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生活 → 强吃女上司:小职员升职记小说

强吃女上司:小职员升职记

梧桐阅读

已完成免费

《强吃女上司:小职员升职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要讲述柳月,杨哥,杨部长,布娃娃之间的故事。强吃女上司:小职员升职记约253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编辑:春风酿酒|25364次点击更新:2020-09-12

在线阅读

《强吃女上司:小职员升职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要讲述柳月,杨哥,杨部长,布娃娃之间的故事。强吃女上司:小职员升职记约253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免费阅读

女主好可爱,被男主一步一步的陷阱套住了

柳月小说名字叫做《强吃女上司:小职员升职记》,这里提供柳月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强吃女上司:小职员升职记小说精选:柳月吃了一惊,有些慌乱,急忙想把手抽回去,我握地很紧,没抽动。“你--你放开手!”柳月的脸霎时通红。“我爱你!”我没放开她的手,直勾勾地看着她。“你--胡闹。”柳月小声地叫嚷道:“你放开手,你弄疼我了……”“月儿姐……”我稍微松了下手,没有放开,动晴地叫了一声,鼻子突然又有些发酸。柳月身体突然顿了一下,然后将手慢慢从我手里抽回来,轻轻地揉了一会,紧紧咬着嘴唇,半天说道:“我说了,我们是两代人,面对现实吧……不要想那些不切实际的事情……如果你愿…

柳月吃了一惊,有些慌乱,急忙想把手抽回去,我握地很紧,没抽动。

“你--你放开手!”柳月的脸霎时通红。

“我爱你!”我没放开她的手,直勾勾地看着她。

“你--胡闹。”柳月小声地叫嚷道:“你放开手,你弄疼我了……”

“月儿姐……”我稍微松了下手,没有放开,动晴地叫了一声,鼻子突然又有些发酸。

柳月身体突然顿了一下,然后将手慢慢从我手里抽回来,轻轻地揉了一会,紧紧咬着嘴唇,半天说道:“我说了,我们是两代人,面对现实吧……不要想那些不切实际的事情……如果你愿意,私下就叫我姐吧,在我眼里,你应该是个小弟弟,别的,是不应该多想的……”

“月儿姐……”我心中百感交集,又深情地叫了一声。

“叫我柳姐吧,”柳月轻轻叹息了一声:“大家都是这么叫的。”

“我不,我除了公开场合叫你柳主任,私下我就叫你月儿姐……”我固执地又一连叫了几声。

“你真倔强……”柳月有些无奈,说了这么半句,算是默认了我的坚持。

我心里很高兴,毕竟,这前进了一大步。

我想不清楚这一大步是什么一大步,是要干嘛,是要走向何处的一大步,我只是在冥冥之中下意识地往前走,我不知将走向何处……

那一刻,我的心中将晴儿忘得一干二净,眼里只有我的月儿姐。

难道,这是爱情?还是恋母情结?我想不明白,也不想多想,我只是觉得对月儿姐充满无限的向往和眷恋。

“时间不早了,回去休息吧,明天还得赶路。”柳月沉默了一会,看着我,微微一笑:“明天即将来临,好好工作,男人,是不能沉湎于儿女情长的,男人,是要做事业的。”

我站起来,认真地点点头:“月儿姐,我知道了,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柳月欣慰地笑了:“我坚信你是一支绩优股!”

我用痴痴的目光看着柳月,心里涌起一股别样的情感,暖暖的感觉。

在跟着柳月锻炼的随后3个星期里,我刻苦学习,勤于观察,多方借鉴,在柳月的谆谆教导下,很快进入角色,掌握了基本的业务能力,一般的新闻稿件都能熟练撰写,而且,在月儿的亲自指导下,还独自写了一篇人物通讯,被报社编委会评为当月最佳新闻稿。

