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恐怖小说 → 横刀狂歌小说

横刀狂歌

小刀割肉

完结免费

慕容傲虚死的那天是霜降,向来极少下大雪的傲虚城飘下了大雪,鹅毛大雪。铁青的天空中隐隐有风在呜呜咽咽,那声音远处一挂飞瀑至十几丈高的悬崖上直冲而下猛烈撞击着嶙峋山石,激起了一层层水花。竹影婆娑,竹叶沙沙,水雾缭绕,衣袂飘飘,更有那一抹似雾如水充满哀伤的眼波。嶙峋山石之上的云霓羽宛若一株空谷幽兰,又似那画中翩跹的云中仙子。。……

编辑:长青诗|19789次点击更新:2021-04-06

在线阅读

慕容傲虚死的那天是霜降,向来极少下大雪的傲虚城飘下了大雪,鹅毛大雪。铁青的天空中隐隐有风在呜呜咽咽,那声音远处一挂飞瀑至十几丈高的悬崖上直冲而下猛烈撞击着嶙峋山石,激起了一层层水花。竹影婆娑,竹叶沙沙,水雾缭绕,衣袂飘飘,更有那一抹似雾如水充满哀伤的眼波。嶙峋山石之上的云霓羽宛若一株空谷幽兰,又似那画中翩跹的云中仙子。。……

免费阅读


横刀狂歌逍遥  


    “你们一直认为你天下盟是天下最普世的修真联盟,从新划分几千载以来修真界奉行的利益格局,惠及了大夏乃至于整个玄幻大陆最广大的底层修真者。不错——的确如此,这也是天下盟能在短短不到四十载便能称霸大夏乃至于整个玄幻大陆修真界的根本原因。唉,独孤傲虚真乃我大夏修真界三千年之第一雄杰也!可惜啊可惜,竟无缘与这位不世出的万载大宗师一见,真乃吾毕生第一大恨事啊!”已黯然神伤的云霓羽不禁多看了轩辕小花一眼,轩辕小花亦满脸的哀伤遗憾之色。停顿片刻,又道。

    “盟主请。”    “原因其实很简单。其一,我了解你们,你们却不了解我。其二,我能做到的你们却做不到。最后一点也是你们最致命的错误,你们太自以为是了。”轩辕小花冷冷瞅着天下盟众人,接着说道。

    身为独孤傲虚的妻子天下盟的代盟主,无论从哪个身份来讲都是不应忘记这个人的。但此刻此景,云霓羽却感觉不到自己对夜沉星有一丝的愧疚之意。她甚至有点怨恨这个男人,不——是嫉妒这个叫夜沉星的男人。因为,独孤傲虚死前陪伴在他身边唯一的一个人并不是她这个妻子,而是这位叫夜沉星的男人。更准确地讲——七年来她这位妻子只见过自己丈夫三次面说了三句话,而这个叫夜沉星的男人却能够日夜都伴在自己丈夫的左右。

    “···其一,能悄无声息地杀死周东侯级别的最起码也得是轩辕无极那般的高手,可如果轩辕无极那天真来了,轩辕小花又岂会轻易放过收服我天下盟的大好机遇。其二,即便是轩辕无极来了也不可能悄无声息地杀死周东侯,因为,周东侯和轩辕无忌并不熟,不可能让对方拿着自己的剑,更不可能让不熟悉拿剑的轩辕无极站在自己身后。”

    “他是在意你的,更是爱你的,只是他不想让你永远地活在对他的回忆里。”说这话的那一瞬间,夜沉星转向窗外的眼神变得有些忧郁。

    端起茶盅轻抿了一下,云霓羽似在平复她内心的悸动。茶温恰好,味道香醇,余香久长让人回味无穷。思忖良久后,这位名噪天下被认为最有希望在剑道上超越独孤傲虚,修真界尊称“霓皇”的女人突然冷冷一笑,说道。

    又过了十年,独孤傲虚在云梦大泽边孤身阻击上古凶兽“穷奇”,全身负伤二十七处,最终将之斩于剑下。也就是在那一次独孤傲虚遇到了云霓羽,遇到了他这一生唯一的爱人,也是伴随他度过之后二十年光阴的红颜知己和妻子云霓羽。

    “···而今我大夏乃至于玄黄大陆早已是暗流涌动杀机四伏,尔等却昏昏然仍不知己之所终。实不瞒尔等,某家今日本欲出其不意兵不血刃收服你天下盟,回头再去收拾哪些东西···呜呼,奈何天不欲某家矣!呜呼,真真枉费了独孤前辈一番苦心,某家窃为他老人家惜之哀之痛之!呜呼···尔等好之为之,某家告辞了。”

    “什么也没说。”

    ——夜尘星再与云霓羽深谈已是三天后的事情了,地点依旧是在“听雨小筑”。不过,夜尘星的身份变了不再是一个可以随时置身事外江湖游医,而是天下盟的军师还兼任暗堂的首脑。

    “我们的人肯定是遗漏什么,可究竟遗漏了什么呢?在哪个环节错了呢···”夜尘星端着茶壶站在众人之中久久沉思。直到云霓羽从他手里接过紫陶茶壶才突然醒悟,连连拱手满脸通红的向在座诸人道歉,众人见之无不莞儿。在座的可不止云霓羽一人,除了凤柳二元老以及那天参加典礼的几位战营统帅外,楚长风,花解语,姬无绊放下亦手中急务赶了回到,这都是名震天下的前辈名宿,岂容他造次。

    “他的眼光一直比我好,夜神医即精于茶道想必亦谙于棋弈吧,可否指教一二?”

    “···但天下盟毕竟已创立将近四十载了,她已经与创建之初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甚至这种变化早在创立之时就已经在悄无声息地改变着天下盟。而你们却始终不自知,不革旧立新,不自查反省,依旧抱着过时的想法昏昏然自以为尊···嘿嘿嘿!”冷笑着扫视众人。“话至于此某家本已没甚可讲。哦,下药的事···我让他们找到你们总舵酒窖的管事抓了他全家,开始他至死不允,没办法我把他老婆拖出去剁碎一块一块地喂给他吃,然后告诉他——如果不做接下来我会把他老爹老妈儿子兄弟姐妹如法炮制。至于结果,云盟主你想必已经知道了。而幽、青、禹三州的事情却不是某家所为,我某家大概知道是谁做的,不过···嘿嘿,我也是···”说到此,轩辕小花少见地露出一丝尴尬之色便不再说下去。

    “故所求不敢请耳。不过盟主过谦了,指教不敢,能与盟主一局切磋倒是神往已久。”夜尘星笑着说道。

    “你我猜先,此局咱们只论胜负,夜神医如能胜,我自当尊称一声夜先生!”

    为此——她怨,她愤怒,她恨独孤傲虚。做为丈夫他给了她权利、地位包括将他的道法、武功全都倾囊相受,却独独不给她一个丈夫应该给予的爱、温柔、关怀和体贴,甚至直到死一刻也不让自己陪在他的身边。云霓羽也不记得——究竟是为何,她与独孤傲虚这对被整个玄黄大陆羡慕甚至嫉妒的“神仙眷侣,无双伉俪”,竟然连见一面说句话都变那么的困难。

    “我知道我们哪个环节想错了····”

    ——“听雨小筑”比四个月前更冷清了。云霓羽游梦般缓缓绕过小潭碧水,迈上竹阶在小楼门口停下。

    “你是如何得知这个消息的?”

    夜尘星也只是微微一想,便已明白个中玄机,也冲笑意盈盈正沏茶的云霓羽会心一笑。猛然间他心里一动,说道。 下一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为您推荐

恐怖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