吃这个。”

“想吃什么?”

张伟壮了壮胆,敲出两个字:“吃你。”

这两个字在这种情况下出现,半真半假,既认真又调侃,也算是张伟的试探和**。

发过去之后,张伟的心还在跳,紧盯着屏幕,急切等待伞人的答复。

伞人停了一下,发过来一个敲打头部的表情:“呵呵,兄弟,搞明白哦,姐姐是空气,看不见,摸不到,怎么能吃呢。你还是吃个西瓜讲就下吧。”

回答天衣无缝,轻轻松松一下子把张伟的试探性攻势化解了。

张伟添了添嘴唇,松了口气,继续进攻:“即使是空气,我也希望是我的空气。”

伞人直截了当:“我是我自己的,不属于任何一个人,包括你。”

张伟不罢休,继续说:“即使不属于我,只要我时刻能呼吸到,能感受到新鲜而活泼的空气,也就很幸福了。”

伞人发了一个笑脸过来:“恩,我这个空气有些沉闷,还有些浑浊和迂腐,不错我会尽量让它加速流通,尽量多保持一分新鲜和流动。”

张伟:“会的,一定会的,只要有这个心,就一定能做到。”

伞人:“虚拟的网络,虚幻的空气,真实的人,现实和虚拟有多远?”

张伟:“怎么,姐姐很有感慨?思绪来了?”

伞人:“那里,无病呻音而已,随便想随便说。”

张伟:“你是很有思想的人,和你聊天我很快乐。”

伞人:“你也一样,上进,自信,善于动脑,你让我的思想年轻起来,让我的心也活跃起来,其实应该谢谢你,北方的兄弟。”

夜深了,在城市孤寂的高空,黑暗包围着18楼的单身公寓,偶尔传来远处火车的汽笛声,张伟在电脑前忙碌着,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一颗年轻的心充满了阳光和快乐。

第二天刚上班,何英把张伟叫到自己办公室。高总不在,公司里里外外的事情都是何英打点,这几天天天都早到晚归,也很辛苦。

“董事长早上好,有什么吩咐?”张伟进来后故意把何英办公室的门开着,他怕何英一大早就来诨的。

张伟其实多虑了,何英找张伟来是真有工作上的事情。

何英拿起一份文件:“这个是白云山桐溪漂流公司那边的合作意向书,昨天发给我的,我又进行了修改,基本变化不大,在我们上次去谈的框架里面,你先看一看。”

张伟接过去,认真看了2遍:“可以啊,现在离他们开业还早,先达成这个合作意向,等于是我们前期先介入,对于以后的合作很有必要。”

何英赞赏地笑了笑:“张经理说的很对,我和老高也是这个意思。”

张伟也笑了:“老板娘高见,需要我做哪些事情?”

何英:“我在公司脱不出身,想辛苦你去山里跑一趟,把协议给他们那郑总看看,如果没有异议,就让他们签字盖章,然后拿回来我们再签字盖章。”

何英边说边找了个大信封把文件装进去:“这是两份,都在这里面。”

何英安排完工作,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张伟,张伟一看就知道老板娘要发情,急忙咳了一声,提醒何英这是在公司。

何英一下子激灵过来:“你今天能去不?”

张伟:“行,没问题,我这就出发吧。”

何英:“好,那山里交通不方便,我已经通知小冰了,你坐小冰的车去,这样当天就可以来回,提高办事效率。”

“好,那我这就去。”张伟冲何英笑了笑,礼貌地点头离去。

小冰一听要和张伟一起出发,很高兴。两人自从上次和老板娘一起进山,还一直没有机会再好好聊天。异地遇到老乡,那种亲热和贴近很好理解,特别是年轻人。

小冰在外人不在的时候很健谈,特别是在老乡面前。两人都改用家乡话,聊起来更有亲切感。

张伟来这里1个多月,对这里的方言一点也听不懂,如果遇到客户用方言说话,他都要急忙先表白,说自己听不懂方言,用普通话交流。几次下来,感觉很别扭,对这里的方言很是讨厌,说起话来象吵架,发音象是日本人说话。

“我来这好几年了,方言也才能听懂百分之八十,这里的方言很讨厌的,很多当地人和你交流不用普通话,都用方言。”小冰边开车边和张伟聊天。

“是的,我都头痛死了,按道理说,沿海开放城市,应该大力普及普通话啊。”

