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青春校园 → 荒诞推演游戏小说

荒诞推演游戏

永罪诗人

连载免费

Q群:850785216 阴森森的宅院里,弥漫着不可知的诡异,活跃着擅于隐匿的犯罪者。 虞幸握着一把匕首,在大佬们面前宛如待宰的羔羊。 阁楼响起悉悉索索的拖拽声,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爬行,临时队友们:“你去探查阁楼。” 虞幸:“好吧……” 生路被怪物堵住,临时队友们:“你去吸引怪物,快点去,否则现在就让你活不了。” 虞幸:“我去我去,别杀我。” 推演游戏结束时…… 【推演结束,案件真相还原度100%,本次mvp推雨幕中,短靴踩到了地上的积水,溅起浅浅的水花,很快融合在密集的雨点子里,没掀起一丝涟漪。。……

编辑:初心未许|21691次点击更新:2022-12-19

在线阅读

Q群:850785216 阴森森的宅院里,弥漫着不可知的诡异,活跃着擅于隐匿的犯罪者。 虞幸握着一把匕首,在大佬们面前宛如待宰的羔羊。 阁楼响起悉悉索索的拖拽声,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爬行,临时队友们:“你去探查阁楼。” 虞幸:“好吧……” 生路被怪物堵住,临时队友们:“你去吸引怪物,快点去,否则现在就让你活不了。” 虞幸:“我去我去,别杀我。” 推演游戏结束时…… 【推演结束,案件真相还原度100%,本次mvp推雨幕中,短靴踩到了地上的积水,溅起浅浅的水花,很快融合在密集的雨点子里,没掀起一丝涟漪。。……

免费阅读


荒诞推演游戏等级划分  荒诞推演游戏好看吗  荒诞推演游戏男主角是什么身份  荒诞推演游戏是双男主吗  荒诞推演游戏TXT百度云  荒诞推演游戏免费阅读  荒诞推演游戏有女主吗  荒诞推演游戏笔趣阁  荒诞推演游戏百度百科  荒诞推演游戏  


玄幻的人生不需要解释,一切为了小攻小受的相亲相爱

“哒、哒。”

雨幕中,短靴踩到了地上的积水,溅起浅浅的水花,很快融合在密集的雨点子里,没掀起一丝涟漪。

不远处的一座废弃工厂孤伶伶显出轮廓,在黑夜中静静矗立,如同一只低伏的巨大魔鬼,等待猎物的到来。

虞幸一手撑着黑伞,另一只手拿着手电筒,用袖子擦了擦飘到脸上的一层薄薄水雾,在工厂大门处停住脚步。

门后似乎有谈话的声音。

“其他人已经到了吗?”他喃喃道,背后传来一阵冷意。不管怎样,在接近午夜的时候孤身前往城郊工业区的废弃工厂,听起来都有些诡异和大胆。

下了出租车后一路走过来,他已经心惊胆战好久了,腿都有点软,总觉得身后好像有什么跟着他似的。

风夹杂在雨中,发出时隐时现的空洞呼啸,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毛骨悚然的东西,虞幸感到自己仿佛置身在恐怖片片场,握住伞柄的指节发白,和他苍白如鬼魅的面庞不相上下。

他身体不好,还胆小啊!

这地方给他感觉非常不舒服,但他不得不来。

因为在大学刚毕业的年纪,能找到一份月薪超过6000的工作,实属幸运,哪怕这份工作的要求有些奇怪。

虞幸深深地呼吸着,突然很后悔,之前就不应该参加那个公司的面试!越想越诡异……

三天前,在朋友的推荐下,他去参加了一个名为推演公司的企业的招新,那位人力资源部经理看到他后非常满意,提出了一系列诱人的薪资待遇,条件是在三天后的午夜十二点,前往城郊庆元制药厂进行一项测试。

