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 骑士笺言:跨越时光来爱你小说

骑士笺言:跨越时光来爱你

梧桐阅读

连载中免费

《骑士笺言:跨越时光来爱你》写的一本小说,主要讲述梁裘,清木,黄幸儿之间的故事。骑士笺言:跨越时光来爱你约12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编辑:清尊素影|20059次点击更新:2021-07-20

在线阅读

《骑士笺言:跨越时光来爱你》写的一本小说,主要讲述梁裘,清木,黄幸儿之间的故事。骑士笺言:跨越时光来爱你约12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免费阅读



清木小说名字叫做《骑士笺言:跨越时光来爱你》,这里提供清木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骑士笺言:跨越时光来爱你小说精选:阿恳不做声,她的眼泪仍然不停地从眼眶里滑落下来,她在想自己是不是严重了,但是不可被侵犯的想法还是占据了其他一切情感,毕竟相处才两天,干出这种事除了地痞就是流氓了吧!“主人还记得我有跟你说过737能传播UXAs病毒的吧。737他们一般都长得清秀诱人,毕竟人类喜欢的都是可爱好看的犬类。而且,他们一般都是像我们这个年纪的人。这样一来,他们凭借着自己的外表和妙龄去各种社交场合勾引一样年龄阶段的人,”清木顿了一下,**微微刺痛,嘴里…

阿恳不做声,她的眼泪仍然不停地从眼眶里滑落下来,她在想自己是不是严重了,但是不可被侵犯的想法还是占据了其他一切情感,毕竟相处才两天,干出这种事除了地痞就是流氓了吧!

“主人还记得我有跟你说过737能传播UXAs病毒的吧。737他们一般都长得清秀诱人,毕竟人类喜欢的都是可爱好看的犬类。而且,他们一般都是像我们这个年纪的人。这样一来,他们凭借着自己的外表和妙龄去各种社交场合勾引一样年龄阶段的人,”清木顿了一下,**微微刺痛,嘴里蔓延着血的腥甜味,不过这味道,他早已习惯,“然后…然后…传播病毒的方式就是唾液交换…或者是…体液交换…”

阿恳听着傻眼了,便也停住了哭泣:“什么…这种方式,这简直是在玩人,还让他们自己得到快感啊。但但但是,这跟你吻我有什么关系?难道你在骗我?其实你是737吧…”阿恳全身战栗,不禁紧张起来。

“不是这样的,主人,啊…”清木见阿恳的推断能力实在是高能,想快点说明原因,这一急,咬到了已经伤到的**,“好疼…因为我不想你受伤,所以才那啥的。因为737不能传染我们…而我们一样可以用他们的方法来…帮助人类抵制他们的病毒…所以说…”

阿恳无话可说,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设定。

“你是说,你们一样可以通过唾液交换或者是体液交换来让作交换的人拥有和你们一样的免疫体质咯?”

“就是这样的。”清木的**越来越疼,真心感觉到要断掉了一样,“但是我们都是有人格有理智的,总不能一天到晚勾引人类吧。但是我又怕737嗅出你身上带着我的味道回来加害于你,你若是被传染了UXAs病毒,来虐我和你自己,就算我不会让你虐到我,也不会离开你,但是我不能保证你能不虐到自己,比如…咬舌自尽这种事情我完全阻止不了…”

“啊啊——那你干嘛不早说嘛。”阿恳不知自己何时可以这么轻易而坚定地相信清木的话,即使是怪诞到无法言说。

“说了主人会相信我吗?”清木小声地说,“主人一定会以为我在胡扯,觉得我这条狗是喜欢主人才亲主人的。”

怎么会不相信呢,否则我为什么还会相信你的解释呢。阿恳的心里不经意间蔓延开来一股温暖,明明刚才还是委屈地要死,现在心里面平静了许多。这傻狗想的还是蛮多的嘛。

“那…主人,你还要…赶我走吗…我,不想走,不想离开这儿。”我不想离开你。漂泊不定了那么久,清木好不容易得到了一个归宿,虽然在这儿呆了只有两天,只有24个小时都不到,但是再怎么对世事清高,再怎么对一切无动于衷,他都不舍得,不舍得只睡了一两次的沙发,舍不得那一晚上主人喂他的肉酱拌面,舍不得因为受伤才得到的主人的温柔……

