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小说 → 暧昧邪医小说

暧昧邪医

四眼秀才

连载中免费

给大家提供暧昧邪医免费阅读,《暧昧邪医》是网络作家四眼秀才为大家带来的原创作品,这是一本内容特别给力的都市小说,又名《玄功高手在都市》、《神医高手在都市》,暧昧邪医沈天衣叶冷欣是小说中的几位主角。沈天衣是华瑞大学的医学生,同时也是一个悬壶济世的小神医,凭着一身的功华瑞大学几乎囊括了所有大学专业,但这并不是它闻名世界的主要原因。华瑞大学之所以出名,只因为它有一个极富盛名的医科专业!。……

编辑:初心未许|20563次点击更新:2019-07-14

在线阅读

给大家提供暧昧邪医免费阅读,《暧昧邪医》是网络作家四眼秀才为大家带来的原创作品,这是一本内容特别给力的都市小说,又名《玄功高手在都市》、《神医高手在都市》,暧昧邪医沈天衣叶冷欣是小说中的几位主角。沈天衣是华瑞大学的医学生,同时也是一个悬壶济世的小神医,凭着一身的功华瑞大学几乎囊括了所有大学专业,但这并不是它闻名世界的主要原因。华瑞大学之所以出名,只因为它有一个极富盛名的医科专业!。……

免费阅读


暧昧邪医有几个女主角  暧昧邪医完结了吗  暧昧邪医百科  暧昧邪医风童  暧昧邪医小说下载  暧昧邪医全文免费阅读  暧昧邪医怎么不写了  暧昧邪医TXT  暧昧邪医百度百科  暧昧邪医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华瑞大学,华夏国最为著名的大学,也是世界级的顶级学府。

  华瑞大学几乎囊括了所有大学专业,但这并不是它闻名世界的主要原因。华瑞大学之所以出名,只因为它有一个极富盛名的医科专业!

  华瑞大学每年培养而出的医学精英,保守估计都可以占世界上医学精英的十分之一,请不要小看这十分之一,如果你清楚的知道世界上有多少所医科大学!

  华瑞大学,医科专业,二零一班。

  近六十名学员的课堂上,此时却显得极为安静,只有粗重的呼吸声与叹息声。

  讲台之上,一名二十五岁左右的清丽女子,正有些微怒的盯着台下一名站立着,脸色有些尴尬的学员。

  “沈天衣,昨天的解剖课,你为什么没去?”静静对峙之下,清丽女子清冷的声音终于打破了沉闷,底下学员们也终于松了一口气。这诡异的安静气氛,着实让他们憋的难受。

  清丽女子,名叫叶冷欣,人如其名,虽然样子出落的不带凡尘,貌美至极,但却是隶属于那种冰山美人一类,在沈天衣的眼中,叶冷欣就是九天寒潭中一朵盛开的冰莲,干净而冷漠。

  “咳咳,老师,我最近有些晕血,所以……”沈天衣有些不自然的答道。

  可惜他的理由还没说完,叶冷欣清冷的声音,夹杂些许冷笑,就直接打断了他的虚假理由:“晕血?哼哼,堂堂南塘街的小神医会晕血?这话只怕没有人会相信吧!”

  冷厉的眼神扫过在座数十名学员,只见学员们皆是低头作沉思状,都是没有回应,倒是有几个胆子略大的男学员偷偷的瞟着眼,欣赏那一抹清冷的别样风情。

  “你是不是又私自去出诊了?你难道忘了现在的你可还没有拿到资格证书!虽然你的医术不错,但是这样私自出诊依旧是违法的。而且我说过多少次了,现在的你还不到赚钱的时候,以你的成绩,现在只要好好学习,将来的成就一定不凡,你何必这样耽误自己的前程呢!”叶冷欣清冷的声音忽然变得冷厉起来,训斥的话犹如连珠炮一般,回荡在安静的教室之内。