小冰接着告诉张伟一个关于这里方言闹出的闻名全国的笑话。

王炎张伟小说名字叫做《攀上董事长夫人:一号职员》,这里提供王炎张伟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攀上董事长夫人:一号职员小说精选:张伟动了动胳膊,手正好碰到王炎的手,于是在那里停下来。王炎没反应,仍均匀地呼吸。张伟可不是柳下惠,和美女躺在一起,身体各部分很快就有了反应,心里跃跃欲试,手也蠢蠢欲动起来。把王炎的手慢慢全部握在自己手里……然后顺着手向上摸。张伟试探性地把手放到了王炎的**,见王炎没动静,于是隔着衣服……由于仰面躺着,手不方便,张伟轻轻侧过身来,准备再进一步去摸。刚转过脸,一下子愣在那里--黑夜中,王炎的眼睛一闪一闪地,在看着张伟。原来她早…

张伟动了动胳膊,手正好碰到王炎的手,于是在那里停下来。

王炎没反应,仍均匀地呼吸。

张伟可不是柳下惠,和美女躺在一起,身体各部分很快就有了反应,心里跃跃欲试,手也蠢蠢欲动起来。

把王炎的手慢慢全部握在自己手里……

然后顺着手向上摸。

张伟试探性地把手放到了王炎的**,见王炎没动静,于是隔着衣服……

由于仰面躺着,手不方便,张伟轻轻侧过身来,准备再进一步去摸。

刚转过脸,一下子愣在那里--

黑夜中,王炎的眼睛一闪一闪地,在看着张伟。

原来她早已经醒了。

“我……”张伟看着王炎的眼睛在瞪着自己,急忙把手拿回来,有些尴尬:“我睡着了,不小心把手伸到这边来了……对,对不起!”

王炎看着张伟,嘴角抿着,看不出是生气还是想笑,还是不说话。

“那,我们睡吧,没什么了!”张伟急忙仰面躺好,再也不敢乱动了。

张伟规规矩矩地躺着,脑子里飞快地转:她老是看我,不说话,是什么意思?生气?高兴?可惜光线太暗,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

不知道过了多久,张伟感觉困意上来,进入半睡眠状态,正迷迷糊糊间,仿佛感觉脸上痒痒的,有什么东西在拨弄,睁眼一看,王炎的脸正对着自己,头发在脸上拨弄的痒痒的。

还是眼睛一眨一眨地在看着自己,嘴角的表情却没有生气,甚至有一丝笑意。

见张伟醒过来,王炎嘴巴撅起来,对着张伟的嘴唇轻轻吻了一下。

张伟又愣了,这,这是什么意思?

王炎躺下来,靠着张伟的肩膀,悄声说:“都什么年代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还不如个女人,知道你心里想什么,嘻嘻……”

“呵呵,我挺喜欢你的,所以……”

“嘻……喜欢就大胆说啊,这很正常,你是帅哥,我是美女,遇在一起要是没有火花就不正常了,人家外国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张伟这才想起来,她是学外语的,经常接触外国人,怪不得思想这么开放。

“恩,你很直爽,也很直接……”

“呵呵,是的,我不喜欢妞妞捏捏的,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那你对我感觉怎么样?”

“感觉嘛,到现在为止还不错,认识就是缘分,也许我们能在一起做很好的朋友,甚至……”

“甚至什么……”张伟追问道。

“不告诉你,嘻嘻……”王炎把身体挨着张伟:“但是,我并不是个随便的女人,我现在对你有好感是真的,也信任你,以后就顺其自然,不必强求,看我们的缘分了。”

“恩……”张伟自然地揽着王炎的肩膀:“好的,王炎,我理解你的想法,也明白你的意思,我会认真对待你的。”

“我也是,希望今天我们良好的开端能给我们带来好运!”

“会的,我们一定能有好运。今天能认识你,真的是上天的赐予,我会用心去对你!”

“让我们慢慢用时间去了解对方,认识对方吧。”王炎喃喃地说着,躺在张伟的旁边安然入睡。

“马上到长江大桥了……”

张伟睡梦中听到有人在说话,睁眼一看,天已经亮了。

王炎趴在他旁边睡地正香,象一只小猫。

“喂,醒醒……”张伟摇摇王炎:“快看长江大桥。”

对于北方人来说,过了长江就是到南方了。

“哦,哪里?”王炎睡眼惺忪地问。

“马上就到了,我们可是一直在南下呵……”张伟理了理王炎的头发。

“是啊,人在旅途……”

“看,长江,长江大桥!”张伟指着外面。

两人贪婪地看着外面的风景……

“你有什么打算?”车过长江后,张伟问王炎:“我们上午10点多就到海州了!”

