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试婚丫头:冷王难追小说

试婚丫头:冷王难追

一抹初晴

连载中免费

试婚丫头:冷王难追一抹初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试婚丫头:冷王难追》小说是一抹初晴的原创小说作品。 她是试婚丫头,却爱上身份尊贵的冷漠王爷。驸马痴心保护,年轻的小王爷对她情有独钟,而她的心里只有他一个。她默默痴心守护,……

编辑:渐渐春风老|27496次点击更新:2019-07-28

在线阅读

试婚丫头:冷王难追一抹初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试婚丫头:冷王难追》小说是一抹初晴的原创小说作品。 她是试婚丫头,却爱上身份尊贵的冷漠王爷。驸马痴心保护,年轻的小王爷对她情有独钟,而她的心里只有他一个。她默默痴心守护,……

免费阅读

每一场久别重逢的背后都是蓄谋已久

赵廷美宁雪希小说名字叫做《试婚丫头:冷王难追》,这里提供赵廷美宁雪希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试婚丫头:冷王难追小说精选:想到自己马上就要被赶出王府,宁雪希脸都白了!话说,她这初来乍到的,汴梁城里也没一个熟人啊,赵廷美要是把她赶出去了,那她岂不是得流落街头、任人欺辱?“王爷收留了你,就不会把你赶出去的,放心吧!”有财回头安慰宁雪希,“王爷说,书房缺一个文房丫头,王爷看你挺灵活的,要让你到书房侍候。”哦,这还差不多啊!宁雪希松了口气。这样也好!铺床叠被还好,可让她给他洗脚神马的,毕竟穿越过来之前人家还是个大学生呢!还是去管理书房好,既能天天跟着…

想到自己马上就要被赶出王府,宁雪希脸都白了!话说,她这初来乍到的,汴梁城里也没一个熟人啊,赵廷美要是把她赶出去了,那她岂不是得流落街头、任人欺辱?

“王爷收留了你,就不会把你赶出去的,放心吧!”有财回头安慰宁雪希,“王爷说,书房缺一个文房丫头,王爷看你挺灵活的,要让你到书房侍候。”

哦,这还差不多啊!宁雪希松了口气。

这样也好!铺床叠被还好,可让她给他洗脚神马的,毕竟穿越过来之前人家还是个大学生呢!还是去管理书房好,既能天天跟着他,又不用干粗活,想看书还能看看书打发时间,再说,文房丫头这级别总比铺床丫头要高级一些吧?

不过,也不知道会不会是他打听到她是个试婚丫头的身份,所以嫌弃她?宁雪希很郁闷,她跟驸马可还算是清白的啊。

赵廷美没什么笑脸,淡淡地说:“一会儿,有财你给她安排一下。”

“是,王爷。”有财给赵廷美洗了脚,侍候赵廷美就了寝,端着洗脚水悄悄出来,见宁雪希还站在那儿发呆,就回头给宁雪希使眼色,意思是,跟我走啊!

“哦!”宁雪希赶紧朝赵廷美行了个礼:“王爷,奴婢告退!”

架子床已经垂下了帐幔,赵廷美在里头用鼻子“嗯”了一声,宁雪希得令,赶紧跟着有财走了。

有财倒了洗脚水,就给宁雪希安排了住处。位置就在西所偏殿的一间耳房。一住到这西所偏殿来,感觉一下子与赵廷美就离得很远了!宁雪希有些忐忑地问:“有财,王爷为什么突然把我撵到书房去?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好?”

“不会的,你不要多心了!”有财安慰说,“自从王妃过世后,就一直是我在侍候王爷,一下子换个姑娘在身边侍候,我猜可能是王爷不习惯。没事,你在书房也一样侍候王爷。”

“那好吧。”宁雪希低着头,只要不把她赶出王爷,不让她无家可归就好!

这一晚,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宁雪希实在睡不着,这直接导致了她第二天起床以后,一双眼睛红红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还好,这一天是燕国长公主与驸马完婚的日子,赵廷美自然要出席妹妹的婚礼去了,有财是赵廷美的随从,自然就跟着去了。宁雪希于是得闲了一天。

第三天早晨,宁雪希还在睡梦中,有财来敲门叫醒她。宁雪希实在对有财感激得不得了,话说,她平常就爱睡懒觉得不得了,又没有闹钟,如果有财不来叫她,真不知道会睡到什么时候才能自然醒。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啊,就指望有一个人对她这么照顾了。

“快快起床了,王爷要去舞一会儿晨剑,舞完剑用了早膳,就要到书房去了,你得在王爷前面到书房候着。”有财在门外说。

“好好!”宁雪希手忙脚乱穿好衣服,话说,这头发睡乱了,这,该怎么梳头啊?她完全不会啊!

