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山村女教尸小说

山村女教尸

梧桐阅读

已完成免费

《山村女教尸》写的一本小说,主要讲述罗珍,季陆,老校长,虎牙,慎虚之间的故事。山村女教尸约104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编辑:山川湖海|7130次点击更新:2020-08-13

在线阅读

《山村女教尸》写的一本小说,主要讲述罗珍,季陆,老校长,虎牙,慎虚之间的故事。山村女教尸约104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免费阅读

男主第一眼入了心,动了情,强取豪夺女主,是因为一见钟情吧

季陆小说名字叫做《山村女教尸》,这里提供季陆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山村女教尸小说精选:季陆把纱布扯开,一圈一圈缠在我的手掌。“再过一会,后半夜的时候我送你出去。”他把纱布打了个死结说道。我看向棺材后面,有一条直径不到一米的甬道,现在还哗啦哗啦的往外流着土。估计季陆就是从这里把棺材钩下来的,具体怎么操作,我一时半会也琢磨不明白。“那你呢?”季陆把药箱送回去,重新坐下刻着自己手里的那截木头“我拿了东西再走。”季陆不跟我说话,我干站着也有些尴尬,只能在洞穴里闲逛。“你是怎么找到这么大一个天然洞穴的啊?”我随便拿…

季陆把纱布扯开,一圈一圈缠在我的手掌。

“再过一会,后半夜的时候我送你出去。”他把纱布打了个死结说道。

我看向棺材后面,有一条直径不到一米的甬道,现在还哗啦哗啦的往外流着土。估计季陆就是从这里把棺材钩下来的,具体怎么操作,我一时半会也琢磨不明白。

“那你呢?”

季陆把药箱送回去,重新坐下刻着自己手里的那截木头“我拿了东西再走。”

季陆不跟我说话,我干站着也有些尴尬,只能在洞穴里闲逛。

“你是怎么找到这么大一个天然洞穴的啊?”我随便拿起一本书,是我看不懂名字的古籍,翻开看看,里面的文字也晦涩拗口“这书都是你的吗?”

季陆好像没听见一样,看都不看我。我自觉没趣,把手里的书重新放回书架。

书架最边上的一个格子里放着一个小小的盆栽,里面的土故意堆了参差不齐的样子。一堆月牙形的草叶中间,开了一朵颜色鲜艳的花。赤红色的花瓣,青黑的花蕊。

我好奇的摸了一下,那株花突然从根部开始溃烂,一直烂到**。

我紧张的回头,正好撞见季陆看向这边的目光“我,我不是故意的。”

季陆的眼神瞬间变得很复杂,从一开始的震惊到后来的难以置信。手里一直摆弄的那截木头骨碌骨碌的滚到我脚边,季陆丢下手里的刻刀直勾勾的朝这株花走来。

那株本来色彩鲜艳的盆栽,此刻像一滩烂泥,软软的瘫在花盆里。

我刚要开口解释,季陆突然一把抓过我的手腕,把我整个人摁在书柜前。我后背磕的生疼,连带着后面整排书柜都在晃。

“你到底是谁?”他把声音压得很低,却有一种嘶吼的力量。

“你在说什么啊。”我惊恐的盯着他的脸。

季陆向来不喜欢和我有肢体接触,这次握着我手腕的力量大到快要把我捏碎。我锁骨位置的那阵灼热再一次传来,而且迅速蔓延到我的四肢百骸。

“你弄疼我了。”我尝试着把手腕从季陆的手里抽出,却被他扣得更死。

季陆的眼神从我的鼻尖一直划到颈窝,最后死死的盯住我的锁骨位置。我感觉到他眼神不善,下意识的往后躲“你怎么了季陆?”

他突然拉过我的衣领,狠狠的往下扯了一把。我肩膀处一大片的肌肤露在外面,风一吹直打哆嗦。

“你疯啦!”我拼命挣扎,而季陆也在看清我肩膀的同时,愣愣的松开了钳制我的手。

“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我赶紧拉上自己的衣服,低头的瞬间却发现那七颗朱砂痣不见了。

季陆转身,失魂落魄的走回去。我赶紧跑到屋子的另一头,离他远远地。季陆没有继续雕那截木头,而是坐在那截木桩上死死的盯着那盆被我碰烂的花。

“对不起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花一碰就……。”虽然我不知道他怎么了,但看起来那花对他来说好像很重要的样子。

季陆把眼神转向别处“是我留它太久了,跟你没关系。”

“你刚刚,怎么了?”

“可能是疯了。”

季陆说完,捡起地上的那个初具雏形的雕刻,继续认真的打磨。刀尖划过水面,一切就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我站的远远的打量这个寡言的男人,心上仿佛蒙了一层网。他突然失态或者突然沉默的背后,到底有哪些说也说不完的话。我纳闷肩膀上忽然消失的七颗红痣,拉开衣领瞄了一眼,惊奇的发现它们又重新整齐的排列好在我的锁骨处!

