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小说 → 唯武独尊小说

唯武独尊

乌衣秀士

连载中免费

唯武独尊乌衣秀士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唯武独尊》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身负绝天脉的少年,从小、便被家族逼迫弃武从文,受尽冷眼。却因在一处神秘的寒潭之底发现了一块破碎的青铜残片,从此少年的命运开始改变!修绝……

编辑:愁蝶未知|29894次点击更新:2019-10-26

在线阅读

唯武独尊乌衣秀士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唯武独尊》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身负绝天脉的少年,从小、便被家族逼迫弃武从文,受尽冷眼。却因在一处神秘的寒潭之底发现了一块破碎的青铜残片,从此少年的命运开始改变!修绝……

免费阅读

情节新颖,故事起伏曲折,富有感染力,引人入胜

赵家李元庆小说名字叫做《为武独尊》,这里提供赵家李元庆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为武独尊小说精选:“老头子,我出门了。”李元庆阁下一句话便跑出去,他每天都要到酒馆去打杂赚点小钱。“嘿,王大叔今天又来喝酒了吗,有没有什么新鲜事给我们说说?”李元庆很喜欢听别人的故事,王大叔是赵家堡的一名护卫,所以总能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八卦。“哈哈,臭小子依然那么热情,给我上碗好酒来,让我润润喉,今天给你们带来个震天的消息。”李元庆对人很热情,所以王大叔也特喜欢他。“呵呵,王大叔你就别装神秘了,老是喜欢钓我们的胃口。”酒馆里面的都是熟客,经…

“老头子,我出门了。”

李元庆阁下一句话便跑出去,他每天都要到酒馆去打杂赚点小钱。

“嘿,王大叔今天又来喝酒了吗,有没有什么新鲜事给我们说说?”

李元庆很喜欢听别人的故事,王大叔是赵家堡的一名护卫,所以总能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八卦。

“哈哈,臭小子依然那么热情,给我上碗好酒来,让我润润喉,今天给你们带来个震天的消息。”

李元庆对人很热情,所以王大叔也特喜欢他。

“呵呵,王大叔你就别装神秘了,老是喜欢钓我们的胃口。”酒馆里面的都是熟客,经常分享各自的趣事。

“那我就不卖关子了,你们最近有没有发现,我们赵家堡变得越来越热闹了,那是因为陆家的陆如之要来我们赵家堡了。”

“什么?她好像只有十来岁而已,来这里干嘛?”

“陆如之可是陆家家主陆无天唯一的一个女儿,平时对她宠爱得不得了。”

“那可是人家大家族的事情,和我们能有什么关系,最多就是凑个热闹。”

陆家和赵家都是盛世皇朝大名鼎鼎的五大家族,五大家族之间一般不会有什么接触,这赵家和陆家突然交往起来,反倒有点引人注目。

“唉,你们也清楚,我们赵家家主的女儿赵雨双是什么样的脾气,她要是和陆如之碰撞到一起,那还不是火星撞地球?最后倒霉的还不少是我们这些下人吗?”

这回大家立刻明白过来,赵雨双长得天生丽质,虽然也只有十岁左右,但是已经是一个美人胚子了。而陆如之也是美的化身,陆家主陆无天也只有这么一个女儿,自然是百般疼爱,这样的结果大家就可想而知。

李元庆是一个刚从乡下出来的小子而已,对那些什么赵家陆家的没什么理解,所以在一旁听得一头雾水,不过听说有热闹,还是让他兴奋不已,一个十来岁的小孩最喜欢凑热闹了。

“放心吧王大叔,他们大家族的事再怎么闹也不会太过为难于你们的,来,来,来,我们还是喝酒。”

“今天大家这么高兴,我把我珍藏多年的好酒拿出来给你们尝一下。”

酒馆的老板喜欢收藏各种美酒,当然他也很大方时不时和众人一起品尝,所以大家都喜欢来他的酒馆。

“元庆,你去酒窖把我的玉琼酒拿出来。”

“李元庆一脸忐忑地把酒坛子递了过去。”

“咦?怎么轻了这么多,臭小子,是不是你偷喝了?”