  个子颀长而挺拔,身板看上单薄,但却给人很有力的感觉,清秀的脸庞,配合着一副浅黑色边框的眼镜,看上去,不是那种帅得掉渣,也不是那种花见花开的帅哥,但是总是给人一种很亲和的感觉,这便是沈天衣的外在形象。

  轻轻的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沈天衣嘴角却是露出一丝莫名的苦笑,这导师怎么就一直盯着自己不放呢!偶尔逃课的又不是只有自己一人……

  “老师,你应该知道我是一个孤儿吧,所以,学费,房租,生活费都得靠自己来赚取。”沈天衣嘴里弱弱的回答道,显然他也是清楚,自己胡编的理由瞒不过叶冷欣,但是此时,沈天衣清亮的眸子中却是闪过一丝戏谑,他的情况,叶冷欣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叶冷欣听见沈天衣如此回答,也是一阵沉默,的确,因为学院的名气太大,所以所有的奖学金制度早在十年前就被取消了,以学院如今的名气,已经不需要靠着优厚的奖学金来吸引优秀的学子。而以沈天衣表现出来的成绩,若是开出奖项,他几乎都可以全拿,然而,这一切都是设想而已。现实中,沈天衣的状况,在叶冷欣的了解下,貌似并不是很好。

  “你可以申请助学贷款吧!”终于,叶冷欣想到了一个可以反驳的理由,世界上永远都有贫困的学子,所以由政府出面的助学贷款永远都是存在的。

  “申请了,但助学贷款只够交学费。”弱弱的声音再次响起,“可我还是要住要吃啊,哎,老师其实我也知道自己这样做不对,但是无奈生活所迫,实在是没办法。”

  叶冷欣清秀的柳叶眉轻微的皱起,因为沈天衣说的也是事实。

  “老师,要不,我睡你那吧,这样我就不要付房租了,也可以腾出时间安心学习了。”沈天衣单薄的身躯,弱弱的声音中夹杂着狡黠的笑意,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睡老师那?绝对不行!

  老师冰清玉洁,你这闻名全校的花花小天才绝对不能够和老师同居!在老师眼里你只是个偶尔逃课的学生,可是我们还能不清楚你吗?

  学院十大美女,有几个给你写过情书?

  南塘街那些悍妞有病没病,隔三差五都找你看病,你以为我们不清楚吗?所以像你这样的招蝶草,绝对不能和老师同居!

  老师你千万不能答应啊,底下学员心中低沉怒号,却不敢说出来,因为沈天衣还是青凤帮李青凤大姐大罩的,谁敢惹他?除非他自己嫌命长!

  叶冷欣虽然冰冷,可也是无数男性学员心中的冰中女神。但介于小命与女神之间,他们还是选择了前者。

  如果沈天衣知道这群学员的想法,一定郁闷的要死,因为那些情书,那些悍妞,都是她们自己找上门来的,关自己屁事啊!至于李青凤么,自己一直还在头疼呢!这女人,哎……

  叶冷欣也是微微一愕,瞬间反应过来,清冷的绝美脸颊之上,顿时泛起两朵酡红,嘴咬薄唇片刻,清冷的声音再次响彻整个教室里,却让那些男性学员内心一阵揪痛,惋惜。

  “好吧!你就住我那吧,不过,以后你必须给我来上课,一节课也不可以逃!”

  “额……”这回倒是轮到沈天衣发愣了,冰莲美女老师居然答应了!难道不知道我只比你小几岁吗?可是你答应了,我也不能真的去啊,我这样说只是不想你在管我的闲事啊!天可怜见,我沈天衣真的没有想要去你那睡的想法!

  去你那,我的那些小秘密怎么办?沈天衣顿时头大!不过,心中也是隐隐有些兴奋的感觉,若是能够发生点什么……那似乎也耽误的值得啊!

