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长夜阑珊酒未凉小说

长夜阑珊酒未凉

森林野生小石榴子

完结免费

《长夜阑珊酒未凉》是一本古代虐恋小说,主要讲述了翟纯熙子梧欢的爱情故事,年少时的承诺,翟纯熙铭记在心,为了子梧欢的江山大业,她多次出生入死,可最后换来的却是子梧欢杀光她身边信赖之人,将她囚禁,时光境迁,爱情早已千疮百孔,翟纯熙知道,那个曾发誓保护她的少年,永远停留在了记忆中。翟纯熙凭借着极好的韧性,一脚将赵林踹飞。。……

编辑:惊起绿窗眠|2816次点击更新:2019-07-22

在线阅读

《长夜阑珊酒未凉》是一本古代虐恋小说,主要讲述了翟纯熙子梧欢的爱情故事,年少时的承诺,翟纯熙铭记在心,为了子梧欢的江山大业,她多次出生入死,可最后换来的却是子梧欢杀光她身边信赖之人,将她囚禁,时光境迁,爱情早已千疮百孔,翟纯熙知道,那个曾发誓保护她的少年,永远停留在了记忆中。翟纯熙凭借着极好的韧性,一脚将赵林踹飞。。……

免费阅读


长夜阑珊酒未凉第9章  长夜阑珊酒未凉书包网  长夜阑珊酒未凉大结局  长夜阑珊酒未凉百度云  长夜阑珊酒未凉小说  长夜阑珊酒未凉免费  长夜阑珊酒未凉txt下载  长夜阑珊酒未凉全文免费阅读  


到后来才会知道自己爱的是谁!

《长夜阑珊酒未凉》讲述了一段虐心动人的爱情故事,这本小说的男女主是翟纯熙子梧欢,人物性情饱满,推荐阅读。这里提供长夜阑珊酒未凉小说。长夜阑珊酒未凉小说精彩节选:翟纯熙凭借着极好的韧性,一脚将赵林踹飞。她贴着地,把身子侧过来,又靠着身后的架子坐了起来。结果随着一阵疾风扑面,“啪”的一声,她身上跟着皮开肉绽。

翟纯熙凭借着极好的韧性,一脚将赵林踹飞。

她贴着地,把身子侧过来,又靠着身后的架子坐了起来。

结果随着一阵疾风扑面,“啪”的一声,她身上跟着皮开肉绽。

对面赵林真的急红了眼,挥着手里的皮鞭,眼看就要将她撕碎。

“砰——”

昏暗的房间,突然破开一通光明。

她仓皇寻望,看到门外走来的那个修长人物。

他一身墨色华服,面若寒冰精雕。

他沉静的气场,悄无声息地,令整个房间躁动的空气都冷却下来。

猥琐的赵林迅速收拢衣襟,整理仪容,恢复他优雅笑面虎的形象。

翟纯熙分不出脸上是血是泪,她只知道,自己不能这么狼狈地出现在他的面前。

她背对着他们,屈起双腿贴住衣难蔽体的胸口,双手在捆绑中使劲挣扎。

子梧欢冷冷地瞪了赵林一眼,径直走向,如同被拴的可怜小狗一样的翟纯熙。

翟纯熙惊诧地眼看着他铁着一张脸为自己解绑,又将赵林的腰带,狠狠砸在他笑嘻嘻的脸上。

然后,用宽厚的背,将她护在身后的阴影里。

“今天这么多大臣闲着没事做,都到这儿来了?”他深冷的声音审问着这里的每一个人,那双翟纯熙看不见的双眸里,不知透出怎样的光,令整个房间的人,没有一个敢开口。

终于门口站着的小人儿,看不下去了。

她走近赵林身边,扶着赵林好一阵关切,然后十分委屈地娇声对子梧欢说:“陛下,与其在意一个早就该死的罪人,不如关心一下丞相大人,干爹的头都流血了,肯定是她下的毒手!”