老板疯狂地嘶吼起来,但李元庆已经溜得不知踪影,客人们忍不住大笑起来。

“老板你可别怪我,我家老头子喝得比我还要多。”

李文君在酒馆最大的兴趣就是偷偷地喝上一口老板珍藏的美酒,顺便带上一些给他家的老头子。

此时的赵家堡因为陆如之的到来而热闹非常,道路两旁簇拥着不少人群。

赵宅内正在举办宴会欢迎陆如之的到来,不少达官贵人纷纷前来参与,都是希望能够结交上两大家族。

陆如之虽然十分年轻,但是整个宴会下来应付得滴水不漏,颇有其父陆无天的风范,也不知道说了多少话整个宴会才结束,陆如之整个人已经累倒,对于她来说应付这种宴会比修炼还要困难。

躺在床上的陆如之有点发呆,可恶的父亲,竟然借着锻炼的理由来派她做这种事情,其实他只是偷懒而已,哼哼……

“小姐,明天要正式和赵雨双小姐见面了,记得要保持微笑。”

“什么,对着那个惹事的臭丫头还要保持微笑?”

“小姐……你是大家闺秀,要注意言辞,而且现在代表的是陆家,明天不要让人笑话了,还有……”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就不要再叨念了。”陆如之赶紧把耳朵捂上,再这样下去她可会疯掉了。

婢女无奈地停下了来,“小姐,早点休息吧,明天记得早起。”

陆如之用被子蒙住头,什么也不想听,直到周围都安静下来。

陆如之实在受不了这样的应酬,绝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脑中突然灵光一闪,眼珠子咕噜一转,想到了一个好办法:逃。

一定要逃,再不逃她就要疯了,而且还要无声无息地逃出来,不能被人发现,想到这里忽然感到兴奋起来。

一个小时之后。

“不好了,不好了,陆如之小姐失踪了。”

“什么?怎么失踪的,这么大个人你们都看不好!”

听了手下的话,赵家家主赵胜自己也惊呆了,陆如之可是陆家的掌上明珠,要是弄不见了陆无天还不拆了他赵家堡。

“找,全部都给我出去找,要是找不到的话你们你们也不用回来了。”赵胜恼怒道。

站在赵胜身后的赵雨双却是捂着嘴偷笑,心想陆如之如此不听话,两人首次交锋她感觉到自己已经获得胜利。

整个赵家堡开始大规模的搜索起来,城门的警戒加强了数倍,任何人过往都必须接受检查,这种事儿可不是闹着玩的,毕竟陆如之年龄还小,一旦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倒霉的还是他们这些下人。

这个时候李元庆正在街道上闲逛着,看到原本热闹的人群突然骚乱起来,赵家的人马到处搜查着,知道一定是发生什么事情了,这才让赵家如此惊慌失措。

但这一切和他李元庆都没有什么关系,正想着回家,忽然看到一个人影躲躲闪闪地走进了自家门口。

“大胆小贼,居然连我家都敢偷,不知道我们穷得裤子都要穿洞了吗?”

李元庆一把拉住小贼的胳膊,入手处感觉柔软无比,宛如兰花的香气直扑鼻子,让他不禁晃了一下神。

“什么,你居然看得到我?”陆如之不可思议地看着李元庆。

“怎么看不见呀,我又不是盲的,话说你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干嘛做起偷鸡摸狗的事情来。”

李元庆这才发现眼前的“小偷”居然长得这么漂亮,秀发漆黑而柔亮,面白如雪,一双大眼睛闪闪动人,看得他心脏扑扑直跳。

“谁说我是小偷呀,你们家的东西给我我也不要。”陆如之气得面色发红,她竟然被人当作小偷了。

这个时候一群赵家的护卫跑了过来,陆如之连忙对着李元庆做了个“嘘”的手势,示意他不要说出来。

“喂,那边那个小子,你有没有看得这个小女孩。”

赵家护卫把一副画像递到李元庆眼前,李元庆双眼一看,差点叫出声来,画像的人不正是自己身旁的女孩吗?

“没有没有,今天一整天都在酒馆打工,哪有看到什么女孩呀?”

