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言情小说手机版

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我和我的记忆小说

我和我的记忆

钰铭山人

连载中免费

大历史总是会由许多细微的故事共同组成。而这些故事,或平平淡淡,或悲切,或励志,或颓丧。所有收藏肯定确保不定期更新了。 我和我的记忆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万福桥和新月桥连接出了一条梧桐街,是这镇上贯穿东西的一条主街,也是最为繁华的一条街,两边排满了各式各样的商铺。。……

编辑:书信起笔|7219次点击更新:2021-04-02

在线阅读

大历史总是会由许多细微的故事共同组成。而这些故事,或平平淡淡,或悲切,或励志,或颓丧。所有收藏肯定确保不定期更新了。 我和我的记忆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万福桥和新月桥连接出了一条梧桐街,是这镇上贯穿东西的一条主街,也是最为繁华的一条街,两边排满了各式各样的商铺。。……

免费阅读


我和我记忆中的春节  我和我的家乡集体记忆  我和我们的记忆攻略  我和我们的记忆  我和我的记忆赏析  我和我的记忆都变差了  我和我的记忆 攻略  我和我的记忆力  我和我的记忆为题作文  


  刘伯看到少爷,停了手里的活,站在一边问少爷安。钱少爷点头回了一礼,便匆匆去了。刘伯一直是钱家的门房,反正从他来了以后,这门房就没换过人。后来得钱老爷的妈妈钱老太太的恩典,娶了钱老太太私厨的小丫鬟——也就是后来的刘妈。钱老太太故去后,刘妈就一直在大厨房上工。

  万福桥和新月桥连接出了一条梧桐街,是这镇上贯穿东西的一条主街,也是最为繁华的一条街,两边排满了各式各样的商铺。

  大厨房的后头连着小厨房,中间有一小块空地,能从大厨房的后门进去,两边的高墙挡住了主人访客的视线。空地里用篱笆搭围起来,是用来圈养鸡鸭家禽的,平日里圈养的并不多,过年过节杀鸡宰鸭的肯定少不了,此时这地方就派上了用场,多置办来的家禽一般就先养在这。当然后来钱家式微,也常年在那养着家禽了,以节约开支,这是后话。

  梧桐镇,就是这个小镇的名字,位处江南,临近上海,却少有上海的风尘气,多了安逸宁静的味道,自从县治搬到此处以后,规模就愈发的大了。两横三竖的街道规制似乎已经满足不了这个繁华的小镇了。小镇水网密集,交错的分割着,就像是一道天然的围墙,隔出了许多人家。大多的民居都是沿河而建,推门而出就是一排台阶,直通在河边,早起的妇人们浣衣洗菜,都在这河边上。

  总之,这条街上还有茶馆,有油盐店,有药堂,算是齐全了一个小镇该有的所有店铺。

  刘伯没有停下手中的活,看了眼那冰片子:“可不是嘛,握着的扫帚柄都觉得冰的厉害,都扫了这一院子了,还没觉着热乎起来。”

  从街东口的铁器铺子开始,除非接到什么大单子,老铁匠才会生旺了炉子,叮叮咚咚的忙活着,而且大多时候都是早上忙活。隔三差五的,他总是挑起担子走街串巷的磨剪子,走上一遭,总有奶奶妈妈们叫停他。一个出来磨剪子了,动静大了,周围邻居们听着声也就跑出来,围着这个磨刀担子开始聊起天来。东家长西家短的扯起来,偶尔,老铁匠也会接上一两句话,而大多时候,他总是低头干着自己的活,周围的叽叽咋咋全然不会影响到他,他只是静静的听着刀子剪子摩擦在磨石上“唰唰”的声音。

  “今年的冬天,比往年冷得厉害,”阿东捣鼓着水缸上的那层薄冰对着正在打扫院落的刘伯说,“瞧这冰结的,都这么厚了。”

  到我出生以后,不知是何缘故,小镇的外街每日都是热闹不已的,而钱家宅院内却已经没有往日的热闹,开始愈来愈清冷了。

  钱家生意主营布匹丝绸,连带还在镇上开着一家酒楼合着米铺和油盐铺。酒楼在钱家看来,并不能算是产业,常供着远来订货的客商的食宿,只是少量收些餐费,有些贵客,往往都免费供宿,因此总是入不敷出的。小镇地方小,当地人哪来用得着打尖住宿的呢。总之,这个酒楼终是在我出生后不久盘了出去,说是盘,听说是送给了某个军阀小头做了礼。

