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大隋相师小说

大隋相师

五行缺德.QD

完结免费

杨广是暴君?  不,有袁天罡在,他是一代明君。  结秦琼,收张须陀,交恶士卒,算无遗策,以河图洛书为基,扶佐杨广最高纪录大隋不世基业。  收徒弟李淳风,开称骨算命之先河,逆天而出推背图,隋朝末年乱世,下回分解一代相师如何大逆转风云!小心谨慎的扭过头一看,只见一只碧绿色的四脚蛇趴在不远处的藤条上,血红色的舌头不停的吞吐着。小天吓得手一松,忘了腰间的藤条一惊松动,一下就跌了下去。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啊的大喊,其他什么都来不及说,就跌落谷底。上面的小月月听到喊声,焦急的呼唤着:“小天,小天,你说话啊!小天!”小月月急得都快哭出来了。可是这次,再没有一个声音回答她。焦急不安的在圆形深谷旁呼喊了一阵后,她跌跌撞撞的往回奔跑。为今之计,只有去村子里找人来救小天了。掉落下去的小天并没有摔死,他原来的位置离谷底不是很远,而他正好摔在一堆不知名的干草上面。不过震荡的力量,还是让他晕了过去。不知道昏睡了多久,小天从一个黑暗中醒来回到另一个黑暗里面。使劲摇了摇昏昏沉沉的小脑袋,他开始四下摸索。火折子就在一边,可是已经没有了火星。身下除了干草之外,竟然不是泥土,而是一块块有棱有角的石头。黑暗之中,一点微弱的光芒亮起,小天不由后退了几步,不一会,他大着胆子朝有光亮的地方走去。边走边在心里暗忖,难道这里住的不是吃人的妖魔鬼怪,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脚下的石头铺垫得十分整齐,走起来没有一点起伏感,就像是在大街上走动一般。小天走了一段路程,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些发软。那道光芒看起来很近,可是不管他怎么走,那光芒依然是那般大小,好像他一直在原地一般。扶着石壁休息了片刻,他用力攥了攥拳头,继续朝那个方向走去。小月月回到村子后,忙不迭将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大人,然后一群大人浩浩荡荡的来到了深谷旁边。一群人凝神以待,像是面对什么了不得的挑战一般。试探了一会之后,一个虬髯汉子严肃地对一个眉头紧锁的中年文士道:“袁郎君,这是太昊村的禁忌之地,小天进去了,恐怕很难活着出来。”闻言,中年文士身边的妇人双腿一软,跪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妇人是小天的亲娘林氏,她此刻充满了自责。孩子喜欢到处乱跑,刚来太昊村没多久,她也没太在意,没想到一时疏忽,却让这孩子来了太昊村的禁忌之地。中年文士扶起妇人,细声安慰着,可是他的眉头,却是一直紧紧皱着。中年文士原名袁玑,刚从梁州仓司任上下来没有多久,是小天的父亲。虬髯汉子突然叫过躲在一边目含泪水的小月月仔细问了问小天下去之后的情况,小月月含着眼泪将经过道了出来。原来两个孩子为了比胆子大,就决定来深谷一探究竟,看看这里是不是真的有吃人的魔怪。虬髯汉子叹了口气,小天既然已经进了深谷,十有八九是没有生还的机会了。太昊村居住的村民祖祖辈辈都在这个地方,一直以来,除了太昊村所在的小葫芦,没几个人会来这个神秘莫测的大葫芦。人情冷暖,袁玑早就在官场看透,如若不然,他也不会从梁州跑到益州这个偏远山村来隐居。默默的扶着林氏,给了她一个坚定的眼神,袁玑毫不犹豫的抓起地上的树藤开始编织藤套。以这些人对这里的恐惧程度,能够陪他夫妻来已经非常不容易了,如果再开口请求他们下去,那就显得他自己不会做人了。他虽然是一介书生,却有几分骨气,儿子是他此生最大的希望,就算死,他也要见到尸体。一些村民直接选择了离开,虬髯汉子犹豫了一会后,和留下帮忙的几个年轻人一番商量。迈开大步走过去,抓住袁玑的手,示意对方停下,然后将他编织的藤套扔到一边,麻利的编织起新的藤套。做出这个决定十分艰难,对方的身份虽然不足以让人忌惮,但是山里人讲究个知恩图报。这袁郎君虽然来到村子的时间不长,但是待人和善,自己弟弟去参军的路费都是他给的。所以就算再害怕,他也必须走这一趟。最重要的,是跟小天一起出来的孩子,是他的女儿。袁玑有些感激的看着虬髯汉子,但是他没有让对方下去,而是用力握了握对方的手,将他手中的藤套夺了过来,套在自己身上。“我去吧!”一个年轻人分开其他人,走到袁玑身边,不顾阻拦从袁玑身上硬生生的抢过藤套。他和那虬髯汉子不同,他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而袁玑还有妇人,虬髯汉子更是有一家老小等着他养活。他的命是袁玑救的,若不是袁玑替他从村外请来郎中,他或许早就病死在床上了。留下的人大部分都是受过袁玑恩惠的,他在梁州仓司任上积累了不少钱财,而村中的人大多比较贫困,需要用钱的时候都是他慷慨解囊。青年下去之后,沿着小天攀爬过的路径,他很快就到达了小天坠落的地方,但是就在这时,那些坚韧的藤条突然齐刷刷的断裂。下方已经没有任何能够让他着力的地方,他吓得赶紧往上面爬,而在他爬升的过程中,藤条一寸寸的断裂,一寸寸的消失。当他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爬上悬壁之后,深谷所有的藤条全部消失。完全无法平复心情的青年一上去就抓住大山的臂膀:“妈呀,有鬼,快走,快走,藤条,藤条徒然全部断了。”说完,连滚带爬的离开的深谷边缘,朝远处狂奔而去。看到这奇怪场景的几人都吓到了,袁玑还有些不心甘,但是他知道已经没有办法再下去寻找儿子的踪迹,夫人趴在深谷边缘往下张望,他过去抱过夫人林氏,在其他人的拉扯和扶持下离开了深谷。眼前的微光终于开始变大,四周的景象也开始变得清晰,气喘吁吁的小天已在不觉之中来到一个很大的广场上。深谷之内别有乾坤,两根巨大的柱子矗立在广场边缘。一根柱子上写着:羲皇一去三千载,八卦犹自留人间。另外一根柱子上写着:稚子顽弄深山内,神相出世永流传。这些字小天都认识,不过不太明白其中意思。发光的是一颗硕大的珠子,这个东西叫夜明珠,小天曾有幸跟随父亲在某位朝廷大员家中看到过。他好奇的打量着四周,只见一片空旷之中,却有一间小屋在正中央,巨大的广场,是一个巨大的八卦。珠子悬挂在小屋正中央,他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夜明珠,足有磨盘大小的夜明珠翟翟生辉,在那光芒的照耀下,仿佛前面长途跋涉的辛苦都一扫而空,整个人显得十分轻松。此时他心里已经没有了恐惧,有的,只是无比的惬意。“哼哼,没想到苦等数百年,来的竟然是一个小娃娃。”一个声音突兀的响起,将小天从惬意中拉回现实。。……