  “咳咳,老师啊,我就是随便说说,我去你那睡,那……那个会不会不方便啊!”沈天衣面上依旧弱弱的问道。

  “怎么,你是在拿老师开刷吗?”叶冷欣冷眉一掀,俏脸冰寒的怒声道。自己都放下矜持和身份同意了,你小子敢不去?

  “不,不,不,怎么会呢!我就是怕影响老师您的名誉来着。”沈天衣见叶冷欣冰冷的模样,连忙把头摇摆得跟风扇似得,开玩笑,敢拿导师开刷,这罪名一旦成立,自己的毕业证书还要不要了!

  “有什么不方便的,你是学生,我是老师,仅此而已!就这么说了吧,下课你就回去收拾东西,把房子退了,然后搬去我那!现在我们开始上课,上一节课我们讲到……”寒意渐去,酡红又起,叶冷欣见沈天衣已经答应下来,连忙为了掩饰心中的那一丝心慌,赶紧将学员们带入课题,而沈天衣则依旧站立着,张大着嘴巴,一腔苦水不知道如何倾吐……

  “叮叮叮……”下课铃在异样的气氛中敲响,叶冷欣连忙收拾课本闪出教室,沈天衣也拖着有些沉重的步伐离开教室,这是今天的最后一堂课,今晚也将是沈天衣与美女老师同居的第一夜……

  六月的天,在华夏是属于炎热的季节。此时虽然已近傍晚时分,但是灼热的空气依旧让人感觉有些气闷。

  “迪!迪!”

  穿梭不停的各式车辆,徜徉在宽阔的大道上,鸣笛不断,显示着华瑞这个城市的繁荣。然而路边之上,一道清瘦的人影却是愁眉苦脸的按着自己的太阳穴,一步一慢的走着。

  “怎么办呢?难道真要住进老师那里?可是这样,真的很不方便啊。我当时怎么就那么说了呢!呆瓜呆瓜啊!”清瘦人影懊恼的拍拍太阳穴,嘴里还轻声的嘀咕着,赫然是华瑞大学的沈天衣,那个被誉为南塘街小神医的沈天衣。

  一路懊恼,一路郁闷之下,沈天衣的脚步却是没有停顿,想起今日还有一位患者预约在五点半,脚步不由得加快了几分。

  穿过川流不息的康荣大道,沈天衣却是来到一处并不显得宽阔的街面路口。远眺而去,街面之中,两侧各式的店铺都有,小吃,美容,菜馆,服装店等等,甚至还有刺青纹身的门面,总之以沈天衣的话来说,这里就是一个鱼龙混杂,且视生命如粪土的地方。

  因为这里,便是就是华瑞市治安管理最差的四大乱地之一的南塘街!

  南塘街,与其他正当街面不一样,反而和电视上的那些古惑仔生存的地方差不多,因为这里也有着黑帮的存在。时常半夜之间,这里便就是人吼连连,钢管砍刀拖地的嗤嗤脆响,旋即就会出现大片的喊打喊杀声,哀号声……

  只是奇怪的事,在半年之前,南塘街百业皆有,唯独没有医生这个职业在内,所以为了混口饭吃的沈天衣,在半年前便就是在南塘街找寻了一间破旧的门面,做起了南塘街的独家生意――门诊。

  南塘街,看起来并不宽阔,那是相对于其他十数米宽的道路而言,其实,南塘街的布局并不紧窄,道路也有近十米的宽度,这样的宽度,称之为街,正好合适。

  南塘街很长,长的可以让一个步行的人走上一天,但也不一定可以走完,因为这般长的距离,在南塘街并不能保证,你能活着走完全程。

  好在门诊所在并不远,是以沈天衣约莫走了半刻钟后,也是终于看到了自己的门诊。沈天衣是一个时间观念很强的人,与患者预约的时间,他从不迟到半分,同时还有一个原因便是,你保不准那个患者没有黑道背景,迟到了,小心惹火了患者,指不定第二天就带着一群人砸了你的店……