子梧欢目光深沉地盯着,正对他孝顺的干女儿尬演“一点伤不碍事”的赵林,嘴角掠过一丝不令人察觉的嘲笑,深眸浅动,问道:“打伤国之重臣确是大罪,依丞相大人所见,该如何处置罪犯呢?”

翟纯熙不敢相信,这个此刻还护她在身后的人,接下来就要将她送入另一个地狱?

赵林一听让自己处置翟纯熙,他立马兴奋起来,还在袖子里忍不住地搓搓手。

一旁的叶玉芽,一看到赵林搓手,就立马恶心的联想到了什么,可是,她并不想这么轻易的就放过,眼前这个被子梧欢挡在身后的女人。

“干爹一向怜香惜玉,不过她打伤重臣就该付出代价,不如让臣妾来处置她,就用教司坊最厉害的刑罚。”叶玉芽一脸清纯稚气,竟眉飞色舞、胸有城府地定下这番决断。

这让惊魂未定的翟纯熙,瞬间楞在了原地。

她赶紧看向子梧欢,谁知他还闭上眼睛赞同地点点头:“嗯……”

直到两根粗粗的黑铁锁链被送上来,叶玉芽一看到是这种刑具,面上立即露出出乎意料的满意笑容。

“不、不……”翟纯熙死死盯着那套刑具,疯狂地摇头,她看看子梧欢,一身沉默决绝。

看看赵林,他正兴奋地搓着手,要等她受刑后将毫无反抗能力的她吃干抹净。

最后再看看叶玉芽,那女人十分期待她痛不欲生的样子。

叶玉芽看看子梧欢,从他默认的表情上得到了肯定,将两条链子扔到身旁的护卫手里,高声下令:“给她戴上!”

“是!”侍卫应下后,便拿着铁链向翟纯熙走来。

几个高手侍卫,合力将翟纯熙架住。

“子梧欢……”她噗通一声被迫跪在子梧欢面前,那张血泪模糊的脸上,哪里还有昨日,在凤凰台上风靡天下男人的样子?

那双浸在泉眼里的眸子,绝望无措得仰望着他,沙哑的嗓音苦苦哀求,“那是琵琶锁啊,如果我还活着,这辈子就是一个废人了,纵使你恨我,不想见到我,你完全可以杀了我?”

“让你和元召希在地下一家团聚?”她不说还好,一说到求他杀了她,子梧欢就立即想到她嫁给元召希的事实。

他俯下身,蔑视那张惨兮兮的小脸,心里又痛又怒,微微眯起的眼睛,透出阴冷、愤怒的光芒,决绝地拂袖离开,站到门口,逆着光,望着地上缩成一团的她,冷声道:“行刑吧。”

“你不让我死,我就让你,一生、无欢!”她扯动鲜血淋漓的嘴角,尽是疯狂的快意,好像眼前已经看到,自己踩在子梧欢尸体上的胜利模样。

男人清澈无波的眼中,像被戳到痛处,慢慢地眯起来……

翟纯熙饱含恨意的笑,已经达到了癫狂的程度,以至于,两根粗长的铁钉,被榔头一下下生生锤进她肩胛骨时,都不觉得疼痛,只有大量的鲜血,不停从口中涌出……

面前的他,情志更加高涨愉悦,甚至还朗声回答道:“翟将军上能战场退敌,下能以身慰劳三军,孤有良将如你,实在国之大幸!孤一生有无欢愉,比起国家!比起百姓!根本算不了什么!”

他说得慷慨激昂,翟纯熙最后一口鲜血喷出。

“打伤孤的臣民,还妄图威胁孤的性命,依孤所见,只是锁住翟将军的琵琶骨,还不够。”

说罢,他抽出身上佩剑,利落地四下,挑断了她的手脚筋。

翟纯熙两眼一翻,终是,一动不动地趴在血水中,生死难测。

今天这令她几乎承受不住的痛苦,让她清醒的明白,就算子梧欢知道她从未背叛他,从未与元召希发生过关系,子梧欢也照样是今天的子梧欢。

她真的成了孤儿,而且还将成为他们随时可以踩死的一只蝼蚁。

他优雅从容地收剑入鞘,云淡风轻地撂下一句:“来人,将她绑在椅子上,让被打伤的大臣们,排队泄愤!”

