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小说 → 农家小子时来运转小说

农家小子时来运转

平山子

连载中免费

《农家小子时来运转》小说简介:贫穷的农家小子时来运转,一步一步往上爬。乡村都市两头通吃,他开工厂,打恶霸,护村嫂,带领村民齐致富。海东有两个女人伺侯,拜艳萍婶所赐,心里正美着,无有不从,爽快的道:“婶子有啥事,只管提!”。……

编辑:旧梦拾遗|5860次点击更新:2021-04-24

在线阅读

《农家小子时来运转》小说简介:贫穷的农家小子时来运转,一步一步往上爬。乡村都市两头通吃,他开工厂,打恶霸,护村嫂,带领村民齐致富。海东有两个女人伺侯,拜艳萍婶所赐,心里正美着,无有不从,爽快的道:“婶子有啥事,只管提!”。……

免费阅读


农家小子时来运转全文阅读  农家小子时来运转小说  


农家小子时来运转第09章 打起来了

“嗯,我也这么看。”两个女人很快做了一桌子美味佳肴,大正午的关起门来,两个一左一右簇拥着小海东。一个管斟酒,一个管剔肉,口对口喂给小海东吃。把小海东美的,一阵狼吞虎咽,吃得满嘴流油,美不胜收。吃完饭,东英勤快地收拾了碗筷,去厨房洗碗收拾。张艳萍见东英不在,便抱着海东,吐舌头跟他舌吻了一会儿,互相安慰一番,启齿道:“海东,婶求你一件事,行不?”

海东有两个女人伺侯,拜艳萍婶所赐,心里正美着,无有不从,爽快的道:“婶子有啥事,只管提!”

“海东,这不还有半个月,海墩子乡对村官大换届嘛。虎律茂的村长宝座不能丢,不然,婶子就不可能有这么好的条件伺侯你。你看,东英男人虎二狗干包工头,靠的是谁?还不是虎律茂吗?虎律茂如果倒了,虎二狗这包工头估计会削掉八九成活水。”

“这样一来,东英也会变成穷光蛋。你的两个女人都不好过了,你说最后不痛快的是谁,还不是你吗?所以,当务之急,保住村长宝座不落旁人,最保险的办法,就是要有个女人陪李老头聊聊天!虎律茂想叫我去,我现在有了你,想专门做你的女人。你去跟东英说,叫她代替我吧!”

海东点头道:“我去说没问题。问题是换了人,李乡长肯不肯?”

张艳萍眼神一黯,无奈的说道:“那个糟老头,没几年都快退位了。有女人给他花花,他有啥不肯的?”

海东眼珠子一转,出主意道:“婶,这些乡官,全身长心眼,喜怒无常。为保险起见,我们可以这样——”当下咬住张艳萍耳朵,教如此这般。几句话说得张艳萍喜上眉梢,开心大笑道:“海东,你这个鬼头,心眼子这么多!你这个办法好,就照你说得办。小心肝,婶子爱死你了!”

商议妥当,小海东看看已是正午两点,怕虎律茂回来,当下也不留恋,和俩女人分道扬镳,顶着烈日,向家走来。

海东活快无比,跨过了虎村长家门外的石桥,只见两岸长着奇花异草,苍松翠竹,还有绿柳夭桃。过得桥时,就见靠小洋河的村道上,一辆桑塔纳横大路口,挡着一辆踏板摩托的去路。小车后面,两个人扭打作一团。

海东跑前去一看,大吃一惊,这两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来他家做客的墨也和高大强!这两个情敌从路上直打到小洋河下边的草堤上,高大强是农村娃,身板比起娇生惯养的城里人墨也,要强壮得多。

打到河堤下边的时候,墨也很快就开始体力不支,打不过就开始用嘴骂:“高大强,你还是算了吧?你一个乡巴佬,又是穷光蛋,有什么资格跟我争呢?你看看你,要车没车,要房没房。还欠了一屁股债。冬秀嫁给你,你不是害她吗?冬秀我是娶定了!”