“嗯,会的,如果下一次你还这么喜欢,先斩后奏的话,我直接把你扔出去摔死你好了。”阿恳的眼神飘到了别的地方,不知不觉地不好意思起来,面前的人刚刚才吻了她,不管是什么理由,被亲是不容改变的事实。她的手抓着裤子,下嘴唇紧紧咬着尽量不让自己热气来的太快。

“嗯……”清木也把头低下去了,他感觉到自己的脸有点点不舒服,热乎乎的。可能是晚上睡觉的时候把摊子弄到地上着凉了吧,他心里想。

两个人,就这么在沙发边上一动不动地杵着,场面陷进了无声的尴尬之中。

“咕~”

清木的肚子大概是看不过去这两只的二傻行为,很大方地来解围了。

“你肚子叫?”阿恳看向了清木,睁大了眼睛说道。谢天谢地,我都快要变成蒸汽了。

“嗯,主人可能又要麻烦你了……”清木也终于如释重负。

阿恳转过身,呼了口气,往厨房走去。

“我觉得我的工资完全不够你吃饱,”阿恳真心很担心这个问题,现在物价这么高,清木这条饿狗一天要吃五六餐,这简直是要她账户里的钱全都往他胃里跳,没几天一堆一堆的钞票就会变成肥料送给菜园子里纯天然无公害的绿色蔬菜了,“你没事还是吃点狗粮吧,反正不会死,你反正都是狗嘛!”

“@#¥……¥#@……”阿恳像是复读机一样抱怨着清木,手里头精心地为清木准备着食物。

也许阿恳自己也没有发现自己心里面萌芽出的小小情感。那是什么呢?是对一只在战场上只能杀敌不能体会世间的爱的狗的同情与爱惜吗?还是什么呢……

清木深呼吸了一下,在松软的沙发上陷了下去,胳膊肘搁在膝盖上,弓着背,额头抵着十指交叉的双手上,若有所思的样子,也许他所思考的和阿恳琢磨的一样——只有黑暗和迷惘的内心里面那点闪耀着微弱光芒的情感到底是什么,单纯的只是对主人的依恋么……

这一天,两个人没再有过多的交流。

当深夜来临的时候,繁星在夜空这块幕布上点燃了自己,还有一些小虫在即将枯萎的草丛中唱着短暂岁月的曲子。

清木站在窗口,仰着头看着不知多久没有好好欣赏的夜空。这一刻,他发现,自己除了使命和杀敌就没有好好考虑过自己的生活和未来。饿了,就钻进超市买点面包和饮料,冷了就买些衣服穿着,困了,就躺在自己的车子里小憩一会却不敢深睡。

如今,有了一个主人,自己大概要好好地,负责任地规划一下接下来的生活了吧。要一直一直陪伴和保护主人,不能让她受伤,不能让她伤心,就算以后自己就这样在某个街道的角落里被737杀死了,在主人的世界里消失了,也要在死之前,把最好的生活带给主人。

“哼,最好的生活,亏你想得出啊……”想到这儿,清木自嘲,连自己的生活都这般糟糕了,每天不是巡查蹲点就是搏斗杀敌,自己还能做什么,就算全职着一份工作,赚的钱也慢慢地在银行卡里积攒了起来,却不知道用在什么地方,在自己的身上,要什么没什么,还能带给主人屁个最好的生活。

“清木,你刚刚是不是说了什么话?”

清木的左耳边突然传来阿恳沙哑的声音,吓的头发差点竖起来。

“主人来我身边就不能打声招呼么…”

“这不是看你在45°仰望天空沉思当中么,打扰你太不礼貌了吧。”阿恳微微笑,其实阿恳是看出了清木眼神里悲伤越来越多,越来越沉,才想把清木从他内心的漩涡里面拉出来,“清木,你转过来,转向我。”

