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小说 → 国公夫人绯闻录小说

国公夫人绯闻录

阅读王

已完成免费

《国公夫人绯闻录》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讲述庆华,燕回,却是,国公,余墨,余逐流,剑一,燕政之间的故事。国公夫人绯闻录约55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编辑:书信起笔|27352次点击更新:2020-08-14

在线阅读

《国公夫人绯闻录》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讲述庆华,燕回,却是,国公,余墨,余逐流,剑一,燕政之间的故事。国公夫人绯闻录约55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免费阅读

女主和男主隔了这么久还能破镜重圆,真爱了

余墨余逐流小说名字叫做《国公夫人绯闻录》,这里提供余墨余逐流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国公夫人绯闻录小说精选: 剑一停下马车。“回少爷,清心小筑到了。”剑一话音未落,就见那车帘被人从里面掀开,一个身形瘦小的小厮从马车里矮身钻了出来。他踩着踏櫈下了马车,躬身垂首站在一侧,然后对着车内的余墨伸出了自己的手掌。“还请少爷下车。”一旁的剑一愣了愣,这比见到夫人打扮成小厮还要让他来的吃惊,怎么夫人比自己还像个侍从?修长苍白的指间,虚扶在那伸来的手掌上,然后缓步下了身后的马车。“咳咳,”余墨捂唇轻咳几下,正好借此收回搭在燕九掌心上的手指。余…

剑一停下马车。

“回少爷,清心小筑到了。”

剑一话音未落,就见那车帘被人从里面掀开,一个身形瘦小的小厮从马车里矮身钻了出来。

他踩着踏櫈下了马车,躬身垂首站在一侧,然后对着车内的余墨伸出了自己的手掌。

“还请少爷下车。”

一旁的剑一愣了愣,这比见到夫人打扮成小厮还要让他来的吃惊,怎么夫人比自己还像个侍从?

修长苍白的指间,虚扶在那伸来的手掌上,然后缓步下了身后的马车。

“咳咳,”余墨捂唇轻咳几下,正好借此收回搭在燕九掌心上的手指。

余墨刚一露面,就被守在清心小筑外的侍从看了个正着。

“奴才寻欢见过大少爷。”

上前行礼的侍从乃是余逐流的贴身小厮。

“三少爷在里面?”

“回大少爷的话,三爷昨夜饮了一坛西域葡萄酒,这时正在里面睡着,可要小的现在去唤?”

“不用,”余墨摆摆手,举步向着清心小筑走去。

“寻欢管事。”旁边的小厮轻声唤到,“三爷昨夜闹了一晚,里面正乱着哪,大爷进去会不会有些不妥当?”

寻欢白了身侧的小厮一眼,“做好你的本分,大爷是个男人,又有什么看不得的。”

寻欢说着却是一声轻笑,“说不得大爷还要谢我哪,就他那身子骨,恐怕也就只能看看喽。”

身旁的小厮默默的低下了头,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在背后妄议主子,这可是要被拔**的。

清心小筑顾名思义,就是余逐流建在郊外的居所,只是这房子建在湖上,周围又遍植翠竹莲藕,所以看上去很是凉爽清幽。

当初荔枝提起清心小筑时,虽然有些含糊其词,却把清心小筑种种不堪,以及余逐流往日行径说了个大概。

原来,这清心小筑说着好听,实则却是余逐流用来蓄养家妓之所,据荔枝所说,这清心小筑中共有家妓十余名,俱是京都有名的伶人。

在夏商朝,妓子伶人不仅合法,而且地位颇高,达官贵人更是常常蓄养家妓,以展示自己的地位与权势。

而普通人家,不仅可以上门***有头脸的富贵人家,也可以提着真金白银前去请伶人过府。

燕回跨过脚下的绣鞋罗袜,又迈过散发着脂粉浓香的薄纱肚兜。

这古代的人就是会享受,喝着小酒看着身着轻纱的伶人跳舞,那也是别有一番情趣啊。

不过,这三少爷,好像与自己差不多大啊,十五六岁的年纪就这样玩闹,这肾受得了?