编辑:春风酿酒|27174次点击更新:2020-09-11

在线阅读

杨广是暴君?  不,有袁天罡在,他是一代明君。  结秦琼,收张须陀,交恶士卒,算无遗策,以河图洛书为基,扶佐杨广最高纪录大隋不世基业。  收徒弟李淳风,开称骨算命之先河,逆天而出推背图,隋朝末年乱世,下回分解一代相师如何大逆转风云!小心谨慎的扭过头一看,只见一只碧绿色的四脚蛇趴在不远处的藤条上,血红色的舌头不停的吞吐着。小天吓得手一松,忘了腰间的藤条一惊松动,一下就跌了下去。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啊的大喊,其他什么都来不及说,就跌落谷底。上面的小月月听到喊声,焦急的呼唤着:“小天,小天,你说话啊!小天!”小月月急得都快哭出来了。可是这次,再没有一个声音回答她。焦急不安的在圆形深谷旁呼喊了一阵后,她跌跌撞撞的往回奔跑。为今之计,只有去村子里找人来救小天了。掉落下去的小天并没有摔死,他原来的位置离谷底不是很远,而他正好摔在一堆不知名的干草上面。不过震荡的力量,还是让他晕了过去。不知道昏睡了多久,小天从一个黑暗中醒来回到另一个黑暗里面。使劲摇了摇昏昏沉沉的小脑袋,他开始四下摸索。火折子就在一边,可是已经没有了火星。身下除了干草之外,竟然不是泥土,而是一块块有棱有角的石头。黑暗之中,一点微弱的光芒亮起,小天不由后退了几步,不一会,他大着胆子朝有光亮的地方走去。边走边在心里暗忖,难道这里住的不是吃人的妖魔鬼怪,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脚下的石头铺垫得十分整齐,走起来没有一点起伏感,就像是在大街上走动一般。小天走了一段路程,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些发软。那道光芒看起来很近,可是不管他怎么走,那光芒依然是那般大小,好像他一直在原地一般。扶着石壁休息了片刻,他用力攥了攥拳头,继续朝那个方向走去。小月月回到村子后,忙不迭将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大人,然后一群大人浩浩荡荡的来到了深谷旁边。一群人凝神以待,像是面对什么了不得的挑战一般。试探了一会之后,一个虬髯汉子严肃地对一个眉头紧锁的中年文士道:“袁郎君,这是太昊村的禁忌之地,小天进去了,恐怕很难活着出来。”闻言,中年文士身边的妇人双腿一软,跪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妇人是小天的亲娘林氏,她此刻充满了自责。孩子喜欢到处乱跑,刚来太昊村没多久,她也没太在意,没想到一时疏忽,却让这孩子来了太昊村的禁忌之地。中年文士扶起妇人,细声安慰着,可是他的眉头,却是一直紧紧皱着。中年文士原名袁玑,刚从梁州仓司任上下来没有多久,是小天的父亲。虬髯汉子突然叫过躲在一边目含泪水的小月月仔细问了问小天下去之后的情况,小月月含着眼泪将经过道了出来。原来两个孩子为了比胆子大,就决定来深谷一探究竟,看看这里是不是真的有吃人的魔怪。虬髯汉子叹了口气,小天既然已经进了深谷,十有八九是没有生还的机会了。太昊村居住的村民祖祖辈辈都在这个地方,一直以来,除了太昊村所在的小葫芦,没几个人会来这个神秘莫测的大葫芦。