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胭脂染霞小说

胭脂染霞

墨轻缀

连载免费

你说你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你说你错过了一个不该错过的人。当不该爱的人松开了你的手,当错过的爱你的人有了自己的生活。当不该爱的人另觅新欢,当爱你的人去守护了他的爱情。离开了之前的生活,突然发现,原来生活并不是只有那种热烈的感情,更多的还有生活,最简单的生活。转过身,身份已换,才弄明白自己的人生。爱情原来只有那么简单,胭脂也不是只有悲情。为你,我愿涂上胭脂,悦己者容。一个简单古朴的小吧台的后面,音响里始终单曲循环着这首很老很老的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首歌,成了我的寄托,告诉自己,不必孤单,有些人真的可以放下了,他们和自己毫无关系。。……

编辑:执伞青衣袖|10750次点击更新:2022-06-19

在线阅读

你说你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你说你错过了一个不该错过的人。当不该爱的人松开了你的手,当错过的爱你的人有了自己的生活。当不该爱的人另觅新欢,当爱你的人去守护了他的爱情。离开了之前的生活,突然发现,原来生活并不是只有那种热烈的感情,更多的还有生活,最简单的生活。转过身,身份已换,才弄明白自己的人生。爱情原来只有那么简单,胭脂也不是只有悲情。为你,我愿涂上胭脂,悦己者容。一个简单古朴的小吧台的后面,音响里始终单曲循环着这首很老很老的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首歌,成了我的寄托,告诉自己,不必孤单,有些人真的可以放下了,他们和自己毫无关系。。……

免费阅读


红胭脂染小莲花  鸡冠本是胭脂染  不若胭脂染红颜  胭脂染帝业txt  胭脂染帝业书评  胭脂染就丽红妆  醉胭脂染指甲  胭脂染帝业 小说  胭脂染了红楼  胭脂染帝业  


感情的事情谁也说不准,往往只有到来了,才会如何应对...

【你说你爱了不该爱的人,你的心中满是伤痕,你说你犯了不该犯的错,心中满是悔恨,你说你尝尽了生活的苦,找不到可以相信的人,你说你感到万分沮丧,甚至开始怀疑人生,再知道伤心总是难免的,你又何苦一往情深,因为爱情总是难舍难分,何必在意那一点点温存,在每一个梦醒时分,有些事情你现在不必问,有些人你永远不必等。】

一个简单古朴的小吧台的后面,音响里始终单曲循环着这首很老很老的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首歌,成了我的寄托,告诉自己,不必孤单,有些人真的可以放下了,他们和自己毫无关系。

来到这陌生的城市已经有一年多了,终于也在这宁静的生活中平静了下来,在这个梦醒时分,属于女人的那一颗爱做梦大的心,已经清醒了。

清醒了,梦醒时分,却也发现自己走到如今已经一无所有。

当不爱你的你另觅喜欢去浓情蜜意;当爱你的人已经不在去守护了他的爱情,只剩下孤单单的自己一个人……

这个孤家寡人就是我。

我叫胭脂,真正的名字从我一无所有的时候,我就决定放弃了,从新开始,从心开始,做一抹漂亮的胭脂。

当然了,这个决定也是和我的经历有关,我的人生是从前年开始改变的,八月十五中秋节,在这个人月两团圆的节日里,意外的堵住那已经定亲的男朋友和我的亲妹妹在我的家里我的床上滚床单。

何等的刺激,何等的令人难以接受。

听着那一句句的姐姐,姐姐我和姐夫是真心相爱的;那个说什么别怪心悦,我们只是情难自禁。

好一个情难自禁,好一个真心相爱,好啊,我成全你们。

像是一个逃难者一样,我成全了他们,踹了那个负心人,卖掉了曾经幻想过无数次想和他过日子的房,带着卖房的钱,我踏上了离开这座城市的列车。把生活了三十三年的城市慢慢的抛诸脑后。

一座沿海的小城市,一个之前上网意外看到过很美很美的一个城市,在这里,本来要找一个旅店住的我意外的和旅店的老板聊天的时候,一个头脑发热,我居然花了卖房的钱买下来这座小旅馆,非常有农家风情的小店。

在确定了钱到账之后,店主老夫妻就拉上行李箱飞奔国外去找儿子女儿的了。

当夜深人静的夜里,我摸着那感觉还烫手的房本,我不止一次的问着自己,这样的决定是不是对的,但是心里却一直有一个声音告诉自己,哪怕是失败,也要和那面断一个干净,这是最低线的原则。

四层楼高,在加上一个大院子,林林总总的花费之后我只剩下最后工作挣来的那时间的钱,在第N天没有客人之后,我突然很怀疑,这地方我真的可以挣得到钱吗?