燕回这副饶有兴致的模样,却是看余墨的眉头一凝。

就连一旁的剑一也是看出不妥来,燕回是闺中小姐,装扮成小厮出门已是出格之极,又何况来到这种蓄妓之所。

想到这里,剑一心中暗骂寻欢这个刁奴,若只是喝了酒,又怎么会满地衣裳,天知道,三爷昨夜又发了什么疯。

剑一想着看看身边的二位主子,只大少爷一人还好,可这身边还跟着夫人哪,这可就……

余墨正想开口让燕回等在外面,就见那掩着的房门在他面前“吱嘎”一声被人推开。

一个裹着薄纱的丰满女子打着哈欠从房门里走了出来,她鬓发散乱,如玉的脖颈上还留着几枚吻痕,看见门外的三人,她也是一愣。

“这大白天的怎么就过来了?”那女子说着也不避嫌,就那么依着门边打量起三人来。

燕回和剑一自不用说,一看就是下人装扮,那这三人中就只剩下余墨一人。

“你这模样倒是生的不错,不过这身子骨看着差的很,奴家这些日子都在陪着将军府的三少爷,你若实在想要奴家过府,可得出份大价钱。”

显然,这女子把三人当做前来“***之人。

“放肆!”剑一长剑一挥剑锋直至那女子眉心,“你可知在和谁说话!”

“吆吆吆,”那女子拍着自己的胸口,一双白兔魏颤颤的晃着,“当我没见过世面哪,甭管你再强硬,只要上了我春三娘的床,保你都得化成一摊水。”

春三娘眯着一双媚眼,就欲对着余墨倚过去。

眼见的这春三娘说的越来越不堪入耳,余墨眉头暗下一皱,剑一见势收起长剑,直接给了那春三娘一脚。

春三娘捂着肚子倒了下去,躺在地上“哎呦”

“哎呦”的只叫唤,她倒是没想到,这行人竟然给她来真的,不过她也不是没有靠山!

“你们给我等着!”

春三娘捂着肚子跑进了房里,她倒要看看自己的女人被人打了,这样没面子的事,他将军府的三少爷,要不要给她做主!

“那个敢打老子的女人!老子扒了他一身皮!”

听这声音燕回还以为这三少爷会是个一身匪气的汉子,这种认知在见到这三少爷的真容前,破灭了。

余逐流怒气冲冲的推开门,却见门外站着的是自家大哥。

“大哥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了。”

这余逐流长的极高,虽然是与燕回差不多的年纪,却是比燕回高了两个头,他又生的极胖,从燕回的角度看去,只能看见从衣衫里露出的一截肚皮。

别说,还挺白的。

燕回顺着那肚皮一路往上。

可是任她看了半天,也没看清这三公子的模样。

原因无他,因为余逐流的脸上糊了一张浓墨重彩的花旦脸。

燕回看看余逐流的脸,又看看他身上的粉色戏服,燕回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点什么。

身处娱乐圈中,更是常与那些捏着兰花指,身段比女性还柔媚的男性造型师接触,只是,她却是没见过,身高八尺的汉子,把自己化成一个小花旦?

这爱好,也是够奇葩。

显然余逐流也知道自己这模样不妥当,他一边系着自己的衣带,一边对着一旁的剑一埋怨,“怎么来也不提前说一声,我这副模样实在是……”

“余远道死了。”余墨看着余逐流这样说到。

“啥?”余逐流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父亲身死,你在守孝期间寻欢作乐,这里的事给你半日时间你自己收拾好,明日大殓,我要看到你模样整齐的出现在灵堂上。”

