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小说 → 宠妻难养:总裁,我不约小说

宠妻难养:总裁,我不约

沈汀溪

连载中免费

宠妻难养:总裁,我不约沈汀溪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宠妻难养:总裁,我不约》小说是沈汀溪的原创小说作品。 顾景城是京城顾家二少,俊逸冷漠,是众人眼中的钻石王老五。他有个规矩,每个女人只能跟他一个月,但身边依旧佳人不断他跟其他的人不同,虽然已经年近三十可身材却依旧保持的很好,宽阔的肩膀上肌肉线条分明,就连翘起的臀肌都泛着金黄的小麦色。。……

编辑:春风酿酒|1535次点击更新:2021-06-09

在线阅读

宠妻难养:总裁,我不约沈汀溪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宠妻难养:总裁,我不约》小说是沈汀溪的原创小说作品。 顾景城是京城顾家二少,俊逸冷漠,是众人眼中的钻石王老五。他有个规矩,每个女人只能跟他一个月,但身边依旧佳人不断他跟其他的人不同,虽然已经年近三十可身材却依旧保持的很好,宽阔的肩膀上肌肉线条分明,就连翘起的臀肌都泛着金黄的小麦色。。……

免费阅读



我忍着小腹传来的剧痛,抬头看了一眼浴室里的那个男人。

他跟其他的人不同,虽然已经年近三十可身材却依旧保持的很好,宽阔的肩膀上肌肉线条分明,就连翘起的臀肌都泛着金黄的小麦色。

感受到我灼热的目光,顾景程转头冷冷的瞥了我一眼,薄唇轻启发出了一声毫不遮掩的嘲讽:“还想要一次?没满足么?”

看着刚刚经过了一场激烈的“战斗”,空气中满是暧昧的气息的房间,我有些恍惚,跟做梦一样。

好在顾景程也没想我回答,而是走进了浴室。

我本想起身离开的,但是身体撕裂般的疼痛让我再次跌回了床上,就那么躺了大约二十分钟,我才渐渐缓过神,起身开始寻找自己散落一地的衣物。

赤裸着身体下床从舒适的地毯上分辨出男人和我的衣物,当我弯腰准备捡起自己那条蕾丝小内裤的时候,面前浴室的门突然开了。

顾景程似乎没想到一出门会看到一副这样活色生香的画面,但他随即反应过来,唇角漾出一抹讥讽的弧度,眼神里也写满了玩味。

大概是觉得我这么做,是真想勾引他再来一回吧!

思绪因为那个笑容恍惚了一秒,但下一秒,我还是淡定的捡起了内衣,在他面前,毫不羞涩的穿上。

这样的动作惹来他的一声嗤笑,他的目光落在身后我们刚刚纠缠过的大床上,眉头忽的微微一挑,刀刻般深邃的五官就算是嘲讽也是好看的姿态。

“你们小姐现在也还在意这种东西?”

他修长的手指指着床单上一抹刺眼的红色。

我心头一颤,自然明白他指得是处女膜,虽然心里有些不太舒服,但还是笑道,“有些客人在意,所以时不时的会去医院补上。”

顾景程点点头,“那看来,这次是我浪费了你的钱了。”

“没关系,给顾公子的,不算浪费,钱之后划到夜庄的账上吧,那就下次再见了。”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已经将外套的最后一粒扣子扣上了,冲着顾景程露出一个妥帖的笑意之后便离开了这奢华的总统套房。

从名胜回夜庄的路上,我在出租车上沉沉睡去,下车付钱的时候司机不免多看了我两眼,目光中带着暧昧和邪恶。

也对,这个点来夜庄的女人,想必不是什么良家妇女了。

是时候做个自我介绍了,我是这家夜庄的老板,也就是大家所熟知的——妈妈桑。

十八岁从我妈妈的手中接手这家夜庄,如今有八年了,经营的也算可以,手底下几百个姑娘,夜庄的面积比我妈交给我的时候整整扩大了一倍。

但我并不觉得这是我一个人的功劳,事实上,我妈妈功不可没,她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这片红灯区最有名的站街小姐。