人情冷暖,袁玑早就在官场看透,如若不然,他也不会从梁州跑到益州这个偏远山村来隐居。默默的扶着林氏,给了她一个坚定的眼神,袁玑毫不犹豫的抓起地上的树藤开始编织藤套。以这些人对这里的恐惧程度,能够陪他夫妻来已经非常不容易了,如果再开口请求他们下去,那就显得他自己不会做人了。他虽然是一介书生,却有几分骨气,儿子是他此生最大的希望,就算死,他也要见到尸体。一些村民直接选择了离开,虬髯汉子犹豫了一会后,和留下帮忙的几个年轻人一番商量。迈开大步走过去,抓住袁玑的手,示意对方停下,然后将他编织的藤套扔到一边,麻利的编织起新的藤套。做出这个决定十分艰难,对方的身份虽然不足以让人忌惮,但是山里人讲究个知恩图报。这袁郎君虽然来到村子的时间不长,但是待人和善,自己弟弟去参军的路费都是他给的。所以就算再害怕,他也必须走这一趟。最重要的,是跟小天一起出来的孩子,是他的女儿。袁玑有些感激的看着虬髯汉子,但是他没有让对方下去,而是用力握了握对方的手,将他手中的藤套夺了过来,套在自己身上。“我去吧!”一个年轻人分开其他人,走到袁玑身边,不顾阻拦从袁玑身上硬生生的抢过藤套。他和那虬髯汉子不同,他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而袁玑还有妇人,虬髯汉子更是有一家老小等着他养活。他的命是袁玑救的,若不是袁玑替他从村外请来郎中,他或许早就病死在床上了。留下的人大部分都是受过袁玑恩惠的,他在梁州仓司任上积累了不少钱财,而村中的人大多比较贫困,需要用钱的时候都是他慷慨解囊。青年下去之后,沿着小天攀爬过的路径,他很快就到达了小天坠落的地方,但是就在这时,那些坚韧的藤条突然齐刷刷的断裂。下方已经没有任何能够让他着力的地方,他吓得赶紧往上面爬,而在他爬升的过程中,藤条一寸寸的断裂,一寸寸的消失。当他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爬上悬壁之后,深谷所有的藤条全部消失。完全无法平复心情的青年一上去就抓住大山的臂膀:“妈呀,有鬼,快走,快走,藤条,藤条徒然全部断了。”说完,连滚带爬的离开的深谷边缘,朝远处狂奔而去。看到这奇怪场景的几人都吓到了,袁玑还有些不心甘,但是他知道已经没有办法再下去寻找儿子的踪迹,夫人趴在深谷边缘往下张望,他过去抱过夫人林氏,在其他人的拉扯和扶持下离开了深谷。眼前的微光终于开始变大,四周的景象也开始变得清晰,气喘吁吁的小天已在不觉之中来到一个很大的广场上。深谷之内别有乾坤,两根巨大的柱子矗立在广场边缘。一根柱子上写着:羲皇一去三千载,八卦犹自留人间。另外一根柱子上写着:稚子顽弄深山内,神相出世永流传。这些字小天都认识,不过不太明白其中意思。发光的是一颗硕大的珠子,这个东西叫夜明珠,小天曾有幸跟随父亲在某位朝廷大员家中看到过。他好奇的打量着四周,只见一片空旷之中,却有一间小屋在正中央,巨大的广场,是一个巨大的八卦。珠子悬挂在小屋正中央,他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夜明珠,足有磨盘大小的夜明珠翟翟生辉,在那光芒的照耀下,仿佛前面长途跋涉的辛苦都一扫而空,整个人显得十分轻松。此时他心里已经没有了恐惧,有的,只是无比的惬意。“哼哼,没想到苦等数百年,来的竟然是一个小娃娃。”一个声音突兀的响起,将小天从惬意中拉回现实。。……

