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小说 → 入骨暖婚:情深不晚小说

入骨暖婚:情深不晚

采南

连载中免费

顾停雨和现在的丈夫周铭已经结婚三年了,这三年在别人看来是相敬如宾,恩爱如初。实际上,两个人的夫妻之名有名无实。顾停雨枕边的这个男人心里一直都有别的女人,以至于现在这个男人都没碰过自己。这婚姻就像是一个囚笼,顾停雨想要走出来,直到遇到陆沉......只有她自己清楚,和周铭一直都是同床异梦,明明躺在一张床上,躺在自己的身边,却感受不到一丝属于丈夫的温度。。……

编辑:执伞青衣袖|10383次点击更新:2019-07-24

在线阅读

顾停雨和现在的丈夫周铭已经结婚三年了,这三年在别人看来是相敬如宾,恩爱如初。实际上,两个人的夫妻之名有名无实。顾停雨枕边的这个男人心里一直都有别的女人,以至于现在这个男人都没碰过自己。这婚姻就像是一个囚笼,顾停雨想要走出来,直到遇到陆沉......只有她自己清楚,和周铭一直都是同床异梦,明明躺在一张床上,躺在自己的身边,却感受不到一丝属于丈夫的温度。。……

免费阅读

感情的事情谁也说不准,往往只有到来了,才会如何应对...

  顾停雨和周铭结婚三年,在外人眼中夫妻和睦,相敬如宾。

  只有她自己清楚,和周铭一直都是同床异梦,明明躺在一张床上,躺在自己的身边,却感受不到一丝属于丈夫的温度。

  婚姻生活,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这天,顾停雨刚要下班,突然收到了一条信息:你的丈夫的身与心都是我的,我跟阿铭每周云雨若干次,他都被我榨干了,应该没精力伺候你吧?贱货,你怎么还不主动乖乖离开?

  下面是分享的位置——希尔顿酒店6012。

  顾停雨的脸色急剧变白,抓着手机的指尖,因为太用力,也已经泛起了清白色。

  她顾不得上班时间,疯了一般的往外跑去,等她气喘吁吁的赶到希尔顿6012时,隔着门都能听到里面传出夹带着粗重喘息的话语声。

  “阿铭,结婚这么多年,你就真没碰过她吗?”

  “没有。”

  “别到时候又犯贱伺候她。”

  “不会,我看到她就恶心。”

  “你妈不是还想抱孙子吗,不睡她怎么生出孩子来?”

  “可以试管。好了,别提她,扫什么兴……”周铭气息紊乱,显得急不可耐。

  “阿铭,等生下孩子,你就没必要敷衍她了。”语气透着极大的不满。

  “知道。”

  房间里传出的声音不堪入耳 。

  “喜欢吗?”周铭语气带笑。

  “嗯……”

  “呵,满足你。”

  ……

  听着没羞没臊的对话声,顾停雨傻了,仿佛一个晴天霹雳在头顶上方炸开。

  她浑身僵硬,目光死死地盯着客房的门,心底的寒意一阵阵往外发散,整个人冷的打颤。

  终于,她的意识回笼,猛地撞开门冲了进去,因为太用力,她随着惯性狠狠地摔倒在房间的地板上。

  门竟然没关。

  “操!”正在卖力的周铭吓了一大跳,快速扯过被子,将自己和他身下的人遮了起来。

  他怒声质问:“你来干什么?你是怎么找来的?!”

  顾停雨抬头望过去,果然是周铭和另一个人,她顾不得磕疼的腿弯儿,快速从地上爬起来,愤恨地掀开被子,看到了这辈子最震惊的一幕,第三者竟然是个男的!

  男的!!!

  她都懵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这不可能……”她不敢置信,一步步往后退着。

  “停雨……”周铭快速套上浴袍,一边系着腰间的带子一边朝她走过来。

  “不,你别过来!”顾停雨面色惨白,恐惧的发抖,脚下还在往后退着。

  她的眼睛盯着床上的男人,那人的脸上带着毫不掩饰的挑衅。

  眼睛一阵刺痛,泪水控制不住模糊了双眼。

  她当场就崩溃了,倚着墙滑坐在地上,抱头痛哭。

  “停雨,听我说……”周铭被抓了现形,还试图狡辩。

  他朝她走来。

  “不要过来!”顾停雨恶心极了。

  她哭的浑身发软,根本没有力气站起来,整个人像被抽掉了骨架般瘫在地上,缩成一团,泪水肆意流淌。

  突如其来的变故仿佛将她拽下了黑暗的漩涡中,恐怖的情绪就像洪水猛兽一般朝着她涌来!