主角是翟纯熙子梧欢的小说叫做《长夜阑珊酒未凉》,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翟纯熙子梧欢小说主要讲述了:翟纯熙浮肿青紫的脸上,贴在桌上,露出沙哑的惨笑声,污垢?他不想为世人所诟病,他和他的叔父一样弑君篡位的卑劣行径,就要将曾辅佐他的人杀个干净!

宋国。

中天宫。

长夜阑珊,白玉珠帘。

他笑容温柔美好,递给她一杯醇酒。

她郑重接过雕花银杯,美目盼兮,巧笑嫣然,眉心朱砂潋滟。

凝着眉,耐着那熏人先醉的酒香,一杯饮尽。

绫罗锦缎散落一地,延伸到,芙蓉帐中春意癫燃。

坠着夜明珠的珠帘,呼啦呼啦疯狂甩动,纠结成团。

男人的低笑和女人痛苦的哽泣,给暧昧的氛围,带上惊心动魄的节奏。

“梧欢……快……快停下……我腹中……”

她腹中疼痛难忍,他的手按在她光滑的肚皮上,一次次下按,每一次,她都要痛到喉咙……

想扳开他按在自己小腹上的手指,却一点力气都没有,头晕目眩,身上的疼痛也在渐渐变得迟钝。

眼前,他的眼里充满了不屑和冷血,意气风发地朗声道:“今日孤从叔父手中夺回君权,继承王位,算起来,翟将军功劳最大……”

忽然间,他的声音就变了调:“翟将军几次三番,舍身救孤,如今腹中怀着其他男人的种,还要来扭腰摆臀地伺候孤,真真是忠君之臣!”

他的话,像数把刀子朝她刺来,令她面红耳赤抬不起头。

明明是被他强取,何时是她自荐?

她深感腹中阵痛不断,非比寻常,她真的有了身孕?

说起来,她的月信确实有一个月没来,但她向来不规律……

近日的头晕呕酸、饥不欲食,难道不是大夫所说的胃阴不足?

而是……她怀孕了!

突然,她被他从床上踹下,在冰冷坚硬的地板上打了个滚。

又被他揪住她脑后如云的发髻,拖到梳妆台前,死死压住。

修长有力的大手,牢牢扣住她精致的下颌,将她惨白的小脸,从凌乱的长发中,呈现在对面的铜镜中。

他嘴角笑容邪魅又嘲讽,贴在她耳边,继续道:“你我青梅竹马,相爱数载,你说怎么才四年,你就捺不住寂寞,嫁给了元召希?”

“如今......他才死了一个月,你还怀着他的孩子,就迫不及待爬上孤的床,想给你腹中的孩子找个爹?还是你没了男人就不能活?”

“既然如此,今晚,孤就满足你!”

她勉强去看自己双腿间,一个鲜活的生命,已经化成数条暗红,颤抖着、蜿蜒而下。

不对劲!不对劲!

为何她功力深厚的她,此刻竟全身无半点反抗之力?还渐渐感觉不到疼痛?

难道是,刚才他递给她的那杯酒?

她震惊抬头,看着镜子中,子梧欢那张陌生的脸,他以从未有过的眼神望着她,是冷嘲、是耻笑、是恨。

她的心瞬间掉进了冰窟。

他将梳妆台上的摆件纷纷撞得七零八落。

看她只是一脸的震惊和茫然,这就让他不过瘾了。

他倾身贴近她光滑的后背,看着镜中被他轻易擒住的那张小脸,问:“你不会连自己怀孕了都不知道吧?”