打开门,宁雪希求助地望着有财:“你能给我两套男人的衣服吗,有财?”

“你要男人的衣裳干什么?”有财一愣。

宁雪希能告诉他,她根本就不会梳头发吗?前面那两晚上睡醒了,她就只是用水抿了抿发髻,今天是第三天,实在太乱了,抿不好了啊!

“好吧,我这就去。”有财打量了一下她的身材,小跑去了。不一会儿,抱着一套新衣裳来了:“这是我上月才领的新衣裳,给你穿吧!”

“好,谢谢你,有财你真是个大好人!”宁雪希高兴地接过衣裳,把门一关,迅速地换上有财的男装。虽然是下人的衣裳,不过不管怎么样,这头上挽个髻,这就要比锦溪那头发好梳得多。

反正她现在的身份就是个下人,只能自己服侍别人,没有别人服侍自己,还想怎么着?先对付过去再说吧!

宁雪希再次打开门,这一露面把有财惊着了!换了一身小厮的衣裳,宁雪希整个人就像变了模样,越发地显得清秀了!

“怎么样?”宁雪希高兴地问。

有财竖起了大拇指,夸奖说:“真俊!就是你穿这身衣裳过去,不知道王爷会不会怪罪。”

宁雪希说:“你不是王爷最亲近的人吗?你平时要多帮我说说好话!”

有财点点头:“好!”

想不到,才来大宋没几天就交下朋友了,凭直觉,有财这小子信得过,说不定,将来有财还能帮上她不少忙呢!

吃过早饭,走进书房的赵廷美,看见女扮男装的宁雪希,愣了一愣。宁雪希本来以为他会问她怎么会打扮成这样,谁知道他愣过之后,居然没说什么,径自坐到了桌前。

书桌上有一本似乎经常翻动的诗册,泛黄的纸页似乎都已经有些薄脆了。赵廷美本来翻开了诗册,看了宁雪希一眼,又合上了诗册,将那诗册挡在了衣袖里,似乎不愿让宁雪希看到那是一本什么样的诗册。

宁雪希倒没有在意到这些,她有些紧张,话说,她这个文房丫头的工作具体要怎么开始的?有财说,王爷要写字作画的时候,她就负责磨墨;王爷看书的时候不可打扰,奉上香茶一杯便可退到一边;王爷不在的时候,她要负责打扫书房,归整书架……

现在,是她该退到一边的时候吗?可香茶还没上来呢!

茶来了。

还是有财好,带着一个小丫头来了,小丫头手上端着茶。有财用眼神示意宁雪希赶紧来接,宁雪希一通小跑过来,把茶端了过去,递到赵廷美面前:“王爷,茶来了。”

赵廷美眼皮也没抬,接过茶,淡淡地说:“我要看书,你把书架二层的书拿出去晒晒,没事不要进来惊扰我。”

“是,王爷。”

宁雪希没想到自己工作的第一件事居然是晒书,汗!不过一想,是他不想被人打扰才对吧?所以,他才故意随便找件事把她支开。

好吧,晒书就晒书,不能急,他是一个这样冷淡的人,想要和他熟悉起来,总得需要一个契机,需有一个过程。只有慢慢地取得他的信任,才能想办法改变他的结局。

宁雪希把书架二层的书一本一本取下来,抱出去,话说,这些书名都是繁体字,而且还是篆体,这些字还真不好认。

把书摆在门口的廊上,回头望望书房里的赵廷美,也不知道他在看的什么书,看得浓密的双眉紧紧地锁在一起,脸色也阴沉阴沉的。也不知道他知不知道自己的处境很危险?他会想得到他的亲哥哥会对他暗暗下手吗?

深秋的阳光倒是很和煦,不过风很大,那风一阵一阵地刮来,晒在廊上的那些书页顿时“哗哗”地被吹起来,那架势,就好像有种天翻地覆的感觉!