不仅人长得漂亮,重点是有点才气,能陪男人在床上翻云覆雨,也能给男人的工作人生出谋划策。

这一点将她和普通的站街女区分开来,也为她后来建立夜庄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和人脉关系。

不过我妈很随性,像她当年突发奇想要从站街女到妈妈桑创立夜庄一样,当她遇到现在那个心仪的男人之后,她就决定把夜庄托付给十七岁的我。

但是未成年做这种事情是犯法的,所以我妈苦苦熬了一年,我十八岁的生日礼物,是这家夜庄的经营权。

我至今都记得当十二点钟声响起的时候,妈妈把这份转让合同丢在我床头的那一刻,她脸上如释重负的表情。

回夜庄的时候大部分姑娘已经休息了,有任务的出外勤,没任务的回家去了,只有今天因为姨妈突然造访,丢失良机的成玉坐在那边的吧台边,悠闲的听着唱片喝着酒。

成玉和我关系不错,见我回来立马贼兮兮的凑了上来。

“诶!听说你昨天晚上被顾景程带走了?”

我点点头,这种事情,没必要否认。

成玉用力的拍了一下手,“行啊!夜白,整个京城名媛权贵小姐们都眼巴巴望着的红烧肉,终于掉你嘴里了!”

我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你是想笑死我好继承夜庄吗?就是一夜情而已,你想多了。”

其实她说的没错,整个京城的姑娘,确实都暗恋顾景程,因为顾景程足够优秀——

京城顾家二公子,秦老将军的外孙,优雅的身段迷人的外观,顾景程是个从头发丝到脚尖都散发着吸引女人荷尔蒙的优质男人。

但是这其中不包括我,对我而言,这男人只是一个萍水相逢的顾客。特别一点,大不了就是把处女身献给了他。我不暗恋他。

因为我是一个夜总会妈妈桑,而他是天之骄子,我知道我两不可能。

成玉又贼兮兮的凑了过来,一脸暧昧的瞧着我。

“说说看,让大半个京都的姑娘疯狂的顾景程,床上的功夫到底怎么样啊?”

床上功夫……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成玉的这句话,只能低下头,指了指自己的一双腿。

成玉先是一愣,随即跳起来说道,“不是吧!你这双腿到现在还打颤呢?”

我点点头,“我是一结束就回来了的,他不喜欢女人在他床上睡觉,你知道的。”

顾景程的习惯,几乎整个京都的女人都烂熟于心。

完事就走,不会睡在一张床上是他的规则,他还有个规则就是同一个女人不会睡超过一个月的时间。

这一点看起来苛刻又奇怪,其实也很好了解。

像顾景程那样的身份,不想结婚之前,也不愿意给自己制造任何的花边或者是私生子这种麻烦,他宁愿自己身边是因为贪图钱财的拜金女,也不喜欢那种付出真感情纠缠不休的傻女孩。

情事对顾景程来说只是一场鱼水之欢,男女各取所需罢了。

成玉以为我是想到这一点,也跟着叹了一口气,“哎,夜白,或许你不用难过,你和那些女人又不一样,万一顾景程真的被你吸引呢?”

我哪里是难过,我又不和其他女人一样肖想顾景程,我是吃不消他那床上迅猛的劲儿,所以脸色有些苍白。不过这一点,不需要跟成玉解释,反正她每天脑子里天马行空。

我笑了笑,伸手弹了弹她的小脑袋瓜,“大概每个被他选中的女人都会这么想。”

但我没有,我接受这个事实。

就算十一岁的时候,高年级的顾景程将我从熊孩子的手里救了出来,我也只有感激没对他动心,或许是当时年岁太小,不懂心动,又或许是我天生认为,我们是两条平行线轨迹上的人。

顾景程这个男人于我来说,靠近的第一秒也是远离的倒计时。

告别成玉之后我回到房间里倒头就睡,等再次睁眼的时候天又已经黑了。

大概是昨晚真的太累吧,竟然睡了一整天。

抬眼看了看墙壁上的时钟,七点了,看来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了,去浴室洗个澡,化好妆,刚好是八点钟。

