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嫡女骄小说

嫡女骄

隽眷叶子

连载中免费

嫡女骄隽眷叶子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嫡女骄》小说是隽眷叶子的原创小说作品。 重生归来,司徒娇要亲手编织自己的命运,除姨娘,护亲娘,助兄长,教庶妹,得一世骄宠。 免费阅读 相传,每年从七月一日开始,地狱之……

编辑:山川赋|15401次点击更新:2019-07-25

在线阅读

嫡女骄隽眷叶子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嫡女骄》小说是隽眷叶子的原创小说作品。 重生归来,司徒娇要亲手编织自己的命运,除姨娘,护亲娘,助兄长,教庶妹,得一世骄宠。 免费阅读 相传,每年从七月一日开始,地狱之……

免费阅读


嫡女骄全文免费阅读  嫡女骄宠:皇叔有人欺负我  嫡女骄 隽眷叶子  嫡女骄妻  嫡女骄txt下载  嫡女骄百度云  嫡女骄女漫画免费土豪  嫡女骄txt  嫡女骄妃  嫡女骄免费全文阅读答案  


故事剧情新颖,别出心裁,让人眼前一亮

李妈妈韩氏小说名字叫做《嫡女骄》,这里提供李妈妈韩氏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嫡女骄小说精选: 司徒娇清楚的记得,她前世真正的恶梦开始于韩氏去世。 虽然从一出生司徒娇就被送到了桃林别院,可是只要韩氏还活着并占着侯夫人的名分,就算老夫人再不喜司徒娇,司徒娇始终都是安宁侯府的嫡长女。 这些年来,就算老夫人以韩氏体弱多病不宜掌家管事为由,将管家权交给了小林氏。 小林氏在明面上也不敢克扣司徒娇的月例银子,更何况司徒娇身边还有个能干的李妈妈夫妇。 这对随着韩氏从韩大将军府陪嫁到安宁侯府的夫妇,在司徒娇被送到别院那天…

  司徒娇清楚的记得,她前世真正的恶梦开始于韩氏去世。

虽然从一出生司徒娇就被送到了桃林别院,可是只要韩氏还活着并占着侯夫人的名分,就算老夫人再不喜司徒娇,司徒娇始终都是安宁侯府的嫡长女。

这些年来,就算老夫人以韩氏体弱多病不宜掌家管事为由,将管家权交给了小林氏。

小林氏在明面上也不敢克扣司徒娇的月例银子,更何况司徒娇身边还有个能干的李妈妈夫妇。

这对随着韩氏从韩大将军府陪嫁到安宁侯府的夫妇,在司徒娇被送到别院那天开始,就自愿来别院照顾司徒娇。

一个管理别院的内务,一个打理别院所属的农庄和山林,将司徒娇照顾得无微不至。

因此司徒娇虽人在别院,生活水平倒并不比侯府差。

只是前世的司徒娇对鬼仔这个名声看得过重,始终立不起来。

等到韩氏去世,在老夫人的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威逼之下,司徒空将小林氏扶了正,从此司徒娇的日子陷于水深火热之中。

按理司徒娇重生以后就该早早谋算着回侯府,无奈她这付身子骨实在过于娇弱。

那般弱质的身子骨回到侯府,别说谋求什么或者帮助韩氏夺回管家权,就算她有着前世的生活经历,有前世十多年的行医本事,更知晓一些历史的轨迹,只怕也难以抵挡侯府的风刀霜剑。

于是经过慎重考虑,司徒娇决定先沉下心来,在提升内力和医术的前提下,抓紧时间学习,并努力调理身体,如今总算小有成效。

当然,重生回来这一年,司徒娇一直都在等,等那个可以让她正大光明,理直气壮回侯府去的契机。

按照前世的轨迹,那个可以让她回到侯府,而前世的她却偏偏没能抓住的契机,很快就会到来。

重活一世的机会不是人人都有,上天给了司徒娇这个机会,她必定会善加利用一切机会,再不让前世的悲剧重演。

前世韩氏是在司徒娇及笄前一年的七月离世的,算起来距今还有整整两年的时间。

两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因此重生回来这一年来,司徒娇除了努力提高身体素质以外,就是如同一块海绵一样吸收着前世没能掌握的各种生活和处事技能。