余墨说着转身离去了。

燕回知道这时也不是自己“母子相认”的时候,她没有犹豫,直接抬步跟上了余墨。

回去的路上,燕回想着的都是那清心小筑里的人,不论是春三娘还是那个叫做寻欢的小厮,恐怕都难逃一劫。

要知道古时最重孝道,尤其是守孝其间,除了禁食荤腥,不着鲜色外,而且不能沾染女色,否则要是被有心人捅到了皇上那里,一顶不孝的帽子扣下来,被撸掉爵位都是轻的。

而现在看似风光的国公府,更是经不起任何一根稻草的摧残……

燕回小说名字叫做《国公夫人绯闻录》,这里提供燕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国公夫人绯闻录小说精选: 燕回醒来时只觉得眼睛和嗓子疼得厉害,她伸手摸摸自己的眼皮,却发现眼涨如桃,显然是肿了。她在心里暗暗嘲笑自己,这就是发烧,还硬撑着在水中拍戏三小时的后遗症。没错,燕回是个演员。说来“燕回”这名字,在演艺圈里也算的上是个响当当的人物,不说别的,这报纸上的娱乐板块里,她燕回更是时时占领头条。可惜她燕回不是什么天后也不是什么影后,说来惭愧,她虽然是个演员,但是人们听到她的名字,想起来的必定不是她的演技。说来也是奇怪,燕回此人…

燕回醒来时只觉得眼睛和嗓子疼得厉害,她伸手摸摸自己的眼皮,却发现眼涨如桃,显然是肿了。

她在心里暗暗嘲笑自己,这就是发烧,还硬撑着在水中拍戏三小时的后遗症。

没错,燕回是个演员。

说来“燕回”这名字,在演艺圈里也算的上是个响当当的人物,不说别的,这报纸上的娱乐板块里,她燕回更是时时占领头条。

可惜她燕回不是什么天后也不是什么影后,说来惭愧,她虽然是个演员,但是人们听到她的名字,想起来的必定不是她的演技。

说来也是奇怪,燕回此人似乎天生就带着招惹麻烦的体质,尤其是跟那些当红炸子鸡,小鲜肉,甚至是国民偶像,燕回每每碰上他们,总能扯出一些不一样的事来。

通常我们称呼这些东西为“绯闻”!“炒作”!

可燕回遇上这些东西的次数也忒多了些。

身为一个根红苗正的现代人,燕回鲜少上网,只因为每天在脸书上被骂的最惨的那个,定然是她。

想到这里,燕回叹了一口气,有道是福不双至,祸不单行。

这次的她,更是倒霉到了极点。

不过是瞧着与自己一同拍戏的小鲜肉,老是看着自己偷偷脸红,一时没忍住自己的恶趣味,逗了他几句。

谁成想那小鲜肉是有后台的。

这一下可是狠狠撩了一把虎须,尤其自己还“名声在外”。

那后台一个不高兴,自己就一连三个小时,吊着威亚在湖水里拍摄打斗的武侠剧,这就是个铁人也熬不住,这不,一不小心就昏过去了。

燕回躺在那里还在暗中庆幸,不管怎么说,总算是能躺着休息一会了。

燕回正想着,忽然听到一阵啜泣声在门外传来,听那声音,像是自己家的小助理。

有道是恨屋及屋,在脸书上被骂的第二惨的就是自己这小助理了,那难听话,简直就是难听出了水准,骂人不带脏字不说,还听的让人磨牙霍霍。

燕回躺在那里暗自琢磨,难道是脸书上的“黑粉”又升级了?

怎么这眼泪都掉下来了?

看来,得给自己这小助理涨点工资,精神上受到了自己的波及,那就物质上多给一些补偿。

不如干脆给她放个假,让她出去好好散散心?

燕回正想着,就听见那门外的啜泣声停了下来。

荔枝擦擦眼泪,这才推开那扇房门。

小姐正闭着眼睛躺在床上,看那样子显然还未醒,她将手中的药碗放在床边的小几上,这才伸手去搀扶躺着的燕回。

躺在床上的小姐瘦瘦小小,不到十五的年纪就这样守了寡,这以后可怎么办?

早知如此,还不如不来京都,那怕在东陵由老太爷做主许给一个不入品的小官,也好过如今这样。

想到这里,荔枝又忍不住掉起泪来,她将燕回靠在肩头,一手搂住燕回,另一只手去拿药碗。

扑面而来的中药味,让燕回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虽然中药治疗效果是要好一些,可是耐不住它苦啊,尤其是自己这闷不吭声的小助理,还一小口一小口的喂自己,不知道喝中药要一饮而尽的嘛!

“你放着就好,等一会凉了,我自己喝。”

燕回突然开口显然吓到了荔枝。

“小姐,您醒了?”荔枝抹去腮上的眼泪,笑着在燕回身后塞了一个软枕。

燕回:!!!