这家公司的业务偏向猎奇娱乐,包括恐怖短片制作,网络恐怖片投资,恐怖怪谈体验直播等等,总的来说就是各种作死,需要员工拥有一颗坚强稳定的心脏,以及理智的头脑。

所以今晚的测试,实际上可以算作一次胆量与反应考核,只有合格才可以进入公司工作。

虞幸外形条件过于优越,虽然身体有些不太好,但心脏没问题,还是被人力资源部的经理看中,想招进来做主播。

“也不知道这个公司靠不靠谱……网上的评价倒是不错。”虞幸嘀嘀咕咕给自己壮胆,现在就算是后悔也迟了,这不来都来了,不如看看所谓的考核究竟是什么样的。

工厂里好像已经有人了,总比他一个人要有安全感得多。

将伞收起靠在大门边,虞幸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黑T恤和卡其色工装裤,深呼吸,推开了生锈的厚重铁门。

嘎吱——

刺耳的声音被暴雨隐没,工厂废弃了半年多自然是断电的,从门缝里透出几束朝向不同的手电光,虞幸的到来被距离门内不远处的几个人不约而同地注意到,止住话头朝他看来。

“你们……好啊。”虞幸总算看见了人,心放下一半。

他一眼扫过去,发现人力资源部经理的助理也在,似乎是姓郝,除了郝助理和他自己,在场还有五个人,三男两女,都是长得不错的那种,看来和他应聘的是同一个岗位。

“你好你好!”一个棕发小哥热情的招招手喊他过去,他小跑几步凑过去,又对郝助理打了个招呼。

“郝助理晚上好。”

郝助理是个三十出头的胖胖的男人,看上去十分亲切,闻言冲虞幸点点头:“晚上好啊,这下人来齐了。”

站在助理旁边的长卷发女生借着手电的光看到了虞幸的脸,发出一声感叹:“哇偶,小帅哥,还有五分钟你就迟到了哦~”

这不是……还没迟到呢吗……虞幸心里打了个哈哈,不太好意思地道:“这个,路上有点慎人,车开不进来,所以耽搁了一会儿。”

“胆小还来这家公司应聘啊,哥们儿你挺牛!”棕发小哥哈哈一笑,倒是没什么恶意,就是心直口快。

郝助理微笑着道:“我们公司的主播分为很多种风格,淡定风固然火,但是也需要那种一惊一乍的风格,更能让观众感同身受嘛。”

虞幸勉强一笑:是啊,我要是受到惊吓,那绝对是一惊一乍的,叫声比鬼的存在都吓人的那种……

没办法,胆小,天生的。

见时间差不多了,人也已经到齐,郝助理便说起了正事:“今天叫你们来是进行测试的哈,我问你们,关于庆元制药厂,你们了解多少?”

虞幸身旁戴着眼镜的清秀男人不急不缓地回答:“六个多月前,庆元制药厂发生了一起命案,媒体报道过,制药厂老板夜里上吊死了,工厂的一切生产陷入停滞,没多久就宣告关闭。”

长卷发女生立刻接话:“说是自从工厂里死了第一个人之后,就一直发生怪事,差点又闹出人命,直到废弃才消停。后来拆迁队来施工,工人都说夜里见鬼了,鬼不让他们拆工厂,工人吓坏了,换了几批都是这样,最后就不了了之直到现在。”

俗套的流程,像极了劣质恐怖小说,还有信口胡邹的都市传闻——一般都是营销号为了流量瞎写的,可信度极低。

所以这两人虽然打听到了这些,说起来却都不以为然,只当是一个传一个的谣言而已。

“还有吗?”郝助理似乎还挺满意,看向几个没发言的人。

“这……我了解的和他们差不多,毕竟媒体就报道了这些。”棕发小哥挠挠头发,剩下的人中,一个短发姑娘和一个戴着口罩的青年都点头表示情况相同。

“我倒是知道点别的。”虞幸犹豫了一下,想着自己都最后一个到了,总该挽回一下在“未来上司”和“未来同事”心中的形象,“庆元制药厂暗地里生产假药牟取暴利,害了不少人,听说,制药厂老板不一定是自杀,可能是被……”

他没有说下去,但是其他人都理解了他的意思。

“这个媒体没有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戴眼镜的男人淡淡地瞥过来,目光中带着一丝好奇。

“是啊,当时不是定性为自杀案了么?”短发姑娘也奇道。

虞幸道:“我有参与调查的朋友,他告诉我的,不过由于保密规则,他不能说太多,透露的东西也是模棱两可,但总比没有好。”