  据沈天衣从一位患者口中得知,在很多很多年以前,南塘街还是有着医生这个职业存在的。只是之后,南塘街入驻黑帮之后,这里的医生死的死,撤得撤,久而久之,医生一词,在南塘街也成为一个近乎远古的传说。

  为什么会这样呢?当时的沈天衣是这样问的。

  而那位患者的答案却是噙着几分嗜血的意味:因为那些医生救不了快要死的人,所以他们都去陪葬了……

  这样的答案,曾经让刚刚开起门诊的沈天衣冷汗了许久,还好在这半年多的时间内,沈天衣很幸运的没有遇到一个快要死的人。

  天衣门诊,并不显得惹眼的招牌,然而在如今的南塘街却是无人不知,因为这是南塘街唯一的一个救人的地方,也是沈神医沈天衣的地盘。

  在南塘街,可以小瞧沈天衣的身板不够强壮,但却没有人敢小瞧沈天衣的医术,即使有人敢小瞧沈天衣的医术,也没人敢小瞧沈天衣这个人,或者说,没人敢小瞧沈天衣背后的势力。

  三个月前,青凤帮大姐大李青凤已经放出话,沈天衣和天衣门诊是青凤帮罩的,谁敢在沈天衣的一亩三分地撒野,那就是在和青凤帮作对!作为南塘街黑帮螓首的青凤帮大佬放出此言,已是无人再敢小瞧沈天衣。

  而对于这一切,沈天衣却是苦笑,他并不想和黑道扯上半点关系,当初,他不过是救了李青凤一次而已,而那一次,如今回忆起来,依旧让沈天衣脸红心跳,还有一点尴尬。

  天衣门诊门口,停放着一辆红色的法拉利,红色的光泽,看上去极为的妖艳。对此,沈天衣也略微诧异,难道这个患者又是一名有钱人?貌似在南塘街,有钱人的手,都不太干净。

  身体由斜转正,沈天衣开始走进自己的门诊,在他的眼里只有病人,不管对方是何职业,是何脾气,只要他接受治疗,他便会全心认真的对待。

  门诊的客厅,沈天衣通常都是不会锁起来的,这样可以方便提前而至的患者落座休息,而南塘街虽然混乱,但小偷之类的虾米混混倒是不存在,如今的黑帮,看起来倒是像一种另类的铁腕管理者。

  可是当沈天衣跨门而入的时候,却是一愣,旋即嘴角却是露出一丝苦涩与尴尬,怎么会是她呢!

  昨天预约的是一位青年,虽然对方说是替老板来预约的,但沈天衣怎么也想不到,这个预约的患者居然会是她!

  难道她的伤复发了?还是亲自来给自己‘招安’的?前些日子,青凤帮已经派过不少人来过,其带来的意思,就是与招安无异,想要沈天衣加入青凤帮这个黑帮组织,而结果沈天衣自是不会答应。

  客厅之中,充斥着淡淡的馨香味,还有几许袅袅的烟丝雾气飘荡着,当沈天衣入门那一刻,坐在软椅上的患者也是微笑着站立起来,顺手将纤纤细指间夹着的雪茄按灭,轻笑道:“放学回来了?”

  “嗯,不知道青凤大姐找我有什么事么?”看着体态正常,笑语吟吟的眼前人,沈天衣丝毫看不出有何病恙之态,便是疑惑的问道。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青凤帮的女大佬,李青凤!