城市的路灯和霓虹交织成一幅画,整个京都的夜晚开始了……

夜里的八九点钟之后,夜庄开始忙碌起来,这里通常是晚饭过后的第二场狂欢,所以在这个时间点之前,姑娘们就已经准备好了。

夜庄在京都建立也有十几年的时间了,算是小有名气,一般来这边的客人都是常客,自然懂这里的规矩,当然有时候也有意外。

有些头一次被常客请过来的老板,不太懂规矩,时不时的就会闹出些不愉快的事情来。

琪丫头跑过来的时候,我正泡好了一桶面准备趁着空档吃点,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没进食,中途又经历了那么费力的运动和长久的睡眠,现在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可琪丫头哭哭啼啼的跑过来,作为老板我又不得不放下手中的食物,问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事情说起来复杂但其实也简单,夜庄里头闹事的,多半是不规矩的咸猪手和不把小姐当人看的猪头男。

琪丫头的小姐妹凌丫头遇到的,就是个非要让她当众脱衣服的猪头男。

夜庄从我妈创立以来,就有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KTV只唱歌喝酒,要干别的请上楼。

陪酒小姐也卖身,但陪酒有陪酒的规矩,卖身有卖身的规矩。

偏偏有些客人看不懂这些。

我看了一眼桌上热气腾腾、香气四溢的泡面,抿了抿嘴,头也不回的跟着琪丫头去了出事的包间。

这间包间的客人我是认识的,一个小商品贸易公司的老板,算是我们这边的常客了,平常也很规矩,今天闹事的不是他,是他带过来的一个肥头大耳的矮胖男人。

看见我进去的时候,那位熟客抱歉的看了我一眼,但我也只是微笑着回应。

那边凌丫头衣服被撕扯开了,正慌乱的用手扯着,脸上的妆被眼泪洗刷的乱七八糟,低头小声的抽泣着。

而那个罪魁祸首正四仰八叉的坐在沙发上,完全没有半点做错的事情的样子。

见我过来,那人只是轻蔑的扫了我一眼。

“派个小丫头片子过来是什么意思?把你们老板叫出来。”

我微微笑了笑,语气温和态度恭敬,“客人,我就是这家店的老板夜白,能问下到底是什么事情弄得您不愉快吗?”

那胖子看了我一眼,显然对那句话有些怀疑,但跟那边的小商品老板确认之后,这才清了清嗓子说道。

“你们这里的小姐让爷不高兴了!”

“不知道小凌做错了什么?”

胖子显然对我这问话不太满意,但是看我一脸笑容,也没多计较。

“一个陪酒的小姐本来就是出来卖的,我让她脱个衣服都不愿意,我扯了她的一下她竟然还对我动手!你看看我这脸上的巴掌印……”

胖子指了一下自己的脸,但是从那被肥肉占据的脸上,我没看出丝毫被打的痕迹。

但我还是严厉的看向一旁的凌丫头,语气有些不悦。

要知道做我们这一行的,如论如何都不该轻易对客人动手,这一点我常常教导她们。

“你对客人动手了?”

凌丫头连忙摇头,泪眼朦胧的望着我,“夜白姐,我没有,这位客人上来就撕扯我的衣服,我挣扎的过程中不小心碰到了他的脸而已,我没有对他动手……”

我自己手底下的姑娘,我当然是信得过的,于是我又转头来看着对面的胖子,脸上仍旧保持着妥帖的笑意。

“客人,我们家姑娘说了,她那一下也不是故意的,但是虽然是无心,伤了客人总归是不好的,这样吧,今晚这里所有的消费都算我账上,当是给客人赔罪。”

我不太喜欢把事情闹大,有时候经济上损失一些也无妨。

但是对面的胖子却并不满意,横眉竖目的对着我。

“你什么意思?我稀罕你这臭婊子的钱?我今天把话放这,要么让那个贱女人就在这个房间里脱光了衣服跪在地上取悦我,要么,你就等着爷喊人过来砸了你的店子!”