我的进步让柳月很高兴,经常在部室全体人员会上表扬我,表扬我的学习态度和勤奋执着,惹得几个男同事老是用嫉妒的目光仇视我。

这短时间,我借口工作忙,一直没去看晴儿,倒是晴儿每个周末来我的单身宿舍帮我洗衣服收拾房间打扫卫生,然后下午再回去。

晴儿一来,我就埋头看书,不再像以前那样主动和她拥抱,更别说再纠缠着想上chuang。晴儿没有任何觉察,经常提醒我要多注意休息,别累着脑子。

有时候我靠在床头,看着青春活泼靓丽的晴儿,心中会突然很愧疚,毕竟,双方父母都认可了我们的事情,毕竟,我父母一直在催促我们结婚……

可是,我不能欺骗自己,我无法掩盖自己内心的感受,我无法去装作亲热,我心中突然对晴儿产生了一种可怕的陌生。

我知道我很坏,我对不住晴儿对我的一片真情,我甚至都无法和晴儿去说我心里的想法,去告诉她我心里有了别的女人,一个大我12岁的少妇。

和晴儿在一起,是我的内心最痛苦的时候,不是因为晴儿不好,而是因为我他妈的是一个混蛋,我觉得自己亵渎了晴儿纯洁的心灵。

可以,只要一看见柳月,仿佛春风化雨,我的心中就充满了甜蜜和惬意,充满了阳光和舒畅,充满了希望和理想……

又是一个周末,下班前柳月把我叫到了她的办公室,她的主任办公室是一个单间。

我进去坐下,柳月微笑着看着我:“江峰,祝贺你,你的锻炼期结束了,这一个月,你表现得很好,可以说是优秀……下周一开始,你就单飞了,小鸟出笼了……”

我心里涌起巨大的失望,我习惯了每天和月儿姐一起工作的日子,我不想这么快离开月儿姐,我单飞之后就不能天天和月儿姐一起工作,不能天天见不到月儿姐了。

我的表情一刹间有些失落,甚至很难过,默默地点了点头,没做声,站起来就要出去。

“等等……”柳月看出我的情绪不好,叫住我:“嗯……这样吧,晚上你有时间吗?如果有时间,我请你到我家来吃饭,我做几个菜,给你祝贺一下……”

“有,我有时间。”我急忙回答,心情好多了。

下班后,我急不可待地直奔柳月家。柳月提前1小时下班回家了。

一口气爬到3楼,喘口气,按门铃,几秒钟之后,柳月开门了。

柳月穿了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头发挽成一个发髻,身上那种好闻的茉莉香味沁入我的鼻孔。

我不敢再细看了,心直跳,叫了一声“月儿姐”就进了房间,坐在沙发上。

柳月已经习惯了我叫她“月儿姐”,这叫我颇为安慰。

柳月已经做好了4个菜,弄了一瓶红酒,叫我来餐厅就座。餐厅的灯光很温馨,橘黄色的朦胧光线很柔和,我和柳月面对面坐着。

柳月开酒倒酒,然后看着我,温和的笑了,举起酒杯:“江峰,为你顺利出师,干一杯。”

“谢谢你,月儿姐。”我看着柳月柔柔的眼睛,笑了笑,举杯喝了。

几杯红酒下去,柳月的脸色开始红晕,灯光下的柳月好美,像梦中的女神维纳斯。

我恍然如在梦境,痴痴地看着柳月,心中涌起莫名的感动和温情。

柳月看着我,随意的笑起来,很轻松,没有了平时在办公室的严谨和素雅,我的心里也轻松了起来。

“江峰,你怎么还没有找女朋友呢?没有合适的?”柳月托着腮,歪着脑袋看着我。

那一刻,柳月像一个好奇的女孩,大大的眼睛看着我。

柳月一定是从我的第一次做出了错误的判断,想当然以为我没有女朋友。

我不可置否,吃着东西,想撒谎又不敢,不撒谎又不甘,囫囵地“嗯”了一声,随即反问说:“月儿姐,你家里就你自己一个人?”

“嗯……是啊,就我一个人。”柳月点点头,看着我:“很奇怪,是不是?”

“是的,”我老老实实回答,又傻傻地问:“月儿姐,你家里的人呢?”

柳月又轻笑起来,胸铺微微颤抖:“你这个问题问得好傻,你说呢?”

