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小说 → 名门春事小说

名门春事

饭团桃子控

完本免费

复活后,她端起陶罐狠狠地砸破丫的头,自此崔郎是路人。这是一个吃货男主的种田生活,种着种着,他们挖出来了一个天大的秘密。贺知春跪坐窗前,对镜贴花黄。她看上去约莫二十有余,肤色通透,那远山含黛眉下的一对眸子,罕有的清亮。。……

编辑:渐渐春风老|9093次点击更新:2022-05-14

在线阅读

复活后,她端起陶罐狠狠地砸破丫的头,自此崔郎是路人。这是一个吃货男主的种田生活,种着种着,他们挖出来了一个天大的秘密。贺知春跪坐窗前,对镜贴花黄。她看上去约莫二十有余,肤色通透,那远山含黛眉下的一对眸子,罕有的清亮。。……

免费阅读


名门春事贺知秋  名门春事知秋的结局  名门春事贺知秋的结局  名门春事好看吗  名门春事里知秋变坏了吗  名门春事 饭团桃子控  名门春事前世真相  名门春事讲的是什么  名门春事百度云网盘  名门春事免费阅读全文无弹窗  


故事不落俗套,但是男女主描写细腻,富有感染力

崔九就是这个天底下最大的骗子,骗走了她的一颗真心,然后将它踩进泥里,碾碎了,还在上面跳了三跳。

贺知春恍恍惚惚的,想要伸手去揉他头上的穴道,手已经摸到了头了,这才回过神来,她已经不是他的妻了。

“钟响了,咱们该去用晚食了。”贺知春站起身来,整了整身上的银红宝相花夹衫,青梅又从一旁取下了件披褂给她系好了,往她手中塞了一个镂空莲纹团花小手炉。

贺知春一瞬间只觉得无比的寒冷,她顿了顿,轻声问道:“大家,那是谁家孩儿?”

以前那个闲得无事都要把天捅一个窟窿,号称狂士的崔九已经死了。

“崔九,你莫要欺人太甚。”贺知春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甩了甩衣袍,一转身大踏步的走了出去。

贺余做明府之时,也学了一把红袖添香,纳了个良家妾柳氏,生得一子贺知章,如今不过三岁耳。

八岁那年接晨露啊!那不是她与崔九孽缘的开始么?她往树下看了看,果不其然,看见穿着一身红衣,正在树下逗猫儿的崔九。

他阿爷原是江对岸荆州人士,一次饥荒,渡江来了岳州,便在这里生了根,先是在铺子里做学徒,后来又在岳州府附近的村子里落了户置了地,娶妻许氏,生了三子一女。

他说着,摸了摸那小儿的头,“这是你母亲,叫母亲吧。”

而崔九是在长安城里惹下来滔天大祸,才来岳州避祸的,这岳州刺史—贺司仓的顶头上峰,正是他的小叔父。

贺知春愣愣地站着,心中忍不住的嘲讽,她尚是处子之身,崔九便让她做母亲了,当真是天大的笑话。

贺知春点了点头,来北地十年了,她还是不喜这天寒地冻的日子。

贺知春笑着挽了她的手臂,“大家,我的箱笼都要装不下了。不冷的,就是先头里片了鱼,这才凉一些。”

崔九张开嘴,吐出一口血水,然后摸了摸自己的头,手上一片鲜红,他的眼神顿时锐利了起来,“你如何得知我名讳?你是谁派来杀我的?可真够蠢的,居然派了个重若千斤的小娘,妄想压死我!”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贺知春走在长长的木廊之上,襦裙轻扫,腰间束着的环佩跳跃着,却奇异的没有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她对着镜子,咧开嘴笑了笑,露出一对深深的梨涡儿。有些太不庄重了!贺知春叹了口气,又抿着唇微微笑了一次,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她想着颤颤微微的将手伸到了崔九的鼻子之下,还好,还有气!

贺知春瞧着她的嘴不停的叨叨,眼泪差点儿掉下来,上辈子的贺知秋还没有出嫁,便早夭了。 下一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 摸过头&说道:

    崔九显然没有被小娘摸过头,一时之间竟然有些红了脸,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做什么呢?男女授受不亲,南蛮子就是不知礼。”

    2022-05-28 02:38:55详情点赞(0)回复(0)
  • 脸不红&中松了

    贺知春见他的脸不红了,只剩下怒火,心中松了一口气。从此崔郎是路人,就再好不过了。

    2022-05-28 12:07:04详情点赞(0)回复(0)
  • 了眼,&的头上

    闻着院子中的栀子花香,贺知春忍不住红了眼,手过去摘下一支来,闻了闻,斜插在自己的头上,转身又拿起贺知易放在大青石上的书,朝着内院走去。

    2022-05-28 08:00:29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小鱼&不得了

    崔九摸着猫儿,小脸红红,突然之间那小猫儿竟然惨叫一声,连碟中的小鱼儿也顾不得了,炸了毛快速的跳了开来。

    2022-05-27 01:24:39详情点赞(0)回复(0)
  • &疼得厉

    见贺知春发愣,崔九鄙视的看了她一眼,“还不快送某去看郎中,头疼得厉害。”

    2022-05-26 06:04:27详情点赞(0)回复(0)
  • …他还&差点儿

    若是某不死,一定……他还没有想完,就感觉一个人影重重的压在了他的肚子上,差点儿将他的苦胆汁都压了出来。顿时昏厥了过去。

    2022-05-27 02:56:36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血,&嫁不了

    角门外的崔九听了,忍不住往里头看了看,又别过脸去,不过是咬了一下手,那上头明明就是他的血,哪里就嫁不了人了?再说了,阿俏才八岁,该是有多惹人嫌,她阿哥才心急想要将她嫁出去。

    2022-05-28 12:58:56详情点赞(0)回复(0)
  • 少年郎&是手伤

    不一会儿,一个穿着宝蓝色绣文竹袍子的少年郎跑了出来,随意将手中的书往旁边的大青石上一搁,焦急地说道,“阿俏,怎么受伤了,手上全是血。你是女郎,若是手伤了,日后还如何绣花,还想不想嫁人了。”

    2022-05-28 01:02:33详情点赞(0)回复(0)

为您推荐

恐怖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