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草草了事小说

草草了事

阅读王

已完成免费

《草草了事》写的一本小说,主要讲述俞夕,叶子,秦伯年之间的故事。草草了事约44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编辑:南风北海|13595次点击更新:2020-03-25

在线阅读

《草草了事》写的一本小说,主要讲述俞夕,叶子,秦伯年之间的故事。草草了事约44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免费阅读

文章情节幽默,设置疑点,引人阅读

秦伯年小说名字叫做《草草了事》,这里提供秦伯年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草草了事小说精选:他依然站在原地宠辱不惊,一双看似平淡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主人位上的萧华。良久,他微勾唇角,半隐半露地开口,“这种方式直接快速,你今天做的很好。”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更容易观察一个人的品性,更别说自己向来不轻易相信任何人。秦伯年逢场作戏的笑容像把锐利的尖刀,直接插入对方的心脏。萧华缓缓站起来,一脸尴尬,“那个,Charles,我刚才其实是......”才起了个头便被秦伯年打断,“能用餐了吗?”依旧带着淡淡的笑,可他的笑容怎么看都让人毛骨…

他依然站在原地宠辱不惊,一双看似平淡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主人位上的萧华。

良久,他微勾唇角,半隐半露地开口,“这种方式直接快速,你今天做的很好。”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更容易观察一个人的品性,更别说自己向来不轻易相信任何人。

秦伯年逢场作戏的笑容像把锐利的尖刀,直接插入对方的心脏。

萧华缓缓站起来,一脸尴尬,“那个,Charles,我刚才其实是......”

才起了个头便被秦伯年打断,“能用餐了吗?”依旧带着淡淡的笑,可他的笑容怎么看都让人毛骨悚然。

萧华赶紧让人备了新餐具,重新上了一次菜。

在秦伯年的要求下,他的座位被戏剧性地安排在俞夕的右手边。

与他的距离不到一米,俞夕觉得快要窒息,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和连萧华都有了忌惮的男人住下同一屋檐下。

她的头埋得更低,甚至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在心口滋生。

男人间的每场饭局都不是一次简单的相聚。先前还对他咬牙切齿的一干人等全数成了孙子,俞夕的耳边也少不了掠过对他奉承的声音。

关于社交,秦伯年早已游刃有余。逢场作戏是每个涉足上流社会之人必修的课程。

好几次萧华都明里暗里想切入合作的话题,都被秦伯年一一化解。

高层们与他的一系列谈话,俞夕没有插半句嘴。

从他们的对话里她得知先前被误当成主角的男人只是秦伯年的秘书岳枫,正因为这层关系,下午岳枫那仿似看熟悉之人的眼神就更令她不安。

潜意识间,那眼神似乎透露出秦伯年很有可能已经派岳枫调查过她,又或者是租房里的照片被他传至过秦枫的邮箱。

还有,据说他长居国外,又为什么能说服酒店经理让他扮成服务生?

然而最令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以秦伯年的资金实力,就算要买房又怎么会买一套两室一厅的二手房?

或许这个人远远没有人们知道的那么简单。

一系列的揣测让俞夕的脸色越来越白,秦伯年的深不可测让她意识到隐藏的危险。

包间里的灯光很奢华,水晶灯投落下来的光斜再美也不及秦伯年与生俱来的蛊惑显得耀眼。

两个小时,俞夕坐如针毡,每分每秒都在煎熬中度过。

原本只想安静地等到饭局结束,却不想在饭局的收尾阶段,秦伯年主动提出要她留一会。

萧华是个识趣的人,娱乐圈从来不乏潜规则,隐晦一笑后命令俞夕好好招呼秦伯年便带着一干人等离开。

传媒公司的人走后,岳枫和服务生们等也全都撤离,顶级包间里只剩下俞夕和他两人独处。

静谧的空间中,她极清晰地听见自己剧烈的心跳声,相信秦伯年也听到了。

她低着头,面前自己未动过的高脚杯被他拿走,不多时,装有少量红色**的酒杯被重新置到原味。

“1947年份的ChBlanc,波尔多中的经典,你应该尝尝看。”秦伯年的声音就如同这酒中独特的花香,醇厚得难得。

她皱着眉,伸手去拿面前的高脚杯,还没触及手又缩了回来。侧目看他,脸上明显有些许不悦,“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就是公司想方设法邀请的金牌制作人。”

“你没问。”他面色如常,嗓音更是不咸不淡。

俞夕眸底一惊,挑眉又追问了句,“那么,你早就知道我在星焰传媒工作?”