想到季陆刚才的样子,我明白了个大概,他在找那七颗朱砂痣。但是那七颗痣在和季陆目光交汇的时候就会突然消失不见,这意味着什么?

季陆突变的眼神,狠厉的语气,都能看出他对拥有那七颗痣的人绝对不是友善的态度。如果我想平安离开这里,就绝对不能告诉他这件事。

“季老师,我饿啦!”我正想着,一声稚嫩的童声从山洞深处传来,里面蹦蹦跳跳的跑出来一个小女孩。

竟然是春苗?那个死在老白楼的孩子?

那孩子跑到季陆跟前,转身也发现了目瞪口呆的我。

“小谷老师!”她糯糯的喊。

我瞬间忘了刚才的事两步跑到春苗面前,掐了掐她的脸,又掐了掐自己的脸,确定不是幻觉之后一把把孩子抱在怀里“你没死啊!”

春苗嘻嘻的笑,一手抓着我的头发一手搂着我的脖子“没有啊,季陆老师给我吃了一个糖,我就睡着了,醒过来就在这了,小谷老师我不是故意不去上课的。”

我把春苗拉到面前,左右看看确定不缺胳膊不瘸腿。然后惊喜的看着季陆“这是你搞的鬼?”

季陆斜楞着看了我一眼,好像在谴责我的用词不当。我赶紧改口“是你干的好事?”说完还是觉得有些怪怪的。

季陆不知道从哪拿出一个面包扔给春苗,春苗接过来高高兴兴的跑去吃了。我坐在季陆旁边的木头上,往前蹭了蹭,全然忘了他刚才禽兽的样子。

“你怎么蒙过老校长他们的?”

季陆头也没抬“跟今天一样。”

“你到底是什么人啊你。”我环视了一周“盗墓贼?”

旁边不知道哪突然传来咚的一声,好像一个巨大的水底落进了深井里。季陆放下手里的东西站起来“差不多了,我送你出去。”

我抬手看了一眼表,果真后半夜了。

抬脚刚要走,眼前突然一片漆黑,我赶紧扶住了旁边的书柜。好像是蹲的时间久了,刚站起来感觉有些供血不足。我晃了晃脑袋,等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季陆不见了。

整个山洞空空的,好像笼罩着一股红色烟瘴。季陆!我喊了两声,声音不停的撞击着两边的岩壁,最后回到我的耳朵。

突然!我脚踝处被一双冰凉的手握住,顺着低下头,正对上一张惨白的脸。她额头上有一条手指那么长的伤痕,血已经凝住结在上面。下身赤裸没穿衣服,我一眼就看出这是那天死在厕所的女童。

我一下跌坐在地上,疯狂的想把脚拔出来,却发现怎么都拉扯不过她。她一只手还觉得不够,最后把两只手都伸了上来。我被她死死卡主,怎么都动弹不得。

“还我阴魂……还我阴魂……”她没张嘴,嘶哑的声音在喉咙里咕噜。

声音慢慢交叠,我抬头望去,越来越多的孩子向我爬过来,地上拖出一道道血痕。一共七个,我仔细辨认,都是几天前死在老校长手里的女童。

我疯狂的向后退去,直到后背顶住了山洞的石壁。那些面目狰狞的女童从地上跃起,瞬间化作一团红烟钻进我的肩膀位置。

左肩那里像是被人开枪打了几个窟窿,钻心的疼。

我猛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石床上。春芽趴在我床边瞪着大眼睛看我,时不时的捅捅我的胳膊。看我睁眼睛,连蹦带跳的出去叫季陆。

我猛地从床上坐起,两下卷起裤脚。只见我的右脚的脚踝处赫然印着一个血红的手印,无论是位置还是大小,都和我刚才梦中所见一模一样。

季陆跟在春芽后面进来,我赶紧把我裤脚放下来,遮住脚踝上的红印。

他靠在旁边的石壁上抬着头问我“休息够了赶紧走,天快亮了。”

“你拿到了东西之后是不是也会离开这。”我问。

“嗯。”

“那死了的孩子怎么办,活着的孩子,又该怎么办。”

季陆好像有些不耐烦“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留下来。”

季陆虎牙小说名字叫做《山村女教尸》,这里提供季陆虎牙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山村女教尸小说精选:老校长推门进来的时候,我正蹲在学生的床前,帮他换头上的冰毛巾。看见他阴沉着脸,我佯装惊讶。“校长?你怎么来了?”老校长盯着我手里的毛巾问道“周三查寝,奚老师怎么也在这?”“哦,有学生和我说虎牙发烧了,我去买了两盒药给他拿来。”我把床边的药盒拿起来晃了两下,老校长看见之后表情松下来不少。好在我当时走的时候带上了肠炎宁,要不然还混不过去。我把虎牙脑袋上的毛巾拿下来,在水里洗了洗,余光注意到门后好像站着我下山时碰见的那个女人…

老校长推门进来的时候,我正蹲在学生的床前,帮他换头上的冰毛巾。

看见他阴沉着脸,我佯装惊讶。

“校长?你怎么来了?”