  此时的李青凤,身着一身火红的旗袍,两条修长而笔直的雪白美腿曝露在空气中,显得如璧似藕,而旗袍垂至xia身开叉之处,又是极短,整个大腿根部几乎可见,匈前饱满而挺拔,在旗袍特意打开的情况下,半壁玉兔在浅色蕾丝匈罩的映衬下,显得更为雪白,透着一股三十岁女人特有的成熟味道。

  由下而上,雪白的脖颈之上,却是一张含笑而妩媚的精致脸蛋,一对弯弯的细长柳叶眉,两只如同春水般的清澈眸子,满是柔和的笑意。笑脸如花,琼鼻高高挺起,殷红的嘴唇轻轻抿动,李青凤此时正煞有趣味的看着沈天衣。

  妖娆,开放,这便是李青凤此时给人的整体印象。

  然而谁初见之下,也绝对不会想到,这样风华绝代的尤物,会是华瑞四大黑帮之一青凤帮的创始人,也是如今的大姐大李青凤!

  “呵呵,找你当然是看病了。怎么,占了姐姐的便宜,连复诊的机会都不给了?”看着嘴角有些苦涩的沈天衣,李青凤却是踱步走近沈天衣,媚眼如丝的白了一眼后者,旋即轻声笑道。

  “哪有啊,只是,青凤大姐的伤口,我处理的很好,想来不会有复发的可能。”对于自己的医术,沈天衣一向很自信,而且,那段有些尴尬有些旖旎的治疗回忆,沈天衣却是不愿再记起。

  “是吗,那我怎么最近感觉这儿有点疼痛呢?”李青凤闻言,却是皱眉说道,素手抬起,旋即落在自己的小腹处,缓缓下移而去,只是清亮如水的秋水眸子间,却是闪过一丝狡黠。

  “咳咳,既然这样,那我便给你介绍一个女医生吧,让她帮忙检查一下,毕竟那――那儿,我一个男人有点不方便啊。”李青凤眼中闪过的那一丝狡黠,并没有逃脱掉沈天衣的眼睛,然而对于患者口述的病症,没有亲自验证,他也不能随意说什么,只得借口给她找个女性医生。

  毕竟,当初急救一次,那种心跳加速又心急如焚的感觉,沈天衣却是不想再去尝试。

  因为真的很容易走火啊……

  女色可近,但也要看人啊,这李青凤人的模样,虽然堪称极品女人,而且还是一种熟透的极品女人,但身处南塘街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沈天衣,岂会不知道,李青凤的真正手腕?

  这个女人,绝对不是一般男人可以驾驭的!虽然沈天衣对自己有信心,但他此时,却并未有着心思,花在一个黑帮女大佬身上。

  “那怎么可以呢,你自己的烂摊子自己不去收拾,还要丢给别人,况且,换了别人,我还不放心呢!”听着沈天衣想把自己丢给别人,李青凤顿时柳叶微竖,有些不快的说道,想自己也是一方女枭雄,多少男人愿意被自己踩在脚下而不得,这小子明知道我的意思,居然软硬不吃,唉,真是无奈啊。

  “好了,青凤大姐,您还是放了我吧。我知道你的伤没事,说说吧,今日你来我这到底什么事,要是想让我加入青凤帮,一句话,没可能。我还只是一个学生,并不想和社会上的一些人事纠缠在一块,而且我也有自己的事,很忙。”看着李青凤微露不快,沈天衣也是苦笑一声,旋即决定不在和这个叱咤风云的女大佬兜圈子,直接把话题扯开了。

  “你真不愿意?”见沈天衣嘴角噙着那一丝苦笑,不似作假,李青凤也是眉头一皱,旋即轻笑收敛而去,转而有些严肃的看着沈天衣说道。

  在南塘街,有多少人日思夜想想要加入青凤帮,但都是求门无路,眼下,沈天衣有着这么好的机会,他却是当真不想要,最初李青凤还以为沈天衣自视颇高,也许三顾茅庐才能请到呢,可是如今亲自相见之下,李青凤才发现,沈天衣是打心里不愿意进入青凤帮。