李元庆摇了摇头,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那些赵家护卫看不到女孩,但感觉她挺可怜的,被一群凶神恶煞的人追着,于是决定帮她一把。

赵家护卫看李元庆只是一个小孩子,应该不会说大话,于是又搜寻一番便离开了。

看着护卫的离开,陆如之这才松了一口气。

“你是不是逃跑的赵家侍女呀?”李元庆好奇地看着她。

“啊?侍女?对,对,对,我就是逃跑的侍女,因为受不了赵大小姐的脾气,所以跑了出来。”陆如之怕对方会被吓跑,所以没说出自己的身份。

“对了,他们为什么会看不到你呀?明明就在我身旁,真是奇怪。”李元庆一脸的疑惑。

陆如之不禁捂嘴偷笑,然后从身上拿了一个玉石出来,“这是我爹爹给我的法宝隐身石,那可是有隐身掩饰气味的功效,所以别人都看不到我。”

“那我为什么可以看到呀?”

“这也是我奇怪的地方,你这小屁孩竟然能够看穿隐身石。”

陆如之撤掉隐身石的功效,以她目前的灵力不能够长时间维持。

“切,你才是小屁孩呢,我看你比我还要小。”

李文君两眼朝天,装起小大人来,奈何他长得一脸天真无邪的样子,装起大人来反而显得滑稽异常。

“哈哈,你真是可爱。”陆如之伸手捏了一下李文君肉肉的脸。

“你……你竟然捏我了。”

李元庆被陆如之亲密的动作吓到,他在老头子的教导下可是保守得很,老头子经常说女人就是个祸水,特别是漂亮的女人,谁靠近了谁就要倒霉。

“捏了就捏了嘛,一个大男人怕什么,对了,我叫陆如之,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李元庆。”

李元庆第一次近距离接触那么漂亮的女孩,心里面就像打鼓一样“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不过为什么觉得这个名字好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一时想不起来也懒得想了。

“喂呀,发什么呆?不要请我到你家里面坐一下吗?”陆如之的小手在李元庆面前挥动着。

李元庆连忙把陆如之带进去,虽然老头子经常叮嘱自己要和漂亮的女人保持距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和陆如之在一起感觉很高兴。

进去之后发现老头子不在里面,不知道又跑去哪里了,经常莫名其妙地不见,有时一去就是一个月,但李元庆也懒得理他,他不在自己还可以多喝上几口好酒。

陆秋武魂小说名字叫做《唯武独尊》,这里提供陆秋武魂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唯武独尊小说精选:次日,大夏国皇家武院的后山之内,有一道雄伟壮观的瀑布。瀑布高达数百丈,巍峨磅礴,怒涛骇浪,汹涌的白色激流仿佛银河洒落九天,飞流直下三千尺,重重的拍打在下方的岩石上,不断溅起一道道数米长的汹涌水浪。这股水浪就好似脱缰了野马,横冲直撞,气势惊人,凡是阻拦在它面前的事物,全都一瞬间都被冲泄一空,无法在它面前停留哪怕一分半刻。然而此时,却有一名黑发少年半裸着上身,屹立在瀑布之底,任由水浪如何冲撞肆虐,他始终都咬着牙,顽强的坚…

次日,大夏国皇家武院的后山之内,有一道雄伟壮观的瀑布。

瀑布高达数百丈,巍峨磅礴,怒涛骇浪,汹涌的白色激流仿佛银河洒落九天,飞流直下三千尺,重重的拍打在下方的岩石上,不断溅起一道道数米长的汹涌水浪。

这股水浪就好似脱缰了野马,横冲直撞,气势惊人,凡是阻拦在它面前的事物,全都一瞬间都被冲泄一空,无法在它面前停留哪怕一分半刻。

然而此时,却有一名黑发少年半裸着上身,屹立在瀑布之底,任由水浪如何冲撞肆虐,他始终都咬着牙,顽强的坚持在这里。

少年面容清秀,身体单薄,看上去仿佛一阵风吹来就能将他轻轻刮倒,然而他的双脚却稳如磐石,牢牢定扎在水中,而他的右手却一直非常奇怪的在重复着同一个动作。

那就是拔刀,不断的拔刀,刀从黑衣少年的后背抽出,一次又一次闪电般的斩向了身前的汹涌水浪。

如此简单枯燥的动作,黑发少年却练习得津津有味,他的大半个身子都浸沉在水中,湍急的水流给他带来了无穷的阻力,好似在他身上绑了一块万斤重的巨石,让他每一次拔刀都变得异常困难。

“喝喝!”

“铿!”