老校长盯着我手里的毛巾问道“周三查寝,奚老师怎么也在这?”

“哦,有学生和我说虎牙发烧了,我去买了两盒药给他拿来。”我把床边的药盒拿起来晃了两下,老校长看见之后表情松下来不少。好在我当时走的时候带上了肠炎宁,要不然还混不过去。

我把虎牙脑袋上的毛巾拿下来,在水里洗了洗,余光注意到门后好像站着我下山时碰见的那个女人。原来不光是老校长和季陆,这个村子所有人,都在注意着我的行踪……

我浸在冰水里的手又凉了许多。

“没什么事的话,奚老师就和我一起回去吧。”。老校长说。

我把手上的水往裤子上擦了擦,回身给虎牙使了个眼色。

虎牙点点头,我又看了一眼各自在床上坐着的孩子们,偷偷比了个大拇指。

等我出去的时候那女人已经不见了,走廊里只剩老校长。他阴沉着脸,半晌后开口“以后奚老师没什么事就不要往宿舍这边来了。”

想到他和季陆说话时那副低眉顺眼的嘴脸,再看看他现在的样子,还真是会择人而处。“其实换了平常我也没来过,今天虎牙不是发烧了吗,小孩子发烧最容易烧坏脑子。”我尽量让我的语气听起来平常。

我们两个刚走到教室附近位置的时候,正好撞见季陆从大门口走进来。我明知故问,主动开口“这么晚,季老师去哪了?”

季陆和老校长递了个眼色,都被我看在眼里“去镇上买东西,校长说要查寝先回来了。”季陆轻描淡写的回答。

我们三个人各怀鬼胎,在这表面平静的夜里暗自汹涌。这场戏,也不知道是谁演给谁的。

老校长拉了拉肩上披着的衣服“天黑夜凉,都早些休息。”说完慢悠悠的回了自己的屋子。

操场上只剩心跳未稳的我,和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的季陆。我们俩没人说话,一同朝宿舍方向走去。季陆并没有想和我解释什么的意思,拉开房门就要走进去。

我一把摁住他的手,横在他和房门面前。他好像触了电一样把手抽走,像是我占了他多大的便宜。

“你之前说的那些话,是真的吗?”

“嗯。”

“我凭什么相信你?”我第一次直视季陆的眼睛,那么淡漠如水的眼神,我还是第一次见。

“你也可以选择不要信。”他轻描淡写的把眼神投向别处,避开我质问的目光。

“可是我想信……”我低着头,声音喃喃。像是说给他听,又像是说给自己。

就像是干旱了太久的荒漠恰逢毛毛细雨,就像是漂泊了许久的扁舟看见了微弱光亮。在暗夜中行走了许久的我听见了季陆的那句话,阴霾的天空像被撕开了口子,照进阳光。

从他在老白楼里给我报信,一直到今天帮我瞒过老校长,季陆的行为让我定义不出他到底站在哪个阵营。

也许在某些地方上,他和老校长的利益发生冲突,所以他选择暗中帮助我,不让老校长的计划得逞。但这不代表他就是友军,这道理就像敌人的敌人不一定是朋友一样。

可不管是什么原因,季陆救过我两次是肯定的。如果我想活着,我就必须找到让自己能活下来的方法。

我像一个赌徒,把自己桌上所剩不多的筹码都压在季陆面前。

“夜路走的多了,眼睛累,心也累。如果你能帮我照个亮,我愿意相信你。”

“好。”季陆应完,拉开房门就要走进去。

我冲着他背后问道“老白楼的那个孩子……”

“不是我。”房门在我面前关上,把我和他的背影隔开。那三个字,打消了我最后的一丝顾虑。

远山始终笼罩着一层青灰色的雾,就算在晚上也不曾散开。凉风穿透衣服,我不自觉的裹紧。家家户户此时都熄了灯,隐在黑暗里。

也许今天晚上,我也能做个好梦……

那天晚上之后,我能感觉出老校长对我的监视更甚。洗个衣服出去倒水的功夫都能撞见好几个路过的村民,大家都似有意无意的朝我看来。

原来我不是被一个人监视,而是被这整个村子监视着。

眼看着距离七天之约还有三天,虽然我和季陆达成了共识,但我仍然对三天之后会发生的事一无所知。他只说会保证我的安全,却不让我知道更多的事。

下了课之后我趴在讲台上愣神,虎牙挤眉弄眼的凑到我旁边“老师,昨天晚上的游戏我表现怎么样?”