“呵呵,元召希死前的一个月,孤不在宫中,却听说你每晚都宿在将军府。几日前......”

他话语顿了顿:“你突然昏倒,孤派大夫给你请了脉,你怀孕了,两个月。”

“哈哈哈哈......”男人神色有些癫狂,“怀孕两月?你不要颜面,但是孤还要!所以孤让大夫只告诉你是胃阴不足……”

看到她放大的瞳孔里,尽是惊愕,子梧欢非常满足,舒爽得大笑出声。

“不……”

她慌张地开口,想为自己辩解,竟发现自己舌根都麻了,难以发声,只能半张着嘴巴,任唾液肆流,镜中的自己何止一个狼狈了得?

“砰”一声,他把她的头砸在梳妆台上,再不想从镜中看到那张令人嫌恶的脸!

也不想再听她说任何话!

“你……”

她激动得浑身颤抖,眼前模糊不清,脸上湿哒哒的,分不清是泪水还是唾液。

“孤如何?孤从未忘记四年前,你说过此生非孤不嫁?如今,他死了,你还骗孤,想做孤的王后?孤就让你看看谁最蠢!”

他一把扯住她的长发,将她从地上拖到门口。

将她的脸按在门上,冷嘲道:“听到外面的哭声了吗?那是元直那老东西,还有辅佐孤成王的大臣们,他们现在跪在外面,求孤饶了你和你腹中的贱种,看来你的命还真值钱啊!”

他一撒手,把她的头狠狠甩到门框上,咚一声。

“孤就利用你,逼元直那老东西交出兵权,然后将他全家抄斩!还有那些知道,你爬上孤的床的大臣们,全都得死!孤的前程里,容不下你们这些污垢!”

污垢?

“哈哈哈……”

翟纯熙浮肿青紫的脸上,贴在桌上,露出沙哑的惨笑声,污垢?

他不想为世人所诟病,他和他的叔父一样弑君篡位的卑劣行径,就要将曾辅佐他的人杀个干净!

污垢?

是她当初救了他,是她一心说服那些大臣去辅佐他。

要说污垢,她才是污垢。

既然他要利用她,那么她就粉碎他的妄想!

“咚!”

一声闷响,翟纯熙拼尽全力,把头狠狠撞向门框,霎时间头破血流,鲜血如注……

子梧欢,自今夜起,我做鬼,也要你这一生无欢!

下一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 音审问&个敢开

    “今天这么多大臣闲着没事做,都到这儿来了?”他深冷的声音审问着这里的每一个人,那双翟纯熙看不见的双眸里,不知透出怎样的光,令整个房间的人,没有一个敢开口。

    2020-12-01 12:43:22详情点赞(0)回复(0)
  • 不住的&希发生

    今天这令她几乎承受不住的痛苦,让她清醒的明白,就算子梧欢知道她从未背叛他,从未与元召希发生过关系,子梧欢也照样是今天的子梧欢。

    2020-11-30 12:34:25详情点赞(0)回复(0)
  • 意的笑&…

    翟纯熙饱含恨意的笑,已经达到了癫狂的程度,以至于,两根粗长的铁钉,被榔头一下下生生锤进她肩胛骨时,都不觉得疼痛,只有大量的鲜血,不停从口中涌出……

    2020-11-29 01:45:08详情点赞(0)回复(0)
  • 在子梧&,那张

    “子梧欢……”她噗通一声被迫跪在子梧欢面前,那张血泪模糊的脸上,哪里还有昨日,在凤凰台上风靡天下男人的样子?

    2020-11-29 08:50:34详情点赞(0)回复(0)
  • 梧欢,&从他默

    叶玉芽看看子梧欢,从他默认的表情上得到了肯定,将两条链子扔到身旁的护卫手里,高声下令:“给她戴上!”

    2020-11-28 06:38:48详情点赞(0)回复(0)

为您推荐

短篇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