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小说 → 凤狂本色之江湖女帝小说

凤狂本色之江湖女帝

阅读王

连载中免费

《凤狂本色之江湖女帝》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讲述林溪,兰向天,老妇之间的故事。凤狂本色之江湖女帝约7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编辑:翩若惊鸿|29968次点击更新:2019-12-16

在线阅读

《凤狂本色之江湖女帝》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讲述林溪,兰向天,老妇之间的故事。凤狂本色之江湖女帝约7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免费阅读

故事不落俗套,但是男女主描写细腻,富有感染力

凤狂本色之江湖女帝小说名字叫做《凤狂本色之江湖女帝》,这里提供凤狂本色之江湖女帝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凤狂本色之江湖女帝小说精选:和少年分别后,林溪觉得这黑衣也着实引人注目了些,于是快马加鞭般的奔往市集。果然不出一个时辰,市集就在眼前,两根石柱上挂着块大匾“聊城”,人来人往,好不热闹。林溪在门前驻足了会儿。一个南方城池便如此,不知那天子脚下的城池更繁华到几许?有生之年,想来是必须得去一趟了。沿路上,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到是层出不穷,弄得林溪只好走走停停,只觉一个比一个有趣。到一个大花脸的小摊贩时,林溪正拿着一条链子观摩,这还真是鬼斧神工啊,古人们是…

和少年分别后,林溪觉得这黑衣也着实引人注目了些,于是快马加鞭般的奔往市集。

果然不出一个时辰,市集就在眼前,两根石柱上挂着块大匾“聊城”,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林溪在门前驻足了会儿。一个南方城池便如此,不知那天子脚下的城池更繁华到几许?有生之年,想来是必须得去一趟了。

沿路上,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到是层出不穷,弄得林溪只好走走停停,只觉一个比一个有趣。到一个大花脸的小摊贩时,林溪正拿着一条链子观摩,这还真是鬼斧神工啊,古人们是怎么做到的?

还没思索完,便听得一阵马蹄声,看那模样,不是黑衣人,是个个穿着铁甲的士兵了。那个方向,正是兰府。

林溪背对过去,生怕被其发现,而他们也只是往城外驶去,没有过多的停留。

只是听得周围人都在交头接耳。

“兰府百年的基业,算是毁了。”

“可不是吗?自从他们府邸进了那个妖女,就没一刻好日子过。”

“哎,也是亏得兰老爷和兰夫人宅心仁厚,肯收留她,落在别人,早就让那个妖女自生自灭了。”

“兰府几十口人,就这样死于非命,真是造孽啊造孽。”

……

林溪在边走边听,兰凤依的身世竟然是这样。但是这杀手却好不光明磊落,把蓄谋害死弄得像是中邪,将妖女名头尽数安在我身上,真是无耻。本姑娘非纠出来你不可。

不知不觉便到了一个成衣铺,牌匾上写着“绣衣坊”,不过放眼望去,全是女子衣裙居多,自己去时,里面只有一个少女、一个老妇以及一个风姿绰约的中年妇女。

少女一袭镂金挑线纱裙,梳着一个流云髻,模样到俏,此时纤纤细手正对着墙上挂着的衣裙精挑细选,而其中一个老妇正笑盈盈的挨个介绍,另一个则在旁边默不吭声。

只听那少女道:“兰府那妖女怎么样了?”

“八成已经被杀了。”那女人道。

“被杀了,那倒是大快人心的一件事。”少女嘴角上扬,这女子虽脂粉气甚浓,但却的确是个美人胚子,杏花眼、柳叶眉,肤如凝脂,一颦一笑都相当勾人。不过见其张口闭口一个妖女,倒是与兰凤依有什么深仇大恨的模样。

“是啊,我真是高兴得不得了。”

“哼,李夫人,若非她已经死了,你是不是还不死心,还想立她为花魁?”少女赌气道。

林溪则一惊,原来那半老徐娘竟就是害人不浅的李夫人,莫名的心中恼火,可是深知自己现在不能冲动,且听听看他们在说些什么。

李夫人则尴尬不已:“怎么会呢?那兰凤依怎能跟你比?让她给你提鞋都不配,我的

小祖宗哟,想哪去了。”

“最好是这样,否则三天后以文会友的高山流水会夫人另觅他人罢。”

“哎哟,小祖宗,您那七窍玲珑心,我可不敢对您有什么欺瞒。您快选下那天要穿的衣裙罢,那天可是您大红的机会,可不能因一点小事就误了去。”