没有和任何人说我去哪里,哪怕是和我又血缘关系的亲妹妹,又或者是那个男人,亦或者那个爱我的人,我和那里再无交集。开始我的新生。

旅店被我从原来的的温馨小旅店改名成为了不惑。

没有任何的开业仪式,只是放了一卦鞭炮,还是拜托隔壁的邻居帮忙的,剩下的就是宁静。

一天,没有客人;一周,没有客人;半个月,没有客人。

一直到现在,旅馆开业一年多了,也还只有那客人三五位,而这一年的时间,我也适应了这里的生活,把从前在城市里养成的生物钟变成了现在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以前繁忙的焦虑也没有了,夜夜好眠。

这家小旅店在这一年多的相处中,慢慢的改编成了我的风格。在周围店家买来的特色土布做的窗帘,镂空的窗子上摆放着一些野花绿植,那大大的院子里也被精致的修正过了,东西而分,一半菜地,一半池塘,池塘里不是荷花就是鱼,这里的鱼可不是那劳什子的小金鱼儿,我这里的,可都是之前出去钓来的鱼。也有邻居大娘家老汉钓来的,他们家光钓鱼,不爱吃鱼。

原木热闹的半人高的栏杆上还有那未完成的化作,每一样都是我亲手做的。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我是这样的全能。

……………………

“胭脂,胭脂。”

邻居大姨的叫声把胡思乱想的我给惊醒。从单人床上坐起来随手拿起来一根笔把头发给挽起来,笑着走出了旅馆的柜台,走到院子里,隔着低矮的栅栏和那爽朗的女人“丹姨,什么事儿?”

女人手里拿着一大块西瓜,隔着放在了栅栏上“吃西瓜,你之前不是说要牛肉嘛,刚刚我们老汉说镇子里有人要办席,叫我们老汉去给杀牛,然后我们老汉说问问你要不要牛肉。”

“要啊,姨,牛大吗?大的话我多要点儿。”

“大着哩,你就放心吧,肯定有很多的剩余呢,一会儿过来哦,挑点儿好的肉,马上就宰了。”

“姨,牛头骨头和心啊筋儿之类的他们要吗?不要的话也给我呗?”

“好,他们只要肉。放心啦,让你好好儿挑,各种筋膜之类的都可以给你。”

“谢谢姨。”

女人爽朗的笑:“对了,你前两天不说说要做酸白菜和干菜的嘛,那个我给你找好了小白菜,给你讲价到两毛一斤,一会儿给你送过来。”

这个女人,叫陈丹,家里是开肉铺的,老汉儿是镇上唯一的一个屠户,谁家有个红白喜事之类的都是来陈老汉这里订肉,现在陈老汉年纪大了,这个活儿则是他的女婿在做,这个女婿就是陈丹的爱人。之前据说,丹姨曾经有一个外号,叫做小一刀,要多少肉,只要你说,那一定不带差分量的,准着呢。只是后来,她爱人说什么终究是杀生的活儿,所以就不要她插手了。

女人说完了正事儿就要走,结果还没有走出去几步远,人呢就拍着脑门儿回来了:“看看我这个记性,胭脂啊,我们老汉儿还想问问你,能不能还借给大家用家具啊?之前镇子里有事儿,都是小饭馆的桌椅盘碗的他们给用的。

“能啊,您就直接来吗就是了,管饭就成。”

“一定啊,就咱们这条街前面的小广场摆席。”

怪不得老早的就有人在那儿搭棚子什么的呢。

正在说着话,一个小子窜了进来:“胭脂姐姐,胭脂姐姐,来客人了。”随着男孩儿的喊话,一个头发微长的男人也从外面走了进来。

一个小子窜了进来:“胭脂姐姐,胭脂姐姐,来客人了。”随着男孩儿的喊话,一个头发微长的男人也从外面走了进来。

“权权,赶紧去洗把脸,看看你,不热啊,一脑门子的汗。丹姨,我先进去接待客人了。”对着那个男人笑了一下,慢慢的走进了柜台,“客人您好,请把身份证给我看一下,可以吗?”