好大的风啊!宁雪希傻眼了,这些可都是线装书啊,她生怕大风把书吹散,只得赶紧收书,但人的速度怎么能跟风的速度比呢,这厢才收了几本,那边就有几本被吹到庭前去了!吹到地上呼啦呼啦的,一个劲地往前跑,就跟长了腿一样。

宁雪希狼狈不堪地跟着就追过去捡书,捡了两本,怀里抱着的书又掉了下来,忙得宁雪希满头的大汗。

这时候,一个高大的身影弯腰下来,将宁雪希前面被风吹着跑的书捡了起来,递给她:“来!”

“谢谢!”宁雪希感激涕零地抬起头,哇!

好俊的一个帅小伙啊!身材高大,像是练武的架势;衣裳华丽,一看就是身份尊贵的人;眉眼清秀又不乏英气,总之不管从哪方面来讲,都肯定算得上是个美男子!

宁雪希瞪大了眼睛,哇哇!大宋朝就这么多的美男子吗?

看他的身份,一定是个身份尊贵的人;但他却不像身份尊贵之人那样傲慢,脸上的笑意十分温和,一点也没有高高在上的傲气。这个,又是什么人?秦王府的人?赵廷美的弟弟或是什么?赵廷美好像没有弟弟了吧?

抬眼望着宁雪希,帅小伙也一愣:“你是……”

“哦,奴婢是秦王府新来的丫头……”宁雪希赶紧行了个万福礼。看他的样子一定是个身份尊贵之人,她行礼就对了!

帅小伙微笑着点了点头,也不要她通报,就往赵廷美的书房里去了。

“喂……”宁雪希想说,我给你通报一声!

但是,人家的脚步比她的声音还快,已经一步跨进书房去了!宁雪希眨巴眨巴眼睛,然后就听到赵廷美唤她的名字:“雪希!”

宁雪希赶紧一溜小跑,抱着怀里的书回到书房:“王爷有什么吩咐?”

赵廷美看了她怀里的那一撂书,说:“把书放下,去叫人给武功郡王泡杯茶来。”

武功郡王?这不是宋太祖的儿子赵德昭吗?穿越之前那个晚上她把跟赵廷美有关系的人都查过了,所以才会熬了那么晚,那么累,她查的资料里包括赵德昭这个人,他的父亲死于烛影斧声,本该由他来继承的皇位却被自己的二叔继承了,结果他因为受到宋太宗的疑忌,含恨自杀于太平兴国四年……

话说,现在不就是太平兴国四年吗?难道说,这个赵德昭的生命已经快走到终结了?

宁雪希顿时不由一震,全身的汗毛孔都紧巴巴地竖了起来,好好的一个人,马上就得去黄泉的路上找他父亲去吗?现实这也太残酷了!

“雪希,你在想什么?”赵廷美皱了皱眉。

“啊,我没想什么!”宁雪希回过神来,想起刚才赵廷美叫她去泡茶,立刻说:“我这就去!”

宁雪希把书放下,转身就出了书房。话说,她该叫谁去给武功郡王泡茶?

唔……谁在掐她的人中呀,好疼!

宁雪希勉强地睁开眼,嘴里嘟哝说:“谁这么手欠,居然掐我?今天可是周末,还不让人睡个懒觉吗?让我再睡会儿……”

嘟哝着勉强地睁开眼睛,看清了眼前的情景,把宁雪希吓了一跳,一个光着上身的男人正半跪在床上,使劲地掐着她的人中!

眼前这个男人,看起来还是蛮帅的。二十三、四岁的样子,五官非常好看,身材也非常好,光着的上身肌肉非常结实,属于是那种既美又有型的男人。可是,他怎么光着上身?这是神马情况?

宁雪希慌了,她呼啦一下坐了起来,一把推开男人,“你干吗?”

男人被她这么一推,也吓了一跳,立即停下手上的动作,望着宁雪希:“你醒了?”

废话,被人这样掐人中,能不醒吗?宁雪希惊恐地朝宿舍张望了一下,女生宿舍怎么会有男人出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你醒了就好。”男人说着,就要去解自己的腰带。宁雪希大吃了一惊,指着男人大声叫:“住手?你要干什么?”

男人一愣,抬起头望着宁雪希,“当然是试婚啦!”他皱了皱眉,“你不是燕国长公主派的试婚丫头吗?”

“试婚丫头?什么玩意儿?”宁雪希气愤地指着男人,“你不要过来啊!要不然我告你非礼!”