清木疑惑地转了过来。

一面是180出头的个子,一面只有162的个子,一个低着头,一个抬着头。

四目相对,阿恳真正地直视了清木的蓝色双瞳,那眼里真的像是无底洞一般;清木也真正正眼注视着主人,主人眼中也似乎有这些什么,闪烁不定。

“笨蛋,你想看什么?你想看到我的内心吗?你是想偷窥我的过去吗?”阿恳侧着头,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淡淡的,像是开在山上的无人问津的白色山茶。

“不是,主人,我不是有意想…”清木被阿恳这么一说有点手足无措,眼神也不知道该往哪里飘。

“笨狗,你笨死好啦。”说罢,阿恳一把抱住了清木的腰,把自己的侧脸贴在了清木的胸膛。

“主人……”清木呆住了。

笨狗,你说的我都信,你的眼睛骗不了我,我也知道,你不会骗我。

笨狗,我能看得出来,你的悲伤和孤独,只能怪你在风尘中没怎么和世人打交道,也怪你有着狗的本分的单纯,毕竟你不是狐狸,你不知道怎么掩藏你的悲伤和孤独。

笨狗,我不知道你过去的日子是怎么度过的,不知道你有没有前任主人,也不知道在你无助的时候有没有可以依靠的肩膀和可以依偎的怀抱,但是现在我可以给你。我真的很抱歉白天对你发的火,叫你离开,叫你伤心了。

“笨狗……如果,我以后又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话……叫你走开,滚开,死开,能不能…不要离开…因为…因为我…”

阿恳闭着眼睛,眼角落下泪来,顺着脸颊,顺着颚骨,在清木的黑色体恤上开了一朵不起眼的深黑的花。

“因为我也很孤独……”

阿恳哽咽了,再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主人…你怎么了…”

清木看到主人突然这般样子,不知如何安慰,他想弄清楚主人的内心,却不敢冒然闯入。

他不知道在他来之前,有多少个夜晚,阿恳以着什么样的心情站在这窗边,以着怎么样的眼神看着夜空,有星星的夜空,或者什么也看不见的夜空。

他不知道在他来之前,阿恳是怎么度过一个又一个一个人的夜晚。

他不知道,阿恳的过往,经历了什么,失去了什么,付出了什么得到了什么,又背负了多少没人分担的疼与痛。

他不知道的很多很多,也看不出,听不到。

“主人……”清木缓缓地抬起自己的双臂,环住了阿恳,轻轻地贴到阿恳的背上,俯下身,把阿恳整个人埋进了自己的身子。

好想疼主人,但是什么都不会的清木觉得好无助。

“主人,我不会离开你的,以我的忠诚之名,”清木能够感受到怀里阿恳的颤抖,于是他小心地抱紧了阿恳,“主人,不要伤心了。”

“主人,我们来玩球吧,这样你就不会伤心了吧。”清木憎恶自己不会安慰。

“…”阿恳这次颤地有些用力,而且,试图挣脱清木的怀抱。

“主人,你又怎么了?”清木觉得自己的智商真的有点捉急,猜不透主人的行为。

从怀抱里挣脱出来的阿恳捂着嘴,向后退了几步,用着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腔调说:“对不起…刚刚没忍住笑了一下…我把…鼻涕…”

清木低头看去,自己的衣服上…粘糊糊的东西…

“主人…帮我洗衣服…”

“不要!是你逗我笑的。”

“我怎么知道你这么容易都笑?你下次哭死我都不逗你了。”

“你…你还是滚吧…连逗主人这点事都做不到,要你何用?”

“……”

都怪你的悲伤让我也软弱了一把,都怪你呀,笨狗。

以后的以后我们都会慢慢了解对方的,不是吗,笨狗。

这个世界本就如此悲伤了,为什么还要这么悲伤呢,笨狗,我们都要开心点。

清木小说名字叫做《骑士笺言:跨越时光来爱你》,这里提供清木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骑士笺言:跨越时光来爱你小说精选:三天假的第二天,天空有点阴,从窗口吹进来的风带着久违的湿润。初秋的雨就是这样凉凉的,透彻心扉,连雨前的风在暗灰的天空下都是那么亲和肌肤。十点多了,阿恳才刚睡醒,揉着眼睛拖着步子从房间门里出来想去厨房倒杯水喝喝。“主人,早。”清木早已经醒了过来,慵懒地坐在沙发上。“早啊……哈啊……”阿恳果然是还在半迷糊状态,从出房间门到挪到厨房已经打了不知几个哈欠了。“主人,我饿了。”“昨天晚上,啊不对,今天凌晨两点多钟不才喂过你吗?”阿恳不耐…