“好的。”男人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然后开始翻找着自己的行李箱,找出来自己的身份证:“那个店主,请问有停车的地方吗?我车就这么放在外面没事儿吧。挺大的,主要是怕堵了路。”

“开进来吧,后面有可以停车的地方,打开大门就可以的。”

“客人住多久?”

“不知道呢,我住着看吧,先开一个礼拜。”

登记完了信息,对比了一下照片,确定是一个人:“二层我给你开了一个向阳的大房,反正也没有什么客人,价钱就不给你涨了。”一把钥匙递过去,看着那人接过去,微微的一笑:“稍后客人可以下来吃西瓜。”

权权推着一把凳子过来,人拿起来已经切好了的西瓜,在那儿大口的吃着。

“谢谢老板,另外在哪儿挪车。”男人接过来一片西瓜,大口的咬了一口,嗯,这么热的天气吃上一块儿冰凉的西瓜,这感觉,真是无与伦比的舒服。

“权权,作业写完了吗?别又等丹姨揍你。”

少年瞬间蔫儿了,蔫呼呼的趴在桌子上:“胭脂姐姐,扎心了。”

“Please do your homework carefully。”(请你认真写作业)

少年耍宝的敬了一个队礼:“明白,我一定认真的好好儿写我的作业。吃完了西瓜就去做做作业。”

“乖。小心男女混合双打。”带着一个笑意的调侃,走出了柜台,领着那个男人去把车给停在了门洞里,他是今年来住宿的正好第一百个客人,这也是她刚刚登记的时候看到的。

“你叫胭脂?”

“对。”

“红颜易逝弹指已老,染上霜华,痴了流年,胭脂染尘埃,已葬花魂画却情思千千结,折一纸鹤,遥寄谁的思念。”

“胭脂有千般色,就只是悲伤吗?”留下这样的一句话,不再去搭理那个男人,走过去和过来取桌椅盆碗人搭话,然后很惊奇的在她都不太清楚的目光中从一间杂物间弄出来那么多的桌椅板凳锅碗瓢盆:“原来我家有这么多的东西啊。之前怎么就没发现呢。”

男人好笑的过来,看着那个女子眸子中那惊愕,他可以读出来好几种的意思。但是最明显的就是惊愕,这不是她的家吗?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惊愕呢。“你自己家的也不知道吗?”

“不知道啊,我又没有好好儿的收拾过杂货间,那里面儿根本就没有落脚的地方。我也就没动过。”

很惊奇的看着那面儿的小广场快速地把那一片地方给收拾好了,一桌桌摆弄好,然后有俩妇人快速地在那儿洒扫着卫生,铺着一次性的桌布。“你这里还出租家具啊?”

“刚刚干了一年半的店,客人堪堪一百多人,业务还不甚熟练。尽请见谅。”一句话说完,转身回到客栈,此时,权权正在挠头的补作业之中。

权权大名陈权,一个十四岁的初中生,丹姨的儿子,更确切的说是养子。我与他,半师之情意。这小子英语成绩差的一塌糊涂,没少看见这小子被男女混合双打,后来,丹姨和我的一次聊天中,他过来找他妈要手机给同学的打电话,问问题的,结果被我制止。

在那之后,他的英语成绩就成了我的心病,这小子挺聪明的,怎么就愣就是上学扯淡嘞。成绩基本上就只有那么几十分甚至有些时候还是个位数……

例如那半个月前的男女混合双打,就是因为这个小子,月考成绩只有十七分,括弧,一百五十满分的卷子,满面小红叉,真是红艳艳啊。

当然了,他被打的也是红艳艳,一条街上满满的都是给加油呐喊的。孩子给陈权加油,大人给丹姨加油的空儿还不忘告诉权权,要追上了,要追上了。

那惊天动地的热闹,真是令人欢乐非常。

……………………

“我们对日起誓,万物为尘,唯你最重;我们对月起誓,此生相守,唯你不负。山河日月可变,你我真心此生不悔,从此之后,百年偕老,永结琴瑟,共赴白头。”身着红色点婚服的二位新人举起手中的酒杯。