“我?”我有些摸不着头脑,却看见柳月的眼睛里已经蒙上了一层迷雾,眼神变得有几分忧郁和寂寥,然后就突然轻轻叹息了一声。

我不敢再说话。

柳月端起一杯红酒,一饮而尽,然后就又笑起来:“不说这个了,来,喝酒,你这一个月进步很快,说实在的,你的能力和素质出乎我的意料,当然,或许也可能是最初我低估了你……”

“其实,月儿姐,这都是你指导和教导的结果,”我动晴地看着柳月,口舌发干:“其实,月儿姐,我……我不想结束锻炼,我……我还想继续跟着你……”

“傻孩子……”柳月似乎有些开心,笑着说了我一句,我的心一阵暖流,这一声“傻孩子”让我感觉柳月浑身充满了母性的光辉。

“傻孩子……你总是要独立去工作的,再说,独立工作了,也还是属于我的兵,也还是继续跟着我干哪……”柳月又端起了酒杯,喝完之后,又说:“当然,或许很快我就要……”

说到这里,柳月突然停止了。

“就要什么?月儿姐。”我无知地瞪着眼睛,看着柳月。

“没什么,”柳月摇了摇头,神秘笑笑:“还没定下来,等定下来再说吧……”

我对官场职场那时基本是一窍不通,对柳月的话自然是无法理解,对柳月在官场打拼的本领,自然更是一无所知。

又喝了几杯酒,柳月的脸更红了,我的身体也开始发热,红酒有后劲啊。

“江峰,你会不会跳舞?”柳月突然看着我问,眼神里有几分放肆和野性。

“会。”我毫不犹豫地回答,那个年代,大学里周末的主要活动就是举办舞会,我不但会,跳得还相当不错,当然主要是和晴儿搭档。

“那好,我们到客厅跳舞。”柳月说着站起来,来到客厅,打开音乐,随即,一曲舒缓的慢三《恰似你的温柔》流淌在客厅里。

柳月将客厅的大灯关掉,灯光变得温暖而柔和,然后柳月拉起我的手,将手放到我的肩膀上,平静地注视着我,我的手轻轻搂着柳月的婀娜细腰,我们开始随着音乐在客厅里晴儿地跳舞。

我的心中洋溢着激动和幸福。

我们在昏暗的灯光下摇摆着,随着邓丽君幽幽的歌声,还有舒缓的音乐。

搂着柳月的腰,触摸着她肌肤弹性的肌体,我身体有一股暖流往上涌,情不自禁握紧了柳月的手,搂着她腰的手臂也在慢慢收缩。

柳月抬起头,眼睛肆无忌惮地看着我,突然就笑了,随即摇摇头:“不可以!”

我不甘心,我从柳月哪里尝过了女人的味道,我一直在怀念这种感觉,我一直还想再有这种感觉,我无比渴望这种感觉,我无法自己地想拥有这种感觉。

我稍微放松了一下身体,一会又一次进行尝试。

柳月小说名字叫做《强吃女上司:小职员升职记》,这里提供柳月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强吃女上司:小职员升职记小说精选:那时我还不知道这个党员对我的重要性,后来才体会到柳月这句话的含义。原来入党是提拔的前提,特别是在党报单位,不入党,想提拔,想都别想。记得听人说过,入党最容易的是当兵,其次是上大学,到了单位里想入党,很难,多少人为了一张党票争得头破血流。我后来一直很庆幸自己在大学里靠军体部长这个职位换来的党员身份。“嗯……知道了。”我回答。“平时没事你也可以去他办公室坐坐,汇报汇报思想,听一听他的教导,这可是一个官场老油条。”柳月说。“嗯,知…

那时我还不知道这个党员对我的重要性,后来才体会到柳月这句话的含义。原来入党是提拔的前提,特别是在党报单位,不入党,想提拔,想都别想。

记得听人说过,入党最容易的是当兵,其次是上大学,到了单位里想入党,很难,多少人为了一张党票争得头破血流。

我后来一直很庆幸自己在大学里靠军体部长这个职位换来的党员身份。

“嗯……知道了。”我回答。

“平时没事你也可以去他办公室坐坐,汇报汇报思想,听一听他的教导,这可是一个官场老油条。”柳月说。

“嗯,知道了。”我还是那句话,心里空荡荡的。

“记住一点,任何时候,都要一定要让他认为你是我表弟,我们是表姐弟关系,不可露出破绽。”柳月突然很严肃地说。

我点点头,又问柳月:“他对你很好,他对你有那个意思,是吗?”

“是的,他是有那个意思,他对我有那意思已经很久了。”柳月回答地很痛快:“他老婆患病去世两年了,他一直没有找,就是等我的。”

“那你答应他了?”我傻傻地问。

“傻孩子,你今晚看不出来?明知故问。”

“为什么你不答应他?”