我忽然想起来自己答应过的奖品,从包里掏出一支笔“第一名,虎牙表现的最好了。”

虎牙拿过笔满眼喜欢的盯着看“那下次我们再玩。”

“好啊,但是别忘了老师说过什么。”

“不能告诉校长,我知道。”虎牙说完,好像突然想起来点什么事,神神秘秘的趴在我耳边说想请几天假。

我问原因,他竟然挤眉弄眼的说自己要回家娶媳妇。我臊了臊他的脸蛋,说他小小年纪不知羞。虎牙没辩解,只是一脸纳闷的问我娶媳妇有啥可羞的。

我被他一本正经的样子逗笑,打趣的说道“不羞不羞,就是虎牙现在想娶媳妇,好像有些着急了吧。”

虎牙摆摆手“不急不急,我爹说了,取了亲虎牙才能长得壮实。”虎牙往窗外一指,一个面色阴沉的男人就站在窗外,没记错的话应该是虎牙的爸爸。

合着这孩子没和我开玩笑,还真是要请假。

我让虎牙爸在外面稍等我一会,我去跟校长说一声。刚走到校长室门口,余光就瞟到不该看的东西。

我手忙脚乱,赶紧躲到门后。

昏暗的屋子,两个赤条条的人纠缠翻滚在一起。一个细皮**的女人仰躺在那张不大的小床上,头发散乱,目光呆滞。她身上骑着一个同样面无表情的男人,皮肤黝黑,足有五六十岁,不是我们那个老校长还能是谁。

诡异的是,两个人同样的面无表情,屋子里安静的有些异常。

“奚老师找我?”我一回头,猛地撞上捧着茶缸的老校长。

他不是在屋子里吗?

我赶紧又回头看了一眼,那张破旧的木板床上空无一物,哪有什么人。我眨了眨眼睛,心想着可能是自己最近过于焦虑,出现幻觉了。

“有什么事?”老校长见我不回答,又问了一遍。

我赶紧回过神“哦,虎牙说要请假,他爸爸来接了。”

“进屋签一下表。”老校长都没问什么理由,直接就给了假。

我跟在老校长身后进去,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总觉得这屋子里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淫靡味道,直往鼻子里钻。

老校长把出勤表递过来,我弯腰填请假理由的时候不经意的提起“虎牙说要回家娶媳妇,把我逗坏了。”

老校长看我填完了之后把出勤表合上,收在抽屉里“小孩子说话,不必当真。”

“也是。”我笑笑。

离开之后带上门,我长出了一口气。明知道这人想杀了我,却还不得不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也是一件极其考验心理素质的事。

送走了虎牙和他爸爸,已经到了中午午休的时间。我转身打算进教室收拾课本的时候,却无意中看到了意外的一幕。

季陆正专心致志的蹲在地上,帮班里的一个孩子绑鞋带。那双骨节分明的手,眼光下更显修长。两个人不知道在小声耳语着什么,一同傻傻的笑。

季陆的眼神里没了之前的淡漠,满满的都是暖意。原来这个说起话冷冰冰的人,还有这样一面。我不知不觉的看失了神,等再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两个人已经不见了。我拍了拍自己的花痴脸,转身走回教室。

随便归拢一下讲台上的书,抱起刚要走的时候,从中掉出来一张红色的请柬。我捡起来一看,还是张新婚请柬。

我初来乍到,村子里的人对我态度又不友善,有谁会给我请柬?

下一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 &子。

    “对不起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花一碰就……。”虽然我不知道他怎么了,但看起来那花对他来说好像很重要的样子。

    2020-09-11 12:35:52详情点赞(0)回复(0)
  • 边的木&的样子

    季陆不知道从哪拿出一个面包扔给春苗,春苗接过来高高兴兴的跑去吃了。我坐在季陆旁边的木头上,往前蹭了蹭,全然忘了他刚才禽兽的样子。

    2020-09-11 06:53:54详情点赞(0)回复(0)
  • 。只见&样。

    我猛地从床上坐起,两下卷起裤脚。只见我的右脚的脚踝处赫然印着一个血红的手印,无论是位置还是大小,都和我刚才梦中所见一模一样。

    2020-09-11 09:00:51详情点赞(0)回复(0)
  • 这次握&。我锁

    季陆向来不喜欢和我有肢体接触,这次握着我手腕的力量大到快要把我捏碎。我锁骨位置的那阵灼热再一次传来,而且迅速蔓延到我的四肢百骸。

    2020-09-11 08:00:54详情点赞(0)回复(0)
  • 赶紧把&,遮住

    季陆跟在春芽后面进来,我赶紧把我裤脚放下来,遮住脚踝上的红印。

    2020-09-10 06:03:49详情点赞(0)回复(0)

为您推荐

短篇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