什么燕国长公主,什么试婚,乱七八糟的!宁雪希指着男人,另一只手飞快地抓起床上的衣服,靠,也不知道这床上怎么会有丝绸制的衣了,不过这个时候也顾不得许多了,宁雪希飞快地穿上衣服,指着男人,大声叫道:“站住,你不要乱来啊!”

男人叹了口气,抱起了胳膊肘,无奈地望着宁雪希。虽然脚上什么也没穿,踩在地上有种麻疼麻疼的感觉,不过这时候宁雪希也顾不上这些了,飞快地夺门而逃。

门口两边守着两个和宁雪希差不多打扮的小丫头,见宁雪希光着脚跑了出来,不由都惊住了!宁雪希拉住其中一个就着急地问:“大门在哪个方向?”

“大门?”两个小丫头面面相觑了一会儿,不由朝前面指了指。

“哦,谢了!”宁雪希扭头就朝大门跑去。

这院子里房子还真多呀,又气派又华丽,最重要的,还很古色古香,完全是古代的建筑风格。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宁雪希完全不清楚!这个地方太陌生了,绝对不是她所熟悉的环境,谁把她从宿舍里弄到这么一个鬼地方来了?这儿到底是哪儿?还有刚才那个男人是谁?

宁雪希玩命似地朝大门跑去,耳旁是呼啸的风声。跑着跑着,果然就看到了一面雕花的墙,绕过那墙就是大门了吧?宁雪希赶紧回头看,没看到有人追出来,这才松了口气,跑出这个大门就该安全了吧!

雕花的墙边停着一台轿子,两个小丫头站在轿子旁边,看到宁雪希跑了过来,不由很惊讶。其中一个问:“锦溪,驸马爷这么快?”

锦溪?驸马爷?

宁雪希一愣,还没顾上答话,另一个就冷冰冰地说:“既然好了,就赶紧回去给长公主复命吧!”

不由分说,宁雪希就被推上了轿子,两个轿夫抬起轿子就是一路飞奔。

“喂,这是怎么回事?”宁雪希紧张地抓着轿沿以防摔倒,靠,这年头居然还有人把轿子当成交通工具?

“喂,喂,你们这是要把我抬到哪儿去呀?”宁雪希惊慌失措,可是根本没人理她。

轿子里,宁雪希完全懵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都是昨天晚上看电视看到太晚了,昨晚上《百家讲坛》著名学者王立群先生主讲的《王立群读宋史》系列正讲到《赵廷美之死》,不知道为什么,一向对历史不是很感兴趣的宁雪希竟然对赵廷美这个人物产生了深厚的兴趣!

所以,看完《百家讲坛》以后,她还刻意上网查了查赵廷美这个人物的资料,恶补了一下赵廷美那段时期的历史,这个人物作为宋太祖和宋太宗的弟弟、在残酷的皇权之争面前英年早逝的悲剧结局让她很是唏嘘。宁雪希心里遗憾地想,如果她能够穿越到那个年代去,她一定要改变赵廷美的命运,阻止这个悲剧的发生。

这是昨晚很晚才睡的原因。可实在没想到,睁开眼睛就躺在那个所谓的驸马爷的床上,说她是燕国长公主派来的试婚丫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很快,轿子就停了下来,宁雪希还惊魂未定,轿子外头就响起了一个小丫头的声音:“锦溪回来了!”

一个老女人的声音答话说:“赶紧带她去见长公主。”

轿帘拉了起来,一个小丫头对她说:“下来啊锦溪!长公主在等着你呢!”

宁雪希被拉进了一个华丽的房间里。天哪,这又是什么地方?那陈设古色古香,豪华得让人大开眼界!

屋里的人就更不用说了。一个皮肤白得跟个瓷娃娃般的年轻女人此时正歪倒在床上,似睡非睡的样子。那一身的绫罗绸缎,和头上金灿灿的发饰,以及两旁小丫头细心侍候着的阵式,都无不彰显着这个年轻女人高贵的身份。

这就是刚才那个男人口里提到的燕国长公主吗?看样子,这不像是演戏啊!因为那个衣着华丽的年轻女人气质真不像一般人啊!

天哪!宁雪希吃惊地睁大了眼睛,这……难道这真是古代,难道她穿越了?

完了!别人穿越到古代,不是当公主就是当王妃的,怎么就她这么悲催,居然穿越成一个小丫头?穿越成一个小丫头也就算了,居然还是一个为公主试婚的丫头?