免费阅读

世界上很多事情是不能用科学来解释的...

  他悄悄走到小天身后,细心观察着这个孩子的表情动作,见对方看得十分仔细,他不由暗暗点头。感觉到有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小天猛然回头,正好看到一脸脓包的怪老头在身后,他本能的后退着。

  稚嫩的嗓音偏偏喊出一番老气横秋的话语,引来那声音的主人一阵大笑。小天目不转睛的盯着小屋,冥冥之中有种感觉,那声音就是从小屋里发出的。

  他脸上五官像是胡乱拼凑的一般,长满了留着浓汁的大包,身上还散发出若有若无的恶臭。小天现在开始怀疑,这个人真有可能是吃人肉的魔怪。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小天只能老老实实的回答:“袁天。”

  也没见老头动手,屋子的门被嘎吱一声关上,老头将小天放在地上,对着屋里供奉的一尊石雕拜了拜后喃喃自语:“太昊真人在上,后辈弟子水镜叩首。”

  整个人悬在空中,小天吓得哇哇大叫,眼泪不争气的掉落下来,滴在白色的石板上,马上就被吸收掉。

  没有悟性,就算再喜欢再研究再努力,也是徒劳。他推开房门走进去,将一筐水果放在小天面前。小天放下书,神色复杂的看着他,张了张口似乎想要说话,最终却一个字都没有说出口。

  在灵柩篇挣扎了半天,愣是一个字都没看进去。

  不过好像他看到的都是不久之后的事情,因为母亲的垂泪,因为父亲的唉声叹气,因为小月月的自责。

  怪老头用温和的口气问:“小家伙,愿不愿意拜我为师?”

  虽然有心收徒,但也要试探这个孩子适不适合学这些东西。如果小天不拿这些书籍,他马上会换成其他书籍,历代传承,有人学毒术,有人学谋略,只有老头一人将所有的东西学了个遍。

  五颜六色的头发胡乱的披散在肩上,身上的麻衣已经破烂得不成形。等他走近之后,小天看到他的脸却再次吓得跌倒在地。

  被吓坏了却依然机灵的小天趁着老头跪拜上香的空隙,四下打量周围的环境。

  他瘫坐在地上,一动都不敢动,生怕稍微弄出点动静,这个怪老头就会把他一口吞掉。

  老头上完香,见小天正四下打量,心中暗忖:看来祖师爷真的显灵了,来的虽然是个孩童,可是却有沉稳的性子,而且看他临危不乱的表情,很明显这是个胆子极大的孩子。要真是能够让毕生所学传承下去,也算是完成了师父的遗愿了。

  床榻上假寐的老头满足的伸了个懒腰,通过观察,他对小天还是很满意的,这孩子不仅悟性好,而且性子沉稳,能够沉得住气。他恢复蹒跚的步履,走过去夺走小天手中的书籍:“小子,还不知道你名字呢!”

  硕大的夜明珠惨白的光线照射在他身上,一群群五颜六色的毒虫凌空飞舞。小屋笼罩在彩色的光芒之中。

  看了一会之后,老头飘下屋顶,一招手,一个箩筐从远处被吸附到手中,几个纵跃,消失在广场之中。站在谷底小天跌落的草堆上,老头往下一蹲,整个人便飞上了绝壁,就如壁虎一般,四肢吸附在绝壁上飞快向上攀爬。

  水果酸酸甜甜的,味道很好,一口下去入口即化,一股暖流传遍全身。老头吃完之后拿破麻衣擦了擦嘴,往床榻走去,小天忍不住问道:“你到底是谁?”

  出了深谷,老头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拍着肩头的绿色四脚蛇赞道:“小绿,干得不错。”四脚蛇满意的舔弄着老头脸上的脓包,那黄色的汁水就像是美味一般,让这四脚蛇十分满足。 下一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历史军事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