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小说 → 崛起1997小说

崛起1997

月阳高下

连载中免费

给大家提供崛起1997免费阅读,崛起1997年全文阅读怎么样?崛起1997张梦免费阅读十分精彩,这部超级好看的现代都市小说又名《生财之术》,作者是月阳高下,小说崛起1997全文讲述了主人公张梦他意外遇到了一个离奇的遭遇,从繁花似锦的21世纪重生来到这犹如梦境般的199轻叹一声,张梦终于转移了视线,略显苍白的面孔下露出苦涩的笑容,少年本应不知愁滋味,可是张梦却感觉满嘴的苦,几乎让自己难以呼吸。。……

编辑:青梅佐酒|29186次点击更新:2021-07-17

在线阅读

给大家提供崛起1997免费阅读,崛起1997年全文阅读怎么样?崛起1997张梦免费阅读十分精彩,这部超级好看的现代都市小说又名《生财之术》,作者是月阳高下,小说崛起1997全文讲述了主人公张梦他意外遇到了一个离奇的遭遇,从繁花似锦的21世纪重生来到这犹如梦境般的199轻叹一声,张梦终于转移了视线,略显苍白的面孔下露出苦涩的笑容,少年本应不知愁滋味,可是张梦却感觉满嘴的苦,几乎让自己难以呼吸。。……

免费阅读



  一间很有时代感的房间里,床上坐着一名有些单薄的少年,少年的面孔十分清秀,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干净阳光,少年出神的望着窗外,似乎在盯着眼前不远处的那棵饱经沧桑的槐树。

  轻叹一声,张梦终于转移了视线,略显苍白的面孔下露出苦涩的笑容,少年本应不知愁滋味,可是张梦却感觉满嘴的苦,几乎让自己难以呼吸。

  张梦做梦都想不到自己会碰到如此离奇的遭遇,谁能想到前一夜还在繁花似锦的21世纪,第二天却来到了这犹如梦境般的1996年,望着墙上的日历,张梦终于确定自己已魂穿到这个风起云涌的时代。

  张梦原本是一名普通的学生,本是普通家庭出身的张梦从小便聪颖刻苦,几乎没有一刻松懈贪玩过,终于十年苦寒终以全校第一的成绩考入京城的重点大学,也是全校唯一的一名,从一个小县城以农村孩子的身份,吃了多少苦,经受多少寂寞,只有自己清楚。

  从四年大学到研究生在到博士毕业,张梦也许不是最聪明的那一个,但绝对是刻苦的那一个,在他的字典中只有那一句,勤能补拙,也许99的汗水也比不上天才那百分之一的才华,可张梦愿意用百分之百的汗水寻找那百分之一的机会!

  毕业之后张梦费劲千辛万苦,找导师通过同学介绍终于进入自己梦寐以求的单位,张梦希望自己这十几年的光阴没有白费,他也想拥有自己的事业,他也希望成功,不仅为了自己,也为了苦等这么多年的父母!

  本不善交际的张梦努力改变性格,这才有了,进入单位后宴请领导的夜晚,谁知道这一夜也彻底改变了张梦。

  张梦梦醒后就来到了这间房间,来到这同样叫张梦的家中,附身于这个18岁的少年,再过3个月即将高考的少年身上。

  张梦不知道是自己的不幸,还是他的不幸,这几天中他从这个家庭中那个跟自己母亲同样善良同样有些唠叨的口中知道,自己来之前的那个张梦,晚间从学校回家的时候被一辆酒鬼驾驶的汽车给撞了,这才有了这一切,不过幸好,那个酒鬼没有跑路,而是将张梦急忙送进了医院,否则一切都将又要改变。

  张梦醒来的时候,这具身体已经出院,不过一直昏迷不醒,整个家庭都笼罩在愁云惨淡的气氛中,连家中的那个老猫都不愿待在家中,更不用说刚上初中的张莹了,恨不得每天夹着尾巴过,可还是避免不了被收拾的命运,要知道这段时间都是她在自食其力,自己做饭,之前从来都是饭来张口的!