陆秋没有放弃,他始终坚持着拔刀,收刀这两个既简单,又枯燥的动作,在水流的影响下,他的动作顿时变得慢如蜗牛,根本毫无任何威力可言。不过陆秋却在乐在其中,他能完全体会到那种拔刀速度在逐渐加快的变化,这是一种缓慢坚持的过程,绝对不是一朝一夕就能速成。

他相信只要持之以恒下去,总有一天,他的努力终会获得回报。

……

时光如梭,转眼就过去了九天,距离夏梓菡的约定之期还有不到一天时间。陆秋每天都坚持利用半天的时间来瀑布底下练习拔刀术,至于另外半天则被他用来修炼鬼影步。

结果,他的进步也是非常喜人的,这期间,他的鬼影步已经成功入门,至于拔刀术更是快要修炼至大成。

“喝喝!”

“拔刀术,斩!”巍峨的瀑布之底,陆秋一如既往的屹立在水中,任由白色激流击打在身上。

这一刻,他仿佛福至心灵,念头通达,然后突然伸手拔出了背后的黑色长刀,对着半空中奔流而下的白色激流闪电般一斩而下。

这一刀宛若羚羊挂角,毫无痕迹可寻,却快若闪电,疾若惊鸿,简直连肉难都难以辨清,惊人的刀光仿佛让天日的烈日都暂时失去了光芒,只见半空中刀光一闪。

紧接着,那道奔流而下的白色激流竟一瞬间被长刀斩成了平整的两段,从陆秋身侧汹涌流过。

“哈哈,不错!拔刀术终于大成了,现在它的攻击力已经完全不逊色于那些黄阶高级武技了!”陆秋收刀而立,非常满意自己刚才的表现。

经过连续九日的苦修,他终于将这门基础刀法给修炼到了大成,距离传说的化境也只有一步之遥。

最终,拔刀术的威力也确实没有让他感到失望。

堪比黄阶高级武技威力的拔刀术,起码能让他发挥出一千五百斤的力量来,若是再算上他自身的修为,那么现在他起码能爆发出六千斤的巨力,实力已经不比一些普通的六阶武者来得弱。

“轰隆!”

“轰隆轰隆!”

“咦,莫非我的修为又要突破了?”陆秋欣喜若狂,就在他提刀从瀑布之底跃上岸来的时候,体内的丹田突然传来一阵惊人的颤动。

下一刻,一股汹涌的元力顿时从他丹田气海内汹涌而起,让他一瞬间仿佛拥有无穷的力量。

“四阶初期了,这修炼速度还真够快的!”陆秋喜笑颜开,清晰捕捉到了自身的变化。

早在修炼拔刀术之前,他就已经拥有三阶颠峰的修为,随后的几天里,他又在瀑布底下苦修刀法,日夜继夜的频繁动用元力,早就将他的修为打磨得十分扎实,所以,今日的突破完全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根本没有任何瓶颈可言。

从三阶突破到四阶,绝对是是一个质的突破,虽然在力量并没有增加多少,但却能让武者拥有元力外放的本事。

“试试现在的攻击力到底有多强?”陆秋带着突破后的喜悦心情,快步来到瀑布旁边的一棵大树前,然后抽出背后的长刀闪电般的斩了出去。

“咔嚓!”这棵足有两米粗的大树,顿时应声而裂,竟被陆秋一刀给斩成了两截。

“嘿嘿,不错,不错。我这一刀起码已经拥有六千五百斤的力量,对付大多数的六阶武者都没有问题了,想必应该能接下那个九公主的三掌了吧,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争取在大战来临之前,将鬼影步修炼至小成!”陆秋满意的看了一眼自己杰作,接下来,又开始在林中苦练鬼影步。

直到傍晚时分,他才匆匆结束了这场苦修。

……

没有了往日的压力,陆秋感觉浑身一阵轻松,他一边走在崎岖的山林间,一边愉快的哼着前世的流行歌谣。

落日照在他的单薄的身上,将他拉出一个长长的斜影。

“咦,这里居然还有一座水潭!”没过多久,他就在后山一处偏僻的山崖后面发现了一座水潭。

水潭十分清澈干净,里面清晰可见一条条的欢快奔腾的游鱼,四周风景如画,景色宜人,绝对是一处绝佳的休闲之地。

陆秋整整修炼了大半天,身上早已满是汗水污垢,此刻突然看到这么一座美丽清澈的水潭,自然十分心动。

“扑通!”陆秋三两就下解除了身上的累赘,一跃跳进水潭内,然后就像欢快的游鱼一样尽情游耍了起来。

他一会儿自由浮在平静无波的水面上,任由水流带着他飘向远方,一会儿又像调皮的鱼儿一样钻入水里,不断穿梭在重重黑暗的水底。

只见他玩得不易乐乎,十分愉快!