一句乡巴佬彻底地把高大强惹怒了,走上前,对准墨也的面门,一拳飞来,打得墨也鼻血横流。回击道:“小子,有辆破车了不起啊?敢骂我乡巴佬,你祖上三代,不也是乡巴佬么?我和冬秀真心相爱,你以为有几个臭钱,就能拆散我们?小子,你最好离冬秀远点,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墨也打不过高大强,就想从心理上肩过高大强,冷笑道:“真心相爱?我看是你一厢情愿吧?据我所知,追求冬秀的人不止你一个,人家根本没有确立对象。你凭什么要我滚远点?没你这么霸道的,就算冬秀真的名花有主,只要没结婚,谁都可以追。大家凭实力竞争,你就不要来这一套了,没用!”

高大强自尊心强,见墨也还敢嘲笑自己,怒火更猛,一屁股坐到墨也肚皮上,挥起拳头来,正想痛打一顿出气。不妨小海东在岸上喊:“高大强,墨也,你们干什么啊?”

高大强回头一看,是海东,当即傻眼。还是墨也反应快,没事人的笑道:“海东回来啦?我们没干什么啊?我们在切磋武艺,啊——”这家伙是地税局上班,早在单位练得油嘴滑舌,心眼多得数都数不清。说完还向情敌高大强猛打眼色。高大强也不想让冬秀知道他揍了墨也,毕竟,一切都不明朗。

说不定冬秀对墨也有好感呢?他把冬秀的心上人揍了,那不是帮了情敌的大帮吗?高大强心里这么想,墨也就更要这么想了。冬秀要是知道他俩个打起来了,以她的性子,说不定连朋友都做不成。

小海东可不是笨蛋,一看这架势,就知道这两人都怕他回去报讯。当下鬼笑道:“嘿嘿,我说,明人不做暗事。你们明明在干架,还要骗我说是切磋武艺。你们都是上班族,哪有时间练武啊?打架就打架,别不承认!”这家伙心里乐开了花,暗忖道又有一笔花销进帐。

墨也和高大强惊讶地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他们想不到,这小屁孩心眼挺多。墨也见势不妙,赶紧从地下爬起来,来不及除去身上的泥巴,猴上前讨好他道:“海东,这个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你回去千万不要给你姐说。啊,这里三百块钱,你拿去买件新衣服!不要嫌少,拿着!”

海东一看,心里鄙夷道,小气鬼,还说你多么的有钱,三百块就想打发我啊。我不是叫花子。心眼转动着,掉头就走,摇头如拔浪鼓:“墨也,你想收买我?我是那么容易收买的吗?你太小看我啦!”言下之意,就是我就值三百块?

墨也是何等聪明的人物,他一听就明白意思,一咬牙,把皮夹里的一千多块一古脑地塞进海东口袋里,讨好道:“海东,好兄弟,我身上全部身家就在这里,都给你了!拿着!”

“这,墨大哥,这个,就冲你这么有诚意,钱你拿回去。我保证不说是你挑起打架的!”海东这鬼头,心眼贼多,一句话把高大强也考进来了。其实海东对高大强并不讨厌,对这个寒门出来的大学生还有几分同情。只是他千不该万不该打冬秀姐的主意。

高大强也不笨,他一听这话,暗想道不是墨也挑起来的,意思就是我了!当下也箭步跑到海东面前,讨好道:“海东,不是我挑起来的啊。那个人太嚣张了,我走得好好的,他冲到我前面,把我别住不让我走!海东,这个,你知道我家里的情况不太好。这个——”

海东笑道:“高大强,你就不用给钱了。你看,我帮你报仇了。不过,想我不声张可以。你每天下了班,要来我家,嘿嘿,做做煤球啊挑挑水之类的。好么?”

高大强欢天喜地,一口答应道:“这个没问题,包在我身上。我身强力壮,干家务我最拿手了!”

海东抬眼看见墨也开着桑塔纳眨眼就跑得远远的,担忧道:“高大强,你揍了墨也。估计那家伙不会放过你!你要小心哦!”