  张梦实在不知道怎么拒绝这家人看到自己醒来的那种欢喜,那是血脉亲情交融在一起才会出现的情景,张母泪水滴在张梦的脸上时,张梦也许是本能班感觉那隐藏在心底的亲情。

  醒来已经几天,张梦的意识总是在眼前的情景和记忆中的场景交替,渐渐眼前的一切越来越真实,张梦终于感到也许真的一切都变了。

  “瞄”一只慵懒的黑猫弓着身子伸了个懒腰,一下子扑到床上,靠在张梦身边,调整了一下姿势,开始打起了呼噜,张梦模着黑猫的毛发,喃喃道,“一切重新开始了吗”

  张梦下床伸了一个懒腰,活动了一下筋骨,摇了摇头,似乎将烦恼都一并摇走,人是一种复杂性的感性类高级动物,适应能力是生物中几乎最强的,不论各种情况,当然也包括不可预知的情况,张梦作为一个曾经在中国京城高级学府毕业的博士生,自认为适应能力还是不错的,他知道自己现在要面对的不是纠结于自己是怎么来的,而是要尽快适应现在的一切,不论是身体上的,还是生活上的。

  张梦还是有些庆幸的,庆幸自己来的地方还是中国,不论是曾经的还是过去的,起码还是中国,如果是其他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国家,张梦估计自己都可能真的要完了,张梦通过这几天的观察和了解,还有家中那明显上了年纪的收音机了解到自己所处的年代。

  这是中国的1996年,是中国历史上风起云涌的年代,不论是是关乎国运的改革开放还近在眼前的,明年即将回归祖国的香港,都对中国产生了影响,前者影响了整个民族乃至世界,后者也对区域和国家产生了剧烈影响。

  曾经张梦出生在内陆的西北城市的一座小村庄中,而现在的张梦则身处于闽南省的一座地级城市怀阳市,而家庭更是天差地别,张梦甚至有种物事而非沧海桑田的感觉。

  现在的张梦父母,张父张国强,一个普通的名字,也跟万千中国的父亲一样,张国强土生土长的本地人,现在在一家本地的政府企业中担任技术员,算是铁饭碗,不过厂子也是每况愈下,领导天天说要改革企业,结果三天两头卖地,到现在除了几百名的工人,就剩下那栋记录了时代变迁的厂房了。

  而张母林风屏,同样是吃政府饭的,不过相比之下,张母则要厉害的多,因为张母在本地的税务局担任职员,虽然职位没有张父高,可是比起实打实到手的工资,那张父跟张母真的差了一大截,俗话说钱是男人的胆,这句话在张父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家中的所有琐碎小事都归张母管,当然了大事还是张父决定的,比如参加选举投票什么的,其他的比如存款什么的则都归张母管了。另外就是张母的娘家,也就是张母的舅舅们都十分厉害,早在八十年代末就陆续下海经商,而且人脉宽广,经过这几年的发展,现在也都是身价不菲,这也是很大的一部分,不过张母张父的关系到真的很好,虽然有磕磕碰碰,可都没有真的急过眼。

  张梦来到客厅,虽然已经清醒了几天,可是毕竟在床上躺了几个月,浑身软绵绵的张梦这两天才开始下床走动,张母也才放心去上班,

  打量这间具有时代时代特色的房间,整座房间都被打扫的很干净,可避免不了有陈旧的感觉,毕竟住了几十年,客厅里的家具也不多,几张沙发,一个木制茶几,还有最显眼位置放的一个黑白电视机,张梦想了一下才明白过来,这毕竟不是后世那个物资发达的世界了,这还是属于相对来说有些不匮乏的九十年代,不过张梦也感觉的到,张家虽然不算是富裕,可也算的上殷实了,对比曾经那个05年家里才买电视的家庭。

  张梦走到桌子上面放的镜子面前,第一次仔细打量镜子中的人,虽然因为卧床的原因,导致头发有些长,可依然遮不住那张清秀帅气的面孔,“就比我曾经帅那么一点”,张梦口是心非的说道,不说其他的,就这张脸就是张梦曾经拍马不及的,曾经的张梦顶多算的上不磕碜,普通而已,跟张梦的物理研究材料一样都是绝缘的,现在的张脸虽不满青涩,可将来绝对称的上帅气。

  摸了摸头发,张梦感觉头发实在是太长了,曾经废寝忘食的扑在课本中的张梦,头发从来没有讲究过,能短则短,甚至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光头,张梦从来不在乎别人的眼光是怎样的,因为他知道,要想成功,要想改变生活,只能依靠自己,虽然张梦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同样的在那所男多女少的学府中,张梦跟女孩也基本属于绝缘的。

  摸了摸头发,张梦决定将头发给剪了,因为明天他即将重回学校,即将迎接高考,熟悉的味道,可却是不同的配方。

  傍晚时闷热的空气将整个大地笼罩,张梦将长发减去,人变得精神无比,一路走回来,张梦对这座城市还有个时代都有个更多的感受。

  虽然是绵绵夏日,可是整座城市都感受不到,虽然不敢说到处是工地,可的确是有许多的建筑在加工,城市都在跟随时代的步伐在发展。

  可同样的,许多人都无法适应这个快速的发展,许多人都带着麻木的表情,他们会在将来的不久,就会感到这个时代的厉害,这同样也是一个残酷的时代,他将无数的人划分成无数个层次。

  张梦回到小区时,小区已经略显的热闹起来,有放学归来的孩子在玩,有老人在家长里短的聊着。

  “张梦!”“小梦,你总算醒了!”

