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莫叹韶华颜亦老小说

莫叹韶华颜亦老

梧桐阅读

连载中免费

《莫叹韶华颜亦老》写的一本小说,主要讲述玄隐,本尊,本座,天帝,慕白,风神,白菀,洛苍,洛槿,莫俞之间的故事。莫叹韶华颜亦老约5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编辑:朱颜瘦|29978次点击更新:2019-10-07

在线阅读

《莫叹韶华颜亦老》写的一本小说,主要讲述玄隐,本尊,本座,天帝,慕白,风神,白菀,洛苍,洛槿,莫俞之间的故事。莫叹韶华颜亦老约5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免费阅读

故事剧情新颖,别出心裁,让人眼前一亮

玄隐洛苍小说名字叫做《莫叹韶华颜亦老》,这里提供玄隐洛苍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莫叹韶华颜亦老小说精选:神界,瑶池。王母娘娘生辰,神界各路仙人都前来朝贺。洛苍走在通往瑶池的路上,心里一直很不安,虽然洛槿脸上蒙着白色面纱,但是若见了其他仙人,必要取下面纱才不算失仪。不知不觉间他们已来到了瑶池前的石桥上,洛苍走得越发慢了,倒是洛槿格外的从容镇定。“洛门主有礼了”水神忽然从洛苍身边经过,向他行礼。“水神有礼”洛苍额间渗出了丝丝汗珠,“这是我的内人,辛千舞”“水神有礼”辛千舞微笑着和水神打招呼。“洛夫人有礼”水神看到了洛苍身后的白衣…

神界,瑶池。

王母娘娘生辰,神界各路仙人都前来朝贺。

洛苍走在通往瑶池的路上,心里一直很不安,虽然洛槿脸上蒙着白色面纱,但是若见了其他仙人,必要取下面纱才不算失仪。

不知不觉间他们已来到了瑶池前的石桥上,洛苍走得越发慢了,倒是洛槿格外的从容镇定。

“洛门主有礼了”水神忽然从洛苍身边经过,向他行礼。

“水神有礼”洛苍额间渗出了丝丝汗珠,“这是我的内人,辛千舞”

“水神有礼”辛千舞微笑着和水神打招呼。

“洛夫人有礼”水神看到了洛苍身后的白衣女子,“这位是????”

“这,这是小女,洛槿”洛苍有些结巴地向轩沫霖介绍着,他担心洛槿的面纱会忽然落下来。

“水神有礼”洛槿乖巧地向水神打着招呼,心里却有些暖暖地感觉,自己眼前的这个女人为何会让自己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难道自己真的是半夏吗?

“洛姑娘有礼”轩沫霖盯着洛槿,突然想起了逝去的半夏,心中一颤,“洛门主,洛姑娘为何会戴着面纱呢,是不是???”

“??????”洛苍不知该如何回答她。

“洛门主来了,好久不见”正在这时,太乙真人出来帮洛苍解了围。

“真人,好久不见”

“水神,看你脸色苍白,我这里有一些老君的丹药,能助你养颜润气,你拿去吧”太乙真人将一个红釉瓷瓶递给了她。

“多谢真人”

太乙真人看着水神离去的背影,深深的感叹道:“她也不容易,当年擅自与仙君相恋,用仙君的死换取了她和半夏的生,她心里也不好受,而今半夏又重蹈她的覆辙,她又失去了自己唯一的女儿,这些年她活得很艰难,我们大家都是能帮就帮”

“作为一个母亲,我能体会她现在的处境,若是失去了洛槿,我也会很难熬的”辛千舞的话语里充满了对水神的同情和怜悯。

进入瑶池后,洛苍愈发紧张起来,当天帝看见洛槿的装束时,心里长舒了一口气。

可是火神朔炎一向都是洛苍的死对头,当年正是为了火神,洛苍才携辛千舞去了天山,火神看见洛槿蒙面的样子后不禁皱了皱眉,“天帝,今日是王母娘娘的大寿,洛苍身为神界天山门主教女无方,小神恳请天帝让洛苍之女洛槿取下面纱,以示对天帝王母的尊敬”

“这???”天帝看了看洛苍,又望了望火神,两相为难。

“天帝,算了吧,宴席要开始了,别误了吉时”王母出来为洛槿推脱着。

可是火神是个执拗性子,哪里肯就此罢休,“王母娘娘,今日是您的生辰,若有人公然在您的寿宴上对您不敬,那您威信何在?神界威信何在?”