“如果真是这样,”长卷发女生兴奋起来,“这样传闻的逻辑才更通畅嘛!不然自杀有什么好变成鬼的。”

虞幸干笑一声:看出来了,这姑娘胆子是真的大,起码比他强。

郝助理拍了拍手,赞扬道:“工作前收集信息是好习惯,不管怎样,这个习惯在以后也要继续保持。”

他说着,突然压低了声线:“不过,这些传闻几分真几分假,能吓退那么多人,这厂子里肯定有不寻常的东西,你们今晚的测试就是要待在工厂里四小时。”

“待会儿我给你们一人一台便携式相机,你们开启摄像功能,接下来四个小时就带着相机在工厂各处活动,除了上厕所外不能停止录制,四小时后,没跑出工厂并且录制间断不超过五分钟,就算合格了。”

“这么简单?”棕发小哥一愣。

简单吗?虞幸看着黑漆漆几乎是几米开外一片模糊的空旷一楼,再次鄙视起自己的胆量。

“当然没这么简单。”郝助理却是笑了起来,肉在他脸上挤出几道浅浅的褶皱,他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相机分发给六个应聘者,“先拿好。”

虞幸伸手接过,指尖不小心碰到了郝助理的手背。

一阵冰凉的触感从郝助理手背上传来,冷得他情不自禁哆嗦了一下。

怎么会这么冰?像是没有温度的死物。

这念头一出,虞幸先被自己吓了一跳,都怪这个环境老让人往恐怖了想,他摇摇头甩掉了多余的思绪。

“相机里的电池电量很低,你们要在工厂里找到被我分散藏起来的电池,电池都是用过的,只剩一层浮电,想确保四小时不断电,大概需要八枚。”郝助理笑眯眯地宣布了补充规则。

应聘者们纷纷表示知道了,郝助理便拍拍衣服准备走人:“记得行动时开着相机,我四小时后回来,通过相机的记录内容来判断你们测试通不通过,好了,加油!”

“好!”众人纷纷应道,不管差事美不美,得让领导感受到工作积极性啊。

虞幸见助理已经走到门边就要出去了,他盯了会儿地面,突然问道:“郝助理,天冷了,你夹克好像薄了点,会不会冷?”

此时正是九月中旬,原本天气还很燥热,这两天却雨水不断,硬生生把温度压到了一个让人不得不穿长袖的地步。

短发姑娘瞪大了眼,心道这关怀上司的剧本怎么也不该是个男人拿啊,抢她活干呢?

郝助理听到虞幸的问题,停住了脚步。

几秒后,他转过头来,胖脸上浮起一个标准的笑容:“不冷。”

顿了顿,他盯着虞幸的眼睛,又追加了一句:“一点都不冷,这样的温度,非常好。”

那平和的语气让人莫名打了个寒颤。

直觉上,虞幸把“不冷怎么手这么冰”这句话给吞回了肚子里。

郝助理仍然带着笑容,朝五人挥了挥手,便从大门处离开。

离开时,他还非常“好心”的将门关了起来,只剩下六个应聘者在手电光中面面相觑。

虞幸摸了摸胳膊上的鸡皮疙瘩,不好率先开口,便低头鼓捣相机,没一会儿就摸清了使用方法。

开机后,相机右上角的电池电量只剩下五分之一,他随意调了一下,发现相机有夜视模式,倒是让他们在黑暗中行动方便不少,就是有些费电。

想来,找电池的规则就是为了督促他们在工厂里活跃,总不能缩在一个角落四小时也算过关。

只是,相机上怎么有点粘粘的?

他不知摸到了哪儿,食指和中指上传来一股异样的触感,趁着手电还没关,他暂时放下相机,把手伸到光底下。

淡黄的光束底下,他手指上的鲜红,如同盛在白瓷盘里的红宝石一样,竟然如此的显眼。

虞幸立刻意识到,是血。

郝助理给他的相机上,沾了血。

血液粘稠,明显还未干涸,就好像是刚抹上去的一般。

“……我嘞个。”

为了恐怖氛围竟然还做了道具血吗喂!?是道具血吧!?