  早前的钱李两家甚少联系,毕竟商人的社会地位很低,李家官宦世家,自然不屑于同商家有啥牵扯。但是随着家族延续,世道不稳,到了现世,李家虽仍有人在外为官,大头收益仍然靠着地租收成,但已开始涉足商业了。小镇的第一家钱庄,就是钱李二家入股开办的。

  李家从官,宅邸虽大,却没有机会进去,并不知道里头是怎么样的格局。李老爷常居省城为官,甚少回家,内宅事物一应由夫人掌柜,听说李夫人是个精明能干的,将李府上下打理的妥妥帖帖,这是坊间传说,但从后来李老爷还乡后,家中只有一儿在县里当差,李夫人提议老爷与钱家合开钱庄的眼光看,李夫人的确是个头脑清灵的人。据说最巅峰时,李家祖上曾官居从二品内阁学士。后来得乾隆皇帝恩准告老还乡,便回到老家梧桐建了宅邸安享晚年。都说民入仕途做官,靠的的是满腹经纶,是学识。李家家风严谨,重儒学,“耕读传家”四个字更是李家人时刻都不曾忘记的家训。

  再往里走,还有钱家的丝绸庄,挨着布庄一起的两大间门面。

  钱家门房边的院子里,长工阿东在等着少东家起来,无聊的敲着冰块跟刘伯说着话。今天他们要出发去上海送货,顺带约了上海冒黎祥的老板谈一谈明年的生意,那冒黎祥的宋老板可是钱家布庄重要的客户,往常送货都是阿东带着一帮伙计,送上老爷的书信给冒黎祥大掌柜就可以了。年底节前,老爷决定让少爷亲自去一趟,约了宋老板,送上节品,以示尊重。

  在镇子的东北角上,是小镇上钱李两个大家族的府邸。两个宅子并没有互相挨靠着,可离得并不算远。

  这是1911年1月,谁都没有觉得1911有什么特殊,只是异常冷而已。

  街上年味已经越来越重,年景好的时候,许多乡下的人赶早来,摆摊做些小买卖,顺便换了钱置办些油盐,给孩子扯两尺布,做套新棉衣。每个人都是开心的,忙碌了一年,算清了收成,终于要过年了。

  这是今年最后一批货了,去上海这一来一回的十来天,回家后就到了发年饷,准备过年的时候了。阿东这样想着,看到钱少爷朝他招手,便上前去,提了补品食盒,朝门外走去。

  十二月底,该是刚过完腊八没两天,下午就细细的开始下起雪来,雪花从原来的小粒渐渐的聚拢起来,成了形状不一的雪片,而且愈下愈密。雪随着风不断的变换着方向,一会往东斜,一会向西倒得,却没有要停的样子。这样的大学下了一夜,第二天早已是白茫茫的一片了,屋顶上就像盖了层过冬的棉毯子。天开始放晴,雪慢慢开始化成水,可越化这天就越冷,头天没化完的雪杂着水,结成了厚厚的冰。天依旧是个晴天,可那阳光像是隔了好几层纱,晒下来一点没有暖和的,那早已团结起来的雪团子,根本不惧怕阳光,倒是这天,愈发冷了。 下一页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 ,提了&去。

      这是今年最后一批货了,去上海这一来一回的十来天,回家后就到了发年饷,准备过年的时候了。阿东这样想着,看到钱少爷朝他招手,便上前去,提了补品食盒,朝门外走去。

    2021-04-14 10:55:08详情点赞(0)回复(0)
  • 鼓着水&缸上的

      “今年的冬天,比往年冷得厉害,”阿东捣鼓着水缸上的那层薄冰对着正在打扫院落的刘伯说,“瞧这冰结的,都这么厚了。”

    2021-04-15 03:10:22详情点赞(0)回复(0)
  • 片子:&扫了这

      刘伯没有停下手中的活,看了眼那冰片子:“可不是嘛,握着的扫帚柄都觉得冰的厉害,都扫了这一院子了,还没觉着热乎起来。”

    2021-04-14 10:03:19详情点赞(0)回复(0)
  • 191&异常冷

      这是1911年1月,谁都没有觉得1911有什么特殊,只是异常冷而已。

    2021-04-15 03:06:20详情点赞(0)回复(0)
  • 来越重&候,许

      街上年味已经越来越重,年景好的时候,许多乡下的人赶早来,摆摊做些小买卖,顺便换了钱置办些油盐,给孩子扯两尺布,做套新棉衣。每个人都是开心的,忙碌了一年,算清了收成,终于要过年了。

    2021-04-15 12:29:43详情点赞(0)回复(0)

为您推荐

历史军事排行