那少女听得李夫人说得有理,便也不与她计较了,专心选取衣裙来。

凤狂本色之江湖女帝小说名字叫做《凤狂本色之江湖女帝》,这里提供凤狂本色之江湖女帝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凤狂本色之江湖女帝小说精选:“现在是宝和历三十一年,如今的朝廷,风云变幻,现在是姓梁,不过何时姓回徐,倒也是吃不准了。想来你也忘得干净,便将这天下形势一并与你说了罢。眼下虽是我们南国独占中原,幅员辽阔,但却还有两国虎视眈眈,一是死守岭南、黔东的青陌国,另一个是塞北西域的上玦国,麻雀虽小,但五脏六腑俱全哪。”兰向天直直叹了一口气,接着道,“女儿,我们是贫苦农家,这些朝政大事我们便不去理会了罢,你娘死得早,只剩我父女俩相依为命,咱们就在这儿好好生活罢。”…

“现在是宝和历三十一年,如今的朝廷,风云变幻,现在是姓梁,不过何时姓回徐,倒也是吃不准了。想来你也忘得干净,便将这天下形势一并与你说了罢。眼下虽是我们南国独占中原,幅员辽阔,但却还有两国虎视眈眈,一是死守岭南、黔东的青陌国,另一个是塞北西域的上玦国,麻雀虽小,但五脏六腑俱全哪。”兰向天直直叹了一口气,接着道,“女儿,我们是贫苦农家,这些朝政大事我们便不去理会了罢,你娘死得早,只剩我父女俩相依为命,咱们就在这儿好好生活罢。”

“额——”林溪呆呆的望着兰向天,不知说什么好。

贫苦农家,既然是贫苦农家,何来追杀?一个乡野村夫如此文质彬彬高谈阔论……

林溪有些纠结,不过既然这个爹可以在这里保她平安,她也就不打破兰凤依之前单纯不谙世事的形象了。

“嗯,女儿听爹的。”林溪露出了她穿越过来的第一个笑容,虽然尽量装作天真烂漫,但倒也是发自内心的。

如今却被追杀,一个乱来就可能断命的事情,自然还是保命重要。更何她还是得好好研究一下这石头的古怪,也受不得干扰,这里虽简陋,在林溪看来,倒也闲得自在。

兰向天则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老爷,先让孩子吃点东西罢,饿了几天了。”老妪端了盘青菜,一碗粥笑盈盈的走了进来。

“诶,瞧我,都忘了孩子还饿着呢。”说完就牵着林溪的手,走到了桌旁。

看见菜饭,兰凤依的肚子便有了反应,看来是真饿了呀。

林溪倒也不拘束的吃了起来,边吃边朝老妪看去:“爹,这老婆婆是谁啊。”

“噢,这老婆婆啊,是李夫人派来照顾我们的。”

林溪一楞,警惕的问道:“李夫人,李夫人是谁?”

“哎,看来你真忘得一干二净,”兰向天走了几步,一身襦衣,却丝毫没有苍野莽夫之态,“李夫人是聊城有名的青楼的鸨母,后在这乡野下救得其一命,她便决意报我这恩,如今我家徒四壁,念及凤依你还小,我又一介男子,便派这老妪来照顾我们,倒也是一个好心人啊。”

林溪心里冷笑:等我及笄,然后就送进青楼,敢情是派个人来监督我的,看着爹的迂腐程度,连自己女儿被卖了都还感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看着老妪的模样,也不似什么凶狠之人,便随他去,自己难道真坐以待毙被她带走么?但是危险不在这儿,到是在李夫人那儿,如果那些没死心的人来寻自己,这条线索没理由不会找到,兰向天虽然说了些谎,但本迂腐之人,不会太花言巧语,这恩看来是施下了,可既然李夫人并非真心报恩,自然很容易就受到威逼利诱供出我们的下落,这倒是该如何是好?

“老婆婆,之前你去哪儿了呢?这么久才回来,凤依可是饿了好半天呢。”林溪故作刁难道。

“小姐,我去这山上采摘些吃的,供我们多吃几天,其实老妪早已回来,只是看你们父女有好些话要谈,便一直侯在外面,不敢进,这不突然想起小姐还没吃饭,这身体事大,便不得不打断,望老爷不要怪罪得好。”老妪虽太像个下人般恭恭敬敬,但眼神里的那份精光却被林溪逮个正着,这活的大了些,果然人情世故也做得顺溜些。

下一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