高大强没事人道:“没事,你放心。我敢出拳就说明我不怕他!我就不信,共*产党的天下,连个说理的地方都没有?”

送走高大强,小海东一径回到家,才进门,家里的两个女人就一齐飞奔出来,一个担心的喊:“海东,你上哪里去啦?饿坏了吧?快来吃饭,菜给你留着了!”一个安慰他道:“海东,你怕老东西打你啊?饭都不敢回来吃,不是有我们娘俩吗?外人知道了,说我们家虐待你,连饭都不给你吃!都怪小老七那老东西,下手这么重!”

海东听了两个女人的话,心里面暖暖的,眼圈都红了。他只不过没回来吃顿午饭,她们就担心得要命。从此下定决心,无论如何要出人头地,要挣大钱,好报答应养父母和干姐姐的养育之恩。

这么想着,连他自己都感动了,微笑道:“老妈,冬秀姐,你们不要为我操心了。艳萍婶让我帮她写信,留我在她家吃饭!你们看,我吃得饱饱的——”说着把圆溜溜的肚皮一挺,凤梅子一摸他肚皮,果然塞得满满的,这才放下心来。笑道:“海东,我的心肝。妈以为你在跟我们赌气哩!”

冬秀埋怨她道:“妈,瞧你说的。海东怎么会赌气?要赌也是跟老爸赌气!我们可没得罪他,是不是啊,海东?”

海东笑道:“老姐说得没错。我跟谁都没赌,老爸光火是对的,我不该偷了家里的鸡自己一个人吃!老妈,老姐,你们要骂就骂我好了!”

两个女人马上安慰起来:“是我们家太穷了,让你吃不着好的。不就一只鸡吗?吃了又咋地?没事,我们不会骂你!”

海东感动得不得了,拿出三百块钱来,塞给凤梅子道:“老妈,这是艳萍婶给我的报酬。你拿去给老爸买药吧!”他蔸里有两千块,不敢多拿,多了怕说不清楚。

两个女人一看,都大吃一惊。凤梅子慌了,看样子就快哭出来似的,盘问道:“海东,写封信给你这么多钱?三百块啊?你是不是干歹事啦?我的娘,这可是造孽了!”

冬秀不满地埋怨凤梅子道:“哎呀,老妈,这你就多心了。弟弟帮人写信,写信这活儿可不轻松,要死好多好多脑细胞的!张艳萍家又有钱,是富户。三百块对她来说就是三瓜俩枣!有什么好怀疑的?”说着冲海东竖起了大拇指,表扬他道:“好弟弟,你不赖啊。会挣钱了,我的弟弟,好能干哦!”

农家小子时来运转第05章 找出路

冬秀一想到他的凄苦身世,母性大发,不忍心责骂他了。口气软下来,苦口婆心的道:“海东,你十六岁也不小了。叫你去上学,你说不是读书的料,打死不肯去。叫你学手艺,你说给人当下人,也不去。在家里吧,你不下地不干活,什么都不干。这哪行呀?爹妈有一天会老,姐有一天也要出嫁,到时候你不会饿死吗?你告诉老姐,你到底想干啥呢?你的目标是什么?”

海东脱口而出:“总而言之,我绝对不可能去当下人,被那些臭狗屎呼来喝去,我才不去!那些臭狗屎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啊?姐,不如你给我点本钱,我去做生意当老板!”

冬秀一听有门了,提起精神道:“这倒是个主意。弟弟,我给你匀点钱,再求求学校保安。你到我们学校的门口摆地摊,贩卖一些学生喜欢的小玩意小挂件什么的。好不好?”

“啥?摆地摊?那不行,太掉价了!少也得开个小超市什么的,或者开家饭馆!那才算老板哪——”小海东跟姐唱起了对台戏。

气得冬秀猛翻白眼,去他额上打了个暴栗:“死海东,你成心消遣姐是不是?家里欠了几万的债,老爸又生病,本来就一穷二白,哪来那么多钱给你开超市?”说着眼圈就红了,忍不住掉下眼泪来。

海东最怕看到她哭,见状马上安慰她道:“姐,好好的哭啥,快不要哭了,爹听到,以为我欺负你,又得挨顿打。我知道家里不好过,特别是姐你,你每个月就那点死工资,为了还债省吃俭用,舍不得买一件新衣服,连像样的化妆品都没有。爹长年生病,家里就靠妈和你支撑着。这些我都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姐你别着急,我有自己的打算!”