火神话音刚落,一阵阴风吹过,吹翻了宴席上的东西,所有人顿时变得紧张起来,二郎神率领着一群侍卫火速赶来围住了整个瑶池,“启禀天帝,小神恐宴会上有人故意扰乱秩序,所以特意率领将士前来守护各位安危”

“二郎神做得好,稍后朕自有奖赏”

“哈哈哈哈,就算你们提前做了准备又怎样,本尊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们这些小喽啰能挡住本尊吗”重晔的身影出现在瑶池上空。

“是魔君!”火神惊呼着,从身旁拿出了赤焰斧。

“魔君,今日是本宫生辰,本宫也不想与你开杀戒,你若能现在退出神界,本宫可以不追究你,但是若你现在不离开这里,就休怪本宫无情了”

重晔轻蔑地一笑,“就凭你这个王母,呵!笑话!在神界,只有玄隐才是本尊的对手,且不说你们这些小辈能否伤了本尊,只要本尊一挥手你们小命就难保”

“放肆!神界岂是你来去自由的地方,二郎神听命:给朕拿下!”

“小神领命”

二郎神腾空跃到了重晔身前,手中的三叉戟直逼重晔,重晔倒也不慌忙,从容地从手中幻化出赤炎剑,挡住了三叉戟的攻击,“就凭你这点本事还是算了吧”

“哼!你现在说这话还为时过早吧”二郎神不甘示弱。

“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强大”重晔嘴角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他收起了赤炎剑,聚气凝神,一股强大的气流从他身上发出,而后双手合十,一抹刺眼的蓝光划过众人眼前,众人不得不闭上了眼睛,重晔看准时机,从洛槿身边飞过,将她带离了神界,“天帝,再会!”

待众人明白过来后为时已晚,洛槿早已不见了踪影。洛苍是个明白人,他猛地想起了了离开沉星阁前玄隐对她说的话,瞬间明白了一切。

魔界,魔宫。

“你是玄隐姐姐派来的吗?”洛槿问道。

“你在这里好好休息,玄隐等会儿回来接你的”重晔扔下这几句话后就离开了这个屋子。

洛槿心领神会地笑了笑,她仔细打量着这个房间,虽然不是很小,但却也是格外雅致。素净的白釉瓷瓶摆放在沉香木书案上,颇有文墨之气。温润的玉珠帘将书房和寝殿很好的分隔开来。寝殿只比书房略大一些,檀木床隐隐散发着一些淡淡的檀香,闻着格外舒心,妆台上的首饰并不很多,可见这里的女主人是很素简的。洛槿环视着房间,在书房的竹屏风后面,她发现了一扇不起眼的小门,她好奇地推开门,顺着石阶走了下去,原来是一个后园。

满园栽满了樱花,石子路也上铺满了樱花落瓣,看似很随意实际却大有讲究,在樱林旁,还有一个小泉和石凳,看来设计这里的人是很用心的。

“你怎么在这里?”重晔的忽然出现让洛槿有些措手不及。

“呃,刚才看见了这扇门,很好奇,就来看看了,想不到里面竟然别有洞天啊”

重晔满脸的不悦,“快走,玄隐来了”

“能问你一个问题吗,这里的女主人是谁?”

“跟你有关吗?”重晔阴沉着脸,瞪着她。

“刚刚我看了寝殿和书房,发现里面没有一丝灰尘,这就说明有人每日都去擦拭,可是我方才又没有看见任何人,所以这里目前应该是没有女主人的,看这里连侍女都没有,就说明这里除了你,应该是没有人知道的。看来魔君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哦”

“你???你???”重晔的脸有些微红,也没有了方才的怒气,竟然有些磕巴起来。

“让我再猜猜女主人是谁。嗯,看你这里的满园樱花,我就想起了沉星阁外的那棵千年樱树,而且刚才我在妆台上面看见了一些饰品,雅致简单,恐怕六界之中也只有玄隐姐姐会喜欢它们了”

“哈哈哈哈,你还能猜出些什么?”