在回府契机即将到来之即,她再不会如前世那般怯懦而愚蠢地放弃伸到面前的援助之手。

今生她不但要把握契机,更要主动出击,她要以完美的势态回到侯府,迎接各种挑战。

重生回来这一年,每当想到前世自己及其身边人的悲惨人生,司徒娇的心就一阵阵地刺痛,这样的刺痛和煎熬,是她努力的动力。

“小姐,药煎好了,小姐是现在喝还是稍等下再喝?”青竹端着煎好的药进来,打破了司徒娇和李妈妈主仆之间的沉默。

“药先放桌上,青竹,去取些蜜饯过来。这药比较苦,待小姐喝了药,含颗蜜饯会比较舒服些。”李妈妈吩咐道。

经过这会儿的休息,司徒娇的气色已经好了些,身上也有了些力气,在李妈妈的帮助下从床上坐了起来。

此刻听了李妈妈的话却是摇了摇头,让青竹直接将药端给她。

虽然这药苦得让司徒娇眉头皱得可以夹得死苍蝇,可是她还是一口将药喝了个底朝天,然后就着李妈妈的手的水杯漱了漱口,这才问道:“今日大哥可有过来?”

青竹脸上不由一僵,将目光投向李妈妈。

李妈妈的脸上也闪过一丝阴影,强笑道:“听说大少爷明年春闱要下场,想必学业重了,一时不得空闲来探望小姐。”

其实到现在这个时辰没有见到司徒阳,司徒娇的心里已经知道结果,只是有些不太甘心罢了。

听了李妈妈的话,司徒娇眼内闪过一丝受伤的情绪,不过很快就敛了去,只是垂头不语,一时间屋里的气氛有些沉郁。

多活一世的司徒娇其实比任何人都明白司徒阳的心思。

对于司徒阳没像以往一般按时来别院探望他,司徒娇心里说不上有多大的失望,不过终究有些伤感。

也许司徒娇还没出生的时候,无论是司徒空和韩氏,还是司徒阳,对于当时还在韩氏肚子里的司徒娇,自是抱着极大的善意和期盼。

可是由于司徒娇鬼仔的名声和克父克母克亲人的命格,加上司徒娇出生以后十多年来,韩氏几乎一直卧病不起,因此几乎所有的人,都将韩氏的病因落实到司徒娇身上,克母之名如影随形。

久而久之,司徒阳就算对司徒娇曾经有过期盼,慢慢地也转变成了对司徒娇的怨怼。

“小姐......”司徒娇的沉默,让李妈妈心疼不已,开口就要安慰。

不过还没等李妈妈将安慰的话说出口,司徒娇就抬起了头。

只见她的目光清澈无波,脸色十分平静,甚至还对着李妈妈露出了浅浅淡淡的微笑。

虽然看不出司徒娇的笑容有一丝的勉强,可是她这付模样,却更让李妈妈的心里觉得怜惜不已。

只听司徒娇用平和的声音吩咐青竹道:“青竹,你去把白梅喊来,我有事要与你们说。对了,你和绿梅进来以后,让墨兰在房外守着,别让人靠近这屋。”

平静无波的模样,仿佛刚才提起司徒阳的并不是司徒娇一般。

“是”青竹应声出屋去找另一个大丫环绿梅,同时按照司徒娇的吩咐安排院子里的丫环婆子各司其责。

司徒娇身边除了李妈妈以外,最得力也最贴心的就是绿梅和青竹这两个大丫环,另外还有两个小丫环,名唤墨兰和紫菊。

李妈妈有些忧心地看着司徒娇依然苍白没有多少血色的小脸,心疼地劝道:“小姐,你有什么事等你风寒好了再说也不迟,又何必急在这一时?”