这样的威胁我也不是第一次听见,但是夜庄至今没什么事,大家也能猜到我不会害怕。

不过这胖子倒是成功的激怒了我。

“这位客人,真的论起来,是您有错在先吧?您是跟着苏老板过来的,苏老板难道没说过我们夜庄的规矩吗?夜庄的姑娘在房间里只陪酒,要干别的请您移驾楼上的酒店房——”

“啪!”

响亮的耳光打断了我最后的一个字,男人的手又胖又重,一巴掌打下来我嘴里立马涌起一股血腥味,耳朵里也嗡嗡作响。

可我还是清楚的听见了他的那句话。

“不过是出来卖的臭婊子而已,还敢提什么规矩?真是天大的笑话!又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名利双收这词你们这些贱东西配得上吗?”

我堪堪抬起头,对面的胖子说完这句话,抬手又是一个巴掌朝着我脸上打来,那一刻我心里挺生气的,放在身侧的双手都已经握紧了拳头,但是最终还是松开了。

算了,和客人起争执没什么好处,让他打两巴掌了事就算了。

可是当我闭上眼睛等待的时候,却半晌没有等到胖子的手落下来。

周围是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我微微睁开眼,视线中是一片昏暗,略微反应了几秒,才发觉是一个男人的胸膛。

我缓缓抬头,首先看到的是顾景程光洁的下巴和那漂亮的薄唇。

但他今天没有笑,俊朗的五官上带着冰冷的怒气,曜石一般的黑眸落在对面胖子的脸上,带着迫人的寒意。

“没人告诉你,这个女人昨天晚上已经被我带走了吗?要动我顾景程的女人,怎么也该等一个月之后吧?不守夜庄的规矩没关系,但是不守我顾景程的规矩,你确定你有这个胆子么?”

“顾……顾大少……”

胖子像是看到了什么极其可怕的东西一样,惊恐的瞪大了眼睛,整个人跌坐在身后的沙发上。

那边的苏老板已经连忙恭恭敬敬的跑了过来。

“顾少爷,对不起,我们不知道夜白老板是您的女人,对不起……今晚夜庄所有的损失我负责赔偿,还有那位……那位小姐的精神损失费我也……”

苏老板和胖子几乎吓破了胆,一个劲的求着顾景程原谅,但是顾景程却没再开口搭理他们,而是一只手挽着我的肩膀,形成一个搂着我的姿势,将我带离了包厢。

还是名胜的顶楼,还是昨天晚上的那个总统套房,但是显然被收拾过了,床上用品换成了崭新的,再不见昨晚凌乱的痕迹。

顾景程进来之后就去洗澡了,我有些茫然的坐在床边,睁着眼睛看着某处虚空。

其实刚刚顾景程不来,我也不会继续让胖子闹下去,作为夜庄的老板,我总要认识几个厉害的角色才能保住场子,以前每次出事最后也是喊他们来帮我摆平。

不过顾景程的出现还是让我挺开心,尤其是他的那句话。

虽然我是个夜场妈妈桑,但这种电影里踏着七彩祥云来救场的英雄救美情节,也让我挺受用的。

顾景程从浴室出来的时候身上只围了一条浴巾,他并没有要求我去洗澡,因为他知道,夜庄的姑娘都是洗好了出来的。

要是时间晚了,他们才会要求洗个澡,毕竟洗澡难免影响妆容,大部分人还是愿意看化了妆的姑娘。

这还是我第一次这么直观的看到顾景程的身体,昨天被他带回来摸黑上了床,之后就是一阵昏厥般的混乱,几乎无暇去估计其他,当然了,我也不太敢看。

如同现在,看着他那古铜色的肌肤、结实的肌肉,我本能的移开了视线,脸颊有些红,但好在屋里只开着床头的灯,暖黄色的光线看不出这些。

不过顾景程还是嗤笑了一声,大概是觉得一个陪酒的女人看到男人的身体会害羞,着实装的厉害吧。

顾景程的热情来的快而直接,甚至不用调情准备,这和姑娘们告诉我的差别很大,但我不甚在意,大概是因为顾景程不同吧。

身体的反应似乎比昨晚好了一些,顾景程的大掌在我的身上游离,像是带着灼烧一切的力量,所到之处肌肤都燃烧起来。

下一页

小说资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