  看到张梦的人都对着张梦热情的招呼着,这些人跟张梦都是几十年的邻居,而且现在不是以后那个信息发达,人情冷漠的年代。

  张梦一路叔叔阿姨,大爷大妈的应承着,虽然张梦对这些人感觉熟悉无法,可是就是喊不出这些人的姓名,毕竟张梦已经变了。

  回到家中,家里还没有人回来,一路走来,张梦感觉幅身体还很虚弱,短短几条街的路,都感觉有些累,不得不去再休息一会。

  等张梦醒来的时候,张母已经回来了,正在忙着给全家人准备晚饭,张梦上前帮忙被张母给推了回去,“去去去,快回去休息,你这刚醒来哪能干活,快回去休息去,没事就看会书,我说你在复读一年算了,你这孩子偏不听,是,考大学重要,可你这身体更重要,大学明年还能考,可你这身体要不养好,以后后悔可就来不及了,到时候你让我和你爸怎么办?”说着眼泪就开始有往下掉的趋势。

  张梦早已落荒而逃,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碰到这样的情况张梦都只有逃跑的份,因为你没有反驳的机会,她们是真心为了你好,不然的话,她们会一直说下去……

  吃完饭,张父和妹妹张莹都还没有回来,张父在忙着处理厂里的事,因为厂里正在召开厂子的改革大会,每个月总要来那么几次,而张莹要上晚自习,更是回来的晚。

  第二天张梦起床后,吃完早餐准备和张莹一起上学,以前都是张梦送张莹上学,而现在反过来了,张母要求张莹好好的送张梦上学放学回来,而且都要一起回来,丝毫不管张莹那快哭了的表情,天可鉴怜,张莹上的是怀阳初中和张梦要即将去的怀阳三高可是南北俩个方向!

  “知道了,我一定送到!”说完,张莹就拉着在一旁看戏的张梦夺门而逃,“你慢点,别把你哥累着了,你把包背上!”到了楼下,都还能听到张母那具有穿透性的声音。

  “呼”到了楼下,张莹喘着气,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楼上,终于放下心来,姣好的面容充满了青春的活力,张母和张父都只能算是一般的面容,可张梦和张莹绝对算的上帅哥靓女了。

  “哥,可算醒了,你不知道那几个月我都是怎么过的,做饭洗衣服还要收拾房间,关键是还没落着一句好话,你是不知道啊,你没看见咱妈那些天真的有些魔障了,天天在那絮絮叨叨的说着,我都感觉没法活了!”张莹后面背着一个自己的书包前面抱着张梦的书包,在路上跟张梦在大诉苦水,揭露着张母的种种不人道行为,连怀疑不是亲生的闺女都吐槽了出来。

  张梦有种陌生的亲切感,看的出来原来的张梦跟张莹的关系很好,原来得张梦是独子,家中就只有自己一个人,从来没有感受过这种兄妹亲情。

  张梦从还在诉说的张莹怀中拉过自己的书包,准备背上,这书包可不轻,张父张母为张梦办了休学,这包里虽然不是全部的书,可也有十几本之多,张莹毕竟是女孩子,背着俩个包,呼吸已经开始有些急促了。

  张梦还没有背上,包就又被张莹一把拉了过去,“哥,你干嘛,你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么,你现在还是个病人好么?”张莹对着张梦凶巴巴的喊到,犹如一颗小辣椒。

  张梦愣了一下,莞尔一笑,也没有强求,一路上和张莹聊着,主要是张莹在说张梦在听,到了学校门口,张莹喘了口气将书包递给张梦,接着就变身张母开始叮嘱张梦要按时吃药累了就休息,张梦头都有些大了。

  “我知道了,你赶紧去学校吧,再晚会就该迟到了”张梦好心得提醒张莹,“啊!”张莹叫了一声,撒腿就跑。

  “慢点,路上小心点!”张梦在后面对着张莹喊到,摇了摇头,张梦抬头看着匆匆忙忙进入学校的学生,看着校门口的怀阳三中四个大字,心中有种异样的感觉,“重来一次么?”

  怀阳三高,是怀阳的一所普通高中,这样的学校,怀阳还有五所,真正厉害的要属怀阳一高,是尖子生的聚集地,不论是生源还是师源都是顶级配置。

  张梦轻车熟路的走到五班门口,怀阳三高高三年级有十二个班级,有一千多名学生,再过三个月都即将踏入高考。

  张梦踏进班门后,原本嘈杂的班级猛的一静,堪比班主任到来的效果,随后又猛烈的爆发出来。

  “我艹,是张梦!”“张梦真的活着回来了!”“哎呀,真的是活人啊,真是命大,车都没撞死!”