虞幸心里一颤,没控制住差点把相机扔出去,其他人被他的动静吸引,纷纷看过来。

“怎么了?”棕发小哥伸头,见虞幸脸色白得吓人,不由好笑,“还没开始呢你就吓着了?”

“有血……血……”虞幸扬着相机给棕发小哥看,当然了,对方在一片黑咕隆咚里啥也没看见。

清秀男人倒是反应过来,迅速摸了一遍自己的相机,嗅了嗅手心:“我相机上也有。”

“我也有!”短发姑娘小声惊呼,“是番茄酱吗?”

几人这才注意到了,自己拿到的相机上都沾了红色液体,还散发着淡淡的腥味,显然和番茄酱岔远了。

“可能是假血,拍戏什么的经常用的那种,今天不是给我们试胆的嘛,我猜,不仅有假血,工厂里可能还布置了别的东西呢!”长卷发女孩嘻嘻一笑,狡黠地给出了一个猜测,众人一听,觉得这逻辑没错,便放下心来。

虞幸长出一口气,他其实也是这么想的,毕竟相机是郝助理给的,只有郝助理可能布置这些,而助理这么做,意义已经很明显了,就是要让他们体会一把“鬼屋”夜游的感觉,看看做主播的潜质……

可是乍一看到还是会下意识被吓啊!

我只是想找个工资看得过去的工作而已,为什么要受这种罪……嘤。

相机冰冷的触感让他想起冷藏柜里的尸体,他悄悄叹了口气,将相机举至眼前,利用夜视模式观察了一下周围。

他们从大门进来,身处一间大厅,大厅出口应该是连接着办公室、员工换衣间、原料储藏室等地方,现在看不到。

而大厅的情况用一个词就能概括:破败。

能用的机器早就撤走,剩下几张损坏的设备立在空地上,地面布满了灰尘和破布袋、碎木板。

如果把电池埋在角落里的小杂物堆中,想找出来就得费一番功夫了。八枚电池,意味着一枚电池只能撑半小时左右,需要抓紧时间。

“那个,不先互相认识一下吗?”等到所有人都熟悉了相机操作,短发女生无奈地笑笑,怎么大家一个两个都没提这件事呢?

“对哦,我太兴奋了忘记了。”长卷发女生响应得很积极,她的声音和人一样略带张扬,非常外向,“我叫张舒雅,特别喜欢看恐怖片,去过国内大大小小的鬼屋,对于各种套路掌握很深哦~”

“我叫唐黎,这是我妹妹唐媛。”清秀男人礼貌地点头,虞幸意外地抬眼看了看,没想到这个男人和短发女孩是兄妹关系。

“方瑞,今年刚毕业。”棕发小哥一身短袖显得有点突出,任谁都得感叹一句小伙子你是真不怕冷啊。

虞幸先把夜视关了省电,规规矩矩介绍:“虞幸,虞姬的虞,幸运的幸。”

“赵一酒。”那个戴口罩的青年还是第一次开口,露出来的一双眼睛眼神锐利,还有些不易察觉的阴郁。

他声音拥有一种冰冷的特质,一说话就让刚刚熟络一点的气氛冷了下去。

“额……”方瑞眼角一抽,随即提议道,“我们还是先找电池吧,效率起见,两两分组怎么样?”

“好,我要跟我哥一组。”唐媛自然而然地靠近了唐黎,人家兄妹一起天经地义,没人能反对。

“两两走可以啊!”张舒雅笑吟吟地往虞幸这儿瞟了一眼,“我重度颜控,你们懂的。嗯……虞幸对吧?我们一组吧,这样我就可以罩着你啦?”

美女主动示好,真令人羡慕啊!果然这年头还是看脸吗?方瑞心中感叹,随即就听虞•颜控福音•幸犹豫着道:

“那个……还是算了吧,我不太擅长和女生相处,也不知道怎么照顾女生。”

方瑞:兄弟牛逼,感恩家人。

张舒雅被拒绝有点不开心,但她高傲,听到照顾这两个字也就知道对方没把她的能力放在眼里。她不想再做多余的争取,剩下的方瑞和冰碴子赵一酒之间,她根本不用考虑多久。

她的情商还是很高的,当下摆出遗憾的表情:“方瑞,小帅哥不想要我,你就收留我一下?”