“我曾听闻你几度去找玄隐姐姐,虽然名义上是比试,但是实际上应该是去见自己的心上人吧,敢问魔君,洛槿的猜测对吗?”

“天山门的未来门主就是聪明”

“那你为什么不去告诉玄隐姐姐呢?如果真心相爱就要在一起啊,你是在顾忌些什么?”

“小丫头,你还不懂,她是神,本尊是魔,神魔是不可能的,就算是真心相爱也敌不过两界界规”重晔忽然间想到了自己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莫俞,就是因为与神界半夏相恋,所以才会被父君囚禁,终身不得自由。

“我真的不懂诶,难道你们就那么懦弱吗,如果因为两界界规就要放弃对方和你们之间的爱情,那你们还是真心相爱吗?如果你们仅止步于神魔之规,那还不如不爱!”洛槿忽然变得愤怒起来,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重晔沉默了许久,他不知道该如何来回答她,她不仅长得像半夏,就连说话的语气都一模一样,看来她果真是半夏转世,只是如果这样的话,那她是会继续做洛槿还是回归半夏的身份呢,而莫俞又会怎样呢?

“洛槿,原来你在这里”玄隐从石阶上走了下来,“魔君,本座在魔宫等了你半个时辰,真是没想到堂堂魔君居然会爽约,本座真是高看你了”

玄隐的出现让重晔有些狼狈,“你???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在魔宫等着吗?你????”

“玄隐姐姐,神界怎么样了?我父亲和母亲他们没事吧?”洛槿看见玄隐后,匆忙地问着,说话间她给重晔使了一个眼色,重晔心领神会地将她们带回了魔宫。

白菀慕白小说名字叫做《莫叹韶华颜亦老》,这里提供白菀慕白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莫叹韶华颜亦老小说精选:清波映柳,朝霞微露,千夙山庄的一切都沉睡在淡淡的薄雾中,唯有亦见湖中那个小小的水榭里时隐时现的琴音孤独地奏着,整片湖泊里弥漫着浅浅的忧愁,水榭里那个纤弱的身影还一如从前。一朝落尽繁华,两相回首落花,亦如画。“菀儿,你怎么来这里了,着凉了怎么办”白姬嗔责着她,给她披上了风衣。她只是笑笑,“娘,菀儿没事的”“好了,快回房去吧,对了,慕白回来了”白菀刚刚还黯淡的双眸突然明亮起来,“真的吗?慕白哥哥回来了?”她有些半信半疑。“傻孩子,…

清波映柳,朝霞微露,千夙山庄的一切都沉睡在淡淡的薄雾中,唯有亦见湖中那个小小的水榭里时隐时现的琴音孤独地奏着,整片湖泊里弥漫着浅浅的忧愁,水榭里那个纤弱的身影还一如从前。

一朝落尽繁华,两相回首落花,亦如画。

“菀儿,你怎么来这里了,着凉了怎么办”白姬嗔责着她,给她披上了风衣。

她只是笑笑,“娘,菀儿没事的”

“好了,快回房去吧,对了,慕白回来了”

白菀刚刚还黯淡的双眸突然明亮起来,“真的吗?慕白哥哥回来了?”她有些半信半疑。

“傻孩子,娘怎么会骗你呢”白姬抚摸着她的额头,替她撩起了额前的碎发。

白菀虽然欢喜,但还是有些疑惑,“娘,你去了神界?”

“没有,娘怎么可能去神界呢”白姬眼中闪过一丝慌张,但随后却又平静下来,“是昨日王母娘娘遣人过来告诉我的”

“是吗”白菀自言自语着,笑靥如花。

思绪一点一点飘移,时光仿佛慢慢回转,在白菀那个稚嫩的童年里,永远停留着一张少年的面孔,明眸皓齿,俊朗清秀,在她的记忆中他从未远去,那些曾经的点点滴滴她也不曾忘记。