“我尊重他,把他当大哥看,可是,我对他没有那种感觉,虽然他一直对我很好,而你,不同……”

“那种感觉是什么感觉?”我傻傻地问。

“傻瓜,自己去想,”柳月拍了下我的脑袋:“说出来就没意思了,只可意会……不过,也说不清楚……”

我窃喜了一下,又问:“那你为什么不明确告诉他,回绝他,让他放弃等待和希望?”

柳月看着我,沉默了一阵子,然后说:“你还小,你不知道,你也不明白,爱情和婚姻,并不是简单的一个行或者不行、爱或者不爱就可以解决的,学生时代的浪漫爱情和生活中的现实爱情是不同的……”

我似懂非懂,点点头:“月儿姐,我好喜欢你,我不喜欢你和别人好……”

我学乖了,不再说爱,因为柳月说爱太沉重,让我慎说此字。

“嗯……我知道了,我明白你的想法……”柳月拍拍我的肩膀:“起来,我给你个东西。”

我坐起来,柳月将抽了一半的烟塞进我嘴里,然后下床去客厅,一会进来,拿了一个精致的正方形纸盒,打开,拿出一个BB机给我:“摩托罗拉,汉显的,126台的,给你的,以后我找不到你就呼你……”

我吓了一跳,那个年代,大哥大是个传说,BB机刚开始流行,大多还是数字的,一般只有那些领导和有钱的才在腰里别着汉显的,而且价格不菲,接近3000多元。对于刚参加工作,一月工作300多元的我来讲,这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虽然我很羡慕别人腰里“吱吱”的叫声。

“你从哪里弄的?这玩意很贵的,我不要,你带着用吧。”我说。

“去邮电局采访,给局长写了一个专访,受的贿赂,”柳月笑嘻嘻地对我说:“这个给你用,我等以后再想办法弄一个,你别在腰上,出去就‘吱吱’叫,多神气,呵呵……”

我很高兴,很喜欢这玩意,同学聚会时让他们看看,也说明咱混得不赖,起码能满足一下虚荣心。

看我很高兴地摆弄这个,柳月很开心,拍拍我的肩膀:“宝贝,以后你做记者长了,人家给你送东西的多着呢,什么玩意都有,各种各样的礼品和纪念品,嘻嘻……做记者,别的好处没有,就是礼品和酒场多……”

我开心完了,收起BB机,突然又涌起了别离愁,看着柳月:“月儿,你走了,我会很想你的,很想……很想……”

柳月温情地低语:“宝贝儿,姐的宝贝儿,姐也舍不得你……”

我翻身将柳月放平……

柳月紧紧抓住我的头发,身体颤抖着:“亲亲宝贝儿,姐好喜欢你,姐心里只有你……”

激晴再次爆发。

这一夜,我和柳月没有睡觉,除了聊天,就是做那事,然后再继续聊天,感觉有说不完的情话,道不完的缠棉……

中间有一阵,我哭了,泪流满面,我舍不得柳月离开我。

柳月也哭了,然而很快就又笑了,拍着我的脸说:“男人不哭,男人不哭,姐会经常和你见面的……”

于是我擦干眼泪,紧紧抱着柳月,生怕她马上就会消失。

柳月任我抱着,在我耳边轻轻说:“宝贝儿,不许你找别的女人……”

“嗯……”我点头答应,心里很虚很慌很惊。

“注意不要和梅玲接近,远离她,敬而远之,更不要得罪她……”

“嗯……”我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只要是柳月不喜欢的人,就一定不是好人,我一定会敬而远之。

“想我的时候就写信,我到了之后会把地址发到你BB机上,”

“嗯……”我心里潮乎乎的。

“方便的时候去省城看我,我带你出去玩,给你买衣服……”柳月继续说着,声音越来越小。

我突然感觉脖子上热乎乎的,有东西流淌下来,一摸柳月的脸,柳月哭了。

我的泪水又无声地流了下来。

和柳月认识1个月,我流了3次眼泪,这之前的10年,我没流过一滴眼泪。我和晴儿在一起的时候从来都是一座山,坚强的靠山,从来都是我安慰晴儿。可是,和柳月在一起,我却总是感觉到自己的幼稚和无力,感情的潮水总是那么澎湃,总是那么容易触动内心悲和痛的神经,泪水总是那么容易流出来。

第二天早上,起床后,柳月将房间的钥匙留给了我。

柳月要先去办公室和领导同事告别,要我今天稍微迟到一会再去,不要送她。

我知道她是怕我在那种场合下失控,而我也确实不知道能不能控制住自己。

我们深深地吻别,深深地……许久……

然后,柳月和我分开,紧紧咬了咬嘴唇,努力笑了一下:“宝贝儿,走了!祝我一路顺风!”