“当然是先找个地方住下,然后去联系工作,安居乐业嘛!”

“你在这里有没有同学、亲戚或者朋友?”

“没有,干吗要靠别人?自己出来闯多舒服!”

“恩,不错,有志气!”张伟突然想起网上的那个伞人说的话:大丈夫当横行天下。

听听小师妹的话,张伟有些惭愧,看来自己确实是需要出来锻炼闯荡。

“你怎么打算?”王炎问张伟。

“和你一样啊,先安居,再乐业。”

“你那里有熟人没有?”

“没有,也和你一样!”

“呵呵,那我们两个是孤男寡女闯海州喽……”

“呵呵,我们一定要在这里打拼出个样子来!”

“那要是如果打拼不出来呢?”王炎逗起张伟来。

“没有如果,我给自己定的是背水一战,必须先站住脚跟,然后再发展,先就业,再创业!”

“恩!好,师兄有志气,小妹佩服……咯咯!”

“你也很有志气……”

“下了车我们先干吗?”王炎盯着张伟问。

“先租房子,确保今晚有地方住,幸亏我们到的早,时间比较宽裕。”

“那你打算租什么样的房子住?”

“单身公寓吧!”

“我在网上查了,海州单身公寓租金很贵的,一个月1200多!”

“这么贵!在我们那里租个套房也就这个价格。”

“我们那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什么地方,老兄,这里是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区域,也是中国富人最集中的区域,和我们那地方能比吗?”

“那只有租便宜点的了。”

“便宜点的环境很差的,又脏又破,根本不能住……”

“那你说怎么办?”

“嘻嘻……我说嘛……”王炎卖了个关子:“我们合租!”

“合租?”张伟又惊又喜,他有这个想法,可没敢说。

“是啊,我们一起租个单身公寓,费用AA制,这样既节省费用,又住得舒服。”

“好,好!你这个主意好!”张伟高兴地搓搓手:“而且,我们还可以经常在一起……”

“但是,有个条件,必须要遵守--”王炎认真地说。

“什么条件?你说!”

“没有我的同意,你不得违背我的意愿对我做任何事情。”王炎看着张伟说:“我可是把你当师兄看的,不然春节回家去班主任老师家拜年的时候,我告你状!”

“一定,一定!”张伟连声保证:“你放心,绝对没问题。”

“拉勾!”王炎深出小手指头认真地和张伟拉勾。

到了海州后,二人先在车站附近的饭馆吃了点饭,之后在车站附近一转悠,发现了好几家房屋出租中介公司,很容易找到了一个位于市区中心的高层单身公寓,并很快办好了租赁手续。

“师兄,我们的公寓在18楼,哇噻!我们住到云彩里去了……”两人在跟着房东去公寓的路上,王炎兴高采烈地对张伟说。

“呵呵,那你在云彩里做王母娘娘吧,我做玉皇大帝。”

“哈哈,你想占我便宜,我才不做王母娘娘,我要做奔月的嫦娥……”

两人拖着大包小包,跟在房东后面坐电梯上了18楼。

“这是房间的钥匙,3把,你们1人1把,房间里面基本设施都齐全,你们检查一下,有什么事情和我联系。”房东把他们领到房间门口胶代完有关事项,然后走了。

打开门一看,是一室一厅一卫一厨的小单元。厅是吃饭用的,面积很小,能坐下4个人吃饭。卧室里面一张双人床,一张电脑桌,一张电视柜,1张他们沙发,空间倒还可以。

两人又看了看其他的东西,热水器、空调、网线、有线电视一应俱全。

“乌拉!”王炎把东西往地上一扔,扑到床上打了个滚:“天上的房间好舒服哦……”

“什么天上的房间,我看是18层地狱……”张伟苦着脸:“你是好舒服哦,床归你了,晚上我怎么住?”

“哎!倒也是。现在我们开始考虑你住宿的问题。”王炎看了看房间:“这样好不好,在沙发和窗之间拉张帘子,白天拉开,晚上睡觉的时候拉上,你睡沙发,OK?”

“那也只能这样了,谁让你是我师妹啊,只能让着你啦!”

“恩那,波!”王炎高兴地在张伟脸上亲了一口:“奖励你一个!痹乖!”