虽说知道那个契机还有些时日才到,可是只要一想到重生回来这一年,发生在她身边的事,与前世并不完全重合,故而司徒娇不敢掉以轻心,她要提前谋算。

平时几乎对李妈妈言听计从的司徒娇,这次却十分坚持:“妈妈放心,我无事。”

等到青竹将绿梅找来,主仆四人关起门来也不知都说了些什么。

李妈妈从屋里出来以后,就会找了她的男人别院的管家李福宝,一番吩咐下去,不多时,一辆重载的马车从别院驶向京城,只留下一路桃子的芳香。

原来今年的桃子尚没有送出别院,只是司徒锦根本无从知晓这批桃子的动向罢了。

这些桃子从摘下以后,一直存放在别院后山脚的冰窖中,此时李管家按照司徒娇的吩咐,将桃子分别送往京城的侯府和韩大将军府。

绿梅和青竹从这日开始,几乎将伺候司徒娇的事全都交给了小丫环墨兰和紫菊。

她们两个人则在李妈妈的指点下,将司徒娇的贴身物事慢慢收拾进了一个个红木箱内。

司徒娇则在风寒完全痊愈之后,每日早中晚三次,带着李妈妈和小丫环墨兰、紫菊到别院外转悠,美其名增强体质。

李妈妈杨凌霄小说名字叫做《嫡女骄》,这里提供李妈妈杨凌霄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嫡女骄小说精选: 这是个相当俊美的少年,年龄与司徒阳应该差不多,个子却比司徒阳略高些,体格也比司徒阳更健壮,小麦色的肤色在阳光下显得尤其健康。 刚才司徒娇的心中眼里只有司徒阳,她重生回来一年了,这还是第一次见司徒阳。 就算她明知这时候的司徒阳,并不喜欢她,甚至心里有的只是对她的怨怼,可是那到底是这个世上除了父母以外,血脉相连的亲兄长。 前世当她在庵堂里孤灯清影艰难度日的时候,也只有这个哥哥时不时地照拂她。 故而在听李妈妈说司徒阳来…