三天假的第二天,天空有点阴,从窗口吹进来的风带着久违的湿润。初秋的雨就是这样凉凉的,透彻心扉,连雨前的风在暗灰的天空下都是那么亲和肌肤。

十点多了,阿恳才刚睡醒,揉着眼睛拖着步子从房间门里出来想去厨房倒杯水喝喝。

“主人,早。”清木早已经醒了过来,慵懒地坐在沙发上。

“早啊……哈啊……”阿恳果然是还在半迷糊状态,从出房间门到挪到厨房已经打了不知几个哈欠了。

“主人,我饿了。”

“昨天晚上,啊不对,今天凌晨两点多钟不才喂过你吗?”阿恳不耐烦清木总是说饿饿饿,昨晚不知道打搅了自己多少次,于是眯着眼皱了下眉,“你以为饿饿饿,狗脖子向天歌啊?”

“伤病需要恢复,饿是很正常的。”清木站了起来,朝厨房走去。

阿恳听到清木起身的声音,不小心被水呛到了。

“咳咳咳……”很难受,阿恳的脸都呛红了。

清木瞧见阿恳被呛到了,心头一急,疾步向前走去,用手轻轻地在阿恳悲伤拍着,可能因为过于关注主人,他没有发现这是自己第一次为别人着急。

“咳咳…你昨天和前天不是…还…咳咳…要死要活不能动的嘛…咳咳…”

“怎么今天就可以动了是吗?”清木为了让阿恳不用很费劲地挤出话来自动衔接了下半句,“因为吃了很多啊,所以说我经常饿真的很正常,主人你就煮点东西给我吃吧,最好多来点肉类。”

“真是麻烦…”为了践行清木的“不要出门”,家里的食材都是拜托隔壁的姐姐买的,否则怎么够填饱清木那无底洞一样的胃,不过一下子买那么多肉,隔壁姐姐都怀疑自己是个大饭桶了。

心里默默抱怨的阿恳随随便便煎了三个蛋和三根香肠,自己是一份,清木是两份,然后做了两个三明治,一个放了一片生菜、一片方腿和两块西红柿,而另一个除了两份的生菜一份超厚方腿四块西红柿还附加了两大片炸肉。

清木靠着冰箱,饶有兴趣地看着阿恳做早餐。他发现主人只要在做女人该做的事情的时候就会显得特别温柔可人。

“看什么看啊,还没弄好就想吃啊,以后直接把电饭锅扣头上了吧!真是的,快去倒牛奶,我装好盘子就来。”阿恳看懒狗不劳动还在边上觊觎着没有装盘的食物就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嗯咳咳…好,这就去…”清木心虚了一下,慌忙打开微波炉空手拿刚热好的牛奶,不小心被烫到了的他又急忙缩回手甩了甩。他这样子,全都被阿恳看在眼里,她就纳闷了,这么笨手笨脚在捕杀敌人的时候真的能让人放心吗?

“当心点啊,傻狗。哎,还是让我来吧,把俩盘子放到桌子上,我来拿牛奶吧。”阿恳摇摇头,心想,一天到晚打打杀杀果然是除了打杀和吃喝拉撒还真的是什么都不会啊!

清木怕被阿恳看出点什么便默不作声地端起盘子走出厨房,其实他自己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心里会有什么能被看出来。

把牛奶放到了桌子上之后,阿恳突然想起自己还没刷牙洗脸,于是用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后转身便向盥洗室走去,却不料动作太急被清木正坐着的椅子脚绊了个正着。

眼见主人将狠狠地往地上摔去,清木左手一揽,以为能就这样把主人给揽正了,可是万万没想到,就算自己今天恢复得差不多也还是没有办法恢复受重伤之前的灵敏和力量。可想而知,阿恳的惯性太大,清木不但没有抱住她自己也被拉了出去。