“呵呵……”张伟高兴起来。

于是二人开始打扫房间,整理床铺,拉帘子,清理厨房,整理衣服,等忙碌完这些,已经是晚饭时分了。

两人一致决定自己在厨房里做饭吃。于是一起去楼下的超市买来了油盐酱醋等调味品和大米、面条、青菜等。

晚饭张伟主打,做了一锅西红柿鸡蛋面条。

自己做的吃起来就是香,王炎吃的很满意:“师兄,我看你别找工作了,到街上开个面馆得了!”

“好啊,你来给我当帮手!”

“行,没问题,我业余时间给你帮忙!这个饭馆起个什么名字呢?”

“叫夫妻面馆得了!炳!”

“呀!转了一圈你又占我便宜啊!坏师兄……”

“哈哈……”

晚饭后,王炎主动打扫战场,清理卫生。

张伟打开电脑,连上网线,登陆QQ,一看,伞人在线,于是主动问候了一声:“晚上好,朋友!还记得我吗?”

对方很快发过来一个笑脸:“记得,你不是撒色子的朋友吗?”

“呵呵,是的,是的!你在忙吗?”

“还好!在网上看新闻呢!”

“哦,你喜欢看新闻啊,喜欢哪一类的?”

“经济类的,社会类的,都喜欢。你呢?”

“我比较喜欢在网上看时事和军事、历史类的新闻,别的不大感兴趣。”

“恩,男人都喜欢这个。”伞人似乎对张伟的兴趣爱好比较满意,又问道:“喜欢看书吗?都喜欢什么样的书?”

“喜欢啊,最喜欢看书了。不过我只喜欢看历史,只喜欢看历史书,最喜欢看汉、唐的书!”

“恩!不错,喜欢看历史好。”伞人发过来一个“大拇指”表情。

“你也喜欢看历史?”

“我啊!喜欢看,但了解很少,皮毛而已!有时间向你讨教!”

“不敢当! 对了,你知道我现在在哪里吗?”

“不知道?哪里?”

“海州!炳哈,我来了,到你们这里了!”张伟发过去一个“哈哈”表情。

“哦,是吗?欢迎!海州离我们兴州不远的,坐车3个小时的路程。”伞人发了一个“鼓掌”表情。

“我今天刚到的,已经住下了,准备在这里打拼一下呢?”

“哦,好啊,祝你成功!”

“谢谢!其实应该感谢你那天说的话刺激了我,不然我还不一定有勇气来南方呢!”

“是吗?我的话有那么大的作用?高抬我了吧?”

“真的,不骗你,确实是你那句‘大丈夫当横行天下’鼓舞了我,我随即就决定出来闯一闯,打拼一个新时代!炳哈!”

“我那也是即时的感想而已,没什么特别的用意的,没想到能对你起这么大的作用,实在是有些出乎意料。”

“总之,还是要感谢你的。”

二人正在聊着,王炎收拾完进来了:“干吗呢?和女网友聊天啊?网上泡MM,嘿嘿……”

“胡说八道什么,我在和朋友谈事情,小孩子别乱掺和。”张伟挡住电脑不让王炎看。

“害怕什么,我不看,我看你那个干吗?有什么大惊小敝的!说好了啊,以后我聊天你也不准看我的!”王炎转身出去把自己的手提电脑拿了出来:“看咱的,无线上网,比你那先进……”

“好,好,互相不看,自己在那里玩吧!”

王炎坐在床上打开电脑上起网来。

张伟继续和伞人聊天。

“你的网名为什么叫伞人?能解释一下含义吗?”

“没什么含义,随便起的。”听起来对方好象不大想聊了。

“哦……”张伟一时感觉无话可说了。

“今天先聊到这里吧,我要休息了。88!”又是直接了当的一口气说完,张伟还没来的及回复“88”,对方已经下线了,看来也是个急脾气的人。

张伟一直感觉伞人讲话的语气很平和淡漠,从没有笑过,聊天的整个过程,都好象是在面无表情地讲话。越是这样,就让张伟越感到好奇,他感觉这个女人挺有思想的,对事情的分析很有见解。他喜欢和有思想的人聊天。

洗刷完毕,张伟拉上帘子:“晚安,王炎!”

“晚安,你先睡,我再玩会!”王炎正在电脑上玩游戏。

白天忙了一天,很疲惫,张伟很快就在沙发上酣然入睡。

睡到半夜,突然被人推醒了:“师兄,醒醒……”

一看,是王炎,穿着睡衣站在他面前。

下一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生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