  这是个相当俊美的少年,年龄与司徒阳应该差不多,个子却比司徒阳略高些,体格也比司徒阳更健壮,小麦色的肤色在阳光下显得尤其健康。

刚才司徒娇的心中眼里只有司徒阳,她重生回来一年了,这还是第一次见司徒阳。

就算她明知这时候的司徒阳,并不喜欢她,甚至心里有的只是对她的怨怼,可是那到底是这个世上除了父母以外,血脉相连的亲兄长。

前世当她在庵堂里孤灯清影艰难度日的时候,也只有这个哥哥时不时地照拂她。

故而在听李妈妈说司徒阳来的时候,司徒娇满心满眼只有司徒阳这个哥哥,压根就没注意到几乎与司徒阳并肩而行的英俊少年。

可是就只这一眼,司徒娇整个人都蒙了,脑子里除了嗡嗡的声音以外,几乎一片空白。

她睁着大眼睛失神地盯着突然出声的少年,仿佛要盯出个洞来才罢休。

少年的目光虽然并没有落在司徒娇身上,可是司徒娇这异常的目光,依然让少年不悦地蹙了蹙眉。

不过面前这个小姑娘却是她今日要找的人,那么就算心里有什么不痛快,杨凌霄也只能压下去。

毕竟今日是有求于她,更何况这小姑娘还是司徒阳的妹妹,安宁侯府的大小姐,他娘亲陈婉柔好姐妹韩华的亲生女儿。

此时少年只是看着李妈妈,虽说是在询问,语气却相当笃定。

“杨世子一语中的,李妈妈就是我所说的那个会医术的妈妈,你放心李妈妈的医术绝对不比京城医馆的那些大夫差。

你只要看我家小妹现在的身子骨就可以略知一二了。

我小妹是早产儿,生下来的时候,就像只小猫似得,就算一直在京城,说不得也要泡在药罐里。

可你看她如今看着也只比常人瘦弱些,倒是一年更比一年健康了。

这可都是李妈妈的功劳......”还没等李妈妈开口,司徒阳就已经巴啦巴啦说了开来,全然没有发现自个的小妹现在完全不对头。

原来此少年就是建国公府的世子杨凌霄,此刻听了司徒阳的话,也不由将目光转向司徒娇。

而此时司徒娇已经收回了盯在他身上的目光,身子虚靠在那位妈妈身上,垂眸敛目作淑女状,倒勾起了杨凌霄的几分兴趣。

也不知是司徒阳原本就是个多话的人,还是因为实在是仰慕杨凌霄,此刻只听他一个人巴啦巴啦说个没完。

今日一早杨凌霄得知建国公府的车队已经在离京城两百里以外的安阳城,就知道车队今日还是进不了京城,毕竟车队里有老有小,那速度根本快不起来。

思忖之后,就明白了建国公夫妇的打算,他们今日定然是准备在陈氏的那个别院休息。

想着车队这一路跋涉,身子骨必定有些不爽利,于是就准备在京城找个大夫带来别院。

没想到一时却找不到愿意来别院的大夫,他又不想为这样的一件小事去求圣上派太医,正在在为难之时,却遇到了准备去学堂上学的司徒阳。

热心肠的司徒阳,本就对杨凌霄有着一种近乎崇拜的仰慕,当知道他得知杨凌霄需要大夫,并且是要带着大夫来建国公夫人陈氏的别院。

他自然知道陈氏的这个所谓的枣林别院,与自个娘亲的桃林别院紧连在一起。

想到别院里就有个医术不逊于京城任何一个医馆里坐馆大夫的李妈妈,于是二话不说,让同行的同窗好友向先生告个假,直接就跟着杨凌霄奔别院而来。

这一路来,几乎就没停过嘴,巴啦着将他所知道的别院这边的情况都说给杨凌霄,自然少不了说起司徒娇的情况。

就算杨凌霄并不关心面前这个被人称为鬼仔的女孩子,这一路听下来,多少也听了些进去,更何况方才这个与他从来不曾见过面的女孩,突然之间的失态,总让他觉得有些什么他一时看不透的东西。

司徒娇,对吧?本世子倒要看看她到底为何会失态。

此刻的司徒娇虽然垂眸敛目显得格外安静,事实上,她的心里尤如狂风暴雨。

虽然她寻找的那个契机与这个少年有些关联,可是她压根没想到契机没找到,却会比预期早好些天就与这个少年不期而遇。

刚才乍然看到这个英俊少年,没有心理准备的司徒娇,根本失去了思考的能力,除了直直地盯着杨凌霄看,她压根就第有第二个反应。

若不是李妈妈眼疾手快拉了她一下,指不定会出什么其他的状况。

“这位妈妈,本世子有个不请之情,希望妈妈能够帮个忙。”杨凌霄收回投在司徒娇身上的目光,重新转向李妈妈,抱了拳说道。

“杨世子不必如此客气,只要世子用得上李妈妈只管开口。”司徒阳再次抢过话去答道。

“这......”杨凌霄故作沉吟,目光看向低着头看不出表情的司徒娇,似乎有些为难。

“杨世子是担心我小妹不放李妈妈吧,不会的不会的,只要是杨世子用得上,我小妹定然不会拒绝,对吧,小妹?”司徒阳似乎看明白了杨凌霄脸上的为难,说着还轻轻推了一把身边不语的司徒娇。

“啊......”完全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司徒娇没想到司徒阳会冷不丁地推自己一把,虽然用力不大,却也让司徒娇的身子歪了歪,不由惊呼出声。

杨凌霄想都没想就伸出了双手,想要扶司徒娇一把,却在到达司徒娇面前的时候,似乎想到了什么,又突然收回了手。

幸好司徒娇身边还有个李妈妈,及时扶住了司徒娇,否则毫无准备的司徒娇,说不定真要与地面来个亲密接触了,可这糗可就出大发了。

“小妹你在想啥呢?问你话呢!”看着司徒娇差点被自己推倒,司徒阳脸上楞了楞,也许觉得在杨凌霄面前失了面子,脸色有些不太好看,语气也有些不耐起来。

司徒娇心里也有些生气,她看不明白也想不通司徒阳对杨凌霄,为何总有一种让她很不舒服的谄媚感,就算现在司徒阳只是个白身,杨凌霄已经是建国公府的世子,好歹司徒阳出身也不是差到哪里,有必要如此吗?