“当然。”方瑞悄咪咪冲虞幸比了个大拇指,也不管虞幸能不能看到,高高兴兴完成了分组。

虞幸自然是和沉默的赵一酒分在了一起。

之后,三个临时小组划定了搜查范围,虞幸两人分到了工厂最右侧的三分之一块场地,没有大厅,房间比较多,路线有点复杂。

时间宝贵,象征性互相鼓励几句,众人就散开,朝自己的搜查范围走去。

两个青年一路无话,赵一酒似乎是性格如此,而虞幸则是不知道怎么开口。

大部队分散后,空旷破旧的工厂就显得更阴森了,说话声音稍微大一点都会有回音,加上窗外的雨声,给人一种有不属于他们的脚步声跟着他们一样的错觉。

右侧正是大厅出口,一条窄窄的走廊刚好只能容纳两人并行,虞幸一手手电一手相机,落后赵一酒半步走着。

由于走廊封闭,没有窗户,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只有握在手里的光束能给人带来一些安全感。

“你怕鬼?”冷淡的声音如一盆凉水浇在冰箱里,瞬间冻成冰棍,虞幸一愣,才反应过来赵一酒在主动搭话。

想来是他表现得的确不积极不大胆不淡定,不过赵一酒的语气里好像是没有嫌弃的意思。

“世界上应该没有鬼的吧,我怕的是视觉听觉上的jump scare ,还有细思极恐型的暗示,这是生理和心理的自然反应。”他勉强找了个解释,想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弱鸡。

“是吗。”赵一酒的面容在黑暗中看不太清,他好像是回头瞥了虞幸一眼,在虞幸无辜而真诚的表情中眨了眨眼,再次沉默。

“……”

这天聊不下去。

走廊不长,赵一酒目不斜视,周身气压低沉,虞幸则不停地改变手电照射范围,果然,没走几步,他就看到墙体中一个拳头大小的老鼠洞里躺了一枚小小的圆柱形金属物体。

“电池!”他心情好起来,在赵一酒默默地注视下上前弯腰,伸手要去捡。

可就在这时,他的心跳莫名漏了一拍,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不会出什么事吧……这么想着,他迟疑了一下才继续去拿。

然而,事实证明,男人的第六感也是很强大的。

修长的手指刚握住电池,还没来得及站起来,虞幸就眼睁睁看到洞里多出一抹夹杂着微弱紫色的青白。

那是一只手掌!

一只男人的手从应该是被老鼠或虫子啃食出来的洞中挤出,长了眼睛一般,死死扣住了虞幸的手腕!

冰凉,松弛,触感像死人的手。

这手一接触到虞幸的皮肤,他就感到冷气顺着这一处直接窜上天灵盖,冻得他整个人都僵硬了。

“鬼啊!!”虞幸惨叫一声,立刻后退,手腕处传来一股拉力,好像想把他整个人硬生生拖进小洞里似的。

赵一酒看出他挣扎得吃力,拽住了他的后衣领,虞幸只感觉对方一接触到自己,老鼠洞里的人手就松开了。

那只手缩了回去,消失得无影无踪,虞幸惊魂未定,手腕生疼,怕不是待会儿就青了。

“这是什么?”他有点慌。

郝助理安排的道具?还是躲在墙对面的“鬼屋演员”?

赵一酒蹲下来,用手电照了照老鼠洞里,甚至大胆戳了两下:“是正常的墙体,那东西不见了。”

两人对视一眼,都明白对方想表达什么:

按照张舒雅说的,这东西勉强能有个合理解释,可不管是故意布置的道具还是藏起来的人,可以自动消失吗?