“哈哈,真是痛快!这种自由遨游的感觉真是爽!”陆秋扑通一声从水底下钻了出来,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脸上尽是放松后的满足之色。

突然,不远处的一个**物体顿时引起了他的注意。

“咦,那是什么?”陆秋伸手抹了抹眼角的水珠,好让自己能够看得更真切一些。

结果他不看则好,一看却立刻把他给吓了一大跳,那个清晰映入他眼帘的**物体竟不是它物,而是一个妙龄少女的美丽**。

它白得像冬日里的冰雪,洁白无暇,毫无一丝瑕疵。

浑身充满了一种线条美,前凸后翘,火辣至极,那性感的小蛮腰,光洁平坦的柳背,**隆起的高耸**,还有那修长高挑的性感**,无时不在诱霍着他这个小男人的心灵。

单单是一个背影,就留给人一种无限的遐想,陆秋实在无法相信对方的玉容又会是如何的美艳?

“啧啧,这个美少女真的好白,好正点!长得也够迷人,可惜无法看到正面,不得不说是一种遗憾!”陆秋啧啧赞叹不已,不断对着美少女的**上下评头论足。

他的眼里并没有任何淫亵之色,只有浓浓的欣赏。

“谁,是谁在旁边偷窥本宫沐浴?”陆秋的赞叹声虽小,但还是引起了对方的注意。下一瞬间,那个美丽**的主人顿时闪电般转过身,狠狠朝他这边瞥来。

“啊,怎么会是她!这下可惨了,我遇见谁不好,偏偏在这里遇见这个冤家!现在我就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陆秋一脸苦笑,心中直骂贼老天真是爱开玩笑。

此刻出现在他面前的却是一张冷若冰霜的美艳熟悉玉容,这张玉容留给他的印象极深,简直深深刻在了他的脑海记忆深处,永远无法忘怀。

只因为这张玉容的主人不是它人,正是跟他有三掌之约,拥有不小恩怨纠葛的大夏国九公主,夏梓菡。

陆秋根本未想过会在这种情况下再次碰见这个天才美少女,而且还看光了对方的冰洁身子,这可比当日当街轻薄对方还要来得严重。

这点从对方那杀人般的目光中就能看出来。

“呵呵,公主,这个,那个。刚才那完全是误会了,你千万别放在心上,我马上就滚蛋,滚得远远地!”陆秋生怕对方一怒下,对他进行万里追杀,所以,他不等夏梓菡小宇宙大爆发,就直接飞快的暴退。

“陆秋,是你,又是你这个色胆包天的无耻淫贼!之前你当街轻薄本宫之事,本宫都还没找你算帐呢,今日,你又偷偷摸摸的来偷窥本宫沐浴,你真当本宫是菩萨心肠,可以任由你欺负的不成!今日,你要是不留下点什么,就休想活着离开!”夏梓菡勃然大怒,秀发飞扬,一团朦胧白色冰雾虚影突然冉冉升起,高高盘旋在她的背后。

这正是她的武魂,寒冰武魂,一种威力不俗的自然类武魂。

武魂乃是中州大陆之人与生俱来的天赋,是武者的本命魂魄,与武者的最终成就息息相关。

它种类不一,既有风,雨,雷,冰这样的自然武魂,也有一些像刀,枪,箭之类的器武魂,当然还有不少像暴龙,猛虎,雷鹰这类兽武魂。

除此之外,还有一较十分特殊,像星辰武魂,生命武魂,以及不死武魂这样的异种武魂。不过这些异种武魂比较罕见,万名武者当中都难出一个。

暴怒之下,夏梓菡居然连自身的武魂都动用了,可想而知,她现在有多么生气,有多么的恼怒,她的眼里也全是浓浓化不开的杀气。

“嗤!”下一刻,一支能量冰锥顿时在夏梓菡的掌心快速凝结而成。

冰锥锋利而又冷洌,令得四周丈余内的空气都瞬间蒸发变成了霜雾,它遥遥锁定着不远处的陆秋,好似一触即发。

下一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