  “周铭,既然你是同性恋,为什么要娶我?难道只是因为我好骗吗?我的感情就活该被你践踏吗?”她歇斯底里的喊出来。

  周铭表情烦躁,皱眉道:“停雨,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

  “不要再说了!我什么都不想听!”

  她连多看这个男人一秒都觉得恶心,强撑着站起身,夺门而逃。

  结婚三年,她始终被蒙在鼓里,深陷于欺骗、谎言、折磨、痛苦、绝望,以及自我否定之中。

  祸不单行,因为翘班出来抓奸,主管一阵火大,刚刚打电话叫她卷铺盖走人,公司供不起她这尊大佛。

  没了家庭,没了工作,此刻,想死的心都有了。

  出了酒店,天已经黑了,天空飘起了雪花,纷纷扰扰。

  好冷啊,这个冬天太冷了。

  她浑浑噩噩的走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宛如暗夜中无处栖身的游魂,四处游荡,不知该何去何从。

  啊!!

  ?突然,一声凄厉的尖叫声,伴随着刺耳的刹车声,凌空划破了雪夜静谧的夜空。

  “你特么会不会开车?!当马路是你们家的吗?”险些被撞车的司机,探出头冲着差点儿就跟他的车亲密接吻的另一辆车里的人破口大骂。

  不知为何,那辆车里的人没有一丝动静。

  “还有你,特么想死找个没人的地方!真是晦气!”司机的怒气没得到回应,又把矛头转向她发泄了一通,这才骂骂咧咧的发动车子离去。

  顾停雨的心里正滴着血呢,这会儿愣是无动于衷,麻木的看着骂人者的车子渐行渐远,直到再也看不见。

  乱糟糟的大街很快恢复原有的秩序。

  是啊,她是想死呢。

  为什么刚刚不直接让她死了?

  等等——

  死?!!

  顾停雨猛然惊醒,这才发现这辆车的保险杠已经撞到了她的小腿,紧接着小腿处传来清晰的钝痛。

  “嘶……”她刚刚也没闯红灯,这人怎么就撞上她了,真是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心中正有火气的她迫切地想要讨个说法,她走过去,拍了拍驾驶室的车窗。

  嘭嘭嘭!

  没人回应。

  “你撞了人看不见吗?好歹道个歉啊,躲在车里算怎么回事呀?”

  先前压在心底的火气和委屈,一股脑儿的爆发了。

  她恨恨的对着车胎踢了几脚,“你倒是下车呀!装什么缩头乌龟!”

  “不下车是吧?”她转过身去,目光在路边草坪上逡巡。

  终于在顾停雨考虑要不要找块砖头把车窗打爆的时候,纤尘不染的车窗玻璃缓缓降下来,一个线条流畅的完美侧脸撞进了视线里。

  顾停雨:“……”

  “会开车吗?”男人慢慢转过头,嗓音低沉醇厚,猎豹一样敏锐的眸光紧盯着她。

  顾停雨有些惊讶,这个男人是少有的帅气,浑身散发着不好惹的气息,她小动物般的直觉瞬间有些胆怯。

  “会、会……”她结结巴巴的回。

  话音刚落,男人打开安全带下了车,顾停雨吓得往后退了一大步,呆呆地站在车旁,看着男人径自绕过车头上了副驾驶。

  顾停雨杵在原地不知所措。

  “还不上车。”男人用命令的口吻说。

  “马上!”顾停雨应声,脑子一懵跟着战战兢兢地坐进了驾驶室里,系好安全带。

  由于身边的男人气场太过强大,她整个人绷得很紧,脑子里的齿轮仿佛生了锈,无法转动思考

  “请问去哪?”她深吸了一口气,转头看了眼男人。

  “御园。”言简意赅。

  能住在御园别墅区里的,肯定非富即贵,顾停雨有所耳闻。

  看这男人身上那股子浑然天成的贵胄和霸气,也能猜出肯定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

  况且他开的是两千多万的宾利。

  谁知车子没驶出多远,拐弯的时候,男人突然歪着身子,冲着她倒过来,脑袋顺势枕在了她纤薄的肩膀上。

  “……”顾停雨轰得一下涨红了脸。

  虽然结婚三年,但是她没有跟男人如此近距离接触过。

  她和周铭中学时就认识,毕业后双方家庭都知根知底,就慢慢尝试着接触。

  约会的时候周铭也表现得很体贴,还说把上床那事儿留在婚后,这让她产生了不少好感,觉得这个男人特别有绅士风度。

  当初差点儿没感动的流泪。

  然而,婚礼当晚回家后周铭却睡到了另一屋,起初她以为是酒喝多了没当回事儿。结果往后的几个月里天天都是如此。

  眼下想来,真是觉得讽刺。

  他根本不喜欢女人啊。

  过了一会儿,男人依旧一动不动。

  顾停雨这才猛然察觉有些不对劲,赶紧踩了刹车,将车泊到路边停稳,推了推肩上的脑袋,“先生,你怎么了?醒醒啊!喂,别吓我啊!你醒醒!”