“小姐?”

这是什么鬼称号?

难道是导演给了自家小助理一个小角色?可是她明明拍的的武侠电影,张口闭口就“少侠女侠”的,这“小姐”一听就串场了好吗。

“荔枝,”燕回对着自己小助理喊到,“你这是在对台词吗?”

“小姐,“台词”是什么?是您近日里填的新词?”

不知怎的,燕回的心里有一点慌。

“荔枝啊,你老板我背背台词还行,这诗词除了《唐诗三百首》别的我还真没碰过。”

荔枝坐在燕回身边,重新端起了那只药碗,“小姐说的那里话,您是东陵有名的才女,别说是一阙诗词,您日赋百首的时候也是有的。”

燕回听得这话,心中咯噔一跳。

她抱着荔枝递过来的药碗,直接一饮而尽。

这豪气,看的荔枝一惊。

“小姐,您平日里最怕吃药的,怎么今日……”

燕回挥手打断了荔枝的言语,“闲话少说,给我把镜子拿来!”

“是,奴婢这就取来。”

荔枝打开窗户让房间里亮了一些,这才托着菱花镜跪倒在燕回床前。

“小姐,镜子取来了。”

燕回顾不得穿鞋,就那么赤着脚从床上走了下来。

有一件事她急等着证实,不过,她只希望这一切都是假的。

菱花镜子雕花细致,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可站在镜子前的燕回,却是如坠冰窖!手指紧紧的攥着自己的衣角,努力克制着自己快要暴走的情绪。

燕回看向跪在地上的荔枝,明明是一模一样的面容,可现在看来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

“我刚才唤你荔枝,你为什么答应?”

荔枝笑笑,似是想起了从前。

“小姐您忘了,奴婢被夫人带去见您的那一天,您正在写着《荔枝赋》,所以夫人让您赐名时,您就给了奴婢“荔枝”二字。”

原来是这样,燕回垂下头去,看向自己赤着的脚,当初还是因为自己那个小助理嗜爱荔枝,而且面皮薄,极易脸红害羞,自己这才给她起了一个“荔枝”的昵称。

没想到两人不仅模样差不多,就连这名字的来由也是相似。

燕回没有说话,跪在地上的荔枝悄悄抬头看了燕回一眼,小姐好奇怪,今日醒来的第一件事不是提笔写诗,竟然是照镜子。

唉~

荔枝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看来将军身故的消息,对于小姐的打击实在是太大。

“小姐,地上凉,您又还病着,还是等奴婢给您穿上鞋再来给您托镜梳妆。”

“不用了,你下去吧……”

“小姐,真的不用吗?今日……”

“下去吧,记得把门带上。”

荔枝无法,只能放下菱花镜退了下去。

待房门一被合上燕回就飞扑到那梳妆台前,拉开那梳妆台上的匣子,一只只精细的珠钗玉簪、手镯耳环将匣子塞得满满当当。

燕回拿起一只玉镯放到眼前仔细观看,她眼睛虽然肿的只剩下一条缝,可是那沉甸的手感,冰凉的触觉,甚至是那透彻的白玉,无一不证明这镯子是真的。

“竟然是真的。”

燕回坐在那梳妆台前,菱花镜里清晰的倒影出了一张陌生的脸。

弯弯细细远山眉,秀秀挺挺琼玉鼻,颊似白玉,唇珠带粉,这简直就是“绿茶婊”标配,电视剧里永远的女二。

那有自己自带“攻气”(狐狸精)的容貌来的顺眼。

脸可以用化妆掩饰,道具逼真也可以算作导演要求,可是这身材,却是无论如何也做不了假的。

燕回拉开自己的衣领,看向自己平坦的**,这连荷包蛋都算不上的起伏弧度,是要闹那样!

燕回重新瘫回床上。

所以,我这是穿了?

燕回对于穿越并不陌生,想当年她就是因为拍了穿越题材的电影,才在影视圈中崭露头角。

燕回记得清楚,当时所有的早中晚报上,都刊登着她燕回的剧照,只是标题有些碍眼。

《某导演高调离婚,只因钟情剧中女演员?》

下一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