“当——”随即带倒的椅子也摔倒在地。

“起来啊,傻狗,很重啊知不知道…”阿恳快被清木庞大的身躯压的喘不过气了,脸已经微红,再是这么下去,估计就得变成紫薯脸了。

“主人,你身上好舒服……”清木竟然不怕死地不紧不慢地说道。

阿恳用尽最后的力气翻了个身,终于脱离了死活不肯起来的清木。双手撑起已经快要散架的身子,阿恳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美好的空气,还没忘记骂清木…各种不好听的全部从阿恳口中蹦了出来。

“如果有一天你死了也是活该的!”丢下最后这么一句,阿恳就去洗漱了。

清木仍然坐在地上,没有立马站起来。他长而密的睫毛微微下垂,蓝色而深邃的双眸里,又是深渊般的伤悲,喃喃自语道:“如果我死了,主人你会伤心吗……”

吃完早饭之后,阿恳想出去走走却很无奈地不得不呆在家里,于是闲着无聊就拿起起初买的狗玩的球来逗清木。

“大哈大哈,快看这是什么。来来来,我们来玩球吧!”阿恳笑嘻嘻地对着坐在沙发上的清木说道,一个顺手就把球给球出去了。

可能因为对方是主人,清木没有太大警惕,才回过神来就被球砸到了。他的脑袋上布满黑线,蔑视地看着主人。

“噗——”阿恳看着清木的表情没忍住笑了出来,“啊哈哈……哎哟…哈士奇就是哈士奇,就算是变成…了人……表情还是那么逗啊!啊哈哈……”

阿恳不小心把自己笑完了,歪歪扭扭地走到清木身边,坐在沙发上,假装一本正经地要关心一下清木的脑袋有木有被小球砸坏。她摸着清木柔软的黑白相间的头发一边扯出怜悯的表情,但是咬住嘴唇忍住不笑实在是太痛苦了。一下子没忍住,阿恳“噗”的一声又笑了出来,喷得清木满脸都是口水。

原本被摸头都是狗狗最爱的事情,平时清冷的清木竟然也感到很舒服,但是这一脸口水让清木特别嫌弃自己的主人,心里默默想:真心是**不羁笑点低啊……

在用纸巾擦拭主人唾沫的时候,清木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神情变得非常严肃,微微地皱起了眉头,心里策划着什么东西一样。

“没办法,只能霸王硬上弓了……”清木托着下巴,自言自语道。

“啊,你说啥?上哪儿去?可以出去了吗?快带我走吧,家里好闷啊……”阿恳停止了大笑,满脸期待地望着清木。

清木转过身子,面朝阿恳:“呐,主人,你看我眼睛里是不是有什么脏东西进去了?有点难受…是不是你刚刚喷了什么东西啊?好难受啊。”清木还试图摆出痛苦的表情,但是冷脸惯了的他肌肉僵硬,脸部在抽搐下显得很扭曲。

“去你的,原来不是出去啊…真扫兴!不、过、啊,喷什么能喷到眼睛里啊?你当我是吃灰尘的吗?”阿恳怎么可以容忍清木把自己说成没有规矩一点儿也不矜持的还会把吃过的东西喷到人家的眼睛里啊,“喷到你脸上还正常点儿…”

阿恳嘟囔着嘴,做好了心理准备,慢慢地,小心翼翼地凑近清木的脸,她怕靠近的速度太快,清木俊美的脸一下子展现在她的眼前,她会接受不了,失去心跳,然后休克倒地。

慢慢地,慢慢地,阿恳精良地把握着靠近的速度。可是再怎么近也没看见清木蓝色的眼里什么。

当距离近得阿恳的刘海碰到了清木的碎刘海时,阿恳的心脏突然漏跳了一拍,她想抽身而退,她怕自己脸红,怕被清木嘲笑自己会被一只狗迷住,可是,她却动不了了。

清木修长的手指拖住了阿恳的脸,一阵温热的气息向阿恳袭来,阿恳能够感受的出来那是清木特有的味道。

他的双眼闭得深情,而她,却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因为她能清楚地感受到从自己的唇边传来了一个不属于自己的温度。

她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一个柔软的东西进入了自己微张的嘴巴里头。

“啊,”清木惨叫了一声,“好疼,你干嘛啊?”