“月,一路顺风。”我痴痴地看着柳月。

然后,柳月转身就下了楼,带着简单的一个行李箱。

柳月走了,带着我无穷的思念,带走了我寂寥的心。

我跑到阳台,看着柳月的身影在楼道拐角处消失,心中无限悲凉。我的心充满惆怅。从认识柳月到现在,我始终对她的过去一无所知,她不说,我也不问。

以后会怎么样,我不知道。

柳月走后,新闻部原来的副主任刘飞接替柳月主持工作。

因为柳月属于借调性质,人事档案关系还在报社,还属于报社的人员,工资还是由报社发,也就是说,还是有可能要回来的,所以报社党委没有委派新的主任,而是由副主任主持。柳月的办公室也没有动,仍旧保留着。刘飞还是和我们一起在大办公室办公。

这多少让我有些安慰,或许柳月真的能再回到报社。

我心里暗暗希望柳月的理想破灭,留不成省城,借调到期赶紧回来。

我不禁为自己的自私感到惭愧,相比杨哥,我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卑鄙。老杨苦等柳月2年没有回报,柳月要进步要去省城,他一样能伸出鼎力之手,并答应帮助柳月想办法把关系办过去,这是一种多么宽广多么无私的胸怀和气度,而我,只想到了自己,为了自己的所谓的爱,宁愿用柳月的理想作为代价。

我感觉自己很渺小,觉得自己对柳月的感情还不够真挚不够深厚不够无私,我觉得自己好像还不懂得什么叫做真正的爱,还不能领悟爱情的真谛。

我迷惘了,我失落了,我寂寥了……

我心里对柳月产生了一种深深的愧疚和强烈的思念。

在柳月走后的第一分钟,我就开始想念柳月。白天,除了采访和写稿,我的脑子里装的都是柳月,晚上,我会在柳月的房子里呆上几个小时,坐在客厅里静静地听邓丽君的《恰似你的温柔》,这是我们第一次跳舞时候的旋律。我坐在沙发上,静静地听着,抽着柳月留下的三五香烟,在袅袅的烟雾中回想我们的一幕一幕……

我不敢去卧室,不敢睡那张床,那会勾起我太强烈的怀念,我受不了,我不敢去享受。

我就这么静静地坐在客厅里,静静地听着音乐,静静地抽着香烟,静静地缅怀过去……

回忆,回忆……从我心里跳出来,拥抱你……

到晚上11点,我悄悄关好门窗,关好灯光,悄悄离去,回到我的简陋的宿舍,在我那张和柳月战斗过一个下午的床上,在对柳月甜蜜而痛苦的怀想和记忆中,渐渐睡去。

先有性还是先有爱?先有情还是先有欲?爱情和性裕是不是可以分割?我自己一人躺在床上的时候,开始初步思考这些问题,当然,依我那时的经历和对人生的体验,最终思考的结果只能是两个字:幼稚。

柳月走后,我时刻将BB机随身装在口袋里,在单位里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有BB机,为了不引人注目,我将BB机调到了震动,随时等候柳月呼我。

柳月走后的第2天上午,我正在外面采访,大腿附近的裤子口袋突然一阵发麻,BB机在疯狂震动。

我激动地急忙走到无人的地方,迫不及待掏出BB机,阅读信息,果然是柳月在呼我,我的月儿终于来信息了。

“亲亲,我今天刚报到,一切顺利,勿念。我的通讯地址是:阴阴市解放路35号102信箱,方便就给我写信。想你的月儿。”

我狂喜激动兴奋地蹦起来,把BB机放在嘴边狠狠亲了两口,好像是在亲着柳月的唇。

下一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生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