长记欲别时,和泪出门相送。

碧寒洞里,玄隐正给螭离运功疗伤着,在阵阵真气的笼罩之下,螭离的翅翼终于又重新长了出来,玄隐看着它现在的身形,皱了皱眉,“你现在已恢复了从前的功力,只是你现在的样子太过怪异,这样吧,本座等下给你千年兽魂丹,助你修成人形。但是在这之前,你要把这个落蛊丹吞下去,不是本座不信任你,只是你身为上古四大妖兽,本座不得不防着些,你也知道上次本座降服你时耗费了多大的功力,本座只是不希望这样的事再发生一次,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本座是不会勉强你的”

“螭离向来是最重情义的,既然你救了我,那我自然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了”螭离接过落蛊丹,毫不犹豫地吞了下去。

“好,你放心,本座到时候会给你解药的,但你修成人形后不能再为非作歹,否则你肚子里的蛊毒就会即刻发作,要知道本座的医术和制毒术都是六界里最好的,而且你幻化成人后也不能再叫螭离了,那便叫忆离”

“谢主人赐名,忆离日后必定好好跟随主人”螭离双手抱拳,单膝跪于地上。

“好了,起来吧”玄隐将它扶了起来,“你以后就跟着本座吧,也好为你以前犯下的错赎罪”

“明白”

当玄隐带着忆离回到沉星阁的时候,却发现慕白早已在那里等候着了,玄隐本想躲开他,不料还是被他看见了,“隐儿,我等你好久了”

玄隐只好迎了上去,“本座刚帮忆离疗伤回来,有事吗”

“父皇说明日神界回来贵客,所以他想请妹妹你也同去”

“贵客?神界什么时候有贵客了,是观音娘娘还是如来佛祖?”玄隐漫不经心地问道。

慕白淡淡一笑,“都不是,是千夙山庄的白姬姑母和白菀”

玄隐看着慕白,莞尔一笑,“呵呵,菀儿也来了”

“隐儿,你不要误会,我跟她之间什么也没有,你若不喜欢,我不见她就是了”慕白连忙向她解释着。

“风神不用解释了,本座有没说你与她有什么,你慌什么,况且白菀这次就是为了你才来的,你若不见她,那人家怎么会高兴呢,你们这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这次的宴会不正好给你们提供了见面的机会了吗,既然这样,那本座就不好打扰你们。劳烦风神替本座转告天帝,就说本座身体不适,不能赴约,多谢他的一番好意了”玄隐说完,便自顾自地向前走去,忆离也只能跟着她。

慕白拉过她的手臂,将她一把搂进了怀中,“你为什么不相信我,我真的跟她一点关系也没有”

玄隐挣开了他的怀抱,冷冷地看着他,“风神,这里是沉星阁,如果被外人看到会以为我们之间有什么关系,请你放尊重点,毕竟你是本座的哥哥”

“隐儿,你是真的不明白还是在躲着我,难道你不知道我???”

“够了!”玄隐打断了他,“风神,今天的事本座不会告诉天帝的,你回去吧”

“我,不会放弃的”看着玄隐的背影消失在那扇门中,他暗自低语着,却没有注意到身后的那个一闪而过黑影。

神界。瑶池。

白姬一袭苏绣衣,珠翠满头,打扮得雍容华贵;而白菀却是一身素净白衣,头上只有简单的几根簪子略作装饰,素雅干净。

王母端起酒杯,“妹妹这次难得来,就在这里好好住下吧,日后若是侍婢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尽管告知本宫,本宫定不会饶恕她们”

白姬一饮而尽,“如此,便多谢姐姐了。对了,今日怎么只有慕白,玄隐呢?”

“隐儿说她身体不适,不能前来。还请姑母见谅”

白姬淡淡笑道:“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是人家在摆架子,不认我这个姑母不肯来见我呢”

“妹妹这说的是哪里的话,隐儿的确是身子不适,前些日子她收服螭离,耗费了许多功力,所以这几天一直在修养,不巧突然妹妹来了,这才不能来迎你”天帝忙替玄隐解释道。

“她收服了螭离?真的吗”白姬故作惊讶地问道。

“没错,隐儿她确实是以一人之力降服了螭离,当时就连朕也感到不可思议”

“没想到数年不见,玄隐的功力竟然进步得如此之快,看来是我小看了她”

“菀儿,你今日怎么一言不发的,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天帝注意到了白菀的反常。

“不是啊,我觉得有些闷,想出去走走,慕白哥哥,你可以陪我吗?”