鲜红的血从清木的嘴角流了下来,滴在了清木已经变得干净了的白的裤子上。

“把你**咬断啊!”阿恳站了起来,对着捂着嘴的清木,不知是气还是羞,总之整个人从头红到脚,差点就像蒸汽火车一样喷着蒸汽呜呜叫了,“我恨不得把你的**咬断,把你的嘴皮子咬掉,最好把你整个都撕掉好了,那天要是没有救你的话就好啦!”

说着说着,阿恳不自觉地哭了起来,她感到了莫名的委屈。从小到大,没有谁对她这么粗鲁,初吻什么的也许不是那么重要了,但是至少也要送给她喜欢的人,不经允许就被剥夺,还是非所爱之人,这简直,简直就跟被强暴了没两样。

看见主人哭了起来,清木立马站了起来,有点不知所措:“对…对不起…我不是因为想要亲你才…亲你的。真的对不起,我可以解释,可以解释的。”青木心里早就是这么打算的,先下手,再解释。

“呜呜…你这只贱狗…走开点儿…不要见到你…你来我这儿一定是有企图的…呜呜…快点走开…滚开…呜…滚得越远越好,我不要见到你!”阿恳抹着夺眶而出的被禁锢了十四年的泪水。

清木竟然开始后悔了,后悔自己的决策。看着主人哭得如此伤心,他的心跳动一下就疼得厉害。他试图靠近主人,想去解释,但是他靠近一步,阿恳就往后退一步,清木再不敢动,他心里惧怕着,惧怕主人不要他了。实际上,阿恳已经在抛弃他了,只是他执拗地认为那只是气话。

“主人,你听我解释好不好?拜托了…”清木有点心急,他的骨子里流淌着犬的血液,那么依赖主人便是天性。清木真的很害怕,而且害怕的程度在一点一点加深,“主人,我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耳边的传来清木的微微颤抖的声音,阿恳抹了一把眼泪,拾起失去焦距的目光,抬头看着清木,她模糊地看到清木满嘴都是血,下巴已经染红,仿佛是刚饱腹过得吸血鬼,她还能分明地嗅到血腥味,但她没办法看清清木的双眼,深海一样的悲伤,和那么一点湿润。

“嗯…你说…说完就给我滚蛋…”阿恳带着哭腔斩钉截铁地说道。

听得出主人语气里的决然,清木的心好像裂了,他竟然开始怀念刚来时她的温柔,这没几天就只能永远用怀念的方式来感受的温柔,因为要走了,所以要怀念吧,当着面怀念,等怀念完,他就解释,解释完就走。

下一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 人拥有&”

    “你是说,你们一样可以通过唾液交换或者是体液交换来让作交换的人拥有和你们一样的免疫体质咯?”

    2021-07-19 03:55:34详情点赞(0)回复(0)
  • 笨狗,&我能看

    笨狗,我能看得出来,你的悲伤和孤独,只能怪你在风尘中没怎么和世人打交道,也怪你有着狗的本分的单纯,毕竟你不是狐狸,你不知道怎么掩藏你的悲伤和孤独。

    2021-07-19 06:57:01详情点赞(0)回复(0)
  • ,眼角&颚骨,

    阿恳闭着眼睛,眼角落下泪来,顺着脸颊,顺着颚骨,在清木的黑色体恤上开了一朵不起眼的深黑的花。

    2021-07-21 12:44:41详情点赞(0)回复(0)
  • 你的解&明明刚

    怎么会不相信呢,否则我为什么还会相信你的解释呢。阿恳的心里不经意间蔓延开来一股温暖,明明刚才还是委屈地要死,现在心里面平静了许多。这傻狗想的还是蛮多的嘛。

    2021-07-19 11:39:33详情点赞(0)回复(0)
  • ,毕竟&干出这

    阿恳不做声,她的眼泪仍然不停地从眼眶里滑落下来,她在想自己是不是严重了,但是不可被侵犯的想法还是占据了其他一切情感,毕竟相处才两天,干出这种事除了地痞就是流氓了吧!

    2021-07-20 05:09:25详情点赞(0)回复(0)

为您推荐

短篇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