  张梦听的直翻白眼,想到原来的张梦恐怕人缘也不咋的,交的都是些什么朋友啊,就没一个盼他好的。

  不过还是有几个好朋友的,教室中已经没有张梦的位置,有俩三个人带张梦到属于他的位置上,最后一排东北角,个子最高的陈军,对着张梦到,“张梦你先坐一下,等班主任来了给你调!”

  “是啊,张梦,你能来太好了,我以为高三毕业都见不到你了!”剩下俩个人宋运来和周通也对张梦嘘寒问暖道。

  张梦能够感觉到这三个人都是真的关心自己,看来是自己的死党,高中的同学关系不像大学那会,掺杂太多的功利。

  “我没事了,都好了,谢谢你们了!”张梦笑着说到,陈军、周通几个人感觉似乎陈军变了,可是又不知道哪里变了,以为是周梦伤重归来,还有些不适应而已,本来还想再跟张梦聊会,可是这会已经快上课了,只能先回到自己座位上去了。

  张梦将桌子椅子打扫干净,刚坐下没多久,一个胖子就摇摇晃晃的走了进来,一屁股坐在了张梦旁边,打了个哈欠,这才注意到张梦。

  明显的愣了一下,“张梦,没想到你回来了啊!以后咱俩可就是同桌了,放心以后我罩着你!”胖乎乎的金辉对着张梦气壮山河的说到,随后就开始吹嘘自己,张梦听的一愣一愣的,真有些摸不准这金辉是什么背景。

  直到上课铃响起时,金辉才停止了滔滔大论,张梦也得以解放,开始忙自己的事情。

  讲堂上是物理老师在讲,在讲解一些解题技巧,张梦听了俩分钟就不在听,对于张梦来说,这几乎就是最入门的基础知识而已,甚至算不上什么难点,对于理工科博士毕业的张梦来说,这就是送菜的。

  因为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也因为临近毕业,所以老师都不在管,因此更加没人注意到张梦。

  将书全部拿出来,张梦开做计划,准备将各科都先过一遍,看看到底属于什么水准,再做一次大致的评估,张梦一点也不害怕即将到来的高考,对于他来说,这是一个新的开始而已。

  张梦先从物理开始,一页一页得翻动着,刚开始还看得很慢,后来慢慢变快,最后几乎扫一眼就过,这些知识对于张梦来说有些知识后世已经取消了,可大致上都是一致的,仅仅是有些麻烦而已,仅仅不到半个小时,周梦已经快把一本书给看完了。

  旁边的金辉原来没有在意张梦,可是随着张梦越看越快,金辉真有些摸不准张梦了,他不信张梦能够看得懂这些,要知道张梦原本虽然不算是属于差生,可也属于中下游的,怎么可能一回来就突然变得这么厉害。

  金辉刚开始以为张梦是装的,可是看到张梦一本接一本的看,等到第二节课开始的时候,张梦已经将自己带来的书全部看完了,皱了皱眉头的张梦注意到旁边的金辉,“书借我看一下吧?”张梦对着金辉说道。

  金辉张大着嘴巴,感觉自己有些在做梦,呐呐的问了一句,“你都看得懂?”

  “这很难么?”张梦有些不解的问道。

下一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 瞄”一&床上,

      “瞄”一只慵懒的黑猫弓着身子伸了个懒腰,一下子扑到床上,靠在张梦身边,调整了一下姿势,开始打起了呼噜,张梦模着黑猫的毛发,喃喃道,“一切重新开始了吗”

    2021-07-15 09:57:17详情点赞(0)回复(0)
  • 求的单&自己,

      毕业之后张梦费劲千辛万苦,找导师通过同学介绍终于进入自己梦寐以求的单位,张梦希望自己这十几年的光阴没有白费,他也想拥有自己的事业,他也希望成功,不仅为了自己,也为了苦等这么多年的父母!

    2021-07-15 04:24:13详情点赞(0)回复(0)
  • 不善交&才有了

      本不善交际的张梦努力改变性格,这才有了,进入单位后宴请领导的夜晚,谁知道这一夜也彻底改变了张梦。

    2021-07-17 10:09:26详情点赞(0)回复(0)
  • 遇,谁&的日历

      张梦做梦都想不到自己会碰到如此离奇的遭遇,谁能想到前一夜还在繁花似锦的21世纪,第二天却来到了这犹如梦境般的1996年,望着墙上的日历,张梦终于确定自己已魂穿到这个风起云涌的时代。

    2021-07-17 05:56:39详情点赞(0)回复(0)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