二位新人的宣誓词说完,司仪上前一步:“一杯合卺酒,一生永相守,在诸位亲人和家人朋友的祝贺下,请新人喝下合卺酒,此生甜蜜与共,汝喜为吾喜,汝悲为吾悲,尽吾之所能,求汝展眉欢,与汝步永恒。”

一场热闹的婚礼仪式在新郎新娘的交杯酒中结束,婚宴大席正式开始,意外的一回头,惊愕的发现这个新来的客人居然坐在了自己侧后面。在那儿和新郎新娘敬酒。

看见她看他,晃晃手里的汽水瓶子笑着打招呼:“嗨。”

我很惊讶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可能是我眸子的好奇太明显了吧,他轻声一笑:“今天的婚礼,临时我给指挥了哦。所以我会在。”

在就在呗,和我什么关系,我从来没有觉得我还会幼稚,做了一个鬼脸儿,说实话,这么幼稚的动作,上一次做,应该还是小学或者幼稚园吧。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的那个得意的模样,我反正就是很自然的做了那个鬼脸,虽然我做完了鬼脸之后我也僵了一下下。

……………………

有人说关上一扇门就会打开一扇窗,生活中随时都会有一些小惊喜和小意外在不经意的时候降落,就像是福袋一般,我不知道明天的意外和惊喜,哪个会来的更早。

但是我知道今天的。是意外来的更早。在新人结婚之后的第三天,我正在清洗干净了那些小菜之后,正在一道道的线绳上晾晒,一个小孩儿跑过来:“胭脂姐姐,胭脂姐姐,你这里的房客落水了,我阿爷要我来叫你过去看一下。”

落水了,我很惊讶,毕竟现在是淡季,我这里的房客现在只有三位,一对儿是过来旅游的小两口儿,还有一个就是那位自我介绍说是来散心的舒亦歌舒先生。

下一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 &你的人

    当不爱你的你另觅喜欢去浓情蜜意;当爱你的人已经不在去守护了他的爱情,只剩下孤单单的自己一个人……

    2022-06-27 04:08:17详情点赞(0)回复(0)
  • 四层楼&,这地

    四层楼高,在加上一个大院子,林林总总的花费之后我只剩下最后工作挣来的那时间的钱,在第N天没有客人之后,我突然很怀疑,这地方我真的可以挣得到钱吗?

    2022-06-25 03:52:39详情点赞(0)回复(0)
  • 就决定&从心开

    我叫胭脂,真正的名字从我一无所有的时候,我就决定放弃了,从新开始,从心开始,做一抹漂亮的胭脂。

    2022-06-27 09:45:35详情点赞(0)回复(0)
  • 时分,&今已经

    清醒了,梦醒时分,却也发现自己走到如今已经一无所有。

    2022-06-27 11:12:32详情点赞(0)回复(0)
  • 后我们&要不要

    女人手里拿着一大块西瓜,隔着放在了栅栏上“吃西瓜,你之前不是说要牛肉嘛,刚刚我们老汉说镇子里有人要办席,叫我们老汉去给杀牛,然后我们老汉说问问你要不要牛肉。”

    2022-06-27 06:20:37详情点赞(0)回复(0)
  • 儿好的&肉,马

    “大着哩,你就放心吧,肯定有很多的剩余呢,一会儿过来哦,挑点儿好的肉,马上就宰了。”

    2022-06-25 08:09:14详情点赞(0)回复(0)
  • ,本来&个旅店

    一座沿海的小城市,一个之前上网意外看到过很美很美的一个城市,在这里,本来要找一个旅店住的我意外的和旅店的老板聊天的时候,一个头脑发热,我居然花了卖房的钱买下来这座小旅馆,非常有农家风情的小店。

    2022-06-27 02:25:05详情点赞(0)回复(0)
  • &我亲手

    原木热闹的半人高的栏杆上还有那未完成的化作,每一样都是我亲手做的。

    2022-06-25 06:17:26详情点赞(0)回复(0)
  • 面,音&,他们

    一个简单古朴的小吧台的后面,音响里始终单曲循环着这首很老很老的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首歌,成了我的寄托,告诉自己,不必孤单,有些人真的可以放下了,他们和自己毫无关系。

    2022-06-25 05:24:46详情点赞(0)回复(0)

为您推荐

历史军事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