俞夕小说名字叫做《草草了事》,这里提供俞夕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草草了事小说精选:车门打开,车上下来一个面容温和的男人。经接机人员介绍,这个人正是有着娱乐界教父地位的金牌制作人Charles.他的身材稍显单薄,骨架实在有些撑不起身上的黑色西服,比起那震慑海内外的名气,他的形象显然有些逊色。他进门,几乎所有传媒公司的基层和领导都向他致敬。他也表现的很从容,但这份从容在看见俞夕的一瞬略有改变。他的眼神是那种很惊讶的味道,就像看到熟悉的人。俞夕也从他眼底深处发现了这一点,但她很确定之前从未见过他,至于他为…

车门打开,车上下来一个面容温和的男人。

经接机人员介绍,这个人正是有着娱乐界教父地位的金牌制作人Charles.

他的身材稍显单薄,骨架实在有些撑不起身上的黑色西服,比起那震慑海内外的名气,他的形象显然有些逊色。

他进门,几乎所有传媒公司的基层和领导都向他致敬。他也表现的很从容,但这份从容在看见俞夕的一瞬略有改变。

他的眼神是那种很惊讶的味道,就像看到熟悉的人。

俞夕也从他眼底深处发现了这一点,但她很确定之前从未见过他,至于他为什么会惊讶俞夕丝毫猜不出来。

简单带他参观了一圈公司格局,很快到了晚宴时间。

俞夕定的是四九城里最好的七星级水上酒店,最大的包间在周一就已经定下来,菜色都是顶配。

除了传媒公司几个高层之外,俞夕也破例参加的晚宴会。

她心里清楚,能和这些人待在一张桌子上吃饭不是因为受到了公司领导的重视,而是万一惹空降制作人不高兴总得有个出来顶罪的羔羊,她自然是那个有功劳不敢揽有黑锅定会背的倒霉蛋。

菜陆陆续续上来,俞夕的大老板萧华坐在主人位,主宾位自然是这次最重要的人Charles。

副主人位上坐着总经理,监制做副主宾位,俞夕责意外坐在了主宾位边上的位置。

“大家不用拘束,都随意。”

萧华笑得虚伪,举起酒杯就迎上去,“Charles,这次能请到你实在是公司的荣幸。”

“客气。”主宾位上的男人神色看上去有些闪烁。

俞夕总觉得这个金牌制作人好像怪怪的,但又说不清哪里怪。

在饭桌上她无疑是透明的,很不自然地低着头,不敢盯着桌上任何一个人看,只因她清楚这张桌上只有自己的存在是突兀的。

一圈轮番敬酒的阵仗过后包间的门开了,从外面走进来一个身姿挺拔的服务生。

一袭白色衬衫穿在这个服务生身上丝毫不比饭桌上任何一个西装革履盛装出席的人逊色半分。

干净修长的手指举着托盘,一双眼看似淡漠却不乏锐利。

他悄无声息地走到俞夕身旁,左手举着托盘,右手将一瓶47年ChBlanc轻轻置在主宾位旁。

俞夕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发现服务生手背上的伤痕好熟悉,下意识的仰头后,她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是他!怎么会是他!

买下那套房子的主人怎么会是酒店的服务生?

俞夕忘记了自己身在饭局之中,一双眼始终落在他脸上。

他的眼神不卑不亢,打开酒盖后微微欠身开口,“慢用。”眸光轻扫过每一张陌生的脸,说完就预备转身离开。

没走几步,萧华喊住他,“等等。”

他回头,笔挺的身姿在巨大的水晶灯下似镀上了层金子般的光辉,几缕刘海的碎发垂下来遮住了英挺的眉,增加了几分神秘色彩。

萧华冷着脸看向他,怒目质问道,“这酒店的服务生不懂开完酒要给宾客倒酒的规矩?要是惹得我贵宾不高兴,你就是十条命也赔不起。”

此话一出,桌上的高层纷纷跟着不悦。唯独主宾位上的男人和俞夕两人沉默不语。

他淡淡地看了眼桌上一干人等的不同嘴脸,目光最后落在俞夕脸上。

对于客人们的话他充耳不闻,双眼从俞夕脸上移开的一瞬迈开步子往门的方向走去,半点面子都不给萧华留。

大老板萧华发火,扬言要找经理。

谁料,十分钟后包间的门被人推开。

之前的服务生再次登场,白色衬衫已被脱去,取而代之的是欧洲大师亲手设计的长款外套,冷淡的眼中有股君临天下的味道。

酒店经理站在他身后,一脸的阴郁。

正在大伙不知到底什么情况的时候,主宾位的男人起身看向他笑了笑,“容我给各位介绍一下,眼前这位才是真正的Charles。中文名字:秦!柏!年!”

下一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短篇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