还是姓杨的小子对司徒阳做了什么,才会让司徒阳如此作派?

于是司徒娇看向杨凌霄的目光有些不善起来,不过好在司徒娇的心里还知道杨家是她光明正大回侯府的机会,故而迅速敛去眼中的不善,重新成为了个乖乖女。

“李妈妈的医术的确挺好,只不知杨世子需要李妈妈做些什么?”直到司徒阳快绷不住了,才听得司徒娇慢悠悠地问道。

“大约日落时分,我爹娘的车队就会到达这处别院。他们远途跋涉,身子多少有些不太舒坦。特别是本世子的弟弟,他的身子骨一向偏弱,可以说打小说是抱着药罐子长大的,这一路来也够他受的。本该从京城请个大夫过来,只是今日跑了几个医馆都没请到大夫,故特向司徒小姐借这位妈妈一用,以解公府之忧。”杨凌霄倒也没瞒着掖着,大大方方地将自己的请求说了出来。

司徒娇抬眸看了杨凌霄一眼,这一眼看在杨凌霄眼里,只觉得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不过再看时司徒娇却已经再次垂下眼帘,长长的睫毛完全隐盖住了眼中的情绪。

“好!”一个极简洁的答案从司徒娇的小嘴里吐了出来。

下一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 素质以&外,就

    两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因此重生回来这一年来,司徒娇除了努力提高身体素质以外,就是如同一块海绵一样吸收着前世没能掌握的各种生活和处事技能。

    2020-12-01 06:14:06详情点赞(0)回复(0)
  • 克母克&生以后

    可是由于司徒娇鬼仔的名声和克父克母克亲人的命格,加上司徒娇出生以后十多年来,韩氏几乎一直卧病不起,因此几乎所有的人,都将韩氏的病因落实到司徒娇身上,克母之名如影随形。

    2020-12-03 05:59:43详情点赞(0)回复(0)
  • 有整整&两年的

    前世韩氏是在司徒娇及笄前一年的七月离世的,算起来距今还有整整两年的时间。

    2020-12-03 06:45:19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援助&之手。

    在回府契机即将到来之即,她再不会如前世那般怯懦而愚蠢地放弃伸到面前的援助之手。

    2020-12-01 09:00:14详情点赞(0)回复(0)
  • &了。

    其实到现在这个时辰没有见到司徒阳,司徒娇的心里已经知道结果,只是有些不太甘心罢了。

    2020-12-01 11:23:35详情点赞(0)回复(0)
  • 的内务&。

    一个管理别院的内务,一个打理别院所属的农庄和山林,将司徒娇照顾得无微不至。

    2020-12-03 04:22:24详情点赞(0)回复(0)
  • 吩咐下&车从别

    李妈妈从屋里出来以后,就会找了她的男人别院的管家李福宝,一番吩咐下去,不多时,一辆重载的马车从别院驶向京城,只留下一路桃子的芳香。

    2020-12-03 03:23:43详情点赞(0)回复(0)
  • 等到青&也不知

    等到青竹将绿梅找来,主仆四人关起门来也不知都说了些什么。

    2020-12-03 05:30:41详情点赞(0)回复(0)
  • 李管家&吩咐,

    这些桃子从摘下以后,一直存放在别院后山脚的冰窖中,此时李管家按照司徒娇的吩咐,将桃子分别送往京城的侯府和韩大将军府。

    2020-12-03 03:45:33详情点赞(0)回复(0)

为您推荐

穿越重生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