“公主,锦溪回来了。”旁边的小丫头恭敬地对床上似睡非睡的燕国长公主说。

燕国长公主懒懒地睁开了双眼,看了宁雪希一眼。那刀子似的目光把宁雪希吓了一跳!

燕国长公主盯着宁雪希,冷冷地挥了挥手:“好了,你们先下去吧!”

“是。”屋里的小丫头们一个个低着头,鱼贯而出。

“说吧,到底驸马那边,什么情况?”燕国长公主仍是懒懒地,伸出洁白细腻的小手轻轻地梳理着自己贴满珠花的鬓发,那目光却像要把宁雪希生吞活剥了一样。

“什……什么情况?”宁雪希紧张地退后了一步,驸马,就是刚才爬上她床的那个男人吗?她不知道,这个长公主想了解的是什么情况?

燕国长公主的目光投向了宁雪希,眼神变得有些阴冷起来。这个死丫头,在她前头先享用了原本只能属于她的男人,现在还给她装疯卖傻?

阴冷之气在燕国长公主的眼中集聚起来,那眼神让宁雪希不寒而栗!在燕国长公主的逼视这下,宁雪希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想逃。可是,刚才从驸马那儿逃走容易,现在再要从燕国长公主这儿逃走,好像就不那么容易了吧?

燕国长公主那阴冷的眼神收了回去,娇艳欲滴的红唇冷冷地吐了出一句话:“把这丫头拉出去,填井。”

“什么?”宁雪希大吃了一惊,就算她来自现代,也遥知在古代“填井”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吧!公主这是什么意思,竟然要她的命?

身边的丫头们都愣了一下,大概都没想到燕国长公主居然要杀试婚丫头灭口。她们很快反应过来,一把将宁雪希搂住,就要把她往门外搡。

真的要她死啊!这怎么行!她才十九岁,刚刚考上大一,美好的明天还在等着她呢!宁雪希又惊又急,绝不能就这样死了!求生的欲望下,一股强大的力量从宁雪希的身体里激发了出来,她咬咬牙,猛地甩开控制着她的几个小丫头,拔腿就朝屋外飞快地奔去!

从二十一世纪穿越到这古代来,她也算是死了一回的人,怎么还能再死一回?

“锦溪跑了!”身后的小丫头慌乱地叫了起来。

“快抓住她!”后面的人着急地叫了起来。小丫头们全部追了出来。守在门外还有几个男仆人也一起向宁雪希追了过来。宁雪希回头一看,靠,这么多人追她一个啊!不行,绝不能让他们抓住她!

这时候宁雪希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管他呢!她不能这样稀里糊涂地让她们拉去填井,她不能死!使出冲刺的力气,宁雪希没命一样地往前跑。就像在冲百米冠军一样,耳旁只听到呼呼的风声,以及自己气喘如牛的喘息声。

也不知道怎么跑的,这么大的公主府,宁雪希原本并不认得路,但是跑着跑着,居然似乎看到了大门!

身后,小丫头们的喊叫声:“锦溪,别跑呀!”

望着前面的大门,宁雪希又惊又喜。只要她再加一把劲就能脱险了!咬着牙,宁雪希低着头往前冲,在心里默念着,马上就安全了!马上就安全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宁雪希猛地撞到了面前的一堵墙上。

不对,那不是一堵墙。墙哪有那么软硬适度,那么舒服,还有温度?

她撞上的,是一个人。

宁雪希猛地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冷静的、英俊迷人的脸。挺拔的鼻梁、紧抿的嘴唇、微皱的双眉、深邃的眼眸、俊朗的面容……

下一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 书一本&,话说

    宁雪希把书架二层的书一本一本取下来,抱出去,话说,这些书名都是繁体字,而且还是篆体,这些字还真不好认。

    2020-10-19 12:04:23详情点赞(0)回复(0)
  • 已经垂&嗯”了

    架子床已经垂下了帐幔,赵廷美在里头用鼻子“嗯”了一声,宁雪希得令,赶紧跟着有财走了。

    2020-10-19 12:16:46详情点赞(0)回复(0)
  • 在门口&暗下手

    把书摆在门口的廊上,回头望望书房里的赵廷美,也不知道他在看的什么书,看得浓密的双眉紧紧地锁在一起,脸色也阴沉阴沉的。也不知道他知不知道自己的处境很危险?他会想得到他的亲哥哥会对他暗暗下手吗?

    2020-10-18 07:38:38详情点赞(0)回复(0)

为您推荐

穿越重生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