慕白似乎没有听见她的话,只是一味的埋头喝酒,像是要把自己灌醉。见到慕白的反应,白菀有些失望,低垂着头,一言不发的走到了外面。

“慕白,你去陪菀儿吧”王母到了他的席位前,低声说道。

“母后,儿臣还有事,先行告退了”慕白突然放下酒壶,走出了瑶池。

天帝有些发怒,“慕白是怎么回事,今日竟如此放肆!”

瑶池外,白菀徘徊在石桥上,她有些怅然,明明是久别重逢,为什么慕白会这样对自己,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好吗,还是他心里根本就没有自己。苦等了他几百年,难道换来的就是这样的结果吗?

正在她徘徊之际,慕白从瑶池走了出来。白菀看见他的身影,以为他是来陪自己的,便欢喜的迎了上去,可是慕白丝毫没有把她放在眼里,自顾自地向前走去。

“慕白哥哥,你为什么不理菀儿,是菀儿哪里做的不好吗?”白菀虽然看出来慕白不是来陪伴自己的,但她还是不甘心,一再追问。

慕白依旧没有回答她。

“慕白哥哥,菀儿到底做错什么了?拜托你告诉菀儿,菀儿下次一定不会再犯了”

慕白终于停了下来,“你够了,你到底要缠着我到什么时候啊!”

“慕白哥哥,我???”白菀满脸委屈地看着她,泪水在眼眶里转动着。

“请你以后不要再纠缠我了”

“慕白哥哥”白菀冲上去,抱住了他的腰,“慕白哥哥,你不要不理菀儿,菀儿真的很想你”

慕白掰开了她的双手,将她推倒在地上,而后便离开了。白菀瘫软在地上,眼泪终于涌了出来,“我只要你一个回答,哪怕是骗我的也好,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做错什么了吗?”

月光下,瑶池的湖面水波粼粼,清凉的晚风吹过,四周的树枝沙沙作响,石桥上,白菀静静地伫立着,脸上的泪痕依稀可见,到底是自己太傻太天真还是他太过无情?

笑渐不闻声渐消,多情却被无情恼。

下一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 就离开&屋子。

    “你在这里好好休息,玄隐等会儿回来接你的”重晔扔下这几句话后就离开了这个屋子。

    2020-05-20 08:41:20详情点赞(0)回复(0)
  • 些狼狈&宫等着

    玄隐的出现让重晔有些狼狈,“你???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在魔宫等着吗?你????”

    2020-05-20 11:01:15详情点赞(0)回复(0)
  • 她现在&。

    “作为一个母亲,我能体会她现在的处境,若是失去了洛槿,我也会很难熬的”辛千舞的话语里充满了对水神的同情和怜悯。

    2020-05-21 09:29:04详情点赞(0)回复(0)
  • ,所以&领将士

    火神话音刚落,一阵阴风吹过,吹翻了宴席上的东西,所有人顿时变得紧张起来,二郎神率领着一群侍卫火速赶来围住了整个瑶池,“启禀天帝,小神恐宴会上有人故意扰乱秩序,所以特意率领将士前来守护各位安危”

    2020-05-19 03:32:43详情点赞(0)回复(0)
  • 落瓣,&里的人

    满园栽满了樱花,石子路也上铺满了樱花落瓣,看似很随意实际却大有讲究,在樱林旁,还有一个小泉和石凳,看来设计这里的人是很用心的。

    2020-05-20 06:25:30详情点赞(0)回复(0)
  • 槿有些&及。

    “你怎么在这里?”重晔的忽然出现让洛槿有些措手不及。

    2020-05-22 04:04:54详情点赞(0)回复(0)
  • 界界规&爱情,

    “我真的不懂诶,难道你们就那么懦弱吗,如果因为两界界规就要放弃对方和你们之间的爱情,那你们还是真心相爱吗?如果你们仅止步于神魔之规,那还不如不爱!”洛槿忽然变得愤怒起来,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2020-05-21 01:56:54详情点赞(0)回复(0)

为您推荐

短篇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