这好像说不过去。

“刚才那只手,不像假的。”虞幸皱起眉头,察觉到不对劲,他摸着手腕处的皮肤,搓了搓浮起的一圈鸡皮疙瘩喃喃道,“尸体我熟,它就像那种已经完成自溶分解,但还没有开始腐烂的……”

“尸体你熟?”赵一酒瞥了他一眼,有点意外。

“……随口一说而已。”虞幸笑了笑,随后摊开手,这枚电池到底还是被他拿到手了。

赵一酒“呵”了一声没深究,沉默片刻,像是在思考,没过多久他看了一眼虞幸,终于说:“……今天晚上有点奇怪。”

“怎么?”

“其实我是第一个进入工厂的,进来之前,我透过窗户看到里面有个影子在晃,以为别人先到了,进来后却没看见。”赵一酒的刘海半挡住眉毛,眼神中满是怀疑。

“后来你们一个个进来,我一直没发现最开始的影子到底是谁。”

“别吧,这个时候你讲鬼故事,我可就要当真了啊。”虞幸试探着后退了一步,那紧张的神色成功让赵一酒感到一丝好笑。

“我认真的。所以我在想,今晚这个测试,到底是不是单纯的公司招新,或许还有别的事被隐瞒了。呵,如果你是个无神论者,当我没说。”

虞幸脸色苍白:“无神论者……我时而是时而不是,一般考试成绩公布前和游戏抽卡时不是,其他时候都是。”

赵一酒:这可太真实了。

“总、总的来说,就是你如果告诉我这儿真有鬼,我也可以接受。”虞幸的声音在故作镇定中打着颤,回头看了看,工厂大门已经远离了他,“我能现在走吗,再也不回来的那种。”

“来都来了。”赵一酒面不改色说出了中国人使用率超高的台词,“万一是我想多了,你就被公司淘汰了。”

说着他指了指前方:“那儿有扇门。”

这扇门位于走廊尽头,拦住了两人的去路,赵一酒明显是打算继续走。

虞幸内心挣扎一番,在没有确定到底会不会撞真鬼之前,还是输给了工资的吸引力,他压制住想一路跑回家的冲动,看着赵一酒上前推门:“……锁住了。”

想不通,都废弃了你锁它干嘛?虞幸问:“什么锁?”

正准备踹门的赵一酒随口回答:“普通钥匙锁。”

庆元制药厂装修粗糙,门锁当然也用不上密码锁电子锁这种东西。

“那你让开,我来开门。”

虞幸把相机放到地上,从工装裤口袋里掏出根铁丝就凑了过去。

赵一酒:?

朋友,你技能点分配得挺新颖。

下一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 ……还&心里打

    这不是……还没迟到呢吗……虞幸心里打了个哈哈,不太好意思地道:“这个,路上有点慎人,车开不进来,所以耽搁了一会儿。”

    2023-01-01 03:49:47详情点赞(0)回复(0)
  • “如果&。”

    “如果真是这样,”长卷发女生兴奋起来,“这样传闻的逻辑才更通畅嘛!不然自杀有什么好变成鬼的。”

    2023-01-01 03:04:14详情点赞(0)回复(0)
  • 郝助理&,看上

    郝助理是个三十出头的胖胖的男人,看上去十分亲切,闻言冲虞幸点点头:“晚上好啊,这下人来齐了。”

    2023-01-01 04:02:54详情点赞(0)回复(0)
  • 将伞收&吸,推

    将伞收起靠在大门边,虞幸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黑T恤和卡其色工装裤,深呼吸,推开了生锈的厚重铁门。

    2023-01-03 02:21:14详情点赞(0)回复(0)
  • 他告诉&,但总

    虞幸道:“我有参与调查的朋友,他告诉我的,不过由于保密规则,他不能说太多,透露的东西也是模棱两可,但总比没有好。”

    2023-01-01 07:39:13详情点赞(0)回复(0)
  • 流程,&像极了

    俗套的流程,像极了劣质恐怖小说,还有信口胡邹的都市传闻——一般都是营销号为了流量瞎写的,可信度极低。

    2023-01-02 10:08:20详情点赞(0)回复(0)
  • ,相机&剩下五

    开机后,相机右上角的电池电量只剩下五分之一,他随意调了一下,发现相机有夜视模式,倒是让他们在黑暗中行动方便不少,就是有些费电。

    2022-12-31 07:48:16详情点赞(0)回复(0)

为您推荐

青春校园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