  说到底,其实李青凤与沈天衣,这次却只是第二次见面而已,上次危险期一过,李青凤便就是离开了,而如今,却是二人的第二次见面。所以李青凤对着沈天衣也不是很了解。

  “不愿意。”沈天衣认真的摇了摇头,清亮的眸子里,满是坚定。

  “唉!好吧,我也不强求,但我希望你能是青凤帮的朋友。”看着沈天衣丝毫没有考虑,便给予极为肯定的答案,李青凤也是轻轻的一叹,知道没有回旋的可能,旋即便是说道。

  “当然,只要是患者,都是我的朋友。”见李青凤这般说道,沈天衣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这以后,再也不会为被‘招安’的事烦心了,随后便是笑着说道。

  “既然如此,我也不多留了,这是我的名片,如果有解决不了的事,尽管找我。”来意被否,李青凤也是没有多待下去的意思,旋即便是给了沈天衣一张自己的名片,就走了出去,上了那辆红色的法拉利。

  车声渐起,很快,红色的法拉利便就是消失在天衣门诊的门口之处。

  轻轻的扫了一眼手中的名片,沈天衣却是随手将之丢到一边,他觉得,自己应该不会再有和李青凤有所交集,她继续去做她的女枭雄,而自己,依旧安稳的做着门诊小医生,这样,挺好!

  静坐而下,半个多小时内,门诊之中都是未曾再有患者临门,沈天衣倒也不在意,没有哪个医生想着自己的门诊天天客似云来,如果有,这样的医生在南塘街,铁定活不久……

  无聊之间,沈天衣却是从牛仔裤内摸出了自己的3g手机,看了看首页的那个被拨了无数次的号码,想了想,决定还是再打一次。

  “对不起,你拨动的号码是空号!嘟嘟――”语音提示之后,又是那阵刺耳的忙音……

  “唉!”有些落寞的挂掉电话,沈天衣清瘦的脸庞之上,却是显得有些哀伤,“这一次竟然是空号了,呵呵,她应该是换了号码了吧……”

  “算了,还是简单收拾一下吧,一会还得去老师那里。唉,都是这张破嘴惹的祸啊!也不知道今晚的修炼,还能不能正常进行……”低低的轻语声,却是只有沈天衣自己能够听清听懂……

下一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 秀的柳&衣说的

      叶冷欣清秀的柳叶眉轻微的皱起,因为沈天衣说的也是事实。

    2020-11-29 12:47:26详情点赞(0)回复(0)
  • 课,今&……

      “叮叮叮……”下课铃在异样的气氛中敲响,叶冷欣连忙收拾课本闪出教室,沈天衣也拖着有些沉重的步伐离开教室,这是今天的最后一堂课,今晚也将是沈天衣与美女老师同居的第一夜……

    2020-11-30 10:36:59详情点赞(0)回复(0)
  • 微怒的&有些尴

      讲台之上,一名二十五岁左右的清丽女子,正有些微怒的盯着台下一名站立着,脸色有些尴尬的学员。

    2020-11-30 07:22:12详情点赞(0)回复(0)
  • 冰寒的&你小子

      “怎么,你是在拿老师开刷吗?”叶冷欣冷眉一掀,俏脸冰寒的怒声道。自己都放下矜持和身份同意了,你小子敢不去?

    2020-11-29 11:15:32详情点赞(0)回复(0)
  • 说说,&方便啊

      “咳咳,老师啊,我就是随便说说,我去你那睡,那……那个会不会不方便啊!”沈天衣面上依旧弱弱的问道。

    2020-11-30 06:00:18详情点赞(0)回复(0)
  • ,也是&学府。

      华瑞大学,华夏国最为著名的大学,也是世界级的顶级学府。

    2020-11-30 05:23:34详情点赞(0)回复(0)
  • 百业皆&沈天衣

      只是奇怪的事,在半年之前,南塘街百业皆有,唯独没有医生这个职业在内,所以为了混口饭吃的沈天衣,在半年前便就是在南塘街找寻了一间破旧的门面,做起了南塘街的独家生意――门诊。

    2020-12-01 01:14:19详情点赞(0)回复(0)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