  男人依旧毫无回应。

  顾停雨感到背后发寒,抬手试了试男人的鼻息,呼吸微弱,什么情况啊?

  她又抬手探向男人的额头,没有发烧,却摸了一手的冷汗。

  “先生,你千万不要有事啊!”她急得快哭了。

  今天这都遇见的什么破事儿。

  眼下的情况容不得她多想,油门踩到底,一个漂亮的甩尾就掉头往最近的医院驶去。

  抵达医院后,请医护人员用担架车将男人推到了急诊。

  先前紧绷的精神突然放松下来,强大的疲惫感占据了她的身体。

  顾停雨觉得很累,她去缴费窗口放了押金后,独自一个人离开了医院。

  萍水相逢,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也算是做了一桩好事儿。

  外面的地上已经铺满了洁白的雪花,薄薄的一层,踩上去咯吱咯吱响。

  既然事情已经出了,肯定需要去面对。

  ?她便直接回了家,周铭正窝在沙发上抽烟,看样子一直在等她,阴着一张疲惫的脸。

  看到她似乎吓了一跳。

  顾停雨不为所动,冷漠地看着他,压低了声音说:“离婚吧!”

  周铭似乎有点愧疚,温言温语道:“对不起,我……”

  “离婚吧!明天就去办手续。”顾停雨面无表情的重复。

  她对这个男人已经恶心到了极致,什么都不想听,怕一不小心会当场吐出来。

  周铭祈求:“我只不过是想要个孩子,给我个孩子好不好?我们去试管。”

  一句话震得顾停雨五观破碎,感到了深深的不可思议,到了这个时候他还只想着孩子。

  她冷笑一声:“你这么厉害怎么不自己生呢?不是看着我就恶心吗,我生出来的孩子,就不怕恶心到你吗?什么共同财产我都不要了!反正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也不长,被你用过的东西我不要,我净身出户。”

  婚后,只要出现在公众场合,周铭都会表现体贴而周到,他也会牵着她的手表现出一对夫妻应该有的样子。

  但心里的苦楚只有顾停雨自己知道,几乎这么过了大半年,她以为是自己出了问题,开始努力健身,美容,注意身形外貌,同时担起了整个家庭的开支和家务。

  一年多过去了,非但没有一点儿改变,夫妻之间反而越来越冷淡。

  原来根本不是她的错,而是他在外面还有个男人,夜不归宿便是和野男人鬼混去了。

  三年付出,换来的只是一个骗取子宫的噩梦!

  周铭见已经撕破脸皮,直接恶语相向:“顾停雨,当你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个女人,老老实实在家生孩子就好了,逞什么能耐,离了我,你能干什么!”

  顾停雨气不过直接狠狠一巴掌呼过去。

  周铭也和她撕打了起来。

  一把将她推倒在地上,用了很大力气,她的头部先着地,重重地摔在地板上,手臂擦伤。而周铭就站在那里不停的辱骂,要多难听有多难听,一边骂着用脚踢她的肚子。

  因为动静太大,婆婆也被吵醒了。

  冲到客厅就指着顾停雨的鼻子大骂:“小贱人,你在这闹什么,我刚睡着就被你吵醒了!”

  顾停雨散乱着头发,指着周铭说:“他是个同性恋,你知不知道?你儿子就是个骗子!”

  婆婆看到他儿子的惨样,顿时心疼的炸毛了:“小贱人,我们周家管你吃管你住,让你生个孩子你还老大不乐意,真当自己是什么金贵的玩意儿。我告诉你,你不想生,外面有大把乐意的。不乐意就赶紧的滚!”

  顾停雨被惊的怀疑人生,一脸不可思议。很快便想通了其中的重点,说到底他们家就是想要个生孩子的工具,估计婆婆也知道自己儿子是个同性恋,不可能有孩子,所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她怒不可遏,指着这家人再也说不出话来,怀揣着满满的屈辱摔门而去。

  这一晚,她一个人在酒店凑合了一夜,崩溃地一直哭一直哭,哭的枕巾都湿透了。

  难怪当初比她还着急着结婚,她对周铭不讨厌,也说不上多不喜欢,他又一直追着想尽快定下来。

  于是,在双方父母的操办下举行了简单的仪式。

  谁知婚后周铭一改往日,不分担家务不说,在家里连和她沟通的次数,一只手都数得过来,早晨连招呼都不打就出门上班,晚上很晚才回来,要么干脆连家都不回。

下一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