海东经过这些天的细心观察,还真的打好了算盘。他想小洋村女多男少,很多留守妇女啦、有钱二奶啦等等都有自己的需要。师父教他的一门功夫给有钱人当保镖绰绰有余,到时候等他征服一个两个有钱的二奶什么的,还用愁没钱花?

冬秀一听他有自己的打算,马上破涕为笑道:“你有自己的打算?啥打算啊?”

“这是秘密,不能说!”海东想不出别的招,只好欲盖弥章。在冬秀看来,他这是回答不出来的借口,又生气道:“海东,你连老姐都敢骗了。我对你很失望知道吗?回你自己的床睡去,不理你——”

小海东也不争辩,默默无语地回到自己冰冷的床上躺下。时值五月夏初,春夏交替之际,晚上还是不泛阴寒阵阵。善良的冬秀想到他没爹没妈,身世可怜,又一次不忍心了,说声:“海东,你那边冷,过来睡。不过,不许抓人家身上——”

冬秀喊了几句,半天没听到动静,原来海东早呼呼去了。

睡到半夜三更,皎洁月光从窗台穿进来。小海东突然爬起身,溜下床,贼头贼脑地听了听四下动静,房内只有冬秀姐均匀的呼吸。

开了门一猫腰就溜出来了。此时月亮西斜,整个小洋村一片沉寂,海东在月亮底下贴着屋檐一阵穿花渡柳,摸入黑寡妇郝红花的家里来。

郝红花今年四十岁,是个贞烈寡妇。十年前她男人病殁后,年仅三十,人都劝她改嫁,誓死不从。独立抚养两个双胞胎女儿,如今那对双胞胎双双考入滨海卫校,郝寡妇越发勤奋,不但要种地,还给人当保姆,为村里的二奶们当钟点工。

因为长得有几分姿色,为免村中恶棍骚扰,她从来不打扮,穿着不起眼的土布衣服,胸口还缠一圈布,把那傲人的胸部隐藏起来。

这招果然管用,村中男人都以为郝寡妇年老色衰,平时正眼都不看她。这寡妇别看是女流,却十分能干,会挣钱。她的家境却比小海东家好了几倍。

人家供两个女儿上学,还盖起了一层红砖楼房,把家里收拾得窗明几净。别看她表面上穿得不起眼,内里却很多花样。郝寡妇穿的内衣裤一点都不落伍,像什么蕾丝内裤、丁字裤什么的,应有尽有,还有几条透明的,也有网袜。

这是小海东前天才发现的新大陆。这小鬼头半夜溜出来,不为别的,就是来偷郝寡妇的内衣裤。一径摸到屋檐下,只见走廊的天花板挂着一排的衣服,内裤有大红的有肉色的。

小海东一口气偷了两条,正想溜走。突然,郝寡妇的卧室窗口,三不知地亮起灯。紧接着就传来一片粗重的喘气。这家伙来了精神,猫腰摸到郝寡妇窗下。刚好玻璃窗没关严实,海东伸出一只手掌,把窗子悄悄推开一条缝,从缝里看去,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只见郝红花穿着黑色的开叉网袜,对着窗口这边。当欲望挑头,爬满她的全身,急得郝寡妇大哭起来,哭骂道:“二狗你这死鬼,早早撇下俺每。不如死了拉倒,呜呜——”

原来郝寡妇的乐观只是表面上的,想不到她这么可怜。当下不忍多看,在月色下一阵乱蹦,原路返回家中。去自家院内的鸡窝,摸到一只鸡,轻轻地抚掌给一只鸡按摩起来。那只鸡被按摩舒服了,直陶醉不醒。海东一边给鸡按摩,一边把鸡抓了出来。那鸡十分舒服,被人抓了也不打鸣。小海东提着鸡,拿着明星画,离了家门,一径向后山密林走。

钻入密林小径,穿过一条小河,就见笔直的小洋山下,有一片菜地,菜地走过去,是一间稻草铺顶的茅草屋。那茅草屋里,却点着灯。走到门口,就见一个衣着光鲜的四眼青年半跪在床前,耐心地给床上一名脏兮兮的白眉老头捏拿按摩。这老头不光眉毛是白,连长及胸口的胡子也是白的。头顶却寸草不生,原来是个秃头。

此刻这白眉老头一面叭啦着烟斗,一面舒服得直哼哼。猛地见到小海东,骨碌跳起来,嚷嚷道:“二愣子,你怎么也来啦?嘿嘿嘿哈哈哈,鸡,好肥的鸡!哈哈哈,恶老头有福了!”恶老头手舞足蹈,团身一扑,把小海东手上拿的明星画抢过去,擎到灯下仔细观摩起来。流着口水直夸:“嘿嘿嘿,这女的正点。是头好奶牛,啊,不错!”

看得过瘾,猛地伸出一只手来,道:“拿来!”。这恶老头身上哪里都脏,只有手是干净的,又白又净,指甲修得整整齐齐。小海东急忙掏出偷来的战利品,乖乖送上。恶老头一下子见到两条女人用的物事,兴奋地发出了绿光,放到鼻子底下着了魔一般的嗅闻起来。闻得那个陶醉。

奇怪的是,那四眼青年一点都不以为怪,还有小海东,他也是一副习以为常的表情。四眼青年冲他笑了笑,打招呼道:“海东,你带来的东西不少,师父很高兴!”

海东走上前,帮四眼青年拍拍身上的泥土,笑道:“山子,你别笑话我,我也就会些偷鸡摸狗的动作。我没你条件好,你带来的云阳烟丝是最正宗最地道的,师父很喜欢。还有你的按摩推拿术,也很劲道。你做事很有耐心,师父很欣赏你的!”

跟他说话的这个四眼青年,叫做潘山,家住海子镇,是一名医学院刚毕业的学生。他听人说恶老头接骨术一流,不惜放下身段,前来求师学艺。只是恶老头脾气苦怪,身怀绝技,却不轻易示人。他从来不给有钱人看病,贫苦人家有人来求助,他却很积极。治好了病,分文不收,人家留他吃饭,他装出很害怕的样子,一溜就跑。恶老头无妻无儿,一生打光棍,喜欢独来独往,四处流浪,是滨海一带出了名的流浪汉。

此公的爱好也与众不同,喜欢收集美女写真,收藏女人的内内,还有日本来的动作片,也是他的最爱。他好像表现得很饥渴,有一天潘山投其所好,花钱从镇上请来一个失足妇女,想让师父解决一下生理需要。不料硬是被恶老头轰了出来,气得那失足女大哭着下山。潘山也为此挨了一顿好骂,再不敢鲁蛮了。

下一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 得开个&了对台

    “啥?摆地摊?那不行,太掉价了!少也得开个小超市什么的,或者开家饭馆!那才算老板哪——”小海东跟姐唱起了对台戏。

    2021-05-16 09:44:52详情点赞(0)回复(0)
  • 只见郝&着黑色

    只见郝红花穿着黑色的开叉网袜,对着窗口这边。当欲望挑头,爬满她的全身,急得郝寡妇大哭起来,哭骂道:“二狗你这死鬼,早早撇下俺每。不如死了拉倒,呜呜——”

    2021-05-18 10:30:05详情点赞(0)回复(0)
  • 年一点&招呼道

    奇怪的是,那四眼青年一点都不以为怪,还有小海东,他也是一副习以为常的表情。四眼青年冲他笑了笑,打招呼道:“海东,你带来的东西不少,师父很高兴!”

    2021-05-18 03